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我能感到大師姐身上朝氣勃勃,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氣!」秦受接著說了一句,卻逗得眾人一笑,秦受也尷尬地撓了撓頭,不明白自己說錯了什麼,干農活的時候可是力氣越大越好呢。

「大師姐目光如炬,眼生慧光,徒兒覺得和大師姐比起來,簡直是天差地別。師傅,這可就是我們所要修鍊的修仙者嗎?」楓吹落看著三年,眼中光芒閃動,有不服輸的倔強和對以後的期望。

「是的,引氣入體后,你們就是修仙者,而非凡人了。引氣入體只是最基礎的功法,你們的大師姐也只是剛剛開始,以後的路還很長!大多修仙者的最終目標就是擁有無盡的力量和永恆的生命,但是各人修鍊的成效卻天差地別。修仙這條路又長有苦,但切記不可投機取巧,一步走錯,終生悔恨。你們四人以後要相互支持,相互勉勵!」葉飛飛面上露出了欣慰的微笑,這秦受、楓吹落和淺熙洛資質都屬上乘,若是加以時日,必成大器。三年雖然資質不足,但是心智足堅足以彌補,他日也會有一番作為。

聽著秦受、楓吹落和淺熙洛三人的回答,三年的眼中也出現了無比的堅毅,她已經感到她的師弟和師妹的領悟能力絕對在她之上,而她一定不可以拖後腿,而且要為他們做個好榜樣! 情人巷不也是一條巷,而是一座城,一座充滿神祕與詭異的城。

沒有人知道情人巷爲何叫情人巷,但所有人都知道情人巷裏沒有情人,只有男人。

沒有一個女人能進情人巷,也沒有人能出情人巷,這本就是一座無情的城。

“血蒼茫,淚蒼茫,血淚共蒼茫,蕭郎血淚長,能不哭爹孃?

情斷腸,人斷腸,情人枉斷腸,一入情人巷,休想回故鄉”

鳳歌當然聽過情人巷,又有誰沒聽過情人巷。

六年前月寒山一戰之後,鳳闕勢如破竹,一路將龍城勢力趕着海上,卻唯獨情人巷未攻下。

當時,鳳歌派出燕山十騎進入情人巷,竟是再也沒有回來。

“一入情人巷,休想回故鄉”,這本是無關緊要的城池,卻也是最爲神祕詭異的城池。

無數絕路的高手都進了情人巷,他們或是殺人越貨的江洋大盜,或是獨行天下的絕世劍客,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他們武功夠高得可怕,他們都被仇家逼得無路可走。

他們進了情人巷,那也許是不歸路,卻也是唯一的生路。

####

茶廬

茶廬。

茶香嫋嫋。

賀蘭舟爲無痕和依依各斟了杯茶。

他的動作細緻而優雅,彷彿他手中的不是紫玉壺而是他深愛的情人般。

縷縷茶香彷彿醉人的茉莉沁人心脾。

“你說鳳歌已進入情人巷?”

“也許六年前,他就該去的”

“一入情人巷,休想回故鄉”

“天下若是還有一人能出情人巷,也許便是他了”

“也許不止他”

“你也要去?”

“他不可以死在別人手裏”

“他不會死在任何人手裏”

無痕看着賀蘭舟沒有說話。

“爲何不等他出來?”

“你知道有些人從來不願等待,因爲那實在是件痛苦的事,而我恰好是這種人”

無痕輕酌了一口賀蘭舟爲他斟的香茗。

“這實在是杯好茶,希望還有機會喝到”

“一定會有的”賀蘭舟說話很輕柔卻很堅定。

真的會麼,他望着無痕和依依遠去的背影,一聲嘆息。

####

歸去來

胡不歸斜倚南窗,清酌了一下杯中的酒。

古樸的杯,凜冽的酒。

窗外斜陽殘照,楊柳依依。

他終於又回到這裏。

二十多年了,許多人,許多事都已變了。曾經的稚子孩童已是而立之年,曾經的豆蔻少女也已早爲人婦,曾經的朱門紅漆已爲破窗迎風,青苔當檻。曾經的繁華街巷也變爲了柳敗花謝,慘燈孤吊。曾經的多情公子也許早已埋沒黃土,曾經的採蓮伊人也只怕是蒹葭白髮。

