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現在是有點時間,不過等會兒還要趕路,所以……!」孫宇說的到這裡都不好意思繼續往下說。

「額…!好吧!那我們抓緊時間,」王老師無語道,她也是被孫宇給弄的不知如何是好,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好的人才,可是沒想到他這麼忙。

而且他的成績好不怎麼樣,這傢伙能成功嗎?王老師不禁在心裡問自己,到底把希望押在孫宇的身上是否值得。

很快兩人就進入了忘我的學習中,在學習中,孫宇也弄清楚了許多不明白的地方,並且還經常抓住重點對王老師提問,讓王老師一陣陣的驚訝。

同時她的心裡也是非常的高興,按照孫宇這樣的進步,還真的有可能實現,想到這裡,王老師一下子感覺輕鬆了很多。

這件事情一直押在她的心裡頭猶如天外隕石般沉重,讓她感覺呼吸都是那麼的不正常,這樣太累啦!

兩人就這樣忘我的學習,一直過了三個小時,孫宇總算是把這些不懂的地方提問了個遍,而王老師就一直不停的回答,嘴巴都說幹了也不知道。

「我好口渴,你要不要喝水啊?」王老師興高采烈的對著孫宇道。

「我來吧!」孫宇也感覺口渴了,主動去倒水,他倒是沒什麼。可把王老師累壞啦!但是他一直都沒有時間,所以就像一次性多學點。

但是這樣可把王老師給累壞啦!畢竟王老師可是一個普通人,而且還是一個女人,哪裡吃過什麼苦頭,累的都快起不來啦!

深夜,臨江市的道路上是那麼的安靜,就連過路的車輛也少了,一個修長的身影快速奔跑在路上。

他身穿一套淡藍色的運動服,腳步沉穩有力的前進著,就好像是專業的跑步人員一般,而他就是孫宇。

孫宇告別了王老師,一個人深夜在路上快速奔跑著,他不是來鍛煉身體的,他是去江陰山找金靈果的。

兩三個小時以後,出現在孫宇眼前的是一片茫茫大霧,只能看見自己身邊一百米左右的距離。

「看來老天爺都在幫我啊,盡然給我選了一個這麼好的天氣,雖說這茫茫大霧擋住了孫宇的視線,不過也擋住了其他人。」

這樣大家都回到了起點,要不然他們都知道大概位置,只有自己一個人不知道,要是讓他們先到手,自己難道要搶嗎?

就在孫宇探尋著金靈果的位置的時候,其他的人也都到齊啦!其中高峰赫然在列。還有幾個年輕人也是一起到來,不過看樣子應該跟高峰是朋友。 今日的江陰山大霧瀰漫,整座山上都是看不見多遠的距離,而高峰等人也是皺起了眉頭。

雖說高峰知道大概的方向,可是這大霧瀰漫了整座大山,讓他也是只能分清方向,而具體的位置他也找不到了。

當時他因為是晚上來的,再加上後來又繞了很多地方才才下山,以為只要到了地方就不會有問題。可是到了目的地才知道原來這麼麻煩,早知道當時就看清楚點,或者做個記號什麼的也好,現在也就沒有這麼麻煩啦!

「看這樣的情況可是不妙啊!雖然我們的保密工作都做的不錯,但是肯定還是會有漏洞,說不定已經有人早一步來到這裡啦!我們還是抓緊時間吧!」其中一個年輕人道。

年輕人名叫司徒哲,身穿一套小西服,長相一般,不過一臉陰邪的面龐始終讓人有一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感覺。

也就是高峰等人認識,不然想來應該是不會與他合作吧!

