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我知道了,你繼續做工作,安排鄉政府的所有幹部,做勸解和說服工作,最重要的,是要求嚴家福帶著幹警。到碼頭去維持秩序,不能夠繼續發生爭執了,也不準動手抓人了,你就直接給嚴家福說,這是我的要求,同時。你馬上給縣委辦公室和縣政府辦公室打電話,彙報一下鄉里發生的事情,要考慮清楚,如實的反映,不要有誇大。也不要帶有個人的感**彩,我馬上到縣裡去。」

周天浩沒有耽誤,立即給向紅軒打電話。說是用一下車,到天星縣去,商業街的工程已經開始施工了,向紅軒這段時間非常忙碌,聽見周天浩說要用車,向紅軒馬上要司機過去,同時說了,準備買一台越野吉普車,專門給周天浩用的。

一路上,周天浩都在思考,顧長順的做法過於的拙劣了,山前鄉的農民,不管是怎麼膽大妄為,但還是懼怕公安機關的打擊的,屠戶那麼窮凶極惡,可聽說要被帶到公安局,也是跪在周天浩的面前,嚎啕大哭。集鎮上的農戶,沒有那麼囂張,派出所已經抓了三個人,不管是抓的什麼人,其餘的都是要害怕的,可現在的情況,太奇怪了,農戶居然準備到碼頭去了,絲毫沒有顯露出來畏懼。這隻能說明,這一次上訪的背後,有專門的安排,有精心的布置,得到了承諾的農戶,才會這樣的膽大妄為的。

顧長順的態度也是非常奇怪的,他一直都在山前鄉工作,是非常熟悉情況的,遇見了這樣的事情,應該知道怎麼應付,沒有必要叫派出所的來對付,更沒有必要突兀的抓人,到鄉政府的人不多,不過20來人,更加不能夠理解的是,抓了3個人以後,沒有能夠平息事態,顧長順居然說沒有辦法了,這豈不是笑話。

周天浩沒有慌,重生之前,他不知道見過多少上訪的,企業改制的時候,甚至有圍堵政府、堵塞國道交通的情況,這點上訪算什麼,不過,這件事情,提醒了周天浩,必須要毫不留情的清理內部的蠹蟲,這樣,山前鄉下一步的工作,才好做的。

在縣委大院的門口下車以後,周天浩很抱歉的對司機說了,自己的時間有些緊張,不能夠陪著司機一起吃飯了,司機笑著說無所謂,叫周天浩去忙工作。

進入趙長河辦公室的時候,周天浩明顯感覺到,趙長河的臉色不是很好。

「小周,你來了,山前鄉怎麼又發生了農民上訪的事情啊,這一次,還準備堵塞碼頭,究竟是什麼情況啊,集資的事情,你們開會的情況,不是很好嗎。」

「趙書記,我今天來,就是準備給您詳細彙報山前鄉的情況的,至於農戶上訪的事情,您放心,沒有什麼事情的,這些人,鬧不起來大事情。」

「小周,你可不能夠有這樣的想法啊,不能夠掉以輕心,萬一鬧出來什麼事情了,不好收場的,山前鄉集資的事情,在全縣引發的反響還是比較大的。」

「趙書記,您放心,我已經做了安排布置。」

趙長河點點頭。

周天浩開始彙報山前鄉的情況,重點是山裡紅公司、企管辦的事情,包括自己在山前鄉的一些遭遇,包括屠戶的事情,周天浩彙報的過程中,趙長河的神色變得嚴峻起來了,等到周天浩彙報完畢之後,趙長河開口了。

「小周,這麼多的事情,你為什麼不早一點彙報啊。」

「趙書記,還有一件事情,我一直都有些猶豫的,宋書記在山前鄉駐點兩年時間,對顧長順的工作是比較肯定的,這樣的情況下,我必須要考慮到方方面面的影響,加上我到山前鄉的時間不是很長,不過半年多的時間,如果突兀的提出來了班子的問題,您也不會相信的。」

