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簡單地說,就是如果你踩著一個輪子,輪子向前走,你就要在上面邁步,要是不遵守,你就會站不穩,掉到地上被輪子碾過去,這就是秩序。」

「哦,這個你說過了,那個輪子叫做什麼……歷史的車輪,是?」

詹姆斯哈哈哈大笑,糕點的渣滓把華麗的衣襟上噴了個一塌糊塗,他也只是毫不在意的抹了抹:「那個時候,你說所有人都是在這個輪子上面奔跑的傢伙,但是沒有一個能夠永遠站在上面,風光過一陣子之後,他們就肯定要掉下去的。」

「是的,都要掉下去,不過國王這種生物呢,卻還把握著這輪子的軸。你可以決定,什麼人可以留下,又從什麼人的身上碾過。正統的國王,會從那些不乖的傢伙們身上碾過去。而霸主卻是不管乖不乖,都會碾過去的。」

愛德華拿過了那個點心袋子,把它平鋪在面前的地上,把那些糕點疊在上面。然後從空間袋裡拿出了一疊紙,慢慢地折成了一串元寶。用一點星火點燃。然後他閉上眼睛,雙手合十,聽著那嗶嗶啵啵火焰慢慢升騰。

「這是什麼法師才有的儀式嗎?」

「只是用來讓他們的靈魂以後能夠平靜和富裕的一種祈願。沒什麼特別的意義。」

「真浪費呢,你知道現在在羅曼蒂,勃艮第出產的這種叫紙的東西要多少錢嗎?」國王好奇的看著那些紙張化為灰燼,不免大搖其頭:「這種最白,最韌的,要一個白金幣才能買到一百張,比真正的羊皮紙還貴了!而且據魔法師們說,這種東西還不能用來抄寫魔法,很容易著火,沾上了水都會廢掉!」

「如果真的沒用,那麼自然不會流行的。」

隨手再掏出一瓶酒來,在地上倒了一些,愛德華將剩餘的遞給他,於是國王咕嘟嘟的幹掉了幾大口:「哈,還是新酒最過癮了,那些什麼窖藏幾十年的玩意兒,又酸又澀,最可恨的是還得必須裝出欣賞的樣子來,呸!」

他啐了一口。又舒暢的打了個嗝:「說真的,你這傢伙早就知道了……唉,前天就有好幾個傢伙跟我說。要求徹查這東西的來源,把它變成跟金礦一樣,只能由皇室出產,還跟我說了一大堆的問題,哈,這群蠢貨,他們難道就不知道技術這東西。是根本不可能禁止的么?」

「其實我倒是認為,你想收繳的話,也不錯。」

愛德華接過他遞過來的酒瓶:「讓這東西流傳來。平民就會逐漸變得聰明了,因為他們會把知道的事寫成書,傳播出去,如果再加平民的學校的話。最後貴族階層早晚要跟你翻臉的。」

「哈?這我倒是沒想到。不過太好了,我正想把這幫蛀蟲全都弄死呢!」國王興奮地揮了揮拳頭。

「我說,愛德華,我一直以為,你適合當個出主意的人。輔佐國王的人,就像那些故事裡的宰相,或者是大臣,公爵什麼的。」頓了頓。他在身後一大片枯草上坐下來,拔了一根長長的草葉叼在嘴裡:「不過。現在看來,我是看錯啦,你比一個國王更像是國王,或者,更像是個皇帝……幸好啊,幸好本傑明大師不在這裡,不然的話,他說不定就選擇你當國王了。

「我可沒有那個能力。」

「你有,你只是懶得干而已。」年輕的國王晃了晃頭:

「但實際上,即使是懶得干,你也可以把事情幹得很好,一個國家對於你來說不算什麼。我逐漸掌握了這個國家之後,便開始一點點的回想起你以前說過的事情,然後我發現,它們都一一的應驗了,對於人,對於事,對於那些貴族們和平民們,如何收買他們,如何讓他們恐懼,臣服,如果用你的方法,會非常容易,有時候我都沒法相信,雖然現在我接觸這些也不過才一個月,可是原本的十個大領主們,已經有四個決意向我效忠,另外還有三個在猶豫,整個國家就這麼輕易地幾乎臣服於我了。」

