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看著我。」林碧抬起她那纖纖玉手,抵上莫雨風的下巴,打算讓莫雨風抬起頭來。

「我又不吃了你,抬起頭來看著我。」

林碧一聲嬌笑,酥麻的語氣令得一旁的古蒼以及華天有些無奈,而那一直安靜的蘇夢此時也有些黛眉微蹙,這個林碧面對她還好些,可沒想到在面對莫雨風卻會體現出這般氣質。

林碧的手雖略微冰冷,卻十分滑嫩,莫雨風被逗得有些小臉微紅,不由得乾咳了一聲。收斂心神,緩緩的抬起頭來,對視上那雙妖艷的雙眼。

林碧雙眼散發出微弱的精神波動,直射莫雨風那精亮無比的眼眸深處。

「眼睛很好看。」林碧道。

莫雨風只感覺自己彷彿就要迷失自我一般,緊接著精神力毫無保留的運轉,守護者自己的腦海以及心神,但那來自林碧的精神力卻猶如利針一般沖了進來,讓得莫雨風悶哼一聲。

下一霎莫雨風那古井無波的雙眼瞬間散發出一道微弱的光芒,直射林碧眼中。

林碧略微後退了一步,把精神力收斂而回。聲音凝重。

「你居然可以抵擋住我的魅惑之法?」林碧十分不解,按理說以莫雨風的精神力修為,是不可能在這麼近距離的對視之下抵擋住自己的魅惑之法,但莫雨風卻詭異的並沒有受到太深的影響。

「攝魄之眸?」古蒼的語氣略微凝重,道。

「什麼攝魄之眸。」林碧似乎並沒有聽說過這個陌生的辭彙。

「我也只是聽說,但卻並不知道他剛才雙眼之中所發出的那道白光是不是攝魄之眸,我只聽說攝魄之眸是要精神力達到一定造詣的時候方才可能具備,或許,是我多想了吧。」古蒼疑惑道。

就連精神力同樣不低的林碧都沒有聽過的攝魄之眸,古蒼也是一知半解。

莫雨風並不知道什麼攝魄之眸,在面對林碧的精神力衝進他的腦海之時,他剛才只是本能的凝視了一下林碧的雙眼,隨後林碧便收住了精神力的釋放。

「看來你的體質有些特殊,至於是不是什麼攝魄之眸暫且先不管,但我可以感覺到,你的精神力也同真力一樣,在同等級中,無論是質還是量,都要照普通幻冥境巔峰之人強上一些。」林碧此時也收起了那酥麻的語調,正視道。

「好了,既然你們已經了解了莫雨風和蘇夢的深淺,那便開始吧。」古蒼話音一落,便起身走出了天闕室,然後一揮手,那天闕室的陣法便被他輕易的啟動。

天闕室內似乎有了細微的變化,那種變化肉眼並不能看得到,只是莫雨風發現,他的心神此時似乎緩緩平靜,對於精神力的掌控似乎變得稍微有些容易了,而天闕室所蘊含的天地真力,要強於外面很多。

「莫雨風,蘇夢,今天你們便先在這裡修鍊,明天你們去玄訣室挑選一些功法,但記住每人只能挑選兩種,這兩種功法你們可以在裡面隨意挑選,至於一些高級功法都會有著不同的排斥,至於能否將其帶出來,便要看你們各自的運氣了。」華天道。這便是潛力值高等的特殊待遇。

「你們記住,每人最後只能帶出來兩種,而這一次是天都學院免費贈與的,這也算是天都學院給予你們高等潛力值的獎勵。這次之後如果有什麼看中的功法,以後便要靠源靈值來換取了。」

莫雨風和蘇夢互相對視一眼,皆是從雙方的眼中看到有些興奮的神色,沒想到這潛力值高等還有這般待遇,這是莫雨風當初沒有想到的。

「挑選功法還要看運氣嗎,看來高級一些的功法並不是輕易就能得到的。」 在交代完一些事之後,華天和林碧二人便離開了,此時天闕室之中就剩下莫雨風和蘇夢二人。

「蘇夢,你知道玄訣室嗎。」莫雨風問道。

蘇夢冷淡的看了莫雨風一樣,只是微微的搖了搖頭,並沒有答話。

莫雨風見蘇夢似乎沒有說話的興緻,便不在多言,席地盤坐下來,吸收著周遭的天地真力,同時也修鍊起了精神力。

二者同時修鍊是需要不菲的操控力以及一心二用的天賦的,對此莫雨風倒是勉強具備。

看著已經進入修鍊的莫雨風,雙眸中略微訝異,這個少年的言談和個性,有著一種特別的氣質。不在多想,蘇夢也是緩緩坐下,開始了她的修鍊。她是主修精神力的,這個天闕室的聚玄陣對她同樣有著不菲的好處。

