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既然人已經到齊,那我們就正式開始吧!下面,先請軒轅族長講講新城的情況吧!」張濤雖位居左側,卻主導著發話權。

軒轅卓越微垂的眼瞼劃過一絲異芒,旋即,若無其事緩緩道:「新城現狀,還是軒轅文東給大家介紹吧!」

軒轅文東因建築方面頗有建樹,新城的完成更是功不可沒,自然也在會議廳里佔有了一席之地。

「新城建設方面基本完成,西北兩區為族民區,主要負責糧食養植、兵甲打造,戰馬飼養等問題,東南兩側按戰神尊上要求部署,主要為軍營,其中按騎兵營、弓箭手營、步兵營鋪排開設立,同時設立巡防營以及兵衛府,單獨負責城內治安。只是,因沒有精於雕刻的技者,無法在城內雕刻戰神尊上姿容供族人瞻仰。」說到這裡,軒轅文東面露愧色。

聞言,葉孤城連忙解釋道:「文東伯伯,你不用將此事放在心上,我並不在意。」

「戰神尊上此言差矣,我們兩族如非因你關係,如何能過上這般舒心的日子!我族將士更是對你敬仰不已,說實話,我張濤這輩子沒有服過任何人,唯獨對你,打心底誠服!」張濤環視眾人一圈,接著沉聲說:「既有城池,怎能沒有城主,我提議,由戰神尊上擔任城主。」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神情各異,當然,也無人出聲反對。

至於葉孤城,則一臉懵逼。

葉孤城!

海外白雲城城主,一手天外飛仙縱橫天下。。。。。。

。。。。。。

這也太狗血了吧!當初這座城池要是叫白雲城,那我豈不是真的變成小說里的葉孤城了!

開什麼國際玩笑,自己幾斤幾兩!葉孤城還是很清楚的!城主!哪有那個能力勝任!當即,連忙站起來說:「非常感謝大家的抬愛,只是小子資歷尚淺,出謀劃策還湊合,城主,我可不敢當!」

「戰神尊上切莫推脫,你的能力,族人們都看在眼裡,如果說你都不配當城主,在場的誰配?」張濤彷彿沒有看見軒轅卓越難看的神色,推波助瀾道:「除了你,誰當城主我張濤都不服。」

這不是趕鴨子上架嗎?

葉孤城不由求助般望向軒轅卓越。

軒轅卓越似乎想通什麼,淡然一笑,溫和的說:「葉公子,你是我族的天命者,我族自然奉你為主,我已和無極商議過,我族戰士將作為你專屬禁衛,供你差遣,請你萬萬不要推辭。」

聞言,軒轅無極神色變得有些古怪。

張濤自然將這一幕看在眼裡,意味深長瞥了軒轅卓越一眼,轉向葉孤城繼續道:「此後不再有土蠻部落張家,有的,是一支全新的軍隊,專屬新城的軍團。」

此話一出,全場一片嘩然。

「我族亦是如此,再無軒轅族,只有城主親兵。」

軒轅卓越的話立馬將氣氛推向最**,即便是軒轅無極也是為之動容。

葉孤城非常樂意兩族化為一體,親密無間!

事已至此,只能表態道:「感謝諸位抬愛,既然如此,那我就卻之不恭了,我一定努力打造一個和諧有愛的城市,定不負諸位所託。」

「老朽非常認可城主的能力!請城主放心。」軒轅卓越笑了笑,沉吟道:「請城主任命將領們職務,定製城規。」

「這些事不急,眼下,還有一件更為要事需城主定奪。」張濤緩緩從懷中掏出一張油布條,推到葉孤城面前道:「兩日前,巡邏營收到聖火教送來的請帖,邀請我們前往該族做客,聖火族同時表示願意加入我們聯盟。」

「這是好事。」葉孤城心中一喜,各族間能和平共處自然是最好的結局。

「我看未必,聖火教乃野蠻人部落,野蠻人不識禮儀,不通人理,向來只會索取不會付出,此行怕是有詐,望城主三思。」軒轅卓越率先發表想法,在他看來,和聖火族聯盟無疑與虎謀皮,最重要,他擔心聖火教和張家早有勾結,如真聯盟成功,只怕軒轅族再無立足之地。

