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紀兄弟……好強……」

列無火怔怔的說道。

列達臉上露出一絲疑光,但很快就消散而去。

「怎……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中了我一拳沒事!」

馬尹失聲大叫,看向紀羽,滿臉的不可思議。

紀羽正面中了他的天馬拳,竟然還一點事都沒有的站在原地,這,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就算是同階的,甚至是比他強一階的人措不及防中了他一招,也會吐血而飛啊。

然而,紀羽卻一點事都沒有……

「呼,好強的能量……」

紀羽深嘆了一口氣,剛剛是天老忽然出手幫他接下的,不然這麼近的距離,他絕對重傷。

「我就幫你這一次了,剛剛我的動作已經被幾個人留意到了,剩下的你就自己解決吧。」天老的聲音傳入紀羽的耳中,隨後,便徹底消失。

紀羽點了點頭,剛剛也是他大意,若是有堤防的前提下,這一招天馬拳未必能傷到他。

「好強的攻擊,不會是黃階上級的戰技!」他大笑一聲,看向馬尹,一副怡然自得的樣子。

「哼! 萌寶逼婚,爹地9塊9 這一定是巧合,你不可能擋得住我的攻擊!」

馬尹反應過來,冷哼一聲,他斷然是不會相信紀羽有可能中了他一招沒事的,剛剛一定是自己失手了,沒有發揮出戰技的力量。

「那就該我出手了哦!」

紀羽輕笑一聲,沒有聽他的解釋,隨後只見他後腳微微一彎,對著地面狠狠一蹬,整個人便猛然朝著這馬尹攻去。

「不過是戰士一階的修士,我會怕你不成!」

馬尹面色一變,卻依然不懼,紀羽不過是戰士一階的修士而已,他就不信還能傷到他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砰!」

熙熙攘攘的大街之上,一陣巨大的聲音傳了出來,此時,大街之上幾乎所有的人都停住了腳步,不禁往那人群之中望去。

「噗!」

一口鮮血灑在這條幹凈的大街之上,此時,顯得格外的鮮紅。

所有圍觀的人已經是目瞪口呆,久久不能自語,他們看著這中心,眼中皆是露出了不可思議的樣子。

「不,不會吧……馬家少爺竟然會受傷?」他們無一不吃驚。

「我們不是在做夢吧?他只是普通的戰士一階的修士而已吧!」

人群之中議論紛紛,誰不知道馬家公子是戰士四階的修士啊,怎麼可能會被戰士一階打得吐血了。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紀羽一手握著拳頭,此時他的拳頭還貼在這馬公子的胸前,未曾撒手。

「你……你敢傷我!」

馬尹現在才反應過來,他口中流著一絲鮮血,用手擦了一擦,還能感覺到胸前一陣疼痛,他眼睛大睜的看向紀羽,滿臉的不敢相信。

自己竟然被一個戰師一階的修士傷到了?這怎麼可能!

但現在的感覺,卻是真真的,自己真的受傷了。

「可惡!我要殺了你!」

他怒吼一聲,雙手猛然朝著紀羽抓去,然而此時紀羽幾步一躍,便躲過了他的攻擊,沒有絲毫的受傷。

他面無表情的看向這馬尹,自己都有些吃驚,竟然會這麼簡單就得手了。

不過這也是很正常的,馬尹太小看自己了,真以為自己不可能傷到他。他的力氣何其大,就算是再高兩階的修士也不敢站著被他打吧。

「哈哈,真是笨蛋,自討苦吃!」

人群之中,列無火忍不住大笑道。

紀羽的力氣有多恐怖他是知道的,就算是他也不敢站在原地毫不防範的被打一拳,沒想到這馬尹竟然會這麼笨。

不過列達臉上卻有著驚訝的神色,他感覺,紀羽的力氣似乎又變大了不少……

這麼一拳,雖然說對馬尹的傷害不算大,卻真正的讓他憤怒了,紀羽竟然讓他在這麼多人的面前出醜了,這是絕對不可原諒的。

「畜牲,我要殺了你!」

他大吼一聲,戰士四級的威能散發而出,這次,他真的認真的。

下一霎,他以極快的速度瞬間便從原地消失,直到第二秒,他便出現在了紀羽的面前,戰氣包裹的拳頭徹底爆發而出。

「大力神拳!」

一聲大吼,那一拳以極大的力量和速度朝著紀羽的眉心打去,那是下了死手。

紀羽心中一稟,絲毫不敢大意,大力神拳,是黃階中級的戰技!

只見他身體向後一傾,無奈馬尹的速度比他快上了不少,他還沒有來得及多,那一拳便已經離他異常的近。

心中暗叫不好,九鼎丹火的力量慢慢的從紀羽體內升起,他要盡量將那股戰氣的力量給消耗掉!