翌日,二人便一同前往玄訣室。而和蘇夢走在一起的莫雨風,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一些來自四面八方的冷意,那些冷意似乎是在敵視自己居然和蘇夢走的那麼近。蘇夢的外表堪稱禍水,被一些人愛慕也是可以理解,但自己只是和她一起前往玄訣室,便遭來一些冰冷的目光,這讓的莫雨風有些頗為無奈。

「因為你,我好像已經成為眾人的公敵了。」莫雨風無奈的一笑,對此到不是特別的在意。

蘇夢平淡的掃了莫雨風一眼,便繼續向玄訣室走去。

「哎。總是那麼冷若冰霜,有時候我真懷疑你是不是不會說話。」莫雨風和她說話已經三番五次沒有得到回應,這才鬱悶道。

蘇夢雪白的衣袖一揮,露出了那十分白嫩的皓腕,纖纖玉指微彈,便有一股濃郁的精神力向莫雨風攻擊而來。

莫雨風沒想到這個蘇夢說動手就動手,毫無準備的他只能迅速的運轉精神力,使其護住身體。

砰。

一道微不可查的撞擊聲響起,莫雨風目光看著那依舊滿臉冷淡表情的蘇夢,一時間頗為無奈。

就在二人暗中交手間,玄訣室已經出現在二人眼前。

玄訣室和天都學院外的天都閣一樣,都是用一種極為特殊的紅木所造,遠遠望去給人一種古樸結實之感。

莫雨風與蘇夢並肩前行,在進入玄訣室的那一刻,莫雨風忽然感覺到有幾道細微的探測在掃描著自己,探測之人莫雨風無法感知,但是那種似有似無的掃描卻被他捕捉到了,莫雨風左右看了一眼,但卻毫無收穫。

「看來似乎是玄訣室的看護吧,畢竟這裡藏著天都學院所收藏的功法,如果沒人看護那才奇怪。」莫雨風心道。

玄訣室分為四層,莫雨風與蘇夢此時來到了一層。

莫雨風左右察看了一下,這裡的布局和名都學院的藏書閣略微相似,一部部功法整齊的擺放在木架上。

隨手拿起了一部,翻看起來。

「凡級下品,虎嘯掌。」

莫雨風深吸了一口氣,這只是在一層隨意擺放的一部功法,卻已經達到了凡級下品,要知道,名都學院的藏書閣的最高級功法方才人級上品而已,這二者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既然一層擺放著一些凡級功法,那不知道一層以上擺放著什麼。」莫雨風心念所致便不再停留,毫不猶豫的走向了二層。

而一旁的蘇夢也是翻看了幾部,看到莫雨風的動作,也隨之跟了上去。

二層比一層要小一半,裡面的功法也減少很多,既然已經決定尋找更高級一些的功法,莫雨風並沒有在二層停留,而是直接步上了三層。

當莫雨風走上樓梯打算前往三層的時候,忽然被一層無形的阻礙擋住了腳步,就好像有著一層無形的膜阻擋在二層與三層的連接之處。

莫雨風伸手輕輕觸了觸那無形的光膜,光膜頗為柔軟但卻無法衝破。

蘇夢也伸出玉手碰了碰道。「這似乎是三層的限制吧,在沒有達到一定實力之前,是無法進入第三層的。」

蘇夢的聲音淡而好聽,一時間讓得莫雨風有些吃不消,這個蘇夢終於開口說話了。

「你,不啞巴啊。」莫雨風調笑道,他似乎是想調節一下蘇夢那冷冰冰的語氣,但他貌似忘了蘇夢的脾氣以及曾在古蒼面前開過口的事情。

又是一道精神攻擊,莫雨風發現,雖然只是蘇夢隨手而為,但那道精神攻擊並不比他平時運用真力的攻擊弱多少,只不過精神力是無形的,一旦施展,很容易讓人措手不及,他空懷一身精神力卻不得攻擊之法,所以莫雨風這次打算,能在這裡挑選一部關於精神力攻擊之法的功法。

