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江盟主此來道盟各派是否知曉,都有哪些道友與我崑崙一般獲得飛升上界的機緣?」

江元峰見對方問到了點子上,臉上笑容更盛的說道:

「目前還只有你崑崙一家得此優待,這是本尊與道盟各派商議的結果,現在本尊那些手下人已經分別去請貴派那些在外的傳人弟子前來崑崙仙境會合了,不久之後貴派恐怕就要創下我人間修道界前無古人的大創舉,合一派全部修士一同飛升入仙界了!」

這麼直白的話中的意思,分明是表示說你們門派全都給我飛升到上界去,不準留下一個傳承的弟子門人。元真子師兄弟哪還不明白,對方這是要斷絕了崑崙在人間的一切根基,這哪裡是要飛升,分明是被發配啊!只不過被發配的地方是人間修道界修士夢寐以求的仙界而已。

可是或許崑崙一干長老等人會希望能夠進入仙界,好在修為上更進步一籌,但是他們卻絕對不會想要崑崙在人間的傳承就此斷絕!

「江盟主的意思是要將我崑崙上下驅逐出人間界嗎?如此飛升我崑崙派不耍也罷!」

「兩位道友可是想好了!要知道本尊既然親自來了,那麼一切便都已經準備妥當,至於貴派意見恐怕就沒有人會在意了,你同意也罷。反對也罷,都改變不了崑崙派集體飛升上界的結果。如此兩位又何必撕破臉皮,弄得你我雙方都不痛快呢?」

元靈子聞言冷笑一聲。

「哼哼!雖然你江盟主神通廣大,但是此時卻是在我崑崙仙境之中,倘若我師兄弟二人豁出祖師的基業,發動鎮派法寶與護山大陣,恐怕你們再多人也奈何不得我等!」

江元峰聽了這句威脅的話卻是笑了,若有所指的說道:「真的如此嗎?二位不妨試試看你們那護府大陣到底還轉的靈嗎!」元真子元靈子聽了之後立亥臉色大變,飛快的運氣神識去查看護讓大陣的陣基,發覺陣基全部運轉正常,諸般禁制也是無礙,不由齊齊鬆了口氣,可是就在元靈子忍不住稍微催動一下大陣的時候,卻發現所有大陣所能吸攝到的靈氣都不足原本正常時的千分之一。

這下子兩個地仙元嬰高手的心當即便沉到了谷底,面色一片慘白。

元真子頹然的嘆了一口氣道:「江盟主果然好手段!」

元靈子仍舊有些不甘心的問道:「我能問一句,江盟主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嗎?」

「這個容易,本尊不過是在當年重塑龍脈的時候,在龍脈源頭稍微動了一點手腳罷了!切斷了地脈元氣的供給。貴派的護山大陣自然是沒了燈油的枯燈,燃不起多久光明了!」當初的布置今日終於能夠派上了用場,只要自己將龍脈稍稍挪動那麼一絲。他崑崙派的諸多以靈脈為基的護山大陣守護陣法便完全成了

元靈子師兄弟二人聽了之後臉色複雜之極。

憋了半響,元真子凄然的嘆息道:「江盟主果真是算無遺策,我崑崙派栽的不冤!」江元峰也不再言語,只等其他幾方任務完成將人帶到自家仙府。

不多時,感應到仙府之中的信息,江元峰輕咳一聲,對下方說道:「各位可曾準備好了?就讓本尊送各位上路吧!」

方才等待的時候,元真子二人已經回到下方仙山大殿之中,去和崑崙派掌教長老以及少數隱藏起來的門人商議轉移的具體詳情。至於反抗。他們已經生不起這個念頭了。也許去往上界重新開始會是一個還不錯的選擇,起碼崑崙派還在延續,沒有徹底斷絕。

最重要的典籍傳承還有鎮派至寶當然不能留下,崑崙藏寶洞中多年來收集到的材料寶物也被取盡,剩下的所有能拿的東西元真子二人都命眾人盡量全都裝進乾坤袋中帶走,畢竟此去經年,恐怕再無機會回到這人間世界來。

聽到江元峰提醒之前,所有崑崙門人手中儲物法器都裝的滿滿當當了,留戀的看著周圍的環境,數十位崑崙門人包括火工道人也算在內,紛紛依依不捨的聚集到了主峰大殿之前。

見到崑崙門人都集合了,江元峰發現其中除了元真子兩個,竟然還有兩個元神境界的高人,一個便是曾經邀請自己的崑崙掌教天心子,處於金丹巔峰多年的他借著華夏龍脈恢復元氣大增的東風也終於頓破金丹得成化神了。另外一個看起來應該是崑崙隱藏起來的元神長老。修為在化神中期左右。這些大門派果然都喜歡將自身全部實力隱藏起來一部分。

