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是……啊,劉子易不就是個很好的例子,上大學的時候那麼不起眼的一個人,沒有加入學生會,沒有參加什麼活動,也不怎麼和女孩子接觸,沒想到卻是咱們班最先有孩子的,真是世事難料啊。」時漾看著不遠處被圍住的劉子易摟著抱著孩子的妻子感嘆道。

安起陽閉了閉眼,溫和道:「是啊,看著那樣意氣風發的劉子易真的很替他高興呢,時漾,想我們大學的時候,追求你的人……那叫個多啊。」

時漾搖搖頭,「那時候大家都太年輕了,再說了我真的不知道那時候我受歡迎啊,除了上論壇那次。」

……時間分割線……

才18歲的時漾,小小的肩頭背著包,手上一手一個行李箱,一個人來到自己所在的大學報名,看著學校里都是父母帶著孩子來報名的身影,時漾內心很平靜,父母親都是非常忙的,而報名當天更是一個飛美國做演講,一個被自己現在的大學請來做演講,所以啊,時漾其實能在學校見到自己媽媽的,可是媽媽不方便帶她報名,這也是時漾同意的,她不想自己才開學就被冠上某某知名醫生女兒的稱號,她只是她。

時漾一個人辦手續,一個人買生活用品,一個人收拾自己的行李,然後就遇到岳越……

雖然時漾已經做好了良好的心裡建設,在開學典禮上看到媽媽站在高台上的那一刻,還是紅了眼眶,旁邊的岳越默默遞上紙巾,看時漾情緒好了一點才低低的問時漾:「華醫生的演講這麼感人嗎?怎麼哭了?」

時漾「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那時會場還算安靜,時漾的笑聲就有些明顯,身邊的其他同學都對時漾無意的投來一個疑惑的微笑,顯然在演講的華素馨女士也聽到了這笑聲,柔和的看著時漾,調皮朝時漾眨眨眼,幽默道:「這位同學很喜歡我的演講?沒想到我這老太太的演講這麼有魅力哦。」

底下立刻有大膽的同學叫道:「華教授一點也不老!」

華素馨優雅的笑笑:「謝謝大家哦,給了我自信。」

底下又是一陣笑聲……

時漾的臉都羞紅了,天哪,媽媽怎麼可以這麼調皮,竟然還調侃她!

也是時漾臉紅的那個瞬間,被學生偷偷拍了下來放到學校論壇上面,等時漾知道的時候,是軍訓之後,而這個帖子的熱度已經持續了有一段時間。

時漾合上電腦,無奈的看著正在聊八卦的室友們,「你們都沒人告訴我嗎?」

岳越含著棒棒糖,模糊不清的問:「怎麼了?告訴你什麼?」

時漾嘆了口氣,「你說呢,告訴我什麼?」

「不會是……那個帖子吧?」 https://ptt9.com/103890/ 岳越試探的問道。

「快告訴我怎麼回事啊?」

岳越把凳子搬到時漾旁邊,打開時漾的電腦,登錄論壇,又找到一個帖子,時漾看到標題是「咱們學校今年美女如雲,中醫系佔兩個!」

時漾點開,就看見了自己和岳越穿著軍裝的照片以高清的形式掛在那兒,時漾把帖子往下拉了拉,整個帖子把時漾的類型和岳越的類型分別描述了一下,然後開始大篇幅的描述,追求兩人的攻略。

時漾有些重的合上電腦,皺眉道:「岳越,你就不生氣嗎?」

岳越不明所以的看著時漾,大大的眼睛像是在問「生什麼氣?」

「難道你沒覺得這個帖子很不好嗎?」

岳越笑了笑,「是不好啊,可是他們也沒有付諸行動啊。」

這是時漾另外的兩個室友過來,笑罵岳越道:「哈哈,什麼沒採取行動啊,是沒機會了,岳越的男朋友可是警校的!這帖子才出來的時候就拉著岳越在咱們學校走了一圈,宣誓主權宣誓的很高調哦,你不知道?」

時漾身體素質不是很好,軍訓更是吃力,所以每天軍訓回來洗完澡,就迅速進入睡眠狀態了,哪有時間看這些八卦,在食堂的時候雖然感覺有人在看他,可是餓的不行的時漾哪會想那麼多,只想趕緊吃完回寢室好好睡個午覺,迎接下午的軍訓。

