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我是在衝擊第九劫心魔劫,成功之後,遇到了玄天上帝的幻影,從而得知了群星殿的存在……」星辰院聖人老祖緩緩說道,「但是,玄天上帝也只是簡單地吩咐了一句,世尊、聖人,不可參與到人族內鬥之中,便消失了。」 「我也是如此。」崑崙仙宗聖人老祖說道。

「我和你們一樣,當初在聽到的時候,還將信將疑,不過抱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想法,告誡族世尊,不得出手爭鬥。今天,這個疑問才得到了驗證。」黃族聖人嘆息說道。

「天族是玄天上帝的後裔,一定有更多的訊息。」三位聖人,都將目光轉向了正西方,天族聖人的身上。

「祖帝曾經留下過告誡,世尊、聖人,均不得出手,否則便會遭遇鎮壓,」天族聖人說道,「直到天地大變來臨之時,被關押之人才有可能解禁。」

「天地大變?」三聖微微皺眉,思索了一番。

「玄天上帝一生都在驅逐蠻荒異族,他說的天地大變,是不是指蠻荒異族的回歸?」崑崙仙宗聖人說道。

「很有可能,如今天下洲,洲的亂象未顯,但瀛洲、莽洲、荒洲等等邊緣小洲,都出現了一定程度的異族蠢動。」天族聖人說道。

「嗯?天真人,你是如何得知邊緣小洲發生的訊息的?」星辰院聖人疑問道。

「我有一些族人,分佈在了其他小洲,稱帝建國。每隔三十年,他們都會趁帝宗舉辦小天路試煉的機會,派遣優秀嗣,乘坐渡厄神舟返回洲,向本族稟報各洲的訊息。」天族聖人淡淡說道。

其他三位聖人心暗驚,天族的手伸的倒是挺長。

「不對!」星辰院聖人忽然說道,「我記得,天族在百年之前,和帝宗發生過摩擦。雖然沒有世尊強者出手,但是天真人本身,卻出手攻擊過帝宗的秘境大門!為何那時,天真人沒有被玄天上帝鎮壓?莫非玄天上帝,還徇私不成?」

天族聖人皺眉不悅。冷冷說道:「祖帝一生磊落,豈會徇私?當時我出手,也是付出了極大的代價,才躲過了祖帝的制裁。那帝宗之主,後生小輩,藉助至尊神鼎之力出手對抗我。同樣逃過了制裁,多半是靠著至尊神鼎隱含的秘密。」

「天真人,你付出了什麼代價,逃過了玄天上帝的制裁?」崑崙仙宗聖人眼眸似閉非閉,說道,「此事關乎我仙盟大業。還望天真人不要藏私。」

天族聖人冷冷說道:「什麼代價,你們無需知道。你們只要明白一點,逃避祖帝制裁的手段,僅能使用一次,而且無法複製就行了。否則,這麼多年,我又豈會放任帝宗不管?」

黃族聖人打圓場說道:「罷了。此事不必再深究。現在事情已經明了,有著玄天上帝的群星殿壓制,仙主的計劃必須向後延期。等到異族真正入侵,群星殿的禁制解放之後,我們就沒有了顧忌,可以放心執行仙主的計劃。」

「說的不錯。這段時間,我們也有事情可做,」崑崙仙宗聖人緩緩說道,「枯榮界,是主人計劃的重要一環。必須拿到手!所以,現在就要派遣門的玄皇級精銳力量,擒拿許陽,逼迫他交出枯榮界本源!有了本源,我們才能著手修復枯榮界的空間規則。」

「附議。」「同意。」其他三名聖人紛紛點頭稱是。

「那許陽。也算是一個人物。根據情報,他在此次大戰,為正氣盟一方的聯軍,立下了大功!以玄王級的境界,連續擊殺數位玄皇期的強者,如此實力,當真匪夷所思,活脫脫一個尚未長成的聖帝級高手,估計人族四帝,年少時也不過如此,」崑崙仙宗聖人皺眉說道,「在枯榮界,我趕到的時候已經遲了,只來得及發出一擊,卻被他避開了大部分威能,僅有一道聖威落在了他身上。想來,這一道聖威,並不足以置他於死地。」

「哼,和祖帝相比,他還不配,」天族聖人傲然說道,「此事簡單。我族的純血帝裔天之杭,已經成功晉陞玄皇境界。杭兒天賦絕佳,領悟了祖帝傳下的悲歌劍書,將悲歌劍意修成法則道理,有望在一年之內,踏入玄皇期!讓他來擒拿許陽,根本不費吹灰之力。」

