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既然該死,死得好,那麼你們就沒必要害怕。」

梁辰這時站起來弱弱說道:「大姐姐,我怕他們死了變成厲鬼來找我們。」

唐明玉笑了笑道:「人是姐姐殺的,他們若是變成厲鬼,也不會纏你身上。好了,梁辰,你是男孩子,應該要有男子漢的氣概,若有一身正氣,厲鬼都會害怕,知道嗎?」

唐明玉不信鬼神,但古人大多迷信,其實就連現代人也有不少迷信鬼神之說,所以她不想在這方面多做解釋。

梁辰似懂非懂,但是男子漢氣概他還是懂的,立即挺起胸膛說道:「姐姐,我知道了,我是男子漢,不怕鬼。」

唐明玉看到他那可愛的樣子,頓時笑了,「好,以後如果姐姐弟弟遇到危險,你這男子漢一定要挺胸站出來,知道嗎,而不是像之前那樣縮在後面。」

「大姐姐,梁辰知道了。」

這時,陳虎說道:「姐姐,我也是男子漢,我也要挺起胸膛,做有一身正氣的人。」

看到梁辰和陳虎被激勵起來的氣勢,唐明玉覺得他們其實只是被欺負了太久,如果好好教導,假以時日,是可以成為精神武力都十分強大的武者,她有這個信心。

「好,孺子可教也,現在你們跟姐姐走,離開這裡。」

帳篷里血流滿地,已經不適合住人了,而且漠北三刀客來歷不明,為了安全起見,唐明玉決定帶他們到龍門客棧暫住。

去之前,唐明玉傳音給了風三娘,風三娘讓她暫時不要過來,說她一會過來接人。

沒過多久,唐明玉就見一輛馬車快速來到鎮口,風三娘化身馬夫倒是讓她大開眼界,要不是風三娘傳音給她,她真的一點都看不出來。

唐明玉和四個孩子上了馬車,很快進入了龍門客棧的後院,然後來到地下洞室。

「小玉,雖然你殺人沒人看到,但這幾個孩子目標太大,暫時讓他們住這裡吧,走的時候再悄悄帶他們走,以免暴露你的行蹤。」

「嗯,麻煩三姐了。」唐明玉知道風三娘的顧慮是對的,現在她可是被下黑狐血令的人,一旦暴露行蹤,那麻煩可就大了,也許黑狐殺手會蜂擁而來。

「好了,我先出去了,你如果要打探情報,也可以喬裝打扮一下出去,一定可以聽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三姐,那我扮成什麼人比較好?」

「跑堂的堂倌是最合適探聽消息的,只不過有些委屈你了。」

堂倌就是現代都市中的服務員,唐明玉以前上大學的時候勤工儉學還干過一陣呢,她倒是不覺的有什麼委屈的,只要能夠多打聽一些有用的情報,那麼完全值得。

「三姐,這活我幹了,哪裡有堂倌的衣服?」

「跟我來。」 「你真的願意用全部的積分換取一朵能夠威懾熊戰天的佛怒火蓮?」系統問。

「如果不是我的人,那我肯定不願意,可如果是我的人,哪怕付出一切,我也願意!」

總裁:意外寶寶 他是一個宅男,好朋友一巴掌都能數得過來,甚至還不到一個巴掌。

凌風非常珍惜身邊該珍惜的人。

「你認為這樣值得嗎?」系統再問!

「值得嗎?或許不值,但是我樂意!」凌風輕笑。

……

「如果你的理由不夠,我依然還會帶走熊大!」熊戰天道。

換句話說,如果你的實力不夠,我依然還會帶走熊大。

說到底,還是實力二字!

凌風聳了聳肩,淡淡地道:

「這個…你看夠不夠資格?」

攤開手掌,一朵蓮花出現在他掌心。

依然是佛怒火蓮!

可是這朵佛怒火蓮與之前的卻不知道強了多少。

它有五種顏色。

赤,白,黑,青,紫!

五色蓮花綻出五道神曦,如同滾燙了的開水滾滾淌下,每一縷光澤都像有生命一樣。

這朵火蓮出現,日月之光都被遮蔽,滿目唯有它流下的光彩在照耀。

「嗤嗤…」的響聲,彷彿要把空氣都點燃,周圍的溫度都隨之升高。

火蓮身上,毀滅性的氣息浩浩蕩蕩而來,光是威壓,就能使人氣血不暢,呼吸不通。

它就像一個武道高手一般,鎮壓著四方宵小。

熊戰天變色!