後來不知道怎麼的,論壇上關於時漾的所有消息都消失了,時漾的生活也平靜下來。

認識安起陽是在大一的社團活動,兩人一起參加了愛心社團,但是接觸也不算很多,一起在周末的時候去過敬老院,一起在寒假去過山區支教,事實上,安起陽很忙,才大二的他已經成為了學生會的會長,還修了雙學位,幾乎是腳不沾地的,可是那麼忙的他卻每次都參加愛心社團的活動,後來時漾才知道,讓論壇把她的消息刪掉的人是他,百忙之中抽出時間參加愛心社團也是因為她在。

……

可是那個時候時漾有些遲鈍,完全感受不到安起陽的默默守護,後來安起陽去了美國進修,兩人再沒聯繫,再後來倆人就在劉子易孩子的滿月宴相遇。

趁著時漾回憶的時候,兩人已經走到了寶寶跟前,時漾看著吮著手指的寶寶,心裡軟的一塌糊塗,安起陽和劉子易熟稔的抱了抱,「子易,你都有孩子了!」

劉子易一臉幸福,重重給了安起陽一拳,笑道:「你小子,說好的我去美國交流回來之後你還會來聯繫我的呢?也沒了音訊!」

安起陽一臉歉意的笑笑:「哪有,那時候突然接到一個課題,不分晝夜的在忙,我睡了實驗室睡了整整幾個月,後來就忘了聯繫你,現在聯繫也不晚吧?」

劉子易爽朗地笑笑:「不晚,不晚,」看著和自己妻子交流的時漾,低聲道:「我們中醫系的仙女還是被你追到了?」

安起陽看著時漾無奈道:「什麼啊,我們今天才見面!」

劉子易瞭然的揶揄道:「哦?今天才見面啊,那看你這樣,一定會追了?」

安起陽閉了閉眼,輕輕發出一個鼻音,「嗯。」 因爲這一次的合作,拉近了李子旭和白筱之間的距離,白筱的確也看到了李子旭的變化。 從原來大家眼中一個玩世不恭不的公子哥,現在已經變成了一位有擔當的男人了。

如果說,一個‘女’人,選擇這樣的一個男人做爲歸宿也是情有可緣的。要說到愛。白筱並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愛上他。只是對於他所付出的一切,她被深深的感動了。那麼愛呢?她能否愛上他呢?

今天是他們的訂婚宴,宴會上來了很多人,都是這兒有頭有面的人物。話說,在北京,真的能時常看到有頭有臉的人物。

訂婚宴選在了一家五星級大飯店的自助餐廳舉行。會場佈置的溫馨‘浪’漫。‘門’口是用粉‘色’玫珠搭起的拱‘門’。再配上淡紫‘色’的蕾絲帶裝飾。地板上鋪着雪白的地毯,上面潔白的如雪地一般。

兩條長長的桌子放在兩邊,一邊是中式的種種菜餚,上面有清蒸鮑魚,揚洲炒粉,四喜餃子,清蒸大龍蝦,油炸蟹球,鹽局大明蝦,紅燒獅子頭,紅燒丸子,四喜丸子。看上去就讓人食指大動啊。而另一邊是西式的小點之類的。各種各樣的壽司,不論是三文魚的,還是墨魚籽的,都是那樣的‘誘’人啊。還有韓國的泡菜,一看就讓人味口大開。

知道白筱喜歡吃炭烤,所以炭烤的‘肉’製品也排上了桌面。這在有錢人眼中的不衛生,不健康食品,卻是上班族的最愛啊。還有法式‘精’致的甜點。想想都流口水啊。

香檳,果汁,成年的紅酒,每個服務員都很盡職的送着這些東西。

當白筱出現在會場的時候,就有小朋友爲她撒玫瑰‘花’瓣。這可是鮮‘花’的‘花’瓣哦。大家自然的響起了掌聲。

李子旭今天是當着大家的面向大家宣佈這一個消息的。他,李子旭,將在半年後迎娶白筱小姐爲妻。他的一個宣勢,感動了白筱,感動了白筱的同事們。大家都喜極而泣的舉杯爲他們送上真誠的祝福。

