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我把柳冰倩帶著.一起去會會那些不開眼的傢伙.至於這邊煉丹的事情.我相信你一個人可以搞定.」

「可是.我一個人不行的……」葉子鋒的臉上一怔.隨即帶起了一絲無奈之笑.

柳冰倩一旦被妖狐帶著.那還哪能觀望什麼逃生的機會啊.

妖狐凝視著葉子鋒的眼神:「不.你可以的.別的我不懂.可是.我看的出來.你既然有能耐去煉製這紫心凈氣丹.這點實力總還是有的.」

「我……」

說話之間.洞口已經傳來了複數的腳步聲.

妖狐的嘴角.揚起了一絲冷然的笑容來:「好了.不多說了.我這邊先過去了……」

……

王天志等幾人一經衝殺入這個煉火石洞.一邊搜索葉子鋒蹤跡.一邊則是將沿途的小妖獸紛紛斬殺.

「丹藥的氣息.已經很近了.大家再加一把勁.馬上就能過去殺了葉子鋒了.」

王天志哈哈大笑了一聲.欣喜之餘.也不忘鼓勵大家.

「這丹藥是什麼.有什麼用途.你知道么.」

王天志沒好氣地回了一句:「管它是什麼丹藥.有什麼用途.總之.只要是葉子鋒煉出的丹.那就統統扔火爐子里燒成爐渣.」

他說話的同時.忽然感到自己背後的衣角.彷彿被人扯著拉著似的.

「夢溪.不要拉我了.我心意已決.你再勸也是枉然.」

王夢溪怔怔地看著前方.明眸里充滿了異色.

「不是啊.天志大哥.剛才那話.你以為是誰說的.」

王天志稍稍一愣.回頭看了一眼眾人.見他們一個個地都呆若木雞地看著前面的位置.就連陳文淵也同是如此.一動不動.像是石化了一般.

剛才那話.顯然不是出自他們的口中.

「你們這是……」王天志愕然.

於是.他抿了抿嘴唇.強迫自己鎮定下來.

順著眾人的目光打量過去.

「柳冰倩……還有……」

赫然是一個龐大到堵住路口的狐影.

在狐影的身邊.則立了一個絕色傾城的紅粉佳人.此時正一臉冰寒地盯著眾人.目中隱見殺機.

而剛才那句話.便是出自於.她的口中. 「看你們做的好事……是都不想活了么.」

妖狐深深皺起了眉頭.俏臉上寒意縱橫.

只見周圍.到處都是一些小妖獸的屍體.血跡斑駁.

在昏黃的燈光映射下.顯得一片狼藉.

安靜.彷彿只能聽見心跳聲一般.

每個人如同被定住了似的.一動不動.

隨後.便是轟然爆起了一陣此起彼伏的議論聲.

「天啊.這妖寵會說話.難不成.它已經達到了黃品巔峰的境界了么.」

要知道.一隻妖獸開智之後.即使到了黃品.也未必會說話.至少也得等到黃品巔峰.

「比起這個.柳冰倩她怎麼能收復成功這麼厲害的妖寵.」

「是啊.她到底是怎麼做到的.這種級別的妖寵.我也想要一個啊.」

妖狐聞言之下.臉上泛起了一絲怒意.重重地冷哼一聲.

「混賬.就憑她個小丫頭.還想做我的主人.你們到底長沒長眼睛.信不信我馬上就把你們的眼珠子挖出來.」

她對人類.尤其是男人的恨意.那是常年累月的積澱而成.真切無比.沒有半點虛假.

因此.此刻的她雖尚未動身.可是眸子里透出的殺意.卻是足以讓每個人心驚膽顫.切骨恨意綿延不絕.直透他們的內心而去.讓他們的背脊之處不知不覺之中.流下了道道冷汗.

「她說要挖我們的眼睛.為什麼聽著.挺像一回事情的啊……」

聯繫到她身邊盤旋著的巨大狐影.眾人的心頓時一沉.不免有些害怕起來.

「天志兄.陳兄.你看這妖獸.有些嚇人啊.要不我們還是……」

還未待陳文淵開口說些什麼.王天志已經冷笑一聲出聲.

「怕什麼.柳冰倩有幾斤幾兩.我心裡清楚.她能收復什麼厲害的妖獸.不過是虛張聲勢.唬你們兩下而已.你們這些膽小鬼.都給我睜大眼睛看好了……」

王天志隨即發出一聲長嘯.身形一閃.整個人隨著漫天的氣旋.從半空騰起.

「給我讓開.把葉子鋒交出來.要不然.就嘗嘗我新修鍊的蒼風掌.」

眾人見狀之下.眼神微有驚訝之色.這蒼風掌.乃是耶律真人的一個成名絕技.也真不知道王天志暗地裡是塞了多少金幣給他.才能學到這種絕學的.

畢竟.別說王天志這樣的交流學子了.就連他們自己.也沒機會接觸這門功法.