他走的那一年,正意氣年少,青絲韶華。

而如今江湖滄桑,青絲成雪。

他走的那天,下了很大的雨,他喝了很多的酒。

那一天她嫁於了她心儀的少年公子。

那一天他決絕離去,再也不曾回來。

他回過頭,看到一個人,一個女人。

胡不歸生命裏有兩個重要的女人,一個是她,一個便是眼前這個女人。

她嫁於了他人,只有這個女人如此無怨無悔,含辛茹苦的對他。

她不是他的母親,可他知道縱是是母親也沒有她更偉大。

她已是白髮如雪,蒼老的容顏此時此刻如秋風中的老樹,顯得孤弱而悲壯。

他的母親早逝,是她一手把他養大。

可他一去便是二十多年。

他跪在她的膝下,一生從不曾流淚的他哽咽了。

她輕撫他的如雪白髮,兩行渾濁的眼淚滴落。

“你終究回來”

“我早該回來”

“回來就好”

她擦乾眼角的淚,將背上的劍匣取下。

她老了,她的每個動作似乎都要用盡全身的力氣,但她的每個動作都很莊重肅穆,就彷彿她在做一件世上最爲神聖的事。

劍匣已被打開。

她拿出一把劍,一把美麗的劍。

他只能用這個詞來形容這把劍,這是他第一眼看到這把劍的感覺,它實在美得令人驚心。

她捧着這把劍,就像虔誠的沙彌捧着佛祖的舍利。

“此劍是何顏色?”

“清澈,如情人眼淚般的清澈”

“再看”

他忽然發現在西風殘照裏,那把劍忽然由秋水的清澈變成了起眼的血紅。他滿臉驚疑。

“你沒有看錯,此劍本就是兩種色彩。沒把劍都有自己的故事,而這把劍的故事尤爲令人心碎。它本不是一把殺人的劍,它本應是最純粹最美麗的劍,可它卻見證了太多的血與淚” 「請師傅放心,我們一定會好好修鍊的!」這次卻是三年四人異口同聲的答道,雖然神色各異,但是目光里都是無比的堅毅。

「嗯,很好,這位是柳若阿姨,這兩位是梁碧和梁翠姐姐,以後在修鍊上遇到什麼參悟不透的,可以向她們請教。稍後你們先跟隨她們回凝飛峰,等為師處理完一切后就回凝飛峰指導你們!」葉飛飛微微點頭,指著柳若、梁碧和梁翠二人向幾人介紹到。

「奴婢領命!」梁碧、梁翠一聽有所吩咐,立刻恭敬地上前朝葉飛飛一拜。

三年之前不曾見過梁碧二人,此刻當即向二人問好施禮,而秦受三人則是乖巧地向柳若問好。

「梁翠你的心智雖有提高,但是還不足以應對衝刺築基期。這些時日你就先和我煉丹,磨礪一下心境,時機合適的時候,我再助你一臂之力!」葉飛飛對著梁翠說了一句,梁翠當即大喜,幾步站在了葉飛飛的身邊。

外出這半年是梁翠這六十多年來最有收穫的半年,這半年長途的奔波,眾多突發事情的處理,漸漸地讓她心境平穩了起來。不過若是讓她現在就築基,自己還是沒有把握,現在有了葉飛飛的相助,這一切都好說了。

柳若和梁碧帶著三年等人離開了之後,葉飛飛就帶梁翠回了自己的煉丹室。這是梁翠第一次煉丹,她好奇地問這問那,完全沒有了之前對葉飛飛又懼又怕的樣子。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葉飛飛見梁翠好學多問,也十分欣慰。青丹門,她總是不會留太久的,若是能多為青丹門培養一些人才起來,那自己即便是要離開,也不會有所牽挂。

轉眼又過了半年有餘,自葉飛飛重回青丹門以來,前去她凝飛峰或是煉丹閣中報事的弟子都無法見到她的真容。若是在凝飛峰的時候,見到的不是柳若,便是梁碧或者是她的那四個弟子。若是去煉丹閣的時候,見到的不是茉莉,就是其他的雜役弟子。

如此一來,青丹門的其他門脈對於煉丹閣一脈頗有微言,不知從哪裡傳起的,說是煉丹閣的這位葉真人,恃才傲物,恃貌輕人。不過就在這短短的一年裡,煉丹閣迅速崛起,煉製成的丹藥不僅供應了青丹門本身弟子的修為,也為其在修仙城市的產業提供了為數頗大的丹藥供給。

