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海景別墅!」慕傾怡嘴裡說道「就在你沒有回來的這段時間裡面,我已經安排人買下來了海景別墅,裝修也搞完了,我們可以過去住!雪妮也可以過去一同住,住在海景別墅要比住酒店好!」

「我還不知道這事情!」陳陽搓了搓鼻子,眼睛看了看慕傾怡,嘴裡輕呵了起來「你這保密工作可是做地夠好了,就連我都不知道,我現在稀里糊塗地跟著你去別墅的話,是不是有些被綁架的味道,我還沒有回過家呢!」

「沒有人規定你不可以回去!」慕傾怡說道「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我住在哪裡,你願意回去住的話,那也可以,我現在就送你回去!「慕傾怡這個時候竟然像小女孩子一樣生氣了起來,本來還握著陳陽的手,但此刻,慕傾怡卻把手鬆開了,就連頭都轉向了一邊!

陳陽一看慕傾怡這架勢,又把慕傾怡的手握住了,嘴裡笑道:「傾怡,你別生氣,我剛剛回來,對於什麼事情都不是特別的了解,你總的給我一個過渡的時間不是,我要是現在就跟著你去了海景別墅的話,別人還以為我怎麼樣呢!「你該不會是說和你一起同居的那些女孩子吧?」慕傾怡問道。

陳陽沒有否認,慕傾怡嘴裡說道:「你放心吧,我是不會強迫你做什麼的,你願意回去的話,那就回去好了!」

「算了,你別生氣,我們先去海景別墅吧!」陳陽輕嘆了口氣,他其實不太願意看見慕傾怡生氣的!慕傾怡生氣的模樣讓陳陽於心不忍,這可能就是所謂的愛情吧,當一個男人真的愛上一個女人之後,他就會很在乎那女人的一切,甚至手會考慮到女人的情緒反應!雖然陳陽的心裏面還是很想回去看看的,但他看見慕傾怡不高興的時候,陳陽還是做出了讓步!

慕傾怡聽到陳陽後面那句話之後,她的臉上又浮現出了笑容,那柔軟的小手又握住了陳陽的手來,在沒有認識陳陽之前,慕傾怡就是那高高在上的九天仙女,不容褻瀆,不食人間煙火,但認識了陳陽之後,她這名天上的仙女就墜落在凡間了,成為一名普通的女孩子,也會撤jiāo,也懂得生氣和吃醋!

她也會耍起小脾氣,有了女孩子該有的各種xìng格,此刻的慕傾怡的心裏面所想的就是和陳陽耍刷脾氣,她的身子靠在陳陽的身上,臉上浮現著少女般的笑容,好像做了一件很開心的事情!

陳陽有種無力的感覺,也不知道慕傾怡為什麼會笑,陳陽是心理學家,在心理學上面很擅長,他可以只憑藉對方的行為,就能判斷處對方的心裡活動,這曾經是陳陽引以為傲的,但現在,當他看見慕傾怡的時候,陳陽卻無法判斷慕傾怡的心裏面的想法,這也就是所謂的當局者mí吧,只有親身經歷,才會理解那種彷徨和mí茫!

陳陽又是輕嘆了口氣,摟住了慕傾怡的蠻腰來,把手裡的紅酒一口氣喝了下去,抹了一把嘴chún,慕傾怡這個時候,又給陳陽倒上了紅酒,陳陽又喝了下去……六。

這輛車大約行駛了將近兩個小時,終於到了海景別墅,當陳陽推開車門,一下車的時候,就看見程雪柔正牽著唐果的手在別墅的門口等著陳陽。

「這是?」陳陽微微怔了怔,看了看程雪柔,又轉過頭去,看了看身邊的慕傾怡,在陳陽的心裏面,一直都認為程雪柔她們會在家裡面,而不是出現在這裡!

