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我不要青山,武道必爭,我要爭。」李長安喝道。

他的腦海里現在充滿了各種身影,那些身影的速度太快了,如同鬼魅一般,最下面的有一個老者正在打拳。

李長安還是第一次這麼清淅的看他打拳,他的速度很慢,一拳擊出彷彿沒有一絲一毫的力道,可能連一隻狗都打不死。

但就是依靠著這個老人的拳法,李長安那天擊敗了數十位帝都武科大的天驕。

緱瑜深深的看了李長安一眼,還是後退了。他與李長安認識的時間雖然只有兩個月,但是他太明白了李長安的脾氣了。 「呵,武道是必爭,但不是不自量力。」

宋天華背著雙手慢慢走到了李長安面前,低頭看著眼前乞丐模樣的人,用近乎憐憫的語氣說道,「帝都武科大學這一屆就出了你這麼一個有骨氣的人,何必要自尋死路呢?」

李長安沒有回話,一拳擊向了宋天華。

他出拳的速度很慢,看起來也沒有什麼力氣。

「也罷,我就成全了你。」

宋天華沒有使用武技,一拳擊向了李長安。這一拳宋天華沒有使用全部的力氣,因為在他眼中這一拳足以擊敗李長安了。

拳頭平靜的交擊在一起,沒有剛才使用武技那麼波濤洶湧。

李長安被擊退了好幾步,依舊堅持著站立,搖搖晃晃的沖向了宋天華。

「有意思,居然還能承受住我五分的力道。」

平井無波的拳頭聚集了宋天華此刻所有的力量,足足一千九百千克。

拳頭再次相擊,李長安又被擊退了好幾步。

怎麼可能?難道李長安剛才是裝的?圍觀的人心頭震撼。

第一次李長安被擊退,是因為宋天華留力的原因,第二次宋天華都已經使出全部的力量了,李長安退後的距離居然和上次一樣。

唯一的解釋就是李長安剛才是裝的,但是看著李長安連走路都有些不穩,眾人又不相信是這個原因。

「有趣」,宋天華這次沒有等李長安衝上來,而是探身前進,正面進攻。

這次百校聯盟大比,時間只有三天半,在這裡浪費時間實在有些不智。

李長安抬手擋住了宋天華的拳頭,另一隻手也緊握著,開始了反擊。

鬥了幾個回合之後,宋天華感覺到了吃力。他發現李長安的力量居然還在上升,現在已經上升到了一千九百千克了,還有不斷上升的趨勢。

難道他臨陣突破古武境界了?不對,宋天華下意識的放棄了這個猜測。李長安這樣的人雖然比不上自己,但也有他所謂的追求,不達到無所存進的地步,是絕對不會選擇突破的。

現在已經突破到一千九百五十千克,宋天華估算到。李長安現在的力量變化的極快,迅速的上漲,看來很快的就要突破兩千千克的大關了。

一分鐘后宋天華再也撐不住了,李長安現在的力道太可怕了,幾乎有武技的威力了。

「飛龍在天。」宋天華喝道。

武技使出之後連帶著威勢沖向了李長安,冥想後期最大的底牌就是武技,就像是一顆炸彈,很多人都可以造,但是他們的肉身卻承受不住炸彈的威力。

下一秒宋天華下巴驚訝的掉到了地上,李長安真的擋住了他的武技。

場面上的人也目瞪口呆,居然有人真的可以在冥想後期抵擋住武技的攻擊,這不等於成了古武境界了嗎?古武境界之所以比冥想境界的人強大,就是在於他們可以使用更厲害的武技,身體還可以承受一定的武技攻擊。