「嗯,你說的也是有道理的,想不到山前鄉的情況,還有這樣的複雜,這樣吧,你跟著我一同到山前鄉去,吃過中飯以後,我們就出發,早就想著到天鵝池村去看看了,這次的機會很好,山前鄉正在集資,我也下去了解一下情況。」

「趙書記,是不是等幾天到山前鄉去啊,我還準備去解決一下農民上訪的事情。」

「就現在去,我也看看,這些上訪的農民,究竟是什麼表現。」

上車的時候,周天浩的心情有些複雜,他總是覺得,如果上訪的事情,是顧長順和顧長貴在背後安排的,那麼,就一定還有後手的,說不定還會鬧出什麼事情來,當然,趙長河能夠親眼看見這些事情,是最好的安排,但如果發生了什麼危險,自己就不好交代了。

到雲和鄉碼頭的時候,周天浩看見,碼頭上,沒有什麼異常。

趙長河、蔡志明和周天浩都上了渡船,和諸多的農民一起過渡,不搞什麼特殊化,這令周天浩對趙長河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

到了山前鄉的碼頭,剛剛下船,周天浩就看見了站在碼頭的譚冬明和嚴家福,他的心裡咯噔了一下,看來上訪的農戶真的在碼頭。

「趙書記,蔡主任,我走前面。」

「小周,難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嗎?」

「不是,以防萬一啊。」

周天浩走在了最前面,趙長河與蔡曉明跟在他的後面。碼頭的農民不認識趙長河,根本不會想到,縣委書記到山前鄉來了。

譚冬明和嚴家福已經看見了周天浩,兩人的神情都是有些嚴肅的。很快,譚冬明發現了跟在周天浩身後的趙長河與蔡曉明,臉上露出了驚愕的神情。

意外在這個時候出現了。

等候渡船的農民中間,衝出來了六個人,迅速來到了周天浩的面前,其中一個農民開口說話了。

「周天浩,你當的什麼狗屁書記,有錢你就修橋,沒有錢就不要發飆,我家裡什麼都沒有,我還要養80歲的老媽,我沒有錢集資,你叫派出所的把我抓起來吧。。。」

其餘幾個人也跟著嚷嚷,揮舞著拳頭,似乎是要動手,譚冬明和嚴家福站在了周天浩的面前,派出所幾個幹警也圍過來了,周圍準備上渡船的農民,也在一邊看熱鬧。

周天浩冷冷的看了衝到面前的6個人,他們的身上都帶著痞氣,看上去就不是在家裡種地的農民,他身後的趙長河與蔡志明沒有說話,大概是看著周天浩怎麼應對。

「好啊,你們對集資有意見,到我這裡來反映,很正常,不過,我想問問,你多大的年紀了?」

說話的農民愣了一下。

「我30歲了,我的年紀與你有什麼關係?」

「我很奇怪,你30歲,你的母親有80歲了,看來你家裡是大家庭啊,兄弟姊妹一定不少吧。」

周圍的農戶哄堂大笑,他們都明白了周天浩說話的意思,嚴家福氣的臉發紅,在一邊開口說了,這個農民的母親不到50歲,身體很好,而且也沒有跟著這個農民生活。 索菲亞一路飛車,已經顧不得是不是闖了紅燈,是否造成了交通事故,她的心中,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儘早的回到帝王大廈,儘早的找來援兵,解救已經深陷重圍的小軍。

大街上,接到報警的警察,早就已經注意到了這輛被偷竊的車輛,據目擊者報案說道,開車的人,就是剛剛槍案的涉案人員,也是那公路上造成連環撞車事件的主角之一,索菲亞開著車子,在距離帝王大廈三條街的時候,被警察攔截了下來。

