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洛,洛貝?」

「呼……嚇死我了。」小諾姆長出了一口氣,「小狼叫我們幾個出來找你,你怎麼跑到倉庫來了?」

艾夏這才注意到,離她不遠的地方就有通往地下隧道的入口,這附近緊閉的鐵門也很像是倉庫的大門。

「你是來找什麼東西的嗎?」小諾姆一臉納悶。

「不是……我,我是過來散步的。」艾夏迅速把黏在臉上的頭髮弄下來,慌忙辯解,「對不起啊洛貝,我也不知道這裡是倉庫,你,你替我跟小狼說一聲」

心臟好像忽然之間沉落了一下。

小狼……小狼幹嘛要叫人來找她呢?為什麼要找她呢?小狼不是只在乎伊凡么?

小狼還說叫她不要出海,其實小狼是覺得她很礙事吧。既然這樣,為什麼還要找她?

「她還說什麼了?小狼她。」艾夏神情恍惚地盯著洛貝。

洛貝似乎嚇了一跳,「她,她就說你不在旅館,說你會不會迷路了……噢,她還說你好像生病了!」

「我才沒有生病呢!」艾夏唰地站了起來,像是被一股火氣嗆到了,「我的身體一向恢復得很快,是她身體不好吧!你讓她好好養傷,不要多管閑事!唔……」

不知道怎麼回事,一陣眩暈突然襲來,艾夏往後一靠,扶住自己的額頭。

「你果然生病了啊!你別動,我,我喊小狼過來!」洛貝說著就要跑開。

「別!不要喊她!」艾夏趕忙叫住洛貝。看見洛貝猶豫不決地轉過頭,她想了一會兒,緊緊咬住自己的下嘴唇。

「你,你帶我回旅館吧……求求你了……」(未完待續。) 伊凡和洛克馮德多花了一點時間才從樓梯上跑下來。老諾姆匠人洛克馮德跑不了太快,伊凡又不可能讓他一個人留在烏漆抹黑的樓道里。

意外之中聽到鐵門響起砰的一聲,他們兩個誰也沒有反應過來。等到伊凡追上去的時候,弄出響聲的人已經跑得無影無蹤了。賽爾芬迪堡近來並沒有外人到訪,會是誰躲在鐵門後面呢?

想起剛才他跟洛克馮德說過的那些話,雖然說不上是什麼重大機密,但是伊凡總覺得挺難為情。跑得那麼快,想必不是矮小的諾姆族吧……

「喂,你有沒有見到什麼可疑的人?」洛克馮德隨便拽住一個從他眼前經過的諾姆士兵就問。

「可,可疑的人?」士兵頓時綳直了身子,「十分抱歉,沒有發現可疑的人,倒是……」

士兵吞了口吐沫,抬起頭猶豫不決地看向伊凡,洛克馮德上前一步,兇巴巴地瞪視著他。..

「快說!」

「是!我剛才碰見了洛貝先生,他問我,有沒有見過那個外地來的人類女孩,好像是那個人類女孩不見了……」

是艾夏?

幾乎是反射性地,伊凡轉身朝著大餐廳的方向狂奔了過去,心臟突然跳到了嗓子眼。艾夏不見了?怎麼回事?她不是和小狼在一起么?一想到有可能是艾夏或者小狼聽見了他和洛克馮德說的那些話,他就感到臉上發燙。詭異的恐懼宛如一把尖刀扎在他的胸口,全身都變得很不自在。

就在他焦急地趕往大餐廳的時候,迎面,小狼沖他揚起了手。

「伊凡,我有事要跟你說!」小狼大聲呼喊著。伊凡頓時屏住了呼吸。

「那個,艾夏她……」

「我要跟你說的就是艾夏的事!」小狼露出一抹如釋重負的笑,「洛貝找到她了,正送她回旅館呢,你也知道她迷路了?」小狼喘了口氣,抬起頭端詳著伊凡蒼白的臉。「好了好了。已經沒事了,你不用擔心了。」

「我……」

雖然知道小狼不會撒謊,但伊凡的心情卻並沒有因此而變得輕鬆起來,反而更加憂鬱了。小狼漸漸收起了笑。她眨動著暗藍色清澈的雙眼。眼神里充滿迷茫。

「伊凡。你怎麼了啊?」

聽見小狼關心的話,伊凡肩膀一顫,下意識地退後幾步。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面對小狼直率的目光。小狼不解地跟了過來,一把抓住伊凡的胳膊。

「我想先過來跟你說一聲的。艾夏她晚飯根本沒吃多少,我覺得她好像生病了,她說她沒事,也不讓我送她。」小狼像是無奈了似的笑了笑,「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們要不要去看看她啊?」

「呃。」伊凡怔怔看著被小狼扯住的胳膊。小狼的一切看上去都是那麼自然,躲在鐵門後面的不是她么?