而這兩點李長安都已經做到了,他目前缺少的就是可以多次的使用出武技罷了。

宋天華強忍住心底的驚訝,另一隻手也開始使用武技。

「卧虎藏龍。」

一聲高喝,宋天華的左拳攻擊向了李長安。

「嘶。」居然又被擋住了,緱瑜心頭大顫,這李長安真是越來越變態了。

再次使用了兩次武技之後,宋天華渾身的力量被抽空了。此時的武技對於他們冥想後期的人來說,就類似於一種禁技,區別就在於使用禁技的次數罷了。

宋天華居然可以使用五次,不得不說其變態,李長安到現在也就可以出手三次罷了。

李長安開始反擊了,普通的拳頭卻擊出了不一樣的力道。宋天華開始還會閃躲,到最後連閃躲的機會都沒有了,被李長安打的面目全非。

花華榮又記起了那次運動場上的篩選,那時的李長安眯著眼睛,好似不在狀態,但是他拳頭的力道就像波浪一樣,一浪推著一浪,力道越來越強。

不遠處的魔都武科大的人面色煞白,這樣的情況事他們從未預料過的。

「李長安,夠了,這只是比試罷了,難道非要鬧出人命嗎?」魔都武科大的一位學生不敢在看下去了,但他又不敢上前阻止。

宋天華那麼厲害的人物此刻都被李長安壓在地上摩擦,其他的人上前只會比宋天華更慘。

「李長安,快放開宋天華。」司龍也出言喝止道。

魔都武科大和帝都武科大學雖然是競爭關係,但也都是華國的武科大學,沒必要到弄出人命這一步。

然而李長安彷彿沒有聽到司龍和魔都武科大那位學生的話,拳頭未曾停歇,只是頻率不快,要不然宋天華早就被打死了。

「緱瑜,快阻止他。」

司龍更擔心了,此刻的李長安彷彿如一個魔頭。

緱瑜不再看熱鬧,迅速走到李長安的身邊,兩隻手抱住了李長安的胳膊,不敢讓這隻拳頭繼續打向宋天華。

這一拳頭打向的方位正是太陽穴,真要打下去了宋天華估計真的就廢了。

此刻的緱瑜只感覺到了吃力,他抱著李長安的胳膊就如同抱著一根幾米直徑粗的柱子,根本攔不住柱子下沉。

「長安,醒醒,再鬧下去真要出人命了。」緱瑜湊在李長安的耳邊大聲喊道。

李長安的動作戛然而止,半睡半醒似的看向了緱瑜,露出了一個標準式的微笑,好似在說緱瑜,你看到了沒,我贏了。

微笑過後李長安一頭栽了下去,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緱瑜立刻去探測了一下李長安的鼻息,知道他大概沒事之後,也就放心了。把李長安背了起來,走到了帝都武科大學參賽學生的旁邊。

地上躺著的宋天華早已經奄奄一息了,魔都武科大的學生連忙過來抬著宋天華的身體,進入了石碑結界之中,不敢久作停留,誰知道帝都武科大學的那個瘋子醒了后又會怎麼樣,還是趕緊離開的為好。

……

迷迷糊糊的,不知道過了多久,李長安閉著的眼睛終於睜開了。

緱瑜扶起了李長安的上半身,然後從打開了隨行的水壺,讓李長安補充點水分。 李長安昏迷了足足五個時辰左右,醒來的時候,他們十來人還在結界外面,沒有進入。石碑附近已經沒有什麼人了,應該是都進入結界裡面了。