「說永遠比做容易,這不奇怪,更何況你還有先天的優勢呢。」

「是啊,找一棵大樹,然後充分的利用它的脈絡就可以,有的時候,只要是稍微的合作,只要讓其他人認定了你是收到保護的,就能充分的藉助他們的力量,而互相之間的聯繫一旦形成,就會逐漸嚴密,堅不可摧,這也是你說的。」國王道:「結果,我只是稍微借用了一下,整個國家就成了我的,可是要你做的話,我看說不定會比我輕鬆十倍,不,一百倍?」

「那我也不做,當國王對於我來說沒什麼意義。」愛德華道:「而且,就算是當了,又能幹什麼?」

「隨心所欲啊?比如說我,我會把這個大陸都變成我的國度的。」

「這很難,即使是依照現在的情況,想要統一如此大的地方,也是非常困難的,那已經超出了一個人能夠計算的範疇了,更何況如果只是用你現在的手段,時間恐怕會浪費的很長。尤其是中央山脈。」

「我可以動用法師們,把中央山脈弄出一條路來,這樣就不影響了。」

「一條路可不夠啊。」

「利用大型的傳送法陣,想要連接各地都是很方便的事情,只要有通道,能夠到達,就已經足夠了,不錯,這個過程會很漫長,不過沒有關係,我可以尋找活下去的方法。」

「變成怪物?」

「我沒想過永遠不死,那太貪婪了,但是法師們也有很多方法,可以讓一個人的壽命增長一些,我並不是打算永遠活著,只要這個大陸也就夠了,你可能會說我傻,我也知道,這東西要來了也沒有什麼用,但目標嘛,總是越大越好啊,而且一個僅僅只有人類的國度又有什麼意思呢?精靈,矮人,侏儒,獸人,還有那些我沒有聽過的,我要把他們變成我的國度中的一份子。」

「這個發言,略霸氣啊。」愛德華看著年輕人閃著光澤的眼睛,笑了起來。

那個人似乎仍舊是記憶中的那一個,這讓他感到心情似乎暢快了很多,煩惱仍舊在心頭堆積,可是卻不再感覺如片刻之前那樣沉重。友情這東西他曾經以為有何沒有並不那麼重要,但不管如何,有,總是比沒有好。

「什麼話!我這明明是非常霸氣?」

「不不不,把他們全都變成你的後宮才能算是真?霸氣。哦,不止這些,還有牛頭人,還有食人魔……」

「去你的,精靈還湊合,矮人侏儒和獸人就算了……」年輕的國王一拳擂在他肩頭上,不過卻彷彿打上了一塊鐵板,疼得呲牙咧嘴,笑鬧了一陣,他抬起頭,看著眼前那殘損的廢墟,語聲中,頗多感嘆:「幾個月而已,一切就都變化了……因為我們本來就是在人生最為跌宕起伏的時期,只要抓對了一根繩子,一下子就可以扶搖直上了呢。」

「你還真是樂觀。」

「難道要窩在牆角裡面哭泣?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可沒有什麼人能夠把它停下來啊。」

「哦,我聽說倒是有的,靈吸怪們能夠操控時間,所以他們可以從未來跳到過去……」

「那是啥?給我幾個好不好?」(未完待續。。) 「我沒想過永遠不死,那太貪婪了,但是法師們也有很多方法,可以讓一個人的壽命增長一些,我並不是打算永遠活著,只要這個大陸也就夠了,你可能會說我傻,我也知道,這東西要來了也沒有什麼用,但目標嘛,總是越大越好啊,而且一個僅僅只有人類的國度又有什麼意思呢?精靈,矮人,侏儒,獸人,還有那些我沒有聽過的,我要把他們變成我的國度中的一份子。」

「這個發言,略霸氣啊。」愛德華看著年輕人眼中那興奮的光,然後笑了起來。

似乎是因為,那個人仍舊與記憶一樣……這讓他感到心情似乎暢快了很多。煩惱仍舊在心頭堆積,可是卻不再感覺如片刻之前那樣沉重。友情這東西他曾經以為有何沒有並不那麼重要,但不管如何,有,總是比沒有好。好得多。即使如今,他們兩個都已經不可能再回到那單純而又平靜的生活中去,但在此刻,至少他們的心性與那時相比,沒有多少改變。

