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我的手!」白葯眼中露出驚恐,目光看向葉良辰,因為他發現,自己的手,雖然可以生長,但是卻肯定沒有知覺了。

「廢了,你竟然廢了我的手,葉良辰!」白葯驚恐了,他沒想到後果竟然會這麼嚴重,手上的那一塊神魂,似乎被封印了一般。

「廢了……沒有了雙手,跟個廢人有什麼區別?」所有人都是驚駭,看著葉良辰手中的刀。「好了,你看看,你還想賭點什麼?」洛天輕笑一聲,依然看向白葯,沒有絲毫的憐憫,在場的這兩伙人,都是他們的敵人,若是在其他地方遇到,洛天直接就會出手滅殺

。「好了,還有人要來,等人齊了,你們就可以進入小世界了,當然,我幻海天宮也有人要進入,若是讓我知道,誰在裡面動了我幻海天宮的人,那麼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燭九陰看了臉色蒼白的白葯一眼,沖著洛天眾人開口。「還有人?」聽到燭九陰的話,洛天等人微微一愣,不知道還有誰來。 所以,在國內的話,只要你當官,那就鐵定有錢,只是多少而已,比起普通老百姓來,那絕對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上。

唐小青這時一臉嬌紅兩眼有點迷離,不大的櫻紅小嘴,微微喘息著,整個身子趴在了清涼的辦公桌上,身上的黑色柔姿紗的長裙,被掀到了她的腰部位…(和諧刪除啊)……在輕輕的抖動著,顯示著作為主人的唐小青,此刻的興奮和嬌羞….(和諧刪除啊)…….

一雙白嫩嫩光滑的長腿根部,還不時的向內XXXX著,似乎要把她身上的極羞之處,而周部長的那雙泛著紅光,炙熱噴火的目光,中藏匿,逃避….

「呼!…真是太美了啊!…」

周挺對唐小青的(和諧刪除啊)….之處,那是讚不絕口的,當然也是愛不釋手的,他那帶著點xx的食指,輕輕的在那條股間開始流淌(和諧刪除)…….

「嗯嗯呢…..周…部長….嗯…」

唐小青整個身子都在輕顫著而產生極度空虛的體內….

而周部長在唐小青的背後,開始親吻她的臉、脖子….唐小青那她雪白小巧的xx和諧刪除啊)…….她的反應更大,周部長接著在上下的xx,這時他才發現到唐小青,原來已經濕透了..(和諧刪除一千多字)……..

…辦公室內,全是咕嘰咕嘰之聲,還有吊扇的呼呼聲,如同腳踩爛泥般的聲響,飄蕩著…..

只見唐小青一雙白皙小手緊握成拳,堵著自己小嘴,正在儘力的控制自己,不叫出聲音來,忍住想要大聲的呻吟…(和諧刪除啊)….

唐小青顯然也明白,叫出聲對誰都沒好處,試想,如果辦公室外的同事,發現兩人現在的狀況,就算是無意之舉,唐小青也要得羞得跳海….都不曾享受過的快感,唐小青被x得嬌喘…..(和諧刪除)…周部長估計也差不多要噴了,畢竟年紀擺在這了,開始逐漸加大動作…(和諧刪除)…….

兩隻大手摟著唐小青的小腰,用力向後拉,一隻手從衣服下面大力的抓緊唐小青…(和諧刪除千字)……..

….(和諧刪除啊)…….周部長看到那些yin液,心中有一種莫名的興奮放鬆,嗯!他放鬆了!

……………

部長辦公室內,吊扇還是繼續咔咔的轉動著,涼風,蟬鳴,一如既往…

唐小青粉面殷紅嬌嗔的,白了一臉滿足,還帶著點疲累的周部長一樣,慌亂的放下,推在腰間的黑色長裙下擺,一隻白玉般的小手,嬌羞的捂著……..和諧刪除啊)…….白皙的玉指尖,似乎有絲絲晶瑩,滑膩從指縫中滴落….