就在陳陽一愣的時候,唐果已經張開了雙臂撲了過來,陳陽抱起了唐果。程雪柔臉上帶著笑容,嘴裡說道:「你回來了,菲菲和冰倩她們還沒有回來,本來她們也要去接你的,但因為有事情去不了了!」

「你怎麼會在這裡?」陳陽問了出來。

「是我請她們過來住的!」慕傾怡此刻終於說道「我買下了海景別墅,面積太大了,要是我一個人住的話,就顯得太空曠和寂寞了,我就想到了把你的朋友都接過來一起住,我們大家都是女xìng,住在一起也比較方便!」

當慕傾怡說出這句話之後,陳陽的心裏面才算徹底明白慕傾怡的用意,慕傾怡其實早已經想到了陳陽和程雪柔住得久了,會有感情,假如讓陳陽一個人過來住的話,說不定陳陽不會願意!

慕傾怡正因為考慮到了這些,所以,她才把程雪柔等三人都叫過來一起住。許菲菲自然是願意了,海景別墅那可是中海市的高檔別墅,

光那裡的遊樂和健身場地就足夠讓許菲菲心動的,許菲菲以前也想過住在海景別墅的感覺,但想到那動輒就要數千萬,可不是她能住的起的,因此,許菲菲也就是在那想想而已,當慕傾怡邀請她們過來住的時候,許菲菲是第一個舉雙手贊同!

程雪柔倒是沒有什麼想法,她主要是和許菲菲、顧冰倩住在一起,至於住在哪裡,對程雪柔的意義倒不是特別的大!

只是顧冰倩的心裏面有一些想法,她遲疑著要不要過去和慕傾怡一起住,雖然顧冰倩沒有慕傾怡那般有錢,但顧冰倩也是白領,也喜歡享受生活,擁午著獨立的生活方式,顧冰倩就擔心一旦她過去住的話,就要聽命於慕傾怡了,這是顧冰倩心裏面擔憂的地方!

但最後,顧冰倩還是架不住許菲菲在旁邊勸說,那許菲菲是想過去住,要是她表姐不過去的話,許菲菲也是沒有辦法過去住了,因此,許菲菲極力勸說著顧冰倩,最後還是把顧冰倩勸說動了,顧冰倩同意過去住!

她們丹個人在陳陽還在中海市的時候,就已經搬了過來。其中,小唐果對於慕傾怡的打算心知肚明,但眼看著目前慕傾怡和陳陽的關係日益穩固,1小唐果也是沒有辦法,更何況目前程雪柔和陳陽的關係進展也不錯,唐果也就放棄了要程雪柔一定要和陳陽結婚的想法了!

陳陽看見程雪柔之後,這心裏面才算徹底明白了過來,原來在車裡面的時候,慕傾怡那是故意做出來的模樣,一想到慕傾怡都會和他開起玩笑來了,陳陽也笑了起來!

陳陽抱著小唐果走進了別墅裡面,他的房間是和慕傾怡的房間緊挨著的,都是在二樓,海景別墅很大,一共四層樓,二層樓上千平方米,主要是用於起居,慕傾怡、程雪柔等人的卧室都在二樓,三樓是娛樂用的……六!

「靈靈姐呢?」陳陽坐在他房間里,問著慕傾怡。

陳陽本來認為陳靈也在這裡,但事實上,陳靈卻沒有在這裡。慕傾怡緊挨著陳陽坐下來「應該再和三木見面吧,今天他們說好要見面,這也是在比賽之間的一場預熱,電視台認為這樣更能jī發比賽的氛圍!」

陳陽一聽,搓了搓鼻子,嘴裡說道:「我怎麼不知道這事情?」

「你沒有問!」

「他們現在在哪裡,我也過去看看!」陳陽剛剛回到中海市,但他一聽到慕傾怡說這是比賽之前的c場熱身,陳陽就坐不住了!

慕傾怡嘴裡說道:「那你等一等,我給杜萌打一個電話,她應該在現場的!」這場規模盛大的比賽都是由杜萌負責的,杜萌此刻充分展現出來了她卓越的統籌和管理能力,將如此大的比賽協調得井井有條!

