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我這一生,九十三年的經歷裡面。從來沒有見過這樣一雙眼睛。」沈老嘆了口氣,有些複雜的道。

伏翔臉上神色也嚴肅起來,沉思著,卻沒有對沈老的話做出反應。

「就是因為現了這些,我才相信了你。才敢講毫無任何自保能力的琉璃放在你這裡,讓她照顧你的飲食。」沈老毫不掩飾的說道。

他的話語之中,那種對琉璃在伏翔這裡居住,在他這裡當保姆可能遇到的危險絲毫沒有任何迴避的想法,完全不擔心伏翔會因此而感到尷尬。

這卻也自然,作為一個九十三歲的老者,沈老對於人心的把握已經達到了一個極處,和伏翔也是相處了半個多月了,雖說沒有對伏翔的內心完全的了解,但對伏翔的為人還是有著比大多數更加深入的了解的。

因此,他自然也知道如何和伏翔說高才能夠讓交談的效率更高。

果然,伏翔對於沈老說的,琉璃在自己這裡可能遇到危險並不在意。只是點點頭,道:「雖然我還是不知道我內心深處為什麼會有優越感和驕傲,但很顯然,我不會對琉璃不利這卻是真的。」

沈老呵呵一笑,對於伏翔所說的這句話根本沒有放在心上。

他的這句話根本可以說是廢話,任何人聽到了沈老之前那句話恐怕都會以類似的意思回答的,參考性根本沒有多少。

伏翔也知道這種情況,只是呵呵一笑,聳聳肩便沒有再說什麼了。

「唉伏啊,對自己的內心無法把握的人,是無法成為真正的強者的。」沈老嘆了口氣,說道。

這話語雖然平和,但卻猶如晨鐘暮鼓一般,讓伏翔腦海之中掀起了無窮的波浪,讓伏翔心中閃過無數的念頭,似乎產生了無數的體悟出來。卻又似乎什麼都沒有體悟到一般。

醒瑚蔣頂。

在這一刻,伏翔忽然感到一種醒胡灌頂的感覺,沈老這句話雖然沒有什麼特殊之處,對與極度可能進步的伏翔,卻不亞於在伏翔面前推開了一閃門戶,將伏翔帶入了另一個世界之中,讓伏翔看到了突破瓶頸的曙光!

幾乎本能的,伏翔便知道,自己之所以在這煉體三層與聚氣層的瓶,頸之中過不去,最大的原因,就是自己對自己的內心並不了解!

也正是因為這種不了解,方才使得他不知道自己最適合融入的氣息。也正是這種不了解,方才讓他在這自己能夠感應到的無數種氣息之中無法選擇,戰戰兢兢,害怕走錯道路!

「原來如此眼神有些獃滯的思考著,他口中忍不住喃略自語道。

沈老看伏翔進入了沉思之中。臉上神色十分平靜,也沒有打擾伏翔,只是靜靜的看著罷了。

正如他自己所說,以他九十三歲的高齡,所見過的人有十數萬之多。見識之廣闊,恐怕是在地球上信息風暴衝擊之中存留下來的伏翔都不及其萬一,對於力量的了解。也比起伏翔強上不知多少倍。雖然本身的實力不行,但指點指點伏翔,卻是再輕鬆不過了。

伏翔獃獃的坐在那裡思考著,那棋自然就下不下去了。

兩人便在那裡對面而坐,伏翔眼神空洞,顯然陷入了沉思,而沈老卻十分愜意的望著窗外的風景,顯得十分悠閑,十分有情趣的樣子。

過了大概半個多小時,那琉璃便已經將豐盛的午飯做好。

那些飯菜滿滿的裝了一大桌,各種各樣,豐盛之極,甚至連放碗筷的位置都沒有了。

到了這時,伏翔方才清醒過來。

清醒過來之後,他連忙對沈老鞠了個躬道:「多謝沈老指點!」

沈老有些愕然的看著伏翔,待看到伏翔誠懇真摯的眼睛,不由大為高興。他指點伏翔的那句話之時十分平常的一句話,對他來說根本算不上什麼。他也沒有想要憑藉這句話而得到伏翔當面的感謝,只是希望伏翔能夠念著他的好而對琉璃好一些罷了。卻沒想到伏翔比起他所揣摩出來的更加的真誠。居然知道這句話對自己有用,就當場對自己表示感謝。這讓他對伏翔更增添了許多好感。同時更是感到自己將琉璃交給伏翔照顧是更加的英明一對於沈老來說,就是伏翔照顧琉璃!因為,這個世界乃是強者為尊的,**裸的實力至上的世界,琉璃雖然各種生活技能十分過硬,但實力畢竟太弱,根本就是一個普通人。在這個世界上,單獨他一個普通人,卻是很難生存下去,給伏翔當保姆對於她來說,雖然是在照顧伏翔的生活,但更多的卻是在藉助伏翔的實力自如的生活下去。

