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易傷掛住。」

秦昊眯著眼,使用出武器技能,隨後往雪人BOSS身上刺去。

【叮!恭喜在場的冒險者共同擊殺遺迹BOSS『鹽窟雪人』,獎勵一份『助力禮包』X1。】

【叮!因『鹽窟雪人』死亡,副本最後倒計時1分鐘即將消失,請迅速撤離!】

「….」

系統的聲音在耳邊提示著,正當每個人都在享受勝利的喜悅時,唯有四個身影依舊沒有停下腳步。

秦昊與月神兩個人沖向BOSS倒下的地方,看著滿是星光的裝備道具,清一片的紫色其中夾藏著一道金光!

另外另個身影,則是坤與王浪。

「給我殺了他們!!!」

王浪幾乎是瘋了似的,朝著人群大聲怒吼。

這個時候眾人才被從喜悅中拉回現實,望著最中央BOSS倒下的地方,看見秦昊和月神兩個身影。

晚了,秦昊和月神的移動速度十分的快,幾乎眨眼之際就走到了戰利品面前。

二人幾乎同時一揮手,將地上的裝備道具全部撿起后,又幾乎同一時間消失,速度很快,快到很多渾然沒有反應的機會。

「切。」

站在遠處的鳳兒滿臉不爽。

居然真的就讓那兩個傢伙搶走了戰利品,王浪更是愚蠢,前面還掌控雷電,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

可現在,呵,就像一個喪家之犬一樣,在人群之中無能狂怒。

「速度…好快。」

八十站在一旁,皺著眉頭說道:「我記得大神的移動速度也很快。」

月神一個刺客,移動速度快是理所應當的。

可是那個叫小河的傢伙,移動速度絲毫不差於月神,甚至還要快那麼幾分。

他們站在的地方,看的一清二楚。

「看來海王公會也不過如此,我之前還以為他們有多厲害呢。」

隊伍中有人輕蔑笑道。

期待了半天的好戲,沒有想到眨眼就結束了,簡直觸不及防。

看來海王公會完全是因為藉助這情報,才會將事情展開的那麼順利,不然…就這樣的公會成員。

將副會長的話當做耳邊風,根本就像是一群散人玩家聚集在一起,簡直可笑。

「走吧。」

鳳兒一甩手。

帶著隊伍開始朝著出現的傳送門撤離,還剩下不到六十秒,這裡就要爆炸,沒有時間多墨跡。

但就在隊伍走到傳送門前時候,傳送門突然閃了兩下。

「….」

鳳兒等人當即一愣。

那兩個傢伙搶東西快,沒有想到撤離的速度更快。

還在BOSS周圍的海王公會。

「廢物,一群廢物!」

王浪一拳砸在距離最近的成員小腹上,開始連聲呵斥:「公會養你們不是為了讓你們來給別人圖做嫁衣,廢物這兩個就像寫在你們臉上!」

「…..」

難聽的話從他口中不斷呵出,那些原本高興的快要蹦起來的成員倒是有些不爽。

可在不爽如今也只能低頭認栽。

罵了整整二十多秒,王浪幾乎整個人都要抓狂。

最後只能從牙縫中擠出兩個字:「撤退!」

….

另外一邊,秦昊這邊簡直快要起飛,因為鹽窟雪人BOSS掉落的那道金光被他給搶到了。

區區一個刺客居然敢和他比移動速度,簡直可笑。

不過這也是有代價的,眾所周知大神的移動速度就是舉世聞名,而秦昊這樣施展開來多多少少會讓人懷疑。

但都小事,這種不是證據確鑿的舉動,都能夠圓回來。

踏出傳送門,秦昊第一時間就是巡視周圍的情況。

無數的人…這是他所看見的第一反應。

狂劍…戰神,還有很多很多沒有見過的面孔,幾乎都圍在傳送門四周,還有那個熟悉的面孔。

白公子!