「什麼話!我這明明是非常霸氣?」

「不不不,把他們全都變成你的後宮才能算是真?霸氣。哦,不止這些,還有牛頭人,還有食人魔……」

「去你的,精靈還湊合,矮人侏儒和獸人就算了……」年輕的國王一拳擂在心靈術士肩頭上,不過卻彷彿打上了一塊鐵板,疼得呲牙咧嘴。不過還是不肯放棄的又伸手去卡他的脖子,可惜愛德華伸出了一根手指。就讓他的那隻手完全麻痹,動彈不得。不過這傢伙毫無風度的轉頭就是一大口唾沫啐了過來,啼笑皆非的愛德華只好廁身閃開。不過

笑鬧了一陣,他抬起頭,看著眼前那殘損的廢墟,語聲中,頗多感嘆:「幾個月而已,一切就都變化了……因為我們本來就是在人生最為跌宕起伏的時期,只要抓對了一根繩子。一下子就可以扶搖直上了呢。」

「你還真是樂觀。」

「難道要窩在牆角裡面哭泣不成?該發生的事情都發生了,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可沒有什麼人能夠把它停下來啊。」年輕的國王嘆息道:「就像現在。我已經殺了那個把這裡變成這樣的傢伙,挫骨揚灰,用酸液一點點的把它灼烤成了焦炭,可是有什麼意義嗎?沒有。死了的人就是死了。過去的。就過去了。我依舊什麼都沒有。」

「哦,恭喜。,不過有關那個我聽說倒是有的,靈吸怪們能夠操控時間,所以他們可以從未來跳到過去……說起來,如果你能夠回到過去,代價是扔掉現在有的這一切。你會回去嗎?」突兀的疑問,讓年輕的國王猶豫了一下。他抬起頭讓目光與摯友的眼睛對視,但隨即就垂下去。嘴唇抖動,只發出一個嚅囁的聲音。

「玩笑而已。」愛德華淡淡說道,然後站起了身:「那麼,懷舊也就到此為止。在這裡停留的時間太長的話,你可能也會有些麻煩》」

如果有個機會,讓自己選擇重來一次,那麼自己還會踏上這樣的道路嗎?

在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心靈術士也在捫心自問。

能嗎?不能嗎?

如果是自己的話,愛德華大概知道那答案是……不能。即使是讓他陷入一個可以重新選擇的末日輪盤,他也不會改變追求力量的決定,知道過去的軌跡,只會讓他更加精心的策劃,將事情做得更加完善。過程或者不同,但放棄,並不是他會選擇的。

「愛德華。」

沉默持續了一刻,年輕的國王開口道,他似乎有些難以組織語言,喉結滑動了幾下,又似乎說不出什麼:「你最近似乎也碰上了麻煩,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嗎?」

「麻煩嗎?倒是有一點兒。」愛德華砍了他一眼,嘴角翹起,陰陰的一笑:「我這鐘人,想死恐怕也不客易啊!好了,我要走了。」

他說走就走,身體微微跨步,就已經消失在那空間的罅隙之中,只留下年輕的國王,在原地靜立。

片刻之後,以為一身長袍的老者才街角轉出來,走到那位國王身邊。「你認為,他到底要有沒有看出來破綻呢?」靜立著的年輕國王開口道。但這位老者卻並不回答,因為那疑問,不是給予他的。

「他顯然是i察覺了某些蛛絲馬跡,否則的話,他不會如此安靜的。」冥冥之中,有人回應道:「這傢伙的精神波動的很厲害,看起來,這一次的較量,他恐怕已經沒有獲勝的理由,你沒有發現嗎?在你們剛開始見面的時候,他是將你當做殺人者的,到那後來,卻像是在送給你們他的遺產似的……」

「殺人者?」

「準確的說,是可以排除的,警戒的對象,不過,他後來完全放棄了,或者是因為他並沒有完全明白我究竟是什麼,以為不過是你得到的某種力量,否則的話,他就算是殺了你,也不會放過我的。」

