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所以說,這裡以後就是我們度假的地方了?」瓜生麻衣雙眼放光地問道,她以為某人之前要認真說的事情就是這個。

「你要把這裡當成度假的地方也可以。」李學浩看了她一眼,「不過我要說的事情不是這個,是關於夏洛特和玉藻前的。」

「它們怎麼了?」瓜生麻衣皺眉問道,還有比這個度假勝地更重要的事嗎?

「你們可以變身了。」李學浩對不遠處隱隱在期待著什麼的兩隻萌寵說道。

大家順著他的目光一起看了過去,眼裡疑惑不已,變身?那是什麼?見過兩隻萌寵狐妖和白虎形象的水橋涼子、麗子公主等自認知道將要發生什麼的人則是意外的表情,他準備公開讓所有人都知道兩隻小萌寵可愛的外表下那可怕強大的形象嗎? 「額……」端木澤登時恍然,說道,「你是說火傲天?」

「嗯,就是他!」沈暮沉說道。

「那就更不用怕了!」端木澤一笑,說道,「他是不會出賣你的!」

「為什麼!?」沈暮沉登時疑惑道。可是,她突然想起了剛剛端木澤說到的「二王三恪」,登時明白了過來。她微微怔住了,喃喃的問道:「那火氏家族就是祭祀赤炎國宗廟社稷的……」

「是的,沒錯!」雖然有些難為情,但端木澤還是開口說道。不管怎麼說,那赤炎國也是被虞唐國與輔陳國所瓜分,端木澤與那沈暮沉的立場不同,登時就有些尷尬了起來。

見端木澤如此說,沈暮沉非但沒有生氣,反而有些高興,說道:「這麼說,他們算是我的親人了?」

「也算是吧!」端木澤道,「按說,火氏一族卻是與……有些關係,不過卻是旁支!還是那種特別疏遠的旁支,即便是在赤炎國之中也沒有什麼地位。當然,若非是如此,他們也不可能被保存下來。或許父皇就是看中了這個原因,才會讓他們……」

「我明白!」沈暮沉說道。那火氏家族與赤炎國的關係已然淡化,可不管怎麼說也還算是有些血緣關係的。過了一會兒,沈暮沉才繼續問道:「那他們怎麼會改了姓氏,姓火?」

驟然之間,那端木澤就好似是看一個怪物一般,看著沈暮沉,說道:「他們本來就姓火啊!」

登時,沈暮沉就尷尬了起來。那秋泓法師雖然告訴了她身世,卻根本沒有告訴她關於自己姓氏的問題。一直以來,那沈暮沉都以為自己就是姓沈,似乎也是天經地義的一般,也就沒有再去多想。誰知,事情突然發生了反轉,原來赤炎國的國姓會是「火」。

沈暮沉登時就有些不好意思,說道:「那原來是這樣!」

「嗯,你應該叫火暮沉才是!」端木澤道。

「我就叫沈暮沉!」沈暮沉卻是說道。

端木澤也沒有多說,緩緩的走了出去,沒有再與那沈暮沉多言。

沈暮沉突然長嘆了一聲,在那房間之中安靜了下來。她在這南陽鎮雖然安置了下來,卻不知以後的去處。那沈暮沉自己心中暗暗的想道:「若是要能在此處逃出去,還是回家去吧!」

此時沈暮沉已經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可在她的心中還是那個北境王國之中的一個小女孩。

「這是哪裡啊?」就在沈暮沉在暗暗的思量的時候,卻聽一股聲音傳來。

沈暮沉連忙低頭一看,卻見在自己的腳邊正趴著一物,正是多時不見的古魯。那法師學院大賽之中,不允許攜帶魔獸,沈暮沉便關照古魯不要出來。誰知,那法師學院大賽早就完事,而沈暮沉卻把古魯忘記在了腦後。

