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我還真沒把您放在眼裡。」看著邢鷹瞪大的眼睛,蘇羽趕緊接上:「我一直把您放在心裡啊,邢局,李文科亂給我扣帽子,我可以原諒他年輕不懂事,怎麼您也亂誹謗我啊?」

蘇羽委屈的看著邢鷹,後者的到來確實出乎他的意料,只不過邢鷹的來意,他倒是猜到了一點點。

邢鷹努著嘴冷哼道:「你別在這兒給我打馬虎眼,在洛陽城,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你,李建生的死,除了你,我想不到別人,我知道你是在替被他殘害的學生出氣,但你這次做的,太過了!」

看著邢鷹陰沉的臉色,蘇羽原本嬉笑的神情也收了起來,他看著邢鷹,神色不忿:「老邢,雖然我們是老相識了,但你這話說的我很不愛聽,為什麼李建生的死一定是我乾的?他背後的人難道就不可能出手嗎?周通怎麼死的難道還要我幫你解釋一下嗎?」

蘇羽冷著臉,目光直視著邢鷹:「既然你這麼說了,那我也醜話說在前頭,找到我殺人的證據,再來教訓我,不然,就別怪我辦事難看了。」

「你不會留下證據的。」沉默了片刻的邢鷹,突然說出這句話,而這句話說出來,也意味著兩人的關係,淡了幾分。

「我不是沒見過你殺人,我也很感謝你救過我,但在這裡,我不能由著你胡來。」邢鷹緩緩站起身,直勾勾的盯著蘇羽:「你好好反省反省,兩天後再出去吧。」

走到門口,一手扶著門把,邢鷹接著說道:「如果兩天時間,我還是沒有找到證據,我會向你道歉的!」

突然,一直不說話的蘇羽開口了:「今天外面下的很大吧?」

低頭瞥了一眼自己肩膀上的水珠,邢鷹淡淡的回道:「不小!」

蘇羽呵呵一笑,雙手抱著後腦:「知道為什麼今天會下雨嗎?」

邢鷹沒答話,蘇羽接著笑道:「因為上天在洗刷這個世間的罪惡。」

轟隆隆!

雷聲震天,暴雨連連,大雨傾盆而下,沖刷著城市的每個角落,那些骯髒污穢的垃圾被大水沖走,天上的烏雲彷彿賣命的清潔工,努力的洗刷著

這個世界的骯髒。

邢森舉著雨傘,恭敬的給邢鷹遮擋著風雨:「二叔,雨下的這麼大,你有什麼事交給我辦就行了,何必親自跑一趟呢。」

「你的意思是說,我辦什麼事都要先跟你彙報了?」在蘇羽那受了一肚子氣的邢鷹一點好臉色也不給邢森。

「哪敢啊。我這不是想著讓您老多休息休息嘛。」邢森低頭哈腰的恭維著。

「行了,回去工作吧,對了,以後別跟龍千鈞走那麼近,如果讓我發現你跟他有什麼親密關係,我打斷你的腿!」邢鷹瞪了邢森一眼,接過雨傘,上了轎車。

「放心吧,二叔,我可是您調教出來的,怎麼會坐那種事呢。」恭敬的將邢鷹送上車,邢森尷尬著摸了摸鼻頭,轉身回了警局。

不遠處的報亭,一名身穿黑色雨衣的中年人,拿著買的香煙,接過店家找來的零錢,轉身離開,快步走到身邊能夠避雨的屋檐下,掏出手機,發了一段文字過去:

狼王離群,務必截殺。

大雨還在下,昏沉沉的世界里,給人一種黑雲壓城城欲摧的壓抑感,細雨如線,遮人眼帘,在看不見的角落裡,數十位身穿黑色雨衣的殺手,悄然而動……

老城十字街,洛陽城夜市最繁華的地段,沒有之一,晚上六點過後這裡擁擠不動,別說是轎車了,就連電動車,行人都不好行駛,不過此刻清晨,卻是寥寥幾人,只有幾輛推著三輪車賣早點的小販,百米長的道路兩邊掛著鮮紅亮麗的喜慶燈籠,大雨滂沱,把燈籠洗刷的更加明亮,來往的上班族,急急忙忙的買過早點,急行而去。

