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我相信金剛王的力量會在小彬身上完美的顯現出來,他將會讓金剛王達到一個新的高度,成為有史以來最強大的金剛王。」

看著激動的爺爺,奶奶心中越發的擔憂,帶著哭聲說到。「那你有沒有想過,小彬他願意不願意啊!」

………………

上了飛機,這次來的又是那個冰美女飛行員天舞,韓彬咧著嘴乖乖躲到機艙去,免得又碰一鼻子灰。

到了泰山基地,見到金獅,比利也在一旁,韓彬頓時就來氣,直接說到。「說吧,讓我去幹什麼。不過幹什麼也別讓我和他一起去,我不會和一個把威脅國家安全的敵人視若無睹的人做夥伴,我可不想什麼時候就被賣了。」

「這次的任務你們兩個必須一起去,只要金剛王和比利一同出山,才能夠請的動那位。」金獅說到。「再有,你們之間可能有什麼誤會。」

「誤會?沒有誤會!」韓彬直接說到。

「韓彬,不管你和比利之間有什麼恩怨,這次任務必須由你們兩個一起出面才行。」說著金獅就遞過來一個盒子。「這個盒子里有一塊信物,如果你們想好了就去武當山,找一個叫清風道長的人,他會帶你們去見他。」

比利接過金獅手中的盒子,轉身離開。一旁的韓彬氣憤不已,看著金獅罵到。「算你丫的狠!」 ?武當山,中國道教的聖地,自古以來便是一個神秘之地,傳說創建武當山的三豐真人就活了上百年,最後乘仙得道而去。

