icon-close

「能怎麼辦?她要虔拜就虔拜唄!」佛祖很是無奈的說,「只希望她自己能明悟,不然的話,假如她的事情不如意,說我們是騙子,要過來砸我們西天道場就麻煩了,愛莉老師一直就是一個不怎麼講理的人,對了,東方奇才學院我們有熟人沒有?這應該預先打聲招呼,對了,剛才那個誰說有師兄在東方奇才學院啊,他是誰的弟子啊?」

「好像是般若多羅尊者的弟子……」

「哦……我怎麼沒有聽說過呢?般若多羅有這樣傑出的弟子,我怎麼沒有聽說過呢,趕快叫般若多羅過來,讓他去東方奇才學院走上一趟,通過達摩關係,看看愛莉老師現在有什麼事情,看這事情我們能解決不,能解決幫她解決,不能解決的話,也和他套套近乎,別讓她發飆……」

「傳言最近,達摩師兄好像出了什麼問題……聯繫不上了…….傳言有人勾結地府餘孽,將達摩師兄給伏擊了……」馬上,有一個小弟子出來說……

這簡直是,這簡直是鬱悶啊。說實話,西天佛祖根本就不想和愛莉牽上任何因果,這個人的名聲…….很兇!

但是,她現在竟然在佛堂之中虔拜自己…….顯然,這一定會有因果了。

佛祖哭笑不得,本來,他覺得虔拜自己的人越多越好,他可以借他們的信仰之力,為自己弄點好處,比如說延年益壽什麼,現在虔拜自己的是這麼一尊大神…….

「師尊,現在怎麼辦?我看到她對您磕了好幾個頭了,假如我們幫不到她,是不是她會師尊您磕回來啊?」

「……..」

佛祖好歹都是遠古大教的教主,對著別人磕頭,這好像有點點不妥吧…….

不過,佛祖馬上調整了心態,他對著這些弟子吼道:「愛莉老師桃李遍天下,對人類有大功,對愛莉老師磕頭,這不丟人!你們的榮辱觀出了問題!」

佛祖座下下的侍者和弟子,現在內心都是崩潰的,這是什麼回事,現在好像是愛莉在給佛祖磕頭吧?佛祖怎麼想著給愛莉磕頭呢?

為什麼佛祖說給愛莉磕頭不丟人呢?

「師尊,好像愛莉在給您磕頭啊,愛莉怎麼會讓人給她磕頭呢?她又不是信徒,她又不要和我們這樣收眾生願力,她不會要您磕頭的啊…….」那胖胖的阿彌特佛還是賊心不死的說,「要不,師尊還是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去試試,看看是不是可以將愛莉給度過來?」

佛祖憤怒了,這彌勒太不知趣了,凡人可度,神仙可度,度人也應該有度啊,假如沒有度的話,誰都想度,那麼後果一定會是悲劇,這愛彌勒佛跟隨了自己這麼久,還這麼貪婪。

佛度有緣人——愛莉跟佛有緣嗎?

愛莉在縱橫天下的時候,佛祖還不知道在什麼地方呢?

就現在,只要愛莉願意,估計一隻手就可以滅了西天,度她?這不是度一個禍害嗎?

當著這麼多侍者和弟子的面,佛祖是不好發脾氣的,所以,他只留下阿彌勒佛,佛祖對他說:

「阿彌勒佛,你跟了我這麼久了,你怎麼還不明白我們這一教最大嘴基本最高的原則是什麼,你說我們這最大的原則是什麼?」

「度可度之人?」

「錯!」佛祖毫不客氣的否定了他,這根本就不是什麼原則問題,佛是緣分,並不是什麼人都有佛緣的,但是這不是最根本的原則。

阿彌勒佛想了很久,但是這一教的最根本的原則,誰也沒有教過他,師尊也沒有教過他,這要靠他自己領悟,剛才他總結已經很到位了,但是師尊根本就不滿意,所以,他也無話可說了,他發揮了自己的特長——靜坐,閉口不言。

「你想出來了嗎?我們的最高最基本最大原則是什麼?」佛祖對弟子的裝死有點不耐煩,問。

「不知道……」想了半天,阿彌勒佛還是想不到什麼是最大嘴基本最高的原則,只有痛快承認。

「信則有不信則無啊!」佛祖說,「你不要瘋狂起來連自己都騙啊!你想度愛莉,你就不怕愛莉拆了你的道場,廢了你的修為嗎?」

這是當頭棒喝。

(未完待續。) 假如愛莉對著佛祖神像虔拜的事情傳了出去,這肯定是一件會引起轟動的大事情,佛祖的弟子們認為,這可能會造成佛門大盛,佛祖對於這種想法很是無語,這些人出世很久,沉迷於修行禪理之中,而忘記了人的本性…….