「我說小哲子,你也太小心了吧!我們都那麼謹慎,哪裡還會有人知道,是你杞人憂天了吧!」另一個俊俏的年輕人道。

「哼!南宮正陽,你真的認為這是杞人憂天?你們總是這樣馬虎,哪裡能成事!我看我們還是分開算了,到時候全憑自己的本事如何?」司徒哲不屑道。

「好啦!你們都少說一句吧!我們這才剛剛組成一個小隊,現在就出現這樣的分歧,那後面還怎麼合作?」高峰站出來調和道。

「不管有沒有人先到,我們都要抓緊時間找到金靈果的具體位置,不然被被人捷足先登了,看你們怎麼辦?」高峰繼續道。

「高峰,你也別在那裡裝好人,你這次把我們叫來,還沒有說到底要怎麼分配呢!現在可以說了吧!」司徒哲完全不理睬他的話。直接開口問道。

「我上次去的時候就看見有一條蟒蛇在那裡守著,那條蟒蛇聽厲害的,憑我一個人的力量是沒有辦法打敗它。」

「而我上次也看見有幾個人從那裡路過,應該都是修鍊過的人,所以我才叫你們一起來分享這金靈果。」

「而上次來的時候因為是晚上,又是繞了很多的路程才下山的,所以只知道在一座很高的山,也不知道具體在哪兒。」

「本來以為到了這裡一看就知道,可是沒想到竟然會出現這樣的天氣,看樣子今天的任務不是很容易完成啊!」

「不過你們放心,這金靈果我是打算大家一起用,並不會吃獨食,我還想以後多跟你們走動走動呢!」

「我也想過給你們別的東西代替,但是我後來想了想還是大家一起享用比較好,那樣也不會讓大家對我產生嫌隙。」

「這就是我對大家的承諾,但是這個承諾要把金靈果弄到手才行,不然一切都是白搭。」高峰一口氣說出了心裡的想法。感覺全身都要輕鬆許多。

本來他一直在掙扎,到底要拿什麼補償他們,畢竟這金靈果可不是一般的凡物,當他說出來以後感覺是感覺全身輕鬆了很多,可是他的臉色卻並不太好,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既然高峰都這麼說了,我想大家也沒有什麼意見,大家全力尋找金靈果的位置,如果有人敢虎口奪食,我們不要留手就是。」司徒哲陰邪的笑道。

高峰等人全力搜金靈果,而孫宇也在努力的單獨行動著,他明白金靈果一般生長在高山上,只要看見哪裡的山比較高,他就會快速的上去進行搜尋。

不過由於這大霧的密度真的太強,嚴重影響了他的視力,所以搜尋起來也不是那麼的如意,他尋找了好幾座山都沒有發現。

甚至連一個人影都沒有看見,「難道我尋找的方向有問題?為什麼連一個人影都沒有呢?」孫宇心想。

就在這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對了,我們找對了方向,就是這個方向,再往前走,前面應該還有一座更大的山,山上就是金靈果的位置所在。」

「哈哈!終於找到了嗎?太好了,我們這一路走來都沒有發現有人,想來這個秘密還是挺保密的。」另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接著傳來。

孫宇想了想,終於想起那個熟悉的聲音到底是誰了,「沒想到會是高峰,看來我們的切磋要提前啦!有意思。」孫宇神秘的笑道。

他也是聽明白高峰話里的意思,心裡也高興了起來,「前面的一座更大的山上嗎?金靈果,我來啦!」

孫宇搶先朝前走去,他也想先去看看地勢,畢竟高峰一個人雖然沒什麼,但是從剛才的話中聽出來,高峰他們來的不止一個人,具體幾個還不知道呢?

就在孫宇離開不久,高峰等人來到了孫玉吧剛才的位置,高峰突然急切道:「你們快看,這裡有人的腳印,看著樣子是剛剛留下的,果然有人已經來啦!我們要趕快,不然被別人給奪走就麻煩啦!」