舉著槍的警察,站在街道上,後面站著一個看似頭頭的人,舉著喇叭,對著直直開過來的車子大聲的喊道:「xx6534,馬上停車,接受警方的檢查,不然,我們就要開槍了!」

索菲亞咬著牙,啐了一口,腳下猛的一踩剎車,呲

警察舉著槍,小心翼翼的圍攏過來,對著打開車門的索菲亞說道:「請表明你的身份!」

「我是y國的索菲亞公主,左昊軍先生,正受到攻擊,我現在要馬上到帝王大廈去尋找援兵,耽誤了,我相信你們,應該知道會有什麼樣的後果!」索菲亞言詞尖銳的厲聲呵斥道。

一句話,讓在場的警察,都愣住了,索菲亞公主,左昊軍左少,這都是什麼人啊。

「時間緊迫,我沒有時間跟你們在這裡耽誤時間,相信我,放我過去,不相信我,跟我過去!」

索菲亞說完后,重新回到車中,也不管警察會有如何反應,此時,已經顧不得再浪費時間去解釋什麼了。

警察們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只好啟動車子。跟在索菲亞的車子後面,然後一邊把剛才索菲亞的話語像上面報告。

一個報告,驚起千層浪!!!!

索菲亞公主和左少遭到襲擊。而且是致命地追殺

電話。在警局。如同波浪般蔓延開來。不管這件事情地真偽。 天垂象:一個又一個詭故事 也只能。在此時。選擇相信。即便只有幾萬分之一。也要寧可信其有。

此事。也在瞬間。驚動了x警方高層。電話打到帝王大廈。當左一聽到這個消息地時候。頓時愣住了。對著電話那頭大聲地喊道:「發生槍戰地地點。在什麼地方?」

聽到左一地語氣。這件事情地真偽。已經不用去懷疑了

「索菲亞公主。正驅車趕回帝王大廈。還有5分鐘。就能到了。具體事宜。我們也不能確定。事發地點。已經轉移了。」

1分鐘。左一。霜兒。左九左十。這幾個在小軍身邊地人。已經整裝待發。

「煙兒,打電話到浩天戰場,讓察因出面,帶著人出來。咱們幾個,好似不夠!」霜兒迅速的對著薛雨煙囑咐了一句,就跟著左一幾人,跑出了帝王大廈,他們的手中,是從薛雨龍的保鏢手中,搶過的****和衝鋒槍。

薛雨龍、李澤明、薛雨煙,三個人,拿著三個電話。紛紛撥通需要撥通的號碼。

幾分鐘后。浩天戰場、薛家、李家、警察總部,一輛輛地車子開出。行駛的方向,都是向著剛剛發生槍戰的碼頭附近半徑一公里的區域。

那幾輛攔截住索菲亞的警車,聽著頻道中傳來的,用最快的速度保護前面的車子,到達帝王大廈。

他們也都知道了,前面車子中,那個渾身鮮血,頭髮散亂的西方女子,真地是來自y國的索菲亞公主,一時之間,這些警察的腰板挺直了,能夠在這危難之時,保護公主到達安全地地點,最起碼,也是大功一件,如果上峰和索菲亞公主高興了,那麼不用說,升個一官半職都是輕的。

緊接著,整個分局,所有警車,飛虎隊等等,只要是手中有槍的警察,都在同一時間,接到了來自總部的命令,不惜一切代價,找到左昊軍,並且保護其到達安全地點。

「乓乓乓!!!」幾聲槍響,在這警笛長鳴的場面中,顯得並不是太凸鄂,可三輛警車,一輛衝出十幾米后開始原地打轉,一輛直直的撞在旁邊的垃圾桶上,並且沒有停止,直到撞進一家晝夜營業的便利店中,而最後一輛,則在爆炸聲和火光中,徹底的報廢。

索菲亞地車子,也被打破車胎,差一點沒有控制住,幸好索菲亞的神經一直緊繃著,才能在關鍵的時候,踩住剎車,把車子停下來。

槍聲,不斷的響起,那三輛警車,爆炸的爆炸,報廢的保費,人員全亡的全亡。

索菲亞透過倒車鏡,看著子彈橫飛的場面,幾十秒鐘,警察全陣亡,伴隨著火光,四個身影,出現在車子的後方,冷酷地殺手,如影隨形,索菲亞的額頭,出現了一層的冷汗,自己難道,就要死在這個地方嗎?那些心中的抱負,已經沒有機會去施展了嗎?

