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聞煥章,你倒真是老謀深算啊。」

董雙拍著手,仰天大笑了兩聲:「動用這麼多手段來對付我董雙,能讓閣下如此高規格的對待,這可真是在下的榮幸!」

「只是,你居然能調動全天下最精銳的神機營,倒是讓我大開眼界啊。」

那些禁軍精銳士兵身上的神臂弩和神鵰弩,以及他們堅毅的神色,無不在告訴著所有人,這支大宋王牌隊伍的單兵素質,和強大的整體戰鬥力。

董雙怎麼也沒想到,神機營居然已經學會了火力搭配。

以他們手中神臂弩的近距離壓制,加上神鵰弩的大範圍散射攻擊,這一次,自己這邊就算有一百多人,恐怕也難以脫身!

董雙說完,手往腰間一探,兩架射鵰弩已經瞬間出現在了掌中。

看著那兩架對著自己的弩機,聞煥章只是笑了笑:「董雙,你這話可不怎麼對,國有國法,我聞煥章奉令行事,可沒有半點私心作祟!」

董雙卻只是冷笑一聲:「聞煥章,你一向以大宋忠臣自居,可如今你和張叔夜在朝中已經淪為笑柄,毫無權勢可言,莫非你還敢把我怎麼樣不成?」

「好大的口氣,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嗎?」

一道清亮的聲音,從遠處越來越近。

「哪裡來的無名小卒在此大放厥詞,這裡有你說話的地方么?」楊再興雙手抱在胸前,看向那道聲音傳來的地方卻只是冷笑一聲。

「呵呵,董雙,你還記得我嗎!」

一道冰冷的聲音隨著一個人的身影,從屏風後面走了出來。

「你……」

看到那個人的時候,董雙的眼神頓時劇烈的顫抖了幾下。

從屏風後面出來的那人,居然和聞煥章一模一樣!

「這……這……」

大廳內的所有人都是一臉地震驚,顯然他們也完全不知道這事。

「董雙哥,你有沒有覺得他身上……有一種熟悉的氣息?」

李清照拿著神鵰弩對著外邊的禁軍,壓低了聲音說道:「我總覺得,我們好像在哪裡見過他?」

「錯不了。」

「啊?」

「這個人,就是上次我們在大名府見到的人。」董雙的眼神徹底沉了下來,語氣低沉地說:「聞煥章的——替身!」

「替身?」

楊再興和石寶、唐斌三人都是眼神猛地一震,這個聞煥章,居然還有這一手?

「董雙,你隱藏地確實夠深。」

「聞煥章」冷笑道:「在你臨死前,我不妨讓你知道這個秘密!」

「刺——啦!」

隨著一陣清脆的聲音,「聞煥章」臉上的那張面具被直接撕了下來。

「這……」

「聞……聞大人居然……」

在一片驚呼聲中,一片秀髮和雪白的肌膚,在眾人的眼前展現開來。

所有人看著眼前的那個二十齣頭的女人,都是目瞪口呆,臉上寫滿了難以置信的神色。

她身高七尺五六左右,身形玲瓏有致,又不失氣質,黑色的柔軟長發一直遮到了白玉腰帶,只是第一眼,就給人一種驚艷的感覺。

女人隨意地站在那裡,美麗清純的容貌卻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她只是冷笑一聲:「你們這五年認識的聞煥章,一直都是我,而我大哥一直在隱居山林,從來就沒有出山過!」

他這話一說完,所有人在震驚的同時,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個聞煥章的妹妹都能這麼厲害,那他本人該有多麼可怕?

女人笑道:「董雙,你還敢說我大哥沒有權勢,等這次把你這個天下最大的反賊給抓了,大哥他自然會扶搖直上!」

「行了,煥顏。」

聞煥章走上前來,拍了拍女人的肩膀,笑了笑說:「這裡的事交給我,你在一旁休息就行了。」

聞煥顏聽他這麼說,只是微微地笑了笑,便也退了下去。

聞煥章看向處在重重包圍中,卻仍然一臉從容的董雙,笑了笑說:「董雙,我佩服你的勇氣,如果不是對手,我真希望能和你做個朋友。」

「我也沒有興趣多一個對手。」

董雙放下了手中的神鵰弩,他往前走了幾步,看對方都是一臉殺氣,就語氣平靜地說道:「只是,你今天已經把戰火挑起了,還說這些,聞煥章,你不覺得你們文人太虛偽了嗎?」

「胡說,你才虛偽!」

聞煥顏高傲地昂著頭看向遠處的董雙,她只是冷哼一聲:「董雙,我不妨告訴你,當日在大名府,我就已經發現了你的蹤跡,就是你和梁山董平在暗中合作,才幫助梁山賊人打下了大名府!」

「什……什麼?」

「大名府是董雙打的?他和董平合作?!」

這一番真相抖出來,眾人的情緒再一次被完全點燃了起來。

黑壓壓的人群擁擠在天尊樓的第七層,他們看著被圍在中央的董雙等一百多人,在為這種人才要隕落而可惜時,又感到驚訝。

不,應該說,是嘆為觀止了。

這個董雙,作為大宋的鎮東候,他居然……還和董平這個逆賊有著聯繫?

明亮的油燈混合著數以百計的蠟燭,照耀著足足有數百平方米的大廳,映照出古樸的橫樑和漆黑的屋頂,那些人在搖頭為董雙嘆息時,也覺得不值得。

難怪這個董雙能發展的如此之快,遠來他和董平是一丘之貉。

這雙方合作在山東,共同演戲意圖從朝廷那裡得到更多的資源,然後,他們就要稱霸山東!