不是小狼的話,那就是

小狼很快跑到了前面,還招手讓他跟上。

在伊凡眼裡,小狼似乎從來沒有改變過,她一直都是那麼無所顧忌,像一條ziyou自在的小野狼。可是伊凡現在卻不知道該怎麼跟小狼說話了。他想起洛克馮德憤怒的臉,想起洛克馮德的擔憂,不知道該用什麼方式開口。

「……那個。」想了好一會兒,他輕聲叫住了小狼。

「嗯?」小狼馬上停了下來,認真地看著他,那種純粹的認真只會讓人心裡更加慌亂,伊凡下意識地扭過頭去。

「你一定要跟我們一起出海么?」

「什麼?你什麼意思啊?」小狼很納悶。洛克馮德說過小狼以前從來沒有到海上去過,但伊凡現在不想告訴小狼洛克馮德都跟他說了些什麼。

「你的傷沒好吧。」他低聲支吾著。

「沒事,一點都不疼。」小狼扭了扭肩膀,原地蹦了蹦,「哎,你們帶來的那種藥水真的很好用啊,只抹了一次血就止住了。再說了,伊凡你不也受傷了嗎?」

「我傷得不重。」伊凡那時候只是胳膊被克里茲射出的弩箭刺中了,雖然現在還纏著繃帶,可早就活動自如了,「你以前」他想了想,換了一種說法,「你以前也沒到海島去過吧,要是找不到路」

「我不會找不到路的,真的,我和月牙灣的海鷗已經混熟了,它們會給我們帶路的!」小狼很懇切地央求,「我是沒去過海島,可我去過海邊啊!」

「那,那賽爾芬迪堡這邊怎麼辦?」

「賽爾芬迪堡是他們諾姆的城堡嘛,交給洛克馮德就行啦。怎麼?洛克馮德跟你說什麼了?他是不是又亂髮脾氣了啊!不行,我得找他去!」

說著,小狼就要往回走。

「不是洛克馮德先生!」伊凡立即抬起手,想攔住她,腦子裡驀地浮現出他們剛見面的時候某個讓人尷尬的場面,於是,他趕忙把手放下。

「洛克馮德先生只是跟我講了我武器的事,我覺得,我確實有點……考慮得不夠周到了……」伊凡的臉不由地漲紅了。當他還不認識小狼的時候,他曾經不小心碰到了小狼的胸部,可那真的只是意外。

小狼側過身,一臉「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似的歪著腦袋。

「我想……再等等吧,如果聯盟的人過來,他們應該會跟諾姆族說一聲,到時候我們也會得到消息的……」

「你要等你們聯盟的人?」小狼彷彿越來越納悶了,「沒必要吧,我們已經借到船了啊?我們調查一下再跟他們說就是了。」

忽然,小狼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驚訝地深吸了一口氣。

「是因為艾夏嗎?你不放心讓諾姆們照顧她?」

「啊,我……」

「嗯,我明白了。」小狼低下頭來,沉思了一小會兒,又點了點頭,「艾夏生病也不跟我說,她這個樣子是讓人很不放心。算了,等一等也沒關係,反正那些魔族應該是不會再踏入我們的雪山了。」

看著小狼若有所思地抱起胳膊,剛剛還在為出海的事情而著急的她,此時似乎又不那麼著急了。伊凡想起洛克馮德曾經說過,小狼有著諾姆的習性,不會輕易離開她所守護的土地,小狼最關心的,其實是這片雪山的安危。