作爲白筱,在喝完這杯酒後,心情反而複雜了起來。子旭好像從來沒有問過她以前的戀愛經歷吧。唉,如果他知道她其實並不是一個處子,並不是像他想象的那麼完美的話,他是不是就要後悔萬分了?就像當初的司空冷語,知道她不容易懷孕的時候,他就差沒有把她給殺了。

而今,事情又要重演了嗎?白筱不知道,總覺得,前面的路是‘迷’茫茫的一片,她什麼也看不清楚。

這是他們第一次呆在同一個房間裏,距離這麼的近,她可以感覺到他有些急促的呼吸。而他可以感覺到她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香水味。

“白筱。今天晚上,你就可以成爲我的人了。你害怕嗎?”像對待一塊寶‘玉’一般,輕輕的低下頭,向她的‘脣’邊‘吻’去。

就在兩個人的嘴‘脣’差零點一毫米的時候,白筱突然的站起了身,“子旭,我明天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先回去了。”她本能的想逃跑。

李子旭纔不會讓她跑掉,直接就堵到了‘門’口,“筱筱,你難道不能接受我嗎?”

“當然不是這樣了。如果不能接受你,我爲什麼會答應你的求婚呢?”白筱大聲的說道,這是在很努力的辯解,“只是,我……對於這種事情,我……還不能接受而以。”

“爲什麼?”李子旭問道。

“不爲什麼啦,你別問啦,都是我自己的問題。”白筱回答道。

“不。現在我是你的未婚夫。我就要知道是爲了什麼。如果要說你是初經人事,我也可以理解,可是現在哪個男‘女’談戀愛的時候,不是早早的就辦事了。我已經夠好了,都一直忍到了現在。再忍下去我的兄弟就要壞啦。你捨得我的兄弟壞掉啊。我的兄弟壞掉,以後你的‘性’福可就沒有啦。”李子旭說道。

白筱怎麼會不知道這些呢,真當她還是那個不經人事的小‘女’孩嗎?她所經歷過的那些事情,都不見得是別人所能經歷的。她是有多受傷,誰會知道?把兒子就這樣拋給了那個讓她又愛又恨的男人,又有幾個人能體會?不要和她說這些,這些好都懂呀,“子旭,如果你真的在乎我,我希望你能等到我們的新婚之夜。因爲我覺得,我有一些事情必須要去處理好。 位面無限重生 沒有處理好這些事情,我無法真真的完全的投入到你的懷抱裏。對不起。”白筱說完,在李子旭驚訝之時,奪‘門’而去。現在的她真的要好好整理一下自己。

李子旭完全沒有想到,白筱居然會這樣的把他推開。那他算什麼?他算什麼?難道一開始就是她計劃好的?她不過是在耍他,是在玩他而以嗎?他接受不了這個事實,氣的把一杯紅酒直接摔碎在了地板上。散落的紅酒四處逃竄着。好不空易得到的自由,不會被人類喝下肚子去。所以,哪怕只有一點點的縫隙,它們也會努力的奔逃。

只可惜不是所有的紅酒都是這麼想的。大多數的紅酒還是留在了原地,等待着……

“爲什麼要拒絕?爲什麼不能接受?白筱,你到底瞞了我什麼!”李子旭在房間裏吶喊着。

聽到了響動的李父李母,也都當心的過來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明明今天是訂婚之夜,爲什麼準新娘會這樣的逃走?是不是,在她的身上,還有着不可告你的祕密呢?

母親拍了拍兒子的肩膀。父親無耐的搖了搖頭,年輕人啊,有太多年輕人自己的想法了。也許這個‘女’孩後悔了吧。

逃回家的白筱,背抵着‘門’,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她漸漸的滑落,最後攤坐在地上。淚已經流了滿面。

此時的她有多麼的無助,又有誰知道呢?

當李子旭的‘脣’靠過來的時候,她真的本能的以爲這個人就是司空冷語,是司空冷語要對她再一次的侵犯。他的身影怎麼也揮之不去。這樣的她又如何能接受李子旭呢?都是她不好,都是她不好,明明自己沒有資格和這樣的男人在一起,可是爲會每一次自己都不知道要去拒絕?

