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沒事,突然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

焦鴻博趕緊擺手解釋,暗中則是繼續傳音跟方昊天對話:「你剛才說什麼,暗中助我的人就是你?這怎麼可能,以你的修為怎麼可能做得到。」

方昊天既然說出自然就想好了說辭,當則道:「弟子有一件寶物可以讓我對敵人發起強大於我修為數倍的無形襲擊,是一位殺手前輩送給我的。但這裡距離山門有點遠,所以我需要過去近一點才能配合盟主。」

「還有這等寶物?怪不得了……你真的有把握?」

焦鴻博聽了后微是一震,然後意動。

之前他跟仇池對戰時仇池不斷受到襲擊,但不管是他還是仇池,事先都沒有察覺到是誰襲擊,何時襲擊,那種無形的襲擊簡直神出鬼沒,防不勝防。

「有。」

方昊天的回答很肯定,斬釘截鐵。

他雖然懷疑狼帝有可能也是玄魂雙修武者,但憑對狼帝暗中伺機的靈魂力的感應,他覺得狼帝雖然強大但靈魂力上的修為卻遠不如他。

但狼帝畢竟是金丹層次的頂尖存在,而且不簡單,說不定靈魂力方面的強大也是有所隱藏,所以方昊天不敢輕敵大意,覺得還是靠近一點對付狼帝的靈魂力會更好。

距離越近,方昊天能發揮的靈魂力攻擊自然就越大。

「好。」焦鴻博也是果斷之人,馬上就下了決心,「但我得派幾個人跟你去保護你。」

「不用。」方昊天一聽就拒絕了,「二長老,我知道你愛護我,但我擁有這種寶物我不想讓太多人知道。說句可能你不喜歡的話,我信得過您但信不過你派去的人。」

焦鴻博聞言眉頭微皺,但很快就輕輕點頭:「也是。你這種寶物確實有點可怕,甚至是有點逆天,換了別人得知這點后難免會起異心想將你的寶物佔為已有……但你一個人去我有點不放心啊!」

方昊天笑了笑,道:「二長老真的不用擔心我,弟子敢去自然有其他自保的手段。」

「呼!」

焦鴻博猛地深吸了口氣,道:「好。既然你有這麼大的信心,那你就去吧,我相信你不會拿自已的生命去開玩笑。但切記,你的能力對整個無魔城很重要,你不能死。」

「明白。那我先走了,其他人問起就有勞二長老解釋了。」

方昊天當則立斷,展開速度迅速奔掠,很快就沒入暗處,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秦希自然是在座的人中最關心方昊天的人,見方昊天突然離開趕緊看向焦鴻博:「二長老。」

其他的劍宗弟子也都是感到驚訝,也都看向焦鴻博。 秦瓊低垂著眼瞼,正猶豫著該怎麼拒絕秦菲,突然就看到他不倫不類的裝扮。

「嫂子,真的很抱歉!我現在公司臨時出了點狀況。再說我之前著急著找你,也忘記了換衣服。」

「那我們可以去吃私房菜,只要你一直陪著我就行。」秦菲故意這樣說,還不忘仔細打量著秦瓊的面部表情。

秦瓊嘴角微抽,心想著秦菲說不定已經察覺到了他在撒謊,所以才故意試探他。

不過,想跟他待在一起的這個夙願倒是不錯。

「好,我先送你過去,然後我去公司拿個東西就趕回來。」

其實秦瓊惦記著要趕到學校去查看監控,他懷疑有人提前做了手腳。

既然大家決定先瞞著秦菲,那麼現在這個時候肯定不能讓她跟著自己。

真要像是秦菲說的那樣,讓她自己打車回去,這萬一路上再發生個意外可怎麼辦?

這一家三口,已經有兩個離奇失蹤了,剩下的這個說什麼也要重點保護起來。

「秦瓊,雖然我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既然你不想說,那麼我也不強求。靠邊停車,我可以自己打車回去。」

「嫂子,對不起!」

秦瓊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但明顯看的出秦菲的眼眶紅了,從未有過的惶恐與不安讓他無法面對秦菲的直視。

