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罷了罷了,我自己去浴池冷靜一番。」

美婦人心頭熱火,她穿上衣服,遮擋了成熟豐腴的身子,朝易地而置,用於洗浴的顧陵池去。

……

逃離鐵府之後,白溯抓著庒楚不到一刻鐘,就到了董家。

白溯翻牆而入,施展輕功的他突然渾身一軟,只能凌空落地,不過腳步不穩,膝蓋一曲,吐出一大口鮮血。

他由於使用血遁,現在實力跌至六品,不過傷勢過重,現在連一品的實力都發揮不出來。

白溯掏出一粒藥丸,塞入昏暈的庒楚嘴裡,對著他後頸一拍,那顆嘴裡的藥丸就被庒楚咽了下去。

「等會在收拾你!」白溯一放手,狠狠地將庒楚扔在府內一處靠著水池的草地上,人就朝董岳天的住處而去。

………

美婦人臉色紅潤,臉紅欲黛,從卧房到顧陵池本來也沒多遠,她卻感受走了很久,很遠,連視線都變得模糊。

如果之前美婦人還以為是寂寞太久,現在她倒是發現了情緒的異態,渾身燥熱,忍不住想要脫衣解帶。

美婦人現在很想見到男人,她不知道此刻為什麼會這麼想,也沒心情去思考。

她看著眼前不遠處的顧陵池,晃了晃不太清醒的腦子,終於鬆了一口氣,扭動著搖曳的身子,一扭一拐充滿彆扭,察覺到自己的異常,美婦人加快了腳步,只想跳入水中,驅散那渾身燥熱的情意。

還沒走到顧陵池邊,卻被什麼東西絆倒在地,一屁股坐在地方,「哎呦」一聲。

美婦人揉了揉摔痛的屁股,大罵的聲中透著嚶聲:「哎呦,哪個殺千刀的在顧陵池放了塊石頭。」

美婦人眼眸蒙上了一層情思,她朝那她認為的石頭看去,哪裡是石頭,卻是一個人,那人便是庒楚。

「男人!」美婦人突然看見男人,大驚一聲,驚的,不僅是這裡出現男人,還有她此刻,最想見到的就是男人。

這一刻,看見男人,美婦人突然變的眼睛迷離,神志不清。

美婦人這麼一絆,卻也把庒楚給絆醒了,不過,庒楚卻發現自己渾身動彈不得,眼睛也睜不開,卻能說話。

美婦人眼神飄忽,晃蕩著搖曳的身子走到男人身邊,迷離的看了男人一眼,卻發現男人正是自己的「夫君」,喃語道:「夫君?」

聽見身邊好像有女子悅耳的叫了一聲夫君,庒楚微微一怔,他不是被白溯抓了嘛,怎麼身邊的不是白溯,而是一個女人,而且她在叫誰夫君?難道白溯也在,這女人是白溯的老婆?所以她再叫白溯夫君?

當然了,庒楚可不會認為女人再叫自己,他並未做聲,心中卻在思索,怎麼逃離白溯的魔爪。

美婦人見夫君不應,醉迷的走到他身前,渾身難受的她躺在對方臂彎,才感覺好受一些,呢喃道:「夫君,是不是你方才離去,覺得將我一人留在房中,心中有愧,所以提前在此處等我。」卻沒想,以董岳天遲鈍的性格,怎會如此貼心。

對於美婦人的行為,庒楚愣住,臂彎處是成熟動人的身體,而且女人叫的夫君,不是白溯,好像是自己。

庒楚沒出聲,女人的意思,他一句也沒聽明白,庒楚只有兩個念頭,這女人到底想幹嘛,還有他的身體為什麼不能動。

美婦人聞著男人身上的氣味,扭了扭躺在夫君身邊的屁股,小腿搭在他的大腿之上,厚唇伸出香舌舔著庒楚的臉容。

庒楚感受到臉上濕漉漉的唾沫,還有抱著自己的溫熱身體,心中一下就不淡定了,莫非白溯憎恨他救了絮殺,竟然喪心病狂的找了一個有毛病的女人來噁心自己?

