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林總管’,在』奉台下面有一個燒灼的小洞。」一個女衛對著林雨傑說道,林雨傑哦了一聲。走到洞口前,看著那還冒著煙的小洞,往下望去,三層的地板,二層的的板都燒穿了,林雨潔連忙帶著人來到一層,地板上的洞並不大,不注意的話很難發現,不過到了一層,林雨潔卻發現地面上同樣有一個土洞。跟耗子洞一般,林雨潔看著這洞口都快哭了,因為’藏-寶’樓下面可是大夏國庫,連國庫都給開了一個洞,這是什麼

就在林雨潔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時候,外面傳來一片金縣交擊的聲音,一個身材健碩,身著重甲的大漢走進藏寶樓:「林副總管,究竟發生了什麼市情,居然敲響內宅警鐘,」

「乞木扎將軍’,你可算來了,鎮國神獸卵不見了,從三層到一層的地板上都被燒穿了一個洞。的板也被開出一個口子,藏寶樓下面可是連通著國-庫,這可’怎麼辦好?」林雨潔平素也算是一個穩重成熟的女子,否則也不可能被委以重任,不過今天發生的事情實在是讓她有些難以接受,鎮國都獸,那是一國象徵,居然在她當差的時候丟了,就算她平素在鎮定,此刻也不免有些激動。

乞木扎抬頭看了看上面的洞,有瞧了瞧那幾寸后的石板上的洞,他也搞不明白這洞是這麼來的。就算是一個賊這麼大的洞怎麼鑽的過去,不過乞木扎比林雨潔要鎮定的多,轉頭對著外面的士兵道:「來人,傳令將城主府團團圍住,不準放一隻蚊子離開,虎子,你帶著我妁兵牌馬上騎馬趕往溫’泉宮,稟明陛下。

幽藍從殿外匆匆走^-的時候,夏羽正在與李若彤和李若杉兩姐妹共赴,幽藍突然推門進來,看著床上那糜爛的場景,臉上一紅,而瘁軟在床榻上的李若杉看到幽藍匆匆而入,推搡了一下正在自己姐姐身上征伐的夏羽,玉手拉起一邊蠶絲被,遮住玉體:「幽總管。發生什麼事情了么?」李若杉如今也年近二十,雖然仍然是小女孩心性,但也穩重了許多,她知道幽藍不會無緣無故的在這個時候衝進來,既然進來了,那肯定就是發生了大事。

夏羽也是愣了一下,扭過頭看著走進來的幽藍,不解的望著她,幽鰠連忙上前’,也顧不得許多的道:「王,靈夏城那邊出大事了,鎮國神獸卵丟了!’」

「什麼?」夏羽知道幽藍不會無緣無故衝進來,打擾他的好事,但沒想到居然是神獸卯丟了。這讓夏羽如何不驚,那裡還有心情繼續,連忙下了床,李若杉和李若彤兩女也連忙起身服侍夏羽更衣。

不多時,夏羽就穿戴整齊,大步流星的出了溫泉宮,早有人牽過踏雪,夏羽帶著十餘個侍衛匆匆往靈夏城趕去,從三清宮到靈夏城快馬不到半個小時就到了,夏羽來到城主府的時候,整個城主府都已經被兵馬’包圍-,夏羽面色陰沉的是到后宅的苠寶樓。

「究竟是怎麼回事?」晷羽聲色俱厲的問道。

林雨浩不敢瀵瞞,連忙將自己知道的經過說了一遍,夏羽看著藏寶樓上的洞,又看了眼的面上的洞口,也有些納悶,難道遇到盜墓賊了,藏寶樓下可是連通著國庫,夏羽自然不敢怠慢,使用國主的許可權,打開’栽-寶’樓運往地下國庫的通道,帶著人馬進入國庫之中。

