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湛將,你為什麼討厭菲菲?」

吉雄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就覺得有些尷尬了,湛將一向都不太理會菲菲,也沒有說過討厭菲菲的話。在他的眼中,湛將就是這樣的人。 湛將這一次卻有些生氣了,吉雄平日寵著菲菲與他沒有什麼關係,但是,隨意遷怒阿麗的事情,他覺得對方做得太不對了。

「湛將哥哥,你是不是誤會菲菲了?」

菲菲下意識望了一眼阿麗,「是不是阿麗說了什麼,才讓你不喜歡菲菲,現在還討厭你菲菲了?」菲菲楚楚可憐的模樣,再次將吉雄迷惑住,方才的那一點尷尬已經消失,而是認真的盯著湛將,希望有一個滿意的回答。

這一幕看得木冰雲牙疼,傲九霄倒是興緻勃勃的望了一眼,他見識過的女子無數,菲菲這一款,又賤又可憐的,在仙界還真的很少。

「你對這款感興趣?」

聽到木冰雲的傳音,他連忙搖頭:「哪裡,如今除了雲兒這種,估計對任何人都無法上心了。」傳音完畢,他露出了一個玩笑的神色,然而這話確實真心的。自從遇到了木冰雲后,就算知道是不可能,他再也對其他的女子沒有興趣了。總覺得,其他的女子,怎麼挑都是毛病,連她的一根頭髮絲兒都不如。

木冰雲卻不在意,傲九霄一向玩世不恭,宮殿裡面的美姬無數,她才不會相信他口中的話呢!

傲九霄見她沒有一點在意的樣子,知道是很正常,難免心裡也有些失落。眉頭跳動了一下,如今他們是朋友了,也行吧!

無端的,內心深處嘆了一口氣。

「阿麗沒有說什麼,就算阿麗不說什麼,我也討厭你!」

湛將十分冷酷的回答,樣子帥極了。這句話讓菲菲一時間都沒有反應過來,就連木冰雲也驚訝了一下,傲九霄甚至忍不住大笑了出來。

這個湛將還真的夠爺們兒,直接將自己的真心話給說了出來。

阿麗當然也很意外:「湛將,你難道不喜歡菲菲嗎?」

「討厭她還來不及,哪裡會喜歡,要不然,當初我覺醒了力量才不會離開村子。」他眼眸暗淡了一下,當初離開村子有兩個原因,另外一個原因他不想解釋,如今他已經有機會了,說什麼都沒有意思,等成功再說吧!

他望了下不懂的阿麗,笑了笑:「走吧,城主還等著,」說完,他看了一眼菲菲:「既然吉雄對你好,你如果不喜歡他,就不要耽擱他,你若是喜歡他,就和他在一起,我不可能喜歡你,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在今日,他終於說出了這句話,雖然他喜歡的人並不知道他喜歡她。

阿麗驚訝:「原來湛將已經找到了喜歡的姑娘了嗎?哪天帶回村子裡面,給村長瞧瞧看,合適的話,就在村裡訂婚。」

湛將頓了頓,想起那種場面,愉快的點了點頭:「阿麗這個提議非常好,以後我會將她帶回去,讓村長給我們主持婚禮。」

等到湛將離開了許久,菲菲才醒悟過來,她哇哇就哭了出來,哭的十分的傷心,最後依舊是吉雄在一旁安慰。至於湛將這邊四人,對他們的事情,一點也沒有興趣。

「這麼說來,是一個誤會了?」

說話的是獸人城的城主朱默,朱默長得也十分的俊朗,在獸人族是十分少見的。獸人族一般都是男女長得很是強壯,身上雖然沒有贅肉,看起來卻很是結實魁梧。

若是以木冰雲原來生存的世界審美眼光來看待的話,肯定不會欣賞這裡大多數獸人族的外貌。湛將與朱默倒是這裡的特列,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她感覺到朱默說話的時候,視線不斷的往她的身上看來,這種眼神,讓她不太喜歡。太過於熾熱,甚至一點也沒有收斂,對她來說,很不禮貌。