至於如今的武當山,則是一個名勝薈萃之地,一年四季都有絡繹不絕的遊人上山遊玩或者朝拜。

其中登山的遊客之中就有韓彬和比利兩人。這次他們之所以沒有直接坐飛機上山,也是為了表示對這位泰山僅存的創始者的尊敬。

一路登山,韓彬也看到了一座座充滿了歷史韻味的道觀,一看便是真正流傳下來的古迹。

上了武當山,韓彬和比利來到紫霄宮,看見一個正在掃地的道童,兩人過去作揖行禮,而後說到。「小師傅,敢問清風道長何在?」

小道童回禮作揖,而後誠懇的說到。「兩位施主,你們找掌教?」

「如果你們武當山沒有第二位清風道長,那便是你們掌教了。」

「兩位施主,還是請回吧。」小道童作揖行禮道。「我們掌教一般不會見客。」

「那也就是說在特殊情況下會見客了。」韓彬眉頭一挑說到。

這個時候比利拿出金獅給他們的盒子,遞給小道童說到。「小師傅,麻煩你去通報一下,把這個盒子給你們掌教,就說比利和金剛特來拜會。」

小道童接過盒子,沉吟了一下說到。「好吧,既然如此你們就等一下,至於掌教會不會見我就不知道了。」

「多謝小師傅!」

便是看著小道童跑進紫霄宮,好奇的韓彬本想用千里眼偷懶一下,不過他還是忍住了。

差不多一刻鐘的時間,小道童跑了出來,對著比利和韓彬作揖行禮。「兩位施主,掌教請你們去一趟。」

隨著小道童一路進了紫霄宮,穿過走廊,便是一路上了武當山後山頂峰,頂峰處有一座巨石,而此刻巨石之上一位白須黑道袍的老道人在閉目打坐。

「掌教,清凈已將兩位施主帶來了。」小道童作揖行禮。

這個時候,老道人睜開眼,點了點頭說到。「清凈,你先去吧!」

小道童作揖行禮之後離開,老道人看向韓彬和比利兩人,潔白的眉毛之下雙目精神有力。「你們為何而來?」

韓彬和比利這個時候也作揖行禮,而後韓彬說到。「我們想請道長帶我們去見神劍特三。」

「你們是何人?」老道長繼續問到。

「泰山,第七代比利。」比利擲地有聲的說到。

韓彬則撇了撇嘴。「我是第五位金剛王,韓彬!」

「比利?金剛王?」老道人搖了搖頭說到。「出家人六根清凈,無為無物。但這世間有了因便有了果,前時之因,今日之果,苦哉?樂哉?」

一時間韓彬和比利面面相窺也不知道老道人再說什麼。但這時老道人說到。「既然因果已到,便要他自己解開,隨我來吧,我帶你們去見他。」

而後,老道人起身,轉身看向身後武當山的群峰聳立,浩渺雲煙,腳步向前一躍,竟然直接跳了下去,眨眼間就不見了蹤影。

見此瞬間,韓彬被嚇了一大跳,驚呼著看向比利,顯然這傢伙也被嚇到了。「怎麼辦,這老道人是不是瘋了,這哪是帶我們去找人啊,這分明是帶著我們找死啊!」

「這恐怕是老道長在考驗我們,既然已經到了這裡,只能繼續前進了。」比利說著準備隨老道人一般也跳下去,卻被眼疾手快的韓彬一把抓住。

「你腦子是不是練傻了,雖然我看你很不順眼,也很想把你一腳踹下去,也你也不能自尋死路吧。」韓彬一臉的鄙視。「先讓我用千里眼看一下到底這老道人去了那裡我們在做決定。」

說完,韓彬眼睛精光一閃,千里眼釋放,看向群峰之間的浩渺雲煙之中,但是讓韓彬吃驚的是,以他的千里眼竟然看不透這些雲煙。「這些雲煙我看不透,怎麼辦?」

「沒辦法!」比利看了一眼韓彬,腳下一躍,也跟著老道人跳了下去,一轉眼就消失在浩渺雲煙之間。

「瘋了瘋了,這傢伙瘋了!」韓彬一臉抓狂,為難道。「奶奶的,這不是作死嗎?早知道就不來了,該死的金獅,都是你騙我。」

這個時候,韓彬深吸了一口氣,眼睛微眯大叫道。「金獅,你個老金毛,不是人!」

一躍而下,身體如同隕石一般下落,驚恐的韓彬身體瞬間金光閃爍,狂暴的氣流從自己的身邊吹過,韓彬直接撞破雲煙幾個眨眼之後,便狠狠地砸進地面之中。

「呸!」吐著口水,韓彬跳出地面,看到不遠處的老道人和比利,身上金光收斂走了過去。

老道人見此,作揖行禮,而後徑直向著遠處的山林走了過去,此時韓彬和比利也趕緊追了上去。

老道人走的輕飄飄的,看似步履緩慢,可是卻速度奇快,韓彬緩步奔跑著才能追上。

一路上順著林間小路,三人穿過樹林,便來到一座山峰上,這座山峰兩邊都是高峰,各有一道瀑布直落而下,正前方則是開闊的視野,雲霧瀰漫,水氣飛濺,一道絢爛的彩虹橫跨兩峰之間。

看到如此美境,韓彬瞬間就陶醉了,太美了,這簡直就是神仙住的地方啊。要是以後能夠和心愛的人在這麼美的地方隱居生活,簡直就是人間樂事啊。

惑心間諜:小嬌妻?不可欺! 而此時,韓彬看到這座小山峰之上有些兩個茅屋,頓時心中湧現出一股荒唐的念頭。不會他們要找的人就在這裡藏著吧?

果然,轉過茅屋,韓彬就看到一道直直伸出山峰的巨石上,盤坐著一個灰袍道人,道人背對他們,面相雲海,一時間韓彬有種恍惚感,此情此景,真正如隱世山林的仙人,而且仙氣十足。

「師兄,因果際會,便是有人來找你了!」黑袍老道人扶著鬍鬚神色凝重的說到。

而就在此時,韓彬和比利卻聽到一道空靈的聲音。「無因亦無果,便是我種的因,收的果。」

「若想無因果,便無此世間。亂世紛擾,我輩出世人,便在世間種下入世果又何妨?」

而後,只見灰袍道人突然間站了起來,轉過身看向韓彬和比利笑到。「這果,貧道接下了!」 ? 寵愛無度:雙面嬌妻慢慢撩 第一眼看到灰袍道人,韓彬頓時一驚,在他看來這灰袍道人可是和他玄祖一起創建泰山的人物,怎麼說也都上百歲了,可是他看到的卻是一個,面須乾淨,氣態清凈,只有雙鬢略微有些白髮的中年人。