妖狐嘴角揚起了一絲鄙夷之笑:「蒼風掌.這麼俗氣的名字.也真不知道是誰創出來的.」

「區區妖獸.竟敢侮辱師尊.天志兄.給他好看.」

「廢話.那還用說.馬上就讓她知道我的厲害.」

王天志厲聲一笑.手中的力道不由得多加了幾分.

妖狐呵呵冷笑著.發出一記輕蔑的哼聲.俏生生地立在了原地.一動不動.

放任王天志欺身追到她的面前.妖狐抬起美目.凝視著他的雙眼.這才忽然道了一句.

「狐影.」

隨著這一句話的道出.她身邊的那隻龐大的狐影.開始動了.

在妖狐的號令之下.它閃電般伸出手來.遙遙一抓.

片刻之前.狐爪似乎才剛探出;然而瞬息過後.這狐爪便已經一路破開了王天志的護體靈氣.五個爪尖同時變長.一道道駭人無比的屍氣盤旋在爪尖.風聲大響.

「天啊.這是什麼……」

王天志心頭一驚.慌忙想出手格擋.

然而.已經晚了.

爪尖先一步按在了王天志的胸口之上.倏忽便鑿出五個血洞來.

他的渾身上下一陣徒弛.長空之中.頓時血光大盛.

「天志大哥.」

「天志兄.」

周遭人本來還想勸王天志手下留情.不要對佳人痛下狠手.誰料到此刻被重創的人.竟然是王天志自己.一個個地頓時傻了眼.

「噗……」

衝天的鮮血.在王天志的嘴中驟然噴出.

只見狐影的五爪深深地嵌入王天志的胸口.爪子稍一用力提起.便將他整個人提到了半空的位置.

他就像一個八爪魚似的.不斷地掙扎著晃動自己的肢體.無法動彈.更無法脫身.一種無邊的絕望之感湧上心頭.

「你可別痛得暈過去了.我還有話要問你.你是他們的頭么..」妖狐的聲音冷漠無比.眼眸之中沒有任何生機.

她厭惡人類.尤其是男人.像這樣用狐影的爪子接觸到王天志.都讓她心中感到很是難受.眉頭蹙到了極致.

「我……」

王天志愕然之下.不知道該怎麼去回答這個問題.

從來都只有人獵殺妖寵的份.怎會被妖寵反過來提在手裡.簡直是奇恥大辱.

忽然之間.他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回頭看向了立在一旁的柳冰倩.

「對了.柳冰倩.你是她的主人.快點管管你的妖寵啊.再這樣下去.我就要被它給殺了……」

柳冰倩微微苦笑了一聲.搖了搖頭.

「我倒是也想管得住她.可關鍵在於.我不是她的主人.」

此言一出.宛如隕石墜地一般.重重地悶響在了眾人心頭.

「這……」

王天志一怔之下.愕然道:「你開什麼玩笑.你不是她的主人.為什麼她和你之間相安無事.顯得那麼和平.還有.葉子鋒他人呢.他不是在煉丹么.」

妖狐眉頭一皺.五隻爪子摳得更深了.

尚自吊在空中的王天志.皮開肉裂.鮮血落下.立時發出慘痛人寰的叫聲.

「還問葉子鋒在做什麼.你們這些人.果然都是來影響他煉丹的.」

「放……放手.痛死我了.救我……」

他的慘叫聲.不絕於耳.可是.身後的人紛紛對視了一眼.卻沒有一個人敢上前.

他們雖然和王天志算得上是同門.可畢竟王天志只是個交流學子.其維繫關係的手段.也僅僅是用金幣而已.

所以.酒肉朋友在平常吃喝玩樂的時候.可以稱兄道弟.但在碰到涉及生死的問題之時.他們自然是打算自保為主.不會對王天志伸出援手.

「陳兄.你來救……」

還不等王天志說完話.陳文淵就面無表情地將頭扭向了另一邊.裝作不在意的樣子.

「你們……」

王天志心頭涼意陣陣.稍息過後.他終究還是絕望了.

妖狐呵呵冷笑了一聲:「人類果然就是這樣的生物.虛偽至極.很多時候.不是不會背叛.只是背叛的時機不夠、籌碼不夠罷了.」

「我……」王天志的臉上露出些許的頹然之色.顯然也是有些無法反駁了.

身後這些精英.跟著自己一起對付葉子鋒.那或許還可以做到.可是.對上這妖狐.那就徹底沒轍了.

王天志抿了抿嘴唇.稍稍嘆了一口氣.有些疑惑.

「那你呢.你這麼幫著葉子鋒.難道說.你不是柳冰倩的妖寵.你是葉子鋒的妖寵.」

妖狐眼中怒意衝天:「妖寵不妖寵的.你到底煩不煩人.本尊與人類不共戴天.想要我認一個男人為主.呵呵.那還是直接一刀殺了我算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