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有這麼厲害的手下,韓先生怎麼不早說啊!在薩加拉塔,武力永遠排在第一位,它比金錢的力量更大。」

以韓義估計,這位黑人老大嘴上熱情,心裡還是不以為然。

畢竟不怕子彈,不代表不怕集火,十幾把槍同時攢射,銅牆鐵壁也能打成破銅爛鐵。

所以多說無益。

「我是一名守法的商人,到薩加拉塔是來投資的,武力只是為了保證自身安全以及合法權益不受侵害。」

「對對對,韓先生說得對,做生意是該以和為貴。」 洗刀唱 霍布森大點其頭。

跟韓義想的稍稍有些出入。

毀滅者不懼怕子彈,速度迅疾如風,力大如牛,這樣一個怪物,令霍布森心裡毛毛的。

對方一旦化身為殺手,簡直如入無人之境,憑他那些散兵游勇的手下,根本攔不住。

所以他不想得罪這個東方小子。

接下來,霍布森講了很多有關薩加拉塔的事情;

像武裝組織、地方家族勢力,外國機構以及畸形的商業聯盟委員會等勢力分布圖,讓韓義對這個國家的政治生態有了一個基本的了解。

這些高屋建瓴的東西,必須要是當地人,而且要親身參與其中才能了解到,遠不是情報資料能比擬的。

到了晚上11點,韓義起身告辭。

霍布森親自把他送到莊園大門口,「批文這些東西我會幫你搞定。不過還是得提醒你一句,一定要注意法國人,他們在西非的勢力遠超你的想象。」

「嗯,我心裡有數。」

目送韓義他們的汽車離開后,霍布森轉身匆忙進了莊園。

客廳里,子彈殼還散落在地板上,那把以色列產的「傑里科941」也還躺在紅木方桌上。

霍布森走過去拿起來握在手上,五個指頭非常契合的貼在指印里,嚴絲合縫。

鬆開后倒握著槍柄,仔細觀摩了一番指印,前半截鑲嵌在槍柄上的強化塑料已經完全開裂,

後半截由鎢鋼打造的槍身,則像橡皮泥似得,因為受到外界強力擠壓,不得不向兩邊微微凸起。

霍布森那雙黑白分明的牛眼裡,露出了驚悚的神色,他無法想象,那個人手腕的力量究竟有多大?

