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放心。」

「迪亞茲、墨菲,你們和人相處這方面的不足,等晚上回來我和你們好好談談。」維拉克原計劃是中午回來就跟他們談的,但現在一看,只能放到晚上了,「不把這點解決了,以後你們會有大問題的。」

其實維拉克說得還算是含蓄了。依迪亞茲、墨菲這哥倆打小學習格鬥術,不善於和人交流的性子,要是不做出些變化,以後很難在平等會,或者任何地方有更大的成就。

「好。」迪亞茲依舊只是蹦出一個字。

說著四人回到旅館,從旅館正面出去上了車。

「能行嗎?」維拉克看著諾德略顯手忙腳亂地發動著車子。

「絕對能行,我就是半個多月沒碰有點手生了。」說著,諾德猛地發動了車子,車子朝前一頓,車廂里坐著的迪亞茲、墨菲差點被晃倒。

「慢點!」維拉克叫道。

「去哪?!」諾德臉色沒有一丁點慌亂,全神貫注地把控著方向盤,操縱著貨車歪歪扭扭地出發了。

維拉克一手撐著車頂,穩住自己的身形:「知道軍用倉庫在哪裡嗎?咱們去那邊散散心。」 「對了,後天皇后冊封大典,宮中必定大擺筵席。我想其中青年才俊定會不少,或者可以從達官貴人的子嗣中挑選……反正如果能夠為葉月卿覓得一個良人,那是再好不過了。」事情還沒有解決呢,孟慕思就先熱心腸開始為葉月卿考慮人生的大事。

上官霆忍不住把她打橫抱起,放在床上各種偷香:「這件事還輪不到你我做主,要看太后的意思。有機會我會提一下。對了,進宮的時候我不能接你,你和月卿一起。」

「好。」孟慕思回吻了他一下,然後拉起被子把自己蓋好,「行啦,再蘑菇耽誤了正事,小心被人取笑你堂堂的端王,栽在了美人窩……」

上官霆只好不舍地起身:「如此良辰美景,可惜啊!」

「快走吧,早忙完了才能早回來。」孟慕思也很不舍,可是她喜歡的男人本應以天下為己任,又怎麼能天天只顧得兒女私情。

上官霆摸了摸孟慕思的頭,儘管不舍,還是大步離開。

朝廷,還有很多事等著他忙。位高權重,責任也是相對的更加重大。

轉眼又是一天過去。

皇后冊封大典,舉國歡慶。京城的百姓載歌載舞,因為大赦天下,減輕稅收,而各種歡慶,直道是沾了皇後娘娘的福氣。

一早,孟慕思就和葉月卿穿著朝服,趕到了皇宮。

「嫂嫂,怎麼沒見表哥呢?」下了馬車,走在宮內的葉月卿,四下里張望。

今天宮門口來來往往數輛馬車,百官和眾命婦不時出現,煞是熱鬧。但是這些人中,卻並沒有上官霆的身影。

難道,他不該來接她們嗎?

孟慕思也沒瞧見人,不過想到今天這種日子,上官霆肯定各種忙碌,哪有功夫來接她們呢。

所以,她笑吟吟替上官霆解釋:「怕是被公事纏住了,脫不開身。我們自己去大殿就好,走吧。」

裝什麼賢惠?天下人誰不知道,你孟慕思有多惡毒,有多淫|盪!

「是呢。」在人前,葉月卿永遠是一副乖巧的模樣。可是,她捏著綉帕的手還是泄露了內心的狠毒,一轉眼就把綉帕揉成團,快要爛掉。

孟慕思只覺得後背一陣惡寒,一刻也不想和葉月卿多呆,急忙邁步朝舉行冊封慶典的大殿走去。

葉月卿亦步亦趨,怎麼看都像是甩不掉的狗皮膏藥。

兩人一前一後,走了一會兒。

忽然,葉月卿頓住腳步:「嫂嫂,我要去給姨媽請安。一起嗎?」

太后?怕是她想去請安,人家也未必希望她出現。

想著,孟慕思就搖了搖頭:「不打擾你和太后說些體己話,我還是先去大殿。也許你表哥,這會兒正在大殿等著呢,瞧不見我該著急了。」

她是一番好心,可聽在葉月卿耳中就變成了顯擺,秀恩愛。

「也是呢!那我走了。」葉月卿竭力壓住內心狂涌的憤恨,擠出一抹生硬的笑容,然後轉身朝太后寢宮方向走去。

孟慕思望著葉月卿的背影,下意識抬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總算是走了,不然被她怨念的眼神一直看著,實在是難受。」

