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現在插播一條最新得到的消息,我台記者聯絡到了此次不雅照事件的當事人之一,何芸詩小姐,何芸詩小姐已經同意了我們的採訪。」

一聽到這個消息,仲楚文立刻從地板上跳了起來。

仲世英也是兩眼瞪得發直。

仲楚文那些狐朋狗友在這個時候拋棄仲楚文。甚至抹黑他,基本上也不會有什麼大問題。因為於大局並不會有多少影響,但是何芸詩要是這個時候也跳出來。給他安上一個黑帽子,他就算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這就是落井下石,雪上加霜,而且她還是一顆重磅炸彈。

就連仲世英也是緊緊盯著電視屏幕,就差沒破口大罵了:「這個女人,到底想幹什麼?不能躲幾天嘛?想出風頭也想瘋了吧,都這種時候了,還出來添亂?」

「見鬼,這女人…真是的。」仲楚文拿出手機正準備給何芸詩打電話,突然醒悟過來,她這個時候哪裡會接啊,再說了,說不定這也許是錄播呢。

「何小姐,請問,這兩日網路上傳得沸沸揚揚的不雅照,女主角是您本人嗎?」

「不錯!」何芸詩坦然承認道。

「請問,那冒昧地再問一下,男主角確定是著名的豪門世家公子仲楚文先生嗎?」

「不錯!」何芸詩又坦然地答道。

「草!」仲楚文猛地一拍桌子,「這個死女人!」

「活該,看你找的好女人!」仲世英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那請問,仲楚文先生和您是情侶關係嗎?」那記者又微笑地問道。

「以前是!」何芸詩輕輕地搖了搖頭,「不過現在已經不是,確切地說,我和仲楚文先生之前勉強算得上是情侶。」

「你的意思是說,這些照片是你們之前作為情侶的時候拍的?」

「嗯。」何芸詩點了點頭,「不過我得澄清一點,現在我和仲楚文先生已經不是情侶關係,當初也是我自己主動追求仲楚文先生,至於這些照片和視頻…」

何芸詩停頓了一下后,接著說道:「你知道的,情侶之間,有時候難免過激一點,不過我相信會這麼做的應該不只我們這麼一對,你們也可以看得到,其實當時主要還是因為我的主動要求拍的照片,說到底,都是因為我的錯才造成今日的結果。」

「同時我覺得這些照片是屬於我私人的東西,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儲存的東西會被盜取,並且還被公然拿出來放到網上,這給我帶來了嚴重的傷害,我會通過法律途徑起訴發表這些圖片的網站和媒體。」

「也希望轉載的網站和媒體能夠儘快刪除這些不良和非法的圖片,謝謝。」

老婆大人,名正言順 「…」

「這個女人總算是有點良心。」仲世英聽完整個的採訪之後,頓時鬆了一口氣,之後看了看仲楚文,皺了皺眉頭,「你怎麼會讓一個女人拍這種照片,還保留下來呢?」

仲楚文也完全沒想到何芸詩竟然會為了幫他脫困,把一切都攬了下來,心裡頓時萬分的感慨,不知不覺地說道:「那些東西都是我自己拍的,和她沒有半點關係。」

「啊,這麼說,她是為了你才大包大攬的?」

仲楚文點了點頭:「算是吧。」

「你啊你,找了那麼多的女人,也就這個何芸詩總算是有點擔待,只可惜啊,她不是沐輕雪。」

仲楚文聞言,眉頭微微一皺,淡淡地說道:「爸,和沐家的結盟真的那麼重要嗎?我看近年來沐家一直都有擺脫我們仲家影響的意圖,我們就算強行留下他們也沒多少意思。」

「話不能這麼說,仲沐兩家數十年的交情,那是用血水換來的,現在又豈能說放棄就放棄,若是被你爺爺聽到了,他非揍你一頓不行,要知道,眼下沐家已經沒有男丁繼承未來沐家的產業,你若是能娶了沐輕雪,以後就可以順利成章地繼承沐家的一切,屆時,這天下第一家族絕對會穩穩地落在我們頭上。」

