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神秘生物,緊緊的盯著李武,如同看待獵物一般。鼻孔呼吸震的小池血水翻騰,李武盯著那如怪物一般的生物,全身寒毛炸立,雙拳緊握,突然怪物先發制人,越出血池,尖銳詭異的叫聲傳遍山洞,」十分的刺耳與擾人心神。

神秘生物,兩隻一米長的肉翅,在空中不停地撲騰,洞里空氣都變得灼熱了起來,如同烈火要燃燒一般。

李武此時雙拳緊握卡卡作響,眼眸凌厲似利劍,黑色長袍順這灼熱的風飄動著。

怪物猛烈向前撲殺,尖銳的雙爪閃閃血光,如同飲雪的利劍,對著李武胸膛,快速的猛抓而下,要把李武的胸膛撕裂開來,「李武腳步迅速橫移,躲避著怪物雙爪的攻擊,同時右拳集中力量,帶動著猛烈的勁風,隆向怪物的肉翅,鏗鏘」火花四濺,在猛烈的衝擊下山洞都微微搖動,那怪物肉翅堅硬如同生鐵。

李武被震得爆退,蹭,蹭,蹭,的十幾步才穩住身形,捏著快要麻痹的拳頭,暗自心驚。

「怪物一擊未曾得手,甚是不甘,一米長的肉翅又呼呼的拍動,小一點的石頭都被如同沙粒般在空中席捲飛舞,撞擊在石壁上,傳來哐啷哐啷的敲打聲,李武微眯著眸子,黑色袖袍獵獵作響,開始演化排雲十三式,想力戰這神秘生物,」李武行雲流水,一掌一式都呼呼的帶動著風聲。

整個人的精氣神也隨動著掌法,悄然地起著變化,當李武排雲十三式演化到第七式的時候,空氣涌動,沙石滾飛,黑色秀髮狂舞。在血池的倒映下,就如同一個殺神狂魔。

那神秘生物,血紅色的雙眼像是察覺到了什麼?

「刺耳的聲音再次傳來,瘋狂猛烈的向這李武頭顱緊抓而下,兩隻血色大爪在李武的瞳孔中迅速放大,李武來不及閃躲,演化到排雲第七式,也只能全力抑制出擊,掌與爪再次相碰,」轟隆一聲,李武被擊飛而出十幾米,撞在堅硬岩石壁上,口中鼻中鮮血噴涌,疼痛感傳遍全身,手掌痛的如同要碎裂開來。血色的神秘生物只是在空中翻了一個趔趄安然地降落在地上,毫髮無傷。

李武緊咬著銀牙,從袖子中掏出兩顆血提子,看也不看就灌入口中,順著鮮血囫圇吞咽而。血提子入肚,強烈的熱量傳遍全身,讓的李武精神一震,一骨碌的爬起,繼續演化的排雲十三式,此時神秘生物看到血提子,有興奮有憤怒,血色大眼如同看待盜竊者一般,尖銳的雙爪不停地抓地面。

「再次蓄力,想要擊殺李武,不給機會。」李武並未猶豫,強忍著全身的劇痛,演化著排雲十三式,不敢分神,這是他的最強一擊,不然毫無機會,將葬身於此,李武此時滿臉鮮血,恐怖而又猙獰,掌間滑動,鮮血順著手指流淌而下,在與神秘生物交手中,一直處於下風,慘烈無比。

當排雲十三式演化到頂點時,李武全身氣息如同到達了巔峰,戰意狂涌,連全身的疼痛都變得麻木了起來,置之不理,整個身體,如同利劍一般快速先發制人,站在地上的神秘生物,血紅的翅膀彎曲,如同一個懷抱,想要將李武包裹。那一雙獠牙閃閃發光,猶如來自地獄,對著李武衝殺。

