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沒……沒事。」正在低頭不語的林雨彤嚇了一跳,她象是被人撞中了心事一樣,臉色有些微微的發紅。

「這可不是你林大小姐的作風,你一向是個敢愛敢恨的女漢紙,說吧,有什麼事,我替你解決。」葉皓軒大大咧咧的一揮手道。

「真的?」林雨彤猛的抬起了頭。

「當然是真的,我什麼時候失信過人?」葉皓軒大包大攬的說。

「如果我說我喜歡上別人了呢。」林雨彤盯著葉皓軒的表情。

「呃……」葉皓軒直接內傷,他有些後悔剛剛把話說的太滿了,同時他心中微微一沉,林大小姐竟然有心上人了,可惡,是哪個混蛋。

「這個……我貌似幫不上太多的忙,不過是哪個混蛋被你盯上了。」葉皓軒心裡酸酸的說。

「混蛋,被本小姐看上,很委屈他嗎?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林雨彤怒道。

「呃……不是,是哪個混蛋這麼好運氣,竟然被林大小姐看上了?」葉皓軒連忙改口。

林雨彤憤憤的盯著他,看得葉皓軒心裡一陣發毛,葉皓軒心裡突然湧起一股不好的感覺。

他跟林雨彤本來就有些曖昧,上一次為了拿他做檔箭牌,更是連父母都見了,莫非,這林大小姐喜歡上了自己。

「你到底有幾個女朋友?」林雨彤突然問。

「你問這個幹什麼,這是我的隱私。」葉皓軒慌忙轉過頭去。

「你不說我也知道,你以為林賤人的嘴把風嗎?美顏國際……」

林雨彤欲言又止。

葉皓軒心裡狂跳,心裡把林大少咒罵了幾百遍,這個混蛋,這也是能亂說的嗎,雖然林雨彤沒直接說出來,但是葉皓軒知道他指的一定是蕭海媚。

「好吧,蕭總是我女朋友。」葉皓軒乾脆攤牌,「還一個是那裡的經理,還有上次吃飯時我說的女病人,還有……」

「夠了,一個手數得過來嗎?」林雨彤怒道。

「數得過來。」葉皓軒尷尬的說。

「我喜歡你。」林雨彤突然說,她似是下定了很大的決心才說出這句話的。

葉皓軒心中一突,果真……

「可是你這個混蛋太花心了。」林雨彤突然抱住葉皓軒,一雙玉唇送了上去,穿著高根鞋的她看起來比葉皓軒還要高出一頭,兩人在江邊激吻。

葉皓軒腦海中一片空白,林大小姐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想獻身?又或者,逆推?天啊,我還沒有做好準備呢。

葉皓軒終於反應了過來,他緊緊的摟著林雨彤,回應了過去。

林雨彤的嬌軀發熱,她突然貝齒一咬,然後猛的把葉皓軒推到一邊,「你這個花心的混蛋……我恨你……」

林雨彤轉身頭也不回的跑來。

葉皓軒唇邊鮮血直流,看來林雨彤對他又受又恨,他嘴角泛起一抹苦笑,說真的,兩人在一起的可能性不大,林雨彤家世在那裡擺著,他不可能不給他一個名份,但是他也不想委屈了其他幾個女孩子。

林雨彤表露了自己的心聲,以後兩個人的關係就複雜了,不可能是情人,同時……也不可能是朋友,葉皓軒心裡突然湧出一種無力感,有些事情,遠遠不是他所能掌握的,他不知道跟林雨彤,究竟會走到哪一步。

葉皓軒突然緊緊的握著拳頭,他大叫道「林雨彤,我喜歡你,總有一天,我要把你收了。」

「靠,這哥們抽風吧。」

江邊幾個小混混詫異的看著葉皓軒。

「失戀了,別招惹,這種人發起狠來拿你腦袋當球踢……」

林雨彤早就跑了沒影了,葉皓軒只有微微的苦笑。

早於林雨彤的事情弄得葉皓軒心煩意亂,破天荒的坐到診所的專屬診室里悶聲不響的看起病來,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患者,他始終沒有從診桌上坐起來過。

「葉醫生,從早排隊排到現在,看你都沒有起來過,你休息一下吧,別累壞了。」一名老者生怕累到葉皓軒。

「沒事,謝謝老人家了。」葉皓軒給老人把了一下脈,然後開了方子。

現在已經是下午三點,看病的人已經不多了,葉皓軒的午飯放到一邊沒有吃,看完了最後一名病人,葉皓軒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自己身邊的紅顏知己太多了,他哪個也不願意放下,更不願意傷害誰,他不知道跟林雨彤的關係怎麼處下去,兩人以後算什麼?戀人?不是,朋友?也不是。