「砰!」

「噗!」

等到那一拳轟在紀羽身上之時,他上身一個傾斜,大力神拳的力氣便全部打進了他的胸前,一口鮮血猛然從他口中吐出。

「哼!」

冷哼一聲,在中招之後紀羽並沒有立刻後退,反而是一手朝著馬尹的拳頭抓去,將體內九鼎丹火的力量運轉到了極限之時,兩人周圍的溫度頓時變得極高。

「去死!」

馬尹又是一聲冷哼,另外的一個拳頭亦是充斥著戰氣的力量猛然朝著紀羽轟去。

對紀羽,他有一種莫名的不安,他感覺到那一股紅色的戰氣的力量似乎異常恐怖,必須立刻解脫。

那一拳打出,紀羽同樣跟著一拳朝他轟去。

兩拳相碰,散發出一陣戰氣的力量,周圍有些攤子也被一陣颶風吹散,待得塵埃散去,兩人竟是勢均力敵!

「可惡,畜牲!」

馬尹嘶聲大吼,丟光了,他的臉在今天算是完全丟盡了,竟然跟一個一階戰士打成了勢均力敵之勢。

不過這也怪不得他,只怪紀羽太變態,力氣太大了,現在的紀羽,是完全催動著力量跟他肉搏的,而且現在還是近身戰,他絲毫占不到任何的上風。

「給我去死啊!」

寵妻 馬尹大吼一聲,再次燃起了戰士四階的力量,很快,紀羽的那股力量便開始被抵抗而下,一時間,馬尹又佔到了上風。

而這時,紀羽的手忽然一松,反手一拳朝著馬尹打去,空氣中傳來陣陣爆破之聲。

「滾!」

馬尹怒吼,同樣以強大的力量一拳朝著紀羽轟去。

這一回,沒有任何的勢均力敵,在這一拳下,紀羽身形急退,絲毫占不到上風。

在地面劃出了兩條長長的印記,他才勉強將這股力量徹底抵擋。

擦了擦口中的鮮血,紀羽還是恢復到那個面無表情的樣子,不過他心中卻是暗自吃驚,沒想到這馬尹的力量竟然這麼大,戰士四階,果然不是蓋的。

除了之前他那有一點投機取巧的攻擊之外,正面有防備的攻擊,自己絲毫占不了上風。

「這是戰氣上的差距,不是力量上的。」

紀羽若有所思的說道,馬尹跟他的等級相差有點大了,戰氣的渾厚度和精純度也不是一個等級的,若是再讓他上升一個等級,他絕對可以跟這個馬尹大戰一場。

「不愧是紀羽兄弟,竟然光靠力量就能將馬尹逼到這種地步。」

列無火有些吃驚的說道,紀羽的力量超過了他的預料。

「此子,絕非池中之物!」

列達最後還是說出了這句話,原本他以為紀羽最多只能跟馬尹過幾招,但卻絕對沒有想到會到這種地步,隱約之中有點兩敗俱傷的意思。

圍觀的人群不再將紀羽看做是去送死的傻小子,每個人臉上都有不同的表情,甚至已經有的人開始暗自在心中為紀羽加油打氣,對紀羽的看法徹底有了一個改變。

「好,好強啊他!」

鈺兒跟侍女芳兒在一邊看著,竟然一時間也不知該說些什麼,她對紀羽的力量也熟悉,在幾天之前還是煉體九階,勉強能對付一個一階魔獸,但現在,不但晉陞到了戰士級別,而且還能跟戰士四階的修士大戰而不落敗,這簡直就是奇迹。

兩隻大眼睛看著紀羽,隱隱間有一些崇拜之意。

而這裡最沒面子的莫過於馬尹了,他能聽到有的人的議論聲,皆是抬高紀羽的,每個人都對紀羽刮目相看,但這刮目相看的對照物,是自己啊!

自己是戰士四階的修士,竟然連戰士一階都收拾不來,他的臉色黑到了極點,今天若不將紀羽殺了,那他今後的名聲絕對一落千丈,更可怕的是,紀羽將會成為他的心魔,從此自己的修為再難有任何進展。

想著這一切的後果,他臉上的殺意便是越來越濃厚,紀羽,必定要殺!

「嗯?」

紀羽此時也感覺到了那一股殺氣,濃厚的殺氣正不斷的從馬尹身上散發出來。但他吃驚的神情很快就掠過了,馬尹對他動了必殺之心,不過他也不懼,只是一場戰鬥而已。

「小子,你,很好!」忽然,這馬尹公子面目猙獰一笑,看著紀羽,殺意畢露無遺。

「糟了!他起殺心了!」

列無火也感覺到了馬尹的殺意,隨時準備出手幫助紀羽。

「怎麼,難道你要認輸了嗎?」

紀羽一邊笑著,身上的戰氣一邊醞釀著,馬尹要認真了,他絕對不能大意,不然將會一敗塗地。

「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紀羽!」

「好,紀羽是么,以後,這個名字將會永遠在紫天大陸上消失!」

說完,馬尹的速度頓時變得比之前快了許多,幾個閃身便出現在了紀羽的面前。

紀羽早有準備,但卻還是無法趕上馬尹的速度,只是幾個瞬間,他便身中數拳,有些踉蹌的退後了幾步,一絲絲的血跡在其嘴角之中流出。

「好! 重生隱婚:冷情慕少,寵上癮 沒想到你身體竟然這麼結實!」

然而,馬尹的攻擊並沒有結束,他只是大喝一聲,隨後再次朝著紀羽攻去。

紀羽身體的結實度,徹底超過了他的想象,比他還要強壯,這就更加讓他下了必殺的決心,這樣的人,留不得!