鬼使神差般地,秦瓊放慢了車速,然後靠邊停在了計程車的停靠站點。

「謝謝你們兄弟倆為我做的一切,後會有期!」秦菲面無表情的說完這些,就頭也不回的下了車。

秦瓊知道秦菲可能是生氣了,但又無計可施,只衝著她的背影喊了一句:「嫂子,你一個人要注意安全,到家了記得給我回個電話。」

「好。」秦菲背對著秦瓊說了一個字。

望著絕塵而去的車輛,秦菲不敢有半點耽擱,快速攔了輛計程車就跟了上去。

秦瓊跟秦菲幾乎是一前一後趕到了學校門口,那裡已經有警察過來詢問具體的情況。

在圍觀的人群中發現秦菲的時候,秦瓊整個人都懵逼了,卻不得不硬著頭皮走過去。

「嫂子,你來了?」自知理虧,秦瓊說話的語氣都變得小心翼翼。

「是誰的餿主意?我兒子丟了,為什麼要瞞著我?」

饒是秦菲有再好的修養,此刻也被激怒了,看向秦瓊的眼神是前所未有的怨恨和失望。

秦瓊一時無言以對,甚至不敢直視秦菲的眼睛。

身旁的校領導聞訊后,趕緊過來賠禮道歉,可惜被秦菲無視了。

說實話自家兒子憑空消失了,秦菲可沒有那麼多心情陪著外人寒暄。

碰了一鼻子灰的校領導暗自心驚,早知道秦懷鈺的背景這麼雄厚,他們學校說什麼也要「伺候」好。

秦菲要求查看了監控,可惜那一時間段的影像資料莫名其妙的變成了雪花圖案。

緊跟著屏幕上還跳躍出一隻全副武裝的豬豬俠,與此同時字幕上還顯示著『豬爺到此一游』。

看到這個的時候,秦菲顯然愣住了,不過很快便反應著往外跑去。

說實話,秦瓊瞠目結舌地看著這一切的時候,險些爆笑出聲。

「嫂子,你要去哪?」秦瓊來不及跟監控室的人打招呼,就追了出去。

學校領導以及留守的警察皆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卻也不敢怠慢,繼續查看其他的監控錄像。

秦菲坐在秦瓊的副駕駛座上,神情嚴肅地在手機上搜索著秦懷鈺的行蹤。

按照顯示的定位信息,最終將車導航到了海邊別墅。

秦菲在那裡並沒有發現秦懷鈺的行蹤,卻看到他的電話手錶放在秦菲卧室的梳妝台上,底下還壓著一張便簽:媽咪勿找,等我忙完後會第一時間跟你報平安。永遠愛你的兒子,秦懷鈺。

「秦懷鈺,你這個臭小子!」秦菲咬牙切齒地將便簽揉成了一團,看的秦瓊那個膽戰心驚啊。

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秦菲即刻給東方豪宇撥了一通電話。

話說東方豪宇因為剛剛接聽完手下打來的電話,說是在機場以及各大客運站沒有發現任何線索,氣的正在罵人。

這冷不丁收到秦菲的來電,還刻意做了好幾個深呼吸,才嬉皮笑臉的打招呼,「嫂子,你沒事吧?晚餐想吃什麼,我……」

秦菲懶得廢話,直接打斷某人,「行了,我都知道了。不用找了,那小子是自己離開的,應該沒事。」

「啊?你確定鈺兒不是被人綁架的?」

「如果你是綁匪的話,會提前留下字條嗎?還有學校監控上的那隻豬豬俠,估計是秦懷鈺那個臭小子的傑作。」

短暫的怔愣后,東方豪宇使出渾身解數來取得秦菲的原諒。

秦菲皺眉聽著,見某人認錯態度還算誠懇,便再次打斷,「行了,我知道你們都是為了我好。但是希望下不為例!我有些累了,先掛了。」

秦瓊自始至終站在一旁,顯然也察覺到秦菲的異常。

當看到秦菲額頭上滲出的細汗時,顧不上男女有別,直接上前探視了一個她的額頭。

「有點熱,還有哪裡不舒服?」

閃婚名少放手愛 秦菲也沒客氣,脫口而出道:「頭疼,肚子疼,還有心疼!」

這下把秦瓊嚇了個半死,二話不說就要抱著秦菲去醫院。

「喂,你要幹嗎?」情急之下,秦菲出於本能地摟住了秦海的脖子。當她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的時候,臉頰莫名紅了起來。

可是,倘若她現在就鬆開的話,豈不是有欲蓋彌彰的嫌疑?

毫無疑問這樣曖昧的靠近,也使得秦瓊的身體緊繃。

只見他眉頭輕蹙,面上雖沒有什麼多餘的表情,但眼眸深深,不知道在想什麼。

大概是不想破壞此時的氣氛,秦瓊說得輕描淡寫,「送你去醫院。」

「不要去醫院!我想睡一覺,應該就沒事了。」

「不行,你現在有孕在身,不能大意。」秦瓊說著,就已經將秦菲抱出了卧室。

「秦瓊,我數到三,你要再不把我放下來,我就……」秦菲欲言又止。

秦瓊頓在原地,有些意味深長地看著秦菲。 「有件事我安排他去辦。」焦鴻博自然不會說出來,語氣很談然。隨後臉色微肅,沉聲道:「大家做好準備,如無意外的話很快就要進攻了。」

大家一聽神色一凜,都趕緊抓緊時間調息或是靜悟之前的戰鬥所獲。

當然,大家內心中還是很好奇方昊天去幹什麼,但焦鴻博不說大家自然是猜測不出來。

誰會想到方昊天去辦的事居然會是去幫鍾天路?