載著邢鷹的轎車,緩緩駛來,停靠在一家早餐店門口,每天早起,他都會來這裡喝一碗豆腐腦,十幾年的習慣,從不曾間斷。

「邢局,來啦。您的豆腐腦,都給您準備好了。」早餐店老闆樂呵呵的笑著。

「呵呵,麻煩你了。」坐在桌旁,喝了一口豆腐腦,邢鷹滿意的點了點頭:「嗯……好喝!十幾年了,很多事物都變了,就你這豆腐腦的味道沒變!」

「瞧您說的,我難道也變了?」老闆一邊忙活著炸餅,一邊回應著邢鷹的話。

邢鷹樂呵呵的笑道:「你也沒變,你要是變了,這粥的味道怕也會跟著變了啊,呵呵。」

吃飽喝足,邢鷹氣滿神足的站起身,放下十塊錢,跟老闆打了聲招呼,便走出了早餐店。

剛走出門,老闆便追了上來:「哎哎,邢局,沒找你錢呢,你走那麼急幹嘛。」

「拿著吧,幾塊錢而已,給小侄子買點好吃的。」邢鷹推搡道。

「那不行。」老闆緊趕慢趕追了上來:「每次你都多給,我家那位說我不是一次兩次了,以後必須要找……」

老闆的聲音戛然而止,一道血柱自老闆的額頭飛濺出來,站在老闆面前的邢鷹瞬間被濺了滿臉血污。

「邢局小心!」

司機眼色一厲,瞬間將邢鷹撲倒。

噗噗!

又是兩聲悶響,趴在邢鷹身上的司機睜大著眼睛,口中鮮血直流,再沒了生息。

來不及悲哀,邢鷹掀開司機的屍體,一個翻滾衝到早餐店側面,背靠著牆,躲避著遠處狙擊手的射殺。

習慣性的摸向腰間,才發現今天沒帶槍支,邢鷹臉色微沉,看著趴在地上的早餐店老闆,回想著剛剛老闆沒說完的話,只覺得十幾年來積攢的怒火全部爆發了。

公然襲擊政府要員,警局局長,這群人如果不是瘋子,就是反政黨!

拿出手機,正欲報警,卻發現自己的手機竟然黑屏死機了。邢鷹眼神一厲,摸著牆壁緩緩向後撤去。

而幾乎是同時,十字街兩邊的巷道里,走出數十位身穿雨衣的黑衣人,他們沒一個都拿著一米多長的開山刀,眼神決絕的沖向邢鷹。

「小雜碎。」邢鷹咬牙切齒的怒喝一聲,順手抄起身旁拖把,一臉無畏的沖了上去。 這個距離上把黃土挖回部落里做磚頭就要方便的多,反正也不是很遠,就地做磚可以減少在路上的顛簸,畢竟是土做出來的東西,一晃就直掉渣,能動還是少動的好。

部落的建牆計劃還是從最簡單的兔子圈開始,相比於其他的牲口圈已經有一面牆了,而且兔子都是在這裡面做的窩,這對於牆的高度就沒有多麼大的要求了,只要是能夠擋住足夠的風雪就好,畢竟這個土坡是部落里自己挖出來的,兔子們也是迫於無奈才在裡面挖洞做窩,各種條件自然是沒有野外的那麼好。

夏天的時候,憑著簡單的棚子就可以遮風避雨,冬天就不行了。

既然要建,那麼質量上肯定是要往好的去,至少土牆是要用上個幾年的,不然也就沒有必要這麼大動干戈了,和公輸還有建商量了一陣后,還是決定搭建出一個一人高的兔棚出來,這個高度平時建進去餵食也更加的容易些,也方便部落里抓兔子,而且這樣高度的棚子,雖說對於其他的動物稍微有點矮,但是只要不是腫腳鹿那種的,住下去都不是什麼問題,這樣一來哪怕是以後不用它來養兔子,還可以養一些其他的動物,至少用來養羊就還挺合適的。

兔子圈木棚的搭建就要方便的多了,最主要的梁子可以插在後面的土坡上,大大的減少了公輸的工程量,現在的兔子圈是之前幾個圈融合成的,已經不小了,橫向也有二十米的寬度了,結果公輸和北一一天半就把主體給搭建了出來,現在也只剩沒有在上面鋪茅草了。

棚子的頂除了最基本的一層竹子,現在中間還加了一層稻草,防水性能提高了不少,這也減少了茅草的需求,部落周圍的茅草大部分都是長在小河兩岸,數量並不是非常的多,尤其是今年重建各種牲口圈都是從裡面砍回來的,現在能利用的也就所剩無幾了,後面還要給其他的修補修補,加上還要為冬天的大雪做準備,一旦大雪壓垮了,也得有足夠的材料重建才行,所以現在還是得省著用才行。