飛快的,走進辦公室裡間的小休息室,一陣輕微的響動真傳來。

沒過多久時間,唐小青才一臉粉紅的,整理好衣裙出來了,這時周部長,也整理好自己的衣物了,坐在那神色淡然的抽著煙,辦公室內,頓時飄散著香煙的味道,把剛才兩人那XX過的yin靡的氣味沖淡了不少。

「呼!…我看這件事情啊!不太好辦了!既然那個駱參謀這麼有來頭!…小青你作為我的代表!親自去下總參部?…」

周部長看了眼,這個跟了自己很多年的美麗秘書,十幾年了,從她還是個花季少女的時候,就跟著他了,那是他還只是個小處長而已,她也由一個小姑娘,變成了一個熟美的婦人了!

「…嗯!好的部長!…那我等會就去!您還是休息下吧!….」

唐小青現在還沉浸在剛才的激情中,是的,雖然她是有家庭的女人,但是她一直是周部長的秘密地下情人,這些….(和諧刪除啊)…….高級幹部裡面,像周部長這樣的人還還不少,其他人都是這樣乾的,包括一些高級女幹部,比如像吳長征不就是嗎?這些老女人,那就是專門選的男秘書,她們癢啊!

嘿嘿,所以啊,別相信那些所謂的"偉人",如何的偉大!屁!只要是人就有私慾!後世的人,可不是像以前那些傻B,那麼好糊弄的!

唐小青點了下頭,帶著關心的口氣,看了下自己的老情郎,老首長,說完,轉身看了下自己身上的衣裙,毫無異狀,這才扭身開門出去,辦事去了。

「嘶…為什麼總參部的那個姓駱的,要跟我作對呢?我沒得罪過他啊? 精靈之黑暗蟲師 就算是勁松在外面闖了禍!也不至於被總參部的抓走吧?嘶….難道說那個百樂的人跟總參部這位駱部長有關係?…..」

周部長看著唐小青美妙的倩影,走出辦公室,他還靠在藤椅上,抽著煙在那沉思著,越想越不太對頭,百樂大超市他是知道的,對於鄧老的改革開放,他在內心深處是抱有懷疑的。

當然,他可不敢在明面上表示反對,他知道有幾個中央反對的人基本上被架空了,早晚要下台的,對於鄧老爺子的政治手段,他是知道的厲害的!想當年那位在位的時候,都沒被把他也徹底搞掉,只是有起有落而已,可想而知有些東西是不言而喻的。

周部長也暗吐一口濁氣,想著現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他也沒辦法啊,總參二部,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在那撒野的地方,一般人內心深處,對那裡都是充滿敬畏和害怕的,誰又沒有個私密的秘密和愛好呢?

而總參二部,像這種專查人隱私機構的存在,你說這些人,是不是不爽呢?

當然,還沒啥辦法!這可是朝廷的強大秘密情報機構啊!不過周部長也不是吃素的,開始打電話了,他也有關係啊!

這下「百樂」超市發生的鬥毆事件,在還沒到下午下班的時間,基本上京城上層很多人都知道了,這裡面也包括了市長吳長征,她也知道了她的好友嚴研丫頭,也被帶進了總參二部,好傢夥!她現在高興了!為啥?看戲唄!嚴研是誰的女兒?那是薛玉芬的女兒,而薛玉芬那個騷女人又是那個惡棍駱上校的女人,哈!

這下有好戲看了!當然,這裡面不乏很多都是看駱林險的人,吳家的那位少爺,還有京城的一些紅色二代,他們對這個叫駱林年輕人上校,極其厭惡還害怕,真是又恨又怕一點沒錯啊!看來吳格已經把上京的紈絝子弟們,都糾集在一起了,打算同仇敵愾啊!他可是被完全廢了的吳公公啊!這仇怎麼得,都不可能忘掉的,這可是血海深仇啊!

