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是!」重霄盟主應聲的同時已經轉身向後方的大軍掠去。

「逍遙,你隨本座一起,將這不懂規矩的小鳥給剁了!」在重霄盟主轉身離開時,通天盟主也提著棍子向衝過來的梟鷲迎了上去,同時給逍遙盟主下令道。

「不愧是鷲帝的兒子,做事還真是狠毒!」逍遙盟主心中苦笑道。

聽到通天盟主的話后,逍遙盟主手持早已經握在手中的利劍,緊隨通天盟主沖了上去。

通天盟主的反應雖然快,但正如梟鷲說的那般,有些晚了!

因為通天盟主動手時,梟鷲已經開始攻擊了!

梟鷲的目的很簡單,但卻很狠毒,也很無恥!

為了避免戰鬥餘波波及下邊的人,道聖級強者都會把現場拉到虛空深處,道聖級強者的大道之力太過強大,如果被波及到,就算是半聖圓滿強者都有可能當場隕落,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

但是梟鷲在看到通天、逍遙、重霄三位盟主要聯手對付它時,它就知道必死無疑,沒有任何機會,所以它生出了不將戰場拉到虛空深處的想法。

就放在此處!

在梟鷲看來,在一百多年前,它父親鷲帝,一位真正的天位聖帝都死在了周雲峰手中,一百多年後的今天,就算鯊帝依靠大世界的本源之力也絕對不是周雲峰的對手!

況且還有通天盟主三人在一旁虎視眈眈!

而對付它梟鷲,有逍遙、重霄二人就可以將它攔下,所以通天盟主這位地位聖帝是可以兩邊支援的。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梟鳩知道它這次死定了,而且還會死的非常快,在通天盟主三位的圍攻下,它可能連三個回合都撐不過去就會被斬殺。

而它死了之後,鯊帝也必然活不了,兩位道聖級強者一死,屼鴆大世界將面臨什麼,梟鳩比誰都清楚。

只不過以前它們是慘劇的締造者,而這次卻是承受者!

既然如此,梟鳩拋開了一切,選擇了破罐子破摔,既然它和屼鴆大世界已經註定完了,那它也就不再理會什麼狗屁規矩了,它就是要利用道聖級強者交戰的餘波屠殺摩弋大世界的大軍。

至於站在它身後的荒獸大軍,它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再說沒有了它和鯊帝,這些荒獸同樣會被摩弋大世界的大軍斬殺,所不同的只是死在誰手上而已。

此時的梟鳩可以說已經徹底瘋狂了,鳩帝的戰死,屼鴆大世界的末日,已經將這位曾經高高在上、威風八面的帝子給逼到瘋狂的絕境。

這不得不說是一種悲哀!

面對梟鳩的攻擊,通天盟主雖然自信能擊潰,但是他並沒有選著硬碰硬,而是採取了防守,手中萬獸通天棍在生前飛速旋轉,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元力牆。

「轟!」

饒是如此,碰撞的餘波還是非常大,向四面八方輾軋而去。

「天地劍網——御!」

緊隨通天盟主之後的逍遙盟主神色肅然,手中利劍一盪,一道劍網形成,迎向了輾軋而來的餘波。

然而,雖然有逍遙盟主的攔截、抵擋,但畢竟是一位半步地位聖帝和老牌地位聖帝的碰撞,餘波之急、之猛,範圍之大,並不是逍遙盟主能完全擋住的。

「退!退!快退!」

在逍遙老祖揮劍抵擋時,重霄老祖已經在不停的催促大軍向後退,同時露出本體,體內力量瘋狂湧出,形成一道巨大的能量壁,將後退的大軍保護在身後。

「轟!」

雖然重霄老祖及時將後退的大軍護住,但是時間太過倉促,所以能量壁並不是太牢固,在餘波的衝擊下,最終被擊破。

只不過此時的餘波,經過兩次抵擋、削弱,此時力量已經百不存一,但就算是如此,也讓退在後邊的人狼狽不已。

要知道,此時退在最後的人就是進軍是走在大軍最前端的人,是以戰天老祖、石炎、修羅老祖為首的一批偽聖以上的強者。

由此可見,道聖級強者交戰餘波之強,從這也不難想到為什麼會有道聖級強者交手要進入虛空深處的規矩了!!! 第一百一十八章大意了!

