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月兒,你在哪裡……」

彌塵喃喃自語,眼神空洞掃過周圍那熟悉無比的景sè,然後,並沒有見到那一道藍衣倩影。

便在此時,他的瞳孔猛地一緊,欣喜,懼怕,愧疚全部呈現在臉上。

她,還在!

是的,還在!那一道倩影,依舊一身潔凈的天藍,冰雪肌膚,烏髮如雲。那雙含情的眼眸,似是兩潭空靈的幽泉,波光動人,沁人心扉。

她手若葇夷,冰白如玉,行走間,弱柳扶風自飄然,動人時,傾城一笑顧盼兮。

無人可解那動人的身姿,是何等的明艷不可方物!

她走了過來,看著彌塵,這個陌生闖入的少年。她的神sè,突然冷了下來,徹底的冰寒!

彌塵心中「咯噔」一沉……

「月兒——」終於,彌塵情不自禁叫喚了一聲。

少女不動,冷漠看著他,沒有以往那含笑的柔情,整個人看起來冷清冰寒,令人不敢輕易接近。

害怕她的冷漠,凍結人的血脈!

「你還回來做什麼?」少女冷冷開口,彷彿在看一個陌生人。

「月兒,我——」

「住口!現在的你,已經不配再叫我的名字!我是彌族的少族長,而你,只是一個卑賤的螻蟻,你和你的父親,都是彌族的罪人,叛徒!」彌月冷笑,在她的臉上,面無表情。

「為什麼?你會變成這個樣子?」彌塵胸口堵的厲害,幾乎不能喘氣,苦笑問道。

被少女的冷漠打斷,他的心彷彿都要碎了般!

不會的,月兒不是這樣的人!

她不會這樣對他的!

永遠不會!

我不相信!不相信!

彌月輕蔑一笑,手上暗勁湧出。就在彌塵愣神之際,他突然感到他的胸膛裂開,一隻冰冷刺入他的身體。

那道他思念無量的少女,黑髮舞落,玉臉已在他的眼前,眼神依舊冰冷的可怕!

「咳!」彌塵一口血噴出,不敢相信低下頭,看到那一隻冰涼玉手直直刺入他的胸口,破開一個血洞,血如泉涌。

「這就是我給你的答案!你這樣的廢物,死不足惜!」彌月冷笑道。

對於彌月充滿譏諷的蔑視,彌塵似是未覺,他突然輕笑出聲,有些苦澀,有些痛苦,但更多的卻是堅定!

「你笑什麼?」彌月厭惡看了他一眼。

彌塵搖了搖頭,沒有答話,而是抬起頭,臉上沒有絲毫怨恨,有的只是愧疚以及柔情!

彌塵忍著痛,笑道:「月兒啊!如果你想要我死的話,何必親自動手?只要你一句話,縱然殺了自己,我也心甘情願!我欠你太多,多的到幾輩子都還不清!殺我,只要你能開心,怎樣都好!」

彌月臉上一怔,似乎也被彌塵的著驚人言論給鎮住了殺了自己,也心甘情願?

只要是她說的,怎樣都好?

這個人,真是好奇怪!

彌塵摸到了她的臉,還是和以前一樣的柔嫩。想要再次觸摸到她的臉,他已經想了無數個不眠之夜!

他只手抱住了少女,那嬌嫩的身體,給了彌塵太多的希望!那醉人的芬香,給了他太多的奢望!

彌塵在她耳邊輕聲道:「對不起,月兒,讓你受了這麼多的苦!最終沒能保護你的人是我,這一切,都是我的錯!你說的對,這世上絕沒有任何一人,可以阻擋我們在一起!讓那些虛無的道德倫常,全部見鬼去!等著我,月兒,縱是以後化身惡鬼,我也要護你生生世世!不讓你受到一絲傷害!」

「青天在上,幽冥在下,若違此誓,我之後代,男子代代為奴,女子世世為娼!我亦受九幽烈火,五雷俱焚,神魂不去,永墮閻羅,煎熬若盡,永生不入輪迴!」

「我要月兒你,做我的……妻子!」 當彌塵眼睛再次睜開之時,發現自己仍處於一片黑暗之中,只不過這次可以模糊見到,在前方立著一塊石門,黑sè濃重。

正當彌塵納悶之際,從石門中,突然傳來一陣女子的輕柔聲音:

「小傢伙,你進來!」

彌塵一怔,聽出說話之人正是雪千尋,當即放下心頭疑惑,快步上前,用力推開那道古樸厚重的石門。

隨著石門打開,彌塵終於看清了房間內的一切,臉上不禁一紅。

只見房中布置典雅空幽,清新淡香,固然裡面物品乍看並不華麗多彩,樸實無華,但若細細看起,卻能令人心中產生一種莫名的柔和感。

便知此間主人定是一位慧質蘭心的女子!

這裡,竟然是女子的閨房!