而周家的人也開始行動了,周家那也是在華夏開國元勛之流的老牌大族了,家族裡面也有一個資格雄厚的老傢伙,雖然快掛了,但是還沒掛不是?而駱林這個名字再次在京師上層開始流傳開來。

「大丫頭!…小駱怎麼回事?怎麼吧嚴研給抓起來了?我聽說周老頭氣得暴跳如雷!哈!沒想到周老頭也有失態的一天哈哈….」

薛家,薛老爺子這時坐在客廳內,穿了件白色純棉的老頭汗衫,手裡拿著把蒲扇,在那扇著風,嘴裡還在那評論著,眼睛眯了下,看了下小腹已經明顯鼓起的女兒薛玉芬,坐在清涼的竹制搖椅上,白嫩玉指上還捏著顆青澀果子,在哪吃的津津有味。

邊上的小藤椅上,坐著粉妝玉琢可愛美麗的蘇瑾兒,正撩著雪白的纖細小腿搭在藤椅的扶手上,手裡拿著本書,小嘴一邊吃著果子,一邊搖著,可愛粉嫩似玉般的小腳丫,圓潤小巧之極的小玉趾顆顆似珍珠一般美麗。

看得薛老頭有點眼睛發直了,小腹也熱了起來,嘶…看來薛老頭也不是啥正經人啊!

慕總裁的千金嬌妻 不過的確,蘇瑾兒長得太妖了點,明明是個小丫頭,但是給人感覺就像個成熟的誘人小妖精,只要是正常男人,內心深處的黑暗處都會有種想要,把她………….和諧刪除啊)…….大力蹂躪的感覺,可見蘇瑾兒的妖媚魅力是何等的巨大。

現在她在薛玉芬家簡直就是個小公主一般,薛媽媽更是把她當自己的親身小孫女一般寵著,薛玉芬跟別說了,那就是她的女兒,比起嚴研來說,她更喜歡這個懂事可愛的小傢伙!

