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算了,小飛,你上吧,好好的揍這小子,我心軟,下不了重手。」

左邊的男子開心道:「謝謝三哥,自從和那些老和尚在一起,我就沒好好的玩過,今天趁此機會好好的玩玩。」

聖子基督怒火縱生,身上發出強烈的戰意,說中握著銀白色的光劍,懸浮在半空舉劍遙指左邊的男子,恨不得一劍把他劈成兩半。

左邊的男子臉上露出凝重的表情,緩緩的飄在半空和聖子處在同一個位置,雙眼緊緊的盯著聖子。

其實這男子和聖子基督的力量差不多,兩人一動不動的懸在空中,他們的精神已經牢牢鎖定了對方,不論是誰,任何一個微小的大意都可能會為自己帶來滅頂之災。

高手對訣,尤其是這樣力量相近的高手,誰先出手,誰就誰處於下風。

兩人對持了足足有一個時辰,終於,左邊的男子率先打破了這份平衡,雙手結起佛印,一團金色的火焰瞬間出現在他掌中,轉眼便變成一隻金色的火鳳凰。

男子雙眼閃過一道異色,冷喝道:「涅磐火鳳。」

說話間,那金色火鳳已經向聖子飛了過去,熾熱的火焰帶起一陣波浪,周圍的空氣彷彿都被燃燒了。

聖子大驚:「這是無間梵火,你們是佛界的人?」

無間梵火,傳說中的十大神火之一,能凈化世間一切邪物。

聖子不明白他為什麼對自己施展這樣的攻擊,按說這無間梵火對自己的聖力應該是不起作用的。

男子冷笑一聲,並不理會基督的困惑,繼續催動火鳳的攻擊,火鳳每前進一分,身上的火焰便增強一分,此時火鳳身形已經有先前的巴掌大小變成了十米長的大鳳凰,空中隱隱傳來鳳鳴之聲。

聖子基督不敢小視火鳳的威力,他猜想這火鳳並不是單純的無間梵火攻擊,不過這種程度的攻擊對他來說還不夠看的。

只見他一聲冷哼,手中的光劍突然一變,揮手間便化為一支光矛射向火鳳。

男子臉上露出笑容,雙手變幻印訣,只見那火鳳像是有生命的一樣,在與光矛快要相撞的前一刻,輕輕一展雙冀,竟自己避開了光矛,接著,一張嘴,無數道指甲大小的熾熱火球瞬間激射了出去。

聖子基督大驚失色,這一變故,使得他無法即使躲避那些滿天的火球,火球砸在身上,他才發現火鳳口中吐出的小火球並不是無間梵火,而是仙界的玄嫉煉火,身上頓時有了一種灼燒的感覺。

基督急忙後退幾丈,用天使聖光將那些落在身上的火球滅去,心中驚訝,他居然能把兩種不同屬性的火焰融合在一起,實在是天才。

不過,剛才也是自己大意了,要不那些攻擊也不可能湊效,這麼一想,基督的心中很快就釋然了,展開了新的攻擊。

略微的思考了一下,他決定還是以完全形態做戰,這時候國內的六翼熾天使都被父神帶去和眾神山交戰了,能和這兩個男子抗衡的天使也只有自己一人了,如果自己以完全體出現的話,這兩個人應該可以輕鬆的對付。

ps:各位朋友,赤雪的仙俠修真小說《劍仙之路》已經上傳,希望各位朋友能夠把推薦票轉投給《劍仙之路》,新書現在急需要各位的支持!地址:http:///showbookasp?bl_id=85224 三月轟四月兩個月里金完顏氏的大金勢力土崩瓦解金三叫。」大軍也隨著龍牙金帳內的完顏阿骨打的疲病死亡而分崩離析轟完顏氏的三駕馬車轟完顏宗翰投奔了靈夏金完顏兀朮隻身投了后金的阿濟格金卧薪嘗膽轟徐圖再起轟而完顏宗望則投了后金的表面上的主子努爾哈赤金但手上有五萬人馬的完顏宗望明裡投奔,但暗下卻是屯兵住在青州,筑州轟河陽三地,與努爾哈赤的勢力只有一角接壤金可以說是聽宣不聽調轟自成一脈。