「這位是木姑娘吧!」

木冰雲應了一聲,朱默起身笑道,身上雖然穿的是獸皮,卻將他的身形襯托得十分的有型:「既然如此,木姑娘和傲公子就先在城內居住著,也當是我替獸人族賠罪了。這件事實在是我們的不是,竟然造成了這麼大的誤會。不過這件事,我們還需要具體的查探一下,畢竟尹永與雷恩的身份都不是一般人。」

「好。」

木冰雲答應了,也不是什麼難事,目前她也沒有打算離開這裡。順著朱默的話,就答應了下來。這些年,想打她主意的都不少,有傲九霄這種類型的,也蘭斯這種,這些都是結果比較好的,當然還有不怎麼好的,那些人都下地獄了。

至於這位朱默想要是什麼樣的結果,就要看對方怎麼做了。她始終不太喜歡朱默的眼神,太赤果果,一點也不遮掩。那種強烈的佔有慾,讓她很是不舒服。

湛將也皺了皺眉頭,木冰雲在他的心中,他已經將其當作了恩人。畢竟拯救了整個村子,雖然他沒有知道具體,從阿麗的崇拜中就能夠看出來,其實事情還不止這些。

木冰雲幾人就這樣在城主府居住下來,她和傲九霄倒是什麼都不怕。只是自從那日之後,朱默就經常派人送許多東西過來給她,看樣子是在對她追求,她讓人放在一邊,並沒有觸碰。

只要對方不做其他的事情,她也不好做什麼。她已經和傲九霄商定,再過幾天就去雷恩所說的那個地方去看看。

「菲菲,你找我什麼事情?」

朱默有些好奇,對於菲菲救了他一次的事情,他還是比較感謝。當然,前提是菲菲不會給他造成什麼麻煩。菲菲並沒有覺醒力量,只是身上不知道契約了一頭什麼樣的妖獸,竟然能夠將其他的妖獸震懾住,就憑著這一點,他就會將其留下。

看到與菲菲形影不離的吉雄沒有在,他就更加好奇了。

菲菲咬了咬唇,想起木冰雲,以及阿麗的,又想到湛將的話,最後終於決定,她一定要將村裡的秘密說出來。既然那些人不讓她好過,她也不會讓這些人好過。

哼,將她逐出村子,那麼她就讓人毀滅村子。原先她還覺得有些愧疚,結果那些人現在恨不得殺了她,那麼她就先下手為強了。

「城主,我有一件事已經在放在心裡很久了,總覺得不說出來,內心不安。」

朱默來了興趣,他隱約的覺得,自己會知道一個非常大的秘密。 第745章羞愧

押送趙家出城的人是奉天府的衙差,見到陳瀅幾人過去時,都是連忙伸手擋著。

「官府辦差,閑雜人等休得靠近。」

姜雲卿上前:「這位官爺,我們只是前來送人,並無他意,還望官爺通融一二。」

姜雲卿說話時,塞了些銀子在領頭的衙差手中。

那人掂量了下手中的份量,又見姜雲卿幾人不像尋常人家的女子,而且能與趙家相交的怕也是朝中的人,他也沒做為難,只是壓低了聲音說道:「那你們快著些,我們還要趕著押送他們出城。」