這一日來,凝飛峰上飛竹林深處,四周的靈力翻騰如潮,無數鳥鳴陣陣飛起。

若是透過這翻騰的靈力,必然可以看見一個一身翠綠衣裙的女子,輕盈地落在一棵飛竹之上。如同一個彩蝶落在其上,飛竹卻紋絲不動,似乎這女子沒有絲毫重量一般。

而這翠綠衣裙女子,不是別人,正是正在衝擊築基期的梁翠。這半年多來,梁翠一直和葉飛飛在學習煉丹,通過火候的掌握,漸漸地她也悟出了靈力掌控的規律,心智也在一點一點地成熟。

梁翠已經在練氣期徘徊很久了,飛竹林深處的靈力翻騰也已經持續了半天,不過梁翠卻一點都不焦急。因為在這衝擊的過程中,每一次她都能感受到將要觸及築基期的那一絲奇妙,雖然一直都沒有成功,卻是有了非常奇妙的感悟。

在這片靈力翻騰之外的十丈處,站立著一個面色平靜如水的女子,一身紫色衣裙,近乎和這夢幻的飛竹林要融為一體了,正是一直在關注著梁翠築基的葉飛飛。從梁翠開始築基的時候到現在,她都站在這裡一動未動,默默無言地看著一心衝刺築基期的梁翠。

漸漸地天色已經有些灰濛濛的,這一日也到了黃昏,不過葉飛飛卻一點要走的意思都沒有,沒有任何氣息,即使仔細查探,連築基期的弟子都無法察覺到她的所在。

終於,良久之後,從那飛竹林的深處傳來一聲聲歡暢的鳳鳴之音,原先四處翻騰,雜亂無章的靈力突地有規律的向梁翠而去。而梁翠徹底敞開渾身各個筋脈,任由這洶湧的靈力朝自己湧來,她的眼中,明亮的光芒閃動著,有一個聲音在她的心底瘋狂地呼喊著!

是的,梁翠築基成功了!成功了!

這時,葉飛飛的嘴角也揚起了一道笑容,梁翠,她終於做到了!她終於跨過了自己心裡的那堵高牆,從此以後,或許再也沒有什麼可以難得住她了!

「梁碧,恭喜你築基成功了!」一聲淡淡的祝賀飄入了梁翠的耳際,這時梁翠才猛地反應過來,一個閃動就來到了這淡淡聲音的主人面前。

「奴婢不知前輩何時前來,相迎來遲,望前輩責罰!」梁翠一落定就恭敬地跪了下去。

「起來吧,我是特意掩飾了自己的氣息,你做的很好!」葉飛飛微微一笑,一道柔和的氣流將梁翠託了起來。

梁翠頓時一怔,一直以來,葉飛飛一直對他們都是冷冰冰的,冷如寒霜。這幾乎是葉飛飛第一次對她笑,想著這次自己築基的時候,葉飛飛應該早早就來到了這裡,一直密切關注著自己的進程,想到這裡她只覺受寵若驚。

「多謝前輩鼓勵,以後的修鍊之路我會更加努力的!」梁翠一穩心神,對著葉飛飛堅定的說道。

「你已經築基成功了,我也會在凝飛峰閉關一段時間,煉丹閣的事情先交給你和茉莉打理。除了師傅他老人家和我,你和茉莉都是煉丹閣最大的管理者。對於他人,尊敬可以,但是不是卑微。」葉飛飛看著梁翠,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 霸道盛寵:龍少的心尖寶貝 梁碧和梁翠這姐妹兩雖然只跟著自己短短一年,但是都忠心不二,毫無怨言,所以葉飛飛也是有意栽培這姐妹二人。

「梁碧領命,請前輩放心,我一定會協助茉莉兄打理好煉丹閣的!」梁碧目光中閃動著一些晶瑩的光芒,在漸漸升起的月光下,看著也那般動人。

「嗯,早些回去吧,這段時日要好好鞏固修為!」葉飛飛朝梁碧一擺手,示意她早些離去,待梁碧離去后,葉飛飛化為一道青色遁光而去。

洞府之中,三年、秦受、楓吹落和淺熙洛整整齊齊地站成一排,站在葉飛飛的面前,而柳若和梁碧則是站立在葉飛飛的右邊。

半年不見,三年這四人在柳若和梁碧的教導之下,勤奮苦修,目前四人都已經達到了練氣二層的修為。

修仙界的食物,非比凡界的食物,其中蘊含的雜質極少,靈力又非常豐富。四人中,秦受的飯量最好,所以到現在他的個頭足足比其他三人高出了一頭有餘,皮膚也漸漸褪去了一些黝黑。為此,秦受總是自告奮勇地去做飯,總是覺得那樣他多吃一點就不那麼難堪了,這秦受不看是個男孩,做出的飯菜十分好吃,大家也都樂意。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