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肯定的啊。」秦洛毫不猶豫的點頭。「三千萬啊——還是美金。難道要便宜這個老不死的?」

『難道要便宜這個老不死的』這句話秦洛是用粵語說的,那小老頭兒聽得懂華夏語,但是他就不信他還能聽得懂這種地區性的語言。

至於耶穌聽不聽的懂——他知道自己的意思就行了。

耶穌笑笑,返身又推開房間門走了進去。

一會兒的功夫,他又端著兩大托盤的籌碼走出來了。

「換錢去。」秦洛看到這些籌碼安在,心頭稍安。大手一揮,走在前面帶路。 這番話並非虛言,蘇魅的確有這個想法。

她才修成混沌之身沒多久,對這股力量了解不多,只知道它十分浩渺,且包容性極強,似乎能化為不同的力量,比鴻蒙之力還要神秘得多。

她直覺這股力量對於次神的傷勢應該有修復作用,所以才想著試上一試。反正還有兩個時辰,她暫時又沒什麼事。

是這樣么——

聽到這番話,又見自家寶貝臉上竟露出了一抹失望來,蘇朗頓時有些心疼起來。

「寶貝,爹爹還有事需要交待下去,這小子應該沒什麼事,便讓他留下來吧。」蘇朗蹙了蹙眉后,如此說道。

即將離開一段時間,他的確有不少事需要吩咐下去。若不是因為如此,又不忍寶貝失望,他還真不想讓這小子留下來。

寶貝說得沒錯,她才修出混沌原力,的確應該好好了解一番。

罷了,就便宜這小子了。

話音一落,他沒什麼好臉色的朝風流塵看了過去。

「鎏金神主,你應該沒什麼事吧。」他假意詢問道。

風流塵當然沒什麼事,就算有,也得往後推。

難得能與小傢伙獨處,他怎會拒絕這樣的機會。

既然她這麼說了,只要對她無害,他自然願意試上一試。哪怕他並不了解這種力量,更不知道它會不會傷到自己。

「的確無事。」他淺笑著答道。

蘇朗聞言,難言的掃了他一眼。

「寶貝,記住,千萬不要勉強自己。」抬眼看向少女,他仔細的叮囑道。

蘇魅點了點頭。

「爹爹將這些都拿走吧,我這裡還有。那神元果你多吃些無妨,對神識有益。」掃了桌子一眼,她平靜的開口道。

蘇朗聞言,沒有拒絕她的好意,當即收起東西離開了流光閣。

「去房間吧。」

親爹走後,蘇魅朝男人說道。

風流塵點了點頭,隨她進入了房間。

待兩人盤坐下來,蘇魅又拿出了兩枚神元果及三種靈藥。

「你先服下,我再用原力療養。」

「好。」

接過靈果和靈藥,他沒有質疑的直接服了下去。

幾樣藥材一入口,便直接化為一股能量湧入了體內。

好精純的能量!

感應到這股能量,風流塵不由得心神一震。

這股能量是如此的精純,遠超他之前曾服過的任何一種靈藥。風流塵感覺到,這些藥材定能幫助到他。

「我要進去了。」

就在這時,蘇魅開口了。

話音剛落,風流塵便感覺到有一股極為特殊的力量,正緩緩湧入自己的經脈。

這力量是如此的浩瀚神秘,就連身為次神的他都難以遏制的湧上了一股強烈的敬畏感。

沒錯,就是敬畏。

那力量磅礴威嚴,似萬物之源,蘊藏著千般變化、萬般威力,越是仔細感應便越覺得深不可測,好似下一刻就要迷失在混沌之中一般。

心神一震,他沒敢再繼續深入的感應下去。

這便是混沌原力么!當真強悍神秘至極!