姜雲卿點點頭,那衙差便鬆開了手中的繩索,讓陳瀅她們過去,

陳瀅和張妙俞連忙上前,等到了趙青身前時,才看到她格外狼狽的模樣。

「阿青。」張妙俞叫道:「你還好嗎?」

趙青沒想到還會有人來送她,見到張妙俞時,神情有些苦澀:「落到現在這下場,還有什麼好不好的?」她說完聲音頓了頓:「你怎麼來了?」

張妙俞低聲道:「我知道你今天出城,所以特地來送你。」

趙青沉默:「張大人他們同意?」

張妙俞抿抿嘴唇沒說話。

趙青卻是明白了,張家人怎麼可能還同意讓張妙俞跟她來往,甚至在這個節骨眼出來送她?她忍不住說道:「你又偷跑出來了?要是讓你爹娘知道,回去又得罰你。」

張妙俞聞言沒接話。

陳瀅說道:「小魚兒就是想來送送你,哪來那麼多廢話,你要不想讓她白白受罰,就好好的。」

說完她扭頭:「小魚兒,別說有的沒的了,你趕緊把東西給她,要不然等下那些人該催了。」

張妙俞這才想起正事來,連忙將身後背著的東西取了下來,塞進趙青懷裡:「阿青,這裡面是幾身棉襖,還有兩件狐皮領子,江州那邊正是寒冷之際,去了也好換洗,裡面還有一些碎銀子,你用在路上打點那些衙差。」

然後她又從懷裡掏出一個很小的布包來,遞給趙青:

「這是五百兩銀票,還有幾支珠花,珠花是我的,銀票是從我娘那偷偷取來的,你把東西分開貼身收好,等到了江州之後,萬一有什麼需要的時候也好防身。」

陳瀅也從懷中取出一封書信來交給趙青:「這是我求我爹爹寫的書信,等到了江州之後,你把這封信交給江州太守府的竇海書,他是我父親的同窗好友,到時候多少能夠照應你們一些。」

趙青看著懷裡的那些東西,還有陳瀅給她的那封書信,臉上滿是羞愧。

張妙俞來送她,她能理解,畢竟她們有十幾年的交情,張妙俞也向來最重感情,可是陳瀅幫她卻讓她有些抬不起頭來。

當初在圍場之中,祝辛彤傷了陳瀅,讓陳瀅跌下馬後差點摔死,後來面對陳王妃的壓迫時,她因為懼於權勢退縮不肯為證,甚至攔住了張妙俞,後來張妙俞前去道歉時她還跟其起了爭執,不肯認錯。

趙青沒想到,陳瀅會幫她。

和張妙俞送來的銀錢相比,這封信的作用無疑更大,有江州太守府的人照顧,會讓趙家人去到江州之後好過很多。

(本章完) 從昨天開始木冰雲已經感覺到朱默對她越發的殷勤,對方的眼神,似乎從一開始的熾熱,變成了貪婪。她就不明白了,對方到底在想什麼?

「城主,不知道那件事查探得怎麼樣了?如果已經清楚明白了的話,我可能需要離開這裡。」

朱默眯了眯眼:「木姑娘是要走了嗎?要去哪裡,是不是我招待不周?」

「沒有,城主很有誠意,只是我有自己的事情,所以不就不能夠久留了。」

朱默這下是知道木冰雲要離開的事情是真的了,這件事他還真的是有些意外,想了想,他的眼神忽然變得真誠起來。

「木姑娘,不如留下來怎麼樣?」

面對朱默的話,木冰雲是有意料的。不等她說什麼,朱默再次開口:「木姑娘,其實這麼大一個獸人城,缺少一位城主夫人,不知道木姑娘能不能夠留下來成為城主夫人?」

「很抱歉,我已經成親了。」

朱默捏了捏拳頭,顯然很是意外,經過這些天的觀察,他發現傲九霄雖然對木冰雲有不一樣的感情,二人卻不是親密關係。但是她認真的回答,讓他不得不相信,她是真的成親了。

但是,這又怎麼樣,他朱默想要做的事情,還沒有人能夠攔得主。

「這麼說,木姑娘是不願意了?」

「希望城主不要強人所難。」

朱默深呼吸一口氣,露出了一個笑容:「如此,真的很抱歉,在下也確實不能夠勉強木姑娘。若是木姑娘有一日能夠改變主意,我這裡永遠歡迎你。」

木冰雲仔細將對方打量,總覺得哪裡有些奇怪。不過她也沒有多想,而是說一聲抱歉,告別後,轉身去叫了傲九霄以及阿麗。她總覺得朱默有什麼計劃,但是也想不到對方有什麼謀划。

