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我只給你五分鐘,如果不見飛機馬上擊斃她們兩個。」

說着神秘人掀開自己的衣袖,露出一朵櫻花紋身。

「你們現在知道我們的組織是什麼?我們都是一群可為帝國天皇殉職的勇士,我們的任務是殺死她們兩個。

如果不準備飛機,大不了我們也因公殉職與她們倆同歸於盡,以性命效忠天皇陛下。」

「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寧為玉碎!」

一群神秘人仰頭高呼,這可把兩方保鏢嚇尿了,這櫻花標誌他們哪裏不知道,是東陽暗部,專門為官方執行秘密任務的特別組織。

其中成員,無不是被洗腦很徹底的死士,如果真的不準備飛機,這群亡命徒絕對敢不懼死亡,朝向梁慕橙與萊韻開槍。

「這…這……」

就在兩方保鏢不知如何是好時,一輛保時捷911飛快衝過來,急剎車停下。

車門打開,葉天從車上走下來,看着被劫持的萊韻與梁慕橙,眉頭緊皺。

「你們兩個怎麼同時被劫持了?」

「那…那個……」

萊韻與梁慕橙臉紅的低下頭,其實今晚演唱會葉天的回絕,讓她們兩個心碎,故此跑到酒吧買醉借酒消愁,正好選擇了同一間酒吧,兩女都是公主,又在各自領域有着極高地位的才女,更是同時喜歡一個男人。

故此,兩女湊在一起,一邊酒入愁腸,一邊述說着他們與葉天之間發生的故事。

喝着喝着,酒吧內被人丟進來一顆顆催淚彈,在所有人視線受阻的時候,一群訓練有素,頭戴防毒面具的神秘人衝進來,不由分說直接朝向保鏢開槍,將二女劫持綁走。

見到葉天出現后,剛剛還表情恐懼,神情慌張的萊韻與梁慕橙,忽然挺起胸膛,揚起下巴,瞬間不再懼怕頭頂冰冰涼涼,黑洞洞的槍口。

在她們心中,葉天就是無所不能的神,只要他在,誰都不能傷害自己分毫。

「你們兩個真是不消停!」

葉天一副溺愛的表情,沒好氣的口吻的說完,邁步朝向神秘人走去。

「先生你不能過去!如果逼瘋這群亡命徒,兩位大小姐會有危險的,這個責任太大,我們承受不起……」

「我承受,一切結果我負責,你們馬上準備飛機,如果不相信你們可以通報自家主人,就說我來自黑暗,我姓葉!」

葉天說完,看向神秘人:「我不知道你們為什麼抓她們,但我可以肯定,抓活的肯定是超額完成任務對吧。」

「你是誰?馬上退後!」

「我是誰?我是她們兩個的男朋友,剛剛演唱會台上的真命天子就是我。」

一群神秘人大笑起來,譏諷的對葉天道:「就算你是真命天子,那你又如何俘獲萊韻小姐的芳心?

在我們西方人眼中,你們東方人醜陋無比,小小的眼睛,小小的身材,就像寶可夢一樣卡通袖珍,萊韻小姐乃是高貴的西方女神,會喜歡你個卑微下賤的劣質人種?」

一絲殺機在葉天眼中閃過,看着神秘人微笑道。

「如果不相信,你可以讓解開萊韻手上的腕錶,腕錶下面有我的頭像紋身。」

「你的紋身?」

神秘人好奇的摘下萊韻手上腕錶,果然在她白皙光潔的手腕上,有一塊硬幣大小的圓形彩色人物紋身,紋身師的手藝十分高超,與眼前這名東方青年,無論神態形象都一模一樣。

「這…這怎麼可能,萊韻小姐竟然真的喜歡卑賤的東方人。」

葉天攤了攤手,輕笑道:「低端人地域,中端看種族,高端看的是個人能力,因為我的優秀,讓她們兩個都喜歡我,今晚的演唱會,便是她們向我表白……

怎麼樣?我這個身份如何?會不會讓你們任務更加的超額完成?

華夏有句古話,摟草打兔子,捎帶手的事,反正對你們來說,我雖是男性,但身材瘦小,手無縛雞之力,又是下等人種,對你們沒有絲毫的威脅。」

神秘人互相面面相覷,最後點頭道:「東方小子,雙手抱頭,慢慢走過來!」

「放心,我對你們沒有任何威脅,我只是個痴情種子,想為自己女人做點什麼,大不了做一對亡命鴛鴦。」

葉天舉起雙手緩緩走了過去,此時兩方保鏢都已經聯繫了自家主人,果然在聽到對方來自黑暗世界姓葉后,兩方家主毫不猶豫的直接命令保鏢,全力配合葉先生,無論什麼要求皆可答應。

聽到這話,兩方保鏢無不鬆了口氣,現在一切責任都在葉天身上,就算兩女出事他們也只是會受到點牽連罷了……

既然家主有令,他們毫不猶豫的聯繫天海市官方,讓對方準備飛機。

另一邊,葉天一步步朝向萊韻與梁慕橙走去,按照神秘人所站立的方位,心中不停的籌劃如何救出二女。

但最終葉天得到一個無奈的結果,那就是這群劫匪全都非等閑之輩,一個個明顯訓練有素,站位十分明確,可以確保無死角防守。

任葉天滔天修為,驚天武學,他可以輕鬆殺光這群神秘人,也能保證一名人質安慰下殺光全場。

可對方現在手裏有萊韻和梁慕橙,他根本無法做到殺光全場的同時保護住二女。

所以葉天放棄了現在救人的打算,準備跟着他們離開再找時機救人。

因為這裏本就是機場,梁慕橙與萊韻的身份又十分特殊,飛機很快準備好。

這群神秘人衝上飛機,直接將開飛機的駕駛員趕下來,用槍頂着葉天三人登機。

在槍口下,萊韻與梁慕橙一左一右把腦袋靠在葉天的肩膀。

對此葉天是真的很無奈:「你們兩個瘋了嗎?這都什麼時候了,無數支槍對準我們三腦袋呢,而且你們倆家族那麼龐大,為什麼把求救信號設定成我,如果我真的把它當成惡作劇騷擾短訊不來救你們怎麼辦?」