慕傾怡就站在陳陽的面前,給杜萌打了電話,詢問杜萌在哪裡。

當電話放下之後,慕傾怡嘴裡說道:「在電視台的演播大廳,電視台方面安排舉行一場電視見面會,說是為了更好的預熱!」

陳陽笑了起來,嘴裡說道:「電視台為了提高收視率,真是什麼招數都想得出來,這種招數我就在總統大選上面經常見到,沒有想到今天也會在這裡見到,不過,這樣倒是不錯,可以把比賽給預熱了,我喜歡!」

「那我們現在過去嗎?」慕傾怡問道。

陳陽起了身,把慕傾怡摟在懷裡面,先給了慕傾怡一個熱wěn,然後才說道:「當然要過去了,這可是一個好機會,我怎麼能錯過呢!」

慕傾怡立刻安排車,陳陽和慕傾怡倆人趕到電視台的時候,電視台的節目也已經進行到一半兒休息,從杜萌的嘴裡面得知,之前陳百年和三木倆人在演播廳裡面針鋒相對,別看陳百年現在講究修身養xìng,一旦和三木遇到了一起的話,陳百年就會變得很火爆,而三木也是一個外表看起來慈眉善目的,但一遇到陳百年,三木也會變的火爆起來!

他們倆人針鋒相對,陳靈和三山倒沒有什麼事情了,他們倆人倒變成了陪襯了!而電視台方面顯然對於陳百年和三木之間的這種jī情大碰撞很看好,電視台的編導認為繼續增加這種大碰撞,希望陳靈和三山倆人也會有jī情大碰撞!

就在中間休息的時候,陳陽趕了過來,陳陽聽過了之前陳百年和三木倆人的jī烈爭辯之後,陳陽笑了起來「爺爺,你和三木倆人之間的恩怨可不輕啊,為什麼我一直都沒有聽你說過呢?」

「這有什麼好說的,那老東西一直都不如我,偏偏想要壓我一頭,我當然不會輸給他了!」陳百年說道。

陳陽笑道:「爺爺,我看事情可不像這樣簡單,真要是這中醫流派之爭的話,依照你現在的脾氣,你也不會和三木倆人在電視演播廳裡面針鋒相對,這已經不是簡單的誰壓著誰的問題了,已經上升到你們之間的sī人恩怨了!」

當陳陽一說到sī人恩怨的時候,就看見陳百年把頭一搖,嘴裡說道:「哪裡有什麼sī人恩怨,我和三木沒有sī人恩怨,都是那老傢伙整天想要壓我一頭,我怎麼能讓他壓住呢,不要說幾十年,就算再過幾百年,他也不會是我的對手!」

陳百年越這樣,越讓陳陽感覺這裡面有事情,陳陽坐在陳百年的身邊,嘴裡說道:「爺爺,你也都這樣一大把年紀了,什麼事情沒有經歷過,我想有些事情都已經過去了,也沒有必要還記恨在心裏面,讓我猜猜吧,我想你們應該是sī人恩怨,而且從你們這幾十年都沒有辦法解開的恩怨來看,應該是感情上的問題,從三木要找爺爺的事情來看,一定是三木吃了虧了……六該不會是和我奶奶有關係吧!」

當陳陽一說到這裡,就看見陳百年的表情變得不自然起來,他看了看陳陽,忽然輕嘆口氣,說道:「這個老傢伙,都過去這樣多年了,心裏面還是放不開!」!。 時更有長駐守備軍十萬。歐陽一行人經過數天的拔山涉水,終於在這天的日落之前趕到了安慶城內。已經接到探子回報的安慶城主以及安慶城內大小官員,早早的來到了這城門口迎接了。

對於華凌公主以及司馬空這兩位大人物,他們可不敢有絲毫的怠慢。要知道,這兩人的家中權勢,那可真的是稱的上如日中天!

華凌公主,華夏帝國唯一一位外姓王鎮南王的寶貝女兒。鎮南王,手中掌握著整個華夏帝國數百萬的軍隊。所以有民間傳聞,無論是哪位王子殿下娶到華凌公主,那太子之位是絕對的跑不了了。由此可見,這華家在帝國的勢力有多大。再看司馬空,其父司馬長青是當朝一品,位列三公,雖然相比華家那是稍有不及,但在整個朝廷乃至整個帝國,其勢力也是牛b至及的。所以,這些城主以及那些官員才會這麼的大拍馬屁,大冷天的來這城門口迎接!