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門口倩影一閃,一個女孩走了進來。

葉皓軒坐好身子,打算給女孩看病,豈料來人笑道:「葉醫生,我不是來找你看病的,我是徐瑩。」

葉皓軒一怔,這才抬起頭來,果然,眼前的粉衣女孩正是在家休養的徐瑩,徐瑩的心靈創傷,經過這幾天的恢復,顯然已經恢復了過來,她的臉上帶著陽光般的笑意,以前的陰影,都不復存在。

「徐瑩,呵呵,你回校了嗎?」葉皓軒勉強笑道。

「恩,昨天回的,葉醫生,我一直想找你道謝,不過我爸媽怕我在出事,就沒有來,不好意思,這麼久才來找你道謝。」

「葉,我叫你葉大哥吧,叫你葉醫生倒有些生分了。」徐瑩微微笑道。

「可以。」葉皓軒點點頭。

「這樣吧,晚上我請你吃飯好不好,我真不知道怎麼感謝你,如果不是葉大哥你為我討回公道,我現在……」提到往事,徐瑩眼圈微微的發紅,她的手都有些顫抖。

顯然那些事情給她心理造成的陰影太大了。

葉皓軒連忙拍拍她的肩膀道「徐瑩,既然事情都已經過去了,你沒必要活在過去的陰影里,現在那個混蛋已經伏法,你要重新拾起你的自信,好不好?」

「好,謝謝葉大哥。」徐瑩哽咽著點點頭,然後她莞爾一笑道「我們學校附近有一家羊肉炮饃,晚上七點,葉大哥有空嗎?」

「有空,到時候不見不散。」葉皓軒笑道。

「那好,不許放我鴿子。」徐瑩歡快的站起來,生怕葉皓軒反悔,又伸出手和他拉了勾才好。

看到徐瑩開心的跑出去,葉皓軒的心情也好了點,作為一個醫生,能看到自己的病人好起來,依然開開心心的生活,是醫者最大的心愿。

晚上七點,徐瑩在理工學院附近的一家西安小吃餐館前面焦急的等著,眼見時間已經到了,葉皓軒依然沒有出來。

她幾次摸出手機,想跟葉皓軒打電話,但是咬著嘴唇還是忍住了,在等等吧,可能是什麼事情耽擱了,也可能是路上堵車了。

徐瑩的心裡挺亂,只有她知道,自己不可救藥的愛上葉皓軒了,可是她覺得自己配不上他,自己不是乾淨的女孩。

正在出神的時候,一輛汽猛的衝過來,擦著徐瑩的身體來一個急剎車,車速極快,車輛在地上劃出兩米多長的青印。

徐瑩嚇了一跳,腳下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上,她驚叫「你怎麼開車著。」

車門一開,裡面的車主走了下來,他一臉陰沉的笑意,看著徐瑩,雙目中絲毫不掩飾他對徐瑩的恨意。

「趙陽,怎麼是你,你不是在坐牢嗎。」徐瑩心中一驚,她驚恐的後退了幾步,雙腿一軟,靠在身後的一顆大樹上。

她心中揮之不去的惡夢彷彿又出現在眼前,她驚恐的看著趙陽,就象是看到地獄里的惡魔一樣。

「讓我坐牢?哈哈,賤人,你以為我敗訴了就一定要去坐牢嗎?我現在不是過的好好的,過的很瀟洒嗎?跟我斗?你拿什麼給我斗?」趙陽猙獰的笑著向前走一步。

「你不要過來,我要報警了……」徐瑩的精神瞬間瀕臨於崩潰的邊緣,看到趙陽,她整個人幾乎象是被雷擊過一樣,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他不是在坐牢嗎,法院不是已經給她公道了嗎?為什麼,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裡。

「賤人,我現在是保外就醫,你報警也沒有用,讓老子坐了一個多月的牢,天天過著暗無天日的生活,你讓老子受的罪,老子讓你百倍還回來。」趙陽獰笑道。

「你不要過來……你不要過來。」徐瑩驚恐的縮成一團,她哭喊著,整個人已經被嚇壞了。 姜恬睜著一雙明亮的大眼,盯著杜風,問道:「接下來我們去哪兒?」神情中充滿期待。

杜風看了一眼姜恆,見他沒有說話的打算,略一沉吟,便道:「此地進來的人太多,該找到的東西估計也差不多了,我們出去,到其他地方再去看看吧!」

「好啊!最好是找個沒有人發現的上古洞府,裡面的東西全歸本……嘿嘿,全歸我們所有!」姜恬一時嘴快,差點說出「歸本小姐所有」,不由得吐了下舌頭,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杜風與姜恆。