「大不了死唄,反正能看到你不顧一切的來救我,知足了。」

「是啊,有你在,我需要害怕嗎?」

「你倆找機會去醫院看看,絕對腦袋有病。」

葉天沒好氣的說完,腦海中開始不停模擬戰局,怎麼才能不讓二女受傷的情況下斬殺所有神秘人。。 「你到底是誰?」江枝沒有走,而是問出了這樣的話。

李楚連忙擺擺手,「江經理你誤會了,我剛剛只是有感而發而已。你還是趕緊回家吧,不然莫總會擔心你的。」

江枝勾起嘴角,「你怎麼知道莫丞州會關心我?」

「你懷孕了啊……」李楚有些懵然,隨即快步走開,「我就先去辦事了,還請江小姐不要把今天我說的放在心上。」

江枝覺得她很緊張,可是人家已經離開了,江枝也不好說什麼。

只是李楚這個人很值得她關注。

經過半年時間的緊張籌備,聖元集團推出了這樣一款概念性的產品。

網購平台!

憑藉著之前聖元集團的威望,莫丞州還聯繫到了很多能夠合作的商家,在他們這個新型的網購平台上出售。

為了讓大家能夠放心購物,聖元集團還推出了一款能夠當作支付工具的軟體——碼上購。

「這款產品是怎麼做到保障買賣雙方的安全的呢?」

記者在發布會上毫不客氣地問話,莫丞州也不卑不亢,這些都是他事先預想到的問題,所以根本不在話下。

「買家把應該支付的錢放到這個工具裡面,等到拿到商品了,我們才會把這個錢給到賣家。這樣就能夠保證雙方的公平性。」

莫丞州簡單地介紹自己這個平台的優勢以及這個支付工具的安全性。

這是市場上從所未有的新事物,大家對這個產品的態度更多的還是觀望比較,這樣的反應在莫丞州意料之中。

所以今天的這個發布會最主要的還是要讓大家知道這個東西。

一個網購平台,讓大家再也不需要出門就能買到東西。

互聯網的便利能讓每一個人都享受到!

「不過話說,我們這個平台真的安全嗎?在上面賣東西的都是什麼人啊?要是東西被騙了怎麼辦?」李楚在辦公室和江枝一起看發布會的直播。

莫丞州昨天晚上就把他預料到的情況全和江枝說了一邊,江枝還補充一些,所以江枝相信他能夠應付所有情況。

剛剛這些問題不是記者才問過嗎?

江枝看了李楚一眼,眼神里充斥著疑惑。

「好像剛剛說過哈,不好意思,剛剛沒有注意。」李楚尷尬地笑了兩聲,江枝也沒有給她一個台階下,收回了自己的視線。

發布會可沒有那麼快結束。

而且在發布會結束之後,公關部需要聯繫一些媒體朋友發表一些對他們這個新產品有利的文章。

江枝要跟進發布會的情況,發表對他們最有利的公關。

「如果龐氏集團和我們一樣推出類似的平台我們要怎麼解決?」李楚又問問題了,江枝這真有點說不上來。

龐博元要是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能夠推出一個網購平台,那他就是比現代馬先生還要牛x的任務。

江枝都覺得莫丞州這麼短的時間內推出網購平台和支付工具,已經很厲害了。

如果龐博元要是真的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研究出來,只能說核心演算法被人給偷走了。

想到這裡,江枝看了一眼李楚。

「你覺得龐博元能做到嗎?」江枝笑眯眯地看著李楚,李楚被看的很是心虛。

她摳了摳臉,有些尷尬,「我就是想到有這樣的可能嘛!也不是說龐氏集團真的就能夠推出這樣的東西。到時候要是真的這樣了,我們也能有公關上的準備,對吧?」

江枝點頭,倒也不是覺得她說的有道理。

最起碼是現在這個階段讓她給糊弄過去了。

這幾天李楚的言行總是讓她覺得很不對勁。

「先去忙活吧,這兩天有我們忙的了,要讓D城的人儘快接受我們的新產品。」江枝揮了揮手,打發李楚出去工作。

接下來的黃金一周將是打翻身仗的最好時機,江枝不能掉以輕心。

好在各部門配合的相當默契,在這一個星期里,聖元集團的銷售量一下就衝到最前面,成為D城市值最高的公司之一。

記者都開始爭先報道,說當年的巨頭聖元集團又回來了。

也有很多人開始使用這個新型的購物方式,為了嘗試得到更多的客戶,漸漸的也有商家選擇入駐這個平台。

而且為了讓更多人能夠享受到這樣的便利,莫丞州開展的業務並不僅僅包括D城的業務。

短短一個月,聖元集團就成了一個互聯網+金融的公司,讓大家刮目相看。

「他們這麼大的研究動向怎麼沒人知道?」

當然,也不是每個人都很高興看到聖元集團發展的這麼好。

龐博元就是其中一個。

聖元集團的急劇發展,一下就讓龐氏集團的發展空間被擠壓了。

雖然說是完全不一樣的領域,但是相應的也帶動了聖元集團其他方面的發展。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