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穀道大師,不是我張凡小看B國方士界,而是它小看你們……」

張凡順手捏出鬼星骰。

但張凡仍然留了一手,沒有向對方完全亮出鬼星骰,只是把它握在手心裡,緊握拳頭,嘴裡清晰地念道:「天道地君,攝鬼伏陰!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言罷,拳頭向床下一伸。

只見一縷青煙,從床下慢慢騰起,在空中繞一個小花,直接鑽進張凡手心之中!

「還有你們倆!」

張凡又是吼了一聲,快步向前,直奔向一隻古老的香櫃前。

這老香櫃乃是數百年前所制,年久成朽,聚積陰氣,最宜於鬼魂附著於內。張凡剛才滿屋打量之時,已經發現這櫃內藏匿兩隻鬼魂,因此掀開櫃門,手中鬼星骰一晃,瞬時之間,兩隻藏在櫃內多年的孤鬼,被收入鬼星骰之內!

現在,五鬼全部被收!

站在一邊的小泉和世伯夫人,都被這一幕給驚到嘴閉不上!他們雖然不會法術,但多少是懂一點的,尤其是床下和柜子里,眼見得有煙霧被收到了張凡手裡,不是收鬼,又能做何解釋?

看來,張凡先生,不但是神醫,還是神巫!

「好!」

小泉教授帶頭鼓起掌來。

世伯夫人也起勁地鼓掌,旁邊一直侍立的一位女僕,也跟著鼓掌,同時嬌聲叫好。

穀道大師臉色發白了!

見過捉鬼的,沒見過這個捉法!

什麼大法器也不用,連個壇也不設,就那麼一句口訣,就把鬼給收到了!

跟人家比起來,我穀道大師……應該去找個樹杈上吊?

看來,張凡手裡的那隻小小的法器,相當地厲害!

想到這,穀道大師心中一動:大華國巫法源遠流長,神鬼莫測,這個法器絕非一般法器,肯定是神器一族!

他湊上前來,陪著笑臉,抻長脖子,直往張凡拳頭上看,想看看個究竟。

張凡卻是一副「國之利器,不示於人」的表情,微笑著,將鬼星骰緊緊握在手心,不露真相。

「張凡先生,你所用法器,可否借我一觀?」穀道大師實在是不甘心與這等利器擦肩而過,只好放下身段,央求道。

「你既然是B國方士頂尖人士,手中的法器何止十件八件?我這小小的玩藝,在你那裡何足掛齒?如果真亮給你看,恐殆笑大方!還是不看的好!」

穀道大師還要說什麼,張凡已然將右手一揚,口中念一個「縱鬼訣」。

鬼星骰中被收之鬼魂,得到這個法訣,恰如脫韁野馬,紛紛竄出張凡手中,直向穀道大師面門而去!

「啊!」

穀道一驚。

幾條惡鬼,張牙舞爪,如蛇如龍,如風如雷!

「不好!」

穀道長袖一甩,使盡平生力氣,差點把丹田給提得發生抽搐,總算從袖中甩出一道法勁。

眾鬼在空中遇到法勁,一時受阻,但有張凡縱鬼訣支撐,正在發鬼狂,眼前別說是一個道行不深的法師,就是天神地佬在此,小鬼們也敢上前!

它們忽地從空中分散,避開法勁鋒芒,從左右兩邊,向穀道直撲而去!

。【東丹囚徒】

中原人常自豪地說「胡虜無百年之運」,就是說文明程度落後的野蠻游牧民族在武力征服中原后,都要不可避免的進行漢化,例如鮮卑族拓跋氏的北魏,而一旦進行了漢化,就是失去「自我」,從而融入到浩瀚廣袤的漢文化中,成為漢文明的一部分。軍事上,游牧民族征服了中原,但在文化上,游牧民族

《五代十國往事》第421章東丹囚徒 鶴城別墅的花園。

李安安和鶴城生氣「鶴城,你為什麼要道歉,不相信我能解決?」

鶴城在花園給玫瑰花苗澆水,神色認真。

「不是,只是道歉而已,沒多大難堪,不要擔心我,我臉皮很厚的,比你想的厚,沒關係的!」他小聲。

現在這種狀況,如果他不表示點什麼,邵家不會罷休!