聞言,仲楚文不由搖了搖頭:「爸,你想得太天真了,沐家又怎麼可能甘心把沐家的一切交到我們手裡,他們不是要求日後所生後代,必須一個姓沐,繼承沐家一切嗎?」

「哈哈,笨蛋,這種事情你就算答應了他們又如何,等我們老一輩的死了,日後一切還不是你說了算,再說了,你只生一個,他們也沒辦法啊。」

仲楚文聽了,心裡不以為然,不過也不想反駁什麼。

仲世英看到仲楚文沉默不語,不由嘆了口氣:「其實,為父也是有些擔憂,沐輕雪如此聰明之人,你恐怕是駕馭不住的,所以她若真嫁給你,心卻不在我們仲家,恐怕反而還是一件禍事,搞不好,仲家日後變成沐家的也有可能。」

仲楚文聞言心道,可不是嗎,現在她和寧逸兩個人的關係有鼻子有眼的,自己更害怕的是,就算她嫁過來了,最後自己莫名其妙喜當爹才叫可怕,到時候沐家的財產拿不到也就罷了,還把仲家的財產也給葬送了,自己還不知道。

一想到這點,他突然叫了起來:「對,這件事肯定和他有關係。」

「什麼一驚一乍的,你說什麼呢?」仲世英被仲楚文唬得一跳,不由出聲斥道。

「寧逸,肯定是他,這些不雅照的幕後推手肯定是寧逸。」

「寧逸是誰?」仲世英一臉莫名其妙地問道。

「他是風影若的未婚夫,不過今日風影若否認了,上次我在南大比賽,打輸了就是因為他才造成的,若不是他,我和沐輕雪的關係不會這麼差,而且沐輕雪還把洗雪送給了他,還曾經有傳言說沐輕雪和他的關係不明,如果這傳言是真的,那麼他幕後推動來污衊我的名聲,好讓沐輕雪順理成章擺脫了我,這一切完全合理。」

「這小子是哪根蔥?莫非就是那個輔助風影家那兩個女娃兒重新掌權的那個寧逸?」仲世英頓時有點印象了。

「對,就是他,那小子,我看著他不知怎麼的,就是覺得彆扭。」

「風影家…」仲世英聞言,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你不說我倒是差點忘了,這馬家現在已經被沐家全部吞併消化了,那麼海西大區,還有必要存在風影家嗎?」(未完待續)

ps:感謝[ryanfu7]巨巨打賞

感謝兄弟們的寶貴月票 仲楚文的心神已經拋到了九霄雲外去了,現在有何芸詩主動出來頂缸,他一下子輕鬆多了。

你沒聽人家說,當初是她主動勾引自己的,照片和視頻也是她拍的,自己也是受害者,所以這從頭到尾,有自己什麼事啊,當然沒有,自己只是很傻很天真。

當然了,這話他一個大老爺們自然不好意思說出口。

不過現在接受採訪應該是沒問題了。

很巧,馬上就有仲家的負責公關的管家前來諮詢他,有媒體要採訪他,問他要不要接受。

仲楚文一想,這是澄清自己的最佳機會啊,立刻同意了。

時間安排在黃金時間19點,仲楚文看著還有時間,趁著心情大好之際,決定給何芸詩打個電話,再確認一遍,免得那女人到時候整出什麼其他幺蛾子出來,突然來個翻臉不認人就完蛋了。

當,,小說.然,他更想知道,這個女人為什麼願意這麼做,畢竟她這麼犧牲,那代價可是很大的,說不定以後的娛樂圈生涯就要從此和她說拜拜了。

電話打通,那邊何芸詩還不到中午,不過她顯得並不是很熱情:「怎麼了?」

「為什麼這麼做?」仲楚文擺出一副風輕雲淡的模樣問道。

「什麼為什麼這麼做?你指哪件事?」何芸詩一副迷惑不解的樣子反問道。

仲楚文頓時有些尷尬,感情人家都不當一回事,只好明說道:「就是電視上你承認的那些。」

「噢。沒什麼,反正我已經爛了。那就讓它更爛一些吧,無所謂了。」何芸詩淡淡地答道。

仲楚文聞言。心裡還是有些感觸的:「謝謝你,阿詩,你看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你儘管開口。」