「滿目猙獰的李武沒有恐懼,嘴角血液滴落,也是對著神秘生物衝殺,口裡大叫,取你性命,」兩股強大的力量相撞,山洞轟隆隆的作響,上面晶瑩剔透的岩石滾落,砸的血池血液紛飛。而此時的神秘怪物並未得逞,如同前兩次一樣摧枯拉朽,將李武抽飛而去,反被李武所施展的排雲十三式壓制,李武手掌如同磨盤一樣,大力抽打著神秘怪物的胸脯。

尖銳的慘叫聲響起,神秘生物倒飛而出,李武快速跟上,對著那血紅大眼,緊握拳頭。

用盡渾身力氣,一口氣直接打了十幾拳,拳拳到肉,並未給任何喘息的機會,李武知道,如果不能擊潰神秘生物,屆時自己就是案板上的肥肉,任人宰割,再無還手之力。慘叫聲傳遍山洞,神秘生物撲騰血紅大翅,想要脫離,飛上空中。

李武咬牙發狠,雙手抓住一隻堅硬如鐵的爪子,將快要離地而起的神秘生物抓落而下。對著堅硬石壁猛烈的狂砸,隨著砰砰砰的聲音。沙石橫飛,被砸出一個一米多深的巨坑。

李武才一屁股坐在地下,全身都被鮮紅的血液染紅,快要竭力。此時那神秘生物,被李武一陣瘋狂的捶打過後,被丟在不遠處,不停的痙攣抽搐,想要掙扎而起,顯然生命力頑強超出了李武的想象。

李武提起最後一口精氣神,一塊幾千斤的石頭被李武舉起,砸向怪物的頭顱,啪的一聲。神秘生物頭顱猶如西瓜似的爆裂開來,四散而飛,化成血泥,

李武此時躺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氣,異常艱難的從鮮血衣袍中取出血提子塞入口中,他在笑,卻笑的那麼觸目驚心。 你這臭小子,今天我非扒了你的皮不可,我沒有你這種蠢豬一樣的兒子,李村,「李大壯揪著李胖子肥胖的耳朵恨鐵不成鋼的罵道,你是不知道最近山脈的情況?靈獸起伏不安,異常的暴躁。

「你還慫恿他去殺黃金獅子,這不等於去送命嗎,我看你小子也是嫌命長,狠狠地罵道,」李胖子雙手捂著耳朵,臉上抽搐著,滿眼汪汪的淚水嘩嘩直流,嘴裡叫道:父親輕點輕點,我勸了武哥好幾次。

他就是不聽,我也拿他沒辦法呀!

自從離去的胖子,就懷著忐忑的心情回到李村,再三猶豫下,還是把所經過的一切,原原本本的告訴了父親。

頓時村裡就跟炸了鍋似的,都想著各種各樣的方法怎麼去搭救李武,消息使迅速蔓延,全村的人都集合在院子里,七嘴八舌,開始商討議論,每一個人都面如冰霜,神色凝重無比。

決不能讓李武有意外,我們直接衝殺救他,管他什麼山精靈獸,對,殺過去,一個血氣方剛的中年人說到,聲音很是粗獷,虎哥說的對,就算我們死也要把李武就回來,他是全村的希望,不能這樣白白無緣無故葬送在三脈中。

一些人也附和著,主張衝殺過去救李武。

你們急什麼,憑你們的實力衝去,是給山脈的靈獸塞牙縫。一個村裡的老年人勸阻道,李虎緊握雙拳,劍眉倒豎,語氣中帶著幾分焦急與不安向著眾人說道:李武是斯哥唯一的血脈,當初斯哥身負重傷,最後還是極盡升華,掩護族人撤退,才保得大家的安全。

如今我們連他唯一的血脈都保護不了,它日黃泉路上,我們又有何面目去見斯哥,如今幾個小時都過去了,每耽誤一刻李武便越加危險。

「今天就是拼上我的性命,也在所不惜。李虎句句到肉,村裡很多青年都被點燃了鬥志。慷慨激昂的附和著要一起去,唉,老天真這麼狠心,要斷絕我李家一脈嗎,十幾年前的一次浩劫還不夠嗎?如今唯一崛起的希望,也要蕭然與寂靜嗎?老人輕嘆一聲,痛心疾首,老淚縱橫。