「天之杭果真是難得一見的俊傑。他本就是純血,若是踏入玄皇期,全力出手便能比擬巔峰玄皇!」深知純血帝裔可怕的三位聖人,紛紛點頭。

「既然如此,擒拿許陽的任務,就交給天族吧,我會為你在仙主面前請功。」崑崙仙主說道。

「只可惜……我族的純血帝裔黃一郎,一時不察,竟然被許陽所害!這份仇怨,也是非報不可。」黃族聖人聲音很冷。

「呵呵,在擒下許陽,命他交出本源之後,我可以做主,將其交給黃族處理。」天族聖人微微一笑,彷彿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此次洲大戰,玄天上帝的群星殿現身,將罔顧禁令的三聖五尊,全部關押的事情,在洲掀起了軒然大波。

所有人都意識到,玄皇強者,才是能夠出戰的巔峰力量,而世尊、聖人,根本就不能出手,只能作為旁觀者,起到一些輔助的作用了。

十大宗門的地位,受到了嚴峻的挑戰。不少擁有玄皇強者的小宗門,都開始蠢蠢欲動,挑釁各大宗門的邊緣領地,擴張地盤。反正世尊聖人無法出手,大宗門就算想要鎮壓他們,也只能派出玄皇級的存在。玄皇對玄皇,勝負尚在未知之數。

帝宗統轄的百餘國,同樣有不少國家,遭到了其餘小宗門的進犯。對於此事,帝宗沒有姑息,派出巔峰玄皇、無敵玄皇級的長老帶隊,將所有敢於挑事的宗門,全部犁了一遍!這下,總算讓那些小宗門,消停了很多。

大宗門,即便世尊以上的強者無法出手,但玄皇高手眾多,實力仍舊不可輕侮。只有剛剛進行過大戰的正氣盟、天策盟,實力萎縮,無力應對小宗門此起彼伏的蠶食。尤其是正氣盟,實力大損,無力守住新打下來的地盤,只能向盟友求助。 無奈之下,正氣盟三家,只能向帝宗、劍府等兩個盟友,請求幫助,將很多費盡心力打下來的地盤,和帝宗、劍府合作共管。

在這種情況下,玄皇級強者眾多,實力強勁的帝宗等宗門,就佔了很大的便宜,勢力有了很大的拓展。

***

一個月之後。

雷霆山脈上方,遠古雷池。

許陽的身形,沿著最高的風雷石柱,飛掠下來,降落到了雷池的中央。

現在的許陽,已經成功地修成了第五重天宮,他將其命名為殛雷天宮,實力有了進一步的增強。不過,距離玄皇之境,還有一段很長的道路要走。

「雷池降臨天珠峰頂,只會維持一個月的時間。現在一個月已經到了,那些雷熊族人,應該都離開了雷池,返回族中了。」

許陽的心神力量,略略一掃,便發覺整座雷池之中,空無一人。他腳尖一點,如一頭大鳥掠行而出,降臨在天珠峰頂。

仰頭看了看天空,原本密布的烏雲,現在已經消失不見,整個天穹,呈現出一片碧藍,彷彿清水洗過的藍寶石。

「肥球應該跟著古麗,回到了熊明老丈所管轄的村落去了。」許陽本來想直接返回帝宗,不過想起了肥球,便改變了主意,先要前往雷熊族的村落,將肥球接回來再走。

許陽背後一對飛翼展開,呼嘯一聲。破空而去。

四周景物飛快倒退變幻,僅僅是一炷香的時間,許陽就飛臨了雷熊族,熊明長老管轄的村落當中,冉冉落下。

「什麼人!」

村落四角的瞭望木塔中,各自有一名玄宗級的雷熊族大漢,駕馭玄靈飛出,手執長矛,指向許陽。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我是許陽,」許陽淡然說道,「熊明老丈何在?」他很奇怪,這些雷熊族的人,也太過緊張了一點,上次他來到這個村落中的時候。可沒有瞭望塔的存在。

「許陽?你是熊明長老撿回來的那個殘廢?」一名雷熊族玄宗大漢,愕然說道,「你……你不是不會玄功么……」

「熊猛,你說什麼呢!」另外一個略高的雷熊族人,趕忙揮手止住了熊猛的話,陪著笑臉說道:「許陽兄弟……哦不。許陽前輩,熊猛說話沒有方寸。請您見諒。我叫做熊智,現在雷熊族面臨大敵,熊明長老,已經前往雷熊族的主部落,抵抗強敵了!同去的,還有熊古麗。」

這個雷熊族玄宗「熊智」,還是比較有眼光的。他察覺到許陽的實力,如深淵大海不可測度。自然就不願惹怒對方。所以,他先是制止熊猛不知分寸的胡言亂語,然後再小心翼翼地向許陽解釋情況。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許陽微微皺眉,「熊古麗不過一個玄宗,為何也被派往總部?」