同樣身懷精神力的莫雨風,能夠清晰的感知到那道無形的攻擊,身子微微一側,便將其避開,而那道精神攻擊從他身側擦身而過,最後攻擊到他身後的無形屏障之上。

屏障上散發出一道猶如水波般的漣漪,最後又消失不見。

莫雨風心念微微轉動,這屏障既然是需要一定的實力方才可以衝破,既然是在學院內玄訣室,便不能強行攻擊,所以還要依靠自身。

莫雨風運轉起周身的真力以及精神力,把它們覆蓋在自己的皮膚之上,隨後迅速的邁出一步。

在邁出那一步之後,一股無形的壓迫忽然從四面八方向他襲來,讓得莫雨風險些沒有栽倒在地。

莫雨風此時的身軀猶如被一塊千斤巨石壓著一般,巨石雖沉,卻無法令其彎腰,莫雨風身軀筆直,艱難的向前移動,感受著那種似乎要將他壓趴下的無形壓迫,莫雨風雙拳緊握,汗水已經浸透了衣袍的他,緩緩的向三層走去。

三層只有一個木架,上面的功法並不多,一些位置也是空了出來,顯然已經被人選走或者那裡壓根就沒有。

莫雨風喘著粗氣,打量著三層的全貌。

「凡級上品武技,烈陽三擊,練至大成,其威力直逼靈級下品武技。」看著那寥寥數語的介紹,莫雨風眼神微凝,練之大成居然威力可以直逼靈級下品。對於靈級武技莫雨風並沒有清晰的概念,但他知道,武技等級的差距,每一層次都是天差地遠,就拿人級上品武技來說,一個凡級下品武技的威力可以輕易壓制人級上品武技。

莫雨風緩緩轉頭,將目光轉向了玄訣室四層的入口。

既然已經來到這裡,而且古蒼說只能選取兩種,那麼這兩種功法他必須竭盡所能選取最好的。

調整了一下呼吸,莫雨風走向了玄訣室四層。

四層同樣是被一層無形的屏障隔絕開來,莫雨風剛一進入那道屏障,就感覺到一種彷彿要將他的骨骼壓碎的壓迫感襲來,莫雨風牙關緊咬,頑強的支撐著自己,使身軀不被壓倒,由於用力過猛,嘴唇甚至已經出現了血跡。

「好強的壓力啊,以現在的我,恐怕無法將其衝破。」

莫雨風剛欲退回,他胸膛之上的那血紅色月牙圖騰忽然散發出細微的光芒,莫雨風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那道光芒緩緩附於全身,而那種潮水般的壓迫感陡然減弱。

莫雨風不再猶豫,迅速的沖向了第四層。

「這是?」

莫雨風驚訝的發現,在四層居中位置的一處石台上,漂浮著九本古樸書籍。古樸書籍毫無借力,就那麼憑空的漂浮在那裡。而每部書籍下面所對應的位置都有一些剪短的介紹。

「靈級下品攻擊武技,凌天翻海印。」

「靈級下品精神攻擊武技,幻靈神訣。」

「靈級下品身法武技,馭風術。」

「靈級中品攻擊武技,裂地三擊。」

「居然是靈級中品。」緊接著莫雨風就失望的發現,那標註著靈級中品攻擊武技裂地三擊的上方,並沒有任何書籍,顯然是已經被人拿走。

「靈級下品練體功法,岩石之體。」

九本功法全部都是靈級的層次,看來這天都學院的收藏,還真是豐厚。

練體功法和身法武技莫雨風已經從戒指中得到了兩種,雖讓不知道確切等級,但那兩種功法給莫雨風一種感覺,單就那種漂浮的光團外表,就比眼前這些漂浮的書籍要詭異的多。

「就是你了。」莫雨風伸手抓向了那本凌天翻海印,緊接著莫雨風的手掌就彷彿受到了閃電劈打一般疼痛無比,功法外彷彿有著強烈的抗拒一般。莫雨風悶哼一聲,卻並沒有鬆手。既然已經來到這裡,就沒有放手的理由。