靠在椅背上,索菲亞沒有在動,她知道,手無縛雞之力的自己,想要逃過四個職業殺手的圍追,是不可能的,索性不跑了。

「乓乓一陣的槍響,那四個身影,迅速的找到隱蔽地點,各自為戰,向著對方還擊。

「跑出車子!」霜兒地聲音,讓索菲亞地精神一振,他們來了!從副駕駛的車門翻出去,也顧不得什麼形象了,連滾帶爬地躲進雙方交火的一個死角,暫時的安全。「轟!!」那殺手,感覺到了霜兒等人帶來的壓力,轉而不能活捉索菲亞,就選擇了擊殺,幾槍,都打在了車子的油箱附近,霜兒這才大聲的喊著讓索菲亞離開。

索菲亞剛到達那死角,車子已經發生了爆炸,那熱浪,讓索菲亞深切的感覺到了。剛剛,死亡距離自己,如此的近!

多麼希望那個男人能夠在這裡,只有他的肩膀和臂彎,才是讓人最放心的港灣,索菲亞縮在角落中。有些頹廢。

「活下去,活下去!!」一個不斷高喊的聲音在已經漸漸有些陷入昏迷的索菲亞腦海中不斷地想起。是他?是他!真的是他!我要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有機會見到他,得到他的保護!

索菲亞的眼睛漸漸的明亮了起來,那小女人的姿態,從與小軍分離時,正在漸漸消散,此時。索菲亞不是索菲亞了,而是那高高在上地索菲亞公主。

角落外面雙方的槍戰,還在糾纏。你來我往,誰也奈何不了誰,可隨著時間的推移,左九左十這兩個小女孩,無論是在精準度還是經驗上的差距,就顯露了出來。扳機,已經不能在最合適的時間勾動,子彈,也不能在最合適的地點出現。

「小九小十。堅持住,對方與我們這麼糾纏下去,是不可能的,幾分鐘,只需要幾分鐘,我們的援兵,就會來了!」左一眼神中,第一次露出了殺機,從來都是一副老好人模樣的他。左九和左十,從來沒有見過他如此暴虐地眼神,咬緊牙關,此役,已經容不得她們出錯了,這邊迎接索菲亞,就遇到了這麼艱難的時刻,左少那邊,不一定遇到了什麼樣的危險呢?

其實左一已經聽到了斷斷續續地警笛聲。可他根本沒有吧這些警察能夠當作援兵。就眼前這幾個敵人,無論是哪個方面。都是絕對的高手,甚至可以說,與自己,不相上下,在槍械使用的方面。

另一方面,也是左一霜兒幾人拿的槍,都是大火力的面積攻擊衝鋒槍,遠不是對方那種專業的單兵半自動步槍可以對抗的,在武器上,就先吃了一大虧。另外,都說防守要比進攻要佔便宜,可那是指對大規模作戰和低層次的作戰,真正的高手,進攻,永遠都是最好地防守,對方的目的志在殺人,霜兒幾人是救人,先天上,就讓對方佔了先手,擋不住對方的強烈攻勢,是必然的。

子彈,畢竟有數量的,打光了,就到了肉搏的時刻,那四個面具男的手下,一人手中拿著一把匕首,在警笛聲越來越近,自己的境地越來越危險地時刻,朝著索菲亞躲藏的角落,飛奔過來,那眼中,還是那麼的平靜,沒有一點點的緊張和殺戮之色露出來。

初一交手,左九和左十,就被對方近乎瘋狂的戰鬥方式,逼得一退。

全部都是以傷搏傷,以命搏命,沒有防守,全部都是用最直接,最有效,也是最快速的戰鬥方式,一隻胳膊,一條腿,甚至是胸口中刀,也要換取對手的性命。

戰鬥經驗差一些的左九左十,漸漸的,已經抵擋不住對方地攻擊。

左一地手上,已經被劃破一個口子,鮮血順著動作的幅度,在夜色中,顯得格外地猙獰。換來的,是對手腿上的一大塊肉,傷口的深度,已經可以看到白色的骨頭。

「左九,左十,你們已經忘記了戰鬥的本能嗎?」趁著對手倒退一步的空隙,左一衝著左九左十大聲的呵斥,安逸的已經太久了,這兩個女孩,已經無法如從前一樣,沉浸在過往的殺戮生涯之中。

