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等等。」梁斗急了,「這個大秘密真的很大,很可怕,你就不能為人族著想嗎?」方昊天雙眼眯了眯,沉吟片刻后說道:「好,我答應你,如果你這個秘密真有你說的那麼嚴重,我答應不殺你。」

梁斗道:「你,你能發誓嗎?」

方昊天猛地一喝:「我的耐心有限,現在你也沒有選擇,說了至少還有活命的機會。」,心裡則是在想著,這個傢伙是假金丹境界,他能不能用魂術將其變成傀儡。

「我說,我說。」梁斗還沒等方昊天的內心中做出最後的判斷就急急說了,「我說了,希望你能夠受信。我告訴你,楚景陽不是人類,他是惡魔。不但是他,我懷疑我們的宗主也是。」

嗡!

這個秘密確實震憾,方昊天內心劇震不休,嘴裡則是陰森森的說道:「如果你為了活命信口雌黃的話,我敢保證你會死的很慘。」

「我保證說的是真的,說的是真的。」梁斗急道,「如果你不信,你可以現在馬上過去跟你的朋友聯手對付楚景陽。如果楚景陽生命受到危脅時他肯定會顯露原形。還有,我們用的化魔丹就是楚景陽給的,但他從哪裡來我就不知道了。」

惡魔恢複本體后戰力會有一個很大的提升。

如果楚景陽真如梁斗所說的是惡魔,那他臨危之際確實會不惜暴露本體而保命或是殺敵。

方昊天覺得梁斗雖然可惡,但他現在說的話至少會有一部份是真的。

「好,我暫且不殺你。」方昊天說道,「但我也不知道你所說的話到底有多少是真的,所以我也不能放你走。」

梁斗大吃一驚:「你不受信?」

「我答應不殺你,但沒說過一定會放了你。」

科學家日記 方昊天也「卑鄙」一回。

說完他突然將赤霄炎龍劍撥出來,然後不等梁斗反應過來就讓劍魂直接將梁斗收進了劍域中,聲音同時在劍域中響起:「此人還有用,不要讓他死了。」

「你們……」

梁斗看到這裡竟然這麼多人,頓時嚇得不輕。

劍魂卻不讓他多說話,一揮手將他送進了一個臨時劃出來的空間。

「獅人惡魔落下風了,我得去幫他,這是對付楚景陽的大好機會。」

方昊天向楚景陽的方向掠去,同時讓劍魂將梁斗身上的東西搜出來,除了梁斗身上那件能隔絕魔氣的寶物外還有沒有其他可以隔絕魔氣的。

但讓方昊天失望的是梁斗身上只有一件隔絕魔氣的寶物。

最後方昊天決定將這寶物給西小西拿著,也讓劍魂劍梁斗的劍拿出來。

西小西力力量大,由他拿著就可以長時間在外面幫忙硬扛楚景陽。

至於東小東,南小南和北小北,這三人更適合突襲。

既是突襲,一擊不中就可以退回到劍域中,所以有沒有隔絕魔氣的寶物意義不是很大。

三里距離,方昊天很快就到達。

當看到方昊天出現時,楚景陽和獅頭惡魔都是大吃一驚,都認為方昊天是來幫對方的。

「楚景陽,梁斗已經被我殺死,你的末日到了。」

方昊天將梁斗用的劍大力的向楚景陽射去。

他則是落到楚景陽的身後位置,與獅頭惡魔對楚景陽形成了夾擊之勢。

方昊天知道獅頭惡魔不可能信任他,於是出聲道:「我知道你不是惡魔,你是被他們用化魔丹陷害。他們也想陷害我,但被我識破了,我殺了他們很多人,現在就只有楚景陽這個畜生了。」 聽了方昊天的話,獅頭惡魔並不為所動,連看都不看方昊天一眼,他的目光一直盯著楚景陽。

楚景陽則是看著方昊天:「梁斗真的死了?」

方昊天笑了笑,道:「你說呢?」

「本來念你懂得煉丹的份上我還在考慮是不是留著你的小命替我煉製化魔丹,但你現在卻選擇了必死之路。」

楚景陽舉劍。

轟!