以方昊天的修為,別說猜,就算焦鴻博說出來估計大家也只會因為焦鴻博的身份而信,換了是別人說估計都能當笑話了。

像鍾天路和狼帝那種層次的戰鬥,在座的人當中除了焦鴻博之外誰能參與?就是今天在這裡最強大的劍宗金衣弟子都沒這個能力參與。

只是有些事有時候就是那麼的不可思議。

方昊天脫離隊伍后極力潛行,施展一切手段用盡一切辦法不讓掩飾行蹤。

除了焦鴻博之外,他不能讓任何人知道他的目的地是地龍山的山門。

當然,方昊天有這麼大的膽子,一是對魂武的自信,二也是因為有四小和劍魂在,如果狼帝發現了他也有自保之力,只是會徹底暴露底牌而已。

但真需要的時候暴露就暴露了,保命最要緊,斬殺魔帝也是重要。

嗖嗖!

方昊天不斷的呼吸著魔氣,就算是掩飾行蹤他都不會停止煉化魔氣。

自踏入封魔境以來他都沒有停止。

身在寶庫,他自然要珍惜每一分每一秒,等離開這裡就沒有這麼好讓他修鍊的地方了。

不但是他在不時不刻的煉化魔氣增加修為,他也早早就讓劍魂打開一個口子劃出一個空間來讓蘇青璇獨處,讓蘇青璇也不時不刻的在修鍊。

方昊天因為在外面,一大堆事情要辦,而蘇青璇卻能心無旁鶩的修鍊,進步的速度比方昊天還要快,大有後來居上的架勢,說不定很快也能夠到達虛丹境巔峰。

至於蘇青璇能不能成就金丹,這個就看她個人的情況了。

「到了。」

方昊天到達了自認為可以到達最近的距離,若再前進,以狼帝之能可能就會發現了。

反正這個距離也已經進入了他魂印最大的攻擊範圍,也沒必要再前進了。

山門之前,鍾天路跟狼帝的戰鬥更加激烈,已經到了白執化的地步,一招一式,一拳一腳,甚至一呼一吸都有可能分出勝負。

鍾天路已經完全落在了下風。

方昊天的靈魂感應力已經專門針對地龍山山門區域所籠罩。

「看樣子狼帝的魂武修為確實比我低許多,否則的話他應該能察覺到我靈魂感應力的知罩了。但他毫無所動,他伺機而動的靈魂力雖然已經悄然凝成了一把魂劍,但仍然是如此的弱小……可能他的魂武修為也就這樣,不然的話他早就會動用魂劍了,他遲遲不用正是自知魂劍弱小,他必須要找一個最恰當的時機……」

方昊天靈魂感應力籠罩出去后內心更加大定,密切盯上了狼帝的魂劍。

只要狼帝魂劍出擊,方昊天將會第一時間將魂劍擊碎重創狼帝的靈魂,然後抓住機會與鍾天路配合,看能不能將狼帝滅殺於此。

如果狼帝死了,那狼帝的一切陰謀都付諸流水成為空談,只餘下重傷的仇池主持大局根本無法改變最終的戰果,這一次斬魔盟是鐵定要大獲全勝了。

「只是奇怪的是四大宗主到底在哪裡,真的在城中坐鎮不出?難道來之前,四大宗主都認為鍾天路的實力足可對付狼帝?」

方昊天閃過這樣的念頭。

但現在不是想這些問題的時候,他很快就將這些念頭壓下。

「死吧,人類!」

狼帝一拳將鍾天路逼退後突然亮出了一把大刀,趁著鍾天路後退未停之勢悍然碾壓過去。

刀光,彷彿一面巨大的刀牆衝擊。

鍾天路的臉色明顯有變,後退中竭力出槍。

轟!

長槍刺在了刀牆之上。

「噗!」

鍾天路渾身一震就噴出血來。

「你真以為你的實力可以跟我抗衡嗎?我跟你打這麼久,不過是想看清楚你槍宗的這一套鎮宗槍法而已,現在我看懂了,以後對上你們的宗主我已經有九成的把握將他斬殺,所以我現在沒興趣跟你玩了。」

狼帝身上氣勢突然暴涌,感覺至少強大了一層有餘。

到了他們這個層次,強大一層那就是一個很大的幅度。

本來他就能壓制鐘天路,此時實力放開簡直就是輕易碾壓。

轟!

大刀一斬,仿如開天闢地,刀氣凌神,兇猛暴烈,正面碾壓。

「真的低估你的實力了。」

鍾天路臉上浮現一抹絕望,但卻沒有驚訝與畏懼,嘴裡輕輕一嘆間陡然停下,一緊長槍便高高舉起然後帶著他畢生的修為轟然刺出。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