「前輩就是神劍特三?」這個時候比利顯然此韓彬鎮定一些,作揖行禮詢問道。

一旁的韓彬也沒有閑著,恭恭敬敬的作揖行禮,問候道。 一念情深,總裁大人好眼熟! 「韓彬見過神劍前輩。」

「神劍不敢當,這還是當初三位同伴起的。」灰袍道人看著比利和韓彬緬懷道。「比利,韓武,當初的夥伴都不在了啊,這世間求長生,可求得長生又如何?」

重生之都市邪仙 「說吧,你們來找我什麼事?難道泰山遭遇了什麼巨大的危機,需要我這個老傢伙出山?」灰袍道人詢問道。

「泰山目前很好,只是前些時日有一個外星生物降臨到地球,能夠飛行,而且速度極快,我們無法追擊將其制服,所以想請前輩幫忙。」比利作揖行禮說到。「同時,泰山目前想重新組建一支新一代的絕對戰士,以應對各國諸多的特能者組織,希望能夠得到前輩的支持和幫助。」

「我都上百歲了,別看我年輕,可依舊沒有你們年輕人那般有活力了,下山出手一兩次還行,至於繼續戰鬥卻依舊不行了!」灰袍道人感嘆道。

「前輩……」比利試探的詢問道。

「雖然我打不動了,但有一個人可以。」灰袍道人淡淡的說到。

這個時候,黑袍老道長眉頭一皺,直接說到。「師兄,你這是要元乾代你下山?」

「元乾修道十數載,再留山上已然無用,是時候下山了。」灰袍道人這個時候,看向山間雲海,輕聲說到。「元乾,回來吧!」

雖然灰袍道人的聲音不大,可是在韓彬聽到簡直就是驚世之音,一時間整個山谷都迴響著。

而後片刻,韓彬就瞪大眼睛看到,山間雲海頓時翻騰雲涌,竟然化為一柄白雲飛劍,而此刻一道白衣男子,輕風拂面,黑髮飄散,負手而立,極為洒脫,踩著白雲飛劍,如出塵劍仙一般,仙氣十足,御劍而來。

韓彬遠遠望去,這般氣質,的確讓他都折服不已。看了看自己,再看看那白衣男子,單從氣態來看,韓彬不得不承認,自己比起來簡直差到了天邊。

幾個眨眼,白衣男子御劍而來,白雲飛劍散去,其身後雲霧繚繞,山間的彩虹相依,真讓韓彬有種錯覺,這白衣男子便是滴仙下凡。

此時,韓彬才看清楚,這白衣男子,唇紅齒白,面目清秀,白衣飄飄,氣度非凡。

「師傅!師叔!」白衣男子一落地,便是對著灰袍道人和黑袍老道長作揖行禮。

「元乾,你已在山上修行十數載,如今劍道有成,留在山上為師也沒有什麼再能教你了。」灰袍道人鄭重的說到。「如今的時代以變,劍道已是末法,世人不知有劍仙,為師當年下山便是想重振劍道輝煌,但世俗難料,重振劍道為師未曾做到,如今這個重任便只能交給你了。」

「師傅,弟子定當不付師傅所望。」元乾衣袍一撩,跪下身來,對著灰袍道人行三禮。

灰袍道人將元乾扶起,灰袍一卷,一招手,只見兩側瀑布交匯之初,一道流光飛舞,轉瞬而來。

灰袍道人一把握住,韓彬看到是一柄古劍,只見灰袍道人將古劍交到元乾手中,說到。「這柄劍是師祖傳下來的,今日為師便將其傳給你,希望今後劍道能在你手中再次發揚光大。」

「和這兩位年輕人一起下山去吧!」

元乾再次作揖行禮,而後看向韓彬和比利,抱拳說到。「在下元乾,今後有幸與兩位同行,幸會!」

「幸會幸會!」韓彬興高采烈的說到。而後一把摟住元乾的肩膀豎起大拇指不住的讚歎道。「帥哥,你剛才的樣子簡直太帥了,差點我都愛上你了。就憑你這麼仙氣十足,保證妹子見了為你痴狂啊!」