「小伏你這是做什麼?」說著,他連忙將伏翔扶直身體,拉著伏翔道:「這有什麼呢,只是一點生活經驗罷了,今後你若是需要,儘管來問便是。」

伏翔笑道:「對沈老來說只是一點生活經驗,但對我來說可是相當於醒瑚灌頂啊。今後還得多多麻煩沈老呢。」

通過剛剛那一段千個多小時的獃滯思考時間,伏翔已經想明白了,自己現在需要做的,已經不再是體悟那些死物的氣息,已經不再是從這些氣息之中找出

「五口團謐適合的與息來融合!而是體悟自巳的內心!真正了解內心!

而最開始的,就是需要了解自己內心之中的優越感和驕傲是從何而

r>

他相信,只要找到這種優越感和驕傲的來源,他對於自己的內心,應該會有一個更深一層的了解!

到時即使不能真正找到自己所適合的氣息來融合突破煉體三層進入聚氣層,至少也能夠讓他的實力更進一步!

而這些,自然不可能是憑空而來的。而是需要沈老那浩瀚的人生經驗來進行幫助。

只要有了沈老的人生經驗來幫助自己了解自己的內心,那自己了解自己內心的難度恐怕會減弱數倍之多。

正是因為如此,他方才會說出那樣一番話。

「你們兩個好了沒有?吃飯了!」這時,琉璃終於看不下去伏翔和沈老兩個在那裡酸了,用她那溫柔的聲音裝出好似憤怒,事實上卻更加可愛的聲音大聲說道。

而隨著琉璃大叫聲的,還有那白虎在一旁唧瞄唧瞄的催促聲。

伏翔和沈老一看,之間琉璃站在那飯桌旁邊,叉著腰,皺著眉,十分不滿的看著這邊。而那白虎,更是早已站在琉璃的肩膀上,也是十分不滿的望著這邊唧瞄唧瞄的亂叫著。看著這些,他們兩個不由相視一笑,連連點頭答應。

飯菜雖多,但對於複習愛你個來說卻不是什麼問題。

因此。雖然沈老和琉璃並不是什麼大胃王,但這慢慢的一桌飯菜還是沒有剩下一丁點。

看著伏翔在那裡大吃,做出這一桌飯菜的琉璃臉上現出了十分喜悅的笑容。這當然不是她在這短短的幾天之內就愛上了伏翔,而是對於一個廚師來說,做出的飯菜被人喜歡,那種感覺絕對是相當的美妙的。

吃完飯之後,沈老也就告辭了。

而伏翔也上了二樓,進入自己的練功室之中,開始了新一輪的鍛煉。

經過了半個同時間,伏翔的身體依然沒有完全適應十二倍重力,但在這十二倍重力的狀態下,通過呼吸法調出適應力之後,他的心頭卻再沒有了那種壓抑的,好似壓了一塊大石頭的感覺。

若是時刻處於調出適應力的狀態下,他甚至無法察覺自己身體所受的重力會是十二倍重力,反而會覺的那是正常重力呢。

當然,這也只是在調出強的適應力之後方才有的一種感覺。

若是不調出適應力,只是讓身體處於那種十二倍重力之下,他依然會感到有些壓抑,感到胸口悶!

很顯然,他的身體離完全適應十二倍重力有著很長的一段距離。

不過,這卻也不是說伏翔在這半個月來體質沒有任何提升。

事實上,伏翔的體質經過了這半個月來處於十二倍重力之下,在那重力的淬鍊下,已經是提升了一籌。

幾乎每天他放開重力來適應新增長的力量之時,都會感到自己的力量比起昨天有了一絲提升!幾乎每天都會感到自己的身體力量變得更強!

這種看得見的進步,讓他大為滿意。

在這兒下去,再等一兩個同時間,他恐怕便能夠完全適應十二倍重力,進而向十三倍重力跨越了呢。

而在能力方面,這半個月來。每天晚上睡眠休息的時候,他便進入那種半夢半醒的冥想狀態,再通過之前一段時間的積累,他腦海之中,那個米直徑正中的,那被一個人形鎧甲包裹起來的印記已經比起之前又完整了一些。

