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殷裴裴,做壞事的時候,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實力,實力不夠,再多的陰謀詭計,都只是徒勞。」

「你……你要做什麼?」

殷裴裴顯然也是有些害怕了,忍不住後退,想要依靠蒼鬱,卻發現蒼鬱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在木冰雲的身邊了。二人都是一個表情,冷冷的,冰冰的,不帶一絲一毫的情感,彷彿是地獄的修羅一般。

隨即,她就感覺到一道白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瞬間無法再動彈,就連話都無法說出來。口中被灌進了那一杯酒後,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又能夠動了。

然而,她面色卻是一變,來不及反應,眼中就出現了迷離之色,身上也是燥熱不堪。瞬間,就讓她失去了理性。

木冰雲三人已經在門口,默默地看著這一切,尤其是看到殷裴裴這樣的反應,不管是蒼鬱,還是她,心中都是憤怒。

如果是她飲下了這杯酒,她還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夠抗拒得過。

「走!」

蒼鬱冷冷的一聲,三人出了房門,就飛快的消失不見。而,房內餘下的二人,紛紛都迷離了起來,在那葯的作用下,縱然還有幾分理智的蒼宸也沒有辦法再忍受了。再則,這個殷裴裴的長相也是不錯的。說起來他還不吃虧,也就瞬間想通了。

以後不過是多一個妾而已,以殷裴裴的天賦,還不夠做他妻子的資格。

沒有多久,蒼家人就趕來了,瞧見屋內不堪入目的事情,紛紛皺眉。不過二人都是自家人,最後在殷裴裴迷糊之際,蒼雁便同意讓殷裴裴進了蒼宸的房內。

蒼宸自然沒有受到懲罰,在大家看來,多半是殷裴裴耐不住寂寞,勾引了蒼宸。然而,秦憶姿卻不這麼想,然而此事也沒有挽回的餘地了。

蒼葉心都快要氣死了,這不是丟她殷家的臉嗎??讓她還有什麼顏面回殷家??

最後這件事以鬧劇收場,蒼家人與殷家人都想低調了事。然而,生氣了的蒼鬱,怎麼可能會讓他們如願的。不到半日,這件事就在外界傳得沸沸揚揚。

表兄妹偷情,這件事說來也不怎麼嚴重,只是終歸傳出來,是不太好聽的。

蒼家與殷家也算真的是丟臉了。

「丁香,你感覺怎麼樣了?」

李丁香在昨日跟隨他們回來之後,身體果然是有些不好的反應,好在今日一早丹藥已經成了,她便將其給了李丁香。後者服用了之後,她才擔憂的問道。

李丁香只覺得吞下了那枚丹藥之後,整個人都輕鬆了起來,昨日還覺得心頭有些悶,此刻已經消失不見。

「已經沒事了。」

「那就好,以後你也別出去了,還有一日便可以離去了。這蒼家到處都是危險,也不知道下次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嗯。」

這一天倒是無比平靜的過去,終於迎來了第三日,深夜出行的蒼鬱也在天微涼的時候,回到了屋內。一夜未眠的木冰雲連忙迎了上去。

「怎麼樣?拿到了嗎?」

「嗯,今日,我們便走。」

跟著他回蒼家,真的是委屈她了。回來就遭遇了這般多,如果這裡不是蒼家就好了。

「好,回到蒼天門,我便開始修鍊,爭取早點突破。」她不想和他分離太久,她得早早的突破了,以後才能夠去仙界,再去魔界……

再則,目前修鍊界的靈藥,已經找不到對於洗脈有作用的了。那麼應該就在高級空間吧!還有她那個便宜老爹,也不知道是在仙界,還是在其他的地方。如果不找到對方,她的內心也十分的不安。

他忍不住摸了摸她的臉:「冰兒不用著急,慢慢來就好。」

他怕這人兒待他離去之後,又進入了一種瘋狂修鍊的狀態,堅強的冰兒真的是讓他又愛又憐惜,很多時候,她並不知道怎麼表達自己的感情,一旦明白了,她就會直截了當的說出來。這樣的冰兒,著實吸引人。 第592章見血封喉,服之既死

姜雲卿說完后看著臉色慘白的姜老夫人,直接手一松,任由她失去支撐跌坐在地上。

「姜周氏,你說說你這一輩子有多失敗,姜家倒了,你親生的兒子只顧著香火,沒有提及你半點,服侍你數十年的嬤嬤,說把你出賣就出賣,半點沒念著主僕之情,就連你身邊這個丫頭……」

她說話間抬眼看了眼燕琴,諷刺出聲:

「她也早就收了別人的錢財,想要一碗毒藥送你上路。」

「瞧瞧你身上這些灑落的湯藥,裡頭混著極品金鉤草,還有神仙醉,那可都是頂好的劇毒,見血封喉,服之既死……」

「這麼算起來,你還得謝謝我救了你一命,如果我剛才晚來片刻,恐怕你的屍體這會兒都已經快涼了。」

姜老夫人聞言猛的扭頭朝著燕琴看了過去。

「你敢害我?!」

燕琴臉色「刷」的一下慘白,雙腿一軟,差點跌坐在地上。

她沒想到,她剛才只是因為被嚇倒手一抖灑了一點湯藥罷了,姜雲卿居然能聞出來裡面有些什麼東西。

那劇毒之物可是她親手下的,不敢讓任何人看見,更沒被人經手。

姜雲卿怎麼可能會知道?!

