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終於……終於解出來了!」

錢偉波激動的看著眼前的毛料切面,上面赫然是紅綠紫三種顏色。

福祿壽三彩翡翠!

林躍也為錢偉波感到高興,這下老人終於可以實現心中的願望了,同時林躍心中也為賀幼藏感到高興。

自己的兄弟終於可以在賭石界出名了,到現在為止除了昆明的人外,其他的地方很少人認識賀幼藏。他現在缺的就是一個成名的機會,然後衝擊翡翠王,不管是十年二十年,都要向著翡翠王進發。

成名需年少,一點錯過了時間,以後成名就難了,而且獲得成人卡片的機會也小了很多。

林躍知道自己的兄弟賀幼藏肯定不會做那種為了出名而出名的事情,他做一切都有自己的人生準則,而現在他終於可以在不違反自己人生準則的情況下出名了。千劫終成正果!

「錢兄,恭喜,恭喜,你為錢老找到了最好的生日禮物。」

周德生笑著恭喜道。

「哈哈……」

錢偉波開心的笑了起來,然後轉向賀幼藏,緊緊握著對方的手感謝道:『謝謝!謝謝」

還沒等賀幼藏說什麼,錢偉波似乎想到了什麼立刻從口袋裡拿出一疊支票,刷刷在上面寫了一組數字,塞到賀幼藏的手中,道:「一點心意,一點心意,計算我買下這塊毛料了。」

賀幼藏連看都沒看上面的數字就把錢塞回到錢偉波的手中,說道:「翡翠是小輩送給錢老的禮物。」

錢偉波直直的看了賀幼藏幾秒,然後開心的大笑了起來,重重的拍了拍賀幼藏的肩膀,說道:「我代家父謝謝你的好意。」

他開的支票是一千萬人民幣,這個價格遠遠高過了眼前的毛料。但是賀幼藏出人意料的送還了他,而且說出了他不得不收下的理由,和賀幼藏相處這麼多天他也知道了賀幼藏的脾氣,說到做到,他不收的你怎麼辦他都不會收的。所以他沒有在給,而是留下了。

「今晚我請你們,這個不能不賞臉吧?」

錢偉波笑著說道。

賀幼藏看了看林躍,然後點點頭同意了。

既然解出了福祿壽三彩翡翠,那林躍的毛料就不用在解開了,只能留到了昆明再解。

晚上四個人一直喝到十二點才停下,這回是賀幼藏喝,林躍在一旁看著,實在不行了林躍才淺淺的喝幾口。

林躍將喝醉的賀幼藏拉回賓館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一點。

幫賀幼藏整理完之後,林躍糊掉自己跌房間,雕刻,劈香,他最近隱隱感覺感覺自己《刻經》的第一階段已經差不多要練成了。似乎中缺少那靈光一閃的契機,所以這個時候不能停需要更加勤奮的聯繫。

雕刻完,又是每天必練的劈香。劈完香之後,林躍才睡了過去。

第二天起來,林躍沒有喊賀幼藏,讓他在床上接著睡。加工坊因為昨天的緣故還有一部分毛料沒有解完,今天就可以全部接完,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明天就可以回去了。

不過林躍並沒有想這麼快走,因為他還有一個人沒收拾呢。

吳家老二,剛子!

正當林躍走在去加工坊的街上的時候,突然聽到後面傳來一陣吵鬧聲,待他聽清楚之後,臉色立刻陰沉了下來。

這是你自己撞上來的,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正愁沒地方找你呢!

「我說不讓你買那隻股票,不讓你買,你偏買,這回怎麼樣,賠了吧!」

『你還說我,你買的那一股不也賠了嗎?還有臉說我!「

「我賠怎麼了!我賠的你你少,看勢頭明天就會上漲!你的呢,一直跌倒停盤!」

「你那會漲,漲個屁!剛到手的五萬就讓你個敗家娘們弄進去了三萬,什麼狗屁專家,你還相信他,真是他媽的頭髮長見識短!」

「吳二剛!你再敢說老娘一句你試試!」

「我說了怎麼了?臭娘們你還敢威脅我!」 第271章夫妻街頭大亂斗

「啪!」

林躍轉頭正好看見吳二剛的媳婦狠狠的煽了吳二剛一個耳光。

真是彪悍的女人,不過煽的真過癮!