地下國庫在地面十餘米下的地底,四周都用兩尺多寬的金剛岩堆砌而成,可以說堅硬無比,下了旋轉的石梯,點燃!$道兩側的火把,夏羽的臉立刻就鐵青上片,只見通往國庫的甬道之中,機關都已經被碰觸,密密麻麻的折箭散落在的面之上,黑鐵絲網上被燒了一個大洞,甬道正中的’斷龍石上也同樣被鑽了一個大洞,地面上的陷阱大開,但那布滿鋒利尖錐的底-部卻毛’都沒有一個,夏羽一一恢復機關,不語的往前走,通過甬道,來到甬道的盡頭。那面國庫的石門上,一個枸洞一般的洞口就在石壁角-卜,夏羽打開石門。點燃國庫四周的油燈,整個國庫立刻被照的通明。

「給我搜!」夏羽臉色鐵青的道,一國的國庫居然被人挖了—個大洞,連帶著鎮國獸卵都丟了。奇恥大辱啊!夏羽要是能有好臉色那才叫

「陛下,您還是自己去瞧瞧吧!」乞木扎神-色上帶著一絲喜意,快步走到夏羽的』身前,道。

夏羽哦了一聲,走進國庫之中,國庫裡面堆滿了成堆的白銀,和一箱箱的金幣和銀幣,而除了這些之外,國庫內還存放著一些珍貴的的財物,比如一些單件的黃金級裝備,大顆的寶石,海東珠,玄獸,奇獸的獸皮,獸骨還有獸靈之魂等等。

專門拜訪獸靈之魂的區域,擺設在架子上的獸靈之魂少了三個,而透過幾個士兵的縫隙。夏羽一眼就看到了那張逆天級的冰霜巨猿的雪白皮毛上,一十小狗一般大小的雪白麒贈獸憨憨的打著小呼嚕,吹著鼻涕泡,睡的正香甜。

夏羽一看著’個小傢伙。就有點哭笑不得,折騰號半天,居然是神獸卵孵化了,而這個小東西因為肚子餓,所以自己跑下來找。!i的,不過這麼大點的小東西能穿過機關重重的甬道,還有十幾米厚的土層,兩尺多厚的石壁,確實不負它那神獸的名頭,不過看樣子,這個傢伙是吃獸靈之魂成長的,’直比吃錢還厲害,只希望這個小傢伙不會一天吃幾頓,否則’就算舉大復一國之力也養不起啊!

夏羽蹲在’地上看看這個融合了自己血液的小傢伙,倒是能吃能睡,臉上菇出一絲呵呵的笑容,突然睡的正香的小傢伙突然睜開兩個漆黑的眼珠,很有靈性,的看著夏羽。嘴裡發出一絲咕嚕咕嚕聲音,四個小蹄子站起身,甩著大舌頭就撲向夏羽,個頭不大,勁可不小,夏羽冷不及防,竟被撲倒在地,被小麒贈的舌頭來回舔起來。 回到中央的學的公寓后,楊華心事重重,滿腦子都是潘多拉的話。這次被潘多拉『綁架』,收穫還是比較大的同,最起碼現在已經明確了一點,眾神山的神靈下界是為了獲取人類的信仰。楊華此時雖然還沒搞清楚信仰和力量到底有什麼關係,但是比竟已經有一些頭緒。

「老大,你好像有心事啊?」你不是去找雅典娜老師了嗎?怎麼,是不是被人家轟出來了?」余飛見楊華心事重重,笑著問道。

楊華突然問道:「小飛,小鵬,你們可知道人類的信仰是不是可以變成力量?」

張鵬脫口道:「老大,你是怎麼知道的?人類的信仰在一定程度上確實可以變成力量,不過那隻限於少數幾個力量強大的上位者。」

「哦?快說說都是什麼人?」

張鵬道:「在五方天地我知道的就是幾位界主和各界實力強大的元老,還有天國的耶和華,光天使米迦勒,眾神山的十二主神都能解說人類的信仰。不過這個方法早就不用了。」

「那獲取人類的信仰,對這些人類有沒有害處?」

余飛道:「肯定有,最直接的表現就是被抽取信仰的人類,生命力會減弱。」

停了一下,余飛解釋道:「所謂的信仰,其實也是一種未知的能量,解說信仰的眾神以一種特殊的方式抽取那些力量,造成了人類生命的衰竭。不過這種傷害是緩慢的,一般人也無法察覺。但是,接受信仰的眾神也會給那些人類一些報酬,作為交換。」

