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我是誰跟你有什麼關係,要麼你就放人,要麼你就等我去收了你吧。」

紀羽面色頗為冷淡的看了一眼魔鬼,說。

魔鬼發出了大笑之聲:「哈哈,哈哈哈哈!真的以為抓住我一個分身就很厲害了么?我告訴你,我的本尊比我的分身強大百倍不止!你想救人,那就來吧!我再幽落山等著你!」

隨後,魔鬼身體開始膨脹,最後砰的一聲,消失得乾乾淨淨……

「竟然還玩自爆?」紀羽錯愕了一下。

不愧是魔鬼啊,對敵人狠,對自己也好狠。

魔鬼消失,周圍的黑色氣息也慢慢的消失了。

不過這消失的傢具,是回不來了。

李龍帶來的人也全都完蛋了,就剩下他一個人。

此時他還一臉迷糊,完全搞不明白狀況……也已經忘記了符印的事情。

「他跑了?」星雲仙子此時忽然說道。

「自爆了,不用理他,這只是一個分身而已,捉了也沒有什麼意思。」紀羽說道。

豪門錯愛:誘寵小嬌妻 「哦……那我們?」星雲仙子哦了一聲,隨後又想繼續說點什麼。

「放心吧,你的師傅是一定會救的,我答應過你。」

「嗯!」看著紀羽,星雲仙子最後點了點頭。

郭葯此時感覺自己的位置非常的尷尬了。

本來是為了拿天子符印來的,現在天子符印已經出現了。

但是……他該怎麼拿?

天子符印現在在星雲仙子手上,如果要搶,紀羽一定會出手阻止……

紀羽出手,他根本就不可能會是對手。

那搞毛啊?

此時他真的非常的糾結,根本就沒法拿走啊!

「郭大人,我看你好像很糾結啊,有什麼事嗎?」這時,紀羽忽然問道。

「啊!沒……沒什麼!」郭葯被紀羽嚇了一跳,連忙擺手。

千萬別被看出來了……不然如果紀羽要出手,自己就完蛋了!

連這麼可怕的魔鬼分身都栽在了紀羽的手上,他可沒有任何的把握能逃跑。

「沒什麼的話,就帶著天子陛下回去吧,我們還要清理一下衛生呢。」紀羽說道。

郭葯連忙點了頭,帶著還在錯愕的李龍就直接飛了出去,連跑都不敢跑了……

曹韋此時也猛地回過神來:「剛、剛才的是……」

剛剛那個魔鬼給他的印象太深刻了,也太恐怖了!

懷胎十月 「呵呵,伯父不用擔心,那只是一個魔物,自然會有人收拾他。」紀羽笑著說。

曹韋知道,這些多半都是世外之人的事情,他也就不再過問了。

不過他也堅定了自己的想法,一定要讓曹菲菲跟著紀羽……只有這樣,曹菲菲才安全!

曹府的下人們在慕芊芊跟司婉兒的保護之下,也沒有事,只是被嚇得夠嗆。

好生警告了他們一番之後,就繼續整理曹府的事物了。

末日輪盤 就在這時,紀羽眉頭微皺:「嘿,又來一個。」

「什麼又來一個?」星雲仙子奇怪的看著紀羽。

「魔鬼。」(未完待續。)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在紀羽剛剛解決了魔天的分身之後。

京城之外五十里處,一名青年正慢慢的朝京城的方向走來。

青年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充滿了戾氣,彷彿天生就是為殺戮而生的那樣。

「嗯?我的分身被殺了?到底是什麼人?」

走著走著,青年的腳步一頓,臉上的戾氣更甚了。

不錯,這青年就是魔天的另外一個分身!

此時,他面色微微一凝,雙眼閉起,一道黑色的氣息以他為中心朝著四周狂散而開。

一瞬間,周圍的花草樹木全都枯死,被黑氣碰到之後,更是化為了灰燼。

他想要溝通一下那具分身。

但是不管他怎麼溝通,分身依舊是沒有任何的回應。

這回,青年的眼睛再次睜開,紅了.

「京城竟然真的有人能夠滅殺我的分身?」

魔天喃喃自語。

那一群武修不應該有這種實力才對呀,雖然那個只是一個類似於靈魂的分身,戰力很弱,但是也不是一群武修能夠解決的才對。

「難道是他!」忽然,魔天想到了一個人。

在幽落山的時候,就曾經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窺視了一次。

「哼!不管你是誰,敢滅我分身,你就死定了!」魔天冷哼了一聲。

帶著煞氣,往京城的方向飛去。

與此同時的京城。

陰風此時正急急忙忙的往曹府的方向趕。

「難道是出事了?」

他早就已經派人在曹府外邊巡視了,剛剛手下彙報,曹府被一股黑色的力量入侵。

陰風馬上就想到了魔鬼。

當然,知道是魔鬼,他絕對是不敢去的,因為他不會是魔鬼的對手。

但是他更想要知道,紀羽的實力到底有多強,對付魔鬼,到底行不行……

沒有多久,他就到了曹府。

一走進去,卻發現裡面一臉空虛,什麼都沒有。

「你來做什麼?」這時,一個冷漠的聲音傳來。

陰風愣了一下,正準備防範,卻見到星雲仙子正一臉淡漠的看著他。

馬上,陰風就有些尷尬了。

「原來是仙子,不知仙子知道這曹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么?」

陰風擦了擦汗水,笑著說道。

「喲,陰風兄來了?曹府發生了什麼事難道你不知道的嗎?我記得你應該有手下一直在巡視的呀!」

這時,紀羽一臉戲謔的走了出來。

被識破了!