而且金辭政這條按耐不住的狗,早就開始行動了,他不能讓自己更被動。

而這事,他不打算和李安安說,因為她面臨的麻煩比自己更大。

他垂下眼眸有點愧疚,明明說要保護她的,可是他連自己的事都解決不好。

「那你要放棄演唱生涯!?」

李安安生氣,覺得可惜,鶴城應該耀眼站在舞台上展現自己的才華,而不是被一個敗類逼到這種絕地。

「沒事的,以後再復出就好了,我的粉絲很喜歡我的,會等我!」

他說得很輕鬆,也很有信心,因為他一路走來都是粉絲的支持。

他的話剛說完,一個發臭的紙包從花園外扔了進來,頓時花園裡滿是刺鼻的臭味,讓人作嘔。

緊接著無數的雞蛋落入花園,幸好兩人躲得快,沒有被打到。

緊接著外面響起了哭聲和罵聲。

「鶴城,我們那麼喜歡你,你竟然抽煙,喝酒,吸毒,打人,你太愧對我們的喜歡了!敗類,你滾出娛樂圈!」

「對,你辜負我們對你的愛,你滾出娛樂圈!」

「嗚嗚,你怎麼可以這麼差勁,我喜歡了你那麼多年,你怎麼可以欺騙我們!還我們的感情!」

鐵門外,大片粉絲聚集,一邊哭,一邊朝著裡面扔東西!場面混亂。

鶴城被李安安拉進了房子里,他靠在窗戶邊低頭不說話,眼眸很黯淡,那些人曾說過真心喜歡他的,但現在卻也沒有相信他。

李安安嘆氣,拍拍他的肩膀,娛樂圈就是這樣,粉絲能把你捧你上天,也能讓你跌入泥土。

鶴城主動承認打人那刻,註定了他的粉絲會失望,脫粉,轉而覺得被欺騙,失去理智,找他發泄,避免不了。

更何況,娛樂圈有人想崛起,就使勁的黑!更多不理智粉絲被煽動回踩,更多莫須有罪名按在他的身上,這是娛樂圈的弱肉強食!

鶴城一臉難過,把窗帘拉開了一絲縫隙看著曾經為他狂熱現在罵他的粉絲「我不能繼續住在這裡了!」

他還挺喜歡這個家的,很安靜,但現在不能住了,地址被曝光,越來越多的粉絲過來,朝著他發泄憤怒,他招架不住。

李安安溫和安慰「不難受,你的真愛粉,會相信你的,至於這種不理智的粉絲,不要也罷!」

真愛粉,會傷心,但會保持沉默,等待真相到來那刻!

更會等待她們的偶像萬眾矚目回歸的那刻!