江元峰神念將整個崑崙仙境都掃過一遍,然後看了看申公豹。見到對方也點了頭,直到崑崙真是將全部門人都集合在眼前了,沒有隱藏什麼暗子,於是心中比較滿意。將手一揚,當著眾人的面開啟了山海界的門戶。

看著諸多崑崙門人一言不發的依次進入空間通道之內,最後只剩下了元真子元靈子兩個,江元峰看看他們,笑著將整個崑崙仙境的入口都以神光禁制封閉起來。只要不受外力影響,只要自身的神力還在,這禁制便會一直存在不會如仙家禁制一般隨著世間而最後消磨掉。

看到江元峰所作所為,元靈子想要說些什麼,卻又生生的止住了,元真子乾脆就圖個眼不見心不煩,一頭邁進了空間通道中。

元靈子看了看,也黯然隨師兄而去。

「我們也走吧!」

處理完了崑崙仙境的問題,對著秋華與申公豹二人說道。然後三人一同進了空間通道,山海界的門戶也隨之關閉。

偌大的崑崙仙境至此空蕩了起來,以後沒有江元峰的准許,只有破開此處的空間阻隔才能夠進入這裡,但是那起碼是金仙一流或是握有空間至寶才能做到的事情,在這人間這種可能是機會不大了。

來到了那座被自己選做地仙界與人間兩界中轉地的海外孤島。江元峰立即便打開通道先回了仙府里,發現之前派出去的人手已經將分佈在外界的崑崙門人全部「請」了過來三,雖然看起來自己手下人做的還算禮貌,不過就是足有半數的客人是被禁錮了真元法力請到了碧峽仙府里來的。

除了這些人之外,還有道盟各派高層代表也一同來到了仙府他們的意思是要親眼看著崑崙派被驅逐出人間,當然也是順便於出雲山進行第四次交易。

跟這些道盟中人客套幾句,江元峰便再次打開的山海界的門戶。

見到自己門派的外門弟子陸續的從那通道中走了出來,元真子元靈子等崑崙修士的心情沉悶極了。

還真是斬盡殺絕啊!一個外門弟子都不放過,連那些打入世家之中的弟子也都被揪了出來。原本元真子元靈子師兄弟還想著對方或許會放棄一些看起來不甚重要的外門弟子,或許不會發現他們暗中打入修道界的棋子。實際上這些世家之中有著他們兩個多年前埋下的伏筆。準備將來一統修道界的時候能夠用到,聯合起來為崑崙搖旗吶喊,卻沒有想到如此隱秘的棋子也被對方挖了出來。

想到這裡,方才還心存僥倖的元真子二人是恨的牙根直咬,但是卻不敢當著眾人的面前表現出來,生怕引起了江元峰的不滿,再惹出什麼麻煩來。

其實江元峰也只是通過執行封神計劃的魏建國僥倖發現崑崙的布置,如果當初崑崙派內沒有對於江元峰的封神計劃做出那種舉動,也就不會暴露出他們的棋子!一旦知道了這些暗棋,排查起來就方便多了。在江元峰傳下的入夢**之後,陶俊與安金福二神將連續將所有被懷疑的目標都暗中調查了一邊,自然就輕易的將崑崙派的所有棋子一網成擒。然後連根拔起。

在見到道盟八大派的那些高層之後,崑崙高層幾人的臉色都不怎麼好看。

以往他們面對這些世俗道派,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如今崑崙落魄了,形勢不如人,即將要被人驅趕出人間,這些世俗道派定然是來看他們的笑話的。

只見為首的八派代表峨嵋掌教凌雲子打了一個揖手,笑面和氣的說道:

