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滾……滾……滾……」

「要不一起用,我們……」

還沒等冷寒澈將話說完,碧綰直接將他攆到門外。

「嘭……」重重的關門聲,表明碧綰真的生氣了。

被趕到門外的冷寒澈,只是傻傻的笑著,一個人痴痴的笑著。

剛才的味道真是美極了,多想每天都能盡情享用一次。

不過,剛才碧綰那腫脹的紅唇,讓冷寒澈心痛不已。

「修影,立刻派人,將楚旭國所有的男女歡愉之書給我找來。」

冷寒澈的話讓匆匆跑來的修影,直接重心不穩摔倒在地。

意識到自己丟臉的修影立刻利索的爬起來:「王爺,你確定?」

「快去辦,給你兩天時間。」

「不用這麼急吧。」

「我想現在就要,擔心你們的能力,所以給你們兩天時間,再多廢話全部給我換了。」

「是是是……奴才這就去辦。」

等修影離開后,冷寒澈自言自語的說:「為了綰兒,就算自己不眠不休,也是應該的,自己絕對不能重蹈覆轍,讓綰兒嫌棄。」

冷寒澈的話,如果讓碧綰聽到,一定會反駁道:為了我,為了不讓我嫌棄,請保持距離…… 冷寒澈就這樣自我陶醉的想著,而碧綰直接選了一套相對合身的衣服,換好后打開了房門。

一開房門,看到冷寒澈一臉美好的站在門口,碧綰立刻拉長臉:「你怎麼還在這?」

「我這就走。」似乎怕被碧綰髮現一般,冷寒澈立刻轉身離開。

才跨出步子,冷寒澈立刻醒悟過來:這是自己的王府,自己想在哪就在哪。自己以前恣睢瀟洒的樣子去哪了?

「借你的馬車用用,讓修影送我去皇室煉藥師工會。」說著,碧綰不等冷寒澈答應,就直接往府門走去。

看著這樣的碧綰,冷寒澈盡然沒有半點不自在,反而偷著高興著。

因為碧綰能夠這樣泰然自若的下令,說明在心裡已經認定了自己,將王府當成了自己的地方。

可是,冷寒澈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那就是殺伐果斷、高高在上的修羅王盡然是個妻管嚴。

這如果讓一直崇拜他的人知道了,不知道有何感想。

碧綰才走出冷心院,就看到對面走來的修影:「修影,送我去皇室煉藥師工會。」

修影微微一愣,這碧小姐穿的貌似就是王爺的衣服,這套衣服雖然小了但是一直不捨得扔,因為這衣服是用王爺母妃的衣服改制的。

雖然詫異但是修影很快恢復自然,轉身在碧綰面前帶路:「是。」

修影將碧綰送到皇室煉藥師工會後,就用最快的速度回了修羅王府,而碧綰直接去煉藥室找熊柏青。

當碧綰進去的時候,熊柏青正在研究藥物,見碧綰進來,熊柏青立刻放下手中的藥物,圍著碧綰觀察起來。

「幹什麼?」見熊柏青一直盯著自己,碧綰皺眉不解的問。

「你……是廢物……」熊柏青一邊上下打量一邊抿唇問道。

「嗯……」對於被人叫自己廢物,碧綰已經完全免疫了。

見碧綰一副不以為意的模樣,熊柏青只能更加直白的說:「你是碧家那廢物?」

對於熊柏青認出了自己的真實身份,碧綰並不吃驚,一臉平靜的道:「我就是碧家廢物,但是我想參加這次的家族戰。」

「什麼?」熊柏青驚訝的不是碧綰如此冷靜地承認自己的身份,而是竟然想參加家族戰。

熊柏青臉上所表現出來的震驚,碧綰完全理解:「我想站在家族戰的比賽場上向所有的人證明我不是廢物,即使戰敗那又如何。」

碧綰的話讓熊柏青佩服的大笑起來:「果然是我看中的人,就算是廢物也比那些狗屁天才厲害。」

碧綰婉轉一笑半撒嬌的說:「那你可要幫我啊。」

「啊?」熊柏青剛開始沒明白碧綰的意思,但是隨機立刻明白過來,點頭得意的說,「我一定會力爭到底的。」

有了熊柏青的保證,碧綰參加家族戰又多的一分把握。

雖然冷寒澈如此的信誓旦旦,但是自己也不能什麼都不做,這不是碧綰的作風。

回到修羅王府的修影,急沖沖的來到冷心院,看到冷寒澈一臉冷漠的坐在亭子里,修影暗道不好,王爺難道生氣了?