其他人趕緊過來一看,果然是剛剛留下的腳印,幾個人互相對看了一眼,然後第一次很有默契的飛奔而去。

一座大山上,孫宇來到山頂,嗅著那由金靈果飄逸出來的濃濃靈氣,神情迷醉的奔跑著,他真的是太高興了。

自從來到地球上就沒有見過比這金靈果的靈氣更加濃郁的東西,就算上次那一小片的儲靈藤也比不上這一枚金靈果。

很快孫宇就找到了金靈果的準確位置,可是他發現有一條小蛇用自己的那不是很長的身軀把金靈果圍的嚴嚴實實。

他仔細一感知,「我曹,這條小蛇竟然有相當於人們後天一重的實力,而且他還發現這條小蛇真的不一般,竟然是變異型蟒蛇。

變異型蟒蛇是孫宇根據自己在修真界的認知中知道的,這是一種可以隨意變大變小的蟒蛇,而蟒蛇的實力雖然只有相當於人們的後天一重,

但是再加上它那防禦超強恐怖的鱗片,就算是一般的後天二重武者都不一定能打敗它。

孫宇非常的奇怪,「這個靈氣如此稀薄的地方怎麼會有這種變異型蟒蛇,它到底是怎麼樣出現的呢?」 根據孫宇對變異型蟒蛇的認知,這是一個需要很多靈氣的才能誕生的神獸,而地球上明明沒有多少靈氣,那這變異型蟒蛇究竟是怎麼出現的呢?

孫宇這麼也想不明白,還是那句話,「想不明白就算了,」

孫宇見有一條這麼厲害的蟒蛇守護著金靈果,於是沒有急功近利的馬上就去搶奪,他看了看四周的地形,發現一個不錯的藏身地。

就在金靈果不遠處的一個大石板後面,到時候槍金靈果也方便點。

就在孫宇剛剛隱藏沒有多久,高峰一火幾人很快就到了,當他們看見金靈果還紅彤彤的掛在一株金靈草上,心裡總算是放心下來。

他們自從看見孫宇留下的腳印以後就使勁不停的趕路,要是他們感到的時候金靈果要是不見了,那他們可能要被氣死。

「咦!我上次的時候明明是一條很大的蟒蛇,這次怎麼變成了一條這麼小的小蛇?真是奇怪。」高峰一臉詫異的自已自語道。

「你是說你上次看見的是一條很大的蟒蛇,而現在只有一條小蛇,那不是更好嗎!這樣可以省事。」司徒哲一臉的無所謂道。

「不對,我總感覺這條小蛇不對勁,我怎麼感覺它比上次我看見的那條大蟒蛇還要厲害。」高峰突然露出了吃驚的表情。

「這還是你第一次露出吃驚的表情,你說說這是怎麼回事吧!」另一個少年接話。

「你們看見沒有,這條小蛇守護金靈果的姿勢跟上次我見到的一樣

,該不會它可以變大變小吧!」高峰越想越激動。

如果他的猜測要是正確,那這條小蛇可就非常的不一般啦!肯定是什麼非常厲害的動物。

「這樣,你們先給我盯著,我去試試看,如果我一個人不行的話你們就一起上,盡量快點那下,免得夜長夢多。」高峰對著他們到。

「嗯,沒問題,先試試也好,如果你一個人能夠拿下就最好啦!」司徒哲又是陰邪的笑道。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笑什麼。

高峰手提一把普通長劍慢慢的靠近小蛇,想要給小蛇一個巧妙的偷襲。

可是小蛇雖然不是一個人,但是它們的生存本能還是有的,高峰才剛剛接近,小蛇就伸出了頭部,一條長長的蛇信子吞吐著,時不時放出一種氣味難聞的氣體,讓人看著都感覺心驚。

高峰見沒有辦法,於是主動進攻,只見他提起長劍有條不紊的刺了過去,想要直接刺中小蛇的腦袋。

就在這時候,小蛇那圍著金靈果的小小身軀突然變大了起來,很快就變成了一條大蟒蛇,嚇的高峰趕緊後退,那樣子狼狽之極。

而司徒哲等人也是一臉吃驚的看著突然變大的蟒蛇,「這還是剛才那個小蛇嗎?這******太坑了吧!連一條蛇都知道要怎麼坑人了。」

就在高峰後退的時候,大蟒蛇張開大嘴就朝他咬了過來,嘴裡的蛇信子還不聽的活動著,就好像高峰已經是它的早餐一樣,純粹沒有把他放在眼裡。

高峰也是果斷,見大蟒蛇開始攻擊自己,雖然不是對手,但是擋住一下還是沒有問題的,只見他一邊後退,一邊提起手中的長劍對準蟒蛇,只要它敢伸過來,他就會毫不猶豫的刺下去。