「不用了。」何芸詩依然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你還是儘早跟沐輕雪解釋吧,現在應該還來得及,希望能夠幫到你。」

這才是自己馬子啊!仲楚文聞言,感動得都快要落淚了,這天底下還有這麼好的女子嗎。對自己全心全意,而且還不吃醋,為自己著想,讓自己去找她的情敵,簡直就是古代的那種賢妻啊。

可是自己偏偏沒辦法娶她。

公平嗎,不公平。

去特么的家族聯姻,自己應該找這麼個老婆才是王道,更何況何家也不是什麼小門小戶啊。

仲楚文越想越不甘心,想到何芸詩在床上給自己的快樂。各種姿勢各種口活,想到她為自己所做的犧牲。

簡直似乎好像很對不起她。

「阿詩,我真的很對不起你,如果不是因為家族的原因。我寧願娶你,也不會去娶沐輕雪這種高高在上的天之驕女。」仲楚文感動滴說道。

那邊,何芸詩俏臉一陣冷笑。你丫的是癩蛤蟆吃不上天鵝肉才這麼說的吧,但她還是立刻收起冷笑。一副感慨的樣子幽幽地說道:「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如果可以,我寧願當初沒有遇見過你。」

下面的台詞?

何芸詩看了看電腦屏幕,又接著說道:「我何芸詩雖然被千萬人說水性楊花,但在我內心深處,無論以前,還是以後,心裡始終只有你一個,我的心只為你純潔。」

草!感動!仲楚文瞬間心裡一陣熱騰騰的感覺。

而何芸詩說完之後,忍不住乾嘔了一生,盯著電腦屏幕,一陣的咬牙切齒,這個神秘之客真特娘的噁心,這種詞也好意思編出來。

「放心,阿詩,等有朝一日,我掌權之後,一定讓你風風光光嫁入我仲家。」仲楚文信誓旦旦地說道。

何芸詩輕輕呸了一口,等到那天,老娘都已經人老珠黃了,嫁個毛阿。

但她看著屏幕,卻是柔聲說道:「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心裡各有彼此就行了,好了,不多說了,你忙你的吧。」

說完,直接要掛電話。

仲楚文心裡躊躇了一下,只好說了一聲:「那好吧,你要是有任何需要,隨時給我打電話。」

*****

別墅里,今天下午沒課的寧逸和風影若以及沐輕雪難得的一起聚集到了一塊。

當然是看八卦新聞。

看著仲楚文的那些不雅照被爆出來之後,沐輕雪臉上並沒有多大的表情,沒有同情,也沒有忿恨。

更多的是她原先對普通人的那種淡漠。

寧逸知道,當這麼一個人被她這麼看的時候,仲楚文對於沐輕雪而言,也就只是一個路人罷了。

隨後看何芸詩的採訪記錄,頓時讓寧逸很是驚訝,他不由盯著沐輕雪,奇怪地問道:「難道他們是真愛?這麼一來,仲楚文的壓力會減少不少。」

沐輕雪只是冷笑,看了看寧逸:「真愛?恐怕未必。」

寧逸看她的眼神,立刻就嗅到了一股陰謀的味道,不由好奇問道:「能不能透露一下接下來的劇情。」

這些不雅照如何流出來的,寧逸不知道,但他可以肯定,沐輕雪肯定是幕後的黑手。

難道,連何芸詩也只是她的棋子?