「那麼說,失去信仰的人類也不會吃虧?」

「理論上是這樣的。不過,眾神給予人類的報酬和獲取的信仰根本就是不等價的交換。真要細究起來,吃虧的是人類。據說佛界上代天尊不忍看到人類被受傷害,曾經聯合上界四大天尊一起發布命令,禁止了五方天地大神通上位者,獲取人類的信仰。天國和眾神山那邊似乎一直沒有禁止。老大是否還記得六百多年前,人界西方國家的那些宗教,像什麼基督教,東正教,雅典廟……等等,這些都是上界大神通者派人在人界建立的根據地。用一些小恩惠騙取人類的信仰,以獲得強大的力量。」

楊華把自己遇見潘多拉的事給兩人講了一遍。

僥是兩人見識廣泛,也被楊華的話給驚呆了。

沒想到潘多拉還有不為人知的一面。

「老大,你是想阻止眾神山在人界建立根據地?」

楊華點了點頭:「不錯,眾神山的野心之大,已經暴露了,他們想做回曾經的大地之主。我絕對不會讓他們得逞的。我現在有一件重要的事交給你們去做。」

張鵬正色道:「老大,你說吧。」

楊華道:「我想讓你們兩個去太陽城,配合隱藏在太陽城的情報人員,發展自己的力量,千萬不能讓太陽城的人類信仰眾神山。」

余飛拍拍胸脯道:「老大,你放心。這件事我們會做好的。」

「你們要小心一點,根據潘多拉說,太陽城目前的主宰是太陽神阿波羅,據說是眾神山最強大的存在。你們最好先不要和阿波羅起衝突,尤其是不能讓他知道你們的目的。我會有潘多拉溝通一下,在暗中幫你們一把。前提是你們的目的不能暴露。」楊華猜想潘多拉下界,絕對不是單純的對付雅典娜。獲取信仰應該也是她的目的。

第二天,太陽剛剛升起的時候,楊華就找到楚燕,替張鵬和余飛請了一年的假期。

楚燕這次到沒有為難楊華,很爽快地答應了。並且還問楊華,你要不要請假,我一併幫你准了。

楊華白了她一眼,沒做理會,徑直走了。

楚燕恨恨地瞪了他一眼,心道:「我一定要搞清楚,你到底是什麼人?」

再次回到公寓的時候,出去辦事的楊天也回來了。

楊華吩咐他聯繫上天後,把自己這見天遇見的事給天後三女說了一下,說起信仰,胡菲兒是妖界公主,對這件事比較清楚,她把自己知道地一些情況給楊華說了一下,同時囑咐楊華別太操勞,安心地享受生活就行了。帝國的力量在一天天的強大,相信用不了多久,就有能力和天國,眾神山同時開戰了。

張鵬和余飛一走,楊天又很忙,楊華感覺一個人索然無趣,無奈之餘,只好加緊修鍊,希望自己早日達到神心之境,好消除邪惡之心的影響,這些日子他清晰的感覺到,邪惡之心的影響已經越來越嚴重了。有時候他甚至無法掩蓋自己的慾望。