聽到紀羽的話,陰風就知道紀羽一定清楚自己派人巡視曹府的事情了。

同時他也驚嘆於紀羽的厲害,他明明都已經做得神不知鬼不覺了,竟然還是會被發現!

「呵呵,紀羽兄說笑了,我只是為了保證曹府的安全,才派出手下前來巡視的。」

陰風連忙說道……他不想跟紀羽弄僵了關係啊。

「那剛剛那大魔來的時候,怎麼沒見到你的手下殺進來?」紀羽又問。

陰風徹底的尷尬了……

為什麼沒殺進來?難道要說其實是因為他的手下太害怕跑路了不成?

呃、等等!剛剛紀羽說什麼?

大魔??

陰風馬上就想起紀羽話語的重點了。

他一臉凝重的看著紀羽,緩緩問道:「紀羽兄、你……剛剛說……有大魔?」

「有什麼問題嗎?」紀羽看向陰風,說。

陰風差點沒有被嚇得跳起來:「在哪裡!紀羽兄你怎麼不早說呀!大魔一道出現,對這個世間絕對是一個大禍害啊!他現在在哪,我這就要回去阻止人手,盡量對付他!」

陰風朝著四周看去,似乎隨時都在防範著大魔的忽然出手。

這模樣,看上去真的頗為滑稽。

紀羽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說:「等你來如果還能看到大魔的話……我豈不是早就已經死了?」

陰風一聽,愣了一下。

他有些奇怪的看向紀羽:「紀羽兄的意思是……」

「那只是一個大魔的分身,已經被殺了。」

一邊的星雲仙子淡淡的說道。

「殺了就好、殺了就好……」陰風一聽,連連點頭,

但是沒有多久,他像是忽然感覺到了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嗯?殺了?什麼意思?

「紀羽兄弟,殺、殺了、是什麼意思……」陰風抬起頭,像是詢問。

紀羽哭笑不得:「陰風兄該不會是被大魔嚇傻了吧?殺了就是殺了,還不懂的話,我也不介意讓你也體會一下。」

紀羽的一席話讓陰風馬上就醒悟過來了,他渾身一個激靈,一臉震撼的盯著紀羽……

殺了?

「你、你說你將大魔殺了?」他一臉震驚的盯著紀羽,彷彿像再次從紀羽口中得知答案。

「真是有病。」星雲仙子不屑的瞥了他一眼。

但是陰風裝作沒聽到,看著紀羽。

紀羽嘆了口氣,說:「殺了就殺了唄,那只是一個分身,實力遠遠不如主體,你們也不會把我想的太厲害。」

尼瑪哦!

聽了這句話,陰風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大好了。

殺了就是殺了……好霸氣哦!

你不看看你殺的是什麼東西?

大魔啊!幽落山的大魔啊!

千萬年以來,想殺大魔的人數不勝數。

但是沒有一個人能夠成功,基本都是被反殺的!

你倒好,殺了就是殺了?

哪怕是一個分身,也很強的好不好!

說出去不知道會被多少人崇拜的事情,怎麼從你口中說出來就這麼隨意呢?

陰風心中在瘋狂的怒嚎……

「那、那現在?」千言萬語,此時似乎都忽然被堵住了,他看著紀羽,都不知道要說什麼。

「現在?我只是殺了他一個分身而已,等會吧,我猜大約還有一刻鐘左右的時間,他又有一個分身要來了,而且實力比我殺的那個強大了好幾倍,你們做好戰鬥的準備吧。」紀羽聳了聳肩,一臉的無所謂。

但陰風聽了,又是吃驚了。

「還、還有?」他看著紀羽,喃喃說道。

「廢話,趕緊回去吧!等會那個很強大,一旦進入京城,絕對會屍山血海,你們自己看著辦。」紀羽哼了一聲。

「哦、哦……好,我現在就回去看看!」

陰風聞言,馬上就轉身跑了。

直到離開曹府,他都總有種感覺,自己是不是忘了什麼東西呀?

「這次你不打算出手嗎?」星雲仙子看著紀羽,問道。

契約總裁的出逃妻 「出手?為什麼?我可不想就這樣讓那些武修撿便宜,先讓他們出手吧,順便看看他們到底有多少的實力。」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