是啊,已經忘了嗎?左九和左十的臉上,那清秀的面容,突然變得猙獰起來,眼珠血紅,盯著對手,竟然哈哈的笑出聲來,雙手的匕首,竟然不顧一切的沖著對方的脖頸扎過去,絲毫不在意對方已經馬上就要插進自己胸口的匕首。

「索菲亞,跑,去帝王大廈!」霜兒嘴中,突然吐出幾個字,嘴唇上,點點血跡,是她自己的牙齒,輕輕的咬破的,對手,好強,除了在m國遇見的那個可以與小軍暫斗吃不了太大虧的吉米和當年的丁亞利,丁比利兩兄弟之外。

這幾個人,絕對是現在為止,面對的敵人之最強,從他們的身上,甚至能夠看到吉米的影子,他們,是來自一個地方?

兩道寒光,從街道旁的牆頭,突然射出。那速度,遠遠超過場中正在搏鬥的幾人。

「啪啪!」兩聲脆響,是兩個殺手倒退躲開左九左十的匕首,同時自己的匕首回防時,磕在飛來地寒光之上,足足倒退了幾步。匕首,已經被敲碎,虎口,已然被震裂。

一個渾身鮮血的男人,從牆頭上蹦下,沖著左九左十的對手,飛奔而至,右手揮舞,一片寒光在夜色的照耀下。在兩個殺手的身邊,飛過,男人。站立。

兩個殺手,還保持著戰鬥的姿勢,可是他們已經,永遠不能在戰鬥了,身體,如坍塌地樓房一樣,四分五裂。

「修羅!」剩下與左一霜兒對戰的兩個殺手,眼睛一緊,那瘋狂的男人。是從前的一個傳說,一個雙手潔白,卻能在瞬間,發揮出遠比最鋒利的利器還要鋒利的效果。

當這雙手,出現時,這個男人,才是真正的修羅。

「小軍!」「左少!」左一和霜兒同時喊道,那渾身從上到下只能看到一片紅色的男人,經歷了多少的殺戮。才讓身上,有著如此多地血跡。

那滿臉嚴肅的小軍,舉著右手,對著剩下的兩個男人問道:「你們,是誰?」

「哼!」兩個人,虛晃一下,看了一眼各自地對手,轉身就跑,沒有絲毫的猶豫。面對修羅。即便是已經看起來身受重傷的修羅,手中即使有槍。也沒有人敢直接面對他。

小軍身子一俯衝,腳一踏地,追了出去,那速度,遠超兩個殺手,前方警車的大燈,把整個街道,照得透亮,而坐在車中的警察們,都看到了一幕,讓他們終身難忘的景象。

不止是身體,就連手中的匕首,都在一瞬間,兩個人,從一個個體,變成了無數的個體,血跡噴濺,甚至有的血珠,還飛濺到了警車地擋風玻璃上,那站在車前,一副殺神模樣的男人,已經看不清面目了,只是頭上和身上,滿是血跡,右手上,一個新的傷口,順著垂落的手臂,血跡緩緩的滴落,與被噴濺的血跡一起,構成了一幕,讓所有人都難以忘記的恐怖景象。

「沒了嗎?都死了嗎?還沒有,幕後的人還沒有出來,你們,等著我的報復吧!」左一他們衝到小軍地身邊,只聽到了這樣一個聲音,從小軍的嘴中說出來,接著,小軍的身體,直直的向後倒了過去,霜兒不顧血跡的臟腥,一把抱住了小軍倒下的身體。

醫院中,躺在手術室中的小軍,正在接受治療,剛剛把小軍送到醫院的時候,小軍的身上,左臂中彈、腰間中彈、肩膀中箭,臉頰一道是子彈劃破地傷口,一道手指劃過地傷痕,就在他的額頭,胸口和後背,兩道長長地刀痕,肋骨中間,夾著一顆子彈,靠近心臟的胸膛,一片黑青的傷痕,顯得尤為嚇人,大腿上,一顆子彈,差一點,就直接擊穿而過,右手上,那最後兩個殺手,造成的那道露出白骨的傷痕,赫然算在了這一晚上,小軍身上所有的傷痕。