但是蟒蛇也很聰明,見高峰開始後退,它也就在金靈果旁邊不動了,弄的司徒哲等人直跺腳。

「這傢伙還是畜生嗎?畜生有這麼聰明?」幾人這麼想道。

「我們怎麼辦?難道要直接把它幹掉嗎?」司徒哲對著高峰問道。

「我打前鋒,你們來三個人跟我一起去把它幹掉,就算干不掉也要把它引開,剩下的一個人去摘金靈果,金靈果馬上就要成熟啦!再晚我怕會生變故。」高峰見幾人都皺眉,顯然是不想為他人做嫁衣。

如果自己去苦戰,結果什麼也得不到,那且不是要被氣死,這是常識,而高峰也明白這點,所以他才有這樣的提議。

首先,這樣的提議實施后,剩下去摘金靈果的就只有一人,而一個人還不敢再這麼多人面前吃獨食,所以高峰的提議剛剛出口,很快得到了大家的認可。

很快四個人一起朝大蟒蛇進攻,留下司徒哲一個人在那兒,等待著蟒蛇被引開,他好去摘金靈果。

而孫宇在看見他們的行動之後,馬上做好了搶奪金靈果的準備,他掏出一塊黑色的面紗蒙在臉上,只剩下一雙滴溜溜的眼珠在轉。

還是高峰比較拼,他手持長劍直接朝蟒蛇刺了過去,其他三人也是拿出自己最拿手的絕技,跟蟒蛇大戰了起來。

高峰一直想的是怎樣幹掉這條大蟒蛇,而其他三人卻只是想拖住蟒蛇,好讓司徒哲摘取金靈果,這就讓高峰吃了很大的苦頭。

高峰一直是很賣力的戰鬥,可是他越戰越發現其他人不對勁,這才提醒道:「你們這樣是沒用的,連引開都不能,讓司徒哲一個人怎麼去摘金靈果?」

「大家用心點吧!你們難道不知道這麼厲害的蟒蛇,全身肯定都是寶貝,所以你們還等什麼呢?」高峰一聲冷笑,說完又開始進攻。

這次那幾個人倒是沒有繼續偷懶,也都開始努力的進攻,開始他們也是沒想那麼多,現在經過高峰一提醒,都知道了蟒蛇的重要性。

隨著幾人的快速猛攻,蟒蛇開始有些不敵,然後慢慢的為了自保而移開了金靈果周邊,讓高峰等人一陣高興。

求婚成癮:霸蠻總裁強撩妻 隨著高峰等人不斷的進攻,蟒蛇身上開始出現了傷勢,一片片鱗片被打落在地,身體上到處血淋淋的,看起來非常的恐怖。

就好像剛剛從血池裡面爬出來的一樣,全身布滿了鮮血,這時候蟒蛇離金靈果也隔了還幾米的距離,而金靈果馬上就要成熟,所以這可不能拖,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該我出手的時候到了,」就在蟒蛇離開了金靈果之後,金靈果的成熟期也是到了,司徒哲一邊欣賞這一場戰鬥一邊往金靈果靠近。

就在這個時候,有好幾個人影同時出現在了司徒哲的面前,把他嚇了一跳。

也就是在他們愣神的一瞬間,孫宇動了。只見他快速運轉體內的靈力,蒙上了自己的臉,飛快的就來到金靈果旁邊,抓住金靈果的樹根連根拔起。 從孫宇的出現到抓住金靈果,也就兩三個呼呼吸的時間,高峰等人都還在全神貫注的戰鬥。

而司徒哲卻被那突然出現的幾個人嚇了一跳,一時也沒有回過神來,這幾個突然出現的人也是蒙著面紗,看不清什麼模樣。

當其中的一個人正準備去摘金靈果的時候,孫宇已經率先抓住了金靈果連根拔起,就當孫宇準備跑路的時候,那個蒙面人憤怒出手,那速度快到了極點。

孫宇剛剛用盡全身的力氣拔起了金靈果的樹根,這時候正是舊力已去,心力未生的關鍵時刻。

就在關鍵的時候蒙面人含怒出手,一掌打在了孫宇的肩膀上,孫宇頓時感覺自己肩膀處的骨頭都快要碎裂了一樣,一股強烈的疼痛感瞬間傳進腦海,讓他有種即將暈闕的感覺。

不過孫宇可是在私人堆里打過滾的人,如果這點疼痛都受不了,那他也是白混啦!