三人迅速朝著洞外走去,此時,外面又湧進來一些修鍊者,其中也有不少高級戰將的強者,不過在見到杜風三人後,均是沒敢招惹,而是迅速進入各個通道中,去尋找寶物。

各個石室不是地傳來喝罵聲、打鬥聲,不過杜風三人卻是不管這些,離開了此地。

片刻后,他們便走出洞府,出現在外面寬闊的平台上。

三個人朝著前方大步行去,途中倒是沒有遇到修鍊者,他們前行了大約三十餘里,越走越偏僻,偶爾也會碰上一兩隻強大的妖獸,不過都不是三人的對手,同時一路上也採摘了不少好葯,姜恬的臉上始終笑眯眯的。

在這裡面,沒有地圖,也不知方向,他們只能朝著大概的方向前進,同時將一路上的地形記在心中。

此時,三人來到一處地方,此地奇石嶙峋,藥草繁多,一股淡淡的葯香氣息瀰漫在空中,令人聞之欲醉。

一座雄偉的山峰拔地而起,山峰中部一道瀑布飛流而下,轟轟地水流聲震耳欲聾,下方一個巨大的湖泊,升騰起淡淡的霧氣。

這裡實在是一個修鍊的好地方!杜風與姜家兄妹二人均有同感。

「這裡肯定會有好東西,除了靈器,估計還有其他的靈丹妙藥和珍貴藥材!」姜恬眼睛一亮,兩手一搓,一幅忍不住要大掃蕩的神態。

「我們往前走,看看到底有什麼寶貝!」姜恆亦是眼前一亮,他也感受到此地的不凡。

杜風臉色肅穆,點了點頭,三人小心地往前而去,此地雖然看起來無比祥和,但誰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兇惡的妖獸或者一些潛在危險,所以還是小心為上。

三人沿著山坡往上走,朝著前方的湖泊而去。

雄偉的瀑布似九天之上的銀河水傾泄而下,氣勢磅礴,聲勢驚人,水流撞擊岩石的聲音越來越大,絲絲冰冷的霧氣緩緩地隨風飄來,沁入身體之中,讓人感覺無比舒適。

仔細搜索感應之後,杜風與姜家兄妹確定,此地湖泊周圍並無危險,三人相視點頭,便將周圍的一些珍貴靈藥採摘完畢。

半個時辰之後,三人均是一臉的滿足之色,重新聚集在一起,看向前方。

姜恬眼睛冒光,盯著瀑布之後,道:「我可以感覺到,在那瀑布後面,必然還有玄機!」

姜恆則是臉色鄭重,緩緩點頭,道:「此地真正的寶物,恐怕就在兩個地方,一是瀑布後面,二是湖泊底下。」

杜風凝神盯著兩個地方,半晌之後,道:「姜兄說得沒錯,那依姜兄之意,我們接下來如何行動?」

姜恆略一思索,道:「此處既然是寶地,那麼就會有一些守護獸,或者上古時期修鍊者布的禁制等,也許還有一些不可知的危險,我們三人還是合在一起為好,萬一有個什麼情況,也好應付,杜兄弟以為呢?」

杜風點了點頭,道:「我同意姜兄的意見,而且,我擔心,等下還會有其他人找到此處,那樣的話,衝突就不可避免了。」

「那你們還磨蹭什麼呢,趕緊走啊!再晚寶貝都沒了!」姜恬嘴一撅,不高興道。

姜恆與杜風齊齊一笑,朝著瀑布而去。

距離瀑布越近,便愈加感覺到其氣勢之雄渾,寬約六七十丈,高達數百丈的龐大水流從上方傾泄而下,似銀河落九天。

繞過一小段山路,來到瀑布下方,三人抬頭看往山峰,仔細搜索之下,果然在瀑布中間隱約看到一個黑乎乎的洞口。

「果然有山洞!快快快,趕快上去!」姜恬一陣歡呼雀躍,蹦個不停!連聲催促杜風二人。

杜風暗暗估計了下,那個山洞的位置離他們約有一百五十丈高,其他地方沒有可以上去的山路,放在平時,對於三人來說,自是無法輕鬆,隨便一躍,便能飛上數百丈高空,可是如今在這裡面,卻是無法飛行,想要攀爬到百餘丈高的地方,實在有些困難。