那渾身的血跡,讓醫生和護士,都無法相信,一個身上受了如此多的傷痕的男人,是怎樣活下來的,普通人,中一槍,挨一刀,還能堅持這麼長時間的,幾乎都不可能,何況他的身上,有著如此多致命的傷口、

如果不是這個男人是用警車送來的;如果不是這個男人的身邊,站著一群手中端著衝鋒槍,一臉憤怒的男子,警察都不敢靠近;如果不是一輛輛豪華轎車,在這個男人到達醫院后,從四處趕到醫院;如果不是一個個來自zf高官的電話,打爆了院長辦公室的電話;如果不是身邊一個滿身血跡的西方女人,被人稱作索菲亞公主。醫院,都已經沒有信心,來為這個男人治療了。

「這個男人如果死了,這間醫院,我炸了它,你們,都要為他陪葬!」察因眼眶中,閃著淚光,聽到消息的時候,在xg的所有狼牙隊員,被他全部拉了出來,每個人,都全副武裝,來到醫院之後,還差點與守衛在醫院門口的警察發生衝突。

薛戰天、薛宇、李家誠、鄒懷、邵六叔是從床上起來,連夜在第一時間趕到了醫院,不說小軍與其的關係,就說目前xg的局面,左昊軍這個名字。這個人,代表的東西,很多很多,他不能出事,更加不能死!

索菲亞臉也沒洗,衣服也沒換,就站在急救室的門口,緊繃著臉,除了跟薛雨煙和韓霜眼神互相交流一下之外。與任何人,都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站著。時不時的雙手合十,閉上眼睛,默默地為小軍祈禱。

「外面的情形,到底是怎麼樣?」薛戰天從眾人的臉上,都看到了忿恨和擔憂,這麼重的傷,小軍到底能不能安然度過,平安生還?xg是怎麼了,自己這些人。是怎麼了?是安逸了太長的時間,還是帶著武器,一個個囂張至極地在警察的面前,在繁華的街道,在眾目睽睽之下,竟然還有著如此的行徑,他們憑藉的是什麼?再高超的身手,又怎麼會有如此大的膽子。是誰在包庇他們,是誰在給他們撐腰?

「老爺子,那些人,據附近的目擊者聲稱,都被一個手段恐怖的男子殺死,很多人,都在看了那幾場殺戮之後,精神上,受到了嚴重地刺激。剛剛還有幾個人。是到了這家醫院進行心理輔導和藥物治療。」薛家的一個保鏢,聲音稍微提了一點點。他知道,老爺子的問話,是想讓所有人都知道答案。

「有疑似惡魔傭兵團地隊員,有rb忍者,還有最強的一個單兵,是個瘋子般的人物,非常疑似當年從懸崖上摔落下去的丁比利,最後左少殺死的這個殺手,暫時沒什麼線索,上面的,也是根據使用武器和特徵,進行判斷的,不一定準確!」天狼站了出來,剛剛狼牙部隊,就從事發地點開始,一直在追趕,直到索菲亞受襲的位置,也沒有追上小軍,得知小軍被送到醫院之後,他帶著狼牙的戰士們,在各個地點,進行了勘查,得出了這樣地結論。

「查,一查到底,這件事情,根本沒這麼簡單,無論是丁比利,還是惡魔,或是那些rb忍者,他們之間,是不可能合作的,但要說這樣的默契,也根本不可能是執行隊員們可以有的,肯定有上面的人在這裡,何況,小軍也是突然起意在出去的,沒有本地的內線,就憑酒店附近那麼嚴密的保衛人員,是不可能在不驚動這些人的時候,就能潛入並且探知小軍出行與否地!」察因拳頭狠狠的砸在牆壁上,抬起頭,對著天狼等人,怒聲說道。

