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放開我,你這個瘋子,你為什麼要這樣啊,你這個殘忍的惡魔……」這人-大聲吼叫,幾近瘋狂。

「殘忍?」葉青冷冷一笑,道:「你說的沒錯,讓你們這樣死的確殘忍。但是,對不起,我實在想不到更殘忍的方法了。如果有更殘忍的方法,我一定會用更殘忍的方法殺了你們的!」

「你為什麼要這樣?我們都是人啊,我們都是活人啊,你就不怕報應嗎!」

「報應?我會等著它降臨的。但是,現在我要做的,就是你們的報應。我要讓你們知道知道,那些小孩子臨死的感覺!」葉青直接又灌了這人一通白粉,根本不給他活命的機會。

幾袋白粉,灌了十七個人就沒了。剩下五個人,見沒了毒品,每人臉上都露出僥倖的神色。

葉青也沒再去找白粉,而是轉身走到門口,將那個九哥拎了過來,指著剩下那五人,道:「給你個機會,認出剛才侮辱那倆女孩的人,我可以給你留條命!」

九哥親眼看著葉青這十幾分鐘時間殺了十七個人,早就快嚇尿了。聽聞這話,他立馬指著其中三人,道:「就……就他們三個……」

這三人面色大變,其中一人指著九哥怒吼:「你他媽沒上?還是你開的頭呢!」

九哥也是面色大變,狂吼道:「你他媽說什麼?你有種再說一遍!」

「說就說,你他媽帶頭的,你敢說不是嗎?大家都他媽是殘疾人,你還以為你是九哥啊。老子就算是死,也要拉你當墊背的!」

九哥狂怒,但此時他那老大的身份已經不管用了,只能可憐巴巴地看著葉青,道:「葉先生,你……你說過會給我留條命的……」

「你放心,我說話算話!」葉青把九哥摔到一邊,走到院子角落,將一個斷腿的椅子拎了過來。

剩下五人詫異地看著葉青,也不知道他究竟要做什麼。

葉青將椅子擺在五人面前,抬腳將這椅子幾條腿全部踩斷。葉青撿起其中一條凳腿,在手中掂量了幾下。這凳腿大概小孩手腕粗細,四棱四角,上面還帶著釘子。

那五人面面相覷,眼中都帶著驚慌,不知道葉青這究竟是什麼意思。尤其是被九哥指出來的那三人,現在都快崩潰了,他們真不知道葉青心裡到底在想什麼恐怖的主意。

… 葉青晃了晃手裡的凳腿,瞥了那三人一眼,道:「誰先來?」

三人面色皆變,沒人敢說話,他們都不知道葉青要幹什麼。但是,很明顯,絕對不會是什麼好事!

「沒人出來,那我就自己選了!」葉青很隨意地一指其中一人,道:「就你先吧!」

「干……幹什麼?」這人身體哆嗦,滿臉驚慌,不斷掙扎著往後退:「我……我不去……」

葉青抓住他的腿便將他拉了過來,將另一手的凳腿拎起來,對準他的嘴。

「你要幹什麼?你要幹什麼?救命啊!」這人-大聲慘叫,拚命掙扎,但都無用。

「我要讓你嘗嘗那個女孩臨死的感覺!」葉青說著,突然把手中的凳腿用力捅了下去。

這人正張著嘴,這下可好,凳腿直接捅進了他的嘴裡。葉青用力很大,一下子把這凳腿塞進了他的喉嚨,劇烈的疼痛讓這人全身哆嗦,四肢不斷扒拉,雙手掙扎著想要上來把這凳腿抽出來。

葉青將他兩隻手全部扭斷,而後將他甩到一邊,冷聲道:「怎麼樣?舒服吧?現在知道那小女孩是什麼感覺了吧?」

這人被這凳腿憋得直翻白眼,在地上掙扎了一會,最終還是斷了氣。

旁邊另外兩人都看呆了,而葉青則是面容平靜,拿起地上另一根椅子腿,道:「這下誰先來?」

兩人互視一眼,同時慘叫出聲,轉身瘋狂往外爬去。

不過,他們又怎麼能從葉青手中逃走,葉青過去將這兩人抓了回來。

一人-大吼:「姓葉的,你死後一定會下地獄的!」

葉青冷笑:「那又怎樣?我也沒想過要上天堂。」

「你等著,我就算變成鬼,我也不會放過你的!」

葉青看了他一眼,道:「如果你變成鬼,一定要來找我,因為我很想再殺你一次。你犯的錯,百死莫贖!」

嘴裡說著,手中如法炮製,將這兩人也送下了地獄。

九哥在旁邊看得全身顫抖,屎尿齊出都恍然不覺。葉青的手段,真的殘忍到能讓人做惡夢。說實話,見識過葉青的手段,他這輩子都不敢再想去做絲毫壞事了!