他怔怔地看著五彩佛怒火蓮,只說了一個字:

「走!」

隨後,熊戰天頭也不回地走了,不提熊大,也沒問凌風這是什麼。

沒必要問,只要知道一點就足夠,這東西,能夠輕易將他毀滅。

「走!」戰神族相互攙扶著,漸行漸遠,最終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之內。

「若是之前我們敢下殺手,恐怕他會將我們一個不留解決掉,那朵怪異的火蓮,就是他最大的依仗,也是第五個原因!」熊戰天離開后,對幾人解釋,也或許再為他自己而解釋。

這一次,其他人到沒有反駁,凝重地點著頭。

令人心悸的力量,誰都能感受得到。

「這不知道他是個什麼怪物,不僅擁有極強的戰鬥技能,還擁有無雙體質,更擁有五色蓮花那種秘寶…不可思議!」

戰神族的人唯有感嘆。

「可惜了,熊大那孩子,是一個好苗子,如果能帶回族中,將來肯定能有不俗的成就!」

熊大經過凌風幾個月的訓練,已然從一個連戰神族血脈都不能覺醒的廢物,變成了一個肉體天賦異稟的奇才。

輸掉熊大,確實可惜。

那也是沒有辦法的,誰叫對方有那種可以毀滅他們的能力?

「我看這未必就是一件壞事,你們之前也看到了,凌風那小子居然把山河宗的弟子都訓練得如此恐怖,而且自身肉體更是達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那傢伙肯定有特殊的煉體方法,熊大在山河宗,或許比在我們戰神族更有前途!」熊戰天道。

「而且…凌風此人極為怪異,我有一種感覺,他將來極有可能能夠混出點名堂,真這樣的話,有熊大在里搭線,戰神族還能得到不少好處,當然了,如果他沒成功也不要緊,我們沒什麼損失!」熊戰天無所謂地攤了攤手。

「長老英明!」

眾人眼睛一亮,紛紛恭維。

……

「終於結束了!」溪河宗的人鬆了一口氣。

「原地休整一下!隨後啟程回天河宗。」凌風收了五色佛怒火蓮。

看了看周遭拚命的弟子。

戰神族算漏了一點,凌風不僅要給他們看山河宗的底蘊,還要給收下弟子們一點挫折。

最快一段時間,山河宗太順了,無論在幽靈谷還是回到天河城,回到山河宗總部,遇到的敵人幾乎都是碾壓而過。

太多勝利會讓人驕傲,通俗一點就是「飄」。

凌風從他們眼神中看出來了,這些人有點飄,無論在天河城還是其他地方談笑都說的是,我今天怎麼怎麼了,有多少多少人知道我是山河宗后,對我咋個咋個仰慕等等。

反正都是自我感覺良好!

銳氣太盛,傷人傷己!

所以今天明知道這些人打不過戰神族的強者,還是發令攻擊,就是如此。

「宗主…謝謝你!謝謝!」熊大低著頭走到凌風身前,感謝。

「謝我幹嘛?」

「謝謝宗主為我做得一切,我熊大今生今世,絕不忘記!」涕零感激,不外如此。

「哦…你說這?無論是山河宗哪個弟子遇到此類事件,我都會出手。」

冒牌高人 「你的道謝我接受,可是你要謝的,不僅僅是我,而且整個山河宗的同宗,還有整個溪河宗的……同宗!」

「應該的,必須要謝!」熊大重重地點頭。

「除了這些,你不覺得你該罰嗎!」凌風忽地話鋒轉變。

「弟子…弟子…」

「熊大!」凌風暴喝。

「撲通~」

熊大直接跪了。

「老子曾經說過,有何事你說出來,山河宗一起替你承擔,可你呢?私自離宗,害得溪河宗眾多手足受傷,還害得山河宗眾多兄弟姐妹陷入危險之中,你看看…你看看…地上流淌的是因救你而流的同胞之血,他們身上的傷,是為了你而受的,全宗費心耗神尋找你,受了多少累?你可知罪!」凌風指著山河宗與溪河宗的弟子,喝問。

「弟子知道錯了!我熊大對不起山河宗,也對不起溪河宗,願受懲罰!」熊大道。

「既然知道錯,那便好!放心,回去一定不會讓你好受!」

凌風一向說到做到,熊大明白,回去的話這頓懲罰絕對不輕,可他還是很開心。

人生,遇到這種宗門,這種宗主,足矣!

