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父親總算是平安的出獄了——當然,本宮知道,父親他吉人自有天相,一定能平安出來,而且,將來也一定能得到皇上的重用。」

「……」

「到那個時候,他借本宮的力,本宮也借他的力,我們父女兩總能再有出頭之日。」

「……」

「至於今天的晉陞——」

芙兒急忙對著她一福,笑道:「從今天開始,您就不再是婕妤,而是靜嬪娘娘了。」

沈憐香也笑了笑,但欣喜的笑容中,卻又透著一點冷靜。

「靜嬪,」

她慢慢說道:「這不是本宮最終想要的,這不過是個開始罷了。」

說到這裡,她慢慢起身,走到梳妝台前,看著銅鏡中映照的自己的模樣,她的容貌雖然在家鄉,也算是秀麗可人,自及笄之年,媒人便踏破了她家的門檻,也是因為如此,讓她有了應選的勇氣。

但進入後宮才知道,這裡的奼紫嫣紅環肥燕瘦,實在耀眼奪目,自己算不得出眾。

也難怪,貴妃不肯倚重自己。

但,無妨。

她不倚重自己,自己倚重自己。

況且,她也不是一個只靠著容貌,一輩子只想以色侍人的女人。

說起來,貴妃的容貌也算不得出眾,但,她照樣走到了今天。

她對著銅鏡中那張清秀得幾乎無害的臉露出了一點淡淡的微笑,柔聲說道:「你以為,你處處為難本宮,就能攔本宮的路了嗎?」

「……」

「可惜,本宮的路,從來都是自己走出來的,不是別人給的。」

「……」

「你儘管繼續為難本宮好了。」

「……」

「看看,是你笑到最後,還是本宮笑到最後。」

「沒錯。」

芙兒急忙說道:「靜嬪娘娘一定是笑到最後的人。」

說著,她又殷勤的說道:「今天大喜臨門,應該高興才是。娘娘,要不要奴婢去吩咐御膳房做幾個小菜,娘娘小酌幾杯?反正今天在清音閣那邊,也沒吃什麼好吃的。」

「不必了,」

沈憐香抬手擺了擺,說道:「越是到這個時候,本宮越是要冷靜,也越是要清醒。」

「……」

「接下來的每一步,我都要走得小心謹慎才是。」

|

接下來的兩天時間,戲班子仍舊在清音閣唱戲,後宮的嬪妃們也都一一到場。

因為皇帝已經說了,靜嬪的冊封儀式要在三天後進行,所以現在,沈憐香的座次還沒有改變。

不過,圍在她身邊的人,多了起來。

康碧雲他們幾個殷勤的走到她的面前,俯首行禮:「拜見靜嬪娘娘。昨天事出突然,還沒來得及向娘娘賀喜呢,還望靜嬪娘娘不要見怪。」

沈憐香看了他們一眼。

之前,在吳菀面前被他們為難的事情,還歷歷在目。

可現在,她卻只是微笑著說道:「大家都是姐妹,有什麼好見怪的。」

辛靡靡雖然也來賀喜,但心中終究不忿。

只站在一旁,冷冷的看著他們罷了。

有人說道:「不知娘娘準備好了冊封儀式的禮服沒有?得早些吩咐尚衣監那邊準備才是啊。」

「是啊,已經過去了一天了,可別到了冊封的時候,禮服還沒準備好。」

沈憐香眨了眨眼睛。

就在這時,貴妃從外面走了進來,眾人一見她,都紛紛跪拜在地。

沈憐香也跪在地上,叩拜道:「拜見貴妃娘娘。」

南煙走到了他們的面前,低頭看了一眼,然後說道:「本宮好像聽到你們在說什麼禮服什麼的,是嗎?」

沈憐香輕聲說道:「是姐妹們在關心妾的冊封儀式,說是,要吩咐尚衣監準備禮服。」

南煙微笑道:「這個,不必擔心。」

「……」

「本宮已經讓人去尚衣監那邊傳話了,靜嬪你只等著後天的冊封儀式就好了。」

沈憐香微微挑眉。

她原以為,貴妃一直都在給自己添堵,這一次的冊封,她也一定會為難自己。

卻沒想到,她還主動的給尚衣監發話,為自己準備禮服。

難道,她這是在向自己示好了?

看到自己的晉陞,知道就算攔自己的路也已經沒用了?