「醒來了就走吧,我們已經落後別人很久了。」司龍黑著臉,語氣有些不善。

「急什麼,等李長安休息好了再走也一樣。」緱瑜反駁道。

剛才李長安倒下沒多久,司龍就建議眾人拋下李長安,先行進入結界裡面。結果這一建議遭到了緱瑜為首的眾人反對。

「又不是我讓他和宋天華斗的,是他自己一意孤行。現在我們落後別人這麼久,要想到在比賽的時候獲得一個好名次已經很難了。」司龍嘟囔道。

「沒人逼你,要進去你先進去。」緱瑜冷眼看了司龍幾秒,然後接下了李長安手中的水壺。

「老緱,我們進去吧。」李長安說道。

對於剛才的事李長安不覺得後悔,宋天華侮辱自己的學校,這種事是誰都不能忍。

忘了是從那裡看到的一篇文章,有人說母校是什麼?就是自己可以一天罵好幾遍,但也不能讓別人罵一遍的地方。

「你身體還能支撐得住?」緱瑜有些擔憂的問道。

「沒事的。」李長安有些吃力的站了起來。

對於剛才和宋天華之間的打鬥,李長安是有些滿意的。那位仙風鶴骨老人交給自己的拳法著實厲害。

打鬥的過程中,李長安也覺得自己的力量在不斷的增強。這招拳法貌似比現在已知的武技還要強悍,居然可以波浪式的增強自己的力道。

至於副作用李長安還不清楚,只能先用著了。

不管是那套莫名的冥想導引術還是這套拳法,貌似都超出了地球現在已知的武道文明。

天色已經黑了,夜空中星光點點。李長安的心情莫名的也沉寂了下來,這應該是他在基地外面度過的第二次夜晚了。

司龍沒有等待眾人,急不可耐的率先踏入了石碑當中,李長安等人隨後而至。

這道石碑類似於一潭水,穿入進去的時候,周身有一股濃郁的不知名物質籠罩在眾人的身邊,根本無法動彈。

經歷了剎那間的黑暗之後,眼前突然的明亮了起來。

這裡沒有太陽,就好似是陰天一般。四周還是原始叢林,樹木很高大,靈氣也濃郁的多,是外界的好幾倍。

這裡的樹木雜草更是瘋漲,比外界的樹木還要高几倍。不遠處還有一些殘垣斷壁的存在,不過大部分的主體建築依舊隱匿在叢林裡面。

看了手環上的地圖一眼,看來遺迹應該就是那片區域了。

眾人的步子也變快了,恨不得飛過去。對於這二十億年前的建築,哪怕是李長安也展示出了濃厚的興趣……

一座數百米的高、數十米寬的大門矗立在眾人的眼前,大門裡面到處都是斷裂的平整石塊,想來二十億年前,這裡也應該是金碧輝煌的一片地域。

大門裡面是一片開闊的地帶,中央擺放了一座巨大的石像,這座石像被雕刻的栩栩如生。一把長劍插在石像的底座,石像的兩隻手搭在劍上,好似是把長劍當作放手的工具一樣。

長劍和石像被削去了很大一部分,切割面很平整,就像是一道劍氣從很遠處迸發過來,只一擊就劈斷了石像。

李長安的目光注視著石像的面目,不知為何李長安越來越覺得事想有些眼熟。對了,是交給自己導引術的那個男子!

李長安的呼吸變得有些急促,如果真是這樣的話,豈不是說玉璽是二十億年前的東西。那個男子交給自己導引術的時候,那態度和神情,分明是活著的狀態。

既然是活著,那麼他又去了那裡?

經過二十億年的修鍊,他的實力又到了何種的境界呢?