因為心態的原因,楊華感覺這些日子修鍊的進展不大。

九玄神力毫無見長,五元素之力也是老樣子,不過宇宙能量似乎比以前多了一點。

其實楊華並不完全了解宇宙能量的特性,否則的話,他肯定會大強度修鍊宇宙能量。

日子過得很快,楊華已經在中央大學過了一個月的學生生活,這一個月楊華根本就懶得去修真學院上課。

楚燕似乎知道了楊華的力量比她強大,楊華沒去上課,她也不管不問。

不過,楊天傳來的消息,異能學院的那個大美女到是經常去修真學院打聽楊華的事。

楊華在修真學院根本沒待幾天,眾人有心在美女面前露露面,無奈卻是真的不知道楊華的情況。

後來,楚燕實在看不過去了,把楊華的公寓地址告訴了她。

黃絹也不明白怎麼上怎麼回事,最近腦子裡面全是楊華的影子,老想見見他。

這天楚燕告訴她楊華的地址后,她急忙找了過來。

黃絹走的急,並沒發現,在她的身後,跟著一群什麼的黑衣人。個個目露凶光。

前幾天楊天已經運來了仙界的花草,移植在了公寓門前的小花園,黃絹找了過來。發現那些美麗的花草后,頓時驚呆了,甚至忘記了自己的目的,俯下身子,貪婪地吸著花草的清香。毫無疑問,這是她長這麼大。第一次見到這麼美麗的花草,這根本就不是人間應該有的。

公寓周圍早就被張鵬和余飛布滿了佛禁,早在黃絹剛剛來的時候,楊華就已經知道了,不過他卻不想出來。

「小倩,你去看看外面的那位姐姐,看她有什麼事?」

小倩乖巧地走了出去。跑到黃絹面前,禮貌地問道:「這位姐姐你好,我爸爸讓我問問你,你是不是有事?」

黃絹正聚精會神地感受著花草的清香,冷不防的被一個聲音打斷,回過神來發來。發現自己眼前站著一個八九歲的小女孩中,仔細打量了一下,黃絹發現這個小女孩也不尋常,先不是那粉雕玉琢的外貌,單是那身上散發地能量就已經夠她吃驚的了。

黃絹是天生的異能者,現在屬於白銀級別,因為她是水系和精神雙系的。對能量的感應是十分敏感的。

眼前的小女孩雖然只有八九歲,但是她一身的陰寒能量卻絲毫不遜於自己。

「小妹妹,你是誰家的孩子?你長的真可愛。」黃絹看了看四周,確定自己沒走錯,眼前這個應該是楊華的公寓沒錯。

「我是爸爸的孩子。」

黃絹突然想起。剛才這小女孩好像說,她爸爸讓她出來的。

難道說,她是楊華的孩子?

黃絹感覺自己的心被什麼東西刺了一下,一陣巨痛。

「小姑娘,你叫什麼名字,對了你爸爸是不是叫楊華?」黃絹咬著嘴唇,試著問道,心中卻企求上天,希望不要被自己猜中。

「我叫小倩,你怎麼知道我爸爸的名字?」小倩當然看不出黃絹痛苦的表情,天真的說道。

完了,完了。

黃絹的心裡有點失落,自己從來都對男子沒感覺,好不容易遇見一個傾心的,誰知道人家孩子都這麼大了。

「小倩,姐姐有事先走了,改天我找你來玩。」

黃絹找了個借口,轉身跌跌撞撞地走了。

金玲和楊華站在屋裡,看到了一這一切。

「小華,這樣做是不是太殘忍了?」金玲是女人,自然明白女人的心理。

「我也沒辦法,早在第一次見面時候,我就感覺她似乎喜歡上我了,至於原因我也說不上。上次在開學典禮的時候,她的表現,更加證實了我的猜測。你也知道,我的女人很多,我和她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我不想傷害她。她應該有一份屬於自己的平凡生活。」