此時,老村長家裡,李武爺爺看著一個布滿塵埃的五尺長木盒,很是普通,一看就有些年頭了。老族長乾枯的手掌撫摸著木盒,很是深情與懷念。

滿臉惆悵,像是回憶著過往,老夥計,有十來年沒相見了,沒想到。今天我們又要並肩作戰,老族長喃喃自語,老族長打開木盒。

「隨著木盒打開,恐怖的靈力外泄,」周圍的塵埃都隨之飄散,茅屋微微震動,微微長鳴,回應著老族長,很是眷戀。

那是一隻黑色的長槍,槍身猛虎盤繞,如龍似蛟,十分的威武。

老族長乾枯的手掌手握長槍,頓時周圍火焰滾動,草屋都被槍體上熾熱的火焰,照得通紅。老族長整個人精氣神都提了一大截,此時佝僂的身軀,如長槍一般挺得筆直,拔高了數寸。

周身散發著凌厲的氣息波動,老族長此時如同一個殺伐果斷的槍神一般。

這桿槍,叫烈焰虎槍,從少年變陪著老族長征戰四方,經歷了無數場廝殺與戰鬥。槍體上殺意猶如實質班,一般人感受到這股殺意,必然心驚膽寒,如臨深羅地獄。

同樣的事情我不會讓他發生兩遍,老族長的話語很簡潔卻鏗鏘有力,不容置疑。

「老族長晚年喪失愛子,令他內疚不已,如今唯一的親孫兒也生死不明,他不允許這樣的事情,在他人生中出現兩次。」老族長龍行虎步,氣貫長虹,沒有半點猶豫與遲疑,向著村子里的院落走去。

村裡的人們還在七嘴八舌商討議論,看到此時龍行虎步的老族長走過來,全都圍湊了上去,雖然平時這些青年壯漢們,桀驁不馴,放蕩不羈。

但看到老族長卻如同綿羊一般,絲毫不敢在他面前造次。

想當年老族長也是赫赫有名的強者,只是這些年,因為傷勢嚴重,加上晚年喪子,所以情緒十分低落,十幾年來不曾出手。

但一些老一輩的人都清楚,老族長年輕時勇猛無比,為李家立赫赫功勛,力壓族中一輩,無不心服口服。

老族長靈眸似閃電一般,如流星劃過長空,氣息空前絕世,看上去並不像一個病危的老人,族中很多人都不敢與其對視。

這次前去,很可能便會埋骨山脈,屍骨無存,老朽不想連累家中族人,愧對列祖列宗。

未滿三十歲的男人都留下吧,李家香火不能斷。

老族長的話很平靜,卻無人敢質疑,十幾個男兒相互對視,緩緩點頭,站了出來。

老族長看著這十幾個威武雄壯的男子,並未多說什麼,只是緩緩了鞠了一躬,以表謝意。

只是未能同老族長前去的一些青年們,一臉的沮喪與無奈,不能為家族出一份力,甚至有那麼一絲絲的羞愧。

一直並未說話的面癱李凌站了出來,一如既往的面無表情,漆黑眼眸,掃視著留下來的眾人。族中婦孺老人孩子們,更需要你們照顧,假如我們不能回來,以後李家的大梁就由你們挑起,在這危機四伏的山脈中生存,你們的任務同樣艱難無比。