雖只窺到冰山一角,但卻足夠讓人震驚的了。

風流塵沒有再探查那道原力,而是仔細留意起蘇魅的動作來。

蘇魅盤坐在他身後,正雙手抵住他的後背,往內輸入著自己的力量。

混沌原力入體,當即便引導著藥力往對方的傷處涌去。 蘇魅猜得沒錯,她的混沌原力的確擁有治癒能力,且效果遠超她的想象。

短短兩個時辰,風流塵體內的傷勢便被治癒了大半。若是再多上一個時辰,他便能完全恢復了。

當然,這跟他服下的靈果及靈藥也有部分關係,不過若是沒有混沌原力的引導與治療,他定不會恢復得這麼快。

兩個時辰后,風流塵主動打斷了她。

「小傢伙,可以了。」

轉頭看向身後的少女,見她面色再次蒼白了許多,男子眼中當即現出了一抹心疼來。

雖然只過了兩個時辰,但小傢伙耗費的精力可不小。

要知道,次神的傷本就不容易治療,更何況兩人之間還存在著實力上的差別。

混沌原力再強,由於她才剛剛修鍊沒多久,靈海內積聚的力量還不夠多。起碼無法一次性應對完這次的治療。

蘇魅也意識到了這一點,沒有再勉強下去。再繼續下去她便要透支了。

深吸一口氣,她撤回了自己的力量。

「小傢伙,可要休息一會再走?」治療結束,風流塵轉過身,心疼的開口道。

「不必,只要一枚神元果,很快就能恢復過來了。」蘇魅勾唇答道。

見治療效果比想象的還要好,蘇魅很是高興。如此一來,她便能替他們療傷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的力量還不夠強大,否則一次性便能解決了。

一枚神元果可以彌補她剛才耗費的心神,卻無法讓她的原力快速恢復過來。

不過她急於出發,不打算再等下去了。

既然說了兩個時辰後走,就沒有拖下去的道理。

起身整理了一番,她服下一枚神元果后,率先打開了房門。

風流塵見此,微微蹙了蹙眉。沒有多說什麼,他很快便跟了上去。

流光閣的大廳內,蘇朗三人帶著三名神將已經等在了這裡。見兩人出來,蘇朗立刻站起了身。

「寶貝,可還好?」見自家寶貝的臉色頗有些蒼白,蘇朗心疼的詢問道。

「無妨。爹爹,我們出發吧。」少女淡淡的回答道。

「寶貝若是不舒服,我們可以晚點再出發的。」蘇朗雙眉微蹙,不放心的勸說道。

「爹爹,我很好,不必了。」少女聞言,唇角微勾,堅持的答道。

見她堅持,蘇朗自不好再說什麼。

而一旁的秦御風及水清幽兩人,眸中則現出了一抹疑惑來。

這丫頭剛剛不是還好好的么,怎麼過了兩個時辰,臉色竟差了這麼多。莫非她的身體並沒有完全恢復?

兩人當然不知道她剛才幹了什麼,所以才有這樣的懷疑。

「既如此,我們出發吧。」蘇朗定定的看了她一眼,沉聲開口道。

話音一落,他打開了傳送陣。

傳送陣一開,一道虛空之門立刻顯現了出來。幾人縱身躍入門內,廳內白芒一閃,眾人便消失在了大廳內。

聖雷境距離昀光境並不近,不過乘坐這種級別的傳送陣,倒要不了多長時間,最多大半個時辰便能到了。

果然,大半個時辰后,傳送陣內又現出了一道白芒。

踏出虛空,蘇魅定睛一看,發現下方正卧著一座白色的城。

這不是聖光城又是哪裡。

幾人在神殿外降下了身形,昀光神殿內的強者們感應到他們的氣息,立刻迎了出來。 第1048章、我陪他去死!