莫雨風的手掌此時已經布滿了血跡,顯然是在經受著強烈的衝擊。

「喝。」一聲低喝,莫雨風的另一隻手便伸向了那部精神攻擊武技,幻靈神訣。

雙手緊握兩本功法,莫雨風雙眼微紅,硬生生的將其拽了出來。

將兩本功法收進了置物袋,莫雨風已經是大汗淋漓。

莫雨風滿意的笑了笑,便不再停留。上樓時的那種壓迫之感已經不再,他十分輕鬆的來到了三層處,此時蘇夢還在那裡細細的挑選著。

蘇夢看向了嘴角和雙手有著血跡的莫雨風,雙目微凝。她來到第三層已是十分艱難,她也嘗試了前往第四層,卻無功而返,沒想到莫雨風卻辦到了。

「站住。」

當二人挑選完各自的功法打算離開的時候,卻被一道聲音阻止了步伐。 「站住。」

說話的是一位中年男子,男子身穿暗灰色長袍,出現在二人前方。

「我是玄訣室的看守,我不管你是用什麼方法進入了第四層,但是那裡的功法並不是誰都能拿走的。」中年男子聲音略帶警告之意,目光盯著莫雨風道。

「是古蒼大師讓我們來的,至於其他,他並沒有說過,我只是依言挑選功法而已。」

「讓他們走吧。」

一道蒼老的聲音突兀響起,莫雨風只覺得眼前一花,隨後古蒼的身形便緩緩浮現,就那麼突兀的出現在了莫雨風面前。

古蒼目光驚異的看著莫雨風,他沒想到莫雨風以大日境中期的實力居然能前往玄訣室第四層,看來這個小傢伙也有著自己的秘密。

「可是古蒼大師,四層的功法一直以來都是用作特殊獎勵而用的,就算是用源靈值換取,也需要數十萬源靈值,就這麼。」中年男子聲音有些急促,顯然是有些無法理解古蒼的做法。

「上屆我們在狩獵戰中死去了兩個優秀學員,對此院長一直是耿耿於懷,所以我們必須在下次狩獵戰開啟之前培養出一些能獨當一面的學員,玄訣室功法的用途,不就是給學員修鍊的嗎,至於缺少的一些功法,以後找機會再補充便是。」大概是因為上次狩獵戰的緣故,提及此事,古蒼的面色有著幾分擔憂。

「多謝古老。」莫雨風微微躬身,自己才剛剛進入學院,就能得到如此待遇,對此他也頗為感激,十分渴望變強的他,任何能讓他提升實力的東西他都會儘力爭取,那數十萬源靈值莫雨風並不清楚意味著什麼,但他那僅有五百的源靈值,這功法的價值對他來說無疑是天文數字。

對於狩獵戰莫雨風也略有耳聞,天都學院每年都會和臨近的幾個帝國舉行一次狩獵戰。參加狩獵戰的人員全部都是帝國內年輕一輩之中的佼佼者,雖然天都帝國也會派遣一些年輕一輩前往,但參加狩獵戰的人選大多還是會在天都學院中選拔。狩獵之戰的目的是帝國之間彼此的潛在攀比,以及帝國與帝國間各大學院的互相交流。而在狩獵之戰之中脫穎而出的人,很有可能會被一些大勢力所看中,從而一飛衝天。

天都帝國所在的大陸名為北玄大陸,北玄大陸遼闊無邊,而天都帝國在北玄大陸之中僅僅只是繁星中的一顆。北玄大陸有很大的地方都是無歸屬的,那裡並沒有帝國的存在,有的只是各大勢力以及宗派。而一些歷史悠久的勢力和宗派,更是經歷了數千年的傳承。

天都帝國雖然很大,但和其他帝國相比,卻只能歸於中等,那些大宗派大勢力經常會派一些人在大陸各處收納一些天賦不錯的年輕人,而那狩獵戰便偶爾會成為他們的目標。那些大宗派大勢力或許會在狩獵戰中看中一些年輕人並將之招納,但也時常會因為沒有看中之人而無功而返。如果一旦進入那些大宗派,那麼那個人的前途可謂是不可限量。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