元乾略微笑了笑,而後身體稍微一側便脫離了韓彬的胳膊,好奇的詢問道。「帥哥?妹子?那是什麼?」

「不是吧!」韓彬張大嘴震驚道。「你不會連妹子都不知道吧?你可別告訴我你不知道女人是什麼?」

「女人?那又是什麼東西?」元乾雙眼奇特的詢問道。

這個時候,韓彬轉身看向灰袍道人,震驚的說到。「前輩,你這徒弟不會練劍練傻了吧?」

「元乾自幼聰慧異常,悟性少有人能及,只是在這山上十數載只見過我們兩個老傢伙,今日是他第一次見外人。」灰袍道人說到。「所以我才讓他隨你們一同下山歷練,希望你們以後能夠多多相互扶持。」

一時間韓彬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簡直比當初看到比利和外星怪物還要怪物,這簡直就是一個真正的小白啊,一無所知啊。

………………

雖然沒有請到神劍前輩出山,不過依舊請到了他的弟子,從其一出場的陣勢就知道有兩下子。

下了武當山,三人便直接乘飛機而去,看著這麼大能夠飛行的東西,元乾充滿了好奇。

「敢問兄台,這是什麼法器,如此巨大能夠飛行。」

「帥哥啊,我看有必要給你好好補充一下社會常識了。」韓彬捂著臉崩潰的解釋道。

就剛才一路上,他就為元乾解釋了半天什麼是男人,什麼是女人。

「兄台請講,元乾洗耳恭聽。」元乾微微一斜,氣度可謂是仙氣十足,可卻讓韓彬都懼怕不已。這哥們簡直就是十萬個為什麼,總有些讓他都啞口無言的詢問。

「比利,現在我們去哪?」這個時候韓彬趕緊轉移話題。

「去申滬市。」比利鄭重的說到。「我們已經確定了外星八級能量波的蹤跡,必須儘快將其剷除緝拿,要是讓他和其他特能者組織牽扯到一起,那就更加複雜。」

「這個好!」韓彬也點頭同意,而後看向元乾說到。「一會我們就要去打架了,你說說你都會什麼?」

「師傅曾傳授我悟劍之法,悟天地之劍,悟自我之劍。」元乾直接說到。

「還悟劍,你不會真的在修仙吧?」韓彬驚訝道。「我問的是你怎麼打架?」

「修劍本就是修仙的一種。曾在上古之時,有諸多修仙門派,也有諸多修仙法決,道術法術眾多,劍仙只不過其中一種罷了。」

「只是如今仙道凋零,諸多門派不存,法決遺失,現存的就只有我們這一脈劍修了。」

「劍修,不修道,不修法,只求悟劍,我跟隨師傅十數載修行,只是我資質愚鈍,如今也只學會了劍仙決和御劍術。」 ?這幾日,天豐集團可謂是震動不小,一下子兩位部門經理被撤職,而且管理層似乎因為這件事的影響也都有很大的變動,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紛紛浮出水面,很多有所牽連的人都被撤職查辦了。

以往都說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不過這次公司高層的震動,一些底層人士倒是沒有什麼影響。

而做為以往公司里最不起眼之中的那幾個邊緣人物。這次大事件的始作俑者周塵倒是這幾天過得很輕鬆。

沒有了姚經理的欺壓,他這段時間也不用加班,而且對於周塵來說還有一個好消息。就是之前因為遲到被姚經理扣到的加班費,補貼和獎金,在姚經理被查處之後,竟然被返還了,公司高層似乎也注意到了他,為了補償他還特意獎金翻倍,這可是把周塵高興壞了。