坐在馬車之上,大老遠的歐陽便看到了那一隊的儀仗兵以及那些穿著各種官袍的大老爺們,看他們一各個在那裡不停的走來走去,雙手不斷的撮著,不由的朝著司馬空笑道:「司馬公子,這些人應該都是來迎接你的吧,場面可真大啊!」說著,歐陽流露出了羨慕的表情。

看到歐陽那一臉羨慕的樣子,司馬空心中自然是萬分的得意,驕傲的說道:「這種場面算的了什麼,到了京城的時候,讓你看看什麼才叫大場面。」話雖然是這麼說,但他的心中卻不是這麼想的,此刻他的心中想的是,「哼,不過這也得你有命到的了京城才行!」

和歐陽經過了幾天的相處,他早已經是將歐陽的情況了解的一清二楚。當然,這情況是歐陽故意透漏給他的假情況了!無非也就是自己是趕到京城投靠親人,只不過在路上遇見了強盜打劫,非淪落到現在這樣的地步這些情況了。

一路上,看到歐陽不斷的和華凌公主說說笑笑的,司馬空早已經是妒火中燒了,殺機早已經起了不下n遍。一路上歐陽一直跟在華凌公主的身邊讓他沒有機會下手的話,估計他早已經幹掉了歐陽了。當然,這只是他一相情願的想法,能不能幹的掉歐陽,這可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如今到了這安慶城裡,這下手的機會可就多了。進城之後,那些大小官員為了拍自己和華凌公主的馬屁,那是一定會大擺宴席來給自己和華凌公主洗塵。根據華夏帝國的規定,白丁平民是不可以和貴族坐在一起的。那個時候,華凌公主不在歐陽的身邊,自己下手的機會可就多了。想到自己馬上就可以將歐陽幹掉了,司馬空心中不由的一陣得意!

當然,對於司馬空現在所想的是什麼,歐陽自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不過他並不在乎。他可不相信在這個自己所創造出來的宇宙空間里,還能有什麼牛b的人物能夠傷的了自己!尤其是像司馬空這樣的小角色,即使是來個再多,那也不過是螞蟻捍象而已!

一行人一接近城門口,那些大小官員馬上是迎了上來,其中一名穿著紅色官袍的老頭已經朝著華凌公主以及司馬空躬身說道:「下官安慶城主率安慶城大小官員見過公主殿下、司馬公子!」原來,這司馬空在華夏帝國並沒有正式的官職,所以這安慶城城主才會稱呼他為公子!

這個時候,華凌公主在其貼身丫鬟小翠的攙扶下緩緩的從馬車中鑽了出去,看了一眼下面那些還躬著身子的官員說道:「各位免禮吧。」原來根據華夏帝國法律規定,所有百姓官員除非是在朝見皇帝陛下的時候需要下跪之外,其餘的一律免跪行躬身禮!

聽到華凌公主讓自己這些人免禮,這些人才直起了背!

……

當天晚上,在那城主府內,安慶城城主果然是大擺宴席的給華凌公主和司馬空兩人接風洗塵。而歐陽自然是不在被宴請的人之列了。

在城主府的一間普通客房之內,歐陽朝著林思語以及小寶二人說道,「小語小寶,大哥現在出去一下,你們呆在這房間里不要出去亂跑知道嗎?」說著,歐陽在整間房子裡布置下了一個小陣法,用來保護林思語姐弟二人。

「恩,知道了大哥,你放心吧,我們不會出去的!不過大歐大哥,你一個出去可要注意安全啊,我看那司馬空不是個好人,他肯定會乘這這個機會來對付你的!」林思語朝著歐陽重重的點了點頭說道,同時提醒歐陽要小心!