姜恆淡淡道:「小妹你先飛上去,我們在後面!」

「你!哼!」姜恬此時也反應過來了,見兄長取笑於她,不由得娥眉一蹙,嗔怒相向。

杜風看了一眼姜家兄妹,而後道:「想要上到那個洞口,此處沒有其他捷徑,既然無法直接飛上去,那就只能採取最原始的方法了,大家往上爬吧!」

說完,杜風率先行動,一躍而起,雙手一抓,便附在了數丈高的山壁上。以他的肉身力量,雖然無法飛行,但是一躍數丈高,還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姜恆微微一笑,亦是拔地而起,一聲輕喝,雙手迅速在腰間一摸,兩把短小的金劍握於手中,狠狠地向著山壁插入,將自己掛在山間,位置剛好在杜風旁邊不遠處,並不落後於他。

姜恬見二人都上去了,嬌哼一聲,腳下一跺,身體升起,右手一抖,一條丈許長的黑色軟鞭嘩啦一聲響,纏住了山壁上的一塊突起的石頭,而後兩腳再次在山壁上一蹬,借著軟鞭之力,上升了兩丈高。

當她人在半空中時,右手軟鞭鬆開石頭向上一抖,又一次地纏在了上方的另一塊石頭上,如此,走走停停,上升的速度倒也很快。姜恬得意地瞥一眼杜風與姜恆,從二人身邊一閃而過。

杜風完全是靠肉身力量,雙手雙腳並用,抓住一塊塊石頭,不停地朝上方爬去,姜恆則是兩支短劍代替雙手,拉著身體往上走,三人各自不同的爬山方式,速度並沒有太大的差距。

。 百餘丈的高度,三人很快便到達。

洞口並不是很大,只能容三四人通過,但是越往裡走,山洞便越大。

山洞有一點淡淡地潮濕的味道,當杜風三人前行了近百丈之後,前方光線突然亮了起來,山洞的壁上鑲嵌著一些晶石,散發出柔和的光芒,將整個山洞照得如同白晝。

啾!

突然,一聲嘹亮的鳥鳴聲從洞外傳來,聲音極具穿透力,就算是杜風三人在洞內百丈遠,依然能夠清晰地感受到那種龐大的波動。

杜風只覺體內氣血一陣沸騰,翻滾不已,內心一驚,立即運轉法力,壓制下來,姜家兄妹二人亦是一樣,猝不及防之下,心頭一陣難受。

三人均是一震,這是什麼妖獸,光是其聲音,就感覺如此強大了,而且剛才聽鳥鳴之聲,似乎是朝著這裡而來,三人不由得暗暗戒備。

果然,不過片刻功夫,啾!又是一聲高亢的鳴叫聲,聲音已然在洞口了。

嘩啦!一陣狂風般的聲音傳來,山洞一陣飛沙走石,不。

咚咚咚!沉重的聲音響起,山洞中有什麼東西在快速地接近著。

杜風三人均是一臉的鄭重,凝神盯著前方,不過片刻,沉重的腳步聲便來到三人眼前。

一頭龐大的妖獸出現在三人面前,這是一隻鳥類妖獸,足有一丈高,金色的羽毛猶如鋼鐵般堅硬,覆蓋全身,長長的鳥喙透出一股寒芒,像一支隨時會射出的利箭,兩隻金色的眼睛發出銳利的金芒,惡狠狠地盯著杜風等人,這是一隻巨大的金翅鵬鳥!

三人不由得倒吸口氣!金翅大鵬!這是一種妖獸中的王者,無比的強大,能夠橫掃同階妖獸與修鍊者!

而眼前這隻金翅大鵬的實力,他們都已經感覺到了,這是處於九階巔峰的狀態,無限接近戰神境了,若非是這個上古戰場遺迹天地法則壓制,不能容納戰神境的存在,它必然早已突破十階,化形成功,成為了戰神境的強者!

杜風與姜家兄妹不由得心頭大震,這隻金翅大鵬的實力之強,是他們從遇過的,此時金翅大鵬鳥雙眼緊緊地盯著三人,明顯態度極其不善!三人一陣頭大。

「難道這裡這隻金翅大鵬的巢穴?我們闖進了它的家?」杜風眉頭一皺,輕聲道。

「應該是如此的,否則怎麼會這樣盯著我們呢!」姜恆臉色凝重,沉聲道。他們三人雖然都是實力不凡,但是面對著這麼一尊無限接近戰神境的金翅大鵬,也是沒有多大的勝算。

姜恬卻似乎不是很害怕,反而有些高興,朝著金翅大鵬嬌聲問道:「大鵬鳥,這裡真的是你的家嗎?我們不過是進來看看,有沒有什麼寶貝,等下就離開了,你別生氣了!」

杜風聞言不由得一陣無語,這姑娘跟一隻還沒化形的妖獸講什麼道理啊,哪能說得通!

果然,金翅大鵬立即沖著姜恬「啾」地一聲鳴叫,氣勢洶洶。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