他是真的怕了!

「不用怕,我說過留你一條命,就絕對不會食言。不過,你能活多久,那就要看你的造化了!」葉青拍了拍他的肩膀,看了看手錶,時間已經差不多了。

葉青走到老韓面前,冷聲道:「告訴林老大,今天只是個警告。他手下的人怎麼對待這些殘疾人,怎麼對待這些小孩子,我就會怎樣還回去。所以,給自己積點德,別等我找到他們!」

說完這話,葉青直接轉身走出了院子,走進了茫茫的夜色當中。

院子內,還有四個勉強活下來的幸運兒。四個人面面相覷,這短短半個多小時的時間,就好像一場最為恐怖的噩夢啊,他們至今都還無法從驚恐當中走出來。他們現在也不知道該是慶幸還是傷痛,雖然活著,但人也廢了。

終於,又過了兩分鐘時間,一陣機車轟鳴的聲音遠遠傳來。各種車輪聲,遠處車燈閃爍,也不知道有多少車沖了過來。

院內四人緊張地往外看著,也不知道來的究竟是警察還是林老大。如果是警察,那他們可就更麻煩了。不僅人被廢了,還要坐一輩子的牢,這才是最慘的啊。

十幾輛車衝到了院子口,林老大帶了近百人沖了進來。可是,葉青已經不在這裡了。

看到院子里的情況,林老大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他接到消息便立刻召集人手,帶了上百人過來,今晚便是準備跟葉青決一死戰。沒想到,自己還是來晚一步,而且還折了這麼多手下。

「媽的,人呢?姓葉的人呢?」林老大破口大罵。

「他……他剛走……」老韓顫聲道。

「給我找,掘地三尺也他媽把他給我找出來,我要殺了他!我要殺了他!」林老大狂吼震天,他現在幾近瘋狂了。

「老大!」一個小弟從後面跑了過來,急道:「剛才西城分局的兄弟打電話過來,說西城警察局趙成雙帶隊過來,馬上就要來了。」

「什麼!?」林老大面色大變,這裡有死人有毒品,要是被人逮住,他可逃不掉了。而且,最關鍵的是,趙成雙還不買他的賬!

「老大,這個地方不能久留啊!」又一小弟急道。

「我操他祖宗,肯定是姓葉的這王八蛋給趙成雙打的電話。他個雜種,他這明顯是想讓趙成雙抓我!」林老大咬牙切齒,站起身憤然道:「把他們四個帶上,走!」

院子里沒死的四人立馬被人抬上了車,林老大他們都不敢沿原路回,而是一路往前走,以避開趙成雙的那批警察。

林老大他們剛離開不到五分鐘,六七輛警車便沖了過來,趙成雙坐著輪椅被人推出來的。

第一批警察直接衝進了院子,看到院子里那血腥的場面,有幾個剛進入警隊的警察直接蹲在地上嘔了起來。縱然是那些老警察,看到這樣的場面也是嚇得面色蒼白。

一個警察匆忙跑出去,對趙成雙急道:「報告隊長,裡面死了一二十個人!」

「報告隊長,屋子裡好像有人!」

「報告隊長,這邊屋子裡也有人!」

眾人紛紛過來報告,趙成雙其實早就知道。他擺了擺手,道:「兩邊屋子裡的都是受害者,你們把他們救出來。記著,這些人受驚過度,你們先表明自己的身份,盡量不要嚇到他們,以免造成不必要的傷害。另外,打電話催一下救護車,讓他們快點過來!」