「古魯!」若是在平時,沈暮沉也不會有這麼強烈的情感。誰知,此時見到了古魯她卻是不能自已,連忙將那古魯抱在了懷中。

古魯不知發生了什麼,只是見沈暮沉頗為的消沉,便任由她抱著,不發一言。百镀一下“魔武女帝傳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而這個時候,落月的冰雪權杖從手心躍躍跳起,開始遠距離攻擊被隱士。

作戰距離被拉長,靈力發揮到最大。

隱士們沒料到落月還有冰雪權杖這招在手,看來彼此的保留曲目都不少!那一身冰雪女王的衣著,驚呆了所有的隱士。

尤其是皇冠綻放出來的光芒,照耀著整個黑城堡。

落月眼中充滿怒色,侵我家園者,有來無回!

戰爭迎來了新一波高潮……

而隱長和祭司還在暗處。

「那是冰雪權杖,是冰雪女王……」隱長忽然輕輕的嘆息。

落月的容顏依然是稍作改變,而且帶著面紗,總是隱長再有本事也看不透她真正的面容。

「想不到雄踞此處的人竟然如此有來頭……我猜另外兩人也各有背景。」祭司在身後說道。

此刻的他就像隱長的小隨從。

水澤風華時刻保持著笑容,彷彿就是伽藍拈花一笑的典範,就算是生死擦邊的戰鬥,他也優雅從容,這怎麼能讓人不愛呢。

那一身白衣遊盪,漂浮,閃爍,穿梭,從容自如……

手中的扇子雖然不能把隱士打的落花流水,卻也讓隱士沒有佔到便宜,他們根本近不了水澤風華的身……

即便會分析對方的招式,水澤風華時刻都能出其不意,攻其不備,讓隱士十分頭疼,因為每一次判斷幾乎都是錯誤的,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敵人!

可氣又可惡,同時又惺惺相惜。

紫年一手古劍,一手黑戒指,靈力源源不斷的湧出來,蔓延周圍……

頗有一種墜入無間地獄的感覺。

周圍的隱士很不確定自己實在黑城堡外圍,就連紫年有時候也恍惚覺得到了無間地獄。

整個天色暗淡下來了……

明明是青天白日,卻在紫年的黑暗靈力作用下,完全變了天……

這又引起隱士們心裡不小的震撼。

包括隱長。

「他莫非來自冥界,靈力中竟然帶有冥界的力量……」祭司大為驚嘆。

「如此純粹的黑暗力量,我從未見過。」隱長徐徐說道。

就在他們對話之間,紫年感受到了隱長的存在,他忽然望向雲層的某處,即便那裡也是一片黑暗……

四目交接,隱長心中長長的「啊」了一聲,這目光是何等熟悉!雖然並沒有看到他的臉。

然而卻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紫年伸出手腕,光之力從手心中蔓延出來,穿破黑暗的周圍和雲層,直接照耀在雲層之中……

祭司和隱長被看的清清楚楚。

然而紫年這光之力卻沒有擊中他們,他只是想看到他們……

事實上他也看到了。

「別忘了那是敵人,落城主,你不小心的仁慈可能會導致整個裂帛城的淪陷。」水澤風華提醒自己,他已經看出他並沒有攻擊她,而剛才是個多麼好的機會……

仁慈,紫年自認為自己不是仁慈之人,然而對她,卻無法下手。

哎,我真是不只是花心大蘿蔔,白臉大尾巴狼,還是個分不清敵我感情用事的人啊。紫年心中自慚形愧的感嘆。

「這光,這是光之力!」隱長看到光后情緒十分波動……

這光之力又是多麼的熟悉,因為這是紫光塵的光之力!

。 第1164章我要是你

蘇蔓並未回應,只是伸手將盤在厲錦榮腳踝的那條蛇給抓了下來,往地上狠狠一拍!