「是這樣的,現在村子比起主部落,要危險的多,連一個玄君級的高手都沒有。熊明長老將古麗帶到主部落,也主要是保護她的安危。」那雷熊族玄宗熊智解釋道。

「這根本就說不通……」許陽搖頭,敵人是吞天獸族,實力龐大,想要滅絕雷熊族,豈會從邊遠小村落入手?他們必定會直接攻擊主部落,將雷熊族的所謂高手,全部一打盡!這樣才能以最快的速度,摧垮雷熊族的抵抗之心。

「主部落的方位,告訴我。」許陽淡淡說道。

「啊?」熊猛一愣,沒有反應過來。熊智卻是一喜,他極力按捺住興奮,說道:「就在東北方位,約莫九千里之遙……」

話音未落,眼前的許陽身形一花,已經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了淡淡的玄力氣息。

「這麼快,連影子都沒有?」熊猛目瞪口呆。

「這個人的實力太強了!看他的年歲,並不像是很大的樣子,難道是駐顏有術的老怪物?」另一名雷熊族玄宗喃喃說道。

「不要胡說,」熊智制止他們,嘆息說道,「許陽前輩過去的話,我雷熊族的希望,便又會多了幾分。」

***

九千里的路程,對於一個呼吸之間便能遠遁數十里乃至上百里的許陽來說,並不遙遠。他運轉離影玄術,快速飛馳,很快就看到了雷熊一族的主部落旗幟。

在雷熊一族主部落的上空,數百名強者遙遙對峙,劍拔弩張。其中東北方向的一批人,一個個穿著統一的服飾,精悍非常,眼眸凶光爆射,正是吞天獸族的強者。而對面的一批玄者,卻顯得雜亂了一些,看站位就能知道,是由不同派別的人馬聯合而成。

許陽沒有貿然入場,他迅速升高,然後收斂氣息,隱匿在了雲層之中,觀察局勢。

在任何時候,都應該審時度勢,不能貿然將自己置身於險地。

吞天獸族領頭的,仍然是巴山大元帥,他身後有數十名玄王強者,上百名玄君高手,氣勢宏大。比起上一次,他說話的底氣,也足了很多。

「哼,我吞天獸族辦事,誰敢阻攔?」巴山冷聲喝道,「這次,我們只找雷熊族復仇。其他的族群,還請退下,否則刀劍無眼,到時候得罪莫怪!」

巴山的狂妄是有道理的,吞天獸族是中等族群,而對面的聯合勢力,卻是由三四個下等族群構成!玄王強者,一共也只是湊了十餘位,比起吞天獸族的豪華陣容,光氣勢上,就被壓了一頭。

「嘿嘿,中土的人族有一句話,就做唇亡齒寒!」

在聯合勢力的陣營中,一名臉膛略長,皮膚黝黑的大漢說道,「誰知道你們滅了雷熊族后,會不會繼續攻擊我們鐵馬族?」

「說的沒錯,吞天獸族的狼子野心,誰人不知?」一個胖胖的老者,皮笑肉不笑地說道,「吞天獸族罔顧信義,明明賭鬥失敗,卻又另尋借口侵犯雷霆山脈,實在令人不齒。和這樣的族群做鄰居,我們厥齒族也不安心。」

雷熊族的族長熊尉,向兩族族長拱手行禮,道:「熊尉多謝兩位族長的高義,此恩雷熊一族,必當報答!」(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s:本章屬於補更,不計入今日五更之內。 顯然,三族在之前就達成了協議,雷熊族肯定是付出了不小的代價,才說動三族聯手。

「冰凰族的凰戊虛公子,你為何也出現在雷熊族一方?」巴山大元帥喝問道,「難道冰凰族,也要為雷熊一族撐腰?」

凰戊虛在一眾雷熊族大漢之中,顯得英俊不凡,聞言微微一笑:「不,我只是一個看客而已。本來嘛,若是雷熊族長識趣的話,我們冰凰族還有可能傾力相助,但既然他們不識抬舉,我冰凰族便在此次事件中,宣布中立好了。」

說完,凰戊虛便和另一個冰凰族高手,凰闡大元帥,飄然飛到了側方,擺明了不加入任何一邊。

雷熊族長熊尉,臉色略略變幻,這種時候凰戊虛說出這番話,對他們這一方士氣,有著不小的打擊。

巴山大元帥明顯是鬆了一口氣,隨即他重新變得得意起來,看向三族聯軍。

「既然冰凰族不出手,那就只有你們三族了?哼哼,三支自以為是的下等族群,居然妄圖挑釁我吞天獸族的威嚴!」巴山大元帥冷喝一聲,「三隻螞蟻,加在一起,就能挑戰大象么?真是可笑之極!鐵馬族、厥齒族,本帥給了你們機會,你們不珍惜,那就休怪我們吞天獸族心狠手辣了!」

「全員聽命,給我攻擊,有反抗者格殺勿論!」巴山下令道。

然而,吞天獸族的強者尚未動手,就看到西方的天空之中。湧來一大團陰雲,上百位修玄高手,化光飛來!