屋子裡的人眼睜睜的看著耶穌推門進來,對著他們邪魅一笑,然後便以風一般的速度把地上的籌碼給堆到托盤上去——一個托盤不夠,還得用兩個才行。實在裝不下了,他就只好往西裝口袋裡塞。

他可不想有什麼遺漏,天知道他的那個吝嗇僱主會不會在兌換籌碼的時候發現金額不對然後懷疑是不是自己私藏了。

「為什麼放他走?」捲髮男人站在角落裡,看著剛剛被耶穌關嚴實的房間門一臉不解的問道。

「我想我剛才已經說的很清楚了。」伯爵表情平靜的說道,一隻手又伸進了大洋馬的胸口——好像他一刻也離不開女人是的。

「這是很好的機會。」捲髮男人頗為遺憾的說道。

「他們住在凱撒,哪一秒鐘不是很好的機會?」伯爵反問。

捲髮男人也像是想起了什麼開心的事情,忍不住咧開嘴巴笑了起來,說道:「如果他知道凱撒也是由我們控制的,想必一定會立即搬家吧?」

前腳剛剛離開的耶穌和前前腳剛剛離開的秦洛要是聽到這段對話非要跳腳不可,他們住的凱撒也是皇帝控制的酒店?

什麼叫做自投羅網?什麼叫做自尋死路?

看看他們就知道了。

「拉斯維加斯有數百家酒店,上檔次的也不下二十家,他們偏偏能找到這家——他對我拍桌子的時候,我仍然強忍著沒有告訴他們這個消息。來者是客,哪有把客人往外面趕的道理?」伯爵敲了敲桌子,大洋馬會意,立即從伯爵懷裡摸出一個老玉煙斗,然後在煙鬥上面裝上煙葉,點燃后小口吸了一口,這才送到伯爵嘴邊。

伯爵巴滋了一口香煙,把煙沫吐在大洋馬的臉上,這才對捲髮男人說道:「做好你的本職工作就行了。這幾天最好不要打擾他。」

「不用跟蹤嗎?」

「難道他能飛出去?」

「我很不理解——-為什麼要給他時間?早些把他做掉,完成任務不是更好嗎?」

「我說是因為我愛美國。你信嗎?」伯爵反問。

「——–」

「該死的美國。」伯爵怒聲罵道。

「既然這樣——–」捲髮男人問出最後一個問題。「為什麼要見他?」

「不是我想見他,是他主動要求見我。」伯爵說道。「還有——我想確定用什麼樣的方法殺死他。現在,我想我已經考慮好了。寶貝,你覺得呢?」

「我覺得這個方法很不錯。」大洋馬咧著嘴巴笑著。

—————

—————

「什麼?」離瞪大眼睛。「見面什麼都沒做?」

「也不是什麼都沒做。」秦洛笑呵呵的說道。「打了幾把牌,贏了兩千五百萬美金。」

「白痴。」離罵道:「人都要死了,還要那麼多錢做什麼?」

「誰要死了?」秦洛問。

「你。」

「我死了也可以把錢留給父母家人啊——-這和贏錢有什麼關係?」

「財迷。」離恨恨的說道。

紅衭光著腳丫子從沙發上跳下來,走到秦洛面前,問道:「不交換人質了?」

「暫時不交換。」

「那要等到什麼時候?」

秦洛歪著三十五度的脖子想了想,說道:「應該等到醫學大會結束吧。」

「為什麼要等到那個時候?」

「他們說——-先讓我把手頭上的工作做完,為國家爭得榮譽。」

「這都什麼時候了,還想著為國家爭榮譽?」紅衭撇嘴說道。她一心想要改善苗人的生活經驗環境,卻對華夏國的榮譽不太感冒。

「他們是顧忌他的身份。」離在為人處事心機算計方面還是要強過紅衭的。 萬年只爭朝夕 「擔心這個時候把他殺了影響太壞。現在的華夏國可不是以前的華夏國了——–一國代表團的團長被殺,就算美國也承擔不起責任。」

「我知道。不用你講。」紅衭生氣的說道。

她是想知道答案,但是不希望這個答案是從離的嘴裡得到的。

這樣的話,不是顯得自己比她更笨嗎?

要是秦洛回答的話,她還是能夠接受的。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