長呼了口氣,孟慕思繼續邁著腳步,往大殿而去。

而另一邊的葉月卿,卻是略有些急,帶著小跑,一路趕到了福禧堂,太后的寢宮。

這會兒,太后的寢宮也到處張燈結綵,隨處可見的鮮花奼紫嫣紅,彰顯今日的喜慶。

葉月卿前後來過兩次,宮裡的宮女對她很是熟悉,不敢耽擱,便派人通稟,然後迎著她進了內殿。

內殿里卻又是另外一番景象,所有的喜慶元素皆看不到,身穿華服的太后正手拿佛珠,在內殿里禮佛禱告,祈求佛祖庇佑上官皇族的江山,庇佑上官皇族的子孫平安。

「姨媽。」葉月卿懂事的走過來,陪著太后一起跪下拜佛祈禱。

太后聽到葉月卿的聲音,緊閉的雙眼立刻睜開,目光充滿著慈愛:「月卿啊,來來來,別跪著,跟姨媽到裡屋坐。」

「我是見姨媽在拜佛,想來是為皇帝祈禱。月卿幫不上皇帝表哥的忙,也不能為太後分憂,就只有陪著姨媽一起禱告。」葉月卿扶著太後站起身來。

太后聽了她這番話,愛憐地摸摸她的頭:「還是月卿懂事。如果當年不出那個岔子,我們月卿可就是我的兒媳婦,是上官的賢內助了。」

說到舊事,葉月卿的眼眸閃了閃,隱隱泛著淚光。

「命里有時終須有。」葉月卿見宮女端來茶,接過來沒喝,卻是規規矩矩先給太后敬上。

太后笑吟吟端起來,抿了一口:「姨媽聽說你前陣子受了涼,身子骨可好了些?如果府上住的不習慣,月卿就搬回來,陪著姨媽住吧。」

「月卿先行謝過姨媽的關心。月卿一切都好,表哥和嫂嫂都很疼月卿,一對雙胞胎侄女更是調皮可愛,惹人喜愛得緊。即便在表哥表嫂忙碌的時候,至少還有澤兒與馨兒陪著月卿,月卿在端王府真心過得不錯。」葉月卿想到今日進宮的目的,衡量如何回答的時候,也不著痕迹把對話引入自己的目的上。

太后聽葉月卿如此說起,便寬了一片心:「是嗎?那姨媽就放心了。」

尤其是當她聽到葉月卿提到那兩個小孫女,太后的唇角不知不覺上揚起來。人老了,最喜歡膝下兒孫滿堂。含飴弄孫之樂,只有到了她這個年紀才能深切體會。

「是啊!一個家庭有幾個孩子確實不錯。尤其像澤兒和馨兒這般調皮可愛的,更是惹人喜歡得緊。聽你這麼一說,姨媽有點想念她們了。今日,應該把她們也帶進宮的。」太后說到兩個寶貝的孫女,一臉慈愛,泛著柔和的光芒。

葉月卿見太后愁緒,便立刻笑道:「姨媽這麼喜歡澤兒和馨兒,可以把她們接進宮住一段日子,陪在太後身邊啊。」

「好是好,只怕孩子們會吵著找娘。這孩子說長大便長大,一刻也緩不住。」太后想到她們的娘,臉色有點發沉,「還是算了,以免又徒生煩惱,惹出事端來。」

葉月卿怎會不知道太后的心思,眼見時機成熟,她立刻直奔正題:「也是,不過說到底馨兒和澤兒只是女孩,若是男孩就好了。這麼多年,表哥膝下無子,皇帝表哥也……嘆只嘆,嫂嫂的肚子太不爭氣,這麼多年,卻始終不見再有什麼動靜」 要是真的被李承乾給侵犯,那李恪絕對不會饒過李承乾,縱然他現在是皇子,縱然他現在的勢力比自己還要強盛。

李恪都會果斷的消除了李承乾的性命,不為別的,就為了茜茜公主的清白,為了自己內心的自尊。

【恭喜宿主完成主線任務。】

【主線任務獎勵:獲得趙金祥所有的財產。】

【主線任務獎勵:獲得趙管家的衷心,打理趙金祥的所有財產。】

【獎勵是直接使用,現在已經生效。】

就在李恪咬牙朝着大門口位置看去的時候,系統的聲音忽然傳了出來。

聽見系統的獎勵,李恪露出了滿意的笑容,看來自己的這一劍刺的還是挺漂亮的。

既然現在系統都說趙管家衷心,那李恪自然不用再去試探趙管家,想必趙管家現在的內心,也已經被系統操控。

「趙管家……」

李恪厲聲喊到。

「王爺,有何吩咐。」

聽見李恪的聲音,趙管家連忙走到李恪的面前,拱了拱手詢問道。

「趙金祥所有的財產,以後都由你來打理,還有趙金祥那些不為人知的秘密,和一些亂七八糟的情報網,全部都由你接手。」

「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這些事情很重要,如果讓我發現你有私心,我必將果斷滅了你。」

