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有沒有問問你媽的朋友?」

「我媽幾個朋友我都問了,都說沒看到。」

這下韓義也有點一頭霧水,站在台階上朝人潮漸漸散去的廣場上看去,眯著眼想了想,拿出手機撥打了出去。

過了大概十幾秒,電話里傳來一聲渾厚的男中音,「我是廖偉,請問你是哪位?」

「廖警官您好,我是韓義。」

上回這位刑警隊副大隊長送他回學校的時候便跟對方要了號碼,沒想到這麼快就派上用場了。

救人如救火,現在老闆娘還不知道什麼情況呢,韓義也沒時間客氣。

簡明扼要的把情況說了一遍,對面沉吟了一下說:「這樣,你們那邊先好好找找,比如她常去的地方,認識的朋友等等,我這邊幫你調一下監控看看。」

「好的好的,麻煩廖警官了。」

黃浩然跟谷海也過來了,韓義把情況說了一遍,讓他們到附近以車找人。

不同於淼淼,老闆娘思想成熟,人情練達,不可能無緣無故走失的,一定是出了什麼意外。

這邊找了一圈沒找到,韓義帶著夏子軒又去了他家,可是依然不見蹤影,只能焦急的等警察電話。

很快那位廖副隊長打來了電話,告訴他們老闆娘很可能遭遇了電話詐騙,讓他們立即趕到中心酒店去,他隨後就到。

一行人趕到新街口中心酒店,一輛沒掛警燈的起亞越野車也同時過來了。

廖偉這位刑警隊副大隊長,帶著一身凌厲的氣勢走了上來,「我們通過刑偵手段發現,這位夏女士很可能遭遇了電話詐騙,希望還能趕得上。」

韓義一聽當時就懵逼了。以老闆娘的智商怎麼可能被電話詐騙忽悠?

也來不及多考慮了,一行人急忙進了酒店,有警察在,酒店方面也很配合,帶著他們上了五樓的。

剛剛從電梯里出來,鋪著紅地毯的走到盡頭出現一個長發披肩的女人,頭上蒙著紗巾,臉上撐著碩大的蛤蟆鏡,一條紫色的圍巾把她半張臉都蓋住了,就露了個鼻孔在外面喘氣。

見到電梯里出來一行人,夏歆就跟做賊一樣、立馬轉身。

我的聖體前女友 跟在韓義後面的夏子軒叫了一聲「媽」,前面的身影立刻停住了,然後就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媽~」

前面的身影捂著臉慢慢轉過了身子,同時伸手把頭上的紗巾摘了下來,不是夏歆又是誰?

夏子軒撒腿跑了過去,衝到老闆娘身旁抱著她大哭不止。

「媽,你幹嘛不告而別啊…你嚇死我了你知道嘛…嗚嗚嗚……」

老闆娘摟著夏子軒的腦袋在那默默流眼淚,但就是不說話。

廖副隊長跟韓義,還有一塊來的兩名警員走了過去。也許是猜出廖偉的身份了,老闆娘的臉色刷的一下就白了,深深的看了眼韓義,然後紅著眼睛朝廖偉說:「他什麼也不知道,你們要問問我好了。」

韓義莫名其妙道:「夏姐你在說什麼啊,你怎麼了?」

老闆娘很霸氣,不容他繼續往下說,像護犢的母雞似得、把他和夏子軒都攔到了身後,然後挺著胸膛說:「那些手機都是我賣的,跟他無關,你們要抓抓我好了。」

這下韓義明白了,心裡大汗的同時、看著老闆娘那副視死如歸的表情,不知怎麼一下就被感動了,一時間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廖副隊長上來直接表明了身份,同時把夏歆可能遭到電話詐騙的可能說了出來。

「不可能的,對方號碼明明就是金陵公安局的。」

說著老闆娘拿出一部嶄新的華為,調出通話記錄說,「你們看,這難道不是你們公安局電話嗎?」

廖偉接過來一看便忍不住笑了,「夏女士,你回撥一下。」

老闆娘不明白,順著電話又打了回去,很快電話里響起了「您撥打的電話是空號」的提示音。

「這…這……」老闆娘獃獃的看著手機,很快臉上升起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很快捂著嘴驚呼到:「不好,我被騙了。」