(介紹下,一個朋友的新書章節!一部同人小說!….一望無際的碧藍色天空,雲海,淡如輕紗的白雲,柔柔的飄動著,空氣中,飄散著淡淡的清新中帶著絲水汽的氣息,還有水花撞擊四濺的聲響,搖晃,顛簸中,陳坤醒了。「呼!…總算是醒了!…..」王坤現在只覺得全身酸疼,腦疼欲裂,睜開眼,入目是一張飽經風霜,一臉歲月紋刻痕迹的老臉,帶著舒緩的微笑,正看著他呢。「…陳三,這小子真是命大啊!…俗話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啊!……」一個身材強壯的黝黑漢子,兩眼帶著精光,看著躺在船上甲板上的王坤,淡淡的笑著說。「草!…怎麼回事?…這是什麼地方?….我不是在九層仙界跟那些雜碎…..哦!….原來如此!….自己竟然被打落凡間了?…」此時的王坤已經是彼王坤了。這是一條巨大的木帆船,正行駛在寬闊浪濤拍擊的大江山,兩岸青山連綿翠綠而高聳,微風中帶著淡淡的濕氣。陳坤自從醒來后,一直沉默無語,他不是不說話,而是,初到貴地,總有個適應不是?他這副軀體的主人,也叫王坤,同音不同字。是一個幫派的小幫眾。據他這幾天的觀察和有意無意的試探,這個幫派叫做,巨鯤幫!嘶!….怎麼這麼熟啊!我草!….王坤在仙界沒事,就喜歡看凡間的網路小說。也算得上是網蟲一族了。想起來了,這就穿了啊!!王坤苦笑的笑了下頭,大唐雙龍的世界!而救他的人叫陳老謀!好傢夥!原來是他啊!王坤漸漸的回憶起,大唐雙龍裡面的內容了,糾結和鬱悶是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的。只有儘快恢復實力才是最重要的。既來之則安之,王坤本來就是個隨遇而安的人。再說了,這裡不是有N多的絕色美人嗎?嘿嘿!陳坤想到這,笑了!「呵呵….小三!…又在那傻笑了啊!…想啥呢?…..」一臉笑意的陳老謀看著站在船頭迎風而立的陳坤,笑著走來過來。「呃!…想起一些事情!…老叔!….我們這是去哪啊?…..」王坤轉頭看著陳老謀笑了下說。王坤知道自己是陳老謀的遠房侄兒,那就是親戚啊!難怪自己醒來的時候,陳老謀神情激動。「去見幫主!…小三啊!…你從小就沒了爹娘,唉!….還好你一向都是身強體壯!….現在身子沒什麼大礙了吧!….」陳老謀眼裡閃著關切的神采,看著王坤笑了下道。「呵呵! 意外好孕 …放心老叔!我強壯的很呢!……」王坤心裡流過一絲暖流,畢竟被人關心,總是令人舒暢的。笑了下說。「嗯!…那就好!…這次我打算,讓你就在幫助跟前,一來長長見識,而來對你也是個好機會啊!…呼!咱們幫主一個女人家不容易啊!…..以後要少說多聽!知道嗎?….」陳老謀背著雙手站在陳坤身邊,看著水天一色的遠處,感慨的說。「嗯!…我知道了!…」王坤現在心裡,卻在想,老子的「黃帝焚欲訣」現在剩下不到一層,不過還好,乾坤戒還在體內呆著呢。「黃帝玉清訣」就是讓王坤修鍊成大羅金仙的功法,也是他在仙界逍遙的資本。不過,就算他只剩一層放到人間,那也絕對是頂尖的高手之流。加上這副身體本身就極其的強壯,雖然身體內的所謂內功極其垃圾,但是,大部分經脈都已經通了,卻省了王坤不少的麻煩。這幾天,他不但已經把這具身體內的所有經脈全部打通,也自然貫穿了天地之橋,所謂的任督二脈。所以他現在應該稱得上是武林高手了。雖然,他的一些法寶和一些強力法術不能用,但低級的一些法術還是可以信手拈來的。王坤想到這,看了眼身邊的親戚陳老謀,笑著點頭說。天色漸漸暗了下來,黃昏時分,王坤所乘的大船,進入了一處大型水寨。外面停著十幾艘大型帆船。一片弧形頂端削尖的原木高聳木柱把偌大的水寨圍在了裡面。「陳老爹!…回來了!….」水寨警戒木塔上的幾個拿著弓箭的漢子,笑著跟站在船頭的陳老謀,熱情的打著招呼。對於站在邊上的陳坤直接忽略掉。陳老謀也笑著跟他們擺手招呼。風帆大船順利的進入水寨。水寨內顯得井井有條,雖然人來人往,但是井然有序。陳老謀帶著陳坤走下船,邁步朝前走去。一路上跟他大招呼的人不斷。可見陳老謀為人的確不錯。兩個人來到一座兩層樓的木質房屋前。外面站著幾個神情彪悍,腰掛長刀的漢子。神情肅然警惕。看到陳老謀過來都點頭微笑招呼。其中一個跑進去通報,很自覺啊!陳坤暗自心想。很快,那個進去通報的漢子,出來了。看著陳老謀笑了下說。「…老謀叔!…幫主有請!….」陳老謀是巨鯤幫的元老級別人物,以前老幫主雲廣陵的得力幹將,現在老幫主不在了,那麼他自然成了號稱,紅粉幫主,雲玉真的心腹和智囊了。陳老謀笑著道了句謝。朝王坤打了個眼色。邁步上了木質樓梯。上了樓梯,進門是一個偌大的客廳。兩排木椅分兩邊整齊擺放著,盡頭是一張披著虎皮的靠背椅。不用說,肯定是那啥美艷幫主的位置了。王坤四處觀察了下。陳老謀腳步沒有停頓,帶著他接著拐進了大廳的邊上一扇門。進門時一條十幾米的通道。右邊是一排木質圍欄,右邊是房間。 重生千金歸來 陳老謀帶著陳坤走進了第三張打開的木門。「參見幫主!…」陳老謀一進門就朝一個坐在裡面靠著桌邊,一個身材妖嬈的女人躬身施禮,低聲恭敬的說。坐在椅上的女子緩緩轉過了秀首,柳眉如畫,一雙秋水般的清澈烏黑盈盈剪眸的杏眼,裡面蕩漾著一股淡淡的媚意,小巧筆直的小瑤鼻,配上粉色柔嫩櫻桃小口,瓜子臉,白皙晶瑩的玉膚透著隱隱光亮,身材嬌小玲瓏剔透,雪白的滑膩小手端著被香茗,正上下打量著陳坤。陳坤也學著陳老謀拱了下手。低聲說了句。心中暗贊,好一個艷光四射的絕色美人啊!我記得原著裡面她很慘啊!「嗯!…老謀叔!都是自己人,隨意點!這裡又沒外人!….」美人幫主雲玉真,櫻桃小嘴微微一挑,嫣然一笑,淡淡的說。「咳咳….幫主!…這是我的侄兒陳坤!…我想,讓他跟著幫主長長見識,呵呵….這孩子很老實本分的!…..」陳老謀抬起頭,看了眼雲玉真笑了下說…) 「燭九陰前輩,是誰啊?」有人好奇,開口詢問,畢竟都是競爭對手,還是提前了解一下比較好。