修影小心翼翼的走到冷寒澈旁邊:「王爺,奴才該死,剛才擅自做主,送碧小姐去皇室煉藥師工會。」

「是該死……」冷寒澈冷冷的說。 聽到冷寒澈說自己該死,修影立刻『撲通……』跪了下來。

「你怎麼不等綰兒,把她送回來。」

剛剛跪下自我檢討的修影,聽了冷寒澈的話,立刻吃驚的抬頭:「王爺,你指的是這個?」

「廢話,不然那。」

「王爺,你不是說要進宮,所以……」

「沒錯,現在去也來得及。」說完,冷寒澈優雅的起身,「走,可不能讓綰兒失望,是顯示本王實力的時候了。」

修影在心裡默默地哀怨道:綰兒綰兒,以前視女人如草屑的王爺,到哪去了?

「修影,動作快點,等會本王還要去接綰兒呢。」

怎麼又是綰兒,如果可以修影真想直接問一句:「王爺,你可不可以不要綰兒綰兒的,那樣真的不像你。」

可修影不敢,只能默默地驅車進了皇宮。

「什麼,你要做評委?」

「嗯……」與冷寒烈的激動形成明顯對比的冷寒澈,只是冷冷的應了一聲。

「以前怎麼請你你都不同意,這次的家族戰你盡然主動開口,有什麼隱情?」冷寒烈立刻好奇的追問道。

「同意還是不同意?」

「你為什麼總是這麼冷漠,就不能對我稍微好那麼一點。」冷寒烈眼神暗淡的說。

「我天生如此。」冷寒澈根本不給冷寒烈面子,「就這樣,我還有事,等你的結果。」

「就這麼走了?」看到冷寒澈起身,冷寒烈連忙上前一步,「暑宴后找你進宮,你怎麼不來。」

「有事?」

「沒什麼事……」冷寒烈不知道怎麼開口,欲言又止著。

「沒事我走了。」

「聽說你對碧家那廢物不同,是不是真的。」見冷寒澈真的走了,冷寒烈立馬追問道。

「是。」

「她是個廢物。」

「只要我看中的,廢物又如何。」冷寒澈撂下這句話,理都沒理冷寒烈,直接離開了皇宮。

「呵呵……」冷寒烈在吃驚之後盡然笑了起來。

冷寒澈出了皇宮,就來到皇室煉藥師工會。

可是等了許久,都沒見碧綰出來,進去一問,才知道她只來了一下就回去了。

「修影,都是你的愚笨。」

「是小的愚笨。」修影只能無奈的認錯道。

「走吧,回王府。」冷寒澈冷冷的說道。

從皇室煉藥師工會回去的碧綰,一回到碧府就直接去找了碧海林,將她要參加家族戰的事告訴了他。

「什麼!」聽到碧綰想要參加家族戰,碧海林『唆……』的站起來,關切的摸了摸碧綰的額頭。

「我說的是真的。」

「家族戰不是兒戲。」

「我知道。」

「你知道你還要參加?以你的實力,只是去送死。」

「又不是沒死過。」碧綰無所謂的說道。

「哎……就算你想參加,以你的實力,根本沒有參賽的資格。」

「參賽的資格有人想辦法會搞定,這個爺爺就不要擔心了。」

以碧海林的智商,要猜出碧綰口中那個人並不難,既然有他在,想必綰兒應該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

https://tw.95zongcai.com/zc/3558/ 既然如此,讓綰兒參加家族戰也是不錯的決定:「你想參加家族戰,必須通過家族成員的投票同意才行。」

「還要投票。」碧綰有些不安的說著…… 「是的。」碧海林點頭道,看到碧綰臉上的猶豫,碧海林摸了摸碧綰的頭鼓勵道,「爺爺會支持你。」

碧綰抬頭淡淡一笑:「我會讓大家同意我參加家族戰的。」

「那就今天晚上,我召集大家到議事大廳,然後讓大家投票。」

「好,那我現在先回碧心院了。」

「好。」碧海林也不多說什麼,目送著碧綰離開了書房。

碧海林既希望碧綰能有出息,能像神秘人說的那樣,但是又擔心家族戰讓碧綰的秘密無法再順利隱藏,更擔心惹來殺生之禍。

正在碧海林皺眉思索的時候,管家林泉來報,說二爺和三爺回來了。

林泉口中的二爺和三爺就是碧海林的二兒子碧厚學和三兒子碧厚長。

由於碧家還是由碧海林當家,所以碧府上下有的稱他為家主有的稱呼他為老爺,而碧厚學和碧厚長,則被稱呼為二爺和三爺,皇甫丹和劉錦馨被稱為二太太和三太太,碧謙碧綰他們這一輩則被稱為少爺和小姐。