而且稻草用起來還算是不錯,如果鋪的夠厚的話還是可以的,而且保暖性比較好,關鍵是數量管夠,小山一樣的稻草現在也沒有用上多少,這次正好多用上一些,除了鋪在房子上以外,還可以放在牲口的圈裡面,這麼多的牲口,部落里可沒有這麼多的獸皮給他們的保暖,便宜又實用的稻草自然就是不二人選。

現在平時留在部落里的人都會有每天挑回來兩擔子土的任務,其他的都還好,主要還是挖土太過費時間。大家雖說是留在部落里,能弄兩擔子土回來也算是非常的忙碌了。

這些土等到一定的數量之後才會統一做成土磚,混在裡面的草就好找多了,現在的草已經逐漸開始泛黃了,哪怕是直接用石刀割也比較輕鬆,相比黃土自然是好弄的多。

兔子圈預期的寬度只有兩米多一些,這已經是放寬了很多倍之後的結果,再多就有一些浪費了,中間每隔三米就要再建一面牆,部落里冬天的積雪可不是開玩笑的,木棚子幾乎都沒有什麼承重能力,主要還是得看這些土牆,自然是要建的密一些。

這樣算下來最後光是中間的土牆,兔子圈就要建十一堵之多,不過這也是兔子圈的寬度太小不適合用大梁的緣故,用的木料大多只有大腿粗細,其他的牲口圈就要好上很多了,至少是不用建的如此密的。

十天之後,第一堵牆終於是開始建造,狩獵隊和採集隊都留下了五個人在部落里幫忙,畢竟部落里的青壯年並不是很多,而建牆又是個力氣活,部落里的人手就有些不夠看了。

黃土磚是五天前就已經做好了的,經過五天的晾曬,已經完全到達了能用的標準,哪怕只是簡單的兔子圈,宋宸還是決定往下再挖上兩塊磚的深度用來做地基用,這樣搭建出來的牆才更穩固一些。

砌牆這種活看起來倒也不是很難,但是想要砌的比較直也不是那麼的容易,宋宸也不是老師傅,就算只是一人多高的牆也還是老老實實的用石頭墜了根線。

中間作為粘合劑的黃土宋宸還在裡面摻了一些用來做陶器的陶土,經過反覆的不停的攪拌之後,粘性還是非常高的,部落里也沒有什麼專業的砌牆工具,還是只能用手來一點點的抹平,好在宋宸之前就讓陶和瓷燒制了一批合適的陶盆,現在用來裝攪拌好的黃土還是非常好的,這樣就不用為了一點土來回的跑了,這和後世的灰桶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不過就是重了些,光盆子就有十好幾斤重。

用黃土作為粘合劑還有個致命的缺點就是乾的比較慢,為了保證兩塊磚之間有足夠黃土,所以宋宸自然是不敢把進度放的太快的,壘個三四層就要停下來等上一會,這個時間裡就可以打下一個地基了,本來宋宸準備是一天同時進行兩個的,這樣就可以直接把梁子給加起來,最後卻一下子就變成了四個在同時開展,這邊等著乾的時候,剛好可以去下一個,進度反而是快上了許多。

搭建到胸口位置的時候就比較難往上堆了,一塊黃土磚的重量少說也是有一二十斤的,加上還在中間塗抹粘合劑就更加的困難了,不過宋宸之前就讓公輸做了一些簡單的板凳出來,這對於現在的公輸是一帶你點問題都是沒有的,站在高度差不多是半米的凳子上面就要好弄的多了,後面的東西都是有人直接遞上來的,反而還更加的省力了一些。