晚上按時下班,吃完飯周塵往回走,這時的天色已經暗了下來,走在回去的路上,周塵還嘴裡唱著歌。

但就在此時,突然間周塵眉心之中第三目出現,眨了眨之後,費特羅爾頓時凝重的說到。「小心,有些不太對勁。」

「怎麼了?」這時周塵也是一愣,震驚的詢問道。

但費特羅爾卻沒有回答,只是第三目不斷眨動。而周塵也是一臉警惕,時不時的看向周圍,面色有些惶恐。

轉過街頭,進去了一條巷子里,周塵發現不遠處的路燈下面站著一個身材壯碩的男子,而此人周塵正好見過,便是那天夜裡與費特羅爾戰鬥過的男子。

這個時候,費特羅爾再沒有猶豫,直接顯露出真身來,兩米高的身軀,巨大的蝠翼,四隻有力的手臂如同魔神一般。

而就在這時,其身後突然間一道金光閃爍,只見一個同樣兩米高的金色巨人出現在費特羅爾的身後,大笑道。「外星怪物,隱藏的特深的,讓我們好找啊,不過看你這次再往那跑。」

一見這兩人現身,費特羅爾也神色凝重,要是按照以往的性格,他早就直接動手了。可吃一塹長一智,將降臨地球吃了兩次虧都是因為這兩個人,他知道這兩人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絲毫不敢掉以輕心。

打定主意,費特羅爾背後蝠翼一拍,身體直接衝天而起,先逃掉再說。

一飛衝天,費特羅爾卻沒有絲毫的放鬆,直覺告訴他,恐怕這兩人也不會就此放棄,可是讓費特羅爾差異的是這兩人竟然沒有追過來。

可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天空之中剎那間閃現而過一道精光,速度極快,即便是費特羅爾的第三目也沒有具體看清那到底是什麼東西。

一瞬間,那道精光就沖向費特羅爾。而此時的費特羅爾也是臉色大驚,未知的才恐怖,在這關鍵時刻,費特羅爾已經來不及取出他的權杖,瞬間背後蝠翼捲起他的身體,而後精光便撞擊到費特羅爾的身上。

費特羅爾便是如同隕石一般,直接從高空砸進地面之中。

而另一邊的韓彬看到這一幕頓時目瞪口呆。「我去,長得帥難不成實力也這麼強,一招就搞定了這個外星怪物?」

而這個時候,天空之中一道白衣飄飄,長發豎冠,氣態十足的腳踩飛劍,男子負手而立,御劍而來。

「元乾,這就是劍仙?丫的這麼厲害,早知道就不用我們出面了,一個人就能輕輕鬆鬆收拾掉這個外星怪物。」韓彬這時金光收斂,身體復原,對著元乾招了招手示意。

「劍仙乃是仙道之中攻擊力最強的道法之一,自然有其厲害之處。」元乾平淡的說到。

「厲害!」比利也讚歎道。

另一邊,砸進地面的費特羅爾此時緩緩起身,只見他背後的一對蝠翼一隻直接斷裂,一隻被破開一個大洞,而且四隻手臂也已經斷了兩根,胸口更有一條延伸至腹部的巨大傷口。

看著費特羅爾的傷勢,韓彬倒吸一口冷氣,再一次認識到了劍仙的厲害,再也不敢小覷元乾。從上古就流傳下來的修仙之法,的確有厲害之處。

看著已經身上的傷勢,費特羅爾感覺到恥辱,好久他都沒有過這樣的傷勢了。

抬頭看向天空之中踩著飛劍的元乾,費特羅爾一愣,神色詭異,而後突然間恍然大悟一般,臉上卻沒有了之前的憤怒,反而充滿了興奮。

在自己雙角之間的赤色火焰中一抓,惡魔權杖出現在他的手中。握著惡魔權杖,費特羅爾權杖在地上一拄,頓時惡魔權杖之上的那團火焰頓時暴漲,繚繞在費特羅爾身上。

這個時候,韓彬,比利,元乾都看到費特羅爾的傷勢在短短片刻之間竟然恢復如初。

「我靠,自愈能力?」韓彬頓時大叫道。「那這怪物簡直就成了打不死的蟑螂了。」

而就在這時,費特羅爾再次蝠翼一拍,飛在空中,手中惡魔權杖直指元乾,凝聲說到。「交出你的武器,告訴我你的力量奧秘,今日你可以不死。」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