佛祖對於他們這麼幼稚的行為和思想感覺到非常無語,這些人簡直就根本不懂人性啊,簡直是一群傻蛋。這中間道理非常清楚,一個人在無聊的時候,很容易出軌,很容易出去找年輕漂亮的妹子,但是這妹子假如不自知,一定要上位,要將原配給擠掉,要修成正果,這樣一來,估計換來的就是恩盡義絕啊,這麼淺顯的道理都不知道。

人家愛莉只不過是偶爾心理上存在一些問題,或者說是存在一點點心理障礙,看到這邊上正好有佛廟,正好進這佛廟之中發泄下自己心中的鬱悶,這和男人無聊的時候去找小姐是沒有什麼區別的,你卻拚命想去上位,那愛莉說不定惱羞成怒……還不如假裝什麼都不知道,趁著她虔拜的時候,收一點點信仰實惠,真要讓他皈依佛門,估計佛門從此不得安生了。

再說,愛莉的因果太大,佛門能承受這麼大的因果嗎?

所以,這些人根本就不自知啊,這也難怪,只怪自己這些年一直奉行洗腦教育,某些話說多了,連自己都信了……

佛祖無可奈何的看著這群興奮不已的下屬,自己一肚子苦水說不出來。

愛莉的虔拜是非常虔誠的…….這樣的絕世人物,虔拜別人其實真的不如虔拜自己。佛祖的心是顫顫驚驚的,他根本就不敢去窺視愛莉的心裡,假如讓愛莉驚醒過來,這不是什麼好事情。

所以,佛祖提心弔膽的,只希望愛莉能夠馬上走……但是愛莉偏偏還在繼續虔拜著,她一個人坐在大雄寶殿之中發獃,心事重重的…….

突然,佛祖苦笑了一聲,他自言自語的說:「是不是這樣的無上人物,都懷了春?春天來了,這樣的無上人物都不例外,看來人法自然啊……人法自然,這是誰家的法?」

…….

古風塵的魂燈,雖然現在不很明亮,但是還不至於熄滅,吳巡風嘆了一口氣,他在推演著剛才古風塵魂燈熄滅的原因,麒震天也看著吳巡風,他也想知道是什麼原因,讓古風塵的魂燈突然熄滅。

良久,吳巡風抬起了頭,他那空洞的眼神看著麒震天,他的眼睛卻是讓人看上去心裏面發慌,就算他現在沒有惡意,都讓人心中難受異常。

他的頭上,冒出了一陣陣的熱氣,他彷彿就是從熱水之中撈了上來,一身都濕透了,顯然,他剛才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奪舍,他剛才遇上了奪舍。」吳巡風說。

「奪舍?天空之城,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事情呢?」麒震天不敢相信吳巡風推斷,他問。

「我不知道,但是推演的結果就是這個,」吳巡風很肯定的說,「他遭受了奪舍,但是現在,他是安全的。」

「奪舍失敗了?」麒震天問?

「不是…….」吳巡風說,「他沒有奪回自己身體的控制權,但是,他現在是安全的,這是什麼原因,我無法推演出來。」

吳巡風已經無法再推演下去,現在他顯得異常的疲憊,再推演下去,一定會耗費他的生命,而現在,上面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重要,最重的事情是讓這魂燈一直保持著然手的狀態……天空之城上面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根本就是沒有辦法干涉的,他們可以干涉的,就是這魂燈,他們要保證著這魂燈不滅。

所以,留下自己的體力和壽元,保證著這魂燈不滅,這是最重要的事情。

至於天空之城中發生了什麼事情,這事情只能滿足自己的好奇心,就算清楚對於古風塵的現狀,對古風塵的處境,都是沒有什麼改變的,他們對於這事情還是看得很清楚的。

「天路有變,天路有變……」麒震天在輕輕的念叨著,他知道天路上有了很大的變化,但是他根本沒有改變的方法。

「天路有變,我們無法干涉天路上的人和事情,只有這樣為他續命…….這是被動挨打的辦法,能不能有好一點點的辦法呢?「

「沒有……」吳巡風說,「除非有可以壓制住這個世界和天空之城的天則,只有這樣的人出手,才可能改變天空之城的規則,然後我們上天空之城。但是這樣的人,根本不可能存在。」