阿麗見她心事重重,忍不住問道:「木姑娘,看你心事重重,是不是有什麼麻煩?」

「阿麗,你和湛將還是早早離開城主府吧!這個朱默,並非是什麼善類,其實也看你個人的意願,如果你不願意,也可以一直呆在城主府。」

就在此刻,她面色一變,閉著眼感受了一下獸人村的陣法竟然被啟動了。意識一動,發現並沒有人闖入后,她鬆了一口氣。

等到再睜開眼,她臉色變得嚴肅:「阿麗,你現在馬上趕回獸人村,保護村裡人,只要進入了村子,就沒有人能夠傷害你們。你見到了村長,他會教你該怎麼做,至於湛將,目前已經沒有時間去通知,你先回去。」

她來的時候就已經預料到,萬一有一天村裡的秘密曝光後悔怎麼樣,所以她留下了許多退路。現在村長已經啟動了陣法,那麼就說明村裡的秘密曝光了。

想起這些天朱默的異常,以及菲菲神色隱晦的樣子,她終於明白。是菲菲做了這樣的事情,她將自己的猜測告知了阿麗,阿麗神色憤怒,卻也知道自己不能夠回到城主府,否則朱默一定會用她來要挾木姑娘。若不是木姑娘料事如神的話,很可能就被對方要挾了。

至於木冰云為什麼不回去,她想起還有一個重要的地方沒有去,那件事不處理了,他們始終覺得不安心,等將那些克制仙力的東西毀滅了之後,他們就趕回村子里去。她早就在村裡設置了傳送陣,不管朱默用什麼手段進入,到最後村裡人會被全部轉移。

傲九霄一路跟著木冰雲,一邊驚嘆她竟然能想得這麼遠。這樣迷人的人兒,能夠不被吸引住嗎?

「九霄,我心裡有些不安,我們等會兒小心一點。不知道雷恩發現的那個地方,朱默是不是知道。」木冰雲心裡有些沉重,能夠剋制仙力的法寶,對仙人來說,真的是太可怕了。

「知道。」

傲九霄收回了所有的心思,二人出了城,走近了森林,往雷恩常去的某個地方飛速前行著。沒有多久,他們眼前出現了一個洞穴,木冰雲利用赤冶探了一下,發現裡面並沒有危險。對著傲九霄招呼了一下,二人從洞口攀越了進去。

洞口並沒有最近來過人的痕迹,這讓他們安心不少。不過,他們依舊十分的小心,洞口有些小,每一次只能夠過去一個人,傲九霄決定先進去,確認了真的沒有了危險,這才招呼木冰雲進去。

走進了洞口之後,裡面就顯得比較寬敞了,到處看起來都像是廢墟,二人依舊很是小心,不敢多邁一步。謹慎的心理著實讓他們避免了一些麻煩。原來,在地上竟然還有不少能夠剋制仙力的機關。

「不知道這個人是有多恨仙人。」

木冰雲忍不住說了一句,傲九霄也覺得吁虛不已:「不知道是仙人搶了他老婆還是怎麼的,總不能夠一竿子打死吧?我可是好仙,從來不會幹那種缺德事。」

感覺到他的鬱悶,估計是想起了之前收到的苦頭:「事情已經過去了,那個人已經不在這裡了,我先將這裡的東西毀掉就沒有後顧之憂了。」

其實她也不確定,畢竟現在還在獸人族,據說還有純人族,那麼除了純人族,還有其他的種族嗎?這種克制仙力的法寶,不知道還會不會出現。

傲九霄小心翼翼的將周圍的法寶撿了起來:「要怎麼毀掉?」

這東西又無法收到納戒中,他有些無奈了,只要沾染了仙力,都不能夠弄掉,對了,他摸出了之前木冰雲煉製的那根針:「你這個東西哪裡來的,竟然能夠破壞這裡的法寶?」

「無意中得到的,就用這個毀了吧!我再找找,還有其他的這種東西沒有,你先將周圍的法寶全部收集起來。」

其實他們就是有點怕,萬一朱默知道了雷恩的事情,找到這些法寶后,用來對付他們,還真的是防不甚防,尤其是這種仙力無法控制的。雖然她不怕,就算是被控制也有辦法解開,但是她並不喜歡將自己的性命拿捏到其他人的手中。 許久,整個洞穴裡面的法寶都被二人弄碎了,他們終於鬆了一口氣。