年輕的國王顫抖了一下。

「能察覺到他的可怕,這是好事,證明你也已經有所成長了。」被稱為主宰的聲音哂笑道:「不過,你如果再繼續這樣成長下去,就應該要躲著他了,不然的話,他絕對會看出來的。」

「我想他不會採取什麼極端的辦法?」

「你最好還是不要抱有什麼古怪的夢想,我現在就纏繞在你的靈魂之中,只要被他發現,我會立刻拖著你一起去死。」『主宰』的語聲冰冷下來,但對於這個威脅,年輕的國王僅僅只是動了動嘴角。

「您也一樣,很懼怕他?」沉默了一瞬,他忽然開口道。

「你認為我會憤怒?畏懼強者是弱者的本能。對於自己的力量沒有清醒的認識,那是愚不可及的。而現在的我,是很弱小的。我很清楚,即使僅僅只是以心靈力量的對決,我也未必能夠比得上他。」

對於這話語中的挑釁,『主宰』似乎反倒並不介意:「其實,我倒是真的很希望他能獲得勝利。如果他失敗了,事情對於你我來說就是極端無聊的了,什麼統一大陸之類的。你或者會玩的很高興,不過對於我來說就沒有什麼意義,因為『我』會把這裡的所有生物。都變成自己的玩具,那個時候,即使是我,也未必會存在。更不用說是他們了。」

精神之中的聯繫。可以做到很多對話中無法直接做到的事情,比方說現在,年輕的國王就很清楚,對方話語里的這個『我』,並不是指代他自己,而是另外的一個,曾經跟他是一體的存在。

一個無比強大的怪物。

「你說過,會給我一段時間。」

「是啊。我說過,所以。一千年左右,對於你來說,已經是個長久的時間了?」主宰忽然嘿嘿地笑起來:「不用擔心,你很快就會膩的,如果僅僅只是一個人的話。」

年輕的國王皺緊眉頭。靜靜地聽著,那個聲音敘述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猜測:

「身邊的朋友,你忠實的屬下,你所愛的人,最終都只會比你先一步離去,然後認識新的,再離去,這個過程循環往複,是的,這個位面之中,會有一些生命更加長的種族,不過那也是一樣的,在幾百年之後,他們對於你來說就已經變得不再重要了,除非你能找到一個快速的度過時間的手段,否則的話,千年的歲月,會讓你將這個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明晰洞察,最終,你會失去所有的樂趣,歡喜地等待著被我吞噬的結果。這樣的過程,我已經見過很多了。幾乎沒有例外。而到了那個時候,我或者還會給你一些時間,大概幾百年之後,你的靈魂最終就會被那種感覺腐化,變得麻木。」

周圍的空氣,似乎也因此而化作了一陣寒風,掃過那災禍的殘骸,發出細微而攝人心魄的嘶鳴。

良久之後,年輕的國王嘆了口氣,「那真是多謝你了。不過,為什麼你不去幫助他一下?這樣一來,你就有可能成為這個世界的主宰者,最終,你可以成為一個與你的本體互相抗衡的存在,不是嗎?」

「狡猾的小東西,你以為這樣就可以給他增加獲勝的機會?我也不妨告訴你,根本不可能,沒有什麼比我還要了解『我』了,在你面前的這個我,你知道是由多少意志構成的嗎?」

主宰的問題,年輕的國王其實並不打算回答——對於他來說,『主宰』的力量強大,但也就僅此而已,他相信自己可以在未來的某一天里脫離對方對於自己的掌控,而對於他的結構了解與否,並不會影響到結果,不過為了讓對方高興,他似乎也只有猜猜了。

「一百個?」

「是兩百七十三個,其中最強的三個最主要的合成了我,任何事情,都是這三個意志進行選擇之後的結果,少數服從多數,我稱之為,判斷系統。而剩餘的兩百七十個,則是分屬在每一個判斷系統之下的知識存儲,也是替代品的存在,啊,跟你說這個你也不會理解的,總之,我就是這樣的存在。」