難道說,小狼真的是因為他才積極準備出海的嗎?伊凡的心裡充滿了感激,卻也一陣陣地心疼起來。

「等會……再跟艾夏商量一下,好么?」他小心翼翼地說著,小狼的側臉在搖曳的燈火里閃爍不定。

「當然沒問題啦,走吧,艾夏應該已經回到旅館了。」小狼又笑了,還是像以前那樣爽朗,她蹦蹦跳跳地跑到了前面,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未完待續。) 艾夏坐在松木雕成的高背椅上。高背椅和旁邊的書桌都已經很舊了,黑色的窗帘緊緊地遮住窗戶,寬敞的客房被一盞鑲在黃銅燈柱上的魔晶燈照得宛如白晝一般明亮。

這一排靠近城堡東側的客房是給偶爾留宿的人類商人們使用的,木床和桌椅都很符合人類的要求,這就是賽爾芬迪堡唯一的「旅館」。這家旅館也沒有哪位老闆來經營,只在有人住的時候才打掃一番,平時就像廢棄倉庫那樣閑置著。空氣里,還沉積著揮不去的塵土氣味。

洛貝已經離開了,那小傢伙大概正急著去找小狼吧。小狼吃飽之後就跑到旅館找她,發現她不在以後就叫了洛貝他們到處尋找。說真的,艾夏一點都不希望小狼把事情鬧大,可是她能有什麼辦法?她能管得了小狼么?

洛克馮德說,小狼變了。

艾夏還記得小狼領著他們一行人去賽爾芬迪堡的時候,那一副ziyou自在無憂無慮的模樣。她說,她覺得伊凡長得很可愛,那時候的艾夏莫名其妙地有點燥,卻也沒有多想。她想起小狼拽著伊凡飛快地穿過城堡的大廳與小道,她使上了渾身力氣在後面追,卻怎麼也追不上小狼。她想起小狼攔在她的前面,吐出的話語是那麼堅定果決,「你一定要活著」,她這麼跟伊凡說……..

在伊凡昏過去的時候,小狼嚇壞了。小狼一定是從來沒有見過魔力衰竭,臉色唰地變了。一下子跪倒在地上。也就是在那個時候,小狼開始喊他的名字。小狼會知道伊凡的名字也是聽艾夏說的吧,一想到是這麼回事,艾夏就覺得心裡更加彆扭。

伊凡他,也對小狼很好呢。

他說他要勸勸小狼,他其實很擔心小狼的傷勢吧。小狼從來沒有出過海,卻為了伊凡這麼積極地準備著,伊凡會心疼她也是很正常的吧!

只是,為什麼心裡會那麼害怕呢?就好像會因此失去什麼重要的東西似的……

咚,咚。咚。

艾夏被突然響起的敲門聲嚇了一跳。忍不住發出一聲短促的驚叫聲來,門外立即響起了回應的聲音。

「怎麼了?你沒事吧?」

這個著急的聲音……是伊凡!艾夏趕忙站起,急急忙忙跑到門口,把門拉開。然而。她很快發現伊凡身邊還跟著一個人。

艾夏的心情。瞬間跌到了谷底。

「就你一個人在嗎?」

小狼連艾夏的臉色都不看。大大方方地替她把門敞開,然後大大方方地走進艾夏睡覺休息的地方。她把這間客房打量了一圈,表情好像還挺驚訝。

「就你一個人在啊。那你叫什麼?我還以為有誰嚇著你了呢。」

「我……」艾夏不由地鬱悶起來,她yin著臉,斜瞄著小狼的後背。小狼突然伸出手,艾夏還沒來得及躲開,就被她一把抓住了胳膊。

「你看上去好像病得不輕啊!快點過來坐下!」小狼似乎把艾夏這糟糕的臉色理解成生病所造成的,她拖著艾夏就往床邊走。小狼的力氣還是那麼大,艾夏怎麼掙都沒有用,硬是被她給拽到了床邊。

「小狼,你,你來做什麼啊!」艾夏又羞又惱地沖小狼嚷著。小狼攙著她的胳膊,緊貼著她,也坐在床邊上,似乎很照顧她,可艾夏總覺得自己像是被小狼綁架了,特別地不自在。

小狼嘿嘿一笑。

「洛貝說你是真生病了,還差點暈倒了。哎,你也真是的,為什麼生病了都不跟我說?我好幫你買葯啊!要不,我找治療師來幫你看看?我認識的幾個治療師都挺厲害的,他們不光會給諾姆治病,還會給狼和老鷹治病呢!」

