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聽說喬辰為了芙雅,買了一座島嶼。」

裴江目光望著舞池中,正跳著舞的一對璧人,看著芙雅幸福的笑,眼裡是掩飾不住的失落。

「他能夠對芙雅這樣好,芙雅是幸福的。那島嶼不便宜,據喬辰說,還在島嶼上為芙雅修建了一座漂亮的莊園。」

「什麼時候的事啊?」唐果問。

裴江道,「這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我還是最近聽喬辰提及,據說莊園都修建的很好看。等他們結婚,就可以入住了。」

「芙雅馬上就畢業了,喬辰今天應該是打算和她求婚。」

「難受嗎?」

裴江露出一個笑容,實際上比哭還難看,他悶了一口酒,「說不難受是假的。」

「真羨慕大學霸,做什麼都行,居然將你這麼漂亮的學妹都給追到手了。」裴江酸溜溜的說,「我要是有大學霸的本事,或許……」

唐果沒有插話,裴江即便有銀爻的本事,也是追不到芙雅的。

除非,裴江出現在喬辰之前,那還可能有些機會。

第一場舞結束之後,喬辰果然向芙雅求婚了。

(本章完) 有天賜守夜,見識過他能力的狐圖和狐媚兒都是很放心。不過對於天賜腰間突然掛著一把劍,兩人倒也是沒有多問什麼,一來,天賜說他恢復了部分戰鬥的記憶,即使不能使用什麼強大的能力,但是帶上武器卻很正常。二來,這把劍出來劍柄有些奇怪之外,整體來說並不出眾,劍身上並沒有什麼高級符文,劍柄上也沒有鑲嵌魔核或者魔晶,也不是什麼高級魔法裝備。

寒冷刺骨的風不斷的咆哮,發出嗚嗚的聲音,伴隨著大片大片的雪花,夜晚的溫度很低。考慮到兩人沒有火焰取暖就難以度過,所以天賜倒是沒有打坐,而是望著外面的天空發獃,時不時加一些柴火,保證火焰有足夠的溫度。

一夜無語,第二天早上,雪已經再度停了,三人早上隨意的吃了一些東西之後便啟程向回趕。

一天的時間都是在趕路中度過,為了儘快找到巴奇他們,三人晚上也是沒有休息,直奔地溝山。在第三天的中午,三人總算是來到了地溝山。

地溝山山勢險拔,兩邊的山又陡又翹,即使以獸人的能力,也難以攀爬。

不過在挺拔的山勢之間有一條長十公里的路,因為地勢凹陷,被取名為地溝山,也是生活在山後面的獸族唯一的通道。

山後的獸族也有好幾種,不過以狐族最多。因為這裡曾經是靈狐一族的封地,不過最近幾百年裡,靈狐一族因為沒有高手出現,也是漸漸沒落,原本他們的奴隸倒是發展起來。不過因為狐族對他們還不錯,發展起來之後倒也是沒有要滅了狐族的想法。

特別是熊族,這個忠誠的種族,即使靈狐一族沒落,旁系的狐族發展起來,也是沒有拋棄靈狐一族,一直保護靈狐一族。

不過畢竟已經沒落,即使有熊族的保護,另外幾族加起來也不弱,相互之間競爭不斷。就連著通道口也是有爭鬥,相互之間都不信任的種族,最後選擇了懶惰的豬族來守護,論實力,這豬族並不強。即使是一件沒落的靈狐一族,多來幾個高手也能將他們拿下。

站在地溝山的門口,狐圖微微一嘆氣,這次針對狐媚兒的行動估計不只是黃天霸。虎族雖然厲害,但是還沒有能力控制這裡的豬族,比較豬族後面也有十多個種族在支持。能命令豬族的人,定然是這內部的人。

可惜,隨著紅孩兒的死,想要知道是誰出賣他們已經不可能。不過讓狐圖震驚的是這個背叛者很厲害,讓紅孩兒阻止他們之後,為了殺人滅口,居然還提供了三頭靈蛇這種好東西出來,讓紅孩兒去自尋死路。顯然他也知道,一個白銀豬將對於豬族的誘惑性。