「可惡,到底誰把你的地址透露出去了。」如果知道哪個混蛋這麼無恥,她一定收拾了。

鶴城放下窗帘,不去看外面恨他的粉絲不知道,但很多記者知道我的住址,不是什麼秘密!「

。零點中文網]。王承恩聽到朱由檢聲音,心裏一喜,他的陛下回來了,他連忙打開房間,一旁的朱三則是快速脫下龍袍,乖巧的站在一旁。

聆敬陽帶着方小眼,岳令進入到寢宮,一進門就看見王承恩給朱由檢披上龍袍,朱三站在一旁瑟瑟發抖。

「朱三,你先下去,晚上到軍營報道。」

聆敬陽把朱三打發走以後,和朱由檢說道:「陛下,我軍今天和明天在城裏歇息,後天去太原城,不知陛下可願一起去太原城,看我軍將士殲滅扶桑間諜啊?」

朱由……

《帶着崇禎去流浪》第二百七十五章:地方豪強(二) 「哈哈!我們成功了,我們是不可戰勝的。」

「龍軍萬歲!」

在三位軍團長帶領下,余者終於渡水成功,到達了寒潭彼岸。

「江教官,他,他們成功了。」陳萬誠抹了把老淚,自豪揮拳喊道。

江寒微笑點頭。

他失算了。

他的測試體能方法,是系統根據人體承受極限的科學演演算法進行的,原本以為在冰寒能量衝擊后,烈陽石的能量將擊垮一大批承受極限的軍士。

然而,他低估了龍國軍人的意志,忽略了精神的強大力量。

他壓箱底的烈陽石,在最後五十米取得的效果反而收效甚微。

在軍歌鼓舞下,除了幾個實在撐不下去的士兵,余者全部順利登岸。

「報數!」

登岸者繞潭小跑了過來,列隊清點人數。

第一組三大軍團三百人,報完數后,還剩下一百四十二人,淘汰了近一半人。

皆下來的九組,亦是依次下水。

待最終測試下來,三千人淘汰率超過了一半,只剩下一千多人。

回到大營。

成功通過體能測試的全都意氣風發的站在左邊,右邊則是失敗落選的軍士。

「淘汰的弟兄,你們可以回營地了。」江寒冷漠宣佈。

戰場即是生死場,強者生存,弱者淘汰,是沒有感情可言的。

被淘汰的人,無不低頭頹然,默默的離開了訓練場。

剩下的一千多人,則是眼中炙射著求生、求勝的火焰,和平無戰事,江寒的特訓卻激發了軍士們體內的戰火。

他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迎接下一次挑戰了。

「第二次測試於明天上午舉行,我提醒大家一句,今晚回去一定要吃好、睡好,這很關鍵!」

「今天就到這吧!」江寒微笑揮手。

「集合,立正,敬禮!」

三大軍團長與眾軍士滿懷敬意的向江寒敬禮。

離開訓練場,江寒與陳萬誠慢步走在軍營內,感受着鐵血之風。

他突然想到了一句話。

當兵苦一時,不當悔一生。

這種男兒熱血之地,不親自來走一趟,永遠不會知道它的魅力。

「江教官,你今天可算是把這幫兔崽子的滿腔熱血給激活了。老實說,這沒仗可打,整天操練他們早就沒勁了。」

「哎,說真的,還挺懷念當初當雇傭兵的時候,每天在刀口上舔血而生。」

「到現在,想起那些犧牲在海外的弟兄,我依然是歷歷在目啊。」

陳萬誠背着手不勝唏噓,眼中有淚光閃爍。

「陳將軍,你會有機會的。如果我所料不差,三年內,龍國與域外就會開戰,至少會有正面接觸的小股戰役。」江寒道。

陳萬誠知道他是「神使」,自然是不會錯的。

「江先生,要將來真有這麼一天,請千萬別忘了陳某,我這一腔熱血遠沒到荒廢之時!」陳萬誠握拳道。

江寒點頭:「當然,將軍正是年富力強之時,自然是中流砥柱。」

「對了,江先生能不能告訴我,明天測試的是什麼?」陳萬誠有些好奇。

「真實模擬,縱觀宇宙天地,科技始終是力量的直接表現方式,到時候我會給你一個驚喜。」江寒哈哈一笑,賣了個關子。

離開分區,江寒回到了鳳凰山基地。

「小言,模擬場景準備好了嗎?」一見到溫言,江寒連水都顧不上喝,直接問道。

「主人,不急,你先嘗嘗來自瑪雅星球的藍茶。」溫言端著一杯茶水,含情脈脈的遞了過來。

「藍茶?」

聽說過紅茶、綠茶、白茶,這藍茶還是第一次聽說。

江寒見那茶水泡出來,跟藍寶石一樣透亮,瀰漫着淡淡的香氣,正渴着的他也不客氣,輕輕泯了一口。

但覺茶水溫甜,余香入喉透著一股淡淡的清涼之氣,令人脾肺生怡,確實是提神的好東西。

「主人,瑪雅星球有個部落,那裏的人愛好和平,以耕作、漁獵為生,這種藍茶就是他們的特產。」

「雖然不是什麼昂貴之物,但地球上絕對是獨一份的,怎樣,主人還滿意么?」

溫言眉目含情,如百靈鳥一般動聽的解說着。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