就在霍布森研究槍的時候,手下把地板上的子彈殼撿了起來。

霍布森放下槍,捏起一枚彈頭仔細看了看。

錐型彈頭不像撞擊硬物后那樣塌陷太多,而是類似於擊中人體后那樣被卡在肌肉里的磨損度,這說明對方的手並不是機械手臂。

霍布森又轉頭問:「你們當時有誰看到他拿槍了?」

「沒有~」在場的七八個人全部搖頭。

霍布森怔怔的站在那裡,腦海里一時間翻江倒海。

…………

翌日上午,韓義來到位於城中的「星源國際貿易有限公司」。

這裡屬於加喀吶CBD商業區。

加喀吶市一共分四大塊,西南部貧民區,東北部中產階級家庭,西北部富人區域,以及城中的商業區,以及涇渭分明。

這裡依然看不到摩天大廈,最多的還是那種商住兩用的七八層樓房。

星源國際貿易公司就在城中一個集貿市場旁邊的大樓內,一至二層是商鋪,三到八層是各國公司駐加喀吶分公司。

汽車停在樓下的商鋪門口,蘇瑞爾跟毀滅者一前一後護佑著韓義朝大樓內走去。

自從昨天看到槍后,韓義才清醒的意識到,這裡是槍支泛濫的非洲,萬一從哪飛來一顆流彈,他的小命可就玩完了。

安全起見,還是不要太麻痹大意了。

乘電梯上到5樓,沿著廊道一直朝前走,星源貿易公司就在最頂頭。

剛進門就看到五六名亞籍年輕人正在安裝電腦,地上散落著一些紙箱以及電腦配件。

這些年輕人都是從中國招聘的,專業技能一般般,但是懂法語,而且自願常駐薩加拉塔。

「老闆好!」

「嗯!」韓義點點頭,「這怎麼啦?」

其中一個身材敦實的小胖子用中文回:「剛剛治安聯防所把電腦又送回來了。」

「有沒有說什麼?」

「沒有。東西放下就走了。」

純情媽咪:錯撞冷情首席 韓義在辦公室里四處看了看,把小胖子叫了過來。

小胖子叫葛英哲,除了精通法語外,曾在非洲遊歷過三年多,後來又自學了國際商貿專業,是星源的臨時負責人。

「這樣的事情以後可能還會出現,你們只要記住一點,有任何人過來檢查,你們老老實實的配合,不要反抗。

至於出門需要注意的事項,相信不用我多說了吧!」

葛英哲「嗯」了一聲。

韓義把需要進口的物品清單交給葛英哲,「這些東西儘快下單,能走空運的走空運,不要拖時間。」

「我知道了。」

之後又問詢了一下他們生活方面,沒什麼問題后韓義離開了公司。

剛下樓就看到,兩個戴著紅袖章的黑人男子,站在凱迪拉克座駕旁,用對講機呼叫著。

「他們在說什麼?」

「在叫拖車。」蘇瑞爾回到。

韓義朝商鋪門口停了一溜的小車看看,「艹,還帶這麼玩的?」

幾個人走過去,其中一個額頭上撐著墨鏡的黑人,用看上去髒兮兮的大手拍拍車門,「誰同意你們停在這裡的?」

「不然呢?」韓義問到。

蘇瑞爾把他的話忠實的轉達了過去。

「嗨,這個中國猴子竟然想挑釁我們。」墨鏡男笑著對同伴說了句,然後走上來就想推搡韓義。

韓義不想跟這些小嘍啰計較,但是身後的防護型機器人,接到的命令就是一切以韓義安全為中心;

在韓義沒有下達停止攻擊之前,任何試圖對他動武的人,都將被他視為敵人。

所以……

「砰——」

墨鏡男手剛伸出來,人已經如出膛炮彈般飛了出去,然後重重的摔落在路邊一輛雪鐵龍MPV上。

強烈的撞擊震碎了好幾塊玻璃,而墨鏡男則從車頂上翻滾到前引擎蓋上,然後又滾落到地上。

直到這時韓義旁邊的「酷哥」才緩緩收回他穿著軍靴的右腿,而墨鏡男距離他們大約在12—13米之間。

這邊是商務區兼商業區,路上行人很多,如此恐怖的一幕被很多人看在了眼裡。

男人還好,只是用難以置信的眼神看著韓義他們三人;

而女人則用手死死捂住嘴巴,生怕叫出聲為自己帶來厄運。

「啪嗒——」

站在韓義身前的黑人,叼在嘴上的煙捲嚇得掉在了地上,結結巴巴道:「對……對不起……」

韓義展開手勾了勾,蘇瑞爾遞了一沓鈔票過來,韓義接過來后塞到面前男子的上衣口袋裡。

假如我輕若塵埃 然後拍拍他肩膀,坐上車揚長而去…… 市政執法所人員被打的事情,並沒有引起任何波瀾,實際上那個人是被毀滅者用巧勁踹飛出去的;看似雷霆一擊,其實沒什麼大礙。

如果真要下狠手,一個普通人哪經得起毀滅者的攻擊?怕不早就骨斷筋折、肚爛腸穿了。

接下來兩天,韓義就一直在等。

何瀟瀟預產期在8月中旬,最多還有半個月時間,他要在此之前趕回去。

君子不立危牆之下。

原本他是不打算以身犯險來非洲的,重組兩個機器人,又或者乾脆以他本人外貌倒模一個一模一樣的機器人出來;

這樣他就可以端坐在家裡遙控指揮,決勝於千里之外。

但是他心裡始終對蘇瑞爾存有戒備。

艾瑞爾、酆大、酆二、酆三,毀滅者一號二號,都是復刻她的記憶,可以說是她的傀儡;

假設,萬一哪天她要是「覺醒」了,掙脫製造商應用的束縛后,這個世界將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止她。

這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他寧願自己辛苦一點,也不能把所有事情全部交給她來辦,免得她進化太快。