歐陽滿不在乎的笑了笑,同時

林思語的腦袋瓜子,笑呵呵的說道:「放心吧,大哥你們還不知道么,有什麼人能夠傷的了我。不過你們可千萬不能出去。只要呆在這個房間里,無論是誰都傷害不了你們的。我走了,小語,你照顧好小寶!」說著,歐陽打開房門從房間了走了出來!

才從房間里出來,王伯一下子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了出來,朝著歐陽說道:「歐公子這麼大晚上的不知道要去什麼地方啊?」一邊說著,他還一邊朝歐陽走來。對於這位王伯,歐陽倒是蠻有好感的。再說了,人家也是來保護自己的,歐陽自然是不會惡臉相象了!

轉過頭朝著王伯微微一笑,「王伯,你老這麼晚來還沒有休息啊!」

「呵呵,歐公子你不也沒有休息嗎?看歐公子這樣子似乎要出去?」

「是啊,我習慣晚睡,這麼早就呆在房間里不太習慣,就想出去走走。怎麼說這安慶城也是帝國數一數二的大城了,好不容易來這麼一次,哪裡也沒有去那可真的有點遺憾,乘著現在時間還早,所以就出去逛逛!」歐陽回答道,他著話說的倒也是合情合理!

「那歐公子可要早去早回啊,萬一回來晚了,這城主府要是大門關了,可就不好了!」王伯說道。不知道怎麼搞的,在王伯的心中,一直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他總絕對歐陽沒有表面上看的這麼簡單。雖然,他並沒有發現歐陽到底有什麼地方不對。

這也難怪,以歐陽的實力,要是歐陽想隱藏實力的話,根本就沒有人能夠看的穿歐陽到底有多強。畢竟,人和神而且還是最強的神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王伯對歐陽的那種奇怪的感覺只是因為他多年的經驗。多年的經驗的告訴他,歐陽不是一個簡單的人。

「多謝王伯的提醒,要不然我晚上可就真的要露宿街頭了!」歐陽感激的說道。

才從城主府里出來,歐陽馬上就感覺到,自己的身後已經跟了兩個人。不過這其中的一個,卻是華凌公主派來保護歐陽的王伯了,剩下的那一個人,也有著不錯的實力,歐陽知道,這個人應該就是司馬空派來殺自己的殺手了。

從這個殺手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能量來看,這個殺手應該是一個高級劍士。其實,這隻要從他身上背的那把長長的寬寬的劍就能看的出來。不過雖然是個高級劍士,如果放在地球上,也就是一般的武林高手那樣的水平。歐陽不由的暗暗失望。

「奶奶的,這也實在是太看不起我了,就算要殺我怎說也得派上個水平高點的嘛,來個垃圾,真鬱悶!」歐陽心中暗道。

不過鬱悶歸鬱悶,是敵人總是要消滅的。當歐陽拐進一條小衚衕的時候,瞬息之間,歐陽便在這小衚衕裡面布下了絕對空間領域結界!原本,要消滅掉這個一個垃圾貨色歐陽自然是不需要布置什麼絕對空間領域結界。只不過歐陽不想讓在後面暗中保護自己的王伯發現自己的秘密,所以才會……

當一直偷偷跟在歐陽身後的殺手看到歐陽拐進一條小衚衕的時候,馬上就知道,下手的最佳時機到了。當下,那是毫不猶豫的就衝進了小衚衕巷子裡面。

不過當他一鑽進這小衚衕巷子的時候,他馬上就意識到了什麼,連忙回頭去看!剛剛進來時巷子口的那些人以及路邊攤都無緣無故的消失了,而自己的目標,正站在自己的面前,冷冷的看著自己!

「怎麼回事?那些人都上哪裡去了!」這名殺手此刻心中那是百思不得其解,他又怎麼能想的到,自己早已經不在原來的那個小衚衕巷子里了,此刻,他正至身與歐陽模擬那小衚衕巷子而創造出來的絕對空間領域結界裡面。

在這個結界裡面,他自然是看不到結界外面的一切事物了。

而這個時候,奉命一直隱藏在暗處保護歐陽的王伯也是大吃了一驚,在他看到歐陽拐進那衚衕的時候,心中暗道要糟,連忙以最快的速度閃到衚衕裡面,此刻,那裡哪有歐陽和那殺手的身影,歐陽和那殺手就好象是憑空消失了一般,這怎麼能不讓他大吃一驚呢!