白筱啊白筱,你這個笨蛋。爲什麼你就不能變得更果斷一點呢?爲什麼又會變成這樣呢?

回想起自己和司空冷語的點點滴滴,她自己都沒有發現,她還是會爲了回憶中的片斷而發笑,而皺眉。那時的回憶至今都能牽動她的心情。而她更沒有發現。明明對她很好的程凱,她回想起他的時候,連司空冷語的百分之一也沒有。在內心的深處,她早就認定了自己司空冷語的妻子,所以她根本無法接受別的男人。

如果人生可以重新來過,也許白筱不會選擇這樣的人生。也許她早早的就應該選擇死去,這樣,她就不會受這着這樣的折磨了。也許她就能過的很好了。真不知道,七年前老天爺爲什麼要救她,讓她就這樣離開人世不是很好嗎?如果那個時候離開了人世,又怎麼會在今天受着這樣的苦?

這一夜註定有人無眠。當然,司空冷語睡的很好。

“誒,小朋友,你來幹嘛呀?”前臺的服務小姐看到一個小朋友直接往裏闖,出於職責,她必須把這個孩子攔住。可是這孩子滑得很,很快就通過了她這一關,小姐急了,忙叫來了保安。

保安是一個大高個,臉長的很四方。保護公司可是他的職責所在。小孩眼看就要跑到電梯‘門’前了,硬是被保安給攔了下來。他左突不行,右攻也不行,身高的差距啊。不過今天這個大樓他是一定要上去,手一往包後伸,保安下意識的保護了一下自己,人嘛,總是怕人家萬一丟個什麼暗器的過來。 最後一課 是吧。

可是沒有。小朋友只是從包裏拿出了一個籃球,有着這球在手,他的動作明顯的靈活多了。來了幾個漂亮的‘花’式運球,左跑跑,右跑跑的。好一會,保安先生才把球給攔在了手裏。“嘿嘿,小子,想和我鬥,你還早個十年八年的呢。”保安高興的說道,耍起帥來的讓籃球在他的手指尖上旋轉。

而那個小朋友呢?他了正一臉開心的衝着保安做了BYEBYE的手勢,“保安叔叔,我是真的鬥不過你。所以,我先逃了喲。”

等保安反應過來,電梯‘門’都關了。

原來。這一切不過是計。而這個小男孩,自然就是司空純了。既然來都來了,不把媽媽帶回去,他多沒面子啊。總得有一樣幹得比哥哥好吧。來到了德雲文化所在的辦公樓層。

“這就是媽媽辦公的地方呢?感覺也很一般嘛。真不知道在這兒上班有什麼好的。把他和哥哥拋棄在家裏。讓那個沒‘胸’沒屁股的爸爸帶着,自己就上這麼大的城市裏快活。”司空純小聲的抱怨着。其實他當然知道媽媽是爲了什麼離開的啦。還不是因爲外婆找的那個老公害的。現在他們都坐牢了。真的是不知道有多高興。而外婆也已經死了,他們想抱怨都沒有地方去抱怨了已經。 ……機場……