白蓮教的聲勢依舊是如火如荼金不過內里卻是危機重重金大金二十二州縣倪靈夏佔了南方的江源和天興府金林縣一部金后金佔據了大金東南方的圖倫,麒麟。水陽金赫拉,白石五州縣倪餘下之地轟完顏宗望分東部青倪築金河陽三地轟餘下十二州縣盡被白蓮教所佔。

不過白蓮教空有教眾六十餘萬轟但大瘟疫蔓延的金地上金直接導致了金地十室九空轟赤地千里金村鎮一片死氣轟而在獲得空前大勝之後金白蓮教內部也開始爆發了危機,白蓮教本身就是靠著信仰而組成的勢力漸當他們面前有大金這座大山的時候金自然能團結在一起,爆發出強大的力量倪然而推翻了大金之後轟白蓮教徒們發現他們並沒有獲得理想中的生活轟相反金他們的大肆破壞以及殘忍的報復金讓本就貧困的金地雪上加霜倪大金本就是以戰養戰金以不斷的擴張金搶掠來維持自身的平



這種戰略讓大金富有很強的攻擊性金不斷的向外擴張轟而隨著擴張轟軍隊也會隨之擴大轟以達到以戰養戰的目的。然而倪這種戰略的缺點也十分的明顯之一旦受到重挫,就會面臨空前的危機轟因為是掠奪式發展氣內部發展滯后轟根本就無法提供充足的糧草後勤倪大金連番遭到靈夏轟東遼聯軍二十餘萬南下轟后金從東南也趁勢攻打轟加上西南方向後方開花。最後白蓮內部起義金可以說是四處烽火氣戰爭將大金本就不厚的底子消耗一空倪隨後就是大癮疫蔓延倪於是留給六十萬白蓮教徒的是一片赤地轟根本就找不到一點糧食。

於是六十萬白蓮教徒好似荒野蝗蟲一般轟開始了向周邊掠奪轟不過可供他們選擇的地方並不是很多漸北面有晉水金水寬數百米漸河面上更有靈夏戰船日夜遊戈轟岸邊上更是建立起一條水岸烽火線倪以防止白蓮教北竄漸而西面是款達數千米的大遼河,同樣被嚴密的封鎖金一切東岸的船隻被發現后都會第一時間被摧毀金至於南面金可以攻打江源縣。不過通往江源的幾條通道轟全都被靈夏重兵把守金建立起一道道堡塞轟易守難攻。幾次碰壁后金白蓮教的目光只能放在東方。

皇太極佔據了大金東南五地之算上本身在後金的五州之地漸可以說地盤擴大了一倍以上氣另外編練了大金東南守軍兩萬餘人轟並抽取部分精壯氣兵馬快速的提升到八萬轟雖然圖倫之地的百姓和財物都被靈夏劫掠轟但在其餘幾地也有一筆不小的收穫轟皇太極的力量快速的膨脹。

皇太極的力量增強了金而努爾哈赤的力量表面上得到了完顏宗望的五萬大軍漸實力更強大倪但實際上金努爾哈赤在對大金的作戰中兵沒有獲得什麼好處。本來按照皇太極的承諾金繳獲有一半要分配給努爾哈赤轟但這批財貨。人口在納察蘭圖被程咬金劫走。納察蘭圖被燒成一片廢墟倪皇太極說這批財物丟了轟努爾哈赤自然不信。但皇太極也拿不出人口轟財物給他漸兩父子之間也多了一層隔閡。

是人就有野心。皇太極和阿濟格雖然是努爾哈赤的兒子轟但兩人手中的實力和權利卻是他們一出來的金而不是努爾哈赤賜予的金而這裡面就有一個很現實的問題金親情重要還是權力重要金不過很明顯愛新覺羅家的三人都很有權利**金皇太極來到烽火大陸前倪已經登上大金的御座轟在讓他做一個沒有任何實權的的貝勒。他怎麼會願意,而掄起城府漸阿濟格比起皇太極差的更多金皇太極都不願意倪阿濟格又怎麼會願意。