「噗!」周戰天臉色一陣漲紅,頓時一口鮮血噴出。

以周戰天的修為,如果他站在不朽期的行禮中,有前方的一眾不滅期、偽聖、半聖強者抵擋,他斷然不會受到什麼波及。

但是奈何他的修為雖然不高,但是地位卻非常高,再加上有周雲峰這位通天盟主的第四盟主,摩弋大世界第一強者的孫子,讓它此時的地位得以與戰天老祖三位半聖圓滿強者並列。

因為周雲峰已經是道聖級強者,並且還是通天盟的第四盟主,同時還是摩弋大世界第一強者,自然會總管此次大戰,但以他的地位並不會負責具體指揮,所以他總指揮的位置自然就讓了出來。

幾次大戰的精彩指揮,也讓周戰天的指揮能力得到了認可和肯定,周雲峰不再任總指揮,周戰天這位副總指揮自然就將前邊的『副』字去掉,成為了摩弋大世界對外的第二任總指揮。

雖然周戰天此時的權柄沒有周雲峰當時高,但是他的地位卻不容質疑。

除了周雲峰這個第一強者的孫子外,三位半聖圓滿強者中,戰天老祖對他是絕對支持,畢竟周戰天是出至它戰天宗,而石炎也一直和周雲峰一樣,叫他爺爺,支持那就更不用說了。

也就是說,四位道聖級強者中的第一強者是他的孫子,三位半聖圓滿強者中,最強的戰天老祖全力支持,第二的石炎又是他孫子,這樣的強大後盾,再加上總指揮的職位,周戰天的地位就是想不高都難。

也正是因為如此,才讓周戰天以不朽期的修為與三位半聖圓滿強者並列而站。

這本來是非常榮耀的事情,但是現在卻成了悲劇,那些已經不強的餘波,戰天老祖三人擋下,也就是狼狽些,但是他卻是毀滅之災。

好在他正好站在戰天老祖和石炎中間,在關鍵時刻,兩位都第一時間出手將其護住,其實他最後承受的力量並不多,但是這個不多只是對於石炎等人這樣的半聖圓滿強者而言。

而落在周戰天這位不朽期修為的武者身上,那也是讓他瞬間重傷!

「疾雷!」

「爺爺!」

見周戰天重傷吐血,戰天老祖和石炎都頓時臉色大變,同時一隻手搭在周戰天肩上,元力不斷湧出,都露出了焦急的神色。

「你們快帶領大軍往後退,他交給本座!」重霄老祖變成人形,身形一閃,出現在周戰天身旁,瞬間將周戰天和石炎震開,接過周戰天沉聲道。

「是!」見有重霄盟主出手為周戰天療傷,周戰天和石炎都神色一喜,恭聲道。

言罷,兩人就轉身帶著大軍向通道深處退去。

「還好不算太嚴重,否則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向老四交代!」仔細檢查周戰天的傷勢后,重霄盟主頓時鬆了一口氣,有些后怕的說道。

說實話,周戰天的傷勢還真不輕,否則也不會讓戰天老祖和石炎兩位半聖圓滿強者露出焦急之色,只不過對於重霄盟主這位天位聖王來講,這樣的傷勢還是能解決的。

重霄老祖急忙取出一枚丹藥給周戰天服下,隨即出手幫助其煉化,並且大道之力湧入,助其恢復。

在為周戰天療傷時,重霄老祖也帶著周戰天跟隨大軍,向通道內退去。

「傳令大軍停下!」感覺距離差不多了,重霄老祖就對戰天老祖三位下令道。

「是!」

「他已經無大礙,你們保護好他!」隨即重霄老祖將周戰天交給戰天老祖和石炎,沉聲道。

…….