那條蛇立馬呈昏迷狀,蘇蔓趕忙說道:「快!都別愣著!準備血清,準備血漿!」

說完,她將邊上的厲科盈往邊上一推:「要想你父親活命,一時半會別妨礙醫務人員搶救。」

「噢噢噢!」正當厲科盈慌亂應下的那刻,蘇蔓已經手起刀落開始剌口放血。

一時之間,自厲錦榮的手腕、腳踝等處都在滴滴答答流出黑色血液。

蘇蔓一瞬不瞬地凝著厲錦榮,密切關注他的身體承受情況。

「血漿來了,與厲老先生血型一樣的血漿來了!」這時,從圍觀的人群後面傳來一位小護士的聲音。

在搶救生命的大是大非前,大夥紛紛為小護士讓了路。

「蘇會長,給,血漿!」小護士將一箱血漿遞給蘇蔓。

蘇蔓回頭接過血漿,順便掃了一眼她胸口的銘牌:「你叫李如夢?」

李如夢點了點頭:「嗯,我叫李如夢。」

「厲總,麻煩你幫我控制住這個叫李如夢的。」蘇蔓出聲的同時,從背包里拿出一顆丹藥塞到了厲錦榮的嘴裡。

「你不使用血漿反而給厲老喂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你居心何意?」李如夢微微拔高音量,就為讓在場眾人能聽到她的這道聲音,要讓在場眾人對蘇蔓施以輿論壓力。

蘇蔓一直等到厲錦榮身體稍稍穩定點后,這才將視線落回至李如夢身上:「現在先不用管那毒蛇是不是你招來的,僅憑你送假血漿一事,足以讓你牢底坐穿或者槍斃嗚呼。」

此言一出,眾人均用怪異的眼神在李如夢身上打轉。

這時,原本就將李如夢攥在自己身側的厲科盈一把掐住她脖頸,冷聲喝道:「我與你無冤無仇,說!是誰讓我來害我父親!」

李如夢並未如人們想象的慌亂,她冷冷回道:「蘇會長,你別血口噴人!我只是盡本份將血漿送來而已,可你非但不用還在這邊污衊我,你又是何居心!」

蘇蔓唇角冷冷一勾:「時間。從我道出指令到你送來血漿的時間實在太短了,這裡距離血漿庫至少要穿過兩棟大樓,可你卻在幾息間將血漿送了過來。

所以,你認為我會用你這不明不白的血漿嗎?

另外,我要是你,我就再忍忍,等時間差不多再合理出現。」

不待李如夢拚死反駁,蘇蔓繼續說道:「在場有多少人知道我身份的?恐怕寥寥無幾。可是你張口閉口就是蘇會長,請問這個稱謂是誰教你的?」

李如夢瞳孔驟然一縮,瞥過頭,不再出聲。

此刻蘇蔓也沒有三頭六臂來詳細了解過程,她只知道要是真正令人放心的血漿再不來,厲錦榮這一關可就真難捱了。

就在這時,整個VIP病房樓層突然颳起冷冽之風,令人不由抱臂打顫。

只見一身肅氣的霍彥霆拎著保冷箱從電梯處步伐沉穩地走來,然後將裝著血漿的保冷箱遞給蘇蔓:「放心使用。」

(本章完) 一隻火紅色毛茸茸的皮毛、尾巴卻是金黃色的萌寵小狗,還有一隻同樣毛茸茸的白色小貓,在沙灘上,所有人的注視之下,身體開始膨脹變化。

完全不明真相的瓜生麻衣、間島由貴、本間美保、洋子公主等人都不由地瞪大了眼睛,一臉震撼地看著眼前的一幕。

已經看過兩隻萌寵變身過狐妖和白虎的水橋涼子、麗子公主、水橋香智子幾人也瞪大了眼睛,因為她們發現,兩隻萌寵並不是變身成妖狐和白虎,而是兩個人形。

當看到兩隻小萌寵,一個變成了擁有好幾條尾巴的少女,一個則變成了白色貓耳的少女,而且都異常地可愛,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它們,居然可以變成人!!!