不過周邊強敵環繞倪三人雖然有分歧,但畢竟是一家人轟保持必要的團結還是必要的。所以表面上皇太極和阿濟格依舊聽努爾哈赤的金但實際上卻是三人各做各地金相互制衡金就如同當初張祿分析的那般金在野心和無上的權利面前轟任何親情都是一張紙轟這張祿當初利用三家制衡和各自的利潤訴求倪換的了皇太極從東南方向攻打大金的盟約,而隨著大金的土崩瓦解。后金的局勢也是一變再變。

吳用在林鎮辦完事後轟並沒有立即回到靈夏倪而走到了黑水城轟黑水城內有一家玉祥綢緞分鋪金玉祥綢緞莊倪是大玉兒的開設的漸起初在靈夏城開設了總庄倪利用靈夏發布綢幣的契機金快速的發展了起來金不能不說大玉兒的天賦轟除了在政治上的敏銳外金在經灼山有年氣大清王朝有兩個最重要的女人氣個就是開必之八清盛世的孝庄皇太后轟大玉兒金另一個就是終結了這個王朝的慈禧皇太后。

大玉兒除了開設了綢緞莊金還擁有著上原城周邊四成的桑田金城內還有幾家大型仿織作坊轟可以說是靈夏最大的絲綢商金大玉兒與皇太極在原來的歷史上是一對夫妻。不過在烽火大陸上轟兩人卻是行如陌路轟大玉兒的婚姻可以說典型的政治婚姻,而如今有了一個新的選擇轟大玉兒自然不會投懷送抱。到皇太極的身邊。

大金已經是芶延殘喘金隨時都會崩潰瓦解金吳用的目光就已經放在了后金的三大面和心不合的父子身上之而吳用這一次則找到了玉祥綢緞莊的大掌柜大玉兒轟大玉兒熟悉后金內部金更了解皇太極倪努爾哈赤等人轟於是兩人精心謀刑了一番。

吳用特地從領地內雇傭了數十個江湖中人,以及幾千勞力金然後開始了布局轟在渾河下游的嵐縣。也是皇太極勢力下的一個縣氣這裡是渾河和太子河兩河的交匯處金覆蓋著一片原始森林金附近人跡罕至漸而在靠近河水的一面金幾千人花費數日清理出一片巨大的空地轟並搭建成一片木塞連營。

齊蘭是皇太極手下的一個甲喇額真金在納察圖蘭可是幫了程咬金不小的忙金而這一次作秀轟齊蘭是最關鍵的一個人金在黑水城內自然有努爾哈赤派來清點物資的官員以及密探金吳用打聽清楚后氣便開始了作秀。

四月二十三日金數艘雙桅大船在黎明的時候靠在了黑水城的碼頭小而努爾哈赤的密探則在前一天「不經意轟倏的在客棧里聽到幾個船工的談話轟於是在翌日的黎明前就偷偷的來到碼頭金果然看到在上百士兵的護衛下轟一干船工正緊鑼密鼓的往船上運送箱子漸而不知道是不是箱子抬沉重了金兩個抬著箱子的船工居然摔倒了漸而箱子自然也摔在地上金箱蓋被磕開金裡面滾落出白花花的白銀和黃金,在天光微亮的清晨,顯得十分耀眼。

那兩個船工自然被一頓拳打腳踢,加鞭子伺候金兩個密探偷空悄悄的躲在了船上轟然後被帶到了嵐縣的一個秘密碼頭上漸之後兩個密探又看到了一個巨大的奴隸集中營地,裡面布滿了帳篷金而在外面還有數千奴隸被呼來喝去轟由於營的四周有不少的哨塔和巡邏士兵金兩人不敢靠前,但從眼前看到的一切就足以說明一切了。