吳二剛誒自己的女人煽了一巴掌,頓時火大了,抬起腳一腳踢在了對方的他媳婦的身上,將他踢了老遠。

「臭娘們!你敢打我!」

「吳二剛!你竟然敢打老娘!老娘跟你沒完!」

吳二剛的媳婦活脫脫的一個悍婦投胎,沖著吳二剛破口大罵,然後沖了上去,又狠狠的打了躲閃不及的吳二剛臉一下,比剛才還狠。

「媽的,臭娘們,看老子不弄死你!」

吳二剛一把就住了他媳婦的頭髮,另一隻手照著他媳婦的臉狠狠的打了過去。

「啪!」

一聲清脆的耳光聲。

吳二剛的這一下不禁沒有將他媳婦打副,反而更激起了她的兇狠勁,用指甲蓋不斷地掐撓著吳二剛抓她頭大的手。

吳二剛是在受不了這種鑽心的疼痛,不得已鬆開了抓他老婆頭髮的手,同時紅線的右手,有狠狠的煽了他老婆一個耳光,一下將他老婆煽走了很遠。

「老娘跟你拼了!」

吳二剛的媳婦穩住身子,立刻大叫著瘋了般向著吳二剛沖了過去。

吳二剛怎麼肯讓她靠近自己,在他老跑還沒碰到他的餓時候立刻一腳踹了過去,可這一下踹偏了,從他老婆身上滑到了一邊。

吳二感動個老婆趁著這個機會,一把抱住了吳二剛的腿。單腿著地的吳二剛頓時有些站不穩,急忙趴到了他老婆身上,不讓對方將他弄倒。

吳二剛的老婆是相當的兇悍,被吳剛的壓著背只能低下頭的她張開嘴狠狠的咬在了吳二剛的大腿上。

「啊——」

一聲非常凄厲的慘叫從吳二剛的嘴裡發了出來。

強忍著專心的痛,吳二剛狠狠的打著他媳婦的頭,無論他如何打,他他媳婦就是不鬆口。最後兩人都沒站穩一同倒在了地上這才讓吳二剛的老婆鬆開口,然後兩個人又在地上扭打了起來。

最後不知怎麼地,吳二剛的老婆騎到了吳二剛的身上,兩隻手臂胡亂的揮舞著,不斷的打在吳二剛的胸口和臉上。

……

林躍苦笑不得的看著這對夫妻打架,同時心中暗爽。

這他媽的打的太慘烈了!

多行不義必自斃!

本來林躍不想打女人,打算饒吳二剛的老婆一次,這些好了,吳二剛替自己出手了。

打吧!最後你們打的你媽都忍不出來才好。

林躍不打算走了,直接坐到了路邊看了起來。

如此狗咬狗的好戲怎能不看!

林躍從第一眼見到吳二剛的媳婦就知道這個女人不是什麼善良之輩,後來知道哪些故事後更明白吳二剛背後如果沒有這樣的女人推波助瀾也不會喪盡天良到這種程度。

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肯定有一個好女人。一個喪盡天良的男人背後肯定有一個心如毒蠍的女人。

周圍的人也越圍越多,都是來看戲的。

林躍突然覺得幸災樂禍人不不錯,至少這個時候不錯,他恨不能所有的人都來看這一對狗男女的醜態,讓所有人嘲諷他們,鄙視他們!

吳二剛和他老婆在地上不斷地摸爬滾打著,身上的衣服不斷都被磨破了。

這場架足足打了半個小時,被撓了一臉傷的吳二剛站起身,一腳將他老婆踹倒在了地上。他老婆不知道是不是被打的太狠了,倒在地上沒有起來。

一場架就這樣結束了。

「看什麼看,都滾!」

氣急敗壞的吳二剛沖著周圍的人吼道。

周圍的人看到吳二剛一臉兇狠的摸樣都嚇得作鳥獸散。

林躍微笑著看著滿臉傷疤,大腿上流著血,滿上灰塵的吳二剛,心中那個痛快。見架已經打完了,立刻掏出手機撥打了「110」報警電話。

打老婆也是打,還有沒有王法了!