吳巡風說。

「假如聯手呢?假如如同你這樣的高手,幾個人聯手,是不是可以撕破天空之城的空間界壁,然後突入天空之城?」

「理論上是有可能的,但是我們找不到這麼多人出手,」吳巡風說,「可以打通一條通道通往天空之城,但是,這難度非常大,非得一大批無上人物出手才可以…….這麼多無上人物出手,對這個世界的傷害有多大還不知道,最大的可能是天空之城的通道沒有打通,然後這個世界受到很大的影響………」

這簡直就是一籌莫展啊,好在這兩個男人都將自己的生死看得不那麼重要……他們說實在的,就是在這個地方等死啊。

麒震天永遠是一個樂天派,雖然現在就是在等死,他也樂呵呵的,既然一定打定了死的主意,就算是在吳巡風的面前,他也放開了。

「說實話,老吳,我以前從來就沒有聽說過你的名字…….」麒震天這傢伙現在放下了對於吳巡風的敬畏,反正是一死,連死都不怕他怎麼可能害怕吳巡風呢?

所以,他繼續說:「我從來沒有想到,這個世界會有你這麼偏激的人物。」

吳巡風不置可否,他的臉上依然是那麼的冷,他回答說:「糾枉非得過正!」

這是他的理念,他認為這個世界上已經有太多的罪惡,只有用雷霆的鐵腕手段,以是否以吞噬或者獻祭別人生命的為標準,對這些強者發出清算,才可能還這個世界一片朗朗乾坤。

「你根本就不懂得策略。」麒震天說,「要達到目的,策略非常重要,你說你要清理這些以吞噬別人生命為手段延續自己生命的人,你這打擊面太大了,每一族中那些老傢伙,有幾個人沒有做過這事情呢?畢竟這個事情是來的最快的!」

然後,麒震天一臉的深沉說:「我想天啟軍團之所以會滅掉,實際上策略不對也是一個重要的原因,其實,你們可以先聯合這些遠古大教之類的強者,共同先對獨狼發出討伐,等你們實力再強大了以後,才發起清算,這樣效果不好多了……」

「君子有不為,我不會和那樣充滿了原罪的人合作…….」吳巡風說,「麒麟一族,早晚也會被清洗,這個世界不可能這樣延續下去!」

這是吳巡風的宣言,實際上也是很多人的宣言,畢竟這個世界上發生的悲劇是在是太多了,無辜冤死的人太多了。

(未完待續。) 喬斯年見她很生氣,很是不解:「為什麼會生氣。」

「算了。」

葉佳期覺得,跟他這種闊少,沒法解釋「錢」這種東西。

於是,葉佳期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倚靠欄杆,喝著奶茶,將氣球繩子繞在無名指上。

至於玫瑰花,她實在沒手拿,就給喬斯年了。

葉佳期心疼得厲害。

虧她只是在他喝醉的時候承諾過養他,就他這樣敗家的,她怎麼養?養得起嗎?養得起嗎?

算了,他白天還送了她一隻杯子,算了算了。

不氣了。

誰都別想繼承我的億萬遺產 真得不氣了。

半個小時后,煙火秀開始。

一簇一簇的煙火燃放,升上天空,漆黑的夜空中頓時開出一朵朵五彩繽紛的花來。

花團錦簇,流光溢彩。

四周被照亮,湖水也變得五光十色。

周圍的人群開始騷動,大家都仰著頭看向天空。

葉佳期也不例外,她仰頭看著煙火,看的眼花繚亂。

瞳孔里是明亮的色彩,倒影著五光十色的火花,她本就璀璨的眸子變得愈發晶亮、美麗,猶如黑珍珠一般耀眼。

人群里不時爆發驚訝、感嘆的聲音!