「這幾天應該就到了,各位還請回到各自的住處休息吧!」燭九陰沒有說話,宣布這場宴會結束。

「走吧!」洛天起身,看了地獄和仙界的那些人一眼,同孫克念等人跟隨著一個水族,朝著幻海天宮為他們安排的住處走去。

幾人各自分配了一間房,應有盡有,奢華無比,甚至比起仙界的九大仙山的房子更加奢華,珠光寶氣晃人眼。

洛天坐了下來,目光中帶著感嘆,同時心中有些緊張,馬上就進入九域了,雖然已經知道九域沒了,但是那裡畢竟曾經也是洛天生長的地方。

「唉……」洛天長嘆一聲,盤膝打坐,開始修鍊起來。

第二天天還沒亮,貂得助,孫克念便是扯著嗓子站在洛天的門外,將洛天從修鍊的狀態下喊了起來。

「怎麼回事?」洛天看著兩人眼中的興奮,妖晨和孫克念幾人都在。

「洛天,看日出啊,聽說幻天海的日出,很好看的,難得的美景,咱們得看啊!」貂得助開口,讓洛天微微一愣,沒想到幾個傢伙,不睡覺,竟然會去看日出。

洛天整理了下衣衫,跟在幾人的身後,行走在大道之上。

天還沒亮,但是街道上卻是人滿為患,有許多人形長相的,也有長的奇形怪狀的,都是幻海天宮,水族之人。

洛天幾人跟隨在水族的人群中,顯的不起眼,跟隨著水族,朝著幻海天宮的邊緣走去。

「你們是閑的么?」洛天眼中露出疑惑,不知道這幾個傢伙,突然對日出有興緻。

「到了你就知道了!」孫克念眼中泛著賊光回應,幾人很快就跟隨著大片的水族,走到了一處寬敞的露天平台上。

天色依然昏暗,不過卻有些泛白,距離日出的時間也快到了。

平台上,男女老少站在那裡,都在目光看向周圍的人,似乎尋找著什麼一樣,洛天感受到有許多目光,落在了他們這幾人的身上,仔細打量著,讓洛天有些不自在。

「人族?」一個老太太走了過來,身旁跟著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姑娘,小姑年還一臉青澀。

「這位婆婆,有什麼事么?」洛天臉上露出笑意,這些水族可都惹不起,洛天臉上帶著笑容,看向老太太。

「不錯啊,雖然看起來單薄了一點,但是長的還算俊俏!」老太太點了點頭,遞給洛天一塊鱗片。

「這是……」洛天有些迷糊,不知道該接不該接。

「老婆婆,他是來看日出的,你給我吧,我是一代大能!」貂得助目光看向老太太身旁的青澀的小姑娘。

「面由心生,你太猥瑣了!」老太太冷笑一下,收起了手中的鱗片,帶著小姑娘,離開了洛天他們這裡。

「到底怎麼個情況?」洛天目光看向幾人,等待著幾人的解釋。

「大哥,我也不知道啊,我還以為能吃海鮮呢……」陳戰鏢傻呵呵的一笑。

「相親啊,每天太陽升起的時候,這裡都會安排相親,只要是居住在幻海天宮中的人,都可以參加……」「來到這裡的女子,都有一塊鱗片,看重哪個男子,便將鱗片送給對方,若男子也看上女子了,就收下鱗片,若是不收,就代表拒絕!」貂得助開口,目光賊溜溜的看向四