趙成雙根本都沒讓人去追查究竟是誰殺的人,因為他心裡很清楚,這件事跟葉青估計脫不開關係。

一隊警察分散開,分別去救兩邊房子里的人。儘管他們表明了警察的身份,但也廢了好一番口舌,方才勸的兩邊屋子裡的人把門打開。

看到外面真的是警察,那群殘疾人終於忍不住大哭起來。過了這麼久暗無天日的日子,終於見到了光明。對於很多人而言,直到這一刻,他們才突然覺得警察是最可愛的人。

那邊的小孩子們還有些懵懂,進屋的警察看到屋子裡的情況,每個人的心也都抽了起來。只要不是那些喪心病狂,或者是自私自利只為自己活著的人,見到這樣的場面,沒道理不憤怒不悲戚的。

幾個女警察都跑到那邊小孩子的房間里,脫下外套把那些衣不遮體的小姑娘包裹起來,每個人面上帶著憤慨,也帶著心疼。大部分警察都在那邊安慰那些小孩子,因為他們都是有孩子的人了!

這邊一小部分警察,花了好大的力氣才阻住那些殘疾人去鞭屍。他們看得出這些殘疾人對院子里那些已死之人的憤怒,從這些殘疾人口中,他們已經基本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每個人都是同樣的憤怒,這一次,幾乎所有的警察都不急著去尋找兇手,而是先安置這些殘疾人和小孩子。

趙成雙坐著輪椅,將兩邊的情況看了個差不多。看到地上那些人的慘狀,他心中也不由驚嘆葉青下手之狠,尤其是那三個被凳腿活活憋死的人。不過,等他在那邊看到被這些侮辱而亡的那個小女孩,他已經不覺得葉青手段殘忍,他只覺得葉青還太仁慈了。說實話,就連他這個警察,也恨不得過去再鞭屍一番!

「隊長,這些王八蛋到底還是不是人啊。」一個女警察抱著一個六七歲的小女孩,心疼地道:「這些都是小孩子啊,他們怎麼能下得去手呢?」

「他媽的,這些人都應該抓去,挨個打靶!」又一警察怒道,雖然作為警務人員,說這種話很不適合。但是,現在沒人覺得他這話過分!

一個男警察拍了拍桌子,道:「不管是誰殺了這些人,我他媽都覺得他是一個英雄,反正我是不會去抓他的。你看這孩子,比我兒子還小兩歲,這幫畜生還算不算是人啊!」

「對對對,我也不會去抓他!」

眾人議論紛紛,這也是他們第一次把兇手當成英雄!

趙成雙沒有說話,他當然是不會去抓葉青的。但是,鬧出這麼大的事情,上面肯定要追查的。他擺了擺手,示意自己的親信把自己推出去,到一個無人的地方,低聲吩咐道:「把現場能搜集到的證據都毀了!」

「隊長,你……」親信看了趙成雙一眼,興奮地道:「我靠,我早就想這麼做了。你放心,交給我吧,保准誰來都別想找到證據!」

事實上,等這親信過去毀證據的時候,基本上也沒有什麼可毀的了。一來葉青根本沒有留下多少證據,二來,搜集證據的那幾人,有意無意地就毀掉了一些比較關鍵的證據。他們的心情也都是一樣,誰也不想把做這件事的人抓出來。

沒多久,幾輛救護車呼嘯而來。看到現場的情況,隨隊而來的醫生護士都愣了。這麼多殘疾人在一起,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待聽現場的警察簡單地說了這些人的情況,連那些醫生護士也都憤怒非常,甚至都不去確定林老大那些手下究竟是死是活,而是先去照顧那些殘疾人和小孩子。

… 一群警察幫著把這些殘疾人和小孩子往救護車上送,不過,救護車明顯不夠用,他們又把警車讓了出來。就這,還得分批把這些人送去醫院。

幾個女警員自願留下,在這裡照顧那些小孩子們。這些小孩子一個個面黃肌瘦,瘦弱的模樣看得人心疼。

「不要怕,不要怕,你們都沒事了,以後不會有人再欺負你們了!」一個女警員小聲安慰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小女孩滿身臟污,但她還是心疼地把她摟在懷中。