游年戴好墨鏡和口罩就往外沖,被秦瑤急急叫住:「游年,你去哪兒啊!」

游年忙著向前沖,連回頭都沒回頭,朝秦瑤搖搖手,走遠了。

幾分鐘后,秦瑤收到了游年發來的消息,「我去找時漾啦。」

秦瑤無奈的笑笑,這小子……

……希爾頓酒店……

劉子易帶著妻子和孩子一起來敬酒,岳越靠的近,「搶」過孩子,無限憐愛的看著睡得香甜的寶寶,笑了笑,「他怎麼能這麼可愛!」

時漾沒抱上,只能幹站著,無奈的急道:「抱完了嗎?給我抱抱啊!」

岳越吐了吐舌頭,調皮道:「不給!略略略……」

劉子易朝著安起陽眨眨眼,決定為自己兄弟助攻一波,「時漾,這麼喜歡孩子?」

時漾柔和的笑笑,是所有人都沒從時漾身上見過的母性光輝,「孩子啊,都是上天賜給父母的天使,有了他們,一個家庭才是完整的。」

劉子易的夫人看著劉子易幸福的笑笑:「是啊,能在最好的生育年紀生下一個可愛的小天使,簡直是上天的恩賜……」

「我也想在最好年紀結婚生子。」時漾贊同道。

劉子易看著悄悄臉紅的安起陽,「那有沒有想過趕緊找個人嫁了?比如我們起陽?」

安起陽聽到自己名字一驚,「子易……」

時漾知道劉子易的意思,想拒絕可是又說不出口,怕大家尷尬,狀似害羞的低下頭道:「我……有喜歡的人了。」

岳越,劉子易等一眾同學驚呆……

安起陽皺眉……

「天哪,你有喜歡的人!」岳越不敢置信看著時漾,她真的想不到時漾追人的樣子,在大學的時候時漾總是淡然的,彷彿真的不食人間煙火一樣,岳越敢賭沒人能想象那樣溫柔的時漾追人的樣子。

「他是什麼樣的人?」安起陽不經意的問,神情坦然,彷彿只是作為一個校友聽到這個消息。

劉子易無語的嘆了口氣,就算是普通校友聽到時漾有喜歡的人都不會神情如此淡然,看到桌上其他人就知道,嘴張的一個比一個大,安起陽的淡然和他們比起來,更像是欲蓋彌彰。

「他……」想起游年,時漾不禁莞爾,「是個很好的人。」

劉子易一家子去敬下一桌酒了,時漾所在的飯桌氣壓卻因為時漾一句話低了下來,每個人都能感覺到安起陽的周遭的氣壓越來越低,一個比一個乖,乖到就像幼兒園老師來看著大家吃飯一樣。

這時時漾的手機正好響了,時漾朝大家抱歉的笑笑:「接個電話。」

「怎麼這麼久才接電話?」隔著電話,時漾都能聽到游年低低的聲音。

「嗯,剛剛在吃飯,比較嘈雜,我現在在外面。」時漾能想到游年有些不滿的小表情,眉眼都笑開了。

「你在哪兒呢?我派人去接你回家?」

「啊,你回來了?」

「沒有啊,都說了找人去接你,我不放心這麼晚你一個人回家。」

「不用那麼麻煩,我開了車,今天也沒喝酒,能自己回家。」

說完這句話,時漾等了好長時間才聽到游年的聲音,「那那家酒店好吃嗎?」

「希爾頓,你知道的,菜還不錯。」

游年在心裡比了個「yes」,聲音聽上去更加愉悅了,「好,知道了,那下次我想請客也去希爾頓好了。」

「你要請客了?」

「秘密!」

時漾縱容的搖了搖頭,「知道啦,我不問了。你怎麼有空打電話,晚上秦瑤說你有活動啊?」

游年悄悄在心裡慶幸,順便給了秦瑤一個大讚,能把他提前回來這件事瞞得密不透風,也只有秦瑤了!

「我也是在活動上給你打電話的,對了,你什麼時候回家啊,我……不放心你。」

「大概再過半小時吧,我回家就和你打電話,好嗎?」

「好。」

游年收了線,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開著之前停在機場的車,加速開往希爾頓酒店,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想看到時漾驚喜的表情了。

游年才到希爾頓酒店門口沒一會兒,就看見時漾和一群人言笑晏晏的出來。

劉子易皺眉看著有些微醺的安起陽,「大家今天誰開了車,能不能送起陽回家,看他這樣不能開車的。」

本來岳越想送來著,「我……」

被突然冒出來的姜軒拉住,岳越驚恐(?)的看著姜軒,「你不是說你在出任務嗎?怎麼會在這兒?難道哪個犯罪集團在這個酒店聚會?」

姜軒無奈的看著有些反應不過來的岳越,輕輕的點了點岳越的腦袋,寵溺道:「你這腦袋一天天想什麼呢?我騙你的,沒有出任務,你生氣了,總要哄的嘛,給你個驚喜啊!」

岳越這才反應過來,一個激動抱住姜軒就來了個熱吻,旁邊的人有的在吹口哨,有的在起鬨,有的在羨慕。

時漾就聽見身旁的兩個同學,用滿滿羨慕的口吻說道:「我的天,甜死了,岳越也太幸福了吧,我男朋友要是能這樣就好了。」

另一個說:「是啊,可是這個吧,只能羨慕羨慕了,人家談戀愛這麼多年了,當年全校應該都知道吧,據說人家姜軒戒指婚房都準備好了,就等著岳越點頭了。」

時漾看著滿臉幸福的岳越,心中又為她高興,又有一絲失落,腦海中驀然就出現了游年的臉,強行壓下失落的情緒,道:「好啦,安起陽我來送吧,你們趕緊去過你們的二人世界吧。」