周。

「呃……」洛天微微一愣,沒想到這幾個傢伙,竟然是為了這個。

「還真是……」洛天有些無語,若是被自己家裡那幾個看見,自己非被剝了皮不可。

「我還是走吧!」洛天長嘆,打算開溜,免的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洛天,你幹嘛去啊!」貂得助瞬間將洛天拉了回來,不想讓洛天走。

「關我啥事?」洛天目光疑惑的看向貂得助一眼,不知道為什麼非要拉著他。

「你看看他們幾個,像是能找到媳婦的樣子么?」貂得助目光看向他們幾人。

「額……」洛天微微一愣,這幾個傢伙,要是實力來說絕對沒話說,只是長相上的確有些欠缺。

貂得助乾瘦乾瘦的,還很猥瑣,妖晨渾身毛髮旺盛,孫克念胖的像個球,陳戰鏢跟黑塔是的,就萬凌空一個看起來比較正常……

「我不得不承認,你要比我帥那麼一點點,所以啊,咱們兩個負責通過我們兩個傾世的容顏來招人,給這幾個脫個單……」貂得助背著手,沖著洛天開口。

「要不要點臉!」

「就是……」聽到貂得助的話,幾人瞬間不樂意了,大聲破罵起來。

「就是你拉低我們整體的顏值……」孫克念撇嘴,每說一句話,臉上的肥肉都是跟著顫動一翻。

「小兄弟,我看你挺好,這枚鱗片收下吧?」就在幾人吵嘴的時候,又一個婦人帶著一個看起來二十多歲的姑娘走了過來,來到萬凌空的跟前,遞上了一枚鱗片。

「嗯?」幾人雙眼微微一亮,看著婦人身旁的女子,臉色通紅,彷彿熟透了的蘋果一般。

「可以可以!」萬凌空大笑一聲,一把接過了鱗片,不管怎麼樣,先培養培養再說。

「哈哈,謝謝你啊這位叔叔,我娘就交給你照顧了!」看到萬凌空接過鱗片,婦人身旁的姑娘,頓時大喜起來。

「啥?」

「叔叔?你娘?」聽到女子的話,萬凌空一臉蒙逼的看著女子。

「小兄弟,咱們兩個去那邊走走?」婦人臉上露出笑容,直接拉著萬凌空朝著遠處走去。

「你這是詐騙,不行,我不去!」

「接了鱗片,今天必須跟我在一起,這是規矩!放心,小兄弟,咱們先培養培養感情再說……」萬凌空被婦人拉扯進了人群,消失在了洛天等人的視線當中。

「兄弟,一路好走……」貂得助感嘆,同時心中暗嘆,自己真的長的這麼老么?

整個平台轟亂無比,有的歡喜,有人愁,男男女女的一對一對的。

而貂得助等人也是遊走在人群中,尋找著自己中意的對象,而讓洛天詫異的是,在人群中還發現了不少地獄和仙界的那幾個聖子。

「你們散出仙王修為,肯定有大把的人上你們這來,為何要拉著我?」洛天無語,這前前後後已經有好幾個往他們這送鱗片來的了。

「就是,大哥,我們走吧,我請你吃海鮮……」陳戰鏢也感覺無聊。

「老子要的是真愛!」貂得助大聲開口,眼中露出堅定之色。「柳小姐來了!」就在人群轟亂之時,一聲大喝響起,整個平台瞬間安靜下來。 隨著話音的落下,人們瞬間轟亂起來,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望向轟亂的地方。

柳如煙,幻海天宮,三位主宰之一,柳玄天的親孫女,資質驚人,如今已經是仙王境的修為,但是唯一讓柳玄天頭疼的就是孫女的這個終身大事的問題。三位主宰,燭九陰沒有後人,而另外一位有一個後人,名叫蘇玉泉,早已有了家室,而且兩人從小一起玩到大,蘇玉泉一直將柳如煙當成妹妹,其他的人,柳如煙又看不