站在後面的韓義真是又好氣又好笑,那麼精明的一個老闆娘,也有這麼傻乎乎的一面。

老闆娘快速跑回房間,窗檯前的辦公桌上一台筆記本還在運行著。不用人提醒,撲到電腦前開始操作了起來。

韓義走到她旁邊問道:「怎麼樣,要不要緊?」

老闆娘連續登陸了幾個網銀頁面,過了好一會才懊惱的說:「有7萬塊的普通轉賬已經撤銷不了了。」

看著老闆娘一臉後悔不已的樣子,韓義安慰道:「財去人安樂,只要人沒事就好。」

安慰了她幾句,後面廖副隊長讓跟隨的警員給老闆娘現場做了筆錄。

……

故事很老套,就是一個電話詐騙案例,「公安局長」、「檢察院長」、「法院院長」輪番上陣。

所不同的是,對方對老闆娘的一切了如指掌,她家在那裡,做什麼的,最近幹了哪些事情,全部說的一字不差。

而真正讓老闆娘上當的就是水貨手機,對方知道她在賣水貨手機,並且告訴她對方已經掌握了相當多的證據,已經足夠判她刑。

然後對方說現在給她一個坦白從寬的機會,只要把不當得利全部充公、並且繳納一定額度的罰款就可以不追究她的責任。

在這個期間,對方不停的拿她兒子跟韓義威脅她,一會說你兒子那麼小就沒了媽媽,一會說韓義那麼年輕、還是個大學生,卻要鋃鐺入獄等等。

在這樣的情況下,夏歆上當也是情有可原的。

不過她還是留了個心眼,除了第一筆轉賬使用的普通匯款,兩小時內到賬,還有28萬則是選擇的「次日到賬」,沒有造成更大的財產損失。

……

這些是老闆娘的經歷,不過當著廖偉這個刑警隊副隊長的面,已經清醒過來的她、肯定是掐頭去尾了,該說的說,不該說的一個字沒說。

等口供錄完后,警察把筆錄遞到夏歆面前說:「夏女士你看看,要是沒什麼問題的話,就在最下面簽個名字。」

等她簽過字后,廖副隊長站起來說:「那就先這樣,等回頭有消息了再通知你們。」

韓義伸手道:「麻煩廖副隊長親自跑一趟了。」

「沒事!」

「你們慢走!」

把幾人送到門口,臨走前這位廖副隊長意味深長的說:「騙子利用的無非就是人的弱點,想讓他們無機可乘,還是要本身行得正、坐得端才行。」

韓義尷尬的笑笑,已經恢復過來的老闆娘不好意思的說:「廖警官說得是,以後我一定注意。」

等警察走後,韓義幫著收拾了一下,然後一塊離開了酒店。

回到老闆娘家樓下已經快10點鐘了,小傢伙連驚帶嚇已經在後座上睡著了。

兩個人就坐在車裡沉默著。

好一會韓義才問道:「你覺得是熟人乾的嗎?」

老闆娘咬牙切齒道:「肯定是那幫二五鬼聯合外人做的。」

「你確定?」

「嗯!有些事只有做咱們這行的人才熟悉,那些王八蛋算準了我即使知道被騙,也只能啞巴吃黃連。」

韓義看了眼手機,說:「這樣,你先回去好好睡一覺,別的事咱們回頭再說。」

老闆娘應了聲。

韓義幫著把夏子軒送上了樓,電梯口,老闆娘溫柔的幫他整理了一下衣服,「路上小心點,到了給我打個電話。」

夏歆自然的動作語氣,讓韓義心裡一暖,點點頭撳下了電梯開關。

. 要問中國曾經最頂尖的大學是哪所,它既不是菁華,也不是燕大,而是「金陵大學」。

或許有人會疑問,金陵大學不就一所985,211嗎?還能有清北厲害?這你就錯了,金陵大學的牛逼遠超乎你的想象。

金陵大學在4-9年前曾叫做國立中-央大學,那個時候這所大學僅僅成立了二十幾年,便達到了亞洲第一水平,遠超日苯的東京帝國大學。一直延續到改名為國立金陵大學,都一直保持著自己的輝煌。

最巔峰時期全國三分之一的部聘教授全在這,畢業生也相當了得,十九位院士,以及四位兩彈一星元勛,四位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等等,而那個時候這所學校的實力排在了世界第九,亞洲第一的位置。

不過到52年的時候拆分了,金陵大學工學院拆出來東南大學;師範學院拆出來金師大;航空學院拆出來西北工業大學;氣象系拆出來金陵氣息學院;經濟系拆出來由復柦大學接收;政法繫到中海組建了華東政法大學等等19所院校。

就是這麼一所大學,拆出來大部分院系都能成立211大學,拆完還是985,211。

並且以現在的實力穩居蘇省第一,全國前五的綜合實力,是中國大學中的超一流大學,每年在各地的錄取分數基本也就僅次於清北而已。

這就是亞洲曾經最牛逼的大學,金陵大學。

……

走在這所百年名校里,靜靜的感受著歷史的遺迹,紅磚青瓦在陽光下流轉著歲月的光輝,作為金師大的學子,韓義也是與有榮焉。

在落滿楓葉的柏油路上走走停停,想象著它曾經的輝煌,慢慢朝著北面的物理大樓走去。

今天的金陵大學物理系照樣很牛逼,是國家一級重點學科,在2006年物理學一級學科評估中列全國第一,固體電子學與微電子學在國內名列前茅。

現有中國科學院院士9名,長江學者獎勵計劃特聘教授13名,國家傑出青年基金獲得者18名,博士生導師65名,教授74名,副教授39名。

今天韓義過來見的「鄭培生」鄭教授,他是國內微納光學與光子學方面的權威教授,另外在非線性光學、亞波長光子學等方面都有所建樹。

全息影像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間發現的,要想不被人摘桃子,還要獲得這些權威教授的認可和支持。當然了,他還有一些小心思。

