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爸,出事了,邵氏集團百分之八十的員工罷工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中年人匆匆的走了進來,這就是邵清盈的父親邵平原。

「為什麼會這樣?」邵元化猛的站了起來。

「具體不清楚,不過好象是二弟削減了員工的福利,員工們紛紛表示不滿。」邵平和低聲道。

「讓他滾回來。」邵元化大怒,邵平安這是想幹什麼?邵氏集團現在本來就是風雨飄搖之際,股份大跌,公司亂成一團,他還削減員工福利,他這是要毀了邵氏嗎?

「爸,那些員工真的該整治整治了,我不過就是取消了一些沒必要的福利,他們就在那裡鬧事,太混賬了……」

就在這個時候,邵平安邊說邊憤憤的走了進來。

「這是誰的主意?」邵元化喝道,這個時候削減員工福利,這是想把邵氏往死里推嗎?

「這……是公司高層一致的決議,盈盈之前給員工的福利太好了,是其他企業的二到三倍,這樣我們每年會多出很多開支,所以……」 當第一縷陽光從附近山頭上剛剛綻放而出的時候,杜風雙目陡然間一睜而開,雙手緩緩掐訣,一股龐大的氣息立刻從身上衝天而起,體表金光一閃,一件金色的鎧甲將杜風的身軀完全覆蓋住。

此時,轟隆隆的連串悶響后,高空中狂風大起,烏雲密布。

盤坐於地面的杜風,對這一切視若無睹,只是揚手沖身下打出一道法決。剎那間,以其為中心,地面上的一聲低沉的嗡鳴聲響起,而後無數靈紋如同活過來般的紛紛流轉起來,並形成上百個大小不一的陣紋,忽暗忽明的閃爍不定起來。

附近天地靈氣一陣劇烈震蕩,無數五色光點密密麻麻的在虛空中浮現而出了,遠遠望去一眼看不到盡頭,彷彿充斥著整個天地之間,聲勢好不浩大!

「終於要開始了!」遠處警戒的風行烈與風清業二人大為緊張,目不轉睛地注視著盆地中的情形。

而引起這一連串舉動的杜風,卻是雙目始終緊閉,面上絲毫表情沒有,竟再次入定起來。但隨著四周陣紋的閃爍,其身上氣息也幾乎每一時刻都在徐徐增加中。

雖然這種增加的幅度非常緩慢,甚至不用心查看幾乎都無法察覺,但是時間一長,增加的幅度仍然驚人之極。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

杜風的身形動者不動一下,但身上的氣息卻以不變的速度一直在緩緩增加,彷彿要一直持續下去一般。

……七日之後,杜風身上的氣息不知不覺間已經強大到了一個令高級尊者都要心驚膽戰的程度。

而在高空中,黑色鍋底般的烏雲將整片天空都覆蓋在了其下,一絲日月之光都無法穿透而出。整個盆地更是變得黯淡無比,給人一種陰沉無比的感覺。

只有那些天地靈氣所化光點,還是靜靜的懸浮在虛空各處,不過也由開始的豆粒般大小,變成了此時的雞蛋般巨大。遠遠看去,彷彿無數巨型螢火蟲在空中漂浮不動一般,並散發著柔和的靈光。