金玲知道楊華說的有道理,張口想說什麼,卻始終沒有說出來。

就在這裡,天空突然暗淡下來,原本藍色的天空頓時變得通紅,湧現出無數紅色的血雲。

四周一片寂靜,楊華感覺一股強大的死氣籠罩了公寓。

四周甚至能聞到一股腥臭的血腥味。

小倩急忙跑進來說道:「爸爸,是血海大陣。」

小倩被凈化后雖然靈智未開,但是對這些死氣鬼物卻有天生的直覺。

「小倩,說說血海大陣是怎麼回事?」楊華的腦海中沒有關於這方面的資料。

「爸爸,這血海大陣是上古時期天鬼發明的,以秘法引雲幽泉血域的污血河,將目標掩蓋,十分歹毒。因為這些污備是天地間,最為骯髒,最為淫穢的血液,一切法術,和物理攻擊對它都沒有作用。只要被污血粘身的人,不管你力量多麼強大,片刻后都會化為膿血,就連神識都無法逃脫。」

「我曾經見過逆天魔神在血城演練過,威力確實很大。」小倩似乎慢慢地想起了什麼。

「金玲,你待在屋裡不要出來,我和小倩出去看看。」

交代了金玲幾句后,楊華帶著小倩走了出雲。

此時周圍已經是一片血紅,能見度不到一米,楊華只好打開黑暗之瞳,眼中射出兩道猶如實質的目光。

「何方朋友,既然來了,怎麼不現身?」藉助黑暗之瞳,楊華髮現了血霧中隱藏的幾個人。

「爸爸,好臭啊!」

小倩不習慣污血發出的臭味。

楊華摸了摸小倩的頭,笑道:「沒事,看爸爸給你露一手。」

話音剛落,楊華祭出碧珞斬神劍,掐動劍訣,讓它懸浮在半空,發出一道散發著聖潔氣息的九彩光芒,籠罩在自己和小傅倩身上,九彩光芒所到之處,那些腥臭的血氣頓時消散。

突然,天空中傳來轟隆隆的打雷聲,無數道閃電在紅雲中閃現,然後慢滿的彙集在一起,形成一道粗如水桶的血雷,氣勢兇猛的向楊華砸了過來。

「糟糕,這不是單純的血海大陣,似乎整合了幽泉血雷。」

小倩的表情有點擔心,本來那些污血就已經很難對付了,現在再加上幽泉血雷,實在是難上加難。

楊華聽到小倩的呼聲后,知道這陣法的厲害,不過他卻一點也不擔心,甚至一動也沒動,任憑那氣勢洶湧的血雷砸了過來。

沒有劇烈的爆炸,沒有耀眼的光芒,血雷接近楊華的時候,電光一閃就消失了。

「爸爸好厲害啊——!」

小倩見狀,高興地拍起手來。

「隱藏在暗處的朋友,這些攻擊對我是沒作用的,希望你能換點厲害的。」楊華的嘴角露不屑的笑容,言語中滿是嘲諷之色。

那隱藏在暗處的施法之人,以為楊華看不見他,目露凶光,雙手法訣一變,天空中的紅雲開始變得濃烈起來,血腥味也在這一瞬間變得更濃。比剛才更粗壯,更密集的血雷呼嘯著向楊華砸了過來。

楊華也感覺這次的攻擊和先前不同,收起了玩笑之心,掐動劍訣,身體內的九玄神力瞬間激發,把能量傳導給神劍。 卜彩麒麟!幼生期神獸。鎮國避邪,祥瑞點獸,天賦技撫,圳福!每個月隨機出現一次樣瑞降福,全國範圍內有效,辟邪:降低各種自然災難出現概率,鎮守:鎮守王都,護結國主,吞噬。可靠吞食其他玄獸,奇獸之魂進化,混元:死後化作卵態。

作為幼生期的神獸還不具備戰鬥能力,而且神獸是不能輕易離開王都以及國主的身邊,神獸的出現可以大範圍內增加領地各種屬性,比如說農作物產量提升,建築物防禦增加,百姓體質增強,士兵士氣提升,生產度加快,內政效率提高,不管哪一種提升,都是全國範圍之內的。而避邪,主要是降低,水災,旱災。地震,泥石流等等自然災難的出現幾率。而鎮守,神獸一出生就會鎮守王都,隨從在主人身邊,保護主人安全。不離不棄,而混元,當神獸戰死之後,神獸就會以畢生的能量重新化繭成卵,等待下一次孵化,如果國破,獸卵被另一國佔有,再次孵化后的神獸將成為護國神獸,排列在鎮國神獸之後,鎮國神獸只有一個。護國神獸則可以擁有很多,護國神獸將不具備提升領地屬性的特性。專為戰鬥而生。