凌風讓人把生肌液發放下去,這種治療神葯,非常有效,沒多久,受傷的人傷勢好轉。

「此處不是久留之地,啟程去天河城好好休息。」

夕陽,將兩個宗門弟子的影子拉得很長很長。

「凌宗主,剛才你可是答應了,讓溪河宗加入山河宗。」陳溪醒來的第一句話就說。

「你為什麼執意要加入山河宗?自己當宗主多自由,想幹嘛幹嘛。」

「再自由有什麼用?變強才是王道,我有一種感覺,你能帶領我們變得更強?」

「你何來的這種感覺?」凌風奇怪。

「嘻嘻…第六感!」

凌風:「……」

……

…… 大唐國民風開放,並沒有像是華夏古代宋明清時期那般,女子不能拋頭露面,只能待字閨中,亦是能夠出外謀生。

以堂倌為例,便有不少酒館客棧用的是女堂倌。

女堂倌相較而言更有耐心,更為仔細,而價格比男堂倌更低。

龍門客棧亦是有幾位跑堂的女堂倌,恰好其中一位前幾日回了娘家,風三娘便讓唐明玉扮演這位女堂倌的角色。

有了之前千變萬幻的練習經驗,在風三娘的描述下,唐明玉開始按照那位叫李二丫的形象開始變幻。

風三娘對於相貌的描述很能抓住重點,再加上唐明玉的天資聰穎,在沒有任何圖片可以參照的情況下,唐明玉竟然將之變幻得有七八分相像,讓風三娘驚嘆不已。

一個堂倌而已,七八分相像已經足夠,等唐明玉穿上堂倌的特有服飾,已經活脫脫一個龍門客棧的夥計了。

那些廚房的廚師和傳菜的夥計都以為她就是二丫。

風三娘一開始還擔心唐明玉會在做事中露出破綻,沒想到唐明玉卻做得不錯,有模有樣,甚至於不比原來的二丫差。

風三娘傳音直誇唐明玉聰慧,她卻不知道唐明玉除了聰慧之外,曾經可是干過很有一陣子的服務員,而現代的服務員要求不比她家龍門客棧的低。

雖然兩者在不同的時代,但其實有些東西是互通的。

對於有閱歷的人,自然上手很快。

每當夜幕降臨,龍門客棧的住客就會增多,因為這裡整個大漠,尤其是龍門鎮一帶最為安全的所在。

而住宿一般也要吃飯,這會天色已經漸漸暗下來,大堂里吃飯的人已經很多了。

唐明玉端菜的時候就發現吃飯的人不乏江湖上三教九流的人,他們觥籌交錯,談論江湖和朝堂上的事,真的給她帶來了很多新鮮有趣的見聞。

其中最讓唐明玉關注的便是有關於黑狐血令、風雲刀客、神醫酒丐、百變魔龍以及鳳凰古國寶藏等一系列的傳聞。

黑狐血令現在已經以極快的速度傳遍大唐國武林。

黑狐血令出現的次數並不算多,十年正好十次。

我的青春我的刀塔 但每次出現都會給大唐國武林帶來腥風血雨。

以往的九次,被下黑狐血令的人都死了,尤其是死者每一個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這也讓大唐國的武者對於黑狐血令非常的畏懼。

現在第十次,恐怖的黑狐血令竟然下給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丫頭身上,這就讓人感到不解了。

當然,這次黑狐血令的目標並不是一個人,還有被稱為百變魔龍的殺手龍一。

這就不得不讓江湖上的武者懷疑龍一跟唐明玉之間的聯繫。

唐明玉這樣一個毫無名氣的丫頭,自然不值得黑狐殺手組織下這麼大的力氣。

但若是唐明玉跟龍一有關係的話,大家就覺得合理了。

然後又有江湖人士談論天山派和大漠派這次針對黑狐血令會怎麼做,畢竟唐明玉跟天山派和大漠派都有關聯。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