想到這裡,她小心翼翼的抬起頭來看了南煙一眼,只見這位貴妃娘娘一臉平靜的微笑,好像只是完成了一件自己的分內之事罷了,並沒有多餘的情緒。

一時間,也讓她有些看不透。

沈憐香謹慎的說道:「讓貴妃娘娘受累了。」

南煙微笑著說道:「你的冊封,也是本宮樂見之事。宮中妃嬪凋零,也沒幾個人能為皇上排憂解難的,希望你後天冊封之後,能謹慎妥帖,侍奉皇上,善待眾人,也不枉皇上賜你『靜』這個封號。」

她這一番話,倒像是將冊封儀式上的訓導提前說了。

看來,這件事,已經是板上釘釘,就算是她貴妃娘娘,也阻止不了的。

沈憐香的臉上雖然還是謹慎小心的表情,但心中,終究也有些得意。

低頭道:「多謝娘娘教誨。」

南煙微微一笑,然後抬手道:「大家都起來吧。如今,又有精彩的戲碼,眾人都坐下看吧。」

「是。」

(本章完) 第2293章粉紅色和水藍色

一眨眼,到了正月初三。

從除夕開始在清音閣唱了三天的戲,到了這一天,總算停了下來。大家雖然許久沒聽戲,但聽了這麼久,也有些膩歪了。

唯一意猶未盡的,還是心平。

一大早,她就趴在南煙的懷裡不肯起床,委屈的問道:「母妃,今天真的不聽戲了呀?」

南煙嗔怪的看了她一天。

然後說道:「都聽了三天了,你還不膩啊?」

「……」

「清音閣里唱了三天的戲,這已經是你父皇開恩了。這三天,你父皇沒上朝,也沒去御書房,難得偷閑,到了今天也夠了,你還不滿足?」

心平眨眨眼睛:「父皇今天上早朝了嗎?」

「對呀。」

「可今天,才大年初三呀。」

「大年初三又如何?你父皇歇著,可這天底下的事情卻不歇著。照樣是要發生,照樣是需要處理。」

「……」

「所以啊,每年玩這麼幾天,就已經足夠了,明白嗎?」

「……」

「你既然懂事,要學你哥哥一樣把絲綢的衣裳換成棉布的,那在這種時候,你也得跟你父皇和哥哥一樣,少玩,多學。」

「嗚嗚……」

到底是孩子,聽話的時候是聽話,懶怠的時候也懶怠。

不過,南煙卻不是祝烽。

三兩下便將心平從床上扯了起來,又交代冉小玉他們給她梳洗,然後吩咐道:「把她帶回她的房裡去,讓她醒醒神。等晚一些,內閣那邊散了之後,本宮親自送她去內閣後面的排房裡念書。」

冉小玉答應著,將心平公主領走了。

若水走進來為南煙梳洗,問道:「那娘娘今天上午做些什麼呢?」

一旁的彤雲姑姑笑道:「你忘了,今天是靜嬪娘娘冊封的日子啊。」

「啊……」

若水眨眨眼睛:「奴婢竟忘了。」

南煙笑道:「也不怪她,只怕這兩天看戲看得腦子都放空了吧。」

若水笑嘻嘻的說道:「娘娘不知道,奴婢從來沒看過那麼精彩的戲。以前在鄉下也看過戲,但他們的戲服都是灰突突的,唱得也不好。哪裡像清音閣里的戲班子,戲服都那麼好看,角兒的身段也好。」

彤雲姑姑笑道:「你們在鄉下的戲班,能跟進宮的戲班子比呢?」

若水笑嘻嘻的道:「這倒也是。」

說話間,頭已經梳好了。

南煙對著鏡子看了看,沒有什麼失儀之處,又想了想,說道:「哎,今天念秋是不是該回來了?」

話音剛落,就看見念秋從外面走了進來。

對著南煙跪拜道:「奴婢拜見娘娘。」

南煙微笑著看著她:「回來了?」

念秋說道:「多謝娘娘恩典,讓奴婢能跟家人團聚,奴婢和家人都感激不盡。」

南煙笑道:「都說了,不過是一件小事罷了,不必一直提。」

「……」

「既然你回來,那就好好乾活兒吧。」

「是。」

念秋從地上起來,抬頭一看,卻見南煙的頭髮比平時梳得要更莊重一些,妝容也非常的精緻。愣了愣,說道:「娘娘,清音閣的戲不是唱到初二就完了嗎?娘娘今天還要過去?」

若水在一旁笑道:「哪兒呀,今天不唱戲了。不過,娘娘今天還有要緊的事情要辦呢。」

「什麼事?」

「今天,有冊封儀式啊。」

「冊封儀式?」

念秋愣了一下:「誰要冊封啊?」

南煙卻打斷了若水的話,只笑道:「等一會兒你就知道了。行了若水,別光在這裡耍嘴脾氣,去尚衣監跟他們說,將禮服送過去。」

「是。」

若水對著她行了個禮,轉身走了出去。

念秋還有些愣愣的,而南煙已經說道:「好了,你剛回來,趕緊去把衣服換上。過一會兒,後宮的那些人就都要過來了。」

「哦,是,是。」

念秋急忙退下了。

另一邊的延禧宮中,沈憐香正激動不已的等待著。

今天,就是她的冊封儀式。

冊封嬪妃,自然不如冊封貴妃那樣,有那麼大的排場和典禮,但不論如何,她進宮才這麼短的時間,就能從婕妤晉陞為嬪,而且,皇上還這樣看重她,已經是天大的喜事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