李林面色鎮定,帶著一絲毅然決然的神情,對著留下的青年們鄭重的闡述其中的利害關係,如同拖孤一般的對這留下來的年們說道,帶著悲壯與決然。

「十幾個青少年整裝待發,有拿著長劍的,有拿著巨大的弓駑,與鋒利的長槍,五花八門。」

與老族長一同走出山谷,孩子老人們目送著這群視死如歸的李家大好男兒們。

無不惋惜與可惜,回想到當年的李家,冠絕帝都,哪有這般落魄,此時競然十分的心酸與無奈。

「一些婦女目送著自己的丈夫或者孩子,已經開始忍不住,擦掩者眸中的滾燙的淚水。」同時也感到一絲絲的自豪,能為家族出力,便光榮無比。

李家祖訓便是,不管貧窮與富貴,都因團結一致眾志成城。所以經過無數先輩的打拚與奮戰,讓的李家曾經也盛極一時,全村的人們站在村口久久不能自抑,目送著壯士們遠去。

漆黑灼熱的洞里,此時的李武,在吃下血提子原本與那神秘生物大戰留下的創傷,已經開始有所好轉,全身血紅色的精光流動著,滋養著傷口與每一寸血肉,李武躺在血泊中,黑色的衣衫已經破爛不堪,很是狼狽。

甚至手掌上的傷口有些猙獰,還好李武自身肉體十分強壯,此時全身噼里啪啦,一條細小的雷龍,在李武的全身不停地蠕動於攀爬,傳來時強時弱的酥麻感,傷口的血肉也得到補充,己並無大礙。

李武眸子緊閉,呼吸均勻流暢,細細感應著雷龍,雷龍像是幫李武疏通筋脈一樣,每爬到一個脈點,便傳來一陣稍微猛烈的麻痹感,隨即體內的生機得到大量的補充。

鑄體境的李武完全還不能掌控這股力量,完全聽天由命,慶幸的是,每次李武遇到任何危與自身受到致命創傷。

「雷龍便會出現,幫他治癒傷口。」這種治療不知道持續了多久,重傷的李武緩緩地爬起,胸口暖洋洋的,想來那血提子也是妙用無窮,療傷聖葯,帶來了不小的幫助。

李武雖然現在全身是傷,但已經並無大礙,已經恢復的七七八八,十分的驚人。真是如同一個小怪物一般,如果村裡人知道,肯定會瞠目結舌,掀起不小的波瀾。

李武抬頭望著洞口的深處,一片無色神光,清香無比,連靈魂都感覺一陣一陣的愉悅感。很誘人。

聽天由命吧,李武並沒有半點遲疑與退縮的想法,說這就又向洞里,又開始走去。 十月天,秋意薄涼,正所謂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

慕紅塵斜靠在古藤之上,一壺濁酒,憶昨日的不堪回首,那絲絲苦澀,冰霜的臉龐上,唯有眼眸說不盡的幽幽。

沒有天魂,這重傷之體,又該何去何從,一朝夢碎,她有些迷茫,迷茫為何寵溺她十八年的父親在面對那些咄咄逼人的長老時,卻選擇了退讓,迷茫偌大的宗門,卻要靠她一個小小女子的終身幸福苦苦支撐未來。

她不懂,她也不想懂,她拚死逃離那似乎變質的宗門,並不是為了弄懂這些東西,因為她並沒有選擇妥協!

或許,也只有手中的酒,可以告訴慕紅塵答案。

咕咚!咕咚!咕咚!

將葫中的酒飲盡,慕紅塵再次遮上面紗,那傾國傾城的冰霜臉龐,在已然夜幕的暮色中,更加神秘。

「站住!童雲休走!」一道斷喝之聲,打破慕紅塵此時的寧靜,她眉頭一挑,調整氣息,將自身隱匿於古藤之上,冷眼看向下方的古道!