從小到大,除了妹妹彌月的房間之外,彌塵還真未見識過其他女子的香閨,如今陡然見到,卻是無奈苦笑一聲,頗有些尷尬的不知所措。

雪千尋依舊是一身黑袍,身材曼妙玲瓏,只露出一雙明眸在外,在顯得有些昏暗的房間內,熠熠生輝。

彌塵略顯拘束的進來,對著雪千尋恭敬一禮,恭聲道:「前輩。」

雪千尋目光轉動,一眼望來,淡淡笑道:「不錯,你的心xìng堅忍,能在半個時辰內從幻境中掙脫出來,倒是有點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彌塵一愣,驚異問道:「半個時辰?」

說實在的,彌塵感覺很詫異,他在那個幻境中明明呆了數rì之久,怎麼會只有半個時辰?難道幻境與外界時間,並不相同?

雪千尋看出彌塵的疑惑之處,也不隱瞞,道:「你猜想的不錯,幻境與外界時間流淌相差較大,外界半個時辰,在那裡相當於三五rì。你有這樣的感覺也是人之常理。那裡,則是我暗神一脈傳承磨練心境之地,實力越強,受到的幻境影響也就越可怕!你所經歷的幻境,只是最低等的,現在你仔細回想的話,應該能發現那些幻境,存在很多漏洞。」

彌塵一愕,暗自思忖一番,發現還真是如此,就如他先前見到的少女幻影,渾身上下並無活人氣息,讓人覺得疑點甚大。也無怪乎自己只是稍微留心,就可以掙脫。

這個捕快不太冷 再比如他和彌月相見的那個場景,他記得茅屋前的窗板上,懸挂著一串串風鈴。但在幻境中卻沒有將其體現出來,當時身處幻境,也沒有留意這些細節,現在認真回想,這些幻境當真有不少漏洞。

雪千尋又道:「雖說是低等幻境,但你能夠在半個時辰內走出來,也算是你的本事了。畢竟,在那黑暗中的數天,可都是真實的體驗。好了,廢話我也不多說,你只要明白,能走出那個幻境,也就勉強達到拜入我暗神一脈的資格。」

彌塵一聽,嘴角微微抽搐,達到拜入暗神一脈的資格?還是勉強?怎麼聽都覺得自己好像一無是處似的?

太打擊人了?

想到那個可怕的幻境,尤其是遇到彌月那一幕,雖然彌塵知道那是幻影,並不存在。但那卻是彌塵心中最柔弱的地方,如果不是從彌族至今歷經這麼多磨難,只怕彌塵也不認為自己能不沉迷在那種痛苦之中。

彌塵不知道沉迷之後的後果,但想來不會有什麼好結局。

如今他費盡千機從幻境中出來,結果只換來雪千尋一句輕飄飄的話語:嗯,你勉強合格了。

彌塵窘迫。

「前輩……」

一聲未果,雪千尋已是不悅皺起眉頭,言道:「不要叫我前輩了,好像我有多老似的。」

「呃?」彌塵一愕,隨即心裡暗自誹謗:都是一百多歲的人了,按照正常人標準,不是前輩高人是什麼?

當然,這種話彌塵也就敢在心裡想想,卻不敢說出來,他怕被雪千尋揍。

「那該叫什麼?」彌塵小心翼翼道。

雪千尋淡淡吐出一口氣,從木椅上站起,勾勒出一道完美的曲線,笑道:「既然你在規定時間內通過幻境測試,便有入我暗神一脈的資格。也罷,從現在開始,我便收你為徒,你入我暗神一脈,我傳你無上禁法。」

彌塵不以為然,問道:「可還有什麼條件?」

雪千尋微微一笑,眼中閃過一道戲謔波動,道:「自然有。暗神一脈單脈相傳,每一代暗神都是天資絕頂之輩。你若想拜入,rì后名頭總不能弱了他們。因此,你要在三十歲之前,獻上十具天神強者的屍體,也即是說,三十歲之前,你至少要成為可以斬殺天神的存在!否則,你將會受到暗神一脈無窮無盡的追殺!直到你身死魂消!」

彌塵臉皮一抖,臉上露出苦笑。

有沒有搞錯?三十歲之前,要擁有斬殺天神的能力?還要獻上十具天神強者屍身?如果不過關,更是要受到暗神一脈無止盡追殺?

彌塵快感到他的心臟要顫抖的蹦噠出來!光是三十歲之前達到斬殺天神的地步,就已讓彌塵兩腿發軟,腦中頓時陷入一片空白。

眾所周知,以正常人標準,窮其一生,也只能達到靈帝、靈尊之流,幾百上千年後,只能坐化等死。而這些人,晉陞到靈帝境界,也需要幾百年時間。一個靈帝強者壽元多少,不過區區幾百年,等達到靈帝境界時,壽元無幾。至於之上的靈聖乃至靈神,簡直痴人說夢。

若以絕頂天才計算,靈神或許可以達到,天神則要有逆天機緣才能成為。但那要耗費的時間,也需要幾百年時間。

而雪千尋讓他三十歲之前到達天神,這簡直不可能!

