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我明白!」

李浩然沉默了,他想到了武聖秦羽離去時的話,這語氣和北空一笑頗為相似。

兩人閑聊了一個時辰,黑色的夜空漸漸的出現了一抹微白。

「王爺,此去京都八百里!路上雖然沒有危險,可京都魚龍混雜,關係複雜,一切都要小心應對!」

北空一笑終究是沒有說出幕後之人,在臨別之前,他鄭重的看著李浩然說道。

李浩然哈哈一笑,扭頭看著遠處漸漸露出了頭的太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管他什麼天王老子,只要惹我,我李浩然定讓他雞飛狗跳!」

「再會!」

北空一笑會心一笑,並未多說,拱手一抱離別道。

李浩然也同樣一禮:「保重!」 第九十章太瓷鎮

「開船啦!……」

都江渡口前,一艘載客樓船緩緩升起風帆,桅杆上一水手高聲喊著。

岸邊棧橋上,還未上船的行人加快了腳步,紛紛朝著船上跑去。

李浩然透過樓船三層的小窗,看著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又眺望向了遠方那破敗的十里水牢悠悠一嘆。

很快樓船緩緩離開了岸邊,朝著京都九鼎方向緩慢而去。

「鐵安國,原來你早就準備好了後事!」

拿出鐵安國留給他的藏玉,李浩然從中拿出一本厚厚的書籍,還有鐵安國未曾幫他鍛造完的刀條。

書籍略顯古舊,上面的字跡卻是極為工整的隸書。書的扉頁上寫下了鐵安國寫此書的時間。

這本書是三年前鐵安國廢寢忘食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方才將自己畢生所學,盡數書畫在了上面。

上面大多是鐵安國的鍛造心得,僅有最後三十多頁是鐵家祖傳的鍛造修鍊秘法,還有鐵安國從各處學來的秘法。

「鐵家秘法所言,血氣、元氣為武者雙氣,血氣主勁,元氣主力……這氣力合一首先要勁力合一,在氣力相合,如此可氣息悠長,綿延不絕,以力生氣,以氣生力,做到鍛造時的不知疲倦,更能夠讓身體均勻生力,而不至於出現畸形!……」

翻開書籍,李浩然細細品讀著,當讀到武士階段所要修鍊的氣力合一之法時,不由一動默默的說著。

他想到了當日鐵安國為他做演示之時,那時他認為鐵安國催動的是血氣,而實際上鐵安國催動的卻是元氣。

當時鐵安國一句家族秘法,並未講出其中的關鍵,這還讓李浩然思量了許久,現如今李浩然得到了鐵家秘法,這一看頓時明悟了許多。

這才知道,鐵安國早就做到血氣和肉身相合,在以元氣催動肉身之力的時候,自然而然的帶動了血氣運轉,這也就是李浩然看到的那些。

「不過,荀氏氣力合一之法,卻說血氣為力的表現,當血肉力量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便會自然而然的散發出氣場。而氣力相合,便是要元氣和血氣相容,以此達到氣力相合,精神共振,寫出以天地為紙,氣力為墨的儒字!」

李浩然念頭又是一動,將腦海之中荀夫子送給他的那一段荀氏氣力合一之法翻出。

荀氏一族的氣力合一之理念和鐵氏一族的理念有著極大的不同,這也從兩家所修行業,看得出來,兩家所創的秘法,都只適合於兩家背後的行業。

「看來,天下武道也並非是循規蹈矩之道,這兩家之言各有道理,一個主修血肉為戰,一個氣力化虛為實,萬物可為己用……不過,兩家的控氣之法卻是不盡相同……如此的話,我先學控氣之法,在修氣力合一之術……」

李浩然思考之間,做出了一個選擇。

他本來是要修鍊筆墨華氣書的第二篇章的,可現在他無墨無紙,根本無法修鍊,只得從荀氏和鐵氏兩族的秘法之中,找尋他修鍊的方向。

相好了這些,李浩然也不遲疑,動手將鐵安國親手所書的鐵氏鍛造法吸收,將裡面的內容盡數存留腦海之中。

「控氣的方法有許多種,基礎的卻就那麼幾個,無外乎是氣現、氣動、氣分、氣合。更為高級一些的控制方法,竟還有御氣化虛,幻天地萬物!亦可御氣控物……不過,若要做到幻天地萬物,御氣控物的程度,現在的我還不成,至少要武師、武宗的境界才有能力……」

李浩然一邊說著,一邊運轉墨元氣,將元氣凝聚於手掌之上。

嗡!