兩個密探平艾順利的回到黑水城!將他們發現的情況上報給駐紮在這裡的官員轟那官員幾乎想也沒想漸就帶著人飛快的回了費拉阿城轟結合自己的得到的情況以及合理的想象漸報告給了努爾哈赤倪努爾哈赤雖然表面不動聲色轟但對皇太極的狼子野心十分戒備金他知道如果讓皇太極消化了這批財物和人口。他就很難在壓制這個兒子了轟於是努爾哈赤開始了布局。

不過努爾哈赤身邊打仗的將領不少金但搞陰謀手段的人才卻不多金而相比較下,重視漢人的皇太極手下卻是人才濟濟轟滿人有鄂爾旺轟漢人有范文程,努爾哈赤策反皇太極的手下將領金幾乎還沒有實施金就被兩人給識破金而這也直接導致了努爾哈赤與皇太極之間徹底的破



五月初金白蓮教數十萬大軍向東壓向皇太極佔據的大金東南五州縣以及完顏宗望駐紮的三州縣,不過總體上金還是皇太極承受更大的壓力轟白蓮教雖然是一群普通農民組成之但在信仰的盅惑下轟也有一定的戰鬥力轟而且拿下龍牙金帳轟白蓮教也融合了不少金軍散兵潰卒金加上龍牙金帳內的武庫倪白蓮教也有一支不俗的精銳隊伍轟而且白蓮教那龐大的數量金也足以抵消質量的不足。

皇太極不愕不調派人馬以抵禦來勢洶洶的白蓮教金而努爾哈赤則在策反失敗后金惱羞成怒轟得知白蓮教數十萬人攻打皇太極佔領的河西五州縣轟努爾哈赤這隻老虎也終於露出了爪子獠牙,聯合另一個兒子阿濟格組成八萬軍馬金呼嘯南下金皇太極本身就在河西放下重兵轟這次白蓮來襲轟又抽調不少兵馬到河西。後方自然空虛金在努爾哈赤和阿濟格的聯軍下金皇太極在東面的五州縣快速的瓦解轟隨後努爾哈赤這隻老虎利用分配所得的借口轟將阿濟格引入阿納蘭圖金兵不血刃的拿下了阿濟格轟隨後大軍將阿濟格的兵馬圍住轟軟硬兼施下金阿濟格所帶三萬兵馬盡數被努爾哈赤整編轟而北面的李成梁也不是吃素的金阿濟格引兵南下轟他自然推斷出后金內部的矛盾爆發了,帶兵南下金佔據了逐馬川轟赫圖一帶金威逼奉州。

而投奔阿濟格的完顏兀朮也不是一個庸碌之人轟在李家南下的時機轟利用近日奪取的權勢金殺了一旗主金躲了兵權,在赫圖城搶掠一番后轟帶著一萬餘兵馬向西而進金與完顏宗望會師一處漸兩人聯手,大敗十五萬白蓮教眾金

時間渾河兩岸風雲變幻。讓人目不暇接,皇太極失去了根基之地,只能龜縮在新佔五州之地金一邊抵禦瘋狂的白蓮教徒漸一邊徐圖發展漸以圖再起轟而這次變亂最大的贏家自然是努爾哈赤這個依舊未老的老虎轟拿下了發展較好的阿納蘭圖等地氣實力大漲漸不過卻也失去了北面的屏障轟直接與李家打起擂台轟說起來,努爾哈赤昔日只是李成梁的一個小侍衛而已,李成梁駐紮遼東十數年金努爾哈赤不敢反金李成梁死後三年漸努爾哈赤才敢舉旗造反轟在心裡上對於李家努爾哈赤就有一種畏懼金所以努爾哈赤也奉州為界。承認李家佔領之地轟李成梁見好就收轟損失甚小的佔據了奉州以北的大片土地。

渾河兩岸的變故對靈夏的影響並不大,靈夏在九日會議后轟開始了全面的改革漸整個領地可以說是一片繁忙通

程府金程咬金目光複雜的看著下首位置的秦叔寶以及楊彩兒倪幾介小侍女端著茶點送上后轟程咬金微微一笑的對著秦叔寶道:「叔寶金你能來找我金我真的很高興金不過你我如今各為其主,你說的事氣實在是讓我很為難啊」。