小女孩乖乖地蜷縮在女警員懷中,彷彿很久沒有嘗試過這種溫暖了一般,緊緊抓著女警的衣服,根本不敢鬆手,只怕一鬆手她就會離開似的。

幾個警員在每個房間搜集證據什麼的,一個警員從廚房裡拿出來了一些發霉的食物,順手往後一扔,罵道:「這幫人真懶,東西都壞了也不收拾一下。」

這發霉的食物剛好扔到了門口,一個小孩子眼尖,立馬餓虎撲食一般撲了上去,將那發霉的饅頭撿起來,大口大口地吃起來。

附近幾個孩子也都看到,匆忙跑過來。那女警員抱著的小女孩也立刻鬆開手,從女警員懷中掙扎出來,加入了搶這些饅頭的人群。

「幹什麼?幹什麼?」女警員匆忙追上去,眼看那小女孩拿著已長了綠毛的饅頭往嘴裡塞,立馬上去奪下饅頭,急道:「別吃了,都壞了,會生病的,你們都別吃了!」

小女孩可憐巴巴地看著女警手裡發霉的饅頭,眼眶淚水漣漣,聲音虛弱地道:「阿姨,我餓……」

女警的眼淚瞬間奪眶而出,眼看這些小孩子狼吞虎咽地吃這發霉饅頭的樣子,她基本已經能夠想象這些孩子究竟過的是怎樣的生活。

「等一下,等一下阿姨帶你們吃好吃的,吃飽飽的!」女警走過去,將那些小孩子手裡的饅頭拿走,道:「大家都別吃了,一會阿姨帶你們吃更好的東西。這些東西都壞了,吃了會生病的!」

一群小孩似懂非懂地看著她,更多的是在看她手裡的饅頭。飢餓的時候,縱然一個發霉的饅頭,對他們來說就是最好的東西了。

女警忍著眼淚,將那些發霉的食物全部收拾起來,不讓這些孩子們再吃。幾個女警也過來,將這些孩子們分散開,而剛才那女警則直接拿出電話,讓同事再來的時候帶點吃的。

葉青並沒有離開,他便在這兩棟房子對面二十多米的一棵大樹上躲著。看這些殘疾人和小孩子都得救了,他方才舒了一口氣。他躲在這裡,便是為了暗中保護這些人。如果趙成雙的人沒能及時趕到的話,他就要跟林老大的人硬拼,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他再傷害這些人。

還好趙成雙的人及時趕到,看那些女警細心地照顧這些小孩子,葉青也終於放心。這些人交給趙成雙的手下,肯定不會有問題了。

葉青從樹上翻下來,沿著小路走到公路邊,等來一輛卡車,從後面翻到卡車頂,乘這個順風車往市裡趕去。

另一邊,林老大帶著手下倉惶離開了這個地方。這個地方雖然是林老大的一個藏貨點,但林老大很少來這裡,登記的名字也不是他的。只要他的那些手下沒有活口,就絕對查不到他。

而那四個活口,也被林老大帶走了。所以,林老大根本不擔心那裡的事情會查到自己,畢竟那二十來個手下都死了,線索到他們那裡就斷了。

車隊一直駛出三十多里地,來到一片偏僻的小樹林方才停下。林老大下了車,那四個手下也都被帶了出來。經過簡單的包紮,這四人的傷口總算不流血了,但若不及時送去就醫,恐怕還是危險,尤其是被砍斷兩腳一手的老韓,面色蒼白的恐怖。

「大哥,要不要先把他們送醫院啊?」一個小弟低聲問道。

林老大面色陰沉,沒有理會他,只轉向那四人,沉聲道:「咱們損失了多少東西?」

四人面面相覷,沒有人敢回答。

「老九,你說!」林老大一指那個九哥,大聲喊道。

九哥嚇了一哆嗦,顫聲道:「大概……大概一百多萬的貨……」

「一百多萬!一百多萬!」林老大咬牙切齒,道:「我那個場子是用二百萬買下來的,這次打完,那個場子也算完了。加上這一百多萬的貨,還有那些牲口,至少也能值個一百萬。一晚上時間,我損失了近四百萬。誰能給我解釋一下,這到底是為什麼!這他媽到底是為什麼!」

眾人都低著頭,沒人敢回答林老大的話。誰都看得出來,林老大這個時候正處於狂怒的狀態,誰也不想往他的槍口上撞。

重生之盛寵嫡妃 過了好久,林老大方才長喘了幾口氣,沉聲道:「我的藏貨點藏的很好,誰能告訴我,姓葉的究竟是怎麼找到這裡的?」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