碧厚學和碧厚長一回來就到碧海林這裡,將這次外出歷練的收穫和其中遇到的事彙報給了碧海林。

「什麼,那個廢物要參加家族戰?」碧厚學和碧厚長同時驚呼到。

「嗯,她現在已經不是廢物了。」

「爹,家族戰不是鬧著玩的,這關係到碧家的前程,你讓她去參加家族戰不是讓人恥笑,笑我族無人啊。」碧厚長立馬解釋道,眼中是難掩的憤怒和譏諷。

「三弟說的對,這讓我們整個碧家置於何地。」

「你們是綰兒的二伯三伯,應該多關心關心她。」

「等等,爹,她不是廢物啊,讓她參加家族戰,難道她能修鍊了?」碧厚學突然明白過來,「不然你怎麼可能同意。」

「嗯,沒錯,她現在可以修鍊了。」

這個消息太驚人了,讓碧厚長整個人都頓時呆愣在了原地。

「爹,你確定?」碧厚學比碧厚長稍微好一些,只是詫異的皺眉道,「五歲的靈力測試顯示綰兒根本沒有修鍊天賦,之後又昏迷不醒,怎麼現在可以修鍊了?這其中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對,爹,有沒有仔細查過?」

碧海林白了白自己的兩個兒子,微怒道:「一個廢物有冒充的必要?你們兩個一直看她不順眼,現在她能修鍊了,你們反而疑神疑鬼的。」

碧厚長見碧海林發怒,立刻憨笑著說:「爹,我們不是疑神疑鬼,是覺得事有蹊蹺。」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下去吧,晚上全族投票。」碧海林擺擺手示意著。

碧厚學和碧厚長相視一眼,退了出去,各自回自己的小院去了。

獨自一人的碧海林重重的嘆了口氣,莫不是之前就有神秘人提示過,碧海林也與碧厚長有同樣的想法。

本來還有一絲懷疑的碧海林,在聽到碧綰念出『碧之海,心之落,落之出,天下一』這句話的時候,碧海林徹底相信她就是自己的孫女。

因為碧綰出生時的異象,神秘人的話,以及那句只有自己知道的暗語,讓碧海林打消了所有懷疑。

自從碧綰能夠修鍊了,碧海林已經做好準備,盡自己所能讓碧綰變強變大,或許她是碧家的希望…… 「什麼,那個廢物要參加家族戰?」劉錦馨聽到這個消息時,同樣是震驚不已,「怎麼可能,你是不是聽錯了?」

「不會錯,這是我去爹那裡,他親口說的,今天晚上就要投票。」高厚長確定的點頭道。

「秀梅,去請大小姐,三小姐過來。」劉錦馨對門外的秀梅吩咐道。

「之前你們都沒發現那個廢物能修鍊了?」碧厚長看著劉錦馨,彷彿在審問一個犯人一般,眼中有著濃濃的不悅。

「一直監視著,可是沒發現……」

「廢物……」

見碧厚長發怒,劉錦馨只能滿臉委屈的說:「她醒來就變聰明了,爹那裡好不容易得到的信任也沒了……」

「你啊,真是白教你了。」說著高厚長氣憤的拍了下桌子,惡狠狠的看著劉錦馨。

「母親,你叫我們?」這時碧清和碧雪微笑的走了進來。

看到自己的女兒來了,碧厚長收起臉上的憤怒微笑道:「清兒,雪兒,來,過來……」

碧厚長上下打量著碧清,欣慰的點頭道:「清兒就是清兒,這麼年輕就中控師了,沒給為父丟臉。」

「父親過獎了,我的天賦只算一般。」碧清謙虛的回答著,但是眼中閃過的得意和自傲,證明她的心口不一。

「你們兩個坐下,有事跟你們說。」

「怎麼了,父親。」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