「舉派飛升這般創舉真可謂前無古人,今日能見到如此盛況,我等幸甚!貧道等在此為崑崙諸位同道送行了」。

崑崙眾人聞言,臉色都是被氣的或鐵青或漲紅。

江元峰對於崑崙眾人也沒有什麼說話的**,直接打開通往地仙界的空間通道,說了一句:「走吧!」

崑崙眾人不得已的垂頭喪氣一排排走入空間通道內。

幾分鐘后包括八派高層和江元峰幾人在內的孤島上所有的人也都進入了之後,江元峰對身旁的申公豹本體說道:「有勞申道兄了!」

申公豹一點頭,說道:「算是申某為闌教門下做些貢獻吧!」說罷,便放出一大片的金光,將崑崙派的大小數百修士一齊裹了進去,二話不說的出了出雲山,朝著西南方向而去。

9?9?9???O?M,sj.9?9?9???o?m,。9?9?9???o?m ?山位千北俱蘆州的東部,是妖族繁衍!地;寒之地,人煙稀少,有大妖異獸潛伏其中;西南兩個方向的沿海地域多為丘陵與平集,則是人族的聚居範圍。總的來說,北俱蘆洲的妖族勢力佔上風,統治了該洲的大半地域。

將崑崙驅逐出人間,來到地仙界后,江元峰原本打算就那麼放任他們自流。可是如果山海界的門戶是在其他三洲或者人族聚居地所在還好些,起碼生存不成問題。

但是巧就巧在江元峰自己飛升的整個地點正是在這北俱蘆洲的大荒群山之中,如果就這麼放任崑崙他們這些人在妖族勢力範圍的大荒群讓中亂走,恐怕最後找到安居地時。這些崑崙門人已經百不存一,甚至還有著全滅的可能。

要知道這裡妖族的風氣可是十分彪悍的,每座山頭之間的競爭也是非常的激烈,如果不努力就會被其他妖族勢力吞沒。至於位於野外的妖更是生存艱難處處都是危險。

所以申公豹便自告奮勇的提出將崑崙派的人送出大荒群山的範圍,他帶著崑崙眾人所前往的地方就是西南方向離著出雲山所在山脈外圍不遠處最近的人族聚居地。對此江元峰也樂得省了自己的麻煩。

就在申公豹送崑崙眾人離開妖族勢力範圍,到人族聚居地的時候,出雲山所在蒼龍山脈里來了幾個不速之客!

這些不速之客便是萬妖宮下派到底下群山之中來收取貢奉的妖使。

平靜了這麼久,麻煩到底還是找上門來了!

萬妖宮每年會派出使者至大荒山十八道山脈各個山頭處收納貢品,出雲山為蒼龍山脈中排行前三的仙山福地,所出產的物資豐厚,更是萬妖宮中高層點名要收取的一些稀罕物品。自然是每次收取貢奉任務的重中之重。

這些妖使的到來卻是一個麻煩,以江元峰的實力自然能將其打殺了,但是卻立馬會引起萬妖宮的注意,如果不做處理,卻又不甘心就此平白的奉上那些山中所產物資。

對於那萬妖宮的勢力,江元峰到是無所畏懼,不過他可沒有時間去與對方糾纏,如果放棄這出雲山的根基,又要重新找地方立足然後開通山海界的門戶,豈不是更加麻煩?

為此江元峰找來了與自己比鄰而居的申公豹的化身共同商議,他也將面臨著萬妖宮的麻煩。雖然落霞山無甚出產,但是那些妖使還是會依照慣例來簡單的巡查一番,以確立萬妖宮在大荒群山的統治地位。所以他落霞山與自己的出雲山的被外來者佔據,是必然會暴露在萬妖宮勢力眼中的,對於這一點,江元峰早已經想到,但是卻沒有想到這一天會來的這麼快。

對此還是申公豹看得明白,出了一個主意道:「帝君卻是有些多慮了,只要你我將兩座仙山以強力禁制陣法封禁,那萬妖字來人一旦多次找不到兩山的蹤跡,自然就會知道被招惹不得的人所佔據,從而將這裡放棄。」

江元峰一拍巴掌,笑道:「申道兄果然好計策,這事就這麼辦!」

其實江元峰他這是當局者迷,被如何解決萬妖宮到來所引起的麻煩給一時迷惑住了,沒有想到這種最直接有效的簡單辦法。

既然有了解決辦法,江元峰便和申公豹化身兩人商量具體行動計劃,這時候申公豹的本體也將崑崙眾人送到了指定地點后扔下他們返回出雲山來。關於目前狀況他都已經由化身那裡得知了。

在申公豹辦法的基礎上,江元峰竟然突然奇想的準備將要更深一步的將出雲山和落霞山兩處所在的空間設下屏障,分隔獨立出來,形成依託於地仙界存在的獨立空間、洞天福地,這樣就兩座仙山就會在外界之中憑空消失,再不怕他萬妖宮來人巡查了。

