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滿嘴胡言,我們是三堂長老,整個紫家,除了家主以外,都必須聽我們的。」三長老紫傲晴不滿的激辯道。

陳風指了指紫夢琪,回應道:「那我娘算什麼?紫家家主,是不是在你們之上?你們可曾聽她的話?」

「她年紀尚輕,做事不成熟,所以暫且還要聽我們的。」二長老紫迅再度開口。

陳風聞言一笑,忍不住道:「你說我娘年紀尚輕,我還說你是老糊塗呢,你們說什麼做什麼就都是對的,別人所說所做,只要和你們背道而馳就不對嗎?」

「哼!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家,為了整個紫家,不想你們之論兒女私情,只途自己的一時安逸。」大長老紫靈珊,忍不住站起身來斷喝道。

陳風依然不怒,面無表情的喝道:「不管你們為了什麼,你們左右紫家這麼多年,紫家可曾輝煌?可曾踏入天神界?」

「紫家當然輝煌過。」紫靈珊回想當年,忍不住渾身激動的顫抖了起來,悻悻然的哼道:「只可惜有些人貪圖自身享樂,方才將紫家的輝煌斷送,也將自己的絕世天賦斷送。」

這話一出,紫夢琪面色大變,曾經的那件事,一直是她心中的痛。這個責任,她抹不去,一直壓在心頭,令她喘不過起來。

「我娘斷送了自己的天賦,卻成就了我。今天我站在這裡,頂天立地,誰若不服,可以武論之。」

稍稍沉寂了一下,陳風一言,震驚四座。

嗖嗖~

兩道倩影一極快的速度趕至大殿,一進門,就聽到了陳風的話,令她們忍不住呆徹在了那裡。

紫夢琪絕美的臉龐上,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望著少年的背影,她感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沒有錯。

是啊,曾經天賦名震整個紫晶王朝的紫夢琪,因為兒女私情而斷送前程。但是二十年後,他的兒子卻可以傲視群雄,這何嘗不令人欣慰。

「呵呵……真是好笑,一個三星宗師境的小鬼,竟然敢說自己頂天立地。還以武論之,你是在小小的東域獲得了成就,就覺得天下無敵了不成?我告訴你,在西域,比你實力強的人,不下一千人眾。」紫靈珊忍不住嗤笑道。

陳風一語不發,身體筆直的立在原地,昂首直直的盯著前者,那意思很明白,不服來戰。

不服來戰!!!

紫靈珊感受到了陳風挑釁的目光,但她身為紫家長老,怎能輕易出手對付這麼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就算贏了,也勝之不武。

「紫楠啊,你是外門長老,被這小子闖進來,你難辭其咎。今天,我准你在這大殿內動手,十個回合之內,若是不將他擒下,我就免去你外門長老的職位。」

「紫楠遵命。」

紫楠聞言,心中一喜,正好想要教訓教訓這個令她難堪的小子,現在大長老發話,她也就有了依仗。拳腳無眼,哪怕她傷了陳風,想必三位長老在場,紫夢琪也不好多說什麼。

「你還沒見到你父親吧?等我送你進大牢,倒是可以讓你見一見。」紫楠微微一笑,步步緊逼了過來。

「家主,這……」紫紅英在一旁,想要說什麼,但看三位長老那如紫茄子般的面色,卻又不好多言。

紫夢琪明白她的意思,但卻只是毫不在乎的擺了擺手,反而表情很輕鬆的對陳風說道:「風兒,下手輕一點。」

… 聽了紫夢琪的話,在場的三位長老,包括紫紅英和紫楠,都有些錯愕的對視了一眼。

紫夢琪這麼一說,顯然她是同意了陳風和紫楠的較量,而且還很看好陳風能贏。

一個三星宗師境的小鬼,雖說他有些手段,能夠將身為五星宗師境的谷丹殺死,但面對七星宗師境,可絕對沒有勝算。

相差四星,天差地別,這絕不是一卷絕世武技就能夠拉近的距離。

紫夢琪之所以看到陳風,是因為在場眾人中,只有她達到了天地鏡小成層次,只有她能夠看穿陳風的修為。

八星宗師境。

第一眼看穿的時候,紫夢琪自己都有些愕然,幾天前明明還只有三星宗師境的陳風,為何突然之間實力暴漲?