從他沒有派人跟蹤來看,似乎也知道,紅孩兒不會是那三頭靈蛇的對手,即使不出面,也可以接三頭靈蛇滅殺了紅孩兒。如此一箭雙鵰的好計謀,估計也只有狐族的人才能想出來。

「風狐一族、火狐一族、金狐一族,是你們三個種族的哪一個呢?」狐圖似乎是在問自己。

這三族曾經都是靈狐一族的分支,只可惜,現在三族的實力都遠超靈狐一族了。

穿過山道,入目的就是一個不大的村子,從村口的豬族旗幟來看,這裡是豬族的地盤。不過與平日里的喧囂不同,現在村子顯的有些冷清。

在天賜的感應下,所有人的氣息都在村子的另外一頭。所以,三人倒也是沒有停留,向著村口行去。

「吃裡扒外的豬族,你們居然聯合虎族的人來對付我們狐族,殺了靈狐一族的守護者熊族多人。你們的罪惡實在是難以讓人饒恕!從今以後,看門的任務也不需要你們了,作為懲罰,今日就將你們所有人全部斬殺,以儆效尤!」靈狐一族的大長老狐天大聲的宣判。

而左右兩邊分別是風狐一族、火狐一族和金狐一族的族群,對於這樣的結果,沒有人反對,顯然是早已經商量過了。

「歐歐…長老請饒命啊,我們知道錯了,再說,這些都是紅孩兒首領說的,和我們沒有關係啊!」其中一些豬族狡辯道。

「哼…現在才知道認錯?晚了,給我全部滅殺!」狐天怒道。

噗嗤…噗嗤…

幾百個熊人手起刀落,瞬間將這些豬族全部滅殺。

「大長老!」就在這群豬族被滅殺的時候,狐圖帶著狐媚兒和天賜也是穿過了村子走出來。

「哦,狐神保佑,見到你們沒事就好!」看著狐圖和狐媚兒,狐天眼角有^/class12/1.html些濕潤。雖然從巴奇的嘴裡得知他們沒有事情,但是親眼看見之後,那心才能放下。

快步走到狐天的身邊,狐天也是連忙拿出一個瓶子給狐媚兒道:「聽巴奇他們說你中毒了,這是解藥!」

「多謝長老!」狐媚兒接過解藥之後也是連忙服食。

在狐媚兒吃藥的時候,狐天也是看向了天賜,打量一番之後,狐天道:「他就是巴奇嘴裡的天賜是吧?」

狐圖點點頭道:「是的大長老,不僅是妹妹的救命恩人,這次也算是救了我!」

「是么!」狐天多看了天賜一眼之後道:「既然如此,那就去族裡做做吧!」

因為是獸語,所以天賜完全聽不懂,只是看著他們說話,他的目光倒是落在另外三個狐族的身上。

和令狐一族的白色不同,風狐一族的頭髮和尾巴是青色的,身上有風系元素的波動。而火狐一族的頭髮和尾巴是紅色,身上有火系元素波動。金狐一族的頭髮和尾巴是呈現淡黃色,身上倒是沒有魔法波動,不過身形健碩,應該是使用怒氣的吧。

四大狐族裡面,靈狐一族算是天賦最好的,因為靈狐一族的人三種力量似乎都掌握。而且還有狐族會水系的力量,不過四族裡面,靈狐一族的實力遠不如另外三族。

四族來的都是一個長老外帶十個年輕的後輩,長老的實力倒是差不多,都是九星。但是後輩的差距就比較大。

靈狐一族的後輩基本上都是六星,但是另外三族清一色的七星初級。

「這群吃裡扒外的豬族已經滅掉了,那麼我們也該離開了!」風狐一族的長老說道。

火狐一族的長老道:「回族之後儘快把族人來此守候吧,絕對不能允許這樣的事情再度發生!」

金狐一族的長老也是道:「是啊,我們狐族的數量本就不多,在這樣損失下去,距離滅族就不遠了!」

狐天道:「好的,那就這麼決定了!」

領走之時,另外三族的長老都看了天賜一眼,火狐一族的長老道:「雖然有救命之恩,但是畢竟是狡猾的人類,如果有必要,還是別讓他返回人族,雖然外面居住的地方比較隱蔽,但是若引來大量的人類,對於外面獸族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