如果天神是那麼好成為的,這大陸早就亂套了。

天神,不是靈神!

資質心境一樣都不能缺!

能具備這種資質與心境之人,靈獄大陸少之又少。

更別說還要斬殺天神,當殺豬呢?

見到彌塵臉sè蒼白,雪千尋置若未聞,戲謔道:「怎麼,怕了?」

彌塵無奈點頭,又是搖頭,苦聲道:「怕倒是不怕,而是覺得這根本是不可能之事!三十歲之前,斬殺天神,想想都覺得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雪千尋嗤笑一聲,道:「有什麼不可能的?我暗神一脈源遠流長,每代暗神都是可縱橫大陸的蓋世天驕!在你這個年紀,我已經可以斬殺靈神,甚至可以與天神相抗!」

彌塵撇了撇嘴,頗為不以為然,天生靈帝,以為誰都可以這樣變態嗎?

雪千尋又道:「暗神一脈創建以來,曾有數千餘人想要拜入暗神一脈。但這幾千人中,你知道有幾個人成功了嗎?」

「不知。」彌塵下意識搖頭。

雪千尋正sè道:「八人!幾千人之中,僅僅八人能冠以暗神的稱號!那幾千人,資質最低的,也是能成為靈神的存在,放在北域,就是一尊霸主!甚至這些人當中,不乏有可以超越天神的存在,但有資格成為暗神的,只有寥寥八人而已!其餘之人,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死!因為他們統統沒有在三十歲之前,斬殺掉十位天神強者,這便是失敗者的結局!」

「那些人……都死了?那如果我也沒有在規定時間內,完成這個任務,是不是也會變成他們那樣?」彌塵臉sè露出驚容,深深吸了一口涼氣,問道。

雪千尋嘴角一勾,笑道:「當然!暗神一脈不需要弱者!失敗者,只有死路一條!弱肉強食,弱者的存在,就是為了塑造強者!你若想成為rì后靈獄大陸一代至尊,走的路自然要比常人艱難無數倍,付出的汗水與努力,也必定是比常人辛酸百倍,千倍!這句話,從一開始,我也與你說過了。從你踏入這個房間的那一刻起,你的命運就已經註定了,要麼自己變成一堆白骨,神魂隕滅,要麼斬殺無數血海,用無數人白骨,將你推至巔峰!」

彌塵咬著牙,眼光變幻不定,終於,似是下了什麼重大決定,拳頭緊握,說道:「好!這個挑戰,我接下了!我會用自己的力量,去證明這一切!不就是在三十歲之前斬殺天神嘛,這種程度,我還能應付得來!」

彌塵勉強從臉上擠出一絲自信的笑容,彷彿那十個天神在他眼裡,就是十頭豬一樣,想殺就殺!

雪千尋微微一笑,突兀想起什麼,古怪笑道:「對了,剛才忘了說了,鑒於你是天脈者,要把時間縮短三年!也就是說,你要在二十七歲之前,完成斬殺十位天神的艱巨任務。你餘下的時間,屈指算來,也只剩下十年時間了。」

彌塵一聽,原本有些難看的臉sè,一下子變成了醬紫sè,從臉上使勁擠出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出來。

「你是說,這些任務,我要在十年之內完成?」

雪千尋肯定的點了點頭,彈了彈玉白手指,在彌塵面前比劃兩下,說道:「不錯。不過,你也不用太擔心,若你無法在十年之內完成的話,我可以答應你,給你一個痛快。就像這樣子……」

說著,雪千尋的玉指在彌塵脖子上輕輕劃過,那殘留下的女子幽香,非但引不起彌塵絲毫的沉迷,反而是一陣透心的冰涼涌遍全身,凍結住了他的全部經脈……

雪千尋重新坐回,慢悠悠道:「好,從今rì起,你我便以師徒相稱。我之身份,想來你也清楚,我就不再多說了。現在,我準備將天脈的隱秘告訴與你,希望你謹記。天脈是我暗神一脈的創始者,你身具天脈,十年之內,你絕對擁有可以斬殺天神的實力!這一點,你也不用去懷疑它的真實xìng。」

「是,前……呃,師尊!」彌塵臉上略微尷尬,隨即微微鄭重,認真聽著。 雪千尋突然沉默不語,彌塵則恭敬站在一旁,房間內,陡然安靜下來。

雪千尋幽幽吐出一口濁氣,敲打一陣,才緩緩敘說起來:「天脈體質。按照暗神一脈的記載,是一種極其可怕的存在。因為具有天脈之人,可以吞噬世間萬物生靈,不論有形或是無形之物,天脈之人都能化為己用。甚至,這種吞噬的力量,絕對沒有任何的限制!」

彌塵聽后一愣,皺著眉道:「不存在任何限制,這會不會有點誇大其詞?」

天地有衡,無形或有形之物,都必定存在自身的極限,但是,天脈體質不存在任何限制,那這也太可怕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