最興奮的莫過於小孩子,一個個蹦蹦跳跳,手舞足蹈。

葉佳期看到這麼漂亮的煙火,心情忽然變得特別順暢。

所有的不快都在這一剎那一掃而光。

煙火燃放的聲音震耳欲聾,摻雜著小孩子的尖叫聲,葉佳期的心也在這一刻蕩漾起來。

美好的東西總是能給人帶來快樂。

哪怕是一剎,這一剎也是最接近幸福的時光。

人群磕磕碰碰,人很多。

喬斯年站在她的身後,護著她,沒有讓她被人碰到。

起初只是護著,幾分鐘后,他的雙手環住她的腰,將她摟在懷中。

葉佳期沒穿高跟鞋,他的下巴抵著她的頭,輕輕摩挲。

葉佳期愣住,身體在他懷裡僵硬。

她沒有轉頭,只是心口節奏錯亂,一顆心加速跳動,噗通噗通。

看煙火的心情頓時就亂了,她有點心不在焉。

她的視線依舊落在前方,目光迷離,混沌茫然。

喬斯年的心也在微微錯亂地跳動,這一剎,他亦有幾分迷醉。

她的髮絲間是清新的花香,他下巴輕輕摩挲,觸碰到她柔軟的髮絲。

性格使然,喬斯年很少會在大庭廣眾之下抱女人。

這會兒主動抱著葉佳期,倒有幾分局促。

他的雙臂越摟越緊,緊緊環在她的腰上。

心隨風動,一下又一下,劇烈跳動。

他微微閉上眼睛,偏過頭,在她的側臉上親吻。

葉佳期手一抖,無名指上的氫氣球鬆開,飛走了……

「你是我在這個世上唯一追逐的光……」他在她的耳畔輕語,嗓音很輕,低調醇厚。

他這小半輩子,窮凶極惡,一片黑暗,無數次接近地獄,又無數次和死亡擦肩而過。

在他的世界里看得到陰鬱和森冷,卻唯獨不見陽光和明亮。

煙火聲太響,葉佳期沒有聽到他說什麼,只覺得耳邊痒痒的。

她在他的懷裡轉過頭,明亮的大眼睛茫茫然看向他:「你說什麼?」 古風塵根本就不知道他之所以靈魂不滅,現在還活著,是因為有人獻出了自己的壽元為代價,保證他的靈魂不滅,通過魂燈喚醒了他那本來已經破碎了的靈魂。

人皇殿下那顆完美的空間種子,現在已經初步發育了起來,它形成了一個小世界,藏在古風塵的身體之中,又有數位無上人物在為這個空間做出了封鎖和藏匿,就算是天空之城的天羽將軍,這個久經沙場的優秀戰士和傳奇將軍,都沒有發現他的身體之中,竟然有這麼一個驚人的空間存在。

古風塵的靈魂,奇居在這片空間之中…….

他發現自己的靈魂,竟然能感知到自己的身體,自己身體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會反饋到靈魂上面來,可是那位老兵,明顯沒有感覺到自己的存在。

怎麼說這具身體都是古風塵的,無論如何,在這身體之中,古風塵才是真正的主人,那個靈魂只不過是外來者而已,在這具身體之中,他有著主場優勢。

所以,他安心下來,他在等待著機會,等待著一個可以奪回身體控制權的機會。

這位老兵,控制著新奪來的軀體走進了將軍府,他的臉上洋溢著笑容,他對這具新身體非常滿意,年輕,活力十足,這讓他這樣活了無數年,經歷過無數的風風雨雨的蒼老的靈魂都年輕了起來。並且,這身體明顯在反饋著自己那蒼老的靈魂,他感覺到自己每時每刻都在變得年輕……

所以,他非常興奮,這已經是很多年沒有找到的感覺了,很多年了,他或許都已經忘記了喜怒哀樂……

他走進了天羽將軍府門,他的心情顯然是非常激動的。

將軍府中,有一些兵丁在巡邏,他直接走了將軍府的深處…….

將軍府的景觀,印入了古風塵的眼睛之中,也傳入了古風塵的靈魂之中,這是一種非常奇異的狀況,古風塵對外的感知,只能通過這傢伙控制的眼睛所感知,這老兵對於外面的感知,一部分他接受了,另外一部分,是以他根本無法察覺的方式,傳遞與古風塵的靈魂。

將軍府內,佔地很大,有著奇珍異花,有碉樓畫棟,假山麟俊,仙果飄香…….雖然在外面看這將軍府不起眼,但是走進來一看,這將軍府有著非常深厚的底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