但是,木冰雲卻感覺到有點不對勁:「九霄,我覺得事情是不是太容易了,朱默身為城主,怎麼可能查不到雷恩的事情。當初雷恩能夠當眾將那個項圈拿出來,這就說明他根本就沒有隱瞞這個秘密。這樣的事情,問問他身邊的心腹估計就能夠問出來了。」

越說,她越覺得不太對勁。

傲九霄擰了擰眉頭:「你這麼一說,我也舉得有些不太對勁了。」

此刻,耳邊忽然響起了腳步聲,二人心裡一驚,立刻防備起來,等到看到朱默帶著些人走進來的時候,尤其是看到阿麗竟然被抓住,他們終於覺得哪裡不對勁了。是太順利了,順利得讓他們都忘記了朱默是一個極為聰慧的人。

或許是他們本身的實力讓自己太過於自信,這才沒有想到朱默會將阿麗抓住。木冰雲想了想,還是嘆了一口氣,看來事情要麻煩了。

「木姑娘,原來你到這裡來了。」

朱默臉上露出了笑容,在他的身邊還跟著菲菲。看到菲菲的時候,她就猜測此人在其中也參與了不少。若是說陰謀詭計,菲菲還真的是獸人族裡面的異類了。

「那麼城主打算怎麼辦?」

朱默此時也不再隱藏自己的真面目了,「木姑娘,你若是答應成為城主夫人,我就放了阿麗。」

「就這麼簡單?」

木冰雲才不會相信,果然,朱默笑了出來:「還真的是什麼也無法隱瞞木姑娘,你確實十分的聰慧。若不是我早調查了不少事情,可能真的拿你沒有辦法了。之前在菲菲的口中得知木姑娘不少事情。先前確實想要去獸人村抓人,只是,後來我改變了主意。許多東西都出自木姑娘,不如讓木姑娘留在城主府,那樣的話,比抓那些人要好多了。」

不得不說,朱默的考慮十分的周到,也令人很佩服。當然,木冰雲一點也不開心。

「好,我答應你留下城主府,並且給你感興趣的東西,但是你不能夠勉強我做其他的事情,同時放了阿麗。怎麼樣?」

「可以。」朱默望了眼二人:「不過,你們兩人的實力太過於強大,我不太放心,所以,希望你們能夠帶上這兩隻鐲子。」

傲九霄只覺得眼前有些眩暈,那金閃閃的鐲子,他一點也不想戴。看來,朱默已經知道了雷恩控制他的事情了。雷恩或許想不明白,朱默卻能夠輕易的想明白,畢竟朱默比雷恩聰明多了。

他下意識的想要將那根針藏起來,卻被朱默看到了:「當然,傲公子手裡的某樣東西也應該交出來。」傲九霄十分不情願,但是他知道木冰雲一定會救阿麗。他也比較喜歡阿麗這個淳樸的姑娘,所以,他也不想阿麗因為這樣死去。

當然,最重要的是,剛才木冰雲給他說,讓他交出去。她還可以找到這樣的針,這才是讓他鬆了一口氣的消息啊!

但是,他面上極為不情願,到最後還是拿了出來。

朱默摸了摸小小的針,將兩隻鐲子遞了過來。二人戴了上去,身上的仙力立馬就被壓制下去了,這一次傲九霄倒是沒有被打回原形,只是不能夠使用仙力。

「好了,你可以放了阿麗了吧?」

朱默揮了揮手,阿麗就被放開了:「自然,我只想木姑娘回到城主府而已。」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