夏羽直接給七彩麒麟取個了名字,叫做小黑,因為七彩麒麟的那雙黑色的眼球實在是太可愛了,跟網出生的小孩一般純凈無暇,充滿了靈性,將小黑放在肩頭,夏羽直接揮散了下人。至於國庫的窟窿自然有人會處理,夏羽並沒有在城內住下來,做了些吩咐后,再次驅馬回到三清宮,而三清宮內的大殿上內閣的成員幾乎都在焦急的等待消息,夏羽拍著扒在肩頭上打著酣的的小黑的腦袋瓜子,將經過講了一遍,謝安等人這才安下心來。

三清宮的議政殿,中書省內閣,謝安戶部尚書,張居正工部尚書。王畿吏部尚書,竇遠刑部尚書,王陽明太學院執掌,張祿使部尚書,林丹汗蒙古大臣,楊林兵部尚書。沮授參謀部尚書夏棹裳大夏銀行總管分坐在兩側。

按照大夏律,內閣屬於決策機構,掌管大夏政策方向,內閣輔的地位相當於宰相,本來按照設想,大夏的內閣應該包括南北兩院,文武兩府,兩院內閣分別處理漢務和番務,而在兩院中內閣成員要包括文武兩府。也就是文臣,武將各佔有一定的比例,而兩府處理決策的領域自然是文管政,武管軍,相互牽連又相互獨立。而分為兩院主要是因為大夏人口的組成,漢人的數量並不佔據優勢地位,佔據了整個黃金平原后。大夏的人口攀升到三千萬以上,旦體數據還需要戶籍編冊完畢才會知曉。但按照夏羽所知道的情況。大夏國內,番人的組成十分繁雜,其中主要有鮮卑人慕容氏渤海人。金人,滿人,蒙古人,這五大族人。數量郗過百萬以上,另外還有奚蠻人,山蠻人,匈奴人,柔然人等人數數量相對較少的部族。

另外在黃金平原的角落裡,還有兩支日本人的小勢力依靠著大山河川依舊頑強的生存著,如果加上在大夏國內的小日本奴隸,也勉強算成一股數量不少的番人。而奚蠻人剛網投奔。暴熊部落正在聯繫周邊的奚蠻族部落。而按照熊日根所說大山內的奚蠻族人數量不少,日後也將會成為大夏重要的組成部分。

而大夏國內的漢人也分成數股,雖然同是漢人,但也分成漢人和漢番,所謂的漢番就是融入到番族之中的漢人。他們並不將中原看做是自己的故鄉。可以說大夏的人口組成十分複雜,而這種情況,完全的漢制自然不適合大夏,所以採用遼金時代的兩院制度,漢人治漢,番人治番,尊重彼此的習俗,緩慢的融合,不過如今的大夏內閣可以說還不完善。漢番兩院並沒有分開,文武兩府的組成數量也沒有形成定例,一切都還待慢慢的完善。

如今的內閣政務主要由謝安,張居正為,王畿雖然是吏部尚書,但掄起聲望和地位仍然不足,簧遠作為渤海人。雖然加入了內閣,但面對強勢的謝張兩人也輪不到他出頭,王陽明負責的主要是學院,政務方面接觸的不多,很少表意見,說的話甚至沒有夏樟裳多,而武力這邊則主要是由沮授,田豐,楊林這些樞密省三部的大臣負責,在大多數情況下。文武雙方都各管各攤,不過象謝安這種文武兼備的輔,有的時候對樞密省也有很大的影響。