這次不用我動手裡,讓警察收拾你們把,正好免了臟老子的手。

「喂,110報警電話嗎?我要報警,有人打架鬥毆……」

打完電話之後,林躍收起手機坐等警察的到來,作為一個忠實的觀眾也要有始有終。

吳二剛惡狠狠的看了坐在不遠處的林躍一眼,因為離得比較遠,一時間沒有人站出來,看林躍一直坐在那裡就當是一個路人,於是不再理他。

吳二剛哄散所有人之後,慢慢的來到了趴在地上的他老婆的身邊,對著肚子狠狠的踢了一腳,嘴裡怒罵道:「臭婊子,我讓你打老子!」

被踢了這麼一腳,吳二剛的老婆依舊在地上一動不動,連點反應都沒有。

吳二剛感覺有點不對勁,慢慢的蹲下身試了一下他老婆的鼻息,這才放下心來,隨即對著他老婆的頭煽了一下,嘴裡怒罵道:「竟然敢嚇老子!拍死你!」

之後,他就開始頭疼起來了,怎麼把弄他老婆呢。就這樣往地上以放不管不問,肯定不行,把她送到醫院,老子的傷還沒地方治呢!管她個屁!

乾脆弄回家得了!

吳二剛隨意扯起他老婆的衣服將他老婆往路邊拉了拉,力道之猛,絲毫不管會不會磨傷。

隨後,吳二剛就站到路邊伸手叫計程車,結果那些司機看到吳二剛樣子就把它當成了神經病,掉頭就走。

招手招了半天都沒有招到一輛車。

無奈之下,吳二剛坐到了路邊掏出煙獨自抽了起來。

林躍用手機將剛才的場景全拍了下來,包括吳二剛踢了他老婆一腳,還有後面的打臉和之後的拖拉,所有的全部記錄了下來。

這回不愁沒證據了!

吳二剛沒有等來計程車,等來的是警車。

看著警車慢慢的向他這裡停下,吳二剛立刻知道不好,扔下煙撒腿就跑,完全已經忘了他大腿上的咬傷,和身上的傷痛。

林躍看著吳二剛逃跑的背影,嘴角冷笑,從旁邊的綠化帶里拿出一塊手掌的大小的磚頭,隨手向著吳二剛扔去。

在磚頭入手的一剎那,林躍已經找到了劈香的感覺,扔出去的瞬間,他心中已經有了明悟,這一下肯定能砸中。

正如林躍所想,磚頭砸到了吳二剛的腿,讓他立刻一個踉蹌,摔倒在了地上。那些從警車下來的警察也不是吃素的,在吳二剛還有起來的時候就沖了過去將他摁到了路上。

這個時候,警車上下來一個中年警察,正是林躍那天所見到的那個。

中年警察看到地上的女人後,眉頭立刻皺起起來,然後瞥見了坐在路旁的林躍,立刻明白了一些事情,於是微笑著向著林躍走去。

「這次的打架鬥毆和你沒什麼關係吧?」

中年警察邊走邊笑著問道。 第272章家庭內部矛盾

「不是我,這屬於家庭內部矛盾,我只是一個看客,然後行使了一下自己的公民的義務打了個報警電話,僅此而已。」

林躍笑著站起了身,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土。

「我就知道是你打電話報的警。」

中年警察走到林躍身邊,低聲問道:「那個男的是吳家老二吧?那個女的是誰?他老婆?」

「家庭內部矛盾,你覺著這個女的是誰?」

林躍和和一笑,沒有正面回答,但是也回答了所有問題。

確定吳二剛是吳家老二后,中年警察面色立刻一緊,露出了一絲狠色。

「對了我這裡還有一些施暴的錄像。」

林躍拿出手機播放了剛才自己錄下的畫面。

看到上面的的錄像,中年警察也被吳二剛的獸性感到一次驚訝,自己老婆都昏了,還下這麼狠的手,果然好似連自己親爹養的畜生啊!

「這樣吳二剛能判幾年?」

林躍問道。

「這個不好說,咱們國家法律還不是很完善,對於這個有規定但是不太硬性。虐待家庭成員,情節惡劣的,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如果致使被害人重傷、死亡的,處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這就是法律上的,可大可小,小的拘留幾天,大的判幾年。」

中年警察說道。

「這就是你們警察的事了,我相信你們不會放過一個壞人的,對付女人都這麼狠,簡直禽獸不如!」

林躍恨恨的說道,不過表情上更多的是幸災樂禍。

中年警察無奈的搖搖頭,道:「我知道你的想法,不過警察也不能徇私枉法,也要按照事實來……」

「這個案子可大可小啊!」

林躍打斷中年警察的話,很有深意的一笑。

「呵呵……」中年警察笑著說道:「警察也要按照事實來,不過對於一些案情不好判定的我們是會視情況從嚴處理的。」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