秦叔寶看程咬金一臉的難色。知道自己這有點強人所難轟畢竟這種事情鬧大了金說不定會影響對方的仕途金不過秦叔寶還是道:「咬金啊!我知道這事很難金我也不會強人所難漸只請你幫著打探一下城主府地牢所在金並置辦一身靈夏的兵甲漸其餘的事情我自有辦法。轟

程咬金看著秦叔寶,嘆了一口氣道:「叔寶漸就算你能混入城主府轟甚至進了地牢金但你怎麼帶尚師徒離開,不說城主府內駐紮著八百重甲鐵衛,可以在幾分鐘內就戒嚴整個城主府,就算是你逃出靈復城金你能逃出這個靈夏島金我看這事情還是算了吧金我家主上並不曾有任何虧待尚將軍的地方,如今他的傷已好大半,主公憐惜尚將軍的本事金不會對他不利的。轟

秦叔寶道:「咬金金昔日尚師徒救我與危難漸讓我能活下來倪我怎能任其被軟禁關押,不管結果如何轟我都要試一試,放心金我已經安排好了後路金定然能平安的離開。只是彩兒在身邊多有不便,還是請咬金你多照拂一二,得到風聲過了。就將人送回我大隋,我在這謝了。轟

程咬金內心苦笑金叔寶啊!叔寶轟你的那些動作早就在那個智多星的算計之中金你這一去可是插翅難飛啊!但這話他只能在心裡說金只能求主上不要傷了叔寶才好:「我答應你好好照顧她金不過但有見機不對轟立刻離開金千萬別逞強

秦叔寶點了點頭轟轉過身金對著楊彩兒道:「彩兒漸你就暫居在咬金家中,他會保你安全轟如果我發生了什麼事金咬金會送你回大

楊彩兒嘟著朱紅的小嘴轟微皺著眉頭轟雖然她淘氣的些轟但也知道眼下不是她任性的時候轟很是點了點頭的道:「放心吧金叔寶哥哥轟我會等你來接我的。氣。

秦叔寶又說了幾句金這才告辭離去轟而程咬金看著秦叔寶的背影卻是長嘆一聲轟讓下人帶著楊彩兒下去休息,坐回座椅之上:「吳大人金人已經離開了轟出來吧。氣。

吳用輕搖著羽扇轟從側室走了出來漸臉上掛著一絲淡笑的道:「程總管,我答應你的事情定會做到轟秦將軍可是難得的將才轟如果死了就太過可惜了,不過那個楊彩兒是老楊林的寶貝女兒漸是不能放走



「我知道,我會讓她呆在府中不會讓她離開半步金你就放心

「那就好金吳某就不多打擾了金告辭

秦叔寶回到居住的小客棧后。立刻將在靈夏城內的幾個密探找了過來:「船隻什麼的都準備好了么?。氣

「回將軍,都準備好了倪馬車停靠在城主府西面的第三條巷子里金這是接頭密語轟船隻也已經安排好了倪是柳記的商船金上下都已經打點好了

「恩,事不宜遲轟我們明晚行動。之

城主府後宅金夏羽聽著吳用的彙報轟嘴角露出一絲淺笑,道:「秦叔寶轟秦叔安金看來這次大隋可是賠了夫人又折兵金損了一個四寶將,又給我送來個秦叔寶。

「主上金對方還帶著一個小丫頭轟楊彩兒,可是老楊林的寶貝女兒轟如果主上將其納入后宅轟與老楊林結親之到時候我們與大隋不就是一家人金老楊林膝下無子轟加上兩個手下大將都在我受漸或許能兵不血刃的奪了大隋的勢力。漸吳用眼裡閃出一絲狡黠的道。

「老楊林能為一個女兒就放棄么轟此事從長計議吧,估計這幾日秦叔寶就會來我這城主府鬧騰一下。說不得要好好布置一下夏羽嘿嘿笑著道。

@!! ps:各位朋友,赤雪的仙俠修真小說《劍仙之路》已經上傳,希望各位朋友能夠把推薦票轉投給《劍仙之路》,新書現在急需要各位的支持!地址:http:///readbook.asp?bl_id=85224