自稱為主宰的聲音說道,似乎有些感嘆。

「那麼現在,問題來了,你以為,我的本體有多少個靈魂?」他問道,但並不等待回答:「答案很簡答,那些低劣的被合併的東西不算,剩餘的也要用『秭』這個等級來計算。對你不知道那是什麼,萬、億、兆,京、垓、秭,每一個比前一個大一萬倍。所以你覺得,你的朋友有機會嗎?」

年輕的國王沒有開口。

對話之中,他已經走過城鎮的殘骸,最終在那座已經坍塌的城堡面前駐足。

目光微動,他從空間中拿出了一個瓶子。

瓶子只有拳頭大小,但卻是用秘銀鑄造,刻蝕著無數的細微雕文,輕輕擰開瓶子的螺口時。一個帶著無盡痛苦的咆哮,就從其中傳了出來!

這聲音凄厲難言,一聲接著一聲。彷彿瀕死野獸哀嚎,但事實上卻無聲無息,是響在生物的心中。正因為如此,每一個聽到它的生物,都不免要心生恐懼,彷彿僅僅只是這聲音,就讓人看見了地獄。

然而年輕的國王卻彷彿完全沒有感覺。五指緩緩合攏,秘銀的瓶子碰地一聲化作了一片散碎的灰燼!可是上面的符文向周遭散開了,在地面上布展成為一個法陣。法陣中無數隱約可見的符文鎖鏈,困鎖住其中人型的白色影子!

「啊啊……讓我死,求求你,發發慈悲……」那模糊的影子在陽光中慢慢的扭動著。勉強向面前的人抬起臉。凄厲的哀嚎稍微停滯,化為含糊的呻吟:「讓我消失……」

「你已經死了,但不會消失,」國王眯起眼睛,與那張扭曲的面孔對視:「至少暫時不會,還記得這裡嗎?這是你的傑作,所以,我會讓你留在這裡。永遠看管著它。」

「不,不——!」靈魂驚叫著。可惜完全沒有抵抗之力。年輕的國王又取出了一塊漆黑的魔玉,往地上一甩,那無數符文,立刻就一個個的消失,滲入了地面!最終,那朦朧的人影也隨之消失了,唯有空氣在經過這一小片地面時,會產生一點難以察覺的扭曲。

「這裡是黑森林的邊緣,經常有魔物出現,不過偶爾也會有一兩個冒險者會經過這裡,你可以期待一下。」國王輕聲道:「雖然我得承認,你幹得相當漂亮,把白楊鎮毀滅的很徹底。現在很少有人走這條線了……但你知道好奇的傢伙總會有那麼一兩個的,他們還說不定會發現你,拯救你呢。好好期待,有希望哦?」

這法陣布置得如此艱深,困鎖其中的靈魂根本無法用任何的方式與外界交流,想要被發現,談何容易?更何況,這座廢墟如今已經沒有什麼人敢來了,要等待多久,這裡才會重新繁榮?

希望?還不如說是絕望!還有什麼,比著這樣的等待更加痛苦呢?

「老頭子,還有大家……很抱歉,我暫時還找不到那個幕後主使的傢伙,只好先把這個動手的蠢貨放到這裡,不過我保證,那個傢伙,也不會逍遙太久的。」在廢墟前單膝跪倒,年輕的國王喃喃低語。

祈禱耗費了他很長的時間,天空中的陽光,已經染上了一層暗淡的金色時,他才終於站起。

「心情有沒有變好?」『主宰』開口道

「一點兒。」

「復仇,可笑的行為,不過,也不算什麼愚蠢。」『主宰』的意念里不帶有感情,不過卻並非沒有目的:「就像是你對於他的期待,雖然微弱,但是也並不等於零。」

「我的陛下,既然不相信,那麼又何必要思考呢?」

年輕的國王冷笑道,

「因為你的提議,不得不說,有一點你算是說對了,我們也同樣有機會。成為這個位面的潘鐸瑞恩……雖然最終這個宇宙逃不過既定的結局,不過對於我以及你來說,這個差別可就太大了。」『主宰』的意念忽然變弱了——或者說,他放輕了聲音: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