只見一道身影疾馳在古道上,幾個呼吸之間,便已來到慕紅塵所在的古藤樹下。在他的身後,同樣幾道身影緊追不捨,見他停下,眉梢一挑,快速將其包圍。

慕紅塵冷眼看去,先前的那道身影,是個佝僂的老者,已有古稀之年,渾身鮮血淋淋,顯然已是錘死之際。

另慕紅塵側目的是,老者一手持劍,一手竟然抱著一名幾個月大的男嬰。

老者鮮血淋漓,懷中的男嬰卻是沒有被一滴鮮血侵染,甚至竟帶著微笑酣酣而睡。

由此可見,這老者多麼重視懷中的男嬰。

「童雲,大皇子大勢已去,只要你交出童靈兒,我可以啟稟二皇子,饒你不死!」包圍老者的一名黑衣人喝道。

老者那看似渾濁的眼睛射出一道精光,看向那名黑人,冷道:「老朽一生追隨童良殿下,斷不會像你這個雜碎一樣見風使舵。」

老者看向懷中的男嬰,充滿殺意的眼神瞬間變得柔和起來。只是片刻,老者又道:「小王爺,恕老朽不能再看著你長大,殿下臨終之託,老朽此刻也唯有一命相抵,方能殺出一條活路。」

說著,老者將手中的劍插在身旁的地面,從懷中掏出一枚戒指,輕緩地放入襁褓之中,隨後轉身將男嬰依著古藤老樹放於地上。

「倘若未來小王爺沒有自保之力,還請不要將他的身世告知,或許平安的度過一生,未嘗不是一種選擇!拜託了!」

老朽說完,眼神有意無意的抬頭,似看向夜空,似看向古藤。

然而,古藤之上的慕紅塵卻頓時心生寒意,額頭冒出一絲冷汗,因為她知道,老者不是看天,也不是看樹,而是,看她!

她被發現了!或者說,她只被老者發現了!

慕紅塵第一感覺便是不可能,她的隱匿方法,可是宗門絕學,整個魂靈大陸能破之不過一二!卻在這偶然之中,被一老者所迫,還是同等境界之內!

對視的一瞬間,她清清楚楚看見老者眼眸當中變換的神色,有不甘,有遺憾,有赴死之心,更有哀求之色!

慕紅塵反應過來之後也曉得,老者剛才的話,原來是對她說的。

這眨眼間的神情變幻,並未引起那些黑衣人的警惕,或者說,這些黑衣人每一個的實力,不足以發現慕紅塵的存在!

老者再無所顧忌,拔劍而起冷眼掃視包圍他的黑衣人,語出驚人道:「你們這些個煞筆,若不是老朽被你們二皇子暗算下毒,以你們的修為,再來一倍也休想傷老朽,栽在你們手裡,真是我的恥辱!今日,老朽便帶你們這幫龜兒子前去幽冥地府給大殿下賠罪!以吾之名,以血為煉,以魂為祭,以魄為力……」

真沒想到,老者一改剛才的儒弱,伶牙俐齒起來將周圍黑衣人罵的臉色皆怒火衝天。

「不好!這老東西不要命了!他要獻祭!快退!」怒火攻心的黑衣人本想立刻圍攻而上,可聽到老者後面的祭語,臉色統統大變,迅速後退開來!

「退?你們這群渣渣!有退的本事嗎!」老者嘴上依舊不饒人,與此同時,在他的身上發生著驚天的變化,那些觸目驚心的傷勢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修復著,而相應,他的整個身體也變得若隱若現起來!

「這是……祭奠靈魂!」慕紅塵驚訝的看著老者。

她知道,這祭奠靈魂的後果,可是魂飛魄散,灰飛煙滅啊!

果不其然,只是眨眼之間,老者傷勢完全修復,氣勢大漲,周身戾氣衝天,殺氣凜然。

嗖!

一道破空之聲,老者便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已是出現在百米開外的一名黑衣人身旁,伴隨的一道血線,幾乎是在老者身影出現的同時,那黑衣人的生命,已被帶走!

「童雲,為了大勢已去的童良,你值得嗎!」一名黑衣人驚叫道。

「殿下的名諱豈是你能直言的!我*你*的!」

回應黑衣人的,除了這另人舒爽的宣洩之詞,還有一柄冰冷的劍!