————-分割線————–

說話間,聖子基督的脊背後面生出一道耀眼的金色光芒,慢慢扭曲蠕動,隱隱間形成了四對光翼。

一直沒動手的那男子驚道:「沒想到你已經進化到了八翼,和耶和華只差兩個層次,不錯,小飛,你現在可有的麻煩了。」

被叫做小飛的男子眼中閃出一道喜色,笑道:「正好試試我的羅漢金身。」說話間身上突然爆射出一道金芒,脊背後面緩緩升起一道金色的光暈,臉上一片寶相莊嚴。

男子的變化讓基督也大吃一驚,沒想到鬥了半天,兩邊都隱藏了實力,看來今天一戰自己可能要敗。

不過,聖子的尊嚴和榮譽很快就激起了他的鬥志和戰意。

基督輕輕的揮動了一下翅膀,靈巧的避開火鳳,利用自己的的速度在空中繞了個大圈,猛的朝男子電射而去,不再理會那身後的火鳳。

男子知道基督現在最大的優勢就是速度,憑藉其背後的四對光翼,基督可甚至可以不動生色的出現在自己身後。

男子連連閃過基督射來的光矛,身上的護體佛光突然大盛,原本只是淡淡的金色,此時已變得如實質一般,彷彿在身上穿了一層金色鎧甲一樣,這正是護體佛光的最高境界,化虛為實。

「咪——」

隨著男子的一聲輕喝,一道佛光從天而降,緊緊的包圍了基督幻化的光矛,隨後左手爆起一團金光,砸了過去。

基督被從天而降的雷電擾亂了視線,並沒有即使避開男子砸過來的佛陀拳,一聲悶哼,倒飛出去。

「哼,八翼次神級的力量也不過如此。」男子不屑的看了倒在地上的基督。

基督從未感受過如此的痛苦,**的痛苦和精神上的羞辱使他產生了強大的戰意。

「該死,戰鬥還沒有結束。」

重新站起來的基督身上散發出有如實質般的殺氣,緩緩的漂浮起來,背後原本銀白色的光翼,居然多了一絲金色。

男子臉色沉重,心中暗叫不好,沒想到自己無意中激發了那傢伙的潛力,讓他的力量在瞬間有所提升。

這時基督也發現了自身的變化,沒想到自己一直停止不前的力量今天突然大幅度提升了上來,看來父神說的沒錯,力量只有在戰鬥中才能得到真正的提升,以後一定要多多參加戰鬥才好。

「天使之翼——。」

基督感覺自己彷彿與天地已溶為了一體,能感應到天地間的能量,那些力量如同他身體的一部分,只要意念一動,便能隨心所欲的任他控制。他很輕鬆的施展了只有父神才能施展的絕招。

男子感覺自己的氣息被基督完全鎖定,漫天的金色光羽瞬間砸了過來,可是自己卻一動也動不了。

天使之翼的攻擊能力,他很清楚,如果自己被擊中了,這一身的護體金光可就全部報廢了,誰知道下次修鍊還得需要多久的時間。

就在這時,一股強大的力量把他吸了過去,勉強躲過了天使之翼的攻擊。

「小飛,這傢伙進化了,我們還是聯手對付吧。」

「算了,我不想和你們打了,這四個女人你們帶走吧。」基督想了一下,還是決定不打了,自己雖然進化了,但是他們兩人若是聯手,自己並不能戰局優勢,最好的結果就是兩敗俱傷。

他覺得為了這四個女人沒必要拚命,自己要留著力量等待著和米迦勒戰鬥,要不是米迦勒,說不定自己和妖姬還在一起風流快活,他玩過上萬個女人,但是從來沒有一個能比得上妖姬的。

他始終認為那次被父神發現,是米迦勒暗中告的密。

兩人沒想到基督說不打就不打了,不過這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畢竟這是在伊甸園,萬一天國的其他六翼熾天使回來,到時候自己兩人也就交代在這兒,反正這次的目的是為了救老大的女人。