姜老夫人看著燕琴心虛的模樣,就知道姜雲卿沒有說謊,她臉上神色頓時猙獰起來。

姜雲卿害她,還情有可原,可是燕琴為什麼,她這些年待她哪有半點不好的?她作為她身邊的貼身大丫環,連普通人家的小姐都沒她過的好,她到底還有什麼不知足的?!

姜老夫人氣急之下,猛的朝著燕琴撲了過去,一巴掌扇在她臉上,嘶聲道:

「你這個賤人,我這些年將你留在身邊,何曾虧待過你?」

「你家中弟弟妹妹,父母親人,哪一個不是侯府在照應?如果不是我,你們早就餓死了,你居然恩將仇報幫著別人來害我?」

「說!到底是什麼人讓你給我下毒,要我性命的?!」

燕琴被打的臉頰紅腫,細嫩的肌膚上更是被撓出幾道血痕。

她疼的慘叫一聲,眼見著姜老夫人還要打她,直接一把推開了撲在身上的姜老夫人怒聲道:

「你幫我?!你幫我就是讓我爹娘去別莊做下等人的活兒?!你幫我就是把我妹妹送進了別人府中當小妾,替你們姜家鋪路?!」

「你這個老虔婆,你知不知道,那吳侍郎的兒子會虐打女人,你知不知道我妹妹被吳家的人害死了。」

「她被人打的全身沒有一塊好肉,活生生的被吳越逼著跳了井,她被人撈起來的時候,眼睛還睜著,手裡抓著我送給她的香囊,死不瞑目?!」

燕琴見事情敗露,就知道自己斷無可能再活下去,哪怕姜家敗了,她的賣身契依舊在姜家人手中,背主之人,罪當萬死。

她整個人都豁出去了,一把扯著姜老夫人的頭髮將她拉了起來,神色凄厲道:

「你害死了我妹妹,作踐我家人,卻還拿這些當作施捨。」

「你以為我想要嗎?!我只想要我妹妹的命,你還她命來!!」

(本章完) 天亮了,蒼家的大廳中,已經坐滿了人。依舊是原來的那些人,二人踏入之時,就感覺到了兩道火辣辣的目光,來自殷裴裴與蒼宸。

這二人算計他們不成,反被算計,恐怕是腸子都悔青了。

「郁兒,你考慮得怎麼樣了?」

來自蒼雁的聲音,能夠感覺到大廳中的空氣瞬間就凝固了起來。

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二人的身上,當他們看到二人依舊緊緊的牽著對方的手,表示有些明白了,蒼鬱怕還是不會答應。

秦越眼眸一沉:「蒼兄,看來你家這小子,怕是不會答應。」

「不答應也得答應,郁兒,你怎麼想的?」蒼雁已經忍住了自己的怒火,在不到關鍵的時刻,他還不想用最後的手段。畢竟,將對方逼急了,他還真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只是蒼鬱的態度,實在是讓他惱火極了。

「我今日過來,是來告別的。」

許久,蒼鬱開口了,說出來的話,卻不怎麼討喜,甚至讓人吃驚。

他來告別的??

什麼意思,他要離開嗎??