要做到這種程度,必須有申公豹化身本體以及棟樹精秋華的幫助,合兩大金仙與兩位數峰天仙之力,才能夠在短時間內做到。

定下了方案,人手也到齊,江元峰幾人便開始著手動工。

首先便是將出雲落霞兩山所在地域一同劃為禁地,以陣法之力由大地之上分割出來。以他們幾人的法力也能做到,但是卻無法堅持持久,所以必須藉助陣法之力,才能方便他們施法。同時也必須深入萬丈地下,將兩山的靈脈根基也一同由大地之上分離出來,然後再與蒼龍山脈的地脈隔著空間屏障相連。不這樣做的話,很容易就會使兩座仙山成為無根之源,一座洞天福地失去了靈脈元氣就相當於人類失去了空氣與血脈一般,將會無法在存在於這個世間。

一座兩界彌藏洞天大陣布置完成,這座洞天的結構初步成型,然後便是構建其中元氣循環和穩固空間的陣法與禁制,以及迷惑外界的幻陣。

只見方圓數千里的廣大地域霎時間在一陣朦朧之中消失不見,在原處留下一座駭人的巨坑,足足可以容納下一座人口千萬的大型城市。

隨後那巨坑竟然在一真法力波動之後悄然消失,沒有留下半點痕迹,原地所在成為了一拜荒山野嶺的景象。

如果你認為這裡是幻術所致,那就大錯特錯了,這其中起碼有六成以上的存在乃是真實的物體,都是江元峰等人運用法力在其他不知名的地方憑空挪移而來的。在幻術的遮掩下,這裡的一切痕迹都被掩蓋,就是金仙之流飛臨過這裡,在不經意的情況下,也會沒有發現不到什麼異樣。

江元峰為了維持這座洞天的穩定,更是大手筆的由赤城天闕之中搬來了一尊玉石靈胎,放入了出雲山的一道靈玉礦脈之中。

這玉石靈胎可是比那些萬年玉心、玉髓。以及靈木死後所化的藍田玉實、萬載空青之類的仙家奇珍聖品更加珍稀的神物。乃是由天生具有竅穴靈性的靈玉原石吸納了先天之氣後生成的一種有生命的存在。

此類玉石靈胎就是一萬座靈玉礦脈之中也很少有可能生成一尊,而整個歸墟世界中已知的也只有這唯一的一尊。傳說之中由這般玉石靈胎化形而生出的生靈都是先天的修道之體,具有大神通。江元峰自己所知的就有昔日截教門人骷髏山白骨洞的石礬娘娘,還有聽聞的後世那尊神通廣大的靈明石猴

只要沒有太大的靈氣消耗,光只這一尊極品玉脈孕育出來的玉石靈胎,就可以維持保證這一座洞天的元氣穩固與循環。說不定幾千年過去,隨著那尊玉石靈胎的進化,這座洞天也許會因此而進化成自主的世界。

在江元峰完成計劃的第五日,原出雲山所在方位飛來了一道紫雲。在這裡天上轉了幾圈之後,才有些遲疑的落在地面上。

紫雲散去,顯出五個形象各異但是都一臉疑惑的人來。

他們之中有豹頭環眼的精瘦矯健漢子,有賊眉鼠眼的猥瑣男子,有鷹視皓首的高大男子,還有嫵媚嬌艷的紫衣女子。為首的是一位方面濃眉的偉岸男子,只見他皺著眉道:

「這裡應該就是出雲山所在沒錯,再往前面不遠就是落霞止所在,老三你眼力最好,飛到高處去看看那裡有什麼異樣!」

那位鷹視皓首的高大男子應了一聲,直接衝天而起,飛臨上空,朝著落霞山方向望去。

不多時,那男子就返回下來,開口道:「跟這裡一樣,都是沒什麼出奇的荒山!」

為首的男子點點頭,臉上嚴肅更重的說道:「看來真的是出問題了!前一次來收貢品的妖使傳回消息,說出雲落霞兩山神秘消失,宮中許多人還以為是個玩笑。三宮主派我們兄妹五人前來察探究竟,現在看來果然如那幾個妖使所說。」

那名紫衣女子不解的說道:「大哥你可知這裡的兩座仙山為什麼會突然消失,而且變為了荒山。地下連一點靈脈的蹤跡都無法發現?」

為首男子沉吟道:「據我所知,能造成這樣的情況只有兩種,一種是有大神通者施法將這裡的兩座仙山連同仙山下方的地下靈脈一起連根拔起,做於了它用;第二種便是有修士在此地展開大戰,毀掉了仙止靈脈。這兩種可能發生髮幾率都不大,因為要做到那些前者最少也要有金仙以上的修為,後者則至少是百名以上的天仙天妖中人參戰全力出手才能造成這樣的效果。我認為第一種的可能性比較大,因為眼看此地根本沒有戰鬥過的痕迹,無不認為那些戰鬥過後的勝利者會有閑心,或是出於某種目的將痕迹抹去,然後改造成為這樣的景色。」