「謝輔,內閣對於黃金的處置有章程了么?」夏羽直接詢問道,兩百萬兩黃金確實在內閣引起了不的波動,而如何處理直接影響著大夏的國策。

對於這個黃金案,主要負責的人還是謝安,張居正,寰遠等幾人,樞密省的幾人和林丹汗對於這種政務上的事情通常都會保持緘默,謝安站起身,對著夏羽一躬身道:「回陛下,根據大夏律典,這筆黃金的所有權歸屬為賈文,而不是無主財物。所以按照律典,私人的財產受到大夏律法的保護,而如今賈文已從大夏戶籍。為大夏子民,所以黃金理所應當歸屬賈文月用,行以經過內閣商討,黃金所有權歸屬賈文,賈文一行只需要支付轉入大夏戶籍所花費的銀兩。」

夏羽雖然面對兩百萬兩黃金還是很有些意動,但私人財產不可侵犯,大夏保護私有財產的國策才頒布沒有半年,自然不能出爾反爾,國家法典是需耍遵守的。這也是一種秩序,如果自己建立的秩序都不遵守,還怎麼讓別人遵守,所以對於內閣的這個決議。夏羽還是贊同的:「恩,那就按照這個處理吧。」

謝安點了點頭。從袖子里拿出一本奏章,道:「陛下,此次事件為我們提了一個醒,如今我大夏的移民條令很不完善,所以內閣制訂了新的移民條例,對於移民大夏的其他勢力的人收取部分移民金,並對擁有巨額財富者徵收財產稅,增收額度為鰓到,陰,徵收財產稅後,餘下財富將獲得合法認可。另外針對海外無主之物,可以設定一個較高稅金額度,目前渤海上現眾多的海島,大夏很多商人都對這些島嶼進行了探索,並在上面建立據點,按照內閣商議,將頒布一個殖民法令。」

幽藍將奏章接過來,夏羽拿過,仔細看了起來,之後抬起頭道:「恩,不過這個財富要設立一個底線,另外戶部的戶籍司和財政司可以聯合組成一個移民司。主要負責國外進入大夏的移民事務。至於這個。殖民法令,如果沒有可更改的話,也出去吧。」

謝安點頭退下后,兵部的楊林也拿出一本奏章上前道:「這是兵部制定的新的整編計劃。」李成粱的勢力覆滅后,黃金平原上已經沒有可以跟大夏抗衡的勢力,除了北面的楊文還有幾萬殘餘兵馬退守北面大山,還有兩處小日本盤踞的兩處地方外,基本上已經沒有敵人了,所以對於兵馬的整編也提上了日程。

「如今我大夏兵丐擁有兵馬上百萬,主要建製為東南西北四個鎮守府以及禁軍,除此外還有蘇定方的二十二萬人馬,皇太極手下十四萬兵馬,完顏宗望手下近三萬人馬,投降后金軍八萬七千人,粱軍十二萬四千人,總計近六十萬兵馬,這六十萬兵馬暫時都不在編製之



楊林進一步道。說起來這部分投降而來的兵馬總數比起大夏在編兵馬相當,四個鎮守府滿編按照十個軍編製,總計五十萬人,禁軍設立八個衛,不過如今滿編三個衛,分別是冉閃的千牛衛,赫連博的飛虎衛,趙雲的羽林衛,另外乞木扎的虎賁衛不足萬人,數量大概在十三萬左右,除此之外,還有內河水軍府和海軍府兩府,擁有戰船近兩千艘,兵馬近十萬,另外後勤部還建立起八個輻重營,編製按照在每營八千人設立,每營擁有馬車五百輛,目前建起五個,另外還有一個船運營,人數在四千,擁有運輸船一百艘三桅運輸船,另外還有各地城衛軍林林總總加起來,光是在序列內的兵馬數量就過七十五萬,加上六十萬降軍,大夏擁有兵馬一百三十餘萬,如何安置這些兵馬,自然是剪不容緩。