摩弋大世界大軍一方,因為有逍遙、重霄兩位道聖強者聯手抵擋,才讓大軍除了周戰天外,無一人受傷,至於周戰天也是一個意外。

但是荒獸一方就沒有那麼好運氣了,雖然因為梟鳩率先衝出,距離荒獸大軍一方大軍要遠些,但是因為沒有道聖級強者為它們阻擋,所以它們只能硬承受了兩位道聖級強者交戰的餘波。

就僅僅這一個餘波,就直接讓荒獸一方大軍傷亡了四分之一,而這四分一還是位於最前端最精銳的一批強者。

其中偽聖以上的荒獸強者就只活下了一位,那就是鯊帝麾下曾經的第一強者鯤鯨荒獸皇。

只不過鯤鯨荒獸皇雖然還活著,但是也只剩下了小半條命,不要說還有多少戰力,是否還能活下去都是一個問題。

也就是說,僅這一次餘波,就讓荒獸一方大軍死傷慘重、精銳盡喪。

只不過這些,對於此時的梟鳩而言,已經不重要了。

……

「情況怎麼樣?」

「傷亡如何?」

見重霄盟主返回,通天盟主和逍遙盟主的聲音幾乎同時在重霄盟主腦海中響起。

「還好,除了疾雷外,其他人都沒有事!」重霄盟主回答道。

「什麼?疾雷受傷了?」通天盟主。

「疾雷的情況怎麼樣?」逍遙盟主。

聽到周戰天受傷了,兩位盟主頓時急了,那可是周雲峰的爺爺啊,急忙詢問情況。

要是周戰天在他們三位的眼皮底下了出事,那樂子可就真的大了!

「還好戰天和石炎反應快,第一時間將疾雷護住,雖然傷的不輕,但是好在已經無大礙了!」重霄盟主回答道。

聽到周戰天已無大礙,通天盟主兩人頓時鬆了一口氣,懸吊起來的心也得以落地。

心中雖然鬆了一口氣,但是臉上很快湧出了憤怒之色,看向梟鳩的眼神中充滿了殺意。

一個剛剛突破的地位聖王,居然將他們給耍了,而且要不是戰天老祖和石炎反應快,他們一起任命的總指揮就出師未捷身先死了!

先不說如果周戰天死了無法於周雲峰交代,就單單周戰天總指揮的職位,如果成了大軍第一個隕落之人,對大軍的影響絕對難以估量。

此刻,三位盟主瞬間感覺被打臉了,而且還是一記非常響亮的耳光。

「大意了!」

三位盟主腦海中同時浮現出三個字——大意了!

正是因為他們感覺,以摩弋大世界此時的實力,絕對可以碾壓屼鴆大世界,所以才讓他們生出了輕慢之心,認為一起都在他們的掌握之中。

讓他們忘記了狗急了都會跳牆,兔子急了都會咬人,更何況是被逼到絕境的荒獸,而且這隻荒獸還擁有道聖的實力。

既然已經到了絕境還想著人家會守規矩,這難道不是天大的笑話嗎?

「哈哈!看你們憤怒的表情,應該死傷不小吧!」梟鳩得意的大笑道。

雖然梟鳩一手導演了這一出,但是對於收穫如何,它還真不清楚,它一擊之後就被通天盟主和逍遙盟主纏住,雖然因為盡量減小戰鬥餘波,兩位盟主出手都極為克制,但是也絕對沒有給梟鳩任何喘息之機,所以它根本沒有機會去看它的收穫。