為自己的推論感到滿意的青州軍官們,笑著點了點頭,又兇狠地看向了董雙等人,就像一隻蓄勢待發的猛虎一般。

只要聞煥章一聲令下,他們就能把董雙立馬大卸八塊。

不過,視線從李清照身上掃過時,韓天麟卻是咽了咽口水,心想等會無論如何也要求聞煥章把這個女人留給自己。

「別想了,那女人是老子的!」李明就像猜到了韓天麟在想什麼一樣,撇了他一眼說道。

韓天麟大怒,正想說話,卻被聞煥章給打斷了思緒。

「董雙,你的所作所為沒有辦法讓我再忽視下去了。」聞煥章微微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說:「你知道在齊州城,我收集到了多少關於你造反的信息嗎?」

「五百九十六份。」

「什麼?」

楊再興和石寶二人都是叫出了聲,這聞煥章,為什麼會知道齊州城的絕密文件數量?

這可是只有他們這個級別的人才能了解的,齊州城經濟外交政治軍事建設全方面的核心資料信息啊!

董雙聽到這些話,卻又是仰天大笑了兩聲,什麼話也沒有說。

聞煥章看到董雙的反應,卻是暗自皺了皺眉頭,揮了揮手,讓後方的副將下去按計劃行事。

「你們不用懷疑的。」聞煥顏隨意地笑了笑:「齊州城的歐陽兄弟和秦明黃信,都是我們安排潛伏的人,現在你們頭領都在外,齊州城怕是早已經易主了吧,呵呵。」

唐斌聽得雙拳緊攥,他再也忍不住了,頓時怒罵道:「聞煥章,別在這裡血口噴人,你今日以下犯上,對鎮東候如此無理,已經違背了律法,待我先拿下你,有話到監獄里來說!」

說完,唐斌拿出手中的神鵰弩按下扳機,對著上方發出了一道弩箭,只見屋頂瓦片在尖銳的箭矢衝擊力下,瞬間就被轟開了一個口子。

信號在空中傳播開之後,過了大半天,城內的部隊居然沒有聽從唐斌的指示趕過來,一個人都沒有!

「呵呵,你是不是很驚訝?」聞煥章雙手背在身後,他眼神微微閃爍了幾下,才笑了笑說道:「唐都監,你那些手下此時恐怕正在和家人團聚呢,恕在下直言,打擾他們可不是太合適的行為。」

「你到底耍了什麼陰謀詭計?」猛地攥緊了拳頭,唐斌死死地咬著牙看向聞煥章喝道。

說完,唐斌又快步跑到了窗戶邊,他往全城放眼望去,但在這能對整個青州一覽無遺的地方,他居然……

看不到任何一個,自己人!

「啪啪啪——」

一邊拍著手掌,聞煥顏一步步走向了窗戶邊一臉難以置信的唐斌,看著他的背影只是冷笑一聲:「該怎麼說呢,你們確實值得誇獎,光是能擊敗我,逼出我兄長來,就已經值得讚揚了。」

說完,聞煥顏只是嘴角洋溢起了一絲淡淡的笑意。

「我們只是給他們每人發了五十兩白銀的安家費,不聽話的直接派神機營處理掉了而已。」聞煥顏說著,她輕掩住嘴只是隨意地冷笑一聲說:「現在這青州城,早就已經沒有你們的一兵一卒了!」

「不好意思,我得打斷一下你的話。」

望著眼前一臉凝重的聞煥章和聞煥顏,董雙只是攤開了手,一臉微笑地無所謂一樣看著他們開口了。

然後,當著所有人的面,他笑著說道:「如果我說,這一萬人只是過來頂替我手下在休假正規軍的農民,你信嗎?」周敏在留學期間就和艾米莉是死對頭,自然了解這位體豐貌美的洋女神是不會撒謊的呆萌女,於是索性直接跳過林凡,把目光鎖定低頭玩弄手指的艾米莉。

「艾米莉,你說,林凡說的是真的嗎?」

「Miss.周……我……」

林凡一瞅,艾米莉說話開始擰巴,心中頓時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要,要完吶!

就在生無可戀的林凡已經做好被周老師發飆狠訓的心理建設時,不料想,艾米莉這呆萌女神,卻心一橫,緊咬嘴唇,一字一句地朝周敏說道:

「沒錯,……

《重生都市第一仙》第一百八十四章新管家婆周姐 凌子諾十分實趣的沒有往下問。

因為凌子諾相信自己總有一天會知道這些事情的全部的。

「我會守好靈貓族的。」這是凌子諾對於自己的承諾,也是對蒼越說的。

陽光灑在那還未斷奶的小貓兒身上,蒼越感覺自己彷彿又看到那個軟乎乎的小姑娘,她也是這般說的。漸漸地兩道身影漸漸地在蒼越眼中重疊,一如當年。

陽光照到的地方不一定是光陰,也可能是黑暗。但蒼越覺得自己心裡是一片陽光,這是她的女兒。

自己甘願做守護靈,不就是為了守護那份光嗎。

此時,嵐芸的房間內。

嵐芸坐在梳妝台上望著鏡子中的自己,眸光閃爍著志在必得的光芒。

聖女之位必定是自己的,那個長不大的聖女覺得不會是自己的對手。

這時門外傳來了陣陣敲門聲。

「進。」嵐芸

「芸兒。」溫旖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