「我……我又不是狼和老鷹!」艾夏氣得臉色通紅,她狠狠地推了小狼一把,把臉埋在兩條胳膊之間,「好了好了我沒事!我就是有一點點不舒服!不用小狼你瞎cāo心!」

「我怎麼能是瞎cāo心呢?你有什麼話又不喜歡直說,我怎麼知道你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小狼不依不饒地爭辯著。

伊凡帶上房間的門,站在椅子旁邊,隔著幾步遠的距離默默注視著這兩個爭執的女孩。這時,艾夏抬起了頭,目光與他相對。

「我……」艾夏忽然又把頭垂了下去。太丟臉了,她寧願伊凡和小狼都不來。

「我真的只是有一點點不舒服,我身體恢復得很快,不會有事的……所以……」

「我是想說,我們還是稍微等幾天再出海吧。」伊凡低聲說。

艾夏一下子愣住了。

彷彿過了好久,一股混雜著酸苦味道的失落感從胸中涌了上來。

「是,是因為小狼么?」艾夏的嗓音有些乾澀。她還記得,洛克馮德提醒伊凡要考慮小狼的安全。小狼沒有出過海,小狼還是傷員……

「我?」小狼突然抓住艾夏的肩膀,她兩隻手都放在艾夏的肩上,讓艾夏不得不面對著她。

「你是怎麼想的啊?我能有什麼問題?我像有事的樣子嗎?我看,是因為你吧,伊凡他不放心讓諾姆們照顧你,才說想等你們聯盟的人來。」

「我的意思是……最近有點……不太方便吧……」

小狼的解釋實在是讓伊凡都不禁苦惱起來,伊凡看著一臉納悶的小狼,不由地皺起了眉頭。

「那個,小狼你能先回去么?」

「為什麼啊?我們不一起商量嗎?」小狼也皺起眉頭,她放開艾夏,站起身,轉而走向伊凡,「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你們怎麼什麼都不跟我說?」

「我不是這個意思,不是說不想跟你一起商量。」被小狼步步緊逼著,伊凡手足無措地退到桌子旁邊,「那個,有些事情,我想問問艾夏……」

「是我不能知道的事情么?」小狼的臉上,露出了一抹不愉快。

伊凡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是。」他艱難地面對著小狼。

小狼一聲不吭地呆立了一會兒,舒了口氣,轉過了身,擺了擺手。

「算了,反正,我也不是你們魔導聯盟的人。」小狼似乎曲解了什麼。不過緊接著,走到門口的小狼就回過頭淡淡地笑了一下。

「對了,有什麼需要一定要告訴我,這裡我最熟了。艾夏不舒服就要好好休息,我去看看地圖!」說著,她便跑了出去,順便帶上了房門。

艾夏懵了。

沉默了一會兒,她忽然緊張了起來。

有什麼不能讓小狼知道的事情?是什麼……不太好說的事情么?艾夏下意識地握緊雙手,以祈禱的姿勢放在胸前,卻仍然控制不住砰砰亂跳的心。

漫長的一分鐘之後,估摸著小狼已經走遠,艾夏小心翼翼地用眼角瞥向伊凡。

「可,可以說了嗎?」她努力鼓起勇氣來。就算聽到不好的消息也沒關係。艾夏在心裡一遍遍重複著,不管聽到什麼,她都能承受得住。

可是伊凡沒有轉過頭來看她,他還是盯著門口。

「……你都聽到了吧?」

就在艾夏等得胸口都開始隱隱作痛的時候,伊凡開口了。

艾夏愣了一下,「什麼?」

「那個,洛克馮德先生跟我說了很多……」伊凡抬手抓了抓腦後的頭髮,像是很尷尬似的。

艾夏頓時驚得目瞪口呆。

伊凡發現了?

果然……他發現了啊!

「我,我也不是故意的……」艾夏低聲嚅囁著,鼻子酸酸的,莫名其妙地想哭。她趕忙低下頭去,緊盯著腳下的地板。

「我不是怪你啊。」伊凡搖了搖頭,他似乎也很煩惱,煩惱得頭都大了,「我真的沒有想過要帶小狼一起出海,而且,我也不想讓你一個人留在這裡。」他扶著自己的額頭斜靠在木桌旁,像艾夏那樣……小心翼翼的。

艾夏的心頭突然間震蕩起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