「查,我們的關係,全部動員起來!」薛戰天也開口,小軍的作用和身份,可不遠遠是子侄和合作夥伴那麼簡單,那位老人,可是非常器中他的。

「這件事情,必須給我一個交代,否則,我會懷疑,這裡的官員,是否有治安整個xg的能力!」現場港督剛剛來到,就聽到索菲亞公主背對著眾人,冷聲說出這樣的話語。

「公主殿下,這

「沒有什麼討價還價的餘地,我要知道,這些人,是怎麼進到xg地,又是誰帶他們進來地,頭頭又是誰,三天,我只給你們三天時間!」索菲亞沒有回頭,只是擺了下手,就打斷了港督的話語。

整個醫院地一層,已經被全面的封鎖,醫院中的所有外科內科骨科等知名醫生,全部被叫到這裡,或是進去醫治,或是一起探討一個可以保命的方案,一會的功夫,xg各大醫院的各科權威,都被從家裡叫起來,甚至很多人,都是被綁來的。

一個個的醫生護士從急救室中,進進出出,每個人的臉上,都滿是汗水,並且,都帶著一絲的焦急,看得出來,裡面的救治情況,已經到了非常關鍵的時候。

前世今生,在此時陷入昏迷的小軍腦海中,反覆的盤旋和濾過,是宅男,還是呼風喚雨的將軍,一時之間,兩個影子。從一個身體內,分成兩個人。

一個臉上帶著輕鬆的淺笑,如平日里一般,人畜無害;另一個,一臉的殺氣,一臉的疲憊。晚上那遠遠超出人類極限地戰鬥,即便有了身體改造丸,又有了與之配套的功法,小軍從來沒有感覺到疲憊,自從在兵王基地和紅箭初期之時,各項身體素質大幅度提高的階段,有的時候,會感覺到疲憊,從修羅這個名字成為一種代名詞之後。小軍,很多年都沒有這種感覺了。

惡魔、忍者、神秘的殺手組織、丁比利,再加上長途高強度的奔跑和精神地高度緊張。身體和大腦的高度透支,一個個足以致命的傷痕,已經超出正常人可以承受的流血數量,這一切加在一起,讓小軍陷入了深度的昏迷。

修羅,都做了什麼?腦海中的兩個人,互相之間,看著對方,發問。

修羅。註定要重現,殺戮,註定也要重現,自己的一生,不就是要讓自己和身邊重要的愛人、親人、朋友幸福嗎?腦海中,停留在最後出現在索菲亞被襲的地點,霜兒和左一、左九和左十,都陷入了險境,這個。是不能被容忍地。

殺,殺,殺光那幫混蛋。

醫院中,高檔病房中,一群女人,守在病床前,望著那全身纏滿繃帶,已經昏迷了4天的愛人。

「老公怎麼還不醒?醫生不是都說了嗎?他沒有生命危險,只是失血過多。需要修養。可4天了,為什麼還不醒?」

薛雨煙的聲音。滿是擔憂和愁緒。

在她地旁邊,站著從gs趕來的江清影,從天京趕來的曉雨,加上在xg的薛雨煙和霜兒,四個女人,齊聚在小軍的病床前,眼淚,已經乾涸了,傷心,已經欲絕了。

唰,床上,身上還纏著繃帶,手上還掛著吊瓶,一直昏迷不醒的小軍,突然坐了起來,嘴中,念叨的是:「殺、殺,殺光他們!」眼睛猛的睜開,裡面,充滿著殺戮,充滿著暴虐。

那繃帶,被他瞬間拽裂,那針頭,被他拔出,直到曉雨激動的叫了一聲老公,小軍地眼神中,才有了焦距,回過頭,正眼看了幾個愛人一眼,眼前的眩暈,再次來臨,低語了一聲之後,又躺在床上,呼呼的打起了呼嚕。

「他娘的,老子還活著,王八蛋,等老子睡醒了,你們完了!」

幾女被小軍的舉動,弄得一愣,看到那呼嚕聲驟起,相互看了一眼,那緊張了好幾天的神經,突然放鬆了下來,小聲的笑了出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