這麼一想,庒楚感覺那親吻自己臉的舌頭也噁心之及,想要擺脫她,不過哪有力氣,只能心中反抗,卻無法動彈,也無法阻止她的行為。

庒楚被她搞得渾身難受,終於忍不住出聲道:「你要幹什麼?」

美婦人沒有聽出夫君的聲音不對,咬著夫君的耳垂,迷離道:「你說我要幹什麼!你倒是瀟洒,把動情的我丟在房間,如今你既然跟來了,那就幫我消火。」

「消……消火……」女人的言行舉止,如何讓庒楚不是她的消火是何意,不過,女子接下來的動作讓他大吃一驚,吼道:「住手!」

美婦人解開他的衣服,嗓音帶著痴音:「住手?這可不行,夫君,我知道你不行。不過即便做不了那事,我還是知道很多方式和姿勢,可以幫我消火,所以,你能清心寡欲,但也要幫幫寶娘,泄了這一身熱氣。」

她清心寡欲了十幾年,自會一些敗火方式。

不過,這些是她的房中密事,除了春桃,誰也不知。

當然了,董岳天與她分榻而眠十幾載,為了不傷及董岳天自尊心,更是對他隻字未提。

「瘋婆娘!!」見衣服被趴,女子的溫潤的很,但是庒楚沒有半分享受,他心中已經確定了這女人,就是白溯找來噁心他的女子,肯定有什麼毛病。

美婦人聞言,得到一些放縱的她,突然放聲大笑,「哈哈,我是瘋,我接下來會更瘋!」說著解開他褲帶。

庒楚出聲阻止道:「你放手,求你了,欸,別脫,別脫我褲子,有病吧你!!」

美婦人嗓音出現了斷續,「害…害羞幹嘛,又不…又不是是沒看過。」

庒楚立即火道:「誰給你看過,瘋婆娘!臭婆娘!色魔狂!」

美婦人充耳未聞,此刻的她,感覺難受的要死一般,迷濛的眼眸看見他腰下,有些愣神,隨之大喜道:「夫君,你…你竟然恢復了,太好了!」

庒楚驚道:「瘋婆娘,你到底想幹嘛?」

美婦人痴痴道:「自然是從了你母親的願,恪守婦道,遵守婦徳,生兒育女,吃了你。」

庒楚還沒應聲,渾身難受的美婦人就如狼如虎的撲了上來。

……不一會草地處,響起了啼鳴。

嬌兒嗔,嬌兒惱,如狼似虎惹人咬。痴兒音,痴兒叫,惹得心兒嘭亂跳。

雞鳴練槍生兒起,為滿家妻夜啼叫,鋼槍上陣烽煙起,刺入底處挫她揚……

一番煙雨溫存之後,庒楚渾身布滿手指抓痕,還有咬痕,脖頸、胸膛、耳後、小腹,到處都是草莓印。

氣喘吁吁的庒楚面如死灰,猶如死屍一般,自己的第一次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沒了,而且還是被一個不知道是誰的瘋婆子給強了,庒楚如同吃了屎一樣難受。

美婦人額頭香汗淋漓,頭髮也被打濕了,鼻息也是絮亂不堪,不過,翻雲覆雨之後,她渾身難受的身子逐漸恢復平靜,難受的要死的感覺也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心滿意足。

美婦人迷離的眼變得清明,渾沌的腦袋也恢復清醒。

美婦人心中甚是歡喜,她的夫君不僅恢復了身子,連身子也頗為強悍,殺的她丟盔卸甲,而且好像他還年……不對!!

美婦人抬眸一看,看著遮著面紗的男人,驚魂未定,這好像不是她夫君……

美婦人沒看到男人的臉,心中安慰自己,一定是我夫君,是他開的玩笑,故意帶著面紗戲弄於我。

她卻是知道,方才在她眼中的夫君明明就沒帶面紗,而且尺寸也不對……

但是,她只能說服自己,手一把扯掉庒楚面紗,入眼的哪裡是他夫君,竟然是一個完全陌生的男人。

男人劍眉星眸,臉若刀削,高挺鼻樑,唇若玉珠。

美婦人覺得她從未看過這麼好看的臉,不過,她畢竟為人妻母,沒有因為對方好看,就忘了剛才發生什麼。

扯掉的面紗從美婦人手中滑落,她眼露痴獃、迷濛,嘴上不敢置通道:「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庒楚心情正難受,突然聽見女子說話,冷聲道:「呵,不可能,什麼不可能,是強了我不可能,還是你這麼凌辱我不可能!」