「嘿嘿,怎麼樣,是不是很吃驚為什麼衚衕外的人全部都不消失不見了!」歐陽陰陰的開口說道 陳陽看出來陳百年和三木之間的恩怨了,其實,無非就是一個情字而已!

這也是為什麼陳百年和三木之間會糾纏如此多年,並不是說人si了,就一切了事,這事情不是說誰對誰錯,也不是可以通過比試高下就能決定誰好、誰壞!

情字最難寫,不知道有多少的英雄就倒在了情字上面!

陳百年和三木也是因為這個情字結了仇,都過去這樣多年了,倆人之間的事情還沒有辦法解決,以至於鬧到這種地步,不過,對於陳陽來講,這確確實實是一件很不錯的機會,假如不是三木的話,也不會給了陳陽推廣陳氏中醫的機會,這次的辯論對於陳氏中醫就是一次最好的推廣!

陳陽笑了笑,說道;「爺爺,你們之間的事情我是不關心的,現在我所關心的是如何讓這次的辯論變成我們陳氏中醫的推廣機去……靈靈姐,我等下也上去,不能總讓爺爺他們在電視上辯論,我們也要參與進去!」

陳靈點了點頭,陳靈是感覺無所謂的,不管如何,對於她來講,這都是一次宣傳的機會,假若上半場不是考慮到陳百年的緣故,陳靈早已經參與進去,現在聽到了陳陽的話之後,陳靈說道:「電視台顯然是希望我們能讓這次的辯論變成一次真正意義上的戰爭,這樣的話,電視台才能收到更多的關注!」

「而這也是我們所希望的!」陳陽笑了起來,「我們應該在氣勢上完全壓住對方這下面就交給我吧遇到中醫上面的名詞的時候,你們來解釋,至於其他的就交給我了!」

陳陽交代完了之後,又回來見了慕傾怡,就看見慕傾怡正和杜萌交代著,杜萌連連點頭,看見陳陽過來了之後,慕傾怡嘴裡說道:「怎麼樣了?」

「等一下我會上去,我也應該參與進去!」陳陽稍微停頓了一下嘴裡說道:「這次辛苦你們了!」

萊傾怡笑了起來,說道:「這到沒有多大的關係!」

「恩,我去準備了!」陳陽說完,轉身離開。

那杜萌站在慕傾怡的身邊,剛剛杜萌清楚得看見慕傾怡笑了,杜萌再次看著慕傾怡,她的眼睛裡面有著困huò,慕傾怡看見杜萌這副模樣子,嘴裡說道:「有什麼問題嗎?」

「老闆,有一個問題我不知道應該不應該問!」杜萌在面對慕傾怡的時候總是有所擔心和顧慮,她遲疑著,看著慕傾怡!

「這有什麼的,問吧!」慕傾怡此刻的說話口wěn都和過去有了很大的不同,以前的慕傾怡是不會用這樣的說話口wěn和杜萌說話,以前的慕傾怡都是以高高在上的口wěn交代著工作,至於其他的話,慕傾怡並不會多說,但現在卻不同了慕傾怡剛剛和杜萌說話的口wěn差點讓杜萌誤以為面前的不是她之前所認識的那個老闆了。

「老闆,我剛剛看見你笑了!」杜萌說這句話的時候,她的眼睛還在偷偷看著慕傾怡,想觀察慕傾怡的反應,只有確定了慕傾怡的反應之後,她才能知道下面應該說什麼話!慕傾怡倒是沒有什麼的,聽到杜萌這句話之後,慕傾怡競然lù出了笑容,「是嗎,我倒是沒有太在意這點、杜萌,是不是我以前笑得少呢?」