李恪語氣異常的冰冷,沒有任何的感情感言。

「是,王爺,小的遵命。」

聽見李恪的話,趙管家立刻回答道。

「既然現在趙金祥已經死了,那你也就不用叫趙管家了,你就叫李管家吧,還有外面的牌匾也換了。」

李恪依然不慌不慢的吩咐道。

就在李恪話音剛落,就聽見後院的位置,傳來了刀劍相互碰撞的聲音。

李恪聽見這個聲音之後,眼睛微眯,內心也已經知道了這個聲音意味着什麼。

現在韓凌已經找到了瑞德,而且正在戰鬥。

「好了,按照我說的事情,你現在就去忙吧。」

李恪轉身朝着李管家的神情看了一眼,放平自己的語氣說道。

「是,王爺。」

李管家輕微的點了一下頭回答道,之後便徑直朝着遠處的位置走去。

現在消滅瑞德,那麼幽州的所有事情就得到安寧了,李恪這一次,絕對不會讓瑞德就這樣再次從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逃走。

李恪邁著輕盈的步伐,朝着後院的位置走去。

等到李恪走到後院的時候,第一眼就看到韓凌此刻正在大戰十幾個劍客高手,而瑞德就在一個小湖邊,一邊喝着酒,一邊看着面前的戰鬥。

瑞德此刻似乎並沒有注意到李恪的到來,臉上的神情依然是逍遙自在,左擁右抱。

在瑞德身邊的兩個美女,也是出奇的靚麗,一直給瑞德的口中放置水果。

「哈哈哈……給我好好的教訓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竟然沒有任何的允許,就來趙府抓我。」

瑞德朝着面前的一行人,提高了自己的嗓門呼喊。

戰鬥還在持續,雖然韓凌是劍皇,一同面對這麼多的高手,難免還是有些吃力。

十幾個劍道高手,和韓凌打的難捨難分,一時間竟然看不出兩方哪一方有優勢。

「瑞德,你擾亂大唐的安寧,現在竟然還準備席捲大唐,我今天就親手殺了你。」

韓凌朝着瑞德的位置高聲的呼喊道。

「殺了我?真是可笑,雖然你現在的境界是劍皇,但是雙拳難敵四手,我這些高手,可都是專門對付你們這些劍皇培養的。」

「你就先滅掉你眼前的這些高手,然後在談論殺我的事情吧。」

韓凌喝了一口杯中的酒,不屑的冷哼道。

「哈哈哈……是這樣嗎?」

就在瑞德的話音剛落,李恪從遠處的位置緩緩的走了出來。

聽見李恪的笑聲,瑞德一把推開兩邊的美女,然後扭頭朝着李恪的位置看去。

「王爺?」

瑞德有些疑惑的自言自語道。

「怎麼?見到我很驚訝?」

李恪一臉的平靜,注視着面前的瑞德詢問道。

「趙金祥的趙府你都敢進來,看來你也是活膩歪了,等我通知趙金祥,一定把你親手剮了。」

瑞德撫平自己臉上的喜悅,露出了滿臉狐疑的神情說道。

「已經不可能了,趙金祥已經被我殺了,另外這裏以後就是李府,趙府從此就消失了。」

李恪緩和了一下自己的語氣,一字一句的解釋了一番。

「不可能,你現在的實力,怎麼給趙金祥作對,他手下可都是一些亡命之徒,只看錢不看人的。」

「小子,小心說大話閃了舌頭,到時候不好給自己圓回來。」

面對李恪的說辭,瑞德自然是不相信。

在瑞德的內心中,趙金祥就是最大的靠山,只要是有趙金祥的庇護,不管是誰,來到這裏,都不能胡作非為。

所以面對李恪的話,瑞德沒有絲毫的慌張可言。

「那你看看現在有一個人阻攔我的腳步了嗎?我不是一樣站在你的面前?」

李恪攤開雙手,一臉愜意的朝着四周的位置查看了一番。

「你們幾個,解決這個韓凌,剩下的這個王爺,就交給我吧,這一次,讓我好好的會一會這個李恪。」

瑞德沒有任何的猶豫,說着抽出桌子下面的劍,便快速的朝着李恪的位置沖了過去。

在瑞德移動的時間,並沒有發現李恪又拔出寶劍的意思,不免升起了一絲絲的疑惑神色。

「之前只是陪你玩玩,現在老子玩夠了,也是時候送你離開了。」

李恪滿臉平靜的說道。

看着瑞德離自己的位置越來越近,李恪矗立在原來的位置沒有絲毫的動容,只是簡單的從倉庫之中,拿出一個手槍。

看到李恪手中的武器,瑞德首先是驚訝的一番,之後便放平自己內心的擔憂,揮舞着手中的劍,便朝着李恪的位置砍去。

就在此刻,李恪瞄準了瑞德的身體,然後上膛,快速的扣動了扳機。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