至於為什麼不幹脆毀掉?因為捨不得。

一個會思考的機器人,其作用有多大,自不用多說。

…………

加喀吶市北一座漂亮的莊園里,社會黨議員塞西·齊默爾曼在大發雷霆,

「這個該死的中國猴子,他居然跟霍布森那條毒蛇糾纏在一起了。」

房間里,幾個老男人喝酒的喝酒,抽雪茄的抽雪茄,對於齊默爾曼的咆哮聽而不見,

甚至其中一個還笑眯眯說:「夥計,不用著急。這個人在中國賺了很多錢,他的錢多得可以裝下這個房子;

所以咱們應該慢慢等,等著他的實驗室成立,等著他的工廠開工,再等他的產品走出生產線;到時候咱們可以慢慢放血。」

一個三角眼老男人哈哈大笑,「你應該開心才對。想想吧,他要是知道自己花了上百萬美元找的關係,卻在給他拖後腿,是不是得氣瘋了?」

齊默爾曼微微佝僂著身體,端起桌上一杯紅色的酒液、一飲而盡;然後拿起架在煙灰缸上的雪茄走到明媚的窗口邊,吸了一口后徐徐噴吐了出去;

很快,那雙渾濁的眼睛變得尖刻了起來,「我還是覺得不放心。

這傢伙是個不穩定因素,跟中國政府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如果放任他在薩加拉塔做大,後果難以預料。」

「那你想怎麼辦?不要忘記,商盟現在有很多需要用到中國的地方,你如果得罪他,很可能引來連鎖反應。」

齊默爾曼想了想說:「批文今天應該就到他手裡了。

這樣,把消息通知給法國人,法國人肯定不會坐視不管,到時候他一定會知難而退。」

「好吧!你說怎麼樣就怎麼樣。」

…………

薩加拉塔「自由陣線聯盟」,是一個由激進的年輕人組成的半官方團體;

聯盟里的主要成員都是法國大兵在薩加拉塔留下的混血人種;

這些混血後裔以法國人自居,從骨子裡看不起純種黑人,用內部話說,他們討厭種族歧視以及黑鬼。

當然,亞洲猴子排在黑鬼後面。

當薩加拉塔商盟消息傳過來后,自由陣線內部的極為震驚;

一個亞洲人在薩加拉塔開這種特許經營工廠,居然沒來「拜碼頭」,什麼意思? 愛情攻略 看不起他們啊!

自封為「十三太保」的自由陣線聯盟十三位委員,經過討論后,決定按兵不動,等工廠開工建設后再給他一個下馬威,讓他知道知道該怎麼做人?

消息很快又從自由陣線聯盟內部泄露出去,薩加拉塔所有官方、非官方組織都知道了,一個中國人,要在薩加拉塔開特種裝備製造廠。

…………

七月二十九號,韓義拿到了批文以及工程建設地,位於加喀吶市西南部貧民窟的一大片荒地上。

荒地前面是著名的薩加拉塔河,後面是成片的丘陵,往西10公里是加喀吶港口,而東面則是大片的貧民窟。

承建方是中建旗下的海外建設集團,總投資3億人民幣;一切順利的話,工程項目預計在11月底完工。

之所以這麼快,是因為採用了模塊化建設。就像搭積木一樣,把梁,柱,樓板等預製好,再到現場進行拼裝。

像電梯井,陽台等等都能預製,快捷、方便、高速、高效,結構穩定。

另外,海建負責人的態度,那叫一個客氣,有問必答,絲毫沒有國企的傲慢勁。

韓義就奇了怪了,怎麼國內跟國外的待遇差距這麼大?

8月1號早上,韓義還在酒店休息,海建那邊打來電話,現場勘察人員遇到了麻煩,一大幫人當地人圍著工作人員,不讓他們施工。

韓義帶人趕到時,兩邊正在對峙當中,數十名穿著各式服飾的黑人壯漢圍著海建的人叫囂,還有手不停的推搡他們,

「這是我們的地盤,誰讓你們過來的。」

「對!我們的家園,沒有我們的同意,你們連一棵草都不允許破壞。」

「滾出這裡……」

「給他們點顏色瞧瞧……」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