如果說這是因為修鍊某種秘法,或是服用了某種靈丹導致的,還不足為慮。但倘若這是陳風真實的實力,那可太過可怕了。

紫夢琪還清楚的記得陳風的年紀,今年二十一歲的他,若真真切切的達到了八星宗師境,在整個紫晶王朝,都將會掀起一場絕地風暴。

這簡直不能用天才二字來形容,妖孽,這就是妖孽。

「娘,我知道了,交給我吧。」陳風扭頭一笑,不管曾經經歷過什麼,痛苦,折磨,思念,但是今天,他們一家人團聚了。

無論是坐在家主之位,頗為無奈的娘親,還是被關在大牢,也不願放棄摯愛的爹爹。對於陳風來說,他們都是他這輩子最重要的人。

今天,他站在這裡,以武震天地。

今天,他要讓腐朽的紫家,明白什麼才是規則。

「剛才不願與你一站,是怕你在眾人面前敗了不好看。」陳風面對紫楠,正色說道。

出奇的,面對這麼一句顯得有些狂妄自大的話語,紫紅英卻絲毫沒有產生質疑。他曾親眼見識過陳風的厲害,這小子絕對不會逞能,他選擇要戰,肯定有那個本事。哪怕實力不濟,卻也會有出奇的手段。

「紫楠,別太拚命,小心一些。」那種不妙的感覺湧上心頭,紫紅英竟然擔心起紫楠來,這讓紫楠有些不爽了起來。

「紅姐你在旁邊看著,看我怎麼教訓這個狂妄無知的小子。」紫楠冷言說道。

叮叮~

手中兩把鑌鐵環碰撞交織,發出一聲聲嘹亮的金屬脆響,那是紫楠的兵器。

「亮出你的兵器吧,我讓你三招。」紫楠身為紫家長老,又比陳風大了十多歲,所以沒戰之時,便撂下了禮讓之言,這樣不會讓她勝之不武。

陳風的青虹琉璃斬依舊插在背上,他沒有絲毫拔劍的意思,達到八星宗師境的他,自身實力提升的異常強大,若是再配上青虹琉璃斬的威力,很可能一招劍法,就把這大殿給毀了。

黃巾獬豸躲在陳風的懷裡,被衣襟遮擋,自打見到三位長老,它就沒有露頭。似乎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畢竟遠古七凶獸,對於七彩虹部落的七大家族來說,還是如神靈一般的存在。