李長安的腦子裡充斥著各種各樣沒有答案的問題,這些事情恐怕是那些神通境界的高手都不知情。

「喂,長安,長安。」緱瑜的雙手在李長安的眼前搖晃,「你怎麼愣住了。」

「沒事,只是有些驚訝罷了。」緱瑜喚醒了正在沉思的李長安,要是他知道李長安現在心裡所想,恐怕也顧不得繼續探索遺迹了。

數萬平米的廣場現在破落的成了一片雜草地,只是這裡的雜草遠不如外面的雜草那麼瘋狂,長的比人還高。

廣場的後面則是一座大殿,在這裡大家見到了第一具屍體,準確的說是一張人皮。

這個人的身份很容易辨認,他的屍體上還套著幾件現代人的衣服。李長安不清楚二十億年錢的人穿什麼衣服,但是絕對不會和現在的人一模一樣。

司龍蹲下身看了看這具屍體,沒有什麼被別人攻擊到的痕迹,連死因都找不到。

「走吧,我們繼續前進。」緱瑜的聲音變低了,末了又補充了一句,「都小心點,這裡很危險。」

不用司龍提醒,眾人早就開始警惕了,做出了防備的姿勢,好在大殿里現在已經沒有絲毫的危險。

大殿裡面空落落的,就好似被人搬空了一樣。

「前面的人屬耗子的啊。什麼都不給我們留。」有人抱怨了一句。

「應該不是之前搬空的,而是很早之前就被人搬空了。」李長安說道。

這裡明顯經歷過大戰,這裡的人應該是失敗的一方,要不然不至於這樣。

至於這裡發生的戰鬥是不是自己腦海里所出現的那場毀天滅地的戰鬥,李長安不太清楚,但是最起碼證明了腦海里的那個人和這裡的關聯極大。

但是傳授自己導引術的那個人好似有沒有死,那他為什麼要離開了這裡呢?亦或者說他們根本就沒有失敗,只是換了一個地方罷了?

大殿的後面則是一排排房子,這裡的房子多到數不勝數。下來就看這些房子里有沒有什麼收穫了。

「我們兵分兩路,分別去探測這些地方,三個小時后匯合。」司龍說道。

對於這點大家都沒有意義,李長安和緱瑜還有三個這次參賽的學生去了左邊,司龍和花華榮等人去了右邊。 這裡的房子接連成片,都是一層,有點類似於古代建築。李長安很想賦詩幾首,可惜的是這裡的房子經過時間的沖刷,雖然能看,但已經沒有那麼多的美感了。

李長安走近了一間房屋,裡面是石頭做成的一大塊平整的高台,有點類似於東北主城那邊的炕,不過這裡的高台卻是很大,就好似是大通鋪一般。

連續走了十幾分鐘后,李長安才發現這裡的房子情況基本都一樣。

唯一撿到的東西是一把斷劍,不過這柄劍已經損壞的不成樣子了。

緱瑜把劍撿了起來,說是拿回去當紀念品。

二十億多年前的東西確實可以當紀念品,拿回去珍藏也不錯。

又轉了十幾分鐘,實在是一無所獲之後,李長安和眾人回到了大殿那裡。司龍等人也趕了回來,看他們的表情似乎也是一無所獲。

「我們剛才去的應該是居住區。」司龍推測道。

不僅是司龍,大家都有這樣的猜想。可是有誰會直接把居住區放在大門不遠處呢?難道有人來了先是來居住區轉轉,然後再去內圍?

這樣的想法眾人都有,可惜也只是這樣想,說不定二十億年前那些人的生活習慣就是如此呢。

這裡居住的人最起碼也有數萬人之多了,這麼龐大的居住團體,想來二十億年前這裡肯定也是很繁榮的地方。

居住區的面積最少也有數萬平方米,李長安等人走了十幾分鐘才走完。

下一個區域的房子也很多,不是一排排的,而是像古代亭台樓閣那樣的建築,亭台樓閣的空隙處,長滿了雜草,有些荒廢,地上到處都是殘垣斷壁。

這裡應該也是居住區,不過應該比外圍的居住區能高檔一些。

在這裡,李長安等人終於遇到了一撥人,他們見到李長安等人之後,一言不發的離開了。

「等等,這些地方現在是我們帝都武科大學的地盤,你們去別處尋找。」司龍站了出來,用帶著威脅的語氣喝道。

「這裡面積這麼大,我們只尋找一小部分範圍不行嗎?」帶隊人協商的說道,這個時候不妥協不行啊。帝都武科大學的威名和實力可不是光嘴上說說就行的。

帶隊人還是希望和平解決這個問題,盡量不要起衝突。

「我剛說的話沒聽到嗎?」司龍的聲音很冰冷,言語里的霸道凸顯了出來。

「不帶這麼欺負人的,隊長,哪怕他們是帝都武科大學,我們也和他們拼了。」有人不滿了,實在是司龍的話太霸道了。

帶隊人立刻攔住了這名成員,「不要起衝突,我們還是換個地方吧。這個地方很大,還有很多地方可以尋找。」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