劍一舉,就有一道十丈劍光刺到了方昊天的面前。

嗖嗖!

方昊天早有準備,施展落雪無影步避開,嘴裡則是急急對著獅頭惡魔吼:「如果你真想殺他,我們兩人聯手還有機會,否則你永遠也別想殺他。」

獅頭惡魔眉頭微皺了皺,這才說話道:「我怎麼知道你和他是不是在演戲?我可是看到你之前跟梁斗一起的。」

方昊天沒有接話,因為楚景陽已經對他展開了瘋狂的攻擊,根本不敢分神說話了。

咻咻咻!

楚景陽的實力確實可怕。

方昊天這幾天一直在參悟與研究楚景陽的出手,從中吸納了大量的經驗提升自已的實力,但此時應付楚景陽的攻擊仍然吃力。

轟隆!

方昊天突然祭出造化神鼎將楚景陽的劍光砸散,收鼎暴退中道:「既然你不信我,那我就算了。」,說完,方昊天退得更快了。

「哼,走得了么?」

楚景陽瞄了一眼獅頭惡魔,見他還在猶豫,嘴角一抹冷笑勾起后突然加速暴沖,一下子就到達方昊天的面前,更加瘋狂的攻擊鋪天蓋地的席捲而出:「這一次我看你怎麼逃?」

方昊天咬牙出劍,赤霄炎龍劍和九魂劍都拼盡了全力,偶爾還需要祭出造化神鼎才能擋下楚景陽的一些絕殺之招。

嗖!

軍政聯姻 獅頭惡魔突然走了。

看來他還是不相信方昊天,怕方昊天和楚陽景演戲設陷井讓他跳。

見獨頭惡魔並沒有跟方昊天聯手而是選擇離開后,楚景陽笑了:「小子,你真是太天真了,這世道誰能信得過誰?」

「媽的。」

方昊天沒想到獅頭惡魔明明對楚景陽有深仇大恨,但因為不敢信他而放棄掉這一次絕佳的機會。

既然獅頭惡魔走了,方昊天一個人不是楚景陽的對手,就算讓四小出來也未必百分百就能殺楚景陽,於是他也選擇走人。

方昊天輕罵了一聲后連竭力抵擋楚景陽的攻擊,連戰邊退,再度重複前幾天的過程。

但這一次方昊天想過了,擺脫楚景陽后不再在這一帶停留,先去無魔城找人打聽鎖魔塔在哪裡,不想在這裡浪費時間了。

可是這一次楚景陽卻很拚命,緊咬不舍,方昊天試著用了很多種辦法都不能擺脫。

楚景陽死咬住方昊天不放,兩人展開追逐戰。

百里之後,楚景陽突然問道:「梁斗死之前有沒有對你說過什麼?」

方昊天心裡一動,他突然明白楚景陽為什麼這麼拚命,拼了巨大的消耗也死咬著他不放了。

原來楚景陽是怕梁斗死前透露了他的秘密,於是鐵了心要殺方昊天滅口了。

方昊天冷笑反問:「你說你是惡魔,那你是嗎?」

以楚景陽這樣的人,只要有一絲懷疑都不會放過他,所以方昊天知道他否認或是坦白結果都一樣。

方昊天如此反問,無疑就等於承認了梁斗臨死前真的出賣了楚景陽。

楚景陽臉色一變后不再出聲,咬牙狂攻。

方昊天邊戰邊逃,再度逃出五十里,正當方昊天還要繼續想辦法脫身時,突然一道影子突兀的出現在了他的靈魂感應力中。

异能特工:軍火皇后 方昊天心裡一動,突然全力出手硬扛楚景陽,嘴裡則是說道:「姓楚的,你是鐵了心要殺我滅口嗎?原本梁斗的話我還有點半信半疑,但現在我能肯定梁斗說的是真的,你真的是一個披著人皮的惡魔。」

「嘿嘿,你知道了這個秘密又如何?反正我要死了。」

楚景陽陰陰一笑,然後猛的一吸。

轟隆!