「恩!」狐天微微一聲嘆息,最後也是應了一聲。

等另外三族走遠之後,狐天道:「旁支已經發展成這樣,如果我們靈狐一族再沒有強者的話,以後說不定都會淪為他們的奴隸了!」

狐圖冷哼一聲道:「怎麼可能?我們才是狐族的皇族,那群傢伙也敢?」

狐天拍了拍狐圖的肩膀道:「努力修鍊吧,三族打我們的注意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只要有我們種族的血脈,那我們以後就真的完了!」

聽的出狐天嘴裡的無奈,狐圖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

看了看三族的人之後,狐圖道:「師傅,這次我弄到一直三頭靈蛇,雖然血液不多,但是處理的好…」

狐天不僅僅是族裡面的強者,也是一個厲害的藥劑師,更是狐圖的師傅。

「三頭靈蛇?」聞言,狐天的眉頭也是一挑道:「你這次做的不錯。有了三頭靈蛇的血液,只要提高媚兒的血脈之力,那麼就可以短時間進入七星了,而且以後也可以走的更遠。」

「恩!」狐圖也是點了點頭道:「希望妹妹可以走的更遠,讓我靈狐一族從新走向輝煌!」

看了看狐圖,狐天道:「可惜你不是女兒身,若不然的話,以你的天賦…」

「我也想啊,要不然妹妹也不用這麼辛苦!」回頭看了看似乎還有些難受的狐媚兒,狐圖也是有些無奈的說道。

他和狐媚兒從小就沒有父母,在狐天的撫養下長大。從小就發誓要照顧妹妹的狐圖,努力的修鍊,努力的學習,就是希望狐媚兒可以好好的過未來的日子。可惜,狐族真正的九尾狐,只有女性才可以達到。而狐媚兒又是女性狐族裡面天賦最好的,而狐媚兒本身也努力。可惜,到了六星十級之後,最近的一兩年一直沒有進展。

狐圖雖然盡了所有力量,可惜,族裡能拿出的各種好東西都給狐媚兒吃了,可惜狐媚兒的實力一直卡在六星十級,一直沒有進步。

不過有了三頭靈蛇的血,那麼狐媚兒的實力也可以再進一步了!

等三族離開之後,靈狐一族也是出發了。狐圖道:「師傅,以後這地溝山誰來守護?」

狐天微微一聲嘆息道:「由我們四族一起守護,每個族抽派二十個七星高手在此駐守。而每個種族也是輪流輔助一個月的食物!」

「看起來倒是很公平的!」狐圖說道:「這不像是三族的行為啊!」

狐天重重的點點頭道:「是啊,表面上是很公平,但是抽調二十個七星對我們靈狐一族來說可不是一個小數目。這都還算是好的了,但是一個月的食物就…而且他們編排的時間,我們令狐一族輔助的時間剛好是10、11、12月三個月。雖然現在已經是十二月,他們給我們優惠了,但是明年呢?這三個月可是一年中最困難的三個月啊!」

「師傅!」狐圖銀牙緊咬,道:「這群人實在是欺人太甚了!」

狐天道:「沒辦法啊,他們三族的實力太強了,而且隱隱有聯合的意思,哎…如果在沒有新的強者,我們靈狐一族….」

狐圖道:「師傅放心,有了三頭靈蛇的血液為引,妹妹她絕對可以覺醒更多的力量,到時候…」

「希望吧!」狐天苦笑了一下道:「先回族吧再說吧!」

「恩!」狐圖應了一聲。

在狐天他們的帶領下,大半天之後,幾人來到了靈狐一族的地盤。

穿過地溝山之後就不再是草原,屬於山丘地帶。大概三百多里之後,地形又變成了山脈。而靈狐一族的地盤就在那片山脈之中。

翻過三個山頭,隊伍在天黑之前進入了靈狐一族的地方。

靈狐一族居住的地方是一個碩大的山谷,從周圍的山勢來看,這片地方似乎是用什麼強大力量製造出來的。因為邊緣地帶都是很突兀的切面,明明是很大的山,卻突然間被截斷,形成了一個數十公里的平原。