「誰敢在雷霆山脈撒野,問過我夔族了么?」一個渾厚如雷的聲音,在西方飛來的眾位強者之間響起。

「夔族!是夔族的援軍到了!」雷熊、鐵馬、厥齒三族,興奮之色溢於言表。夔族是遠古雷王夔獸的後裔,同樣屬於中等族群。有他們出手,再加上三族之力,何懼一個吞天獸族?

隨著這一聲雷霆般的斷喝。一群面相古拙的獸皮大漢,散去玄光,顯露出了身形。這上百位修玄者之中,有著三十多位玄王強者,其餘的也都是玄君級高手!

最引人注目的是,在為首的兩名玄王強者腳下。還有著兩頭夔牛坐騎。這兩頭夔牛隻生著一隻獨腳,但是縱躍如風,兩隻巨大的眼眸中,隱約有電芒閃爍。

夔牛實力強橫,每一頭成年夔牛,都堪比玄王強者。它們的弱點。便是背部不善防禦,以及智慧低下。

但是。一頭夔牛和一個夔族的玄王高手結合起來,形成的夔牛騎將,卻是將這一弱點,完美地彌補了!夔族玄王,幫助夔牛防禦後背,指揮作戰;而夔牛,便能以其變態的天賦雷電神通。給敵人毀滅性的打擊!

「夔族……你們果然還是出現了!」似乎對這一情況早有預料,巴山大元帥並不懼怕。而是神色森冷地威脅道,「只希望你們不要後悔!」

夔族為首的兩名夔牛騎將中,其中一人微微皺眉,喝道:「吞天獸族,今日我們一共四個族群,聯手對付你們一個族群,難道你還不知難而退? 輪葬 若敢再頑抗下去,今次吞天獸族的高手,將全滅於此!」

「全滅?」巴山大元帥嘿然笑道,「說這句話,你還不夠資格!」

「他說話不夠資格,那麼我說的可夠?」

陡然間,一道宏大的聲音,響徹雷熊族主部落的上空。雲層緩緩開啟,一位玄皇強者真身,出現在了夔族的後方。

「夔族的族長,玄皇級的強者!」

「沒想到,他居然會真身來臨,真是難得啊。」

雷熊族、鐵馬族和厥齒族,都露出了輕鬆的表情,在他們看來,一位玄皇高手到來,意味著這場戰鬥,他們已經佔據了完全的上風,敵人根本就不可能獲勝。

夔族玄皇族長一現身,就引來了包括夔族在內的四族,共同叩拜。這位玄皇級強者,是方圓十萬里範圍內,包括雷霆山脈、鐵馬草原、天斷山嶺等地域的最強者,他說的話,在這裡就是天條,任何人都不敢違逆。

巴山大元帥眼眸中閃過一絲懼怕,這是玄王強者面對玄皇高手的本能反應。他隨即想起了自己的使命,反而踏前一步,冷笑說道:「恕我冒昧,夔族之主,你說這話……同樣不夠資格!」

「狂妄!」夔族之主大怒,大袖翻飛,「你這是自尋死路!」

本來,夔族之主還不想和吞天獸族徹底鬧翻,他這次高調出現,就是為了讓吞天獸族知難而退。可誰知,這個巴山,如此不知進退,他必須要給其重罰,否則玄皇強者的威嚴何在?

夔族之主大手張開,籠罩數里,將一眾吞天獸族的強者,全部罩在其中,看樣子,竟是要將這些人全部鎮殺。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吞天獸族此次來犯之人,會全軍盡沒的時候,變故陡生!

吞天獸族的人群中,一個玄君忽然站直了身軀,他渾身閃爍出層層疊疊的玄力光芒,如一座金色山丘,鎮壓四方!他單掌托天,將夔族之主的大手抬起,崩碎成漫天的玄力光華!

「拜見吾皇!」吞天獸族的眾強者,齊聲跪拜。剛剛出手之人,竟然是吞天皇,他喬裝成玄君高手,隱藏在隊伍之中,直到此刻才暴起發難。

「吞天皇……」夔族之主眉頭蹙起,「原來你早有預謀。不過,你雖然是玄皇後期的境界,但似乎本源受損,實力有了很大的退化?現在你的實力,應該只相當於玄皇中期吧?我要殺你,也並非不可能。」

「夔族之主,你太天真了。這麼多年,你在雷霆山脈方圓十萬里內說一不二,沒有對手,連警惕之心,都退化了許多。我敢於來此設伏,自然是有著把握。若不能將你留在這裡,我又何必大費周折,逼迫雷熊族?我的目的,就是讓雷熊族的這些蠢蛋,去將你請出來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