「好,今天我們的目的只是為了幫老大救女人,這一架就壓后,等到合適的機會我們再打。」右邊的男子想了一下說道。

左邊的男子鬆了一口氣,笑道「小子,你把老大的女人折磨成這樣,以後老大肯定不會放過你,實話告訴你,就你這力量還鬥不過老大的一根小指頭。」

基督的臉色很難看:「你們口口聲聲說老大,那老大到底是什麼人?難道是佛界的大老指使那麼來的?」

不過基督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他知道佛界的人絕對不會對女人感興趣。

「我們老大的身份現在還不是你知道的,不過,你放心,用不了多久,我們老大的名字就會響徹整個宇宙。」

兩人見基督還不死心,忙飛過去一人拉起兩個,把倒在地上的四個美女帶了起來。

感覺到女人的反抗,兩人急忙傳音:「我們老大是楊華。」

「楊華?」

「是閣主。」

聽到楊華的名字,四個女子一掃往日的痛苦,臉上頓時充滿了笑意,她們知道楊華回來了,飄渺閣就有救了。

楊華端坐在天下殿的黑晶石寶座上,看著大殿中面色激揚的眾人,心中一時竟也不知道該怎麼半。

原來,天後提議要楊華把天下第一的國號改了,直接改成血嬰帝國,楊華為血嬰大地,此話一出,頓時引起眾人的支持。

但是楊華卻不同意,潛意識裡,他總是有點排斥血嬰的身份,九天玄女,飄渺都是死在血嬰手下。。。。。。

「哥哥,你到底在猶豫什麼?反正你的身份現在也不是什麼秘密了,除了仙魔兩界,其他的人也都知道了。」天後不耐其煩的問道。

楊華道:「天後,給我幾天的時間讓我想想。」

天後從楊華的波動中判斷出,楊華心中似乎有一股強烈的痛苦,突然想起了什麼,用電波聯繫到絲絲:「絲絲,看看你爸爸心中到底隱藏著什麼痛苦?」

絲絲猶豫了一下,道:「天後媽媽,主要做不太好吧,那可是爸爸的**?」

天後笑罵道:「鬼丫頭,有了爸爸,連天後媽媽的話都不聽了?」

絲絲見天後媽媽這樣說了,只好化做電波溜進楊華的意識海。

片刻后,絲絲對天後說道:「天後媽媽,爸爸的心裡很痛苦,他好象殺害了兩個媽媽?」

天後奇道:「絲絲,你說清楚一點到底是怎麼回事?」

絲絲想了一下道:「天後媽媽,爸爸的身體內好像還有一個自己,也就是你們說的血嬰,那個血嬰曾經殺害了爸爸兩個心愛的女人。」

天後回過神來,終於知道楊華為什麼不同意叫血嬰大帝了,他是在逃避那兩件事情。

「哥哥,逃避並不是辦法,不管怎麼說,血嬰已經和你融為一體。你現在要做的不應該是逃避,而是賦予血嬰新的含義。相信自己,血嬰以後不再是毀滅和邪惡的代名詞,從此以後,血嬰將成為強者的象徵。」

楊華愣了一下,若有所悟:「你都知道了?」

天後沒有迴避,道:「恩,我都知道了,相信自己,玄女姐姐和飄渺姐姐終究會回來的。」

楊華抬起頭,眼中閃過一道異色,道:「謝謝你天後,我明白了,從今天起天下第一正式改名為血嬰帝國,我是血嬰大帝,我要讓血嬰這個名詞響徹整個宇宙,血嬰將會是強者的代名詞。」眾人感覺到楊華身上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王者之風和霸道只勁並存。

「血嬰大帝——!」

「血嬰帝國——!」

大殿中的眾人不由的跪下行禮。

看著眼前的楊華,天後開心的笑了。

一個月以後,楊決定向打炎龍,黑魔兩國開戰,將仙魔趕出人界,還人類一個平靜的生活。

楊華留下了五百艘金龍戰艦,五萬格鬥兵,五萬機甲兵擔任國內警戒,剩餘的一千五百艘戰艦,十五萬格鬥兵,十五萬機甲兵全部出動。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