「軒轅族長多慮了!並不是所有野蠻人都不識禮儀,只要聖火教真心聯盟,我們又何必拒人於千里之外呢?要知道,在這片土地還有數個部落虎視眈眈,多一個聯盟總比多一個敵軍部落要強得多吧!」張濤的顧慮也沒有錯。

「先不說聖火教慣於掠奪他人之領土,僅張領袖的領土就不少丟失吧!加之土蠻族的前車之鑒,如今聯盟,你就不怕引狼入室,屆時,若因你丟了城池,你可擔當得起?」軒轅卓越言語雖風輕雲淡,卻字字帶刺,令張濤臉色一下子變得很難看。

「北荒之地弱肉強食,各族間互相窺視掠奪本就常有,這是生存法則。況且,聯盟並不意味著納入城中,我們可以先考察對方的真偽再下定論,軒轅族長這一棒子全部打死,是何道理,難道你希望看到我們孤立無援,有一天遭受各族圍攻?如此一來,城主和我們兩族這麼多年來的心血豈不是白費了?」 一本神醫:腹黑冷妃鬥寒王 張濤越說越氣,如非極力剋制,怕是要拍桌子。

「呵呵!張領袖言重了!老朽只是表達想法,並非針對什麼!既然你我皆為城主屬臣,不如就讓城主拿主意好了。」軒轅卓越的真正用意其實是在試探,如今看到張濤並不如想象中那般沉穩,自然不再多做口舌之爭。

葉孤城的理想是天下太平,在這方面,張濤提出的聯合之策更得他心,當即,沉聲道:「當年,兩族聯盟之際,我就說過,但凡有意見分歧,由兩族共同投票表決,如今我雖然當了城主,也不能壞了規矩,因此,我提議投票表決,以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同意聯盟聖火教的將士,請舉手。」

話剛一落,張濤第一個舉手,張家眾將也紛紛舉手效仿,當然,只有張月醴是例外。

張月醴是個直性子的人,認死理,對她好的,她放心上,對她不好的,她也永遠不會忘記,聖火教昔日掠奪她的領土,殺死她要好的玩伴,如此血海深仇,她如何甘心和對方言歸於好!只是,面對父親憤怒的目光,她只能心不甘情不願緩緩舉起手。

軒轅卓越自然將這一幕看在眼裡,不由露出一抹詭笑。

不得不說,這個結果出乎葉孤城意料之外,舉手一方竟都是土蠻部落,軒轅族無人舉手贊同。眉頭一皺,接著沉聲道:「不同意聯盟的,請舉手。」

軒轅卓越自然第一個帶頭,族人向來以族長馬首是瞻,族長舉手,族人無一不遵從。

果然是這樣!

「好,請放下手。」

葉孤城覺得很失望,經過多年相處,兩族還是各自為政,完全不考慮大局,無論對錯,只遵從族長號令!

如今雙方人馬票數相同,決定性的一票,還是落到他頭上!指尖輕扣了幾下桌面,沉吟道:「六年前,我們一路風餐露宿,兩族戰士浴血奮戰,期間,我們的戰士失去了戰友,孩子失去了父親,妻子失去了丈夫,老人們失去了兒女,這是慘痛的,也是因為他們無私的犧牲和奉獻,我們才能在這裡擁有了和平安詳的生活!可我們都知道,這是短暫的!我們的威脅一直就存在!我不希望再打仗,更不希望將士們浴血征戰沙場,如能和平共存,那將是我們最好的選擇,所以,我贊同張領袖的觀點,我們應該聯盟。」

軒轅卓越聽到這個結果,臉色微微一沉。

葉孤城將這一幕看在眼裡,急忙補救道:「當然,軒轅族長的顧慮也有道理,在摸清真偽之前,我們確實不該貿然行事,因此,我決定不去聖火教部落,讓聖火教來新城商談,並且只允許配帶數名隨從入城。不知大家有沒有異議?」