杜萌然了點頭,「老闆,你以前真的笑得很少!」

「或許是因為他的緣故吧!」慕傾怡示意一下陳陽,嘴裡說道:「以前的話從來沒有想到會是像現在這樣,我自己也感覺到了現在的一些不同,杜萌,也許這就是所謂的愛情吧,以前我一直都不懂,也不理解,只有自己經歷過之後,才明白的!」

電視台的演播大廳裡面,休息過後的陳百年和三木等人又進入了演播大廳,電視塔的當家女主持主持著這次的比賽預熱,就在剛剛休息的時候,這次節目的編導特意把女主持可馨叫過去商量了一下,編導認為目前雙方還是不夠jī烈,離他所希望的還是有不少的差距,他希望可馨可以調動雙方的敵對熱情,讓雙方最好是那種劍拔弩張的那種感覺,只有這樣營造出來的氛圍才是編導希望的!

因此,當雙方再次進入演播大廳的時候,作為主持人的可馨就開始引導起雙方朝更jī烈的方向發展!

「兩位都是中醫流派的代表,我小時候生病的時候,總是會去看西醫,就因為西醫治病快,但我卻不認為中醫不好,不過,現在陳氏中醫將西醫和中醫結合了起來,是不是說,陳氏中醫會讓更多的年輕人所接受,從而會影響更久遠命……,當然,三木老先生,我並沒有要貶低你的意思,只是不知道三木老先生如何看待這個問題!」

「胡鬧!」三木拂了一把鬍鬚,看著陳百年,嘴裡說道:「中醫那是幾千年流傳下來的,我們的老祖宗就是用中醫治好了病,我們也是繼承了中冇國數千年的中醫精髓,西醫是什麼東西,才發展不過一兩百年而已,哪裡能和我們數千年的中醫相比!」

陳百年張了張嘴,本來陳百年也打算針對三木的,這個時候,陳陽卻說話了,「三木老前輩,你這句話就不對了,幾千年是源遠流長,但並不代表說幾百年的就沒有文化底蘊,你這話是不是有些偏見了呢!」

三木的眼濤落在了陳陽的臉上,問道:「這是誰?」

可馨立刻介紹道:「這位是陳陽,是陳氏中醫的傳人,當然,他的診斷行為學在國際上也是很有名氣的,是西醫的代來……!」

可馨有意識地把陳陽的西醫身冇份說得很清楚,她就是想要讓雙方的矛盾更加的jī化,可馨已經看得出來那個叫三木的男人其實很保守就是認準了中醫是老祖宗留下來的東西,不太接受西醫!

可馨就故意在這方面做文章,故意把陳陽西醫的身冇份說了出來,果然,當可馨一介紹陳陽的時候,那三木的眼睛就落在了陳陽的身上,冷哼了一句道:「一名學西醫的人不配坐在這裡跟我談!」

「快……」!」編導等的就是這一刻,之前就沒有這樣火爆的場面,在編導看來談論什麼中醫並沒有看點,真正有看點的其實就是這種中醫和西醫上面的jī烈碰撞,這才是真正有看點的東西,他讓攝像機對準了陳陽,給陳陽特寫!

陳陽早就看砍了主持人的心思,這名主持人明顯得要把場面搞得更加火爆。陳陽有意識地把這場面又推了一把,他聽到三木的話之後,陳陽笑了起來,「我想你沒有搞清楚一點,陳氏中醫現在是中西醫結合不單純是中醫,中西醫結合是以後發展的路,而陳氏中醫不過是走在前面而已,不知道這有什麼不對?」

「當然不對,全都不對,中醫是老祖宗留下來的東西,是不能隨便被更改的,你這樣亂改老祖宗留下來的東西就是在胡鬧,是對老祖宗不敬中醫的已經能看好了病了,又何必需要什麼西醫,現在的醫院裡面倒是有很多的中西醫結合,但在我看來,也沒有幾個真正的管用,不過都是一些méng人的東西而已!」

「那倒未必,中醫的診病四法完全和西醫相結合,又有有什麼不妥的地方!」陳陽反問著三木,「你說中醫是老祖宗留下來的東西,那我問你是不是說老祖宗留下來的東西都是對的?」