這讓他所能夠控制的重力倍數。又提升了一倍,從原本的能夠控制重力在正負二十倍重力之間變成了在正負二十一倍重力之間。

這卻是一個極其巨大的進步,也是讓伏翔心中充滿無窮希望的進步。

只是,這能力方面卻也並不全是好消息。雖然在範圍上有所進步,但他最想要的,如何進入煉能第四層的方法,他卻完全不知道。

這半個月來,他不斷回想當初在四聖傭兵團的駐地之中所見到的,那即將進入煉能第四層的硃批的表現,不斷的揣摩其中的變化,揣摩其能力的轉變,卻根本無法想明白其中的變化,無法看清楚硃批是如何鍛煉他的能力,如何讓他的能力是如何進行蛻變,如何向煉能第四層跨進的。

那實在是太難了…」

伏翔每當一想到這個,心中就有些糾結。

對於煉能,他可以說完全是自學成才。這雖然讓他的能力更加的自由,不會受到自古傳下來的經驗所狂皓,但同時也讓他失去了方向。不知道該如何努力才能夠突破!因此讓他陷入了深深的迷惘狀態。

努力半個多月,伏翔也實在是沒有什麼辦法了。

沒有方向,他只能夠按照此時的前進方向不斷前進,不斷的深入來提升自己的能力了。至於突破到煉能第四層的想法,只能夠暫時放在一邊。

只希望到時自己的實力進步到一定階段能夠水到渠成。

在煉能方面是如此,在鍊氣方面,他便幸福多了。

這半個多同時間裡面,伏翔也抽出了一天時間去那童氏鐵匠鋪那裡重新買了一把外表普通,但完全適合他的刀。

有了這把刀,他也努力的修鍊那「猿魔裂神刀」的第二招「裂」至少複雜了一倍之多。雖然已經有了這把刀,也已經能夠將那「裂神二」需要的八十一個動作連續做出來,但想要配合那招數要求的,複雜無比的使力方式,卻根本做不到!

每次他都是按照那使力方式便無法做出準確的動作,做出準確的動作就無法按照那使力方式使力。

因此,雖然他已經將那招數使得有模有樣,乍一看上去似乎十分有氣勢,但事實上,卻根本無法掌握這「裂神二」!這招數,根本無法」甚至連他自己從那石錘屠龍的錘法之中轉出來的刀招都比不上呢,,

這卻也是自然。

越是強悍的招式,修鍊起來便越是困難。

奉子再婚:前夫,你休想! 這半個多月來小州,龔煉「裂神二」冪然沒有辦法成功使出來。每次都是些,什麼。但伏翔卻並不氣餒,反而鬥志更加的聳揚了。

從這「裂神二」的描述之中。他早已知曉這「裂神二」的威力比起」」都足以在控制重力的配合下戰勝那已經有半步突破到煉能第四層的硃批了,這「裂神二」若是修鍊成功,豈不是極有可能戰勝完全進入煉能第四層的硃批?!

正是在這種希望的刺激下,伏翔方才會鬥志越來越昂揚,連續失敗了這麼多次也毫不放棄。

當然,其中,每一次嘗試都讓這刀招有著些微的進步,都能夠感受到刀招離成功使出來越來越近也是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刷!」

在這無比寂靜的練功室之中。伏翔手握長刀猛然一揚。一聲輕響響起。那長刀劃破虛空,那練功室之中原本平靜無比的空氣好似被一個鼓風機鼓動一般,猛然快的蕩漾起來。激蕩四面的牆壁,產生了重重回聲!

而與此同時,伏翔的手臂連帶著那長刀也猛然一虛,一捧刀光將成未成的出現在伏翔手中。

從那刀光之中,隱隱的能夠看到一個圓輪將伏翔包裹起來。

這個圓輪十分巨大,覆蓋了周圍三米範圍,好似一個巨大的呼啦圈斜斜的套住伏翔一般,從右上往左下護住伏翔。

只是,這種情況也只是持續了不到半秒,這刀光便崩潰了。

重新化為一把長刀握在伏翔的手中。

「有失敗了!」伏翔胸口一悶,手臂身體都感到微微有些麻,那是用力錯誤所造成的結果,幸好這刀招沒有用到那進入聚氣層方才會產生的氣,不然就不是手臂身體微微麻那麼簡單了,恐怕整個身體都會在這使力錯誤的一瞬間崩潰化為無數碎肉呢。

顯然,這一招刀招,正是伏翔鍛煉了半個多月依然沒有成功的「裂神二」!」十分相似,使出來成功之後,都會產生一捧幾乎化為實質的刀光,能夠被使用者所控制,進行攻擊與防禦。」的區別,便是這刀光的形狀上。」雖然產生了刀光,但那刀光是自由的,是沒有固定形狀的。換句話說,是不太穩固的!