「城主英明,張濤無異議。」

張濤表決,土蠻部落將領自然紛紛符和,唯獨張月醴不吭一聲。

「軒轅卓越也無異議,願聽從城主號令。」事已至此,多說無益,軒轅卓越只能表面立場。

「我等聽從城主號令行事。」

眾將也跟著紛紛表態。

「好!全數通過!麻煩張領袖安排一下聯盟事宜。」至此,葉孤城算是鬆了口氣。

「城主放心,我等自會儘力。」

「下面我宣布人事任命,張領袖和軒轅族長各為副城主,專門輔助我處理城中一切事宜,軒轅文東任命建築總指揮,負責城中建築物修補工作以及土地開發,剩餘各族將領由兩位副城主酌情任命職位,城規遲些我會下發至各處告示欄,不知諸位可有異議?」

「我等無異議。」

「好!如無他事,會議結束。」葉孤城為此次會議劃下句號。

「城主英明,我等告退。」

眾人紛紛起身退去。 張宅。

砰!

張濤一巴掌狠狠拍下木桌上,怒斥道:「張月醴,你眼中可還有我這個領袖!」

「屬下不知何錯之有,請父帥明示。」張月醴也是倔脾氣,面對父親盛怒,不識悔改。

「何錯之有?哈!年歲上漲,脾氣也上漲了!」張濤怒極反笑,猛的更重一巴掌拍在木桌上,暴吼道:「你還是不是我張濤的女兒?竟然在外人面前拂逆我,你倒是給我長臉了。」

張天賜在一旁看到這個陣勢,嚇了一跳,急忙替姐姐辯解道:「父親,我看阿姐也不是有心的,你。。。」

「你給我閉嘴。」張濤一看兒子畏畏縮縮的模樣,心中更加有氣,怒罵道:「你還有臉說,這麼多年,本事不見長,丟臉的事,一件沒少干,堂堂少主,要什麼女人沒有?天天圍著個女人轉,太不像話,你要是有你阿姐一半才幹,何至於廟堂沒有一席之地。」

咦!這風向怎麼一下子就到我身上了!還有,我那是追求真愛好不!真愛耶!很偉大的!

張天賜自然不敢這般回話,只能可憐兮兮垂頭聽訓。

張濤或許是罵累了,意興闌珊之餘,擺手讓兒女雙雙退下,臨了前冷冷盯了張月醴一眼,下令以後除非他允許,否則不能再參加任何會議。

張月醴本就受夠這種所謂的會議,自然樂於遵從。

張正陽見屋內閑雜人等走光,緩緩從內堂走出坐在太師椅上。

「父親大人!」張濤看到來者,連忙鞠躬。

「我吩咐的事,落實了!」張正陽拿起一旁的木杯,抿了口。

「我已提議葉孤城為城主,同時也把我族族號去除,現今已是新城城兵,只是。。。」張濤猶豫了一下,沉聲道:「還請父親告知緣由,否則我真的不安心!」

「怕你不只是不安心吧!」張正陽放下木杯,神情似笑非笑的接著說:「我若沒有猜錯,只怕你已經有好幾天睡不好覺了!」

「父親!實不相瞞,我真的想不明白此舉意義何在?這樣一來,我們張家名存實亡,我們辛苦訓練的兵馬都慢慢成為葉孤城的人馬了!」

「軒轅族那邊有什麼反應?」張正陽看似漫不經心轉移話題。

「軒轅卓越這個老匹夫也是奇怪,竟然也將族人盡數歸葉孤城管轄,同時還廢除族號,不過我觀他像是臨時起意。」說到這裡,張濤又忍不住重新拉回話題,繼續追問道:「父親,你還沒有回答我,為什麼要推薦葉孤城為城主,為什麼要讓我們家族變成他的附屬?」

「我一直以為你很聰明!看來,我還是高估了你!至少,軒轅卓越就比你聰明多了!」張正陽嘆了口氣,眼神劃過一絲失望。

軒轅宅。

「父親,我有一事不明,你為何要騙城主?我們明明沒有商量過族人們的歸屬問題。」軒轅無極想起這事一頭霧水。

「那個重要嗎?」軒轅卓越的心情似乎很好,難得露出一絲笑容。

確實不重要了!