可是它現在的樣子太搞笑了,毫無震懾力,上古凶獸畢竟是獸,對聲威很看重。並不會像人一樣,懂得通便。

「讓三招就免了,你若準備好了,那我就動手了。」陳風冷哼一句。

「放馬過來……」

紫楠氣的不行,明明只是一個三星宗師境的小鬼,但說起話來,卻總是顯得高高在上,壓在她頭上說話。

不過。

嗖~

就在紫楠的聲音還未散去的時候,陳風身形瞬間消失,下一秒,鬼魅般的出現在了她的身側。

「呀!萬換灌頂。」

紫楠反應也很快,順手就是一招造化武技,那兩枚圓環,猛然間劇烈顫抖起來,化為兩股如龍捲風一般的能量,兇猛的砸向了陳風所出現的位置。

唰~

陳風再閃,一擊打空,大殿內傳來一陣顫動,地上的石板被打碎了一塊。

這般強大的攻擊,卻只打碎了一塊地板,顯然在這大殿內,也加持了某種防護結界。

大長老紫靈珊,二長老紫迅,三長老紫傲晴,以及紫夢琪和紫紅英,都緊張的凝視著場中的戰鬥。

原本以為紫楠能夠輕鬆取勝的,但當她們看到二人交織顫抖在一起的時候,卻有些擔心了起來。

「那陳風小子的實力,似乎不止三星宗師境吧。」三長老紫傲晴,皺眉說道。

「他能擊殺五星宗師境的谷丹,自身必然有些依仗。兩人剛剛開始打,紫楠還摸不清他的套路,我看用不了一盞茶的功夫,紫楠就會贏的。」二長老紫迅冷靜的分析道。

大長老紫靈珊,在一旁卻一直沒說話,她的目光死死的凝視著陳風的一舉一動,心中開始逐漸涌動出了一股異樣的情緒。

三位長老中,紫迅和紫傲晴都是九星宗師境,她們是近幾年方才踏入這個境界的。而大長老紫靈珊,則在九星宗師境多年,近期她隱約間感受到了天地之象,似是要突破天地鏡了。

所以就三個人的眼力,紫靈珊是看的最準的,雖然她不能像紫夢琪那般一眼看穿,但隨著戰鬥的進行,她能感受到陳風的強大。

陳風之前一直在刻意隱藏實力,不過在和身為七星宗師境的紫楠交戰的時候,他必須逐漸的強大起來,所以他的實力就一點點暴露。

砰~

剛猛的一拳砸在雙環之上,陳風忍不住倒退了三步,而那圓環,則是飛回到了紫楠的手中。

眨眼之間,兩人已經交手了十五個回合,按照大長老規定的十個回合期限,現在已經遠遠的過去了。

「若是再打下去,我可就不會留手了,你真的會敗。」陳風再度提醒道。

紫楠的額頭,閃動晶瑩光芒,那是她的香汗。

為了懲治陳風的這種傲氣,一上來她就沒有留手,本想在三個回合就結束戰鬥,但這一打,竟然打了十五個回合。

她不是傻子,此時她也從震驚中平靜了下來,深深的看了看陳風,她知道,這小子絕對沒有表面看上去那般簡單。

三星宗師境,不可能能夠跟她對持十五個回合。更可怕的是,陳風除了那一手瞬閃有些詭異外,並未施展其他利害手段。這和之前紫紅英口中所說的對付谷丹的那番情景截然不同。

「你增幅了武元力?」紫楠思緒半晌,忽然開口問道。

陳風搖了搖頭,忽然身形一動,腳下青雲舞動,斷喝道:「接招。」

唰~

「紫虹掌!」

紫楠並未得到答覆,順勢就是一掌,這是她引以為豪的最強一擊,紫家一脈傳承的宗師境造化武技,只有擁有紫家血脈的人才能修鍊。

「吞納凝丸。」

陳風勢頭不減,額頭處天眼驟然洞開,順勢便是將紫楠最拿手的一擊直接吞進了靈冢之內。

這就是靈丸師的可怕之處,分秒鐘可見勝負的戰鬥,因為靈丸師的這一手,足以改變戰局。

陳風在紫楠的驚愕之下,一掌排在了她的前胸上,感受著一團飽滿在手心,陳風微微的愣了一下,旋即便是看到紫楠口吐鮮血,身形倒飛了出去。

達到八星宗師境的陳風,靈冢玉柱已經增加到了十萬根之多,他的精神力更加強悍,所能吞納的能量也越加恐怖。

片刻之後,一枚圓潤如核桃般的靈丸涌動出來,陳風一把抓住,放進了吞納戒中。加上之前百目的那個靈丸,他已經有兩個靈丸了,這種東西若是收集幾百個,縱使威力一般,但也能令天地境強者感到頭疼。

在紫楠倒地的同時,三位長老同時起身,她們震驚的凝視著陳風。

和之前陳辰來紫家的境況截然不同,陳風是帶著實力來的,他所說的一家團聚絕不是空口之談,他要用實力來證明一切。

紫楠敗了,敗的有點莫名其妙,她甚至從始至終都沒有給陳風造成一絲一毫的傷害,這對於性命七星宗師境的外門長老來說,的確有些顏面無光。

「陳風,你究竟是什麼等級?」大長老紫靈珊突然開口問道。但是這一次,她說話的語氣卻緩和了不少,竟然沒有了剛剛的那般咄咄相逼。

陳風看了一眼紫夢琪,後者沖他微笑著點了點頭,他方才朗聲說道:「八星宗師境。」

嘩……

一語出,全場驚。

尤其是紫紅英,她險些一屁股坐在地上。做為在場之中唯一一個在四職業大會見證過陳風比斗的人,紫紅英深切的知道那時陳風處在什麼等級之中。而這還沒過十天,陳風就突破了四道大關,一躍成了八星宗師境。

這究竟是什麼造化,要是人人都能如此的話,那所謂的強者豈不是滿大街都是。

三位長老聞言,也同時色變,紫靈珊忍不住對紫紅英問道:「當日是你說他還處在三星宗師境,此言可當真?」

紫紅英收斂情緒,急忙拱手正色道:「絕對假不了,西域諸多勢力都在場,親眼得見,陳風那時在戰鬥中方才突破三星宗師境的門檻。誰知這還沒到十天時間,他就突破了八星宗師境。」

… 「你此刻的實力是真真切切,不是憑藉外力投機取巧的?」紫靈珊又是問道。

陳風身形筆直,沖三人勾了勾手指,示意道:「三位長老若是不信,大可來試一試,我相信若是單打獨鬥,你們未必就能勝我。」

三位長老面面相視,有心想要滅一滅陳風的風頭,但轉念一想,陳風既然能這般輕鬆的擊敗紫楠,看樣子應該不會有假。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