姜軒向時漾投來一個感激的目光,把岳越帶走了。

大家也陸陸續續離開了,時漾對安起陽說:「我去取車,你是和我一起,還是在這兒等我?」

「時漾……我覺得我們越來越陌生了。」安起陽拉著時漾的手臂道。

時漾皺了皺眉,「怎麼陌生了?你還是我的學長,還是我的校友。」

安起陽搖搖頭,「當你學長的時候,你叫我安學長,後來一個社團熟了以後你叫我起陽,現在……你叫我安起陽。」

時漾慢慢把安起陽的手推開,認真道:「一個稱呼而已,不能代表什麼!」

安起陽又想拉住時漾,被一隻手抓住,時漾一愣,安起陽也愣住了,兩個人的目光同時集中到那隻手的主人身上。

那隻手的主人,帶著黑色鴨舌帽遮住大半張臉,再加上一個黑色口罩,就只露出一雙眼睛,黑色衛衣上加了黑色風衣,另一隻手拿著一件長款羽絨服,時漾一眼就認出了游年,驚訝又驚喜的看著游年,想說什麼又礙於游年的身份愣是沒說話。

安起陽甩開游年的手,可能是喝了酒,俊逸的面容上多了一絲不耐煩:「你是誰啊?」 他悄悄地打開了門,閃身進去了。 一進去就聽到別人在那兒聊着。

“昨天的訂婚宴真是太豪華了。白筱真是有運氣,找了一個這麼好的男人。”同事甲說。

“可不是嘛。你看看訂婚宴上的大龍蝦,現在這麼好吃個頭又大的龍蝦已經很少有了。那味道真是太美了。讓我還想再吃啊。”同事乙說道。

“那個叫李子旭的真的是有錢啊。白筱以後跟着他,不用上班都可以過着少日子了。”同事甲可是一臉的羨慕之情啊。

“得了得了,別羨慕了。再羨慕你也不會有這麼好的運氣的。怎麼說,人家白筱長的那麼漂亮是吧。喜歡她的人在公司本來就挺多的。你沒看昨天參加訂婚宴的那些男人啊,都恨不得把那個李子旭吞到肚子裏去一樣。真的有夠糾結的他們。不高興就別去嘛。”同事乙說道。

兩個人邊聊邊向裏面走。完全沒有注意到邊上還有一個小孩。還是一個很帥的小孩。不過也不能怪她們啊,因爲小孩躲在了樹的後面呢。雖然這樹也不是很高。可是,一個小孩在後面不引起別人的注意,還是有可能的。

聽到了這個不得了的消息,司空純馬上打了一個電話給自己的哥哥,“哥,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不好的消息。”

“好消息是什麼”司空翼在電話那頭問道。

“好消息是,我找到媽媽所在的公司。”司空純道。

“那壞消息呢”司空翼不知道會有什麼壞消息。難道老媽已經另嫁他人,不要他們了可是,老媽應該對他們兄弟兩個是有感情的啊。不會吧。

“壞消息是,昨天老媽剛剛和一個叫李子旭的人訂了婚。你查查看,這個李子旭是何方人物,怎麼會突然跑來搶我們的老媽呢”司空純的心裏很不爽。他可不想這一回變成白跑一趟。

“好。你給我一分鐘。我馬上查一下。”司空翼來了精神。馬上去查找資料。

真的只有一分鐘,司空翼就已經查到了李子旭的全部資料,並做了相應的計劃,“小純,爲了達到我們的目的,看來只有一種辦法,就是讓爸媽見面。然後在他們的酒杯裏下點藥。讓老爸把老媽給帶回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