大量的魔氣突然被他吸進嘴裡。

雖然楚景陽沒有顯示本體,但此時如此光明正大,肆無忌憚吸納魔氣便足可證明他真的是惡魔了。

不再掩飾,大膽吸納魔氣的楚景陽身上氣勢突然暴漲了許多。

方昊天臉色劇變。

這才知道楚景陽這幾天因為要掩飾身份,實力一直壓制著,現在他大膽運用惡魔手段后,實力比想象中至少高了四成有餘。

噗!

方昊天僅當了三招就被崩得吐血倒飛。

咻!

劍光一閃,直射方昊天的眉心。

小妻吻上癮 方昊天趕緊祭出造化神鼎將這一劍給擋下,然後心念一動,紫蜃焰瘋狂的向楚景陽圍殺而出。

「嗯?」

楚景陽臉色一變,他感覺到了紫蜃焰對他的可怕克制天性,他感覺到了危險。

「這是什麼火?」

楚景陽一時之間不敢硬接,突然抽身暴退,嘴裡大喝。

而其後退中,身上開始涌動一股邪惡與陰暗,帶著腐臭氣味的氣息升騰,然後身周魔氣開始激烈震動,最後魔氣化為了密密麻麻的魔氣箭。

砰砰砰……

魔氣箭暴射,將紫蜃焰射散。

本來以紫蜃焰對魔氣的剋制,魔氣箭想將紫蜃焰射散是不大可能。

但方昊天卻是另有打算,在魔氣箭與一道道細小的紫蜃焰接觸時他就收回到靈魂控制力,看上去真的就是魔氣箭射散了紫蜃焰。

「原來你這火雖然厲害,但太分散威力太弱了。」

楚景陽內心突然大定,乾脆將劍收起,雙手一揚。

轟隆!

他身周的魔氣翻滾如浪,將他的身體全數的籠罩起來,最後一聲巨震之響,兩把巨大的魔氣劍向方昊天暴射而出。

就在此時,異為驟起。

咻!

一道細小的寒芒射至,一下子就射中了楚景陽的身體。

噗!

楚景陽的身體一下子被射穿。

楚景陽大吃一驚:「誰?」

轟轟!

偷襲者什麼也沒有說,只是瘋狂出手,趁著楚景陽受傷之時拳掌交織,一瞬間就狂砸在了楚景陽的身上。

方昊天早有準備,九魂劍當則也是全力殺出。而這一次,劍身之上有一層淡到幾乎細不可察的紫蜃焰覆蓋。

嘶嘶!

九魂劍趁機射進了楚景陽的身體之內。

在方昊天的魂力控制中,九魂劍停在了楚景陽的體內。

嗡。

劍身上的紫蜃焰突然爆起,在楚景陽的體內形成了九團紫蜃焰。

「你……啊啊……!」

楚景陽一下子感覺到了毀滅性的婪毀之痛,然後他的身體就開始燃燒,從體內燒起。

轉眼間,楚景陽被紫蜃焰覆蓋,變成了火人。

楚景陽痛苦之下,原形畢露,顯示出他高大如山的身軀。

但他顯示出本體后紫蜃焰對他的傷害更大了,很快就將楚景陽燒成了焦碳,最後變成灰燼。

隨著紫蜃焰的強大,對惡魔殺傷力是越來越強大了。

方昊天和獅頭惡魔都沒有說話,都盯著面前的那一堆灰燼。

不管楚景陽是魔還是人,畢竟是金丹層次的存在,現在居然他們兩人聯手殺了。

「對不起,我剛才確實不敢相信你。」獅頭惡魔道,「但我對你的話半信半疑,於是我故意選擇離開然後暗中跟著你們,等確定你跟楚景陽真的不是一夥后才決定暗中配合你,伺機刺殺。」

「我能理解。」

方昊天咧嘴一笑,然後跟劍魂說了一聲后,梁斗便出現在面前。

「你……」

梁斗出來一看到獅頭惡魔,頓時臉色都白了。

「砰!」

獅頭惡魔二話不說,直接就一拳將梁鬥打得噴血倒飛,跟著手腕一翻,便有劍在手就演化一道劍光向梁斗斬殺而出。

「等等。」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