之所以會有這麼強烈的疼痛感,那是因為孫宇現在的肉身太過薄弱,現在他完全沒有找到什麼辦法能夠打磨自己的肉身,主要就是這個世界的資源太過缺少。

而打磨肉身所需要的資源更加難尋,所以孫宇一直都沒有淬鍊過自己的肉身,還是上次在突破的時候被靈力簡單的過濾了一遍。

雖然孫宇承受了強烈的疼痛感,可是他完全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就連高峰等人都還沒有發現這邊的狀況。

藉助蒙面人的一掌,孫宇退出了很遠的距離,這才停了下來,他用手揉了揉被蒙面人打傷的肩膀處,然後慫了慫雙肩,這才感覺肩膀處的疼痛稍微的好了那麼一點。

而也就是在孫宇在遠處停下來之後,眾人這才反應過來,大家的首先看的就是金靈果的位置。

當發現金靈果已經不在,在看向這突然出現的一群蒙面人,其中一個人手上正拿著金靈果。

而且還是連根拔起。這是斷了他後人的後路啊!如果孫宇只是摘了金靈果的果子,那麼以後還是有機會獲得金靈果的。

可是孫宇也太狠了,盡然連根拔起,這讓大家如何能不怒,高峰等人沒有繼續攻擊蟒蛇,幾個突然出現的蒙面人也沒有繼續圍著司徒哲。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孫宇,有人已經開始準備往後面包抄,不讓孫宇跑了才是。

孫宇蒙著面,一雙眼睛滴溜溜的看著眼前的所有人,不知道在想什麼。

「這位朋友未免太不講規矩了吧!你這一來就把金靈果獨吞,讓我們大家在這裡替你做擋箭牌嗎?」高峰第一個開口道。

他也是被突然出現的幾個蒙面人給弄糊塗啦!孫宇幾乎和他們幾個蒙面人是一起出現的,可是沒想到他們自己倒是先打了起。

「規矩?什麼是規矩?規矩不都是人定的嗎?只有誰的拳頭夠硬,那誰就是規矩的制定者。」孫宇蒙著面,但是大家依然能夠從他的語氣裡面聽出來,他到底有多麼的傲氣。

「說的好,只有拳頭夠硬,才是規矩的制定者,那我就看看閣下的拳頭到底有多硬吧!」一個蒙面人說道。

從他的聲音里可以聽出,這應該是一個少年,而不是那些老古董而這個人也是剛才出手打了孫宇一掌的人。

從剛才蒙面人出手的力度來看,那應該是一個剛剛達到後天一重的人,而這樣的人孫宇會怕嗎?

當他說出要出手對付自己的時候,孫宇就想到了很多種報一掌之的仇的方法。

就在蒙面人動手的時候,高峰等人分散開來,從四面八方圍著,這是怕孫宇跑啦!不過他們的擔心顯然是多餘的。

孫宇不但沒有跑,只見他快速把金靈果收好,然後迎上了蒙面人的進攻。

蒙面人好像修鍊的就是掌法,所以這次出手依然還是那套掌法,不過孫宇看得出來,這次蒙面人打出來的掌法明顯比開始的威力要強上不少。

「既然你用的是掌法,那我就用拳頭來試試你這掌法的威力吧!歸元拳法第一式,一拳震地」

孫宇大吼一聲,體內歸元訣遠轉,歸元拳法第一式一拳震地呼之欲出,人還沒到,手臂上一條栩栩如生的小龍率先攻擊了出去。

「我不相信你有這麼厲害,你一定是在虛張聲勢,看我怎麼破你的拳法。」蒙面人見孫宇的拳法那麼恐怖,認為他是在虛張聲勢,依然勇敢的一掌打了出去。

可是馬上他就不會這樣想了,就在兩人拳掌相交的時候,嘭,一聲震動從兩人的中間傳來。

緊接著一人便是直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橫飛出去,嘭的一聲,狠狠的砸在不遠處的地上。

當大家看清楚被打飛的竟然是蒙面人的時候,心裡頓時一驚,特備是那幾個一起來的蒙面人。

他們可是知道這個蒙面人的實力有多厲害,可以說他們幾個加起來也打不過他一人。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