「哼,想殺我?沒這麼簡單!」

紀羽一聲冷哼,他哪裡可能會站在原地給人打,身形幾個變換,九鼎丹火的力量不斷燃燒著,消磨著馬尹的戰氣,一隻手不斷的朝著馬尹轟去。

但即使是反擊了,此時的紀羽卻依舊頻頻落入下風,被馬尹壓著打,不過一時之間,這馬尹竟然也無法奈何紀羽。

「可惡,這小子怎麼會如此強橫!真的是戰士一階的修士嗎!」

馬尹心中已經開始著急,再這樣下去,恐怕會惹來更多的強者,那他得手的機會就越來越少!

他心中不禁有些後悔,早知道會引出這個煞星,他就不會對鈺兒他們下手了,但現在,說什麼都已經晚了!

要保住名聲,就要殺了紀羽!

「砰!」

這一拳結束,紀羽身形急退,戰氣被徹底打散,後退了數步,一口鮮血從口中吐出,僅僅是這麼幾秒鐘不到的時間,他就已經被連續打了十拳,若是換做普通的戰士一階修士,恐怕早就受重傷甚至是死亡了。

相對之下,馬尹臉色也不好看,紀羽的九鼎丹火的力量將他的戰氣消耗了不少,此時,他臉色也有略微的蒼白,紀羽的力量竟如此詭異。

「是你逼我的……我要速戰速決!」

這時,他身子一正,殺氣不減,看向紀羽,一股極強的戰氣忽然從他體內釋放而出,這一瞬間,他的力量竟然隱約有突破到戰士五階的趨向。

「不好!」一邊,列無火臉色瞬間大變!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大街之上,以紀羽他們為中心,所有的氣息在此時都像是定格了一般,流動的極其的緩慢,而在下一霎,卻又開始以馬尹為中心,幾乎將所有的力量都掠奪而去。

「這是什麼力量啊,這麼霸道?」紀羽面露異色,他跟馬尹離得最近,感觸是最深的。

他現在能清楚的感應到此時馬尹身上力量的變化,以極其恐怖的速度開始不斷的上升著,隱隱約約之中還有著突破到戰士五階的跡象,這究竟是什麼功法?

「這是馬家的偷元戰功!」

紀羽不知道,但列無火他們卻是十分的清楚,馬家有一門鎮族絕學,玄階中級功法,偷元戰功!

其特點就是暫時改變體內戰氣,在體內形成極大的元氣陣法,用來瘋狂吸收天地能量,可以短暫幫助自己突破等級,打敗敵人。

這就是這個玄階功法的逆天之處,在天階功法不出世,地階功法極其稀少的情況下,玄階已經是大陸上極強的功法了,而這偷元戰功則屬於玄階功法的中上流。

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馬尹竟然還真的敢用這一招,根據馬家的規定,不到生死關頭是不可以使用的,因為使用之後的七天之內,修士的戰氣是全無的。

但馬尹此時根本就顧不得這麼多,紀羽讓他面子掃地,他必須要用盡手段討回,一定要格殺紀羽!親手格殺,不然紀羽將會是他成長的絆腳石。

感覺著馬尹身上的力量貒變強,紀羽也不敢有任何的放鬆,他面目凝重的站在原處,似乎在掂量著什麼。

現在他並不是毫無抵抗之力,他體內有雙戰氣晶體,而且其中那個力量晶體裡面也有一個戰氣漩渦,可以用來吸收天地能量,但這個不到危急關頭他都不打算使用,因為他不知道會有什麼可怕後果……

而就在他猶豫之時,卻忽然感覺到手心有一絲絲的滾燙,下意識的,他朝著自己的手心望去,一塊紅色的印記開始逐漸浮現。

「紅色令牌?」紀羽一怔,旋即回過神來,這不就是那個承載有九鼎丹火的紅色令牌嗎?

「嗯?我的能量!」這時,他開始感覺到自己體內能量的變化,體內九鼎丹火開始不斷的漲大,力量也是跟著越來越強,似乎是因為受到這天地能量變化的影響。

紀羽看了看馬尹,此時馬尹的臉色十分的難看,似乎承載了極大的痛苦一般,但其外邊卻有一股戰氣在不斷的變大,越來越強。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