上,因此柳如煙到現在,也沒有個伴侶。

人群閃開,一道身影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身材窈窕,身上穿著輕紗,如同一縷縷青煙環繞,給人一種若隱若現的感覺。

一瞬間,水族的人們便是痴了,貂得助,孫克念等幾個老光棍的目光都有些移動。

青色的雙眸,看向四周,綉眉青皺,邁步行走著,一瞬間便是成為了人們的焦點。

洛天都有些驚艷,眼前的女子,的確算的上傾國傾城,絲毫不比江思惜,古千雪幾人差上多少。

人如其名,給人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感覺,在場的女子都紛紛低頭,感覺到有些自卑。

火紅的光芒照耀,火紅的太陽在海平面上緩緩升起,紅色的光芒席捲,衝破著黑色的夜幕。

紅芒照耀下,柳如煙彷彿從畫出走出來的人兒一般,給人一種飄渺的感覺,讓人們都安靜下來,不願意打破這畫面。

太陽升起的同時,柳如煙也是走到了人群的最前端,目光掃向四周。

「真好看啊!」

就在人們如痴如醉的時候,一道不和諧的聲音在人們的耳中響起,讓所有人都是轉醒,目光憤怒的看向說話的方向,即使是柳如煙也是將視線轉移。

「不好意思……」洛天臉上露出尷尬,他只是觀察了一下柳如煙,便是去看日出了,畢竟他的主要目的就是來看日出的。

洛天也是非常震撼,感覺那輪紅日似乎距離自己近在咫尺一般,這種感覺異常的好,因此不由得感慨了一下。

柳如煙看了洛天一眼,眼中便是露出一絲厭惡之色,猜測洛天是為了吸引自己的注意力。

「該死,完了,洛天,你給我滾……」貂得助,孫克念等人臉色微微一變,想都沒想一腳將洛天踢出了人群。

「你大爺的,不是你們讓我來的么!」洛天大罵,又擠了回來,臉上帶著怒氣。

「柳姑娘,在下鬼王宗,鬼冥,想邀請柳姑娘欣賞一下日出,不知道柳姑娘有沒有時間?」沙啞的聲音響起,讓人們將視線轉眼到了鬼冥的身上。

「鬼王宗?」聽到鬼冥的話,人們下意識的打了個寒顫,實在是鬼冥身上的氣息,讓人渾身不舒服。

「仙界現在都什麼樣了?有什麼資格?」不等柳如煙回答,一聲不屑響起,一道身影走了出來,站到了柳如煙的身旁。

挺拔的身姿,一身黑袍了,身後背著一把利劍,英俊的面容,不是葉丘還是誰。

葉丘的確是長相帥氣,絕對的老少通殺的類型,從一開始來,便是有不少大姑娘,往他這裡送鱗片。

「一副皮囊而已!」貂得助,孫克念撇了撇嘴,誰都能夠聽出兩人話音中的酸意。

「柳如煙姑娘,我是來自東皇山的……我是來自……」葉丘的話剛剛說完,那些地獄聖子和仙界的聖子們,便是紛紛站了出來,目光帶著傾慕之色,看向柳如煙。

「這些人,是為了柳如煙么?畢竟這是柳玄天的孫女啊,若是將她娶走,那麼幻海天宮,會有很大可能傾向於那個勢力!」洛天心中瞬間明白了這些聖子的意圖。

「這些人,可以說是仙界和地獄最優秀的一群人了,若是這你都相不中,也只有你英俊偉大的哥哥才能配的上你了,哈哈!」一聲朗笑之聲響起,一名青年走了出來。

「拜見聖子!」一道道恭敬聲音響起,這個人一出現,瞬間讓人們眼中露出恭敬之色。

蘇玉泉,幻海天宮聖子,仙王中期的實力,整個幻天海年輕一代的最強者,下一任的幻海天宮的宮主。

「哥,你怎麼來了?」柳如煙第一次開口,聲音軟綿綿的,讓眾人聽的渾身一酥,光是聽聲音,便是能夠想象的到,這個女子溫柔如水。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