「想不到常年打鷹,今天卻讓一隻小家雀給打眼了!」通天盟主冷笑道。

此時通天盟主好像明白了一百多年前鳩帝被周雲峰威脅時的心情,說實話,還真他娘的不好受。

「小家雀?哈哈!」梟鳩並沒有因為被通天盟主說成小家雀而憤怒,反而暢快的大笑起來,笑聲中滿是得逞后的得意。

「玩也玩了,耍也耍了,現在你可以去死了!」此時大軍已經撤到安全的距離,通天盟主也再沒有了顧忌。

「該死的東西,居然差點讓本座栽了個大跟頭,今天就算是你爹復生都救不了你,更不要說區區本源之力!」逍遙老祖也是恨的牙痒痒,提劍殺了過去。

相比於前兩位,重霄老祖絕對屬於悶頭幹事的人,什麼話都沒說,直接就沖了過去。

兩位天位聖王、一位老牌地位聖帝同時出手,結果可想而知,梟鳩根本不是對手,第一個回合雖然擋住了通天盟主的攻擊,卻被逍遙、重霄二位盟主重創,第二個回合就直接死在了通天盟主的棍下。

「傳令給戰天,讓他帶領大軍過來,接下來是該他們表演的時候了!」殺掉梟鳩之後,通天盟主轉頭對重霄盟主說道。

「確實該他們表演了!」重霄盟主頷首道,隨即就向戰天老祖傳音。

很快,戰天老祖等三位半聖圓滿強者就帶著大軍趕了過來,走在前邊的是已經恢復了不少的周戰天。

「疾雷,傷勢恢復的怎麼了?」通天盟主看向周戰天,關心的問道。

「多謝通天盟主關心,疾雷已經基本恢復,不會影響戰鬥!」周戰天躬身道。

「沒事了就好!」通天盟主三人都頷首道。

「因為梟鳩那個瘋狗的原因,荒獸一方的精銳力量已經被它搞死的差不多,相信對你們已經沒有什麼抵抗力了,但是你們也絕對不能大意,梟鳩的事情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被逼到了絕境,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通天盟主的目光在戰天老祖等人身上掃過,神色肅然的叮囑道。

「是!」

「去吧!」通天盟主滿意的點了點頭,道。

「殺!」

「踏平屼鴆大世界!」

「殺盡荒獸一族!」

……

接到攻殺的命令之後,早已經憋屈太久的大軍,瞬間就像變成了一群衝出牢籠的凶獸,帶著無邊的殺意,直插屼鴆大世界而去。

對於那些為了躲避交戰餘波逃竄的荒獸,則是毫不留情,盡皆斬殺,一個不留…… 第一百一十九章鯊帝殞

「鯊帝,看來這就是你極限力量,雖然還不錯,但也僅此而已!」周雲峰手執噬天槍,冷笑道。

「哼!雖然本帝殺不了你,但是你想殺本帝也沒有那麼容易!」鯊帝神色陰沉,冷哼道。

「是嗎?」

「看來你確實不知道鳩帝是怎麼被本座斬殺的,今日本座就送你去見鳩、龍二帝,也好讓你們屼鴆大世界三帝相聚!」

言罷,周雲峰收起噬天槍,下一瞬間一桿黑色戰旗出現在手中,元力收回體內,渾厚的混沌之力破體而出。

「呼啦啦……!」

在混沌之力的作用下,混沌戰旗無風自動,發出呼啦啦的聲音。

一桿毫不起眼的戰旗,鯊帝卻感受了莫名的危機,像是正被一頭絕世凶獸注視著一般。

「你居然除了元力外還兼修了另外一個體系的功法,而且還達到地位聖帝,這怎麼可能?」鯊帝眼中充滿了震驚和難以置信。

「你到底是如何辦到的?」

至從周雲峰在交戰中冒頭后,也就進入了龍帝的視野,自然免不了會對周雲峰進行一番調查,所以對於周雲峰的年齡並不大是非常清楚的。

以這樣的年齡能達到道聖之境,這已經十分非常恐怖了,而且還在突破之後短短的十年內再次連翻突破,達到了地位聖帝。

如此修鍊速度,不要說見過,聽都沒有聽過!

但是鯊帝現在才發現,它們之前所了解到的只是周雲峰的一部分,再看看那桿戰旗,它絕望的發現它們之前了解到的情況,連一半都不到。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