美婦人聞言一怒,低眸狠狠望著男人的臉,狠狠地一巴掌打在對方臉上,吼道:「強了你?凌辱你?你算什麼東西!」

庒楚臉上一陣火辣辣的疼痛,媽.的,這娘們凌辱了他,還敢給他一巴掌,要不是不能動,定要讓她嘗嘗花兒為什麼這樣紅,嘴上譏諷道:「怎麼,瘋婆娘,敢做不敢認,還我算什麼東西?也不知道剛才誰在我身上亂叫。」 022龍旗飄揚,縱橫四海

還沒等屠刀砍到那些或無辜或該死的西夷頭上時,葉昊的聲音響起了。

【之所以要讓大家看這麼一段,就是要告訴大家,在將來,我們華國真正的危險,都將來自海上!】

【我們所要面對的主要敵人,不再是北方的游牧民族,更不是西域或者高句麗,而將是那些裝備了堅船利炮的歐羅巴西夷!】

【將是那包藏禍心、恨我華國不死的東瀛賤種!】

【在火器的攻擊下,任你是銅澆鐵鑄的漢子,任你有蓋世的武功,都將不堪一擊。】

【在科技的加持下,任你多大的木製寶船,都只是一堆爛木頭!】

【你們不用懷疑我在危言聳聽,這一幕必將會出現!而且,就在乾隆那傢伙還沉浸在天朝上國、十全老人的美夢中的時候,西方那些人已經對武器進行了升級換代!】

【從此,我華國開始進入了史上最黑暗、最悲慘的時代!】

【西方人從軍事、科技、文化、經濟等各方面全面超越我華國!】

【特別是東瀛,更是大舉進攻我華國,造成我華國歷史上最屈辱,最不能忍受的一段悲慘歷史!我華國的脊樑幾乎被打斷,幾乎亡國滅種!】

【所以,我懇求各位帝王,不要再局限於在陸地上的經營,看一看廣闊的大海吧!】

【我們的危險,來自於海上!】

【未來,誰掌握了大海,誰掌握了制海權,誰就是真正的贏家!】

制海權?

這一新的名詞,讓每一個想做出一番豐功偉績的帝王都陷入了沉思。

偶爾風平浪靜、經常波濤洶湧、濁浪滔天的大海,有什麼值得經營的呢?

就算是未來真的會有巨大的危機來自於海上,可真要是耗費巨大的人力物力去提前佈置,提前去消滅那些蠻夷,好像又有點力有不逮了。

「徐福,出發了嗎?」

空蕩蕩的章台宮,臉色陰晴變化不定的嬴政突然說道。

趙高忙回道:「待祭祀過天地之後就出發。」

嬴政點點頭:「讓蒙毅另外帶一隊水師,懸掛黑龍旗幟,隨徐福前往尋訪蓬萊仙島。將所見所聞、水文氣象、航路海圖,全都記錄下來。」

趙高諾諾地說道:「徐福說,凡夫俗子隨行恐怕會惹上仙發怒,不肯賜見,也就無法得到不死葯了。」

「笑話!朕的大將軍怎麼會是凡夫俗子?你告訴徐福,如果不能找到蓬萊仙山,也必須找到去往東瀛的航線。否則,死!」

嬴政頓了一下,又說道:「令,鎮守南越的趙佗尋機出海,探尋南下的航路,摸清大海那邊的情況。」

嬴政也想明白了。

既然對海外的情況一無所知,那就先定個小目標,把附近的海域了解清楚,逐漸積累航海技術和人才。

「如果上天能再給朕五十年的時間,朕必將消滅一切敵人!讓這四海八荒,俱為我大秦之臣妾!」

…………

汴梁,趙禎也在和眾臣討論制海權的問題。

只是,習慣於和大家商量著來的他,實在沒本事說服那些只知道關注自己一畝三分地的官員,把國家的戰略方向,轉移到經營大海。

畢竟,大宋外敵環伺,西有西夏、北有大遼,戰事、摩擦不斷,只有東南沿海還算太平。

現在,又要擅起邊釁,把東南的百姓也拖進戰火嗎?

而且,東南沿海的對外貿易搞的不錯,跟我們來往的國家都很友好。貿貿然去攻打人家,好像不符合我們天朝上邦的人設啊?

臣,不願意!

「朕不用你們支持!」

「朕將啟用內庫的錢糧,自行招募勇士,前往海外。探聽西夷虛實,了解西夷動向,提前消滅對我大宋有威脅的國家。」

一向懦弱的趙禎,罕見的強硬了一把。

趙禎也算是想明白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