而這「裂神二」所產生的刀光。卻是固定一個形態,那便是環形!或大或小的環形!」要插上一些,沒有那麼自由,攻擊沒有那麼千變萬化了,但事實上,這「裂神二」所產生的刀光,卻是比起」堅固了數倍以上!雖然變化少了,沒有那麼隨心所欲了,但」所能夠比擬的!」來和「裂神二」相鬥,恐怕只需要「裂」所產生的刀光便會瞬間崩潰!根本沒有絲毫還手之力!

平息一下酸麻的手臂,伏翔嘆了口氣。

揣摩一下自己方才的動作和使力方式,心中更是無奈。

這「裂神二」實在是太難了啊」那八十一個動作和那數量眾多的使力方式單獨拿出來都是十分簡單的,憑藉伏翔如今的記憶力,只需要不到一個小時便能夠完全記住。

但兩者配合起來,其難度之大,卻遠遠乎了他的想象。

練習這「裂神二」的時候,他甚至產生自己正在學下圍棋的感覺。

這「裂神二」和圍棋的規則是那麼的相似。圍棋的規則是那麼的簡單,只有一個圍,棋子更是只有黑白兩色,但就是這麼簡單的規則,這麼簡單的棋子,便產生了無窮無盡的變化,讓在地球上的計算機都無法模擬出來,讓人一輩子浸在其中都無法真正登堂入室。

學習「裂神二」的時候的感覺,和那圍棋的感覺,便是如此的相似」

雖然無奈,但並不代表他會氣餒。

既然兩者都簡單,但配合起來困難,那他需要的便是不斷的練習,不斷的揣摩。

閉上雙眼,細細的回想自己方才的動作,回想自己方才的那動作和使力方式的配合有哪些地方不協調,那些地方出了錯漏,想了十幾分鐘。他才猛然睜開雙眼,悶喝一聲。手中長刀再度刷的一下揮出。

隨著這長刀揮出,練功室之中的空氣再度被激蕩,而同時,更有一捧刀光從他的手中散出去,代替了他原來手中的長刀。

而他的手臂也變得有些虛無的樣子,身體更是快的晃動震動,好似多了一捧虛影一般。

那一捧刀光依然是環形,佔據了周圍三米範圍的空間,依然是和之前一般從右上直到左下,但卻比起之前多了一些細細的不同。

這些不同並不是體現在刀光更加凝聚或者其他什麼,而是一種十分詭異的,十分特殊的不同。

接著,只是一瞬間,幾乎還不到一眨眼的時間,這刀光便瞬間崩潰散開。

重新現出了伏翔的手臂,現出了那一把長刀。而伏翔的身體也恢復了正常。

很顯然,這第二次努力又失敗了。

這次的失敗,讓伏翔更加的無奈了。

因為,這第二次的失敗,他已經將第一次失敗的時候所犯的那些錯誤。所遺漏的那些東西都補了起來,改正了過來。

但隨著這改正,卻又出現了其他一些錯誤!出現了第一次失敗之時所沒有出現的錯誤!這種錯誤,讓這第二次使用刀招的努力落空,甚至讓這第二次使出來的刀招並不比第一次進步,反而還有些微的進步!

這「裂神二」就是如此困難,就是如此詭異!

這半個多月來一直都是如此。

伏翔每一次改變,每一次努力補漏,都會產生更多的錯誤,都會產生更多的漏洞,讓他不得不重新進行補漏,根本無法讓刀招成型! 另一邊,顧五爺斜倚在窗邊,手機放在耳邊,陽光透窗而入,灑落在他絕美無儔的俊顏上。

他目光注視著葉星北的身影,唇角勾著慵懶愉悅的笑容。

手機那邊,雲爵久久等不來回應,抱怨說:「小舅舅,你到底有沒有在聽啊?」

「當然,」顧君逐輕笑,「我沒想到,我家阿爵居然還追星!你追星,沐晴晚不會吃醋嗎?我要是追星,追的還是那麼漂亮的女明星,你小舅媽一定會很不高興。」

雲爵:「……」

救命啊!

這種時候他小舅舅也要塞他狗糧吃。

真是過分了!

他幽怨說:「小舅舅,我知道你和我小舅媽感情好,可我和晚晚感情也不差啊!不管你說什麼,我都不會羨慕你的!」

顧君逐笑:「感情好到允許你追星嗎?那沐晴晚真是寬容大量,你小舅媽不行,我多看別的女人一眼,你小舅媽都要吃味。」

雲爵:「……小舅舅,你就別逗我了!我都說過了,不是我追星,是我媽媽!我媽媽當年真的特別喜歡左羨羨,當初左羨羨選秀出道的時候,我媽砸了很多錢去給她投票呢!我媽還帶我去看了她的歌友會,特別真誠善良的一個人,我相信,她絕對不會做那種醜事!」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