杜風終於睜開了雙目,瞳孔中精芒閃動不已,彷彿兩團刺目的電光在眼眶中跳動,二話不說的驀然一抬手拍向天靈蓋,金色光霞一閃,一個一尺多高的金色元神一下浮現而出。

這元神雖然身軀嬌小,但小臉緊繃,方一現身後,就立刻小手一抬的沖高空一點而去。

一聲霹靂!空中烏雲內銀光一閃,一道丈許粗大的電弧就從中一劈而下。

金色元神雙目一眯,竟不躲不閃的只是小口一張,一股青霞飛卷而出。「噗嗤」一聲巨大電弧絲毫阻擋沒有的劈到了下方,但一閃即逝后,就被元神巨鯨吸水般的全吸入了小口中。

接著金色元神兩手猛然一搓,身上雷鳴聲一響,無數電弧彈射而出,竟凝聚成一個個斗大的銀色雷文,同時發出悶響的向四面八方彈射而去。

一連串的轟鳴后,這些銀色雷文竟憑空沒入四周虛空不見了蹤影。

下一刻,一股無形力量在四周虛空中一下爆裂而開,附近原本靜止的五色光球一陣騷動。密密麻麻的光球在狂閃中,一下盤旋飛舞的飄動起來。

不僅如此,金色元神在空中盤坐之後,單手一掐訣,下方肉身散發的強大氣息忽然一卷而起,一股彷彿可以碾壓一切的恐怖靈壓瞬間降臨到了盆地上空,再滴溜溜的一旋轉。

以杜風為中心,空中驀然多出一個巨大的無形漩渦,將四周飄蕩的光球瘋狂的撕扯而進,再化為絲絲靈霞的往下方狂泄而下。

杜風元神和肉身體表靈光一閃,同時浮現出一道道金燦燦的靈紋。

五色霞光方一接觸二者體表,金色靈紋立即光芒大放,這些霞光全都無聲無息的沒入其中。

盆地上空的巨大漩渦將光球不停的捲入其中,而巨大漏斗般的漩渦則從底端噴出霞光,從高空往下源源不斷的灌注於杜風元神和肉身之內。

隨著時間流逝,元神體表漸漸明亮而起,而下方肉身肌膚則愈發晶瑩光滑……

不過一頓飯的工夫,二者一個被金燦燦的光暈遮掩住了身形,一個被金色鎧甲覆蓋下的身體則是全身上下晶瑩仿若白玉一般。

不過這時候,盆地上空元氣所化的光球,也終於全被一掃而空,一下讓大片虛空變得空蕩蕩起來。

杜風元神一見漩渦中的五色靈霞一斷,小臉不禁一沉,雙手一掐,手心中金光浮現,一顆頭顱般大小的金色光球出現,而後往高空一揮而出。

金色光球瞬間激射而出,停於空中。元神肉呼呼的小手只是沖空中一招,巨型光球狂閃數下后,一下發出轟隆隆聲的爆裂而開。

愛若回首 無數金色符文狂涌而出,再飛快一卷下,竟化為另一個金燦燦的巨大漩渦,瞬間就和原先漩渦重疊交融到了一體。

元神臉色低垂,口中低吟聲不斷,念誦著咒語,小手再一晃下,金光閃動,數道水缸般粗的金色光柱頓時氣勢洶洶的一噴而出,正好擊中了空中漩渦的底部,並無聲無息的沒入其中。

金色漩渦中嗡鳴聲大起,體積瞬間狂漲。不過幾個呼吸間的工夫,金色漩渦就化為了巨斗般的龐然大物,幾乎將三分之一的盆地全都遮蓋在了其下。

杜風元神見此,臉上頓時露出歡喜之色,小手再一掐訣的沖金色漩渦一點。頓時金色漩渦中嗡鳴聲一沉,取而代之的卻是傳出了仙樂般的梵音之聲,同時一股股彷彿能撕裂蒼穹般的巨大吸力從中一卷而出,並化為陣陣波浪的向四面八方狂卷而去。

下一刻,整個天空呼嘯聲一起,向四周天邊飛快地一散而去!片刻之後,天邊就傳來陣陣比先前呼嘯聲更為驚人的轟鳴之聲,彷彿有驚濤駭浪正從更遠的地方滾滾而來。

靈光一閃,附近天邊就先浮現出一抹艷麗之色,但馬上轟鳴聲一下大起,無邊無際的艷麗靈潮就滾滾湧現而來。

杜風元神見此,神色微微一動,瞳孔中精芒一閃,頓時就看清楚了那靈潮的真面目。竟是不計其數的五色光球密密麻麻的匯聚一體,才形成了這種驚人的天象。 第11章逐漸復甦

昏暗的燈光照料一下,見到一個渾身青黑色的嬰兒趴在王珊珊的身邊,一雙漆黑的眼睛打量著自己,這一刻,所有人的內心幾乎都要被嚇的崩潰。

「啊~!」

眾人尖叫,恐懼徹底爆發,下意識的逃離王珊珊的身邊。

「該死的,這鬼嬰襲擊不了我,轉而襲擊其他人了么?」楊間死死的握緊拳頭,深感一種無力。

他想救她,可是卻不敢靠近過去。

自己身上的那隻眼睛也只能看破鬼域之中的黑暗而已,自保都只是下意識的舉措,根本沒有手段對付這鬼嬰。

「走。」

一咬牙,幾乎下意識的就想跑。

「咯,咯咯,救,救救我…..」

王珊珊此刻一臉痛苦,她像是一條頻死的魚兒一樣,張著嘴巴,手掌艱難向著楊間伸出,彷彿那是最後一絲希望一樣,艱難的發出求救的聲音。

楊間雖然沒有回頭,但腦袋後面的眼睛卻看見了這一幕。

看見同班同學王珊珊的那痛苦求救的樣子,他下意識的停下了逃跑的腳步。

這一幕和之前方鏡推自己進廁所何其相識。

王珊珊此刻還沒有失去意識,她心中雖然無比的恐懼,但絕望關頭卻無比渴望有人能夠幫一幫自己。

「如果現在離開了我和方鏡又有什麼分別,拿同學的性命拖住厲鬼,只為自己活命?」

楊間內心產生了掙扎:「王珊珊和段鵬,鄭飛他們不一樣,段鵬和鄭飛是死有餘辜,誰讓他們為了活命想要害死我。」

「而且現在我應該也算是馭鬼者了,擁有厲鬼的力量,已經不算是普通人了,救人未必自己就會死。」

一瞬間,他心中想了很多。

腦後的那隻鬼眼一直看著王珊珊,看著她那痛苦掙扎的臉色,還有那漸漸垂下的手臂。

再不救,王珊珊一定會被那鬼嬰活活勒死。

「他娘的。」

楊間罵了一聲,立刻轉身跑了過去,毫不猶豫的一拳打在了勒住王珊珊的鬼嬰腦袋上。

要是這一幕上傳到網上去,自己如此暴力的毆打一個嬰兒,肯定會被鍵盤俠活活噴死。

鬼嬰挨了一拳,腦袋一處地方乾癟了下去,但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一雙漆黑的眼睛怪異的看著楊間。