不過,有一件事非常重要,想到這裡,軒轅無極急聲道:「還有,你為什麼要把我們族號去除?我們軒轅一脈代代相承,怎能斷送在我們手中?我不明白父親是怎麼想的,這一路,戰士們也是憤憤不平。」

「我問你,你姓什麼?族人又姓什麼?」軒轅卓越的神情驟然一冷。

「自然是軒轅。」軒轅無極不明所以。

「你既姓軒轅,我族也依舊是軒轅族,何來族號去除之說?」

「可你不是說,要去除族號嗎?」軒轅無極不愧是一根筋,完全想不通其中緣由。

軒轅卓越深深嘆了口氣,細細解釋道:「吾兒啊!如今城內已不止我們一脈,永遠不要忘記還有張家虎視眈眈,不要相信所謂的聯盟,利益才是核心!如今尚未翻臉,只因還沒牽扯到深層的利益,將來,當一切進入正軌,張家必和我們有一戰,這一戰,將決定這座城池的真正歸屬權。但不是現在,所以,我們雙方都需要一個傀儡,一個可以制衡兩族平衡卻又沒有實權的人,此人,非葉孤城不可!」

軒轅卓越很感激張濤,如無他推薦葉孤城當城主,他也沒有意識到這點;既然將來要接管這座城池,以軒轅族的名號,言不正名不是,但如果以副城主之尊加上新城將士,則順理成章,說起來,他還要感謝葉孤城給他這個副城主的職位。

軒轅無極彷彿第一次認識父親一樣,嘴巴張的很大,一副痴獃狀。

看到這一幕,軒轅卓越頓感無力,生兒如此,家族如何興旺!失望之餘,沉聲道:「不管你接不接受,這是事實,也是將來一定會發生的,這是葉孤城的使命,也是我族的使命。」

「你會如何對待城主?」軒轅無極開始覺得父親非常可怕,像一頭沒有感情的怪物。

「葉孤城畢竟為我族貢獻許多,如果他識趣,將來我還是會讓秀兒陪他安度晚年,反之,殺之。」

「你要殺城主?」軒轅無極驚恐之際,急聲說:「他可是我族的天命者,族人心中的戰神,族人無不敬仰,父親,你怎麼可以。。。」

「我族戰神不姓葉。」軒轅卓越冷冷打斷軒轅無極的話,陰鷙道:「我族戰神只姓軒轅,永遠不要忘記這一點。」

聞言,軒轅無極覺得寒流襲遍全身。

張宅。

張濤聽完父親的剖解,豁然開朗,喜形於色。

「不可否認,葉孤城是世間罕見的大才,可惜,他終非我族!」張正陽再次細細品嘗了口葉孤城送來的果汁,輕嘆道:「果汁再鮮美,畢竟是異類,於水不容,沒有任何清水能夠容忍被果汁替代!」

金色的陽光慵懶地灑在湖面上,微風拂過,水面波濤粼粼,金光燦爛!

樹下,葉孤城悠閑坐於木椅垂釣,餘光卻時不時瞥著一旁,溫和自語道:「釣魚講究的是技巧,培養的是耐心,正所謂修生養性,指的就是珍惜當下,學會安靜的享受生活。」

軒轅秀並沒有吭聲,彷彿在極力剋制什麼,只是小嘴早已嘟得老高。

今天,她很開心,因為晚餐是她最愛的烤魚,為了吃到新鮮烤魚,必須親自動手捕魚,地點,自然是人工鑿開的湖泊,魚苗是葉孤城帶人出海捕捉回來飼養的,經過多年培養,如今已長出各式各樣的魚種。

捕魚的方式很奇怪,她從來沒有接觸過,葉孤城將它稱之為釣魚,一根細長的木杆加上一條綁著魚泡的細線,配上一個鐵匠打造的鐵鉤子。

當然,最令她驚喜的是,這些東西真的輕而易舉就釣上一條大魚!望著水中遊盪的魚群,開始迫不及待嘗試,然後,悲劇發生了,一個時辰過去,葉孤城的木桶橫七豎八裝著數十條魚,可她的木桶里,空空蕩蕩,宛如在嘲笑自身的無能。

噗!