「我自認為沒有那斤能力在短時間內抹去戰鬥痕迹后,還能改造出這麼大片土地的地貌,我們兄弟五個。天妖合力也無法做到如此盡善盡美,如同天然一樣。那豈不是說,造成那兩座仙山消失的存在至少是金仙境界的,」

聽到紫衣女子的推測,其餘四人面上都不禁有些變色。眼前的荒讓野嶺再看起來都有些寂靜的讓人覺得心裡發寒。

為首男子這時候說道:「事情就是這樣了,這裡的情況都了解了,我們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現在就趕回宮裡彙報!」

聽了這話那位生的賊眉鼠眼,還偏偏穿了一件白袍做秀士打扮,看起來要多猥瑣有多猥瑣的男子忍不住說:

「大哥,難得出來一次,不如我們溜到凡人那邊去逛逛如何?老是在宮裡修鍊,煩的我鬍子都要掉光了」。

「你這傢伙,就不能安生一會兒嗎?我們此次出來是完成三宮主指派的任務來的,不是給你閑逛的!」

那猥瑣男子漢不死心的攛掇一旁的紫衣女子說:「四姐你雖然天生麗質,卻也需要胭脂水粉、綾羅綢緞來點綴,據上次從凡人國家回來的小猴子說,凡人那裡又出了一批新貨,那東西可是花樣百出,要是有機會,小弟也可以買些獻給四姐,四姐你要是一打扮,保證美的比金母瑤池裡的玉女還美,咱們大荒群山的男妖們還不紛紛拜倒在四姐你的粉裙之下」。

紫衣少女聽了神色看起來頗有些意動。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就算是她這樣的妖仙也不例外。尤其是聽到猥瑣男子說到吸引男妖的幾句,更是說在了她的心坎上。回頭滿含情意的看了為首男子一眼,輕輕開口道:

「大哥小耗子說的也在理,反正我們任務也完成了,不如先把情況發回宮中,找個借口留下來就說我們還要仔細調查一番,然後取那凡人的地方逛上一逛小妹已經很久沒有出過宮裡了!」

為首的偉岸男子瞪了那白衣猥瑣傢伙一眼,然後目光柔和的看著紫衣女子一眼,口中說道:「那好!我們就去那凡人的地方走走不過下不為例!」

「多謝大哥!」猥瑣男子連連抱拳謝道。

紫衣女子也略顯羞澀的一福:小妹謝過大哥了!」

說罷,五人便化身遁光朝著山外的方向而去。

在那五人離開后的不久,原本毫不出奇的荒山野嶺中,忽然閃過一道漣漪,接著憑空出現兩道身影來。

這二人正是佔據了出雲山與落霞山並且一舉將兩座仙山所在開闢為了洞天福地的江元峰與申公豹兩人。

「申道兄看這五位萬妖宮中人如何?。

江元峰若有所指的冉道。

申公豹聞言道:「不錯,都是有慧根的妖族,有兩個本體雖然不是什麼仙禽靈獸,但是能修到如今這般境界,那也是仙緣深厚之輩

江元峰點頭道:「我也是這麼想的,聽這幾個話里的意思,他們還只是萬妖宮裡面中層的人物,上面除了幾位宮主,應該還有一些長老存在,勢力在當年洪荒中也算是不小了。依道兄的辦法沒有跟他們正面衝突卻是正確之極,不然你我雖不懼,卻也免不了要一場麻煩。而且,說不定創建這萬妖宮的背後人物,還是你我當年的故人,有機會卻是要探明一二」。

申公豹贊同說:「帝君所言甚是,能整合這幾乎整個北俱蘆洲的大小妖族,必然是妖族出身的妖神之輩,即便不是你我故人,也必是當年大劫時存留下來的人物,能活到今天,都有不可輕忽之處