「哇嘎嘎……」

一聲怪叫,鬼嬰似乎被激怒了,鬆開了王珊珊,撲向了楊間,那臉頰裂開,嘴巴張開,超過了人類的極限,一口將他的半截手臂吞了下去。

冰冷,粘稠,像是被吸進了一個黑洞一樣,不但手臂甩不出來,而且整個人都在不斷的沒入那張漆黑的大嘴當中。

「咳,咳咳。」

王珊珊此刻幾乎癱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我要被吃了?」

楊間感覺身軀有種被融化的跡象,似乎渾身的血肉都在湧入那嘴巴當中,很快就要被活生生的吃掉了。

然而。

一陣刺痛,從手臂上傳來。

如同被硬生生的撕開皮肉,又好似碾碎靈魂一般。

鬼嬰此刻痛苦的怪叫一聲,將楊間的手臂吐了出來,然後像是失去了活力一樣啪嗒一下掉落在了地上,然後迅速的往後爬走,似乎正在逃跑,很快就消失在了樓梯之上。

「該死的,又是這種感覺。」

楊間冷汗直冒,痛的渾身顫抖,忍不住慘叫起來。

卻見他被鬼嬰吞下的那半截手臂上冒著紅光,皮肉被什麼東西硬生生的撕開了,一個個猩紅色眼珠子從傷口處冒了出來。

之前手背上只是一隻眼睛,被鬼嬰襲擊之後腦後冒出了第二隻眼睛。

但現在,被咬了一口卻一下子氣長出了四隻眼睛。

紅色眼睛的數量迅速暴增了。

或許也正是因為如此,才逼退了那鬼嬰。

「楊,楊間,你怎麼樣了,你沒事吧。」

王珊珊死裡逃生,雖然驚魂未定,依然滿臉恐懼,但心中卻知道剛才是楊間救了自己。

看著楊間痛苦的在地上打滾,她帶著幾分急切問道,同時伸手過去想要扶他起來。

忽的。

楊間掙扎的動作一停,一條手臂以反關節的怪異姿勢突然伸出,抓住王珊珊的手掌,這動作不是正常人可以做出來的。

手臂上足足五隻眼睛,轉動著,齊齊盯著她。

「啊~!」

王珊珊嚇的癱坐在了地上,忍不住尖叫一聲。

但很快,手臂上的五隻眼睛卻又閉了起來。

這個時候楊間聲音響起:「我沒事,果然好人不好做,為了救你險些把自己給搭進去了,到底還是學不來方鏡那樣的心狠。」

痛苦迅速退去,他臉色蒼白的站了起來,靠在牆壁上,渾身肌肉都在抽搐。

那種宛如碾碎靈魂一般的痛苦他真的不想再經歷一次。

「被那東西咬一口彷彿整個人都要被吃掉,這就是周正肚子里的那隻鬼嬰的力量?真是可怕…..而且那玩意似乎還會成長,」

楊間看了看自己的手臂,他感覺皮肉之下有很多東西在蠕動,隨時都會冒出來。

那眼睛的存在感越來越強烈了。

的確是在復甦。

「對,對不起,是我拖累了你。」王珊珊低聲道。

「沒關係,救你這是我個人的選擇,我只是不想變成方鏡那種為活命不擇手段的人,而且在我被推進廁所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經死了,現在我不過是依靠厲鬼的力量苟延殘喘罷了,多活一分鐘是一分鐘,就算不救你,也活不了多久。」楊間道。

經過了這一切,他已經能明白自己的處境了。

「別愣在這裡了,快跟我走,要是那東西再來的話我們全要死在這裡。」楊間忍住疼痛道。

王珊珊帶著哭腔道:「我,我渾身沒有力氣,走不動了。」

「電影里演的沒錯,危機時刻女人就是會拖後腿,還容易害死人。」楊間說歸說,可是他卻看見王珊珊的后脖子處留有兩個青黑色的手掌印。

是那鬼嬰留下來的,像是刺青一樣留在她的身上,格外顯眼。

而且青黑的膚色正在往周圍蔓延,就像是急性的傳染病一樣。

他心中一凜,卻沒有提醒,因為眼下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鬼嬰只是被自己給暫時的擊退了,未必不會捲土重來。

若是再襲擊幾次,楊間覺得自己就要步周正的後塵了,死於厲鬼復甦。

「我扶你離開,還能走吧。」將王珊珊扶了起來,感到她渾身都在顫抖。

那是過度的恐懼造成的。

嘴上沒說,身體卻很老實。

「還,還能走。」

王珊珊道。身體下意識的往楊間身上靠去。

她並不是故意的,只是恐懼之下女子的本能讓她在尋求強大男子的保護。

此刻楊間顯然就符合這一點。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