「有好戲看?」

仔細觀察就能夠發現,不少人的表情都是一副看好戲的樣子,唯有白公子滿臉的寫出來似的緊張。

反正【特製消失藥劑】的時效還久,秦昊也不急著走,準備看眼熱鬧。

沒等多久。

鳳兒等人踏出傳送門,立刻回到自己人的身邊。

「怎麼樣?」

狂劍立刻問道。

神軍營對於鹽中之窟十分重視,派遣了不少公會去攻略,但是成功進去的只有兩個公會,一個鳳凰公會,另外一個自然就是海王公會。

鳳凰公會這邊就不需要多說了,人死的七七八八全部回到遺迹之中,剩下在裡面的只有寥寥數人。

根本沒有機會攻略。

眾人所期盼的是海王公會。

當然。

這個期望是瞪著看熱鬧,看海王公會陰溝裡翻船!

沒等多久,王浪率領著一群有一群的公會成員踏出傳送門,正如大家所期望的那樣,他們的臉上陰陰沉沉。

彷彿遭受到了不小的打擊。

「哈哈哈哈。」

這時,人群之中有爽朗的笑聲響起,眾人聞聲望去,沒有想到的居然是白公子發出來的。

「卧槽,白公子不也是海王公會的么,看這情況居然也能笑的出來?」

「說不定是瘋了。」

「人家公會的事情咱們摻和什麼,不過這次是有熱鬧看了。」

「聽說神軍營將第一手情報交給他們,結果還失敗了,呵呵。」

「情報有啥用,還不是得看實力。」

「誒,你們看白公子走過去了!」

「….」

眾人議論紛紛,看著白公子一邊鼓掌一邊走向王浪。

「王哥啊王哥,看你這幅樣子應該是凱旋吧,有什麼收穫?」

白公子笑容揚起望著王浪,但眼中的嘲笑卻是絲毫沒有收斂。

「滾!」

王浪這個字幾乎是從牙縫中擠出,雙目充斥著血絲,面目猙獰。

「呀,王哥你別嚇唬小弟我,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那麼藏頭露尾,有事情就說嘛。」

「你是想死是吧!」

「那就來試試啊,看誰死。」

雙方針鋒相對,是任何一個人都沒有預測到的走勢。

唯有海王公會的成員們低頭嘆氣道:「又開始了。」

。 林溪溪髮絲上的水珠兒滴落到宋熙辰的衣服上,直到把他的衣服也給打濕了。

「熙辰,你快點放開我,你的衣服都濕了。」林溪溪拍了拍宋熙辰的肩膀,宋熙辰這才放開了她。

躺在一張大床上,兩個人都有心事,剛要開口打破屋子裡的沉靜,兩個人又都異口同聲的說出話來。接著兩個人又笑了。

「你先說。」

「還是你先說吧。」

兩個人都互相推讓著。最後林溪溪說她想吃冰淇淋,宋熙辰就給她拿了一根。

看著宋熙辰遞過來的冰淇淋,林溪溪心疼的看著他手上的傷口問:「還疼嗎?」

宋熙辰搖搖頭說:「不疼了。」

林溪溪接過冰淇淋就吃了起來,她有問宋熙辰要不要來一口,可宋熙辰是不吃冷食的。

下午她們決定到游泳池玩水,雖然遊樂場里的游泳池不比海上游得暢快,但林溪溪還是很痛快的玩了一把。

宋熙辰看著林溪溪臉上堆氣的笑容也感到很快樂。

他剛要下水,就覺得眼前一片模糊,再接著就是一片漆黑。

「救命啊!救命啊!有人暈倒了,快來人啊!」

一句句的呼喚聲傳來,還在游泳池戲水的林溪溪正游得歡快,她見岸上的人跑來跑去,但就是沒有看見宋熙辰。

奇怪,他剛才說去換件衣服就來的,怎麼到現在還沒有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