「現在這裡事情已了,這地仙界的根基就拜託申道兄多多護持,我這便回人間也圖謀一場封神盛事去也!」

說罷,二人互相頜首,又在一陣漣漪中消失不見。這裡仍舊還是那副荒山野嶺的模樣。

9?9?9???O?M,sj.9?9?9???o?m,。9?9?9???o?m ?郊外棟別野里,老華僑李世明坐在陽台呆望才自從東天宮降世,大帝顯聖之後,華夏的天空便越發的澄凈了。因為工業污染、森林砍伐、尾氣排放等等人類破壞自然環境的舉動,而造成的空氣混濁、天空灰暗、河流黑臭等等現象彷彿幾天時間就被清除一空了。

姻差緣錯:冷王的寵後 多少年前才能見到的那種明亮淡藍的天空,和清爽純凈的空氣再次回到了人們的生命力來。

多少科學家和政府官員無法做到的解決污染問題就這樣被東天大帝降下神恩給清除了,無怪現在華夏信仰東天大帝的信徒呈直線增長的趨勢向上發展,目前根據調查,東天宮的信徒在整個華夏公民之中已經達到了四成以上的龐大數量,這還不算那些淺信徒和偽信徒,僅僅是真信徒的數量。

對於這華夏的神明,老華舔李世明原先僅僅是抱著崇敬的心態,並沒有信仰的意思。

帶到真正接觸到了神明的「仙人」之後,他的心態已經悄悄在起了變化。對於長生的嚮往,在他這樣壽命將近的老人來說,吸引力還是很大的。

可惜自從那位據說是崑崙仙境來的年輕仙人憑空消失之後,就再也沒有來過。他的仙法修鍊也暫時中斷了。因為沒有仙人在旁指導,他卻怎麼也找不到之前的那種感覺。

李世明卻不知道,那是因為崑崙派的那位弟子暗中以真氣灌體,素來迷惑他找到氣感的行為。如今沒了外來真氣的幫助,以他自己年老體衰的身子骨,自然很難再找到氣感。

這也是當局者迷,對於長生的誘惑遮住了李世明的智慧,不然以他的精明,心底早已經想明白他這是受了人家的欺騙了。

「神將大人說的話也有道理,憑自己這麼大的年紀,就算想成仙,也不是光苦心修鍊就能夠做到的,起碼也要服食一些改換體質的仙丹靈藥吧!可是那個崑崙仙人卻從來沒有提過,只是扔給自己一套現實里氣功一般的功法讓自己修鍊!,小

到底選擇成仙還是成神呢?

經過這麼長的時間思考,其實李世明從心底還是嚮往自由自在的仙人生活的,但是想要成為仙人,達到長生不死的程度,恐怕非他能夠做到。

所以還是選擇成神穩妥一點,東天宮封神乃是看凡人做下的功德,李世明知道自己是因為多年來致力於慈善事業,才會被選為封神候選者。

不過封神后的缺點就是人神相隔,無法繼續在陽世存在」必須拋棄在人間的種種,不然定然要遭受罪罰。

這其中情況李世明只片面的了解了一個大概,並沒有深入了解其中詳情,這也是他還在搖擺不定的主要原因。

就在李世明內心對於封神搖擺不定的時候,眼前忽然光明大放,金光之中,那位金甲神人東天宮大帝座下的地闕大將軍便降臨到他面前。

李世明忙拜道:「弟子見過大將軍」。

「免禮!」安金福略一擺手,一道神光托起了古稀之年的李世明。

「李世明,你想好了沒有?要知道能得大帝親賜封神,那可是天大的機緣。僅此一次,日後再封的陰神,便都是由我等神將甚至其他在職神明封賜了,你若得大帝親封神位,在同階神人面前也是高人一等!」

李世明仍有些猶豫的問道:「弟子其實也知機緣難得,但是對於神明之事委實不甚了解,故此不敢妄自決定。還望大將軍能不吝賜教,一解弟子心中疑惑!」

安金福嘆了口氣,道:「也罷,本將軍也知你放不下世間種種牽挂,今天就給你指一條明路,你可要細細聽來!」

「世間正統神明克分為陽神與陰神兩種。陽神便是與天地五仙之中的神仙相近,靈神肉身一同修鍊,陰神便是你即將受封的。二者同價之中地位無差,區別只在於一個保存肉身,可以於世間行走,一個乃陰神之體成道,也就是以靈魂受封神個,輕易不得在世人面前顯露。」

「其實以陰神之身成道也無什麼不好,先天底子弱了一點而已。本將軍與天關大將軍兄弟二人便曾是前明御前武官,遭劫身死之後靈智不滅數百年,最後被帝君賜封為殿前鎮守神將,得享天下百姓香火供奉,如今神通越發廣大。本將軍兄弟二人於人間無甚牽挂,故陰神陽神都無差別。」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