眨眼之間,一團墨黑色的元氣浮現於李浩然的手掌之上,這一團元氣看起來好似一團無形的火焰一般,正隨著空氣中流動的微風四處飄動,好似隨時都有可能會熄滅一般。

「控!第一步氣懸於手心,不為風動,而變形。不為身動,而變形!這一步亦可稱之為定!」

李浩然腦中湧現出了第一步定字決的的經驗,他開始慢慢調整著手心的元氣,以讓它不為風動。

可浮現於體外的元氣比體內的元氣,要難以控制十倍以上,尤其是元氣乃是一團氣,並非是事物,空氣之中只要有細微的風便會無動,若要做到不為風動,何其難也。

這是一個枯燥的過程,是常人難以忍耐的一種折磨。

可李浩然卻在一次次的失敗之中,不斷的總結著經驗,做出一些細微的調整。

慢慢的,他手心的那一團元氣不在四處飄動,也不會被空氣之中的微弱之風吹動。

「呼!下面便是維持定,找到定住的感覺!」

李浩然心裏面鬆了口氣,復又接著開始修鍊了起來。

正所謂修鍊無時日,一夢過萬載。李浩然這一潛心修鍊,眨眼之間已經一個月的時間過去。

都江上航行的這一艘大船在行行停停之間,已經走過了數十個地方。

「哈哈!成了!」

這一天,李浩然的房間裡面,傳出了一聲欣喜的笑聲。

修鍊月余,李浩然終於可以做到元氣浮現體外,不為風動,也不為身而動,好似定格在他的手掌之上一般。

這一個月的修鍊,他的力量雖然未曾增長半分,可他的精神力卻在修鍊這控氣之法上,得到了極大的增長。

吱呀!