總體上兔子圈需要的坡度也就不是那麼大,畢竟也只有兩米多的寬度,就算是是有什麼積雪也能很輕鬆的弄好,所以也就沒有必要健的多寬,這個距離可謂是剛剛好。

。手機版網址: 宴墨讓大軍往外撤離,然後,就在這個時候,巨大的石頭和滾木落入了峽谷,這時,那些暄朝的將士們才意識到自己上當了。

而且,他們這個當上得太窩囊了,因為,敵軍的這個計謀和上次他們用過的計謀是一樣的,只不過這回敵軍演得比他們上一次還要逼真,所以他們就上當了。

「軍師,您答應過屬下的,不會讓句默然死得太輕鬆的。」

「你說哪個是句默然啊?他也進峽谷了嗎?」

梁越澤指著峽谷下面一個白盔銀袍的年輕將領,道:「那位就是句默然。」

「嗯,」程客甚點點頭,「知道了,陸將軍,你讓大家手頭準點,把火油罐子扔到他的身上,然後再放著火的弩箭射中他,把他活活燒死。」

「是!」

「多謝軍師!」梁越澤頓時喜形於色。

句默然是真的萬萬沒有想到,他當時是心善,所以沒有要了梁越澤的命,但是,梁越澤最後竟然要了他的命,而且還是把他活活燒死了。

如果句默然早知道會有這一天的話,他當日一定不會放過梁越澤的。

他現在已經來不及為自己當日的行為感到後悔了,因為,他在痛苦的哀嚎中停止了呼吸,結束了自己年輕的生命。

這一仗,宴墨損兵折將,孫勢光那邊倒是興高采烈。

孫勢光和程客甚還是很講信用的,放梁越澤離開了,梁越澤想回家,因為,即使那個女子不是他喜歡的,但是,他是梁家唯一的男丁,梁家會不會有后,就看他的了。

所以,即使他再不喜歡那個女子,他也得和她試著相處。

其實,不光梁越澤是這樣的,源陽國和暄朝有很多人都是這麼想的。

他們會和自己不喜歡的人成親,並且要孩子,他們似乎很少有人願意孑然一身,即使是和自己不喜歡的人成親,他們也會選擇成親的,絕對不會為了真愛而單身。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關那畔行,夜深千帳燈。

梁越澤離開了軍營之後,就一路向風城而去,風城就在榆關的另外一邊,緊挨著榆關,所以,管這個地方叫「榆關那畔」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而他之所以選擇往這個地方而去,是因為「榆關那畔」的風城,正是他的老家。

其實,這個風城現在雖然屬於源陽國,但是,這個地方原本是暄朝的北方,是後來被源陽國佔領了之後,這裡的百姓才變成了源陽國的人。

那麼,在這之前呢?

沒錯,梁越澤一家原本是暄朝人,只是因為源陽國搶了暄朝的半壁江山,而他們梁家所在的城池正好就在被源陽國奪走的那半壁江山之內,所以,他們才變成了源陽國的人。

當然了,他們也不是很有家國天下的情懷,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所以,對於自己到底是哪國的人這個問題他們真的是一點都不認真對待。

有很多人原本是暄朝的人,後來他們突然成為了源陽國的人,他們也能坦然接受,根本不拿這個事兒當回事兒。

所以,梁越澤和他的姐姐梁江瑤才會以源陽國的將士的身份上戰場,為了源陽國的江山社稷而戰,攻打他們原來的母國暄朝。

梁越澤想要回家,這一路上註定不會很太平,因為,他要先從暄朝境內的這些有戰火的城池穿過去,然後才能到源陽國。

當然了,他到了源陽國之後,肯定就安全了。因為,現在戰火只是在暄朝境內而已,源陽國境內還是國泰民安的。

至於暄朝有戰火的地方,其實已經遠遠不止宴墨和宴令爾對陣孫勢光和程客甚的這條戰線了,王司那邊果然又被源陽國的另外一夥大軍給偷襲了。

同時,暄朝的先城也被偷襲了,趙將軍臨危受命,失守該誠。

還有軟城,現在已經被源陽國的大軍攻佔了。守城將軍江一想已經退守到了暑城,與暑城守將時震一起在暑城聯手迎戰。

除此之外,還有叛變的,比如陸城的守將張開,他帶著手地下的將士們棄城投降,投靠了源陽國,因為他的叛變導致現在他那邊的地形分複雜,現在他那邊的暄朝的將士們動都不敢動了,因為陸城是那條戰線上的戰略要地,現在張開帶著手下一起叛變了,陸城現在是源陽國大軍的駐紮之地了,那個地方易守難攻,這就導致那條戰線上的暄朝將士們非但想要把陸城搶回來比較困難,甚至就連行軍路線都得想辦法更改一下了,因為,他們只要打到陸城就會止步不前,他們沒有那個本事繼續打過去。

總之,現在的暄朝境內硝煙四起,不是只有宴墨這邊在打仗。

而梁越澤如果想從戰火連天的暄朝離開,回到源陽國的話,那麼,他就必須得穿過好多的戰場。

首先就是忍城,忍城現在已經淪陷了,源陽國的方不笑將軍現在帶兵駐紮在這裡,但是,暄朝這邊的陸將軍一直想要把忍城給搶回來。

說到這裡,就不得不提一下他們兩個的名字了,方不笑將軍的名字是真名,他真的叫方不笑,他的手下也對外界說從來沒有見他笑過。

相比之下,暄朝這邊的陸將軍的名字就正常多了,陸將軍的全名叫陸來其。

這個名字實在是太普通了,沒有任何出彩的地方。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416章相同的刺殺手段

這個少女,正是《奇葩燒烤》比賽最後一輪的挑戰者!

林宇本以為比賽已經結束,沒想到又冒出一個不願服輸的挑戰者。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