「蒼鬱!你這是什麼意思??」

蒼雁已經覺得沒有臉了,最近蒼家發生的事情,都讓他覺得自己是不是遇到了霉星。若說這個霉星是誰,他覺得就是蒼鬱護著的這個女子。

真的是叫他恨恨不已。

「蒼鬱,今天不管你是怎麼想的,你與秦丫頭的婚事,已經定下了日子,就在半個月後,這個女人,不管你喜歡不喜歡,都得趕出去!!」

「冰兒,走吧!」

既然都來告別了,人家還不領情,那麼他們便走了。

蒼鬱擁著木冰雲轉身,就要踏入門外,蒼雁氣得一掌將大門給拍掉了。無數的殘渣掉落在地上,引得人望了兩眼。過路的侍女們,飛快的奔走。

二人見此,停下了腳步。

「蒼鬱,你站住!!你以為蒼家是你想回來,就能夠回來,想要離開就離開的嗎?你的東西,不要了嗎?」

蒼鬱回頭,唇角一勾,視線落在了秦憶姿與蒼雁的臉上:「該拿回來的,我都已經拿了,這裡並沒什麼能夠讓我留下來。蒼家主,好聚好散,下次好相見。」

言罷,他再次帶著木冰雲準備邁過面前的廢渣,然而,蒼雁手一招,周圍現身無數高手,其中仙玄境界的也有兩個。

「蒼家主,你執意如此嗎?」

是人都能夠聽得出來,蒼鬱的聲音十分的冷,猶如整個泡進了冰窖中,冷得發顫,冷得靈魂彷彿都在顫抖。

「蒼鬱,你是蒼家的人,那麼就得聽從我的安排!」

此刻,蒼鬱背對著眾人,冷峻的臉,毫無表情,而他的手,依舊不變,緊緊的握住身邊的女子。清風將二人的衣裙蕩漾了起來,青絲也隨之飛舞,瞬間交纏起來。

「那麼,從今,我便不是蒼家的人了。」

帶著幾分透涼又空靈的聲音,還有幾分哀愁,甚至有些悲傷……

「你……蒼鬱,你今日若是敢走出邁出這一步,那麼蒼家將對你下達格殺令,北海大陸,將不會有你的容身之地。你要想清楚了,甚至,今日,你很可能無法走出去一步!!」

眾人都屏住了呼吸,秦玉柔面色擔憂道:「蒼大哥,你就聽蒼爺爺的吧,你若是不喜歡玉柔,咱們有什麼事情,好好的商量,千萬不要因為與玉柔的婚事,而讓你與蒼家發生了什麼衝突。這裡的人,都是蒼大哥的親人,玉柔不忍心……」

「以前是,現在不是了,蒼家主,你若是想要動手,那麼便動手吧!」

聞言,蒼雁終於氣得臉色都發白了。

「殺了木冰雲,抓住蒼鬱!!」

蒼雁大喊一聲,圍著二人的強者,頓時向蒼鬱攻擊而來。木冰雲並沒有動手的意思,這些人她還真的是打不過。

此刻,她彷彿就應了一個詞語,小鳥依人?大樹好乘涼?若說,蒼鬱確實一棵大樹。幸好,這棵大樹,是被她給靠了。

周圍蓄勢待發的力量,瞬間往木冰雲的身上襲擊過來,剎那間,蒼鬱握住了她的腰,一手抬起,無數白光落下,撞擊著對方的攻擊,只聽到幾聲「噗噗」之聲,又是快速的落地之聲,就見到方才圍攻他們的人,已經噴血倒地,面色無比的慘白。看樣子,還被重傷了。

見此,眾人駭然。

這些人好歹也是仙玄一二階的,竟然被蒼鬱一個抬手就給解決了?

蒼雁也是面色一變,他只因為蒼鬱最多不過是仙玄一階,如此看來,並非如此了,可惜他無法看透對方的境界。

「蒼家主,還要攔著嗎?」

話落,蒼雁瞬間就跳了下來:「自然要攔著,蒼鬱,你是蒼家的人!!」

蒼鬱竟然已經厲害到這個地步了,如果能夠留在蒼家,豈不是如虎添翼?今日,絕對不能夠將蒼鬱給放走了,蒼家正是需要這樣的人!!

那雙算計的眼神,自然落在了二人的眼中。木冰雲心頭也不由升起了一股悲哀,蒼鬱的心頭怕是非常的難過吧?

「那麼,動手吧!」

蒼鬱輕聲的說道,手中再次抬起,蒼雁雙手也是一抬,瞬間,天地之間的力量都飛快的往二人的身上靠攏而來。

巨大的氣勢,以二人為中心震蕩開來,凡是被掃到的地方,都成為了一片粉碎。見此,眾人快速的逃離了此地,遠遠地觀看起來。

剎那間,兩道白光在二人的操控之下,撞在了一起。巨大的力量碰撞了起來,瞬間,整個大廳坍塌了下來。蒼鬱摟住了木冰雲,飛身就到了半空中,隨即又是一掌拍了過去。

蒼雁沒有想到對方會這般厲害,被這一掌拍得七葷八素,倒飛了出去。

此刻,眾人的眼中,只有駭然之色。

蒼鬱,竟然比蒼家家主還要厲害!!

二人停留在半空中,不一會兒蒼雁又飛了回來,他是又驚又喜,蒼鬱比他還厲害,這代表著什麼??蒼家要崛起了嗎?

「蒼鬱,你別忘記了,你是蒼家人,你要和蒼家,秦家,殷家都作對嗎?」 第593章從此以後,這裡只是孟宅

姜老夫人被扯著頭髮拉拽,頭上隱隱見了血腥,頭上的簪子更是落在了地上。

她本就年邁,哪裡比得上年輕力壯的燕琴,哪怕是拚命反抗,身上也被抓出數道血痕,髮髻散亂之下,衣衫也是被扯破了開來,整個人看起來狼狽不已。

孟少寧站在姜雲卿身邊,看著姜老夫人和燕琴互相打成一團,臉上滿是嘲諷之色。

這個老虔婆,心腸歹毒,自私狠厲。

當年為了姜家,她和姜慶平能舍了待他們至誠的孟敏君,生生將她害死,如今連身邊的丫環都不放過。

她自以為自己能算計了所有,以為她能把所有人都握在手中,施捨他人一些恩惠,卻從來都沒有想過。

這些在她眼中看來是恩惠的東西,別人到底想不想要,更從來都沒有發覺,她那些人對她到底有幾分真心,亦或是早就已經離了心。

等到臨了之時,誰都能夠出賣她。

眼見著燕琴恨不得打死姜老夫人,孟少寧冷聲道:「把她們拉開。」

姜老夫人可不能死在這裡。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