單方面的屠戮,不過呼吸之間,那幾個黑衣人的生命,便被老者全部收割!

呼!呼!呼!

老者喘出幾口氣,似乎屠戮幾個黑衣人,已經駛出他全部的力氣,他步履瞞珊的緩步走向古藤老樹下。

他距離樹下並不遠,不過數十米,若在剛才,一個呼吸不到就能到達,可此時,他再也使不出半毫力氣,他明顯的感覺到自己身體愈發的輕浮,也愈發的虛弱。

一步,兩步,三步,慕紅塵看著老者透明的身體,嬌軀一震,眼眸中儘是不可思議,從剛才老者的言語中,她就得知老者的身份不過是那名男嬰家族中的下人,與男嬰沒有任何血緣關係。他明明是有選擇的,明明是可以活的,只要交出這名男嬰即可!

可他沒有!寧願用一死,來護衛這襁褓中的男嬰!

什麼樣的人,讓老者如此忠誠,什麼的人,能讓老者抵死相互?

哇!

夜深了,風更涼了,似乎感覺到了冷,男嬰醒了,啼哭聲在漆黑的古道邊,在古藤樹下,顯得那麼刺耳。

老者那柄劍插在男嬰身旁,月光斑駁下,一絲絲寒光若隱若現,無畏孤獨,無謂生死,好似繼承了老者臨死的囑託,就像一名戰士,繼續保衛著男嬰。

這是老者留給男嬰的最後一個遺物,灰飛煙滅時,他終於走到了古藤樹下,看了男嬰最後一眼,透明的身軀跪倒在跟前,再也堅持不住,消失了。

慕紅塵輕盈的從樹上跳下來,美目看著啼哭不已的男嬰,轉頭又看向那柄寒光凜凜的劍,眼眸如一湖秋水一般清澈透亮,波光粼粼。

「我因不願聯姻而逃離宗門,背井離鄉,你卻家破人亡再無親故。我叫慕紅塵,你叫童靈兒,從今往後,你我便相依為命……」 牧雲山,位於連雲山脈外圍。連雲山脈是大夏帝國與大秦帝國的分界山脈,橫跨兩大帝國之間,綿延萬里,接天連雲,故名連雲山脈。

牧雲村便在牧雲山腳下,也是大夏帝國的邊陲小村。

所謂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村民靠著牧雲山倒也是自給自足,豐衣足食。

村子不大,山青秀麗,四季如春。而牧雲山也十分應景,自山頂一條瀑布飛流而下三千丈,一彎彩虹經久不衰,總是懸挂於湖泊上。倒真有一番人間仙境。

「童靈兒!你個無恥混蛋!竟敢偷看老娘洗澡!我跟你沒完!」

一聲粗魯而又沙啞的尖叫聲響徹山谷!

林中,兩道少年身影如同過街老鼠般抱頭鼠竄。

「靠!大壯你個白痴,不是說二丫在這洗澡嗎?怎麼是那個純爺們!」

「我也不知道啊,今天早上二丫親口告訴我她傍晚要來這裡洗澡,我怎麼知道會變成圓圓!」

兩個少年一高一矮,一壯一瘦,又高又壯的則是高大壯,五大三粗,任誰也看不出他這身橫練般的肌肉會是天生的。

另一個又矮又瘦的便是童靈兒了,說是又矮又瘦,卻是對比高大壯的,相對常人而言,他的體型十分勻稱,個頭也時不低,膚色古銅而健康,樣貌清秀靈氣,英氣俊朗。

「你是不是傻?這明顯就是二丫那個古靈精怪的丫頭騙你的,你竟然也信?還拉著我一起過來!」童靈兒撇著嘴鄙視道。

「是你拉著我來的。」高大壯糾正道。

「我就說你這榆木腦袋開不了光,帶著我來也就罷了,還將責任推卸在我身上,我是不會背的!」童靈兒不聞其言,自顧自的說道。

「明明就是你拉著我來的!」高大壯又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