楊林的整編計哉很簡單,將四大鎮守府,拆出八個。增加東北,東南,西北,西南四大鎮守府,編製仍然是十個軍的編製。不過雖然分拆出八大鎮守府。但新增的鎮守府只有兩個,一個東北鎮守府,交由蘇定方,另外一個東南鎮守府,交由皇太極,鎮守府作為大夏基礎兵制機構,在戰時得到授權,可以統帥十年,不過鎮守府的兵馬日常只有四到五個常備軍,也就是五萬到六萬兵馬,鎮守使在戰時是最高統帥,但日常時,與其他各軍一樣,只擁有一軍兵馬,日常的刮練,人員補充,駐地安排,日常巡邏任務,全都由兵部負責,鎮守使沒有兵部和參謀部堪合,不能調派除本部之外的兵馬。

可以說楊林這種手法直接將皇太極,蘇定方等人的兵權給錄了一大半,兩人雖然是鎮守使,但每府只設立常備五軍,也就是六萬人,多餘的兵馬則要交由兵部篩選,練,整編,也就是變相削弱兩者兵權,楊林的打算很簡單。一點點的來,先將兵馬削減到六萬,無論是皇太極還是蘇定方在權衡之後,都會接受這個安排,之後,而隨著與遼燕大戰,將兩府調派到前線,兵馬總會減員,然後利用補充兵馬慢慢的蠶食兩者在軍中的影響力。這是一個軟刀子,兩人就算很疼,也只能忍著,不要兩三年,這兩大軍閥就不足為慮。

確定八府構架的提議,這也是楊林跟夏羽商量過的。如今大夏擁有十四府,東西近兩千公里,南北也有一千六七百公里,趕得上三分之一個,中國大,維持六十到七十萬常備兵馬是必須的。

隨著戰事的結束。各府內的輪備騎兵開始陸續解散回各自的部落,奴隸兵也被解散,或回主家,或者獲得平民戶籍,成為一個平民,進行休養生息,唯一需要解決的就是那六十萬降軍,內閣之上確定了蘇定方和皇太極的鎮守使的位置,並將程咬金為西北鎮守府鎮守使,因為南鎮守府是由南北兩個大營孵比常備兵馬數量達到了六支,作為嫡系,自然不能隨意拆撤,當初程咬金被任命為南鎮守府副帥也只是便於指揮,然而作戰的時候,南鎮守府依舊分成兩部,八府確定了七府,常備軍三十五個,人馬總數為四十餘萬。

竹山,位於商郡西北,設立兩縣。竹山北面為白雲縣,竹山南面為竹縣。白雲縣和竹縣兩縣都屬於偏僻縣,人口總數不過三萬人,主要集中的幾個村鎮之中,百姓多靠大山狩獵,采人蔘。編織竹製品,耕種農田為生。

竹縣西南老君河上游的君山村,是竹縣西南最偏僻的村落,全村人口不過七八十戶,人口不過兩百餘人,在竹縣這個偏僻的州縣的偏僻角落,可見這個村子有多偏僻,不過入冬之前,這個小村落內卻突然熱鬧了起來,因為大夏軍的一個衛五百兵馬駐紮在了君山村,大夏士兵有錢,按月餉。從來都沒有拖欠過,每個月兩個大夏銀幣的月餉加上軍中的一些福利。每月少說有三四個銀幣的收入。

隨著大夏建國。領地擴張,人口劇增,大夏的平均工薪水準降到了一銀幣三四百銅幣的水準,而按照大夏的生活水平,一個銀幣完全可以供一戶三口之家吃穿不愁,偶爾還能吃上一些肉類,竹縣由於偏僻,生活水準差了許多。不過種著一些田地,到也吃穿不愁,而如今這支兵馬駐紮在君山村。可算是帶動了這個小村子的展,光是供給軍中的飯食,就能賺取一兩個銀幣的收入,在村子里也算一筆小財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