水花四濺,一條接近兩個巴掌大的魚又被葉孤城釣了上來,只見他得意揚揚將大魚從魚鉤扯下來,往桶里一丟,故作感慨道:「哎!木桶都快裝滿了,這可怎麼辦!」

說話功夫,又將魚鉤上餌,往水裡一拋,再次垂釣起來。

軒轅秀的樣子開始變得狂亂,撅著嘴唇,張開著鼻其,兩頰紅得像杏子,兩眼閃著火苗的光芒,握住釣竿的玉手越捏越緊,恨不得將其捏爆。

「淡定!淡定!生氣是解決不了問題的!你要多學學我,沉住氣,不然魚兒都被你嚇跑了,還怎麼上鉤!」葉孤城笑的格外奸詐,因為他發現在釣魚這件事情上,又一次完美碾壓對方!會打架算什麼,箭射的再好又算什麼,會釣魚,才是王道!

軒轅秀本就極為不順,再看到葉孤城小人得志的模樣,直接氣炸了肺,這魚,釣不下去了!

只見軒轅秀唰了一下站了起來,旋即,將釣竿扯起橫握,雙手一用力,啪了一聲,硬生生將其扳斷,緊握住一端,朝前疾沖數步,腳尖用力一彈,人猶如飛燕般高高躍起,目光似電,斷桿的尖銳處對準水中狠狠扎了下去。

「秀兒!」這一系列發生的太快,也太突然,令葉孤城完全來不及做出反應,等他回過神,軒轅秀已經扎進水裡。

葉孤城慌了,也後悔了!明知對方生性要強,還這般取笑她!心慌意亂之下,急忙丟開釣竿,想要朝湖裡跑去。

軒轅秀落水很快,浮出水面更快!只見她興高采烈的舉著手中的木杆,嬌笑道:「看,孤城,我也抓到魚了!」

陽光下,木杆連串著兩條魚,因為沒有死透,還在徒勞的掙扎擺動。

餘暉,溫暖的穿梭於微隙的氣息!舒倘,漫長!樹木花草的香味,瀰漫在春日,把天地間一切空虛盈滿,水中,是一道纖絕的塵陌,呢喃著天真,充盈。。。。。。

葉孤城看得有些痴,恍惚間,他覺得世間的一切煩惱喧嘩漸漸遠去,眼裡、心裡,唯有那一抹宛如珍寶的笑容。

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簡單,舒心!沒有戰亂,安安穩穩相伴到老! 夜幕降臨。

炊煙裊裊,隨著新城的成立,人們也開始過上像樣的生活,有石屋禦寒,有新式灶台做飯,甚至,開始有了調味劑,海鹽!而這一切,都是葉孤城的功勞!

每一個路過葉府的城民,無不恭恭敬敬對著大門鞠躬行禮,葉府大門的護衛們也習以為常,恪盡職守。

葉府非常簡陋,除了佔地面積較大,內院種植數棵不知名的果樹,房內只有一些簡單的傢具,因條件和技術上的問題,房屋從裡到外石塊磚頭清晰可見,連毛坯房的簡單裝修都不如,這樣的房子,全城皆是。

「準備開飯咯!」葉孤城端著最後一個盛放烤魚的木盤快步走向餐桌,對著垂涎許久的軒轅秀柔聲道:「吃吧!小饞貓!」

軒轅秀並不理解小饞貓是什麼意思,她也不會去在乎,比起這些,烤魚,才是焦點所在,當即,也不客氣,大快朵頤享用起來。

生活條件改善了,燭火自然也有了,只是餐具依舊維持的木製品,畢竟鐵器非常稀少,也很重要,幾乎全部用于軍事方面。

當然,葉孤城並不在乎,他喜歡的是此刻的氣氛,燭光下,絕美的秀臉狼吞虎咽著一條條烤魚,全無淑女風度,卻又不破壞一絲美感!

就這樣靜靜看著心上人享用自己的勞作結果,他覺得很幸福。

軒轅秀注意到葉孤城沒有吃魚,尤其看到眼眸中的溫柔,心中突然升起一絲異樣,有些害羞的放慢進食速度,好奇的問:「孤城,你怎麼不吃飯?」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