而且這個地方也是很講究,周圍的山勢很難走。除了一頭一尾的兩個出口之外,其他的地方基本上只有鳥類才能翻越。

但是這種地方,獸族自己都缺乏食物,哪裡有能力飼養大型飛禽。 霸婚首席:甜妻不好惹 而獸族靠自己本身的飛行能力飛的話,起碼需要十星。

但是就如此一個貧瘠的地方,要出一個十星高手,基本上是不用想的。因為這東西不僅需要天賦,更需要天材地寶的支持。

光是從四大族的長老窮盡一生的力量也只能勉強達到九星就知道。

所以,這四族的爭鬥,主要還是以年輕一代,五星到八星的爭鬥。

作為一族的長老,狐天倒是很受族人的尊敬,一路上看見的人都不斷的打招呼。不過最後都會落在天賜這個外族人身上,人類,在這個比較封閉的地方,基本上都只是傳說了。

今天的第一更!

百度搜索5.6.書.庫閱讀最新最全的小說.56shuku.org/ 第1337章美人魚公主(42)

在浪漫的求婚儀式中,芙雅含著淚,答應了喬辰的求婚。

喬辰比幾年前,更為帥氣。

他單膝跪下,為芙雅戴上戒指的瞬間,引得來參加芙雅生日聚會的女生們尖叫。

她們都表示,如果自己是芙雅,那該多好啊。

喬辰這樣掌舵整個喬氏的人物,竟然將芙雅寵成了公主,

唐果聽到那些羨慕的話,只挽著銀爻的手臂,將頭靠在他的身上,一點都不羨慕。

如果她們知道這種浪漫而美好儀式下的謊言,還會這樣羨慕嗎?

「阿果果,你也喜歡這樣的?」

銀爻見唐果一直盯著喬辰和芙雅看,心中一動,便問,「你要是喜歡,等我們以後回海上,我讓海族的成員,到海面上來跳舞給你看。」

「海族成員,大多會跳舞唱歌,他們唱出來的歌曲,具有祝福的功效,悅耳動聽。龍宮裡面,還有許多寶藏,你要跟我回去,都是你的。」

系統:哈哈哈哈哈哈……這孩子,真耿直。

「那我不跟你回去,就不是我的了?」

「不是,不管你回去不回去,都是你的。」銀爻面色冷淡,說出來的話溫柔動聽,「你要不喜歡龍宮,我跟你回人魚族也行。」

系統:這……進步不小啊。

「你可是海皇最優秀的兒子,要被我拐跑了,他一定會討厭我,生你的氣。」

「不會,大不了我不當海皇,我頭上有幾個哥哥,底下還有幾個弟弟,他們都十分的優秀。俗話說,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他們一起掌管海域,其實也沒差別。」

大海:有了媳婦兒,忘了海啊。

這時,芙雅牽著喬辰來到唐果的面前,「阿果果,我們要結婚了,你可以當我的伴娘嗎?」

「阿果果,我已經沒有資格回大海了,見證我婚禮的親人,就只有你了。」芙雅有些落寞的說,「這一次,你當我的伴娘,好嗎?」

「如果你不介意,風頭都被我搶走,當然沒問題。」

這時,喬辰又對著銀爻說,「銀爻,那就請你當我的伴郎吧。」

銀爻瞄了他一眼,又看向並不在意,可好像不阻止的唐果,最終點頭,「好。」

他很想知道,喬辰究竟有什麼陰謀。

而他的小人魚似乎在等待這一切的發生,即便知道什麼結果,她都沒有阻止的意思。

不管如何,有他在,她不會有事。

喬辰似乎沒有打算和兩人多少說什麼,決定伴娘和伴郎的事。

他牽著芙雅,又去和其他認識的朋友說話。

「阿果果。」

「爻哥。」

銀爻已經牽著唐果離開聚會,走到暗中,「你在等什麼?」

「當然是等人作死。」唐果聲音帶著幾分笑,「爻哥,你想問什麼,就問吧。」

「你們之間的生死仇,究竟是什麼生死仇?」

銀爻很想知道,他總覺得事情不簡單。他的這條魚身上的秘密很多,而且,她不像是傳說中那條可愛單純,性子還有些急躁的小人魚。

他面前的小人魚,沉著冷靜,聰明如雪,狡猾若狐,特別會夸人,笑起來的樣子還很迷人。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