寧逸頓時感到各種的凌亂,這個妞簡直是天上地下無所不能啊,仲楚文會被她活生生玩死的。

「具體我也不大清楚,不過你可以繼續看唄,我們還是繼續討論我們自己的計劃吧。」沐輕雪看了電視一眼,似乎並不關心了。

當然,他們確實不怎麼關心仲楚文的醜聞問題,因為今天沐輕雪過來,明面上是在談一個合作。

這個合作重要性比起仲楚文的八卦新聞要大多了,因為沐輕雪提出了一個驚天方案。

這個方案是,收購長風大橋、南陵大橋以及臨海大橋。

寧逸以為她在開玩笑,但看她的表情一點都不像在開玩笑。

「我給大橋的擁有者海央區政府提出了這個申請,他們一開始也很驚訝,因為經營這三座未來根本不可能有收益的,所以經營大橋運營肯定是一個賠本的買賣。」

寧逸盯著她,突然知道她為什麼會異想天開了。

她這是要對付林家啊。

這幾天,仲楚文的不雅照事件傳得是沸沸揚揚的,全國上下的人都在討論這件事。

但是林家和馬家卻趁著這個新聞炒得熱火朝天的時候,已經開始悄悄滴完成了對丁家電影城的全部收購,收購價是象徵性的一千五百萬。

但是後期的改造投入,林家和馬家的預算據說會達到三十個億,他們將會打造整個陵蘭島最豪華最堅固的基地。

據說馬家已經廉價變賣了大量的資產,套現,並且注資進入一個叫宏興的基金,而宏興基金的最大投資項目,就是改造丁氏電影城變成未來的林家藍祥基地。

現在項目已經啟動,大量的資金已經注入。

而這個節骨眼上,沐輕雪卻突然悄悄滴向政府提出收購三座大橋。

寧逸不得不佩服眼前這個嬌滴滴的大美人,這簡直太黑了。

他無法想象,當林家和馬家耗費幾十個億把基地建好之後,卻突然發現,他們沒法運轉的時候,不知道臉上會是什麼表情。

「政府同意了嗎?」寧逸現在最關心的就是這個問題了。

能夠讓林家的投資化為泡影,寧逸當然樂意見到,只不過政府會同意嗎?

這才是關鍵的。

按道理,這種東西政府一般是不會同意的,但是現在不一樣,畢竟三座大橋現在已經失去了本來的作用,那三座大橋原本是用來連接陵蘭島和海央區的,但是現在陵蘭島已經成了無人區,這三座橋失去了利用價值,有人願意買走,政府應該是樂觀其成。

但是,最終答案還是要等沐輕雪揭曉。

沐輕雪微微一笑,隨即搖了搖頭:「當然不會同意。」

聞言,寧逸臉上頓時一陣的失望,不同意,那還有什麼好扯淡的。

「別急,政府是不會同意出售大橋,而且就算肯,也沒法全部同意,因為南陵大橋是風影家捐資建造的,擁有優先管轄權,所以其實風影家才有資格做出決定。」

「還有這種事?」寧逸轉頭看了看風影若。

風影若也是滿臉的訝異,她貝齒咬著櫻唇,歪著腦袋想了一會兒:「這個我真不知道,不過我馬上打電話問問方伯,應該沒問題。」

「不管怎麼樣,南陵大橋現在問題肯定不大了,我相信政府沒必要騙我們。」沐輕雪說道。

寧逸點了點頭:「我也覺得是這樣,若兒你趕緊確認一下。」

風影若聞言,立刻撥了電話。

不到五分鐘,結果確認了,南陵大橋真的是風影家籌建的,而且真的擁有管轄權,只不過現在風影家沒去管而已。

「哈哈,這麼說來,就有意思了。」寧逸腦海里已經開始想象,自己讓人在南陵大橋上面設置一個管卡,過一輛車收一萬塊的那種場景了。

簡直不要太美妙。

「別開心太早,雖然說南陵大橋最方便,但不是還有長風大橋和臨海大橋嗎?」風影若輕輕白了寧逸一眼說道。

「這個也不是問題了。」沐輕雪笑眯眯地介面說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