無法想象,原本只是經常接觸的小貓和小狗,竟然在親眼見證之下,變成了兩個人。

「主人。」狐尾少女和貓耳少女對著某人深深一躬,接著又對千葉小百合等人行禮。

「你們好,我是玉藻前。」

「我是夏洛特。」

兩人都做了自我介紹,但眾人還處於震驚之中,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

「你們、你們……」瓜生麻衣完全被眼前的一幕顛覆了以往的認知,幾乎說不出話來。

「這就是我要告訴大家的事。」李學浩很清楚她們的震驚,畢竟她們根本想象不到,兩隻小萌寵可以變成人。

足足過了好一陣,大家才漸漸清醒過來。

「她們……是妖怪?」瓜生麻衣看著化身為狐尾少女和貓耳少女的玉藻前及夏洛特,眼裡仍顯得很不可思議。

「是的呢,麻衣小姐,我是狐妖哦。」玉藻前朝她微微一笑,身後的七條尾巴甩了甩,看上去雖然詭異,但卻顯得美麗異常。

「所以你才要叫玉藻前。」瓜生麻衣恍然大悟,接受了兩隻萌寵可以變成人之後,她的理智也恢復了正常,「那夏洛特呢?她是貓妖?」

「才不是,我是白虎,白色的老虎。」一旁的夏洛特強調道。

其他人也漸漸接受了兩隻萌寵可以變人的事實,其中最受打擊的是本間美保,因為她原本最喜歡的兩隻萌寵變成了人,雖然這比萌寵更震撼,但對她來說,卻不能抱著毛茸茸的可愛的它們在懷裡了,也不能寵愛地撫摸它們了。

水橋香智子可以說是所有人之中最不驚訝的一個,當然並不是她早就知道玉藻前和夏洛特可以變為人,而是無論她們變成什麼,在她眼裡,始終就是陪著她一起玩的朋友。

「小公主。」看到水橋香智子一直盯著她們看,玉藻前朝她招了招手。

水橋香智子頓時興奮起來,一下子跑到她面前,撲閃撲閃著大眼睛:「你是玉藻前?」

「嗯。」玉藻前蹲下來,身後毛茸茸的大尾巴甩到了前面,貼到了她的小臉上。

「嘻嘻。」水橋香智子一把抓住,放在另外一邊臉上蹭了蹭,「那以後我們就可以像現在這樣一起玩了?」

「這個……」玉藻前不敢做主,看向了一旁的某人,畢竟她現在還不是一個完完全全的人,身後的尾巴對她來說是個困擾。

「如果沒有外人的話,你們可以變身陪香智子玩。」李學浩點了點頭道。

「謝謝主人。」玉藻前和夏洛特連忙激動地說道,自從可以變人之後,她們就已經喜歡上這種感覺了,才不想變成需要四隻腳走路的動物。

隨著水橋香智子抓著玉藻前的尾巴玩,又摸了摸夏洛特頭上的貓耳朵,這似乎開啟了一個信號,瓜生麻衣、千葉小百合等人一個個地上前,頗為好奇和感興趣地圍住了玉藻前和夏洛特,也感受了下毛茸茸的尾巴和毛茸茸的耳朵。

變成人的玉藻前和夏洛特都沒有萌寵狀態時的高冷,反而被眾人摸得臉頰發紅,渾身不自在。

李學浩就在一旁看著,水橋涼子、長妻黑音和洋子公主三人年紀最大,新鮮感過後,她們就走了過來,像約定好似的。

「黑音,我記得這小子上午就去接你了,為什麼你們回到村子里已經是傍晚了,中間有發生什麼嗎?」水橋涼子故意把聲音放得很大,目的就是為了讓某人也聽到。

「是我拉著這小鬼陪我去了圓覺寺,還去了鎌倉高校前站,順便也進鎌倉高校裡面參觀了一下。」長妻黑音一臉鎮定的說道。

「鎌倉高校前站,我也想去的。」水橋涼子頗有些懊惱,「早知道我該跟著一起去。」

一旁的洋子公主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聽著,她不知道什麼時候和水橋涼子這麼要好了,兩人現在離得最近。

「涼子,這就是你不來接我的懲罰。」長妻黑音得意地一笑。 吝嗇boss貪財妻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