李浩然推開窗子,暢快的望向了遠方。

但見都江岸邊,一座座青磚綠瓦的房屋,錯落有致的建造在都江兩岸,更能夠看到街道之上,熙熙攘攘的人群。

「莫非是到了京都?」

李浩然一動,馬上推門而出。

到了外面,找船家一問,李浩然這才知道,他們距離京都尚還有不到百里的路程,岸邊的鎮子名叫太瓷鎮,以盛產瓷器為主。

樓船這一站停靠的地點便是這裡,船家將在太瓷鎮裝運一些貨物,需要停靠兩日時間,方才能夠再次起航,前往京都。

李浩然算算時日,還有半月有餘才會到約定的日子,當下心頭一動,便想到了下船走走。

閉門一個月,可將李浩然憋壞了,他也要購買一些紙筆墨錠,和古籍經典,來修鍊筆墨華氣書。

在向船家領了一枚臨時出船令之後,李浩然來到了甲板之上,但見甲板上人群洶湧,許多人都好奇的指著河岸邊的太瓷鎮說著什麼。

很快,樓船停靠岸邊,穿上的大部分人客人選擇了從此處下船,也有一些人如李浩然一般,要到太瓷鎮去補給一些東西。

走入太瓷鎮,李浩然感受到了一股熱氣侵襲,但見家家戶戶房后都有一座燒窖,這裡的人家幾乎每一戶人家都在做著陶瓷的生意。

青花、白瓷、粉彩、顏色釉等極為常見,更有一些幻彩陶瓷、熒光瓷等等特色瓷器叫賣。

李浩然看著周圍做工精美的瓷器,一雙眼睛根本上不夠看,好奇的不知不覺間走過了整條街。

「太漂亮了!我都差一點忍不住去買……還是先將正事做了再說!」

李浩然說著,四處望了一眼,轉身朝著左邊的街道上行去。

在下船的時候,他已經打探好了一切,整個太瓷鎮唯一一家販賣筆墨用品的店家,便位於太瓷鎮最繁華的這條街道上。

不多時,李浩然跟著人潮來到了這家名為「墨香閣」的古樸小店。

墨香閣的門面並不是很大,裡面的客人也很少,但內中的環境優雅,且有聲聲韻律傳出,卻是將李浩然吸引。

「客官需要一些什麼?」

正在店內撫琴的一白衫男子,在看到李浩然進來之後,趕忙按住琴弦,起身笑著問道。

「我需要一些紙、筆和墨錠!」

李浩然看了眼乾淨的店鋪,扭頭將目光放在了身旁左側的貨架上。

但見這貨架擺放著一卷卷的紙,這些紙白如美玉,細膩如肌,且上面還散發著令李浩然心動的元氣之力。

「咱們店裡的紙有普通的粗紙,精品宣紙、極品玉紙,還有武道高手用的京都靈紙!筆有狼毫、兔毫、虎豪等各種獸豪之筆,還有京都九鼎學府的那些大儒們用的靈羊紫毫筆,更有雲鵬藍毫筆!墨錠有花香墨、木香墨、金龍墨……也有武者們用的盤雲靈墨、小山彩墨、琳琅墨……不知道客觀你需要哪一種?」

白衫男子輕輕一笑,來到了貨櫃之前,將一應物品紛紛為李浩然介紹著,語氣謙恭,態度極好。

李浩然心的心神震動,他不曾想這個世界上的筆墨紙硯竟還分為這麼多的種類,當下便想要選擇專門供給武者使用的墨筆:「供給武者用的靈墨、靈筆和靈紙怎麼賣?」

「京都靈紙三百兩黃金一張……靈羊紫毫筆七百兩黃金一桿,雲鵬藍豪筆要三千兩黃金!……盤雲靈墨一百兩黃金一錠,小山彩墨一顆元晶一錠,琳琅墨要一千量一錠……」

白衫男子又為李浩然一一說起了商品的價格,並未有任何的不耐煩。

李浩然聽后不由一愣,心中面暗暗嘆息:「竟然這麼貴……尤其是那小山彩墨,竟然需要一顆元晶……我看還是要普通的吧!修鍊用這麼好的東西,我可浪費不起啊……」

元晶是高階武者之間流通的貨幣,因為內中蘊含著磅礴元氣而聞名,最早用作補充元氣的藥品來用,到了後來因為各個朝代興衰起落,原本的金銀計量多有不同,故而武者們才將元晶當做了交易的物品。

現在一顆元晶堪比萬量黃金,這還不是官方的價格。

李浩然嘆了口氣:「可真夠貴的啊!這樣,紙我要極品玉紙三千張,筆給我取一桿雲鵬藍毫筆,墨就用花香墨和木香墨,兩種墨各給我萬錠!」 第九十一章冬至

「嗯!總共三萬兩黃金!」

白衫男子並未馬上清點貨物,而是先在算盤上計算了一番,算出了結果之後,這才對著李浩然說道。

李浩然暗暗嘆息,現在他的身上僅剩下了三萬兩千兩黃金,除去這些貨物的要交付的錢之外,他已經所剩無幾。

「你清點一下吧!」

想也沒有想,李浩然徑直從小寒之內,拿出了一個楠木調花兒的木箱,這個箱子裡面的錢財都是李浩然從猙獰那裡得來,總共有三萬兩黃金。

原本他還有一些錢財,不過在囚喪鎮的時候,他將那些錢財給了邱三兒,讓邱三兒帶著那幫乞丐,提前前往京都,幫他做一些事情。

「嗯?」

白衫男子看著李浩然拿出的木箱,眼神微微一變,正待躬身打開木箱的身體,停頓了一下,這才輕輕的將木箱的蓋子打開。

李浩然看的眼神微微變化,只覺得這白衫男子的行為有些反常,他不由多看了這男子兩眼。

「冬至……」

只見白衫男子在躬身的時候,他腰間的玉佩忽然一滾,竟翻轉了過來,露出了兩個篆體字寫的「冬至」。

看到了這兩個字,李浩然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殺意。

噌!

只不過,不等李浩然發難,那躬身的白衫男子突然出手,一道寒光由下至上朝著李浩然直刺而來。

啪!啪!啪!

李浩然心頭一震,快步退後了兩步,一直退到了門邊,方才躲過了這致命的一劍。

「安樂王?」

白衫男子將手一揮,墨香閣的房門吱呀一下子自行關閉,明亮的房間變得陰暗了許多,他緊盯著李浩然,淡淡的問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