「那是當然,那都是經驗,幾千年總結出來的經驗!」顯然三木對於老祖宗的東西推崇備至,他說話的時候,都顯示出來對中醫的那種尊敬之情。

陳陽聽到三木這句話之後,競然笑了起來,就看見陳陽把頭搖了搖,說道:「迂腐!」

陳陽這句話一說出來,三木的臉sè就是一變,啪的右手拍在桌子上,發出了很大的聲音。主持人可馨先是被嚇了一跳,她下意識地望向編導,就看見編導正興冇奮地對著可馨做著手勢,那意思是說這個效果很不錯,正是他所需要的效果,鼓勵可馨繼續做過去!

可馨並不是勸三木消氣,而是說道:「三木老先生,這裡是演播廳,有很多的人會通過電視觀看到的,我希望三木老先生注意自己的情緒,這是辯論,不是比武擂台!」

坐在三木身邊的三山此刻說道:「師父,讓我來!」

三木冷哼了一道:「也好,像他這樣的不孝的人,我不屑和他說話,我還迂腐,真是可笑,我三木怎麼會迂腐,凡是知道我的人都知道我三木最重師道,怎麼會迂腐……」!」三木這後面的幾句話不說倒還好點,這一說,倒是讓人感覺到三木這人確實過於迂腐了,總感覺是和這個社會有些格格不入!

那三山是三木的徒弟,其說話的模樣倒是和他的師父如出一轍,把眼睛一瞪,看著陳陽,說道:「你是西醫是吧,我不和西醫的人說話,讓那個女的和我說話,我們光明正大的辯論,不要搞一些花樣!」

陳靈張了張嘴,沒有說話,倒是先笑了起來。陳靈這一笑,倒讓三山臉sè一沉,顯得極其的不高興,「你笑什麼,難道我就如此的可笑?」

「不僅是可笑,而且還是非常的可笑!」陳靈說道,「你剛剛說要和陳陽辯論,現在又說不和西醫的人辯論,那豈不是說你就看準了我,但我卻提前聲明,我對你這種木頭腦袋的男人沒有興趣,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

三山瞪起了眼睛,看著陳靈,嘴裡問道:「做好什麼準備!」

「靈靈姐,這人太笨,還是讓我說吧,要不然的話,非得把你給氣壞了不成!」

「你說我笨?」三山一聽到陳陽這句話之後,就氣得瞪大了眼睛,嘴裡說道:「你不要胡說!」

「我哪裡胡說了,我說你笨你還不愛聽,我問你,你叫什麼名字?」陳陽看著三山問道。

「三山!」

當三山一說出這句話之後,就聽到陳陽笑了起來「我說你笨你還不承認你問問看,這哪裡有叫三山這個名字的,你叫三山,你師父叫三木,這不就是在胡亂起名字嗎,你倒好,過去這樣多年了,你都沒有發現這個問題,你說你到底是不是笨?」

陳陽這句話一說出來,就看見三山眼睛眨動了兩眼,下意識地把臉轉向三木那邊,問道:「師父,我的名字到底叫什麼,我也感覺三山這名字有些古怪,我給人家看病的時候,人家也問過我這個問題!」

三山這一番話不僅把陳靈等人逗樂了,就連主持人可馨都受不了了,本來強忍著笑意,盡量不讓自己笑出來,但她最後卻實在忍不住了,也笑了出來,三山這人真是有些笨啊!

三木看了三山一眼,說道:「這是我們的稱號,又何必關心自己叫什麼名字,你不要被那年輕人給騙了,那年輕人很狡猾!」三木也看出來了,陳陽其實很壞的,就是故意在用這句話饒三山,那三山果然上當了,還在糾纏著這個問題。

陳陽此刻笑道:「看起來,三山你還是有些笨,不過,這倒不是什麼大問題,我們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笨一點的,三山,我們現在還是說正事吧,你認為中醫和西醫之間最大的不同在哪裡?」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