此時古拙的物理大樓青石板台階下,一名穿著黑白相間羽絨服、帶著黑框眼鏡的瘦高個男生不停的看手機,就在他準備再次撥打手機的時候,身後傳來了招呼聲。

「請問你是張濤嗎?」

眼鏡男轉頭看去,見到韓義后,不確定的問:「我是!你就是韓…義韓先生?」

「對!」

身份確認后,眼鏡男熱情的說:「老師臨時有點事出去了,要不我先帶你上去?」

「可以嗎?」

「做一下登記就行了。」說著這位叫張濤的眼鏡男、帶著韓義進了物理實驗大樓。

……

跟著張濤一直來到六樓的光電實驗室,偌大的實驗室里冷冷清清,只有兩名穿著衛生服、戴著口罩,看不清性別的人在裡面擦拭實驗器具。

張濤把韓義領到了辦公室,還幫他接了杯水遞到他手中,然後看了眼牆上的掛鐘,說:「還請你稍等一下,老師應該很快就來了。」

「不急不急。」

張濤笑問道:「我聽易博說,韓先生是做運動俱樂部的,怎麼想起來見我們鄭教授了?」

張濤口中的「易博」就是曾經到俱樂部面試的人之一,同時也是張濤的老鄉。

韓義笑道:「前段時間在購買運動器材的時候碰到了一點光學方面的困惑,然後我就查閱了一點資料,誰成想一下子就被微納光子學所吸引了。」

對於韓義的話,張濤只是笑著點點頭,不予置評。

一個做運動生意的人跟微納光子學明顯八竿子打不著,還查閱了一點資料就被微納光子學吸引,騙鬼呢。

張濤把話題轉到了韓義的生意上,感興趣的問道:「我記得大江籃球俱樂部地方蠻大的,一年租金不少吧?」

「呵呵,不算多。」

「就算再少,一年幾百萬總是要的。哎,韓先生年紀輕輕就開了俱樂部,我們畢業后還不知道到哪找工作呢!」張濤似真似假的說到。

韓義還是一副笑眯眯的表情,「怎麼會呢!現在光學工程師很好找工作的,起薪點就在10000以上,有個幾年工作經驗了,隨隨便便月薪都要到兩三萬。」

張濤謙虛說:「工程師證哪是那麼好考的,而且現在用人單位都需要工作經驗,很煩的。」

兩個人就這麼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韓義很巧妙的轉移著話題,一直等那位鄭教授來了,張濤除了知道韓義是做運動俱樂部的外,別的什麼都不知道。

張濤幫著介紹了一下,然後便出去了。

……

鄭培生教授今年67歲,祖籍就是金陵人,2012年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現任金陵大學光學物理研究所主任,博士生導師,曾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1項、二等獎1項、三等獎2項,部委級科技獎5項,專利4項。

這樣的大拿級人物,不是誰想見就能見到的,要不是張濤這位門生的引薦,韓義真要費點功夫了。

從外貌上看,鄭院士就是個其貌不揚的小老頭,一米七左右的個子、瘦瘦的,一頭灰白相間的頭髮順服的貼在腦門上,走路的時候背微微有點弓,臉上也帶著他這個年紀老人應有的慈祥笑容。

沒有一般人面對科學院院士時的拘謹,韓義大大方方的上前做了一番自我介紹。

「鄭教授您好,我叫韓義,金師大電氣與自動化工程學院大四生,冒昧過來打擾,還望您不要見怪。」

剛剛坐下的鄭教授驚奇道:「噢,這麼說你是小蔡的學生嘍?」

「對,蔡教授今年帶我們。」

鄭教授一臉好笑的表情,「那你這個時間不去上課,跑過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韓義不知道張濤是怎麼介紹自己的,所幸把剛剛那套說詞又搬了出去。

「我對微納光子學非常感興趣,最近剛剛組建了一間實驗室,就其光的產生、傳輸、調控、探測和感測等方面的應用進行研究。」

這下這位鄭教授真得被驚到了,「什麼?你組建了實驗室?有具體的研究方向嗎?」

「是得!我的研究方向是虛擬圖像在現實世界的增強運用。」

「像美國MagicLeap公司那樣?」鄭教授一針見血的問到。

見意圖被戳穿,韓義也沒狡辯,點頭道:「是的!」

「那你今天過來見我的目的又是什麼?」

看著這位老教授一雙充滿睿智的雙目,韓義到嘴邊的胡扯又咽了回去,考慮了一下說:「您是國內光學感測方面的權威教授,可能以後我的實驗室會碰到一些難題,到時候難免有麻煩您的地方,所以就想提前過來認識一下。」